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民国十二年,华夏政府举办的西南边境地区军事演习意义深远。

    此后的十余年间,每年的炮声都会准时响起。年复一年,华夏大兵们不只在自己的地界演习,还到其他省份演习,条件合适时,也到联邦成员国内走走,飞机坦克,火炮机枪,队伍过处,那叫一个威武霸气。

    华夏大兵养成这种“良好”习惯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英国人再没打过西藏的主意,安分守己的在印度“开公司”。东南亚的民族独立运动之火熊熊燃烧,却始终没没烧到华夏边界。朝鲜总统和琉球国王,每次对国民发表讲话时都要提及:“我们是华夏联邦的一员,我们以此为荣。我们能有今日和平稳定的生活,首先要感谢我们的邦国……”

    日本北海道租界地与英法托管的青森等地,贸易发展上了一个新台阶,强烈对比之下,日本国内的乱局也上了一个新台阶。九州岛效仿西方国家举行“全民公投”,正式选举总统,组建政府,宣告独立。临近的四国岛有样学样,却被日本政府派兵严厉-镇-压。九州岛上有华夏驻军,还有武装警察,日本政府没有太好的办法,四国岛两样都没有,不过是几个“野心家”妄想分--裂-国家,绝对的不能忍,通通死啦死啦地!

    对于日本每隔两年就要闹一回的内-乱,华夏选择冷眼旁观,英法同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苏俄白俄忙于恢复国内经济,防备紧邻,有能力也没空关注日本。美国立足菲律宾,试图-插-手亚洲事务,举着自由和民主的大旗,到日本扶贫多次,成效不能说没有,可认真算起来,付出绝对大于所得,相当的不合算。

    等到乐于助人,喜欢扶贫的罗斯福总统卸任,新总统杜鲁门上台,远渡重洋的扶贫行动立刻终止。

    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华夏的工业实力,军事力量和国际影响力全部今非昔比。组建“岛链”围困华夏?确保华夏的铁血总统不会以牙还牙,组织军队到美洲大陆自助游吗?

    后世对楼逍在总统位置上的作为颇具争议,与他相关的回忆录和传记就不下三位数,其中还有一个参加过一战的德国老兵,从有些意外的角度,向世人展示了楼逍的另外一面。

    他在回忆录中写到,“华夏的总统和他的夫人,曾到我的面包店里来买面包。总统的德语很地道,总统夫人很和善,我至今仍记得,他们买了两种口味的面包,是楼总统亲自付的钱。当时他们还很年轻,漂亮。当然,他们看起来一直都很年轻,就算是现在也一样……很多人说我在撒谎,但我以一个普鲁士军人的名誉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保罗的回忆录中,不只记录了这次奇妙的“邂逅”。还讲述了一战结束后,他是如何来到华夏生活,以及如何将一家不起眼的面包店,变成享誉世界的连锁商店。

    “这是一场冒险,一场让人永生难忘的经历,我希望能将这一切刻在我的墓碑上。我的孩子,你要相信,祖父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我曾经参加过一战,作为一名非战斗人员英勇战斗,也曾被华夏军队俘虏,这不值得沮丧,他们很厉害,被他们打败并不耻辱。你知道吗?在当时的华夏远征军中,至少有四位未来的华夏总统,两位总理,还有两位外交部长。很奇妙,对不对?战争结束,我来到了华夏,那之后的故事,你的父亲会代替我告诉你……”

    说到这里,保罗缓缓闭上了双眼,嘴边带着微笑。

    三天后,一百零一岁的老人与世长辞。

    像保罗一样的人还有很多,例如曾和他是战友的里奥。无疑,保罗是其中最幸运的一个。

    时间退回半个世纪,楼少帅还没有成为华夏总统,李谨言一边光明正大扩大商业版图,一边忙着走-私,未来的另一位楼总统和华夏陆军总司令,正在沙盘对战游戏中玩得不亦乐乎。

    楼大帅又被老泰山找去下棋,辞去公职后无事一身轻的展长青,当起关北图书馆的馆长,整天泡在古籍珍本中,看得华夏国家银行总办白宝琦眼热不已。

    二月初,访问华夏的英国哲学家罗素受邀到关北讲学。

    他主张自由教育,认为教育的主旨应当是培养“活力,勇气,敏感和智慧”四种品质。学生不应该受到过多约束,不应担心自己的想法和言行被视为怪论,因为人们所接受的每一种观点,都曾经是怪论。

    “如果你能在浪费时间中获得乐趣,那你就不是在浪费时间。”

    罗素在关北大学的讲座,不只吸引了学生,还吸引了不少教师和大学里的教授。他所持有的种种观点,很多都与华夏传统的教育观点相悖,中途不断有人提出疑问,往往一场计划四十分钟的讲座,会延长到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

    对此,无论是作为主讲人的罗素还是听讲者,都乐在其中。

    “华夏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罗素对担任记录员的一名年轻教师说道:“我必须承认,我之前对华夏的很多种认识都是错的。”

    李谨言曾听过罗素的一场讲座,听完之后,获益匪浅。

    罗素是无神论者,被誉为时代的先知,他在华夏的讲学,对华夏学术界产生了相当的影响。他反对战争,曾因坚决反对英国参加一战被判处六个月j□j。与他有类似遭遇的是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因反对意大利对奥斯曼帝国的军事行动,墨索里尼在监狱中度过了五个月。

    在走出监狱后,罗素继续反战,墨索里尼却矢志不移的走上了法-西-斯-扩张的道路。

    若提前预知有二战的发生,法官还会把“反战”的墨索里尼投入监狱吗?或许只有上帝知道。毕竟,在墨索里尼为小胡子元首的战争事业添砖加瓦时,面条军也在不断的给德意志战车拖后腿,捅刀子。

    二月六日,罗素被聘请为关北大学的客座教授,在关北的讲学时间延长到四月。访问华夏的时间也因此延长了一年。

    二月七日,农历腊月三十,华夏总统司马君在广播中发表了新年讲话。在他之后,副总统周炳勋,总理宋舟,南北各省督帅也发表了新年祝词。

    关北城内,家家户户都响起了爆竹声,五颜六色的礼花在空中绽放,耀眼夺目,像是从天际洒落的瀑布,流动的银河。

    大帅府中,楼家人齐聚一堂,大大小小的团子豆丁排成一列,从高到矮,一边给长辈拜年,嘴里说着吉祥话,一边捧着厚厚的红包,笑得像一个个年华娃娃。

    楼二少岁数不大,辈分却摆在那里,平时摸爬滚打玩在一起的小胖墩,笑嘻嘻的伸手要红包,亏得李谨言事先给他塞了厚厚一叠,面对个头比他还高的外甥外甥女,小豹子才能表现得一副大将之风,格外淡定。

    除了楼大帅和楼夫人,李谨言身边是“重灾区”。

    团子豆丁们都知道言舅舅脾气好,只要大舅不在旁边,保准里三层外三层围个结实。

    李谨言被缠得没辙,红包撒完,只得用动画片解围,《光头船长》总算让孩子们转移阵地。擦一把汗,李三少总算松了一口气。

    动画片结束,鞭炮放完,一家人围在桌旁吃年夜饭。

    楼大帅夹起一个饺子,众人拿起筷子,李三少从面前的盘子里夹起一个,馅大肚圆,蘸点醋,笑眯眯的送到楼少帅的碗里,“少帅,吃饺子。”

    楼少帅不语,一口吃掉,叮一声,一枚铜钱落在他面前的碟子里。

    李三少又夹了一个,楼少帅再吃,又是叮的一声,夹起第三个,继续吃,继续叮。

    众人瞪大双眼,简直不可思议!

    不管旁人怎么想,三个饺子“喂”完,李谨言任务完成,夹起一个饺子送进自己嘴里,不出意外,一枚铜钱进嘴。

    楼少帅自己夹一个,照例只有馅,没钱。

    当夜,李三少吃到的铜钱再次打破记录,楼少帅的碟子里始终维持三这一数字,就算他一个人独吞四盘饺子,也没变过。

    所以说,败家爷们转运什么的,纯属封建迷信。

    至于楼少帅那三个铜钱怎么吃出来的,大概只有天知,地知,三少知。

    守夜时,楼大帅和楼夫人都开了牌局,包子豆丁们要么在牌桌边凑热闹,要么在游戏房中大战,李谨言躲了清闲,楼少帅也没打牌的习惯,见李谨言有些酒气上头,晕乎乎的笑,干脆将他捞起来,抱回房。

    李谨言的确喝了两杯,却压根没醉。

    只是靠在楼逍的肩膀上,他却不想动,就当是自己醉了。

    “少帅。”

    “恩?”

    “楼逍。”

    “恩。”

    “长风。”

    “什么?”

    “老虎……”

    “……”

    “有些话,我一直想和你说。”

    楼少帅的脚步顿住,李谨言凑近他的耳边,气息温暖,还带着些酒香,低低的声音,缓缓流淌。

    片刻后,楼少帅侧过头,对上李谨言的眸子,神情微动,最终化成如冬雪融化的笑,低头,以吻封缄。

    时光继续,岁月流淌,当年华老去,当华夏已今非昔比,只有这个冬夜,这句低语,会永远刻印在记忆的最深处,凝固不变。

    “遇你,是我此生之幸。”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故事到这里,告一段落。

    番外会有。

    感谢喜欢谨言的大人们。

    远方会继续努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七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4并对谨言第二百七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