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番外 三

    公历1923年11月,法国和比利时以德国不旅行赔偿义务为由,出兵占领德国鲁尔区。其主要目的,为迫使德国放弃延期支付战争赔款的计划,保证法国和比利时的战后利益。

    德国的战后赔款有百分之五十以上要支付给法国,对于因战争造成经济衰退的法国至关重要。

    至于德国因首次赔款引起的通货膨胀,经济衰退,人民生活困苦,法国政府表示,那不关他们的事。

    被法国拉上的比利时,一来为战争赔偿,二来,欧战中德国对比利时的军事占领,让比利时人憋足了火气,愤怒并未因战争结束而彻底消失。不管法国是否能达成最终目的,趁机踩德国一脚,也能为自己出口气。

    英国政府拒绝参加法国这一军事行动,并照会法国,对鲁尔区实行军事占领不符合《凡尔赛和约》中的任一条款。同时,对法比军事行动造成的后果表示出了担忧。

    法国和比利时联军不顾英国劝阻开进鲁尔区,对该区实行“监管”,必要时,直接从该区扣除应得赔款。

    德国政府也不是好欺负的,当即下令占鲁尔区内的工矿企业一律停工。所有的德国人,都不为法比军队提供任何“服务”。

    想扣钱?做梦去吧!

    这一命令导致鲁尔区陷入全面停工,五十万鲁尔工人失业,只能靠政府救济生活。法国偷鸡不成蚀把米,非但没能逼迫德国政府低头,反而要为联军的军费买单。

    德国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法国人,就算被凡尔赛和约束缚,他们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不过,很快德国人也意识到,任何对协约国的“反抗”,同样会对德国本身带来损害。

    停产的工矿企业,失业的工人,巨大的经济压力,使德国政府陷入了危机。

    于此同时,获得前6军参谋长鲁登道夫赏识的希特勒,率领纳--粹-冲锋-队,在慕尼黑发动了啤酒馆-政-变,妄图以武力绑架在啤酒馆中举行庆祝活动的巴伐利亚-军-政头目,推翻州政府。

    因计划不周等原因,行动以失败告终。

    希特勒被判处了五年-监-禁。鲁登道夫同样被问责,因其在德国的声望和在欧战中的贡献,最终被免责。。

    实际上,希特勒也只在监狱中呆了九个月便被释放。

    在这九个月中,希特勒完成了《我的奋斗》一书,全面阐述了小胡子元首的伟大“理想”,成为了所有法-西-斯-分子的必读之物。

    希特勒被关押期间,德国政府继续对法比两国进行消极抵抗,通俗点说,破罐子破摔,爱咋地咋地。英美等国意识到,继续这样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法国得不到赔偿,英国同样得不到。德国经济不能恢复,美国也无法获取利益。

    为缓和局势,由英国牵头,组成五国专家委员会赴德调查,研究关于赔款问题的解决办法。

    研究和讨论花费了五个月时间,1924年4月,美国银行家道威斯提出,用恢复德国经济的办法来保证赔款。

    “单纯向德国借款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让德国的经济恢复,才能最好的办法。”

    道威斯委员会报告引起了各国的重视,并就其再一次展开了讨论,从四月到八月,始终不能达成最终意见。

    并未被“邀请”参与到赴德调查委员会,也未加入到讨论中的华夏,却先英美等国一步,做出了行动。

    1924年6月,时任华夏联邦政府监察院院长的楼逍携夫人访问德国。

    此次访问,不只带来了华夏的“友谊”,还带来了一批援助物资和工业合作计划。

    上百万德国人失去了饭碗,只能靠政府救济过活,华夏却正因人才缺额头疼。

    在西伯利亚的厂矿需要工程师和熟练的技术工人。随着政府和民间办学风潮席卷全国,教师的缺口也迅速增大,尤其物理,化学等方面学科,正急需大量的人才补充。

    随着农业和工业经济的发展,就算是马大胡子们,也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

    本国人才无法完全补足缺口,只能从外部引进。

    苏俄,白俄,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全部过一遍筛子,德国,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有先期的合作基础在,通过陶德曼的牵针引线,加上华夏政府承诺的援助和投资,才促成了这次楼逍和李谨言的德国之行。

    原本,李谨言是不想来的,他的工作已经够忙了,美国的赚钱计划正如火如荼,任午初和白宝琦亲自操刀,制定了一份针对美国股市的捞钱计划,李谨言迸发出无比的学习热情,摩拳擦掌,打算大捞一笔,不想却被楼少帅告知,要到德国走一趟。

    “一定要去?”李谨言皱眉。

    除了股市的捞钱计划,小豹子正面临中考,李三少还想过一把“陪考”家长瘾。

    “恩。”楼少帅将行程计划递给李谨言,根据上面的内容,李谨言才是“重头戏“。

    援助物资,政府会出钱,涉及到商业计划,引进人才,就需要“专人”出马。

    此人,非李谨言莫属。

    “合作开厂,引进人才……”李谨言摸摸下巴,眼珠子一转,单手撑在桌上,“我去了,是不是就能先下手?”

    简言之,土豆挑大的捡,红薯找大的挖,先到先挑,先挑先得。

    楼少帅点头。

    “还真是这样?”李谨言笑了,“成,我去!”

    事实上,在确定行程之前,楼少帅就和现任总统宋舟谈妥了“条件”。

    宋舟事后和楼大帅通电话,楼大帅哈哈一笑,“我儿子和他那口子,都不是吃亏的主。”

    光出力气不给好处,怎么可能?

    放下电话,宋舟摇摇头,也笑了。说到底,最不吃亏的,还是那个楼大光头!

    除了楼逍和李谨言,出访人员中,还包括作为联合政府代表的宋武,军方代表的马少帅和龙少帅。

    随行的护卫人员,几乎清一色威武兵哥,彪悍-猛-男。北六省情报局的许二姐,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衬衫长裤,束起的马尾,丰润的红唇,像是一朵绚烂绽放的玫瑰。

    访问团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许二姐,见李谨言大大方方将她带在身边,楼少帅也没什么表示,就算有所猜测,也不会述之于口,反倒马少帅来找了李谨言一次,话出口,李谨言愣住了。

    “提亲?”

    “我堂弟。”马少帅往椅子上一坐,摘下帽子,宽肩长腿,姿态随意。

    “正式提?”

    “要是能成,等回国,我叔叔和婶子亲自出面,我就是探探口风。”马少帅笑得爽朗,俊眉朗目,下到八岁,上到八十,绝对的秒杀,“那小子前年去北六省的时候见着了,想得觉都睡不着。嘿!”

    “二姐的身份……”

    “咱们马家不忌讳这个。”马少帅一摆手,“只要楼家不介意就行。”

    李谨言没马上点头,“我还得问问二姐的意思。”

    “成。”

    马少帅离开后,李谨言坐在房间里,半天想不明白,马家到底是单纯的“提亲”,还是另有所想?

    按照常理来说,再不计较,也不会一点不在意吧?

    毕竟,许二姐的身份可是摆在那里。

    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头绪,干脆不想了,把事情直接告诉楼少帅。

    楼少帅的反应很平淡,“你看着办。”

    他看着办?

    “三马的夫人都有来历,”楼少帅靠在床边,顺手把李谨言拉到怀里,“他们的确是不忌讳这个。而且……”

    “而且?”

    “没什么。”

    李谨言没有再出声,向后一靠,打算明天问一问许二姐的意思。

    另一个房间中,龙少帅放下手里的牌,看向大咧咧推门进来的马少帅,无语半晌,“马兄,能敲门吗?”

    “忘了。”

    “……”

    “一个人玩没意思,走,叫上楼长风宋破军,咱们开一局。”

    “……”

    “怎么?”

    “没什么。”

    龙少帅叹了口气,依照他的性格,怎么就和姓马的有了交情,这事,至今想不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77番外 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7并对谨言277番外 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