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番外 二

    楼二少开始了封闭式的军校生活,年节时才有假期,平时想见一面并不容易。小胖墩正为来年的6军军官学校入学考试努力。已被“圈定”向空军进发的某团子,还在读书识字中。在他长到十六岁之前,还有一段“好日子”可以过。

    在一起生活了十年,突然间分开,李谨言的确有些不习惯。与其说他把小豹子当弟弟照顾,不如说是当儿子养大的。不舍固然有,欣慰却更多。

    小豹子长大了,乳牙换掉了,爪子磨利了,总是要离开长辈身边,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李谨言想起了梁先生的少年说,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朝气蓬勃,意气飞扬之时。用不完的精力,洒不尽的汗水,道不尽的理想。

    年轻如朝阳,激-情而豪-壮。

    他亲手带大的孩子,是即将傲啸山林的猛虎,高踞峰顶的豹。

    想到这里,李谨言开始回忆,自己十六时,都在做什么?

    上一世,忙着念书,忙着考试,亲人有似没有,所幸走出校门之前,生活方面并不需要担忧。这一世……半晌无言,只能四十五度角望天。

    别人是为华夏崛起而读书,他是为华夏崛起而……嫁人?

    李谨言不知道后世会如何看待自己和楼少帅这段婚姻,按照最初的想法,不过是被逼得没办法,也为心中的一些念想,抱大腿,顺便搭伙过日子。

    十几年过去,很多事的发展,早就偏离了预设的轨道。

    喜欢吗?

    喜欢。

    爱吗?

    ……肉麻。

    初见时,一把勃朗宁,再见时,不容置疑的一句话,下月初八,等着他。

    漫天飞雪,策马扬鞭,铁灰色的军装,黑色的斗篷,于风中掀起的一抹鲜红。

    冷峻,恣意,狂妄。

    只要他想,没有做不到。只要他要,没有得不到。

    如此的理所当然。

    至今回想,李谨言仍会心跳加速。

    二十岁的楼逍,失却一丝沉稳,难掩锋刀利刃的光华。三十岁的楼长风,锋锐内敛,军刀出鞘,仍披荆斩棘,如斯魄力。

    四十岁的楼长风,又会是什么样子?

    羡慕是自然,嫉妒,或许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单手执起茶壶,茶香漫溢。浓郁的祁门红,如今也是李谨言的最爱。

    端起茶盏,薄薄的水雾中,视线略有些模糊,记忆却愈发清晰。

    十六年的岁月,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烙印在脑海里,像是细心保存的书页,翻开,始终鲜活如初。

    记忆是个奇妙的东西,十年后,二十年后,五十年后,此刻所思所想也会成为记忆深处的一页,偶尔心血-来-潮,翻开细品,读到的却是另一番滋味。

    茶水有些凉了,李谨言收回思绪,单手搭在桌上,轻轻舒了口气,不知道为何会想到这些。

    或许是因为小豹子突然“外出求学”?

    要么就是年纪大了?

    李谨言被自己的想法雷到了。

    果然人不能闲,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原本想“偷懒”给自己放几天假,如今看来,真不是什么好主意。

    邹小先生实验室中研发的电视机经过几次试验,下个月正式投产,丁肇和乔乐山已经掌握了提高青霉素产量的关键,大连造船厂第一艘万吨级航母明年三月下水,还有酒厂的国外订单,家化厂扩建,大量的罐头订单……不需细想,工作就能堆成小山,他竟然还有闲心在这里想东想西?

    李谨言捏了捏额角,想起上个月从美国发来的电报,著名的米老鼠已经在迪斯尼笔下诞生,不久后,第一部米老鼠动画短片即将上映。和历史上不同,这部短片是有声的,虽然制作比不上《光头船长》精良,从各方面看都略显粗糙,却已经有发行商表现出不小的兴趣。

    故事新颖,动画人物形象讨喜,有声影片,全都代表着一件事,赚钱。

    进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默片的黄金时期即将过去,有声电影的时代即将来临。

    尽管欧洲的许多制片人和批评家仍对有声电影持怀疑态度,但华夏电影的强势,美国好莱坞的崛起,以及欧洲电影行业的日益衰落,让他们明白了保守的坚持毫无疑义。

    就像是蒸汽机代替畜力,电气时代取代蒸汽时代,时代在进步,技术在不断革新,默片也会随着有生电影的冲-击,被归入历史的某一个阶段,最终,只能在博物馆中找到它们的身影。

    在给迪斯尼的回电中,李谨言对米老鼠的形象大加赞扬,“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沃尔特迪斯尼先生,你是一个天才。”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预言,一个注定会实现的预言。

    米老鼠来了,唐老鸭还会远吗?

    动画片有了,主题公园也可以筹建了吧?

    米老鼠刚诞生,创建迪斯尼乐园还不到火候,光头船长和他的朋友们,却可以挑起大梁了。不只在国内挑打量,还可以冲出国门,走向世界。

    光头乐园,多么的高端上档次,霸气侧漏!

    想到这里,李谨言仿佛又看到了一个个呼扇着翅膀的金元宝向他飞来……

    楼少帅推门进来时,李谨言正徜徉在金元宝的海洋中,笑得无比“梦幻”。听到开门的声音,回过神来,四目相对,两人同时静默五秒。

    良久,李谨言才扯了扯嘴角,“少帅……”

    “恩。”

    “你看到了?”

    “恩。”

    “……什么想法?”

    “要听实话?”

    “是。”

    “赚钱。”

    “……”

    室内再度陷入了沉默。

    由此可见,楼长风对李清行的了解,的确是非同一般的透彻。

    在这一点上,时常猜不透楼老虎在想什么的李谨言,只能甘拜下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76番外 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6并对谨言276番外 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