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元旦刚过,大连造船厂传来消息,经过一年多的摸索,造船厂成功将一艘排水量两千五百吨的驱逐舰进行了改装,舰体上层建筑及火炮全部移除,重新铺设飞行甲板,可供飞机起飞降落。

    从整体来看,这是一艘典型的“平原型”航母。

    由于舱室过于狭窄,改装后也只能搭载两架黑旋风双翼战斗机,工程师考虑将飞机停放在甲板上,却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造船厂只能向李谨言申请改装一艘“大船”。

    接到报告,李谨言不需要多想,当即拍板:“改!”

    巡洋舰目前不可能,战列舰更是想都别想,运输舰和货轮都是不错的选择。

    钱花光了,可以再赚,掌握领先于各国的造船技术,巩固华夏海防,发展海军才是根本。对一国而言,强大海军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历史上的西班牙无敌舰队,英国皇家海军,世界警察的航母编队,种种例子不胜枚举。

    欧战结束不久,华盛顿海军条约还没签署,机会摆在眼前,不趁机迎头赶上,还要等到何时?

    不付出,怎么可能有回报?不管花多少钱,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李谨言决心一定要把航母造出来!

    约翰接到李谨言的电报,很有朝天翻白眼的冲动。船公司很忙,不是一般的忙。欧洲,美洲的生意都排满了,这个时候不买船,还要卖船?

    “李,这很难办。货物堆在港口,公司里没有一艘空船。”

    犹太商人试图和李三少讲道理,可惜不成功。

    李谨言认准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何况,美国那边的生意,早一天晚一天算不上什么。现在不是他担心会没了生意,而是美国佬对华夏的各种酒类需求量巨大。

    比起自酿的“苹果汁”和粗制滥造的假酒,华夏的酒堪称“价廉物美”,从第一笔生意做成之后,李谨言的货就再不愁销路。

    “约翰,我要的不是新船,只是两艘老式商船。”李谨言为了这两艘船,特地从关北跑到了大连,不只他来了,连楼少帅也“带”来了,“要是说不通,我让少帅和你谈?”

    “……”

    给船还是和楼少帅面谈?

    约翰屈服了。

    和楼少帅面谈?无异于同鲨鱼共进午餐。

    两艘排水量分别是七千四百吨和一万一千吨的货轮开进了船坞,有了改造驱逐舰的经验,老师傅们大部分时间不需要亲自动手,而是指挥徒弟和其他技工进行船体改造。

    按照老师傅们的话来说,要想造船,就要先学会拆船。

    货轮开进船坞的第一道工序,就是拆。

    “大家都打这会过来的。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背书背得再好,也要手底下有真活。咱们这群老家伙,再过几年都走不动了,把身上这点本事都教给他们,等真到了那一天,咱们也能笑着合眼了。”

    看着脸上布满皱纹,却精神气十足的老师傅,李谨言眼眶发酸,唯一能做的,只有向老师傅深深鞠了一个躬。

    从大连回到关北,已经是十天后。

    不是李谨言不想快点回来,而是楼少帅看到那艘由驱逐舰改装的航母之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除了向老师傅们请教,还给北六省海军军官学校发去电报,定下了四月的海上演习计划。

    大连造船厂改建的第一艘航母也被定为军官学校的练习舰。虽然于实战中不能发挥更大作用,让海军学员熟悉舰船操作,了解新战术却绰绰有余。

    期间,北方飞机厂也传来了好消息,几名年轻工程师共同设计制造出了一种能够垂直起降,并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

    在人类飞行史上,直升机的概念更早被提出,华夏的竹蜻蜓,达芬奇的飞行设想都是先例。

    莱特兄弟制造的双翼机飞行成功的同时,人们对直升机的探索也从未停止。

    法国人科尔尼研制出第一架载人直升机,并试飞成功,俄国人尤利耶夫在一战前设计的单旋翼带尾桨式直升机,成为后世直升机的雏形。

    由于制造技术等方面原因,真正具有实用价值的直升机,直到三十年代中后期才宣告问世。制造这架直升机的是德国人。虽然这架直升机能垂直起降,还能真正在空中盘旋,但机身前的发动机和代替机翼的螺旋桨,都让它看起来十分奇怪。

    此刻,摆在李谨言面前这架,也没正常到哪里去。

    一架有着普通飞机机身和方向舵,却带着四个螺旋桨的新时代航空航天飞行工具……好吧,这是直升机。

    垂直起降,还在三百米左右的高度盘旋了一段距离。就算外表怪异,也不能因此否认它的内在。

    “言少,您觉得怎么样?”

    看着脸色微红的年轻人,李谨言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很好,继续努力!“

    有了这架直升机,黑旋风战斗机简直就是美人中的美人,轰炸机“鬼见愁”的名号也可以退位让贤了。

    美,果然是需要对比的。

    看着击掌庆祝中的工程师们,李谨言单手捂脸,他对北六省科技工作人员的审美观,当真是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就在华夏第一代直升机“赛钟馗”试飞成功后,华夏川滇两省军队,在西南边境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联合演习。

    除了缅北土司派出的两百人,西-藏-噶厦政府也派出了一支五百人的队伍。

    指挥室内,龙逸亭下达了演习开始的命令。

    隆隆的炮声响起,经历过欧战的滇军和川军,头顶钢盔,手持步枪和冲锋枪,几乎是踩着炮弹的炸点在前进。

    飞机在空中呼啸而过,茂密的森林,崎岖的地形,坦克不适合前进,火炮和机枪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空中的飞机在防护阵地前投下一枚又一枚炸弹,新配发的高射机枪对空射击,两架飞机退出了战斗。

    伴随着腾起的烟雾,进攻方发起了更加猛烈的冲锋。

    铁丝网,地雷,各式各样的陷阱,机枪架设的火力,埋伏在掩体后的神枪手,防守方同样寸步不让。

    这场演习并未预先设定胜利一方,两省军队也被打乱编排。军令之下,真的打出火气,谁管你是川军还是滇军,面前开枪的都是“敌人”,只有身边的人才是“战友”。

    一些被子弹击中后失去“战斗能力”的兵哥,只能在被“击毙”的地方或蹲或趴,不忘向冲锋的弟兄喊一嗓子:“给老子报仇!”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听懂。

    若有“重伤”后还继续往前冲的,立刻有医务兵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前死按住“抢救”。

    兵哥:“老子还没死!”

    医务兵:“腿折了,两条。”

    兵哥:“……”

    战斗异常“激烈”,最突出的几处阵地已经三易其手,进攻方和防守方却都没有罢手的意思。

    参与演习的“友军“反应各异。

    藏族汉子们看得胸中火热,这才是军队!

    缅北土司的两百”亲军“却腿肚子打颤,死死的藏在掩体后,打死也不肯动一下。

    这是演习,没错吧?

    不真打,没错吧?

    枪里的子弹都是空包弹,不假吧?

    在印度的英国殖民政府和驻印军指挥官此时也高度紧张,英国军官驱赶着菠萝头来到边境,严阵以待,时刻预防华夏军队以演习为名,对印度边境采取行动。

    华夏军队的“大手笔”,只是让英国军官惊讶的一下,却让菠萝头们心惊肉跳。

    “炮来了!”

    一枚“打偏”的炮弹,落在距边境不到五十米的地方,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

    炮弹没有给菠萝头造成直接的损伤,空中压低飞过的机群,却让菠萝头们彻底炸窝了。

    英国军官的哨子和鞭子都不再管用,好一点的还知道拿着枪炮,惨一点的,甭管是机枪还是步枪,全都扔掉。火炮也不管了,逃命要紧!

    英国军官大声呵斥,毫无用处,结果被菠萝头们挟带着一起“后撤”,帽子都在中途丢掉了。

    华夏演习的军队正打得火热,阿三这边也是热闹非凡。

    英国人在事后向华夏讨说法,华夏政府直接拿出证据,炮弹的落点距离边境至少有几十米,全都在本国境内,任何指控的理由都不成立。

    展长青辞职了,不代表华夏外交部就容易打交道了。

    朱尔典离开了,约翰牛在华夏面前越来越束手束脚了。

    演习结束后,进攻方以微弱的优势获胜。

    两省军队之间互有攻守,很难判定到底谁胜谁负。最终,龙大帅和刘大帅把酒言欢,下边的兄弟也坐到了一起,川音如何,滇音又如何?他们都是华夏军人!

    “军人不言败,上了战场,打了枪的就是好汉!”

    此次演习,非但达到了震慑英国人的效果,还给华夏联邦政府提供了一个新思路,自此,每年的春秋两季,华夏都会举办联省军事演习,一为训练,二为磨合。

    兵者,国之利器。

    隔三差五的磨一磨刀,出鞘时,才足够锋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七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3并对谨言第二百七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