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五十七章

    司马大总统下达了北六省出兵的调令,楼大帅立刻召集了军政部一干人员召开了作战会议。

    钱伯喜的一师,杜豫章的二师在之前满洲里的战斗中都损失不小,补充的兵员大多是新兵,拉上战场只有当炮灰的命,并不适合立即投入战斗。

    余下的三,六,九师负责北方六省的驻守任务,包括戍边军,都不能随意调动,能派遣的只余下第八师,第十师,第十一师和独立旅。楼少帅的独立旅虽然刚扩编,之前却从其他师里拉走了不少军官和有战斗经验的老兵,重新组建之后,战斗力自然是不一般。独立旅下辖两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营,工兵,辎重兵,通讯兵各一个连,另有特务连和卫生人员,总兵力几乎和一个师不相上下,火力上甚至更胜一筹。毕竟,独立旅的炮兵营可是重炮营,火炮口径均在120mm以上,这在北六省乃至全国都很少见。

    至于这个重炮营是谁的功劳,军中的大佬基本上都清楚。可惜的是,人家是楼少帅的“媳妇”,其他人也只有羡慕的份。

    司马大总统的调令上并未写明北六省需增兵多少,按照前方的战况,想要把南六省的军队拦截住,至少需要调派两个师,想把他们打回去,则需要更多兵力。

    “都说说吧。”

    楼大帅的脸色严肃,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终于,第八师师长卫宗国开口道:“大帅,不就是去给韩庵山擦-屁-股?谁去不一样?就是……”

    “就是什么?”

    “咱们不能白去吧?”卫宗国的性格和钱伯喜颇有些相似,在北六省的军队中,两个师长雅号“大小滚刀肉”,十分具有个性--色彩,“咱们带兵去把南方那帮孙子打跑了,然后空手回来?这买卖就算傻子也不做。”

    “是啊。”第十师师长戴晓忠接口道:“不是咱们不仁义,实在是韩庵山先头死活不让咱们过去,这回求到咱们头上,总不能一点车马费都不出吧?”

    “大总统电报上不是写明了,军费酌情……”

    “可拉倒吧!”一师师长钱伯喜打断了十一师师长杜澜的话,“老杜你就是太实诚了!之前在满洲里打老毛子,大总统不是也很‘大方’?先后给了多少军费?还不够塞牙缝的!这次更是提都没提,这一酌情,那就是给多少都是他说了算。十万也是酌情,一百万也是酌情,到头来,吃亏的还是咱们!”

    钱伯喜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就差指着鼻子骂司马君抠门了。杜豫章咳嗽了一声没说话,心里也对司马大总统颇有微词,加之司马君还曾明里暗里的收买挑拨过他们和楼大帅的关系,更是让这两个北六省军中资格最老的将领十分不满。

    “可也不能不出兵吧?”

    “是啊,大不了咱们就地……”

    “快打住!那是马庆祥手下那群马匪胡子才会干的事!你想让咱们被戳脊梁骨?”

    “那怎么办?”

    会议室中议论声四起,这些老兵痞们嗓门本来就大,假若不知道他们在开会,八成以为这屋里的人正在吵架,下一刻就会动手群殴。

    “军费不是大问题。”楼少帅突然开口道:“俄国的下一笔战争赔款即将送达,一千五百万。”

    会议室里顿时一静,是啊,他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像上次一样顺道截了,谅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一千五百万也不多。”展长青作为财政部长,也被拽来参加了会议。实际上他根本不想来,论军事他不懂,拽他来无非就是要钱,可政府财政着实紧张,之前挤牙膏似的挤出了五百万,比起所需的军费,实在是杯水车薪。等到这场内战打完,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若是不能找到财路,北六省的财政破产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足够了。”楼少帅站起身,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指着山东省内的几个重要城市,“只要进了山东,军费问题就能解决。”

    马上有人开口劝道:“少帅,咱们不能学姓马的当胡子……”

    楼逍脸色未变,“不是抢。”

    不抢?那钱从哪里来?

    几个师长的目光从楼少帅身上转向楼大帅,楼大帅哈哈一笑,“咱们给人干活,当然不能白干,把宋舟的军队打跑了,地盘再还给他韩庵山?没那么便宜的事!想把地盘要回去就拿钱来换,否则,咱们就地安营扎寨。”

    哗!

    会议室里再度炸开了,姓韩的不给钱就占了山东?众人互相看看,到底要钱还是要地盘,是个问题。

    “韩庵山不是一直担心我楼盛丰趁人之危吗?我还真就趁他之危了!就算我不占,他那块地盘也保不住。”

    “不过,”杜豫章犹豫了一下,“大总统那里?”

    “我知道,咱们和山东还隔着一个河北。”楼大帅冷冷一笑,“不是还有个山西在吗?”

    楼大帅的话让众人悚然一惊,山西?难不成大帅还想把山西拿下来?

    “我不是说回头打山西。”楼大帅摸了摸光头,“阎淮玉那老小子是个精明人,该怎么办他心里有数。在司马大总统手底下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捞到多少好处,上次还和我念叨手头紧,日子不好过啊。”

    话落,楼大帅突然站起身,双手支在长桌上环视众人,“咱们在北六省也憋屈够了,干脆借着这次机会,大家都挪一挪地儿。”

    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楼盛丰不打算继续给司马君当个卒子了。这世道,谁拳头大谁说话算,那帮洋鬼子整天对着华夏流口水,自己人却在这里打生打死,胡搅蛮缠片刻不肯消停,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把事情全都解决了,调转枪口一致对外。国内这点利益算什么,就像他儿媳妇常和人说的,去踢洋人的屁-股,抢洋人的钱才是真本事!

    “大帅,这么做不妥吧?”一个幕僚出声道:“恐会落人口实。”

    “这事我自有计较,总归都得先把宋舟那个老奸巨猾的打回南方去,回头再和韩庵山掰扯。”楼大帅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宣布!”

    哗!

    会议室中的将官集体起立,展长青等人第一次参加军事会议,都被唬了一跳,下意识的跟着站了起来,马上又发现不对,可在场的大小将官谁也没注意到他们。

    “第一师第二师继续休整,第三,六,九师原地驻守。第八师和独立旅待命,第十师,第十一师会后集结,后日开拔,南下增援山东!”

    “是!”

    “父亲,”楼少帅突然开口道:“在出兵之前,要注意俄国和南满铁路的日本人。”

    “恩。”楼大帅点点头,“这事你来办。”

    “是!”

    北六省即将出兵增援山东的消息,隔日就被报纸报道了出去。

    李谨言看到报纸上竟然连出兵线路都有,忍不住咬牙。这可真是新闻自由,自由得没边了!原来听说中东路事件发生时,东北军的战斗计划被报纸当新闻刊登出去,他还以为是个笑话……不过,这个记者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对,当初在满洲里打老毛子的时候,情报都被捂得严严实实的,楼少帅打了胜仗的消息传回来,报纸上还曾经出现过质疑的声音,这次怎么轻易就让人给报道出去了?

    若楼大帅和楼少帅对保密工作看得不重,没有最基本的保密意识,那些被砍了头的日本特务该怎么解释?

    李三少单手支着下巴,一脑门的问号。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楼少帅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俯身拿起桌上的报纸翻了起来。

    “少帅,会开完了?”

    “恩。”

    报纸上的消息并未让楼少帅的脸色产生任何变化,李谨言心中的疑问更深,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难不成这消息是被主动泄露出去的?

    “这家报社是楼家出资的。”楼少帅不等李谨言问出口,便帮他解了惑,“消息是我让人发的。”

    “为什么?”

    “为了给人看。”

    “……”给人看?李谨言垂下了眸子。日本人还是俄国人?或者是……自己人?

    “不用担心。”楼少帅放下报纸,拍了一下李谨言的脸颊。

    李谨言点了点头,这份报纸是楼家出资办的?他之前根本没注意到。

    民国初年的报纸太多,只在关北城内就有好几家报社,这家报社并不起眼。不过,当初北六省军队在满洲里打了胜仗,就是这份报纸最先披露,国外对楼少帅的报道,好像也是这份报纸率先转载刊登。

    这都是楼家的手笔?这一次,楼少帅让这家报纸刊登的北六省军队出兵路线,十有八--九是个假消息,他想做什么?李谨言猜不透,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楼少帅。

    楼少帅:“怎么了?”

    李三少:“少帅,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楼少帅:“吃饭。”

    李三少:“……”

    第十师和十一师开拔的日子转眼就到,后勤部再一次忙得人仰马翻,好在姜部长提前就有所准备,才没像上次满洲里出兵一样手忙脚乱。

    约翰已经同李谨言签订了□的订单,正如李谨言所说,没有商人在钞票面前不会心动。约翰是个犹太裔美国人,他和大部分犹太人一样,拥有虔诚的信仰和对金钱永无止境的追求。

    ”一万发子弹510美元,不能再低了。“

    李谨言之前并没有购买军火的经验,特地询问了姜瑜林。当姜部长得知合同价格之后,下巴几乎要掉在地上。

    “510美元?”姜部长咽了口唾沫,“一万发尖头子弹才一千四百多块大洋?”

    “是啊。”李谨言点点头,“这是贵还是便宜?”

    “便宜!绝对便宜!”姜部长斩钉截铁道:“除了日本人,没有比这更低的价格!”

    “日本?”李谨言皱了皱眉,“咱们还和日本人购买武器?”

    “这倒是没有。”姜部长摇摇头,“不过我也听到消息,有个什么泰平组合突然冒了出来,这段时间正四处活动。据说郑大炮从他们手里买了一大批武器,价格十分便宜。”

    “这样啊。”

    李谨言并没有和姜瑜林说不要同日本人购买武器之类的话,该怎么做姜瑜林会自己把关,就算他拿不准,上面还有楼少帅和楼大帅,不需要他多嘴。

    至于这个泰平组合……李谨言皱了皱眉,他好像有点印象,似乎是那个被日本-军-国-主义-狂-热-分子称为”日本第一卖国贼”的商人组织?可事实真相如何一直没有定论,也有人称这个商人组织大量出售武器给华夏,背后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为的是让华夏陷入更深的混乱,消耗华夏的实力,为日本侵华铺路。

    无论怎么样,李谨言都对这个泰平组合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却有必要提醒了一下楼少帅,还是多注意一下为好。

    六月十八日,第十师和第十一师的先头部队开拔。

    李谨言订购的第一批子弹也恰好送到。在交割之后,约翰又问李谨言是否对炮弹有兴趣。

    李三少有些无语,这位还真是要么不做,做就要做到“最好”。子弹生意还没了结,他又想倒卖炮弹?

    “约翰,你不是想转职做军火买卖吧?”

    “当然不。”约翰耸了耸肩膀,“你需要这些,我恰好能弄到。有钱不赚可不是商人的风格,”

    由于约翰的大力推荐,李谨言又和他签订了一笔炮弹订单,拿给姜瑜林看的时候,姜部长几乎就要热泪盈眶。

    “言少爷,您就是姜某人的救星啊!”

    “打住!”李谨言举起一只手,“一码归一码,这批炮弹可是要另算的。”

    姜瑜林讪笑两声,“这是自然。”

    随后,李谨言询问了之前委托姜瑜林那件事办得如何,姜瑜林咂咂嘴,“肥皂绝对没问题,香皂的需求量也大,就是被服还要再谈。”

    李谨言抿了抿嘴唇,他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被服厂的产品销售出去,肥皂和香皂只是个添头。毕竟皂厂的产能摆在那里,倒是被服厂现在已经有了一百多台缝纫机,产能稳步提升,除了供应北六省的军需,还需要另外开辟市场。这就需要姜瑜林这样有门路的人来帮忙了。

    “这件事,还要请姜部长多帮忙。”

    “千万不敢当。”姜瑜林连忙摆手,“言少爷,你这可是打我脸。不过,前几天警察局的赵局长倒是和我说,下边要一批新制服。”

    “警察制服?”

    李谨言眼珠子转了转,搓着下巴,心下有了主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585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58第五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5857并对谨言58第五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5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