第二百六十七章

    公历1920年8月27日,苏俄与白军在乌法签订了和平协议。

    协议规定,双方以乌拉尔山脉为界,以东包括西西伯利亚平原,亚马尔半岛,新地岛均属西伯利亚政府统辖,以西地区,包括原沙俄在欧洲疆域均归于苏俄政府。

    在西伯利亚大铁路欧洲段,双方出现了分歧。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决定以喀山站为分界点,以西到莫斯科段属苏俄政府运营,以东到鄂木斯克归西伯利亚政府。双方可在己方运营路段组织铁道守卫队,作为中心点的喀山实行共管,但双方均不得在此设兵,任何挑衅行为都将被视为战争的讯号。

    从协议签订开始,苏俄政府与西伯利亚政府需依照条款规定,从非管辖地撤军。

    协议还对交换战俘,归还被俘战舰做了规定。最迟十月底,被俘的士兵和武装平民都将被释放。

    由于苏俄与白军在陆地海上互有胜负,战争赔偿自始至终没有被提及。

    在谈判过程中,华夏代表建议双方可以考虑在喀山等地设立“自由贸易点”,允许国内国外的商人在此办厂,开设店铺,苏俄与西伯利亚政府分别派遣人员,共同管理该地的税收,制定各项规章。

    这一提议得到了英法的赞成,西伯利亚政府代表没有反对,苏俄谈判代表经过与莫斯科沟通,也表示同意。

    苏俄要恢复经济,西伯利亚政府也要为长远做打算,贸易恢复,商品流通,对双方都有好处。

    “同意。”

    “同意。”

    八月二十七日上午,苏俄政府与西伯利亚政府代表在和平协议签字。

    自此,俄国出现了两个“合法”政府并存的局面。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后很长时间才被打破。后世习惯将布尔什维克政府称为苏俄,而将高尔察克和沙皇后裔共同领导的西伯利亚政府称为白俄。

    为俄国带来和平的乌法谈判与《乌法和平协议》,因其象征意义和深远影响被载入史册。

    但在喀山等地设立自由贸易点这一问题,后世一直存在争议,尤其是俄国国内部分学者,认为这是列强国家为进一步在俄罗斯攫取利益设下的烟雾弹。

    “很显然,华夏,大不列颠,法兰西在当时达成了密谋。他们对俄罗斯矿产和黄金的掠夺,就是最好的证据。从乌发协议签订到德国再次挑起世界大战的二十年内,他们以极少的代价,从俄罗斯获得了难以计数的财富!”

    不过,也有相当数量的人持反对意见,“若是没有这些贸易点,俄国的经济很难在短时间内回暖。不能否认,华夏和英法等国的商业行为,的确对俄国有不小的帮助。”

    争论一直持续了一个多世纪,也没分出结果。

    在此期间,还曾有人寻找史料,试图解开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黄金之谜。几百吨的黄金,在西伯利亚神秘失踪。无论是苏俄政府还是白俄政府,都否认这批黄金落在自己手里。罗曼诺夫王室后裔还曾公开指责苏俄政府派遣军队,从喀山的国库中盗走了这批黄金。

    苏俄却指责白俄血口喷人,全部都是污蔑!黄金肯定是被当时的西伯利亚政府得到了,否则,白俄的经济如何能恢复得如此迅速?

    双方都没有切实证据,最终只能停留在打口水仗上。

    有人提出,黄金的失踪或许与当时在俄国的欧洲干涉军有关,另有观点认为,黄金实际落在了华夏人手里,但这种说法比苏俄和白俄的互相指责更不靠谱。

    不过,大多数人都无法想到,往往最不靠谱的答案,才是事实的真相。

    无论后世的人如何想,当时绝大多数的俄国人都在为停战感到高兴。

    俄国二月革命推翻沙皇尼古拉二世,十月革命推翻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战争。战争让俄国的经济停摆,人民生活困苦,无论是后方还是前线的士兵都厌恶了打仗。

    但所有人都没能想到,不再和外国人打仗,内战却又爆发。

    三年的内战,俄国的农业,商业都遭到了彻底的破坏,双方军队过处,最先遭殃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人们对战争的厌恶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他们所期望的之后一件事,那就是和平!

    “战争结束了!”

    莫斯科和鄂木斯克当地的报纸,第一时间报道了停战的消息,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互相询问消息是否确实,直到政府公开宣布和平协议已经签订,全面停火,一时间,欢呼声充斥了所有角落。

    “上帝,感谢上帝!”

    所有人都在笑,在哭,在狂欢。

    不打仗了,终于不打仗了!

    鄂木斯克举办了盛大的庆祝活动,继承皇位的塔基杨娜和皇太子阿列克谢出现在庆典上,塔基杨娜与阿列克谢的笑容,让人们觉得,皇族与贵族并不再那么高高在上。

    “我的臣民们,我宣誓尽我所能,做我应做的一切。摆脱饥饿,摆脱贫穷,我们是永不畏惧的斯拉夫人!”

    斯拉夫人?

    听到塔基杨娜这番话的伊莲娜,缓缓勾起了嘴角。

    莫斯科也举办了盛大的游行,弗拉基米尔,基洛夫,托洛茨基,斯大林接连发表了演说。人们高呼着弗拉基米尔和基洛夫的名字,高呼着和平万岁。

    “苏维埃的英雄,万岁!”

    “弗拉基米尔,万岁!基洛夫,万岁!”

    在高呼声中,基洛夫用力挥舞着右手,大声回应:“苏维埃万岁!人民万岁!”

    苏俄政府第二把交椅,弗拉基米尔的继承人,未来苏俄的最高领导者,这些荣耀将不再属于托洛茨基,也不属于斯大林,而是基洛夫。

    喀山站在基洛夫身后,军装下还绑着纱布,但他始终站得笔直。现在,直到将来的很长时间,他都是苏俄的战斗英雄,受到弗拉基米尔赏识,被托洛茨基和斯大林忌惮,未来苏俄领导人基洛夫最忠实,最亲密的战友!

    参加乌法谈判的三国代表并没出现在任何一方的庆祝活动上,华夏代表在谈判结束当天启程回国,英法代表则需要商议如何划分在喀山等地的利益,就像瓜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一样,就算有些争执,约翰牛和高卢鸡最终也会达成一致。

    彼时,李谨言正坐在剧院里,一边剥花生,一边等着孙大家的戏开场。

    楼少帅难得没穿军装,黑色的长裤,白色的衬衫,腰板笔直,身高腿长。

    端起茶杯,修长的手指托着杯底,目光转过来,李谨言笑着摊开手掌,“少帅,吃花生?”

    楼少帅没什么动作,李三少拿起一颗,送到他嘴边,“尝尝看,挺香的。“

    下一刻,手指被含住了,花生被卷走,指尖还被咬了一下。

    李谨言:“……”

    好吧,是他不对,忘记了老虎的秉性,被咬活该。捻了捻被咬过的地方,不疼,只有些麻。于是,不怕死的又递上了一颗……

    楼上落下都已经坐满了人,都是慕孙大家名声而来,送茶水点心的伙计在人群中穿梭。谈笑声,论戏声不时传来,可等到锣声一响,说笑声顿时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戏台之上。

    孙大家在台上一亮相,台下立刻掌声与叫好声四起。

    古稀之年,依旧步履稳健,双目炯炯,嗓音浑厚,气息丰沛。

    几句念白,便博得满堂喝彩。

    李谨言不通京戏,可孙大家的《二进宫》却让他听得津津有味。

    到精彩处,被现场气氛所感染,跟着众人一起用力拍手,大声叫好。

    “好!”

    此时的票友,对名角的追捧绝不是一般二般。李谨言可是听说,上个月喜庆班到关北演出,武生青衣一出场,台下不只叫好,金项链金耳环都往台上扔。

    一段《长坂坡》,丰神俊朗,一身正气的赵子龙下场时,满台金光灿烂。

    孙大家退回后台休息,台下仍叫好声不绝。李谨言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转过头,“少帅,孙大家还会在关北演出十一场。咱们下回再来?”

    “好。”

    锣声又响,李谨言也没心思说话了,心思又转回了台上。

    听完了孙大家的戏,时间还早,李谨言想着给家里的小豹子和小胖墩买点零嘴回去。

    车开到关北百货公司,透过车窗,李三少看到街上的人流,突然想起了什么。

    “少帅,要不你在车里等我一会?”

    “为何?”

    “你太显眼。”

    “……”

    “别这么看我,我说的是实话。”

    沉默两秒,楼少帅开门下车,握住李谨言的手腕,迈开长腿,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利落。

    “少帅?我说真的啊。”李谨言朝四周看看,有点急。穿着军装显眼,不穿军装一样显眼。这两年,楼少帅的照片在报纸杂志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在剧院里还好,到这么热闹的地方,太容易引起围观。

    “少帅,咱打个商量?”

    “……”

    “少帅,你出个声?”

    “……”

    “楼长风!”

    “恩。”

    “……”

    李三少彻底无语了。

    两人一路走过,果然如李三少所料,从头至尾惨遭围观。唯一能让李谨言感到安慰的是,再围观也没人敢往前凑,不携带武器的楼少帅,同样不怎么“亲民”。

    楼少数仿佛对围绕在周身的视线毫无所觉,拉着李谨言,直接朝一楼的食品柜台走去。几个身着便衣的兵哥跟在两人身后,还有五六个情报人员分散在四周,就算是在关北,两人的身份也注定了这些人不能少。

    一路走过去,李谨言也想开了,正主都不在意,他紧张什么?围观就围观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少帅,咱们去那边,”指着左边透明的玻璃橱窗,李谨言说道:“睿儿喜欢这里的咸面包,云儿喜欢甜的。”

    保罗正将一炉新烤好的面包拿出来,转身看到站在柜台前的两个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作为一个德国人,一个曾经参加过一战,和华夏军队交战过,还曾有过战俘经验的德国士兵,哪怕只是个厨子,保罗也对楼逍留有深刻的印象。来到华夏之后,更是从报纸和杂志上了解到不少关于楼逍本人和楼家的事情。

    若是在欧洲,楼家完全代表着比国王更有权势的大贵族。

    对李谨言,保罗知道得并不多,仅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照片。若只单独见到他,未必能认出来,可两个人站在一起……保罗深吸了一口气,紧张程度不亚于当初见到德国皇太子亲临前线。

    皇太子殿下可没尝过他做的土豆,甚至连“厨房”都没踏足。这位华夏最有权势的年轻将军,却和他的夫人一起到自己的店铺里买面包?

    上帝!

    “请问……”

    “是的!“

    “这个面包……”

    “是的,阁下,这是面包!”

    李谨言:“……”

    他知道这是面包,他只想问一问,刚出烤箱的这些是咸味还是甜味。

    或许是看不下去了,站在一旁的楼少帅突然开口,等他两句话说完,保罗已经干脆利落的将李谨言之前想买的面包分类装好。

    “给您,阁下。”

    “谢谢。”

    付过钱,楼少帅单手托着装面包的纸袋,侧头问李谨言,“还想买什么?”

    李谨言没说话,他第一次看到楼少帅这个“造型”。穿着长裤衬衫,抱着两袋长条面包也能帅成这样,是不是太没天理了?

    “怎么?”

    “没什么。”

    李三少摇头,暂且把天理什么的抛到脑后,再瞅瞅四周,很多人的神情也明显带着吃惊。这样也好。他始终记得楼少帅曾经在火车上说过的话,要想成为总统,给旁人的感觉,总不能一直像个万年冰块吧?

    不亲民,至少也能“居家”。

    李谨言买东西的效率很高,不到三十分钟,除了他自己和楼少帅,连同身后几个兵哥的手上都提满了。

    看着从“硬汉”降级到“苦力”的兵哥们,情报人员们一致认为,还做“幕后”工作更好。

    回到大帅府,小豹子和小胖墩正在玩迷宫游戏,楼夫人坐在一旁,不见楼大帅,估计又被白老请去品茶对弈了。

    楼大帅感叹“年迈”的那番话,不知为何还是进了白老的耳朵,自那以后,楼大帅的“退休”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娘。”

    “回来了?”

    两人坐到楼夫人对面,楼二少和小胖墩也没心思继续走迷宫了,一起看过来,小胖墩的鼻子还抽了两下。

    “大哥,言哥。”

    “大舅,言舅。”

    楼少帅冷眼一扫,正想往李谨言身边凑的小豹子和小胖墩马上立正站好、

    碰巧这时季副官送来电报,是俄国那边的消息,楼少帅起身去书房处理公事,小豹子和小胖墩这才来了精神。

    “言哥……”

    “行了,过来。”

    楼夫人笑着摇摇头,看着李谨言和两个孩子相处的情形,又感到欣慰。

    大帅说他老了,她何尝不是?

    揽镜自照,早已双鬓染雪,

    睿儿才八岁,逍儿的性子摆在那里,有言儿在,当真是楼家之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6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六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67并对谨言第二百六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