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五十八章

    六月十八日,北六省第十师第十一师先头部队乘坐火车沿京哈线南下进入河北,于十九日抵达天津之后,换乘津浦线进入山东,于德州下车休整集结,等待后续部队抵达。依照报纸上披露的消息,部队集结后将乘坐火车经济南一路抵达泰安,同当地驻防的鲁军会和,共同迎战占领兖州后,继续北上的南六省军队。

    得到消息的韩庵山和宋舟都对报纸上的消息半信半疑,但北六省军队先期的调动,行军都与其上的消息一般无二,韩庵山更是接到楼大帅亲自发来的电报,明言于三日内必达。山东境内的形势顿时为之一变,连盘踞在青岛的德国人都开始关注战场局势的变化。

    “楼盛丰是打算动真格的?”

    宋舟也和幕僚商讨着北六省军队的动向。一下投入两个师近三万人,可不是个小手笔,这要真打起来,谁胜谁负还真不好预料。

    “大帅,要增兵吗?”

    “增兵?”宋舟靠坐在椅子上,枪伤尚未痊愈,连日操劳,神色显得有些疲惫,“你没看到楼盛丰派的是哪两个师?”

    “第十师和第十一师。”

    “这两个师和楼盛丰起家的老底子不一样。”宋舟单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虽然能打仗,但和钱伯喜杜豫章那两个师相比,无论人员还是武器配备都只能算二流。当然,比起韩庵山的鲁军已经是高上一截了。”

    宋舟的话让站在一旁的参谋有些摸不着头脑,反倒是宋武的的神情一变,开口道:“父亲是说,楼盛丰并不是真心想打这场仗?”

    “这倒不是。”宋舟摇摇头,“打是肯定要打的,至少要打给某些人看。但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我想……”

    宋舟话没说完,一个参谋走了进来,“大帅,密电。”

    从参谋手中接过电报,宋舟仔细的看了一遍,脸上随即露出笑容,将电报放在桌上,对屋子里的几个人说道:“阿武,清泉,你们都看看吧。”

    宋武离得最近,内容尚未细看,第一眼只看清了电报的落款:楼。

    此时,日本驻华夏全权公使伊集院彦吉和书记官署理公使本多熊太郎正离开郑怀恩的大总统府,伊集院脸上的神色不明,本多则有些愤愤,这个郑怀恩太不识相了,大日本帝国愿意对他伸出援手,他竟然敢推三阻四?

    两人在总统府的大门前遇见了来拜访郑怀恩的今井一郎,自从郑怀恩向泰平组合购买了价值两百万银圆的军火,今井一郎的身影便隔三差五的出现在大总统,一边试图说服郑大总统购买更多的军火,一边借机认识了不少南方政府中的要员,甚至通过他们的牵线搭桥,和南方一些有实力的军阀也说上了话。泰平组合上层对今井一郎的表现十分满意,也对他愈发的器重。

    见到伊集院彦吉,今井一郎立刻小跑上前,九十度弯腰,十分的恭敬,“伊集院阁下!”

    伊集院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并未多停留,本多熊太郎却停下了脚步。今井趁机上前低声道:“阁下,在下家中准备了美酒,如果您肯赏光,在下将万分荣幸。除了美酒,还会有一份小小的礼物奉上。”

    今井一郎的神情颇有些暧昧,他之前进行了多方打探,对于本多熊太郎的爱好一清二楚。这是个爱财如命的大阪人,只要拿出的金钱足够,他很容易就能成为本多的朋友。有泰平组合中的身份作为掩护,本多不会对他产生任何怀疑,顶多只会以为这个贪婪的商人想要讨好他,以便于赚到更多的钱,得到更大的方便。

    本该一口答应下来的本多此时却犹豫了一下,之前刚接到坂西武官的电报,进入北六省的情报人员再一次集体失去了联系。伊集院公使的心情十分糟糕,本多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任何差错,以免成为公使阁下的出气筒。

    见本多犹豫,今井一郎立刻加了把劲,他得到消息,日本以援助并支持南方政府为华夏唯一合法政府作为交换,向郑怀恩递交了包括领土,政治和军事诸多要求的文件。其中一条便是将旅顺大连的租借期限和南满安奉铁路的管理期限延长至九十九年。另有在南方政府统辖地区开矿,聘请日本人为政治及财政顾问等无理要求。一旦披露必定引起轩然大波。不只华夏会群情激奋,连英法等国都不会坐视。为了得到切实的证据,他必须从本多的身上打开突破口。

    最终,在今井一郎的舌灿莲花之下,本多还是点头答应了赴约。看着本多乘坐的车子开走,今井一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无踪。

    关北城

    华灯初上,热闹了一天的大帅府安静下来。被接来大帅府过端午节的二夫人婉拒了楼夫人留宿的好意,坚持要离开,“夫人的好意我清楚,但我是寡居之人,总归不好。”

    见二夫人坚持,楼夫人也不再挽留,只道以后常来走动,“言儿是个好孩子,就是一天不得空,不如常来大帅府坐坐,咱们也好说说话。”

    二夫人应了,管家来报已经备好了车,李谨言亲自把二夫人送了回去。一路上,二夫人叮嘱了他许多,李谨言一一记在心里,等车子停下,二夫人下了车,拉住李谨言的手说道:”娘知道你在楼家不容易,可日子总是人过的,懂娘的意思吗?”

    “我知道的,娘。”李谨言笑道:“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

    回到楼家,楼夫人已经回房休息,李谨言推开房门,见楼少帅正靠在床头,书中翻着一本书。

    听到声响,楼少帅抬起头,“回来了。”

    “恩。”

    “过来。”

    李谨言几步走到床边,一把被楼少帅拉住胳膊拽进了怀里。李三少扑腾了两下,楼少帅从床头拿起一份资料,李谨言扫了一眼,立刻老实下来不乱动了。

    “少帅,那个……你看了?”

    “看了。”楼少帅托着李谨言的后颈,拇指擦过他的耳后,“不是你故意让我看到的?”

    李三少张张嘴,好吧,在楼少帅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少帅,我可以解释。”李谨言摸摸鼻子。

    “好。”楼少帅回答得干脆利落,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开始吧。”

    李谨言:”……”这人真喜欢他吗?所谓的我爱你什么的,其实是乔乐山诓他的吧?

    接下来,李三少花费了整整一个小时,向楼少帅阐述了向德国银行贷款的前因后果,可行性以及必要性。和德国合作,主要是因为借款计划中牵扯到俄国,英法同俄国有协约,日本从一开始就被刨除,除此之外的其他国家并不能提供他所需要的东西。

    德国,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简直就是量身设计来给他坑的。

    “少帅,你不是说过欧洲必有一战吗?”李谨言顿了顿,试图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我特地让约翰帮我带回一些报纸,和几家洋行的老板都打听过,一旦开战德国就必须两面作战,若不能速战速决,赢面比输局要小得多。”

    楼少帅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么做的确会有一定风险。”李谨言说道:“可若是真成了,咱们就赚大发了。”借来真金白银,还回去的是一车黑面包,想想就觉得兴奋。

    “矿藏和资源作为抵押?”

    “是!”李谨言的眼睛开始发亮,双手撑着楼少帅的肩膀,直起了身,“不在国内,而是西伯利亚!咱们可以和德国人签合同,凡是北六省军队占领的西伯利亚境内勘探到的矿产,都可以和德国人共同开发经营。哪怕找不到矿产,光是砍树就足够大赚一笔了。另外可以承诺借款的一部分用来购买德国机械和车床。”等找到矿藏开采,估计欧洲都要打成一锅粥了,留给他做手脚的余地不要太大。

    “你怎么知道西伯利亚有矿产,还是煤矿?”

    “猜的,反正骗这些洋鬼子又不花钱。”

    “……”

    西伯利亚的煤矿和钻石矿一样有名,包括石油和天然气。那么丰富的资源,带着先进的仪器和专家去找,找不到才奇怪了。当然,德国人也不是傻子,不会仅凭他们几句话就拿钱出来,要想让他们上套,就得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来。

    楼少帅应该已经开始往西伯利亚送人了吧?伟大的革命导师弗拉基米尔同志现在是在法国还是瑞典?若是能想办法让俄国国内再乱起来,他们就有更多下手的机会了。

    李三少正在那里畅想美好的未来,楼少帅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想到这些的?”

    “少帅,我是个商人。”李谨言笑眯眯的说道:“我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赚钱。”

    楼少帅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手指探入了李谨言上衣的领口,另一只手在李谨言的腰际缓缓的摩挲着,“每天想的最多?”

    李三少生生打了个激灵,他不明白自己这句话哪里不对,没等他继续想,嘴唇就被堵住了……

    第二天,李谨言醒来便见到楼少帅坐在床边,手中拿着那份关于向德国借款的资料认真翻看着。很显然,李谨言的提议让他心动了,只是这个计划牵扯面太广,华夏正陷入内战,很难说计划是否真的能成功。

    “少帅。”

    “恩。”大手抚过李谨言的脸颊,将落在他脸侧的发拂至耳后,俯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这件事我来办,不要再向任何人透露。”

    “好。”

    就算李谨言再精心,初步制定的计划也很粗陋,必须找专人来进一步完善。楼少帅推测欧战会发生,却不代表楼大帅等人会相信,只有想办法说服楼大帅,计划才真正可行。毕竟北六省调兵都需要楼大帅的许可,楼少帅的权力再大也不可能私自行动。这不是办一家工厂那么简单,若事情提前泄露被有心人利用,楼家很可能被扣上“卖国”的罪名。哪怕西伯利亚目前并不属于华夏,可只要牵扯到“借款”,“抵押”,国人便深恶痛绝,只因前清懦弱无能,洋人以“借款”为由,从华夏攫取了太多的利益。

    吃过了早餐,李谨言出发去工厂,之前姜部长提到警察制服,让李谨言茅塞顿开,与其紧盯着军需这一块,不如扩大经营范围,警察制服,工人制服,以及各种制式化的服装,被服厂都可以制作。有楼家做靠山,再加上厂子里上百台的缝纫机,在北六省的地界内,李谨言手下被服厂的竞争力绝对是杠杠地!

    当然,光有靠山还不够,产品质量也得过关。把警察局的新制服这笔单子敲定之后,李谨言特地和被服厂的几个老师傅商量了一下,结合后世警服的特点,对一些细节进行了改进,做出的警服不仅穿着舒适行动方便,穿在身上也显得人更加精神。身着新旧警服的同僚站在一起,哪怕款式大体一致,对比仍十分明显。

    赵局长直接向李谨言保证,之后再定做警服一定来找言少爷的厂子。

    李谨言笑眯眯的点点头,将老师傅手工缝制的警官服送给了赵局长,虽说对方讨好自己还来不及,可生意人嘛,总是要“和气”才能生财的。

    想想看,若是北六省乃至全国所有的警察都穿上自家被服厂的衣服,那……李三少擦擦口水,现在得意还太早,咱得低调,低调才行。

    他目前创办的都只是轻工业,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工业一项都没有插手。不过没插手不代表他不关注。札贲诺尔的煤矿李三少神往已久,现在那里还只有私人的小矿,只要能买到开矿的机械,再借助楼大帅在北六省的势力,驱除外来资本,将整座矿藏拿下不成问题。有了能源,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要做到这一切,前提就是要有钱!

    李谨言愈发觉得自己赚钱的速度太慢,若想快速积累到足够的资本,坑一把德国人势在必行!

    “侄子,想什么呢?”

    李三老爷正同李谨言说着家化厂扩建的事情,见李谨言半晌没出声,仔细一看发现他正神游天外,走神好一会了。

    “啊,没什么。”李谨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三叔,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我都说了两遍了。”李三老爷无奈的看着李谨言,“侄子,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赚钱的好主意,给三叔说说?”

    “我是有些想法,只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三叔。”李谨言笑着说道:“三叔放心,只要是赚钱的行当,侄子绝对不会忘记三叔的。”

    “行,有你这句话,三叔我就放心了。”

    李庆云把家化厂的扩建计划又和李谨言说了一遍,李谨言这次听得仔细,没有再走神。比起初期只有两百多人的小厂,现在家化厂的规模已经扩大了三倍,工人也增加到了近一千,并且还在不停的招收工人进厂。

    人员的急速增加也带来了不少问题,好在有成文的规章制度,看到相关的处罚规定,很少有人会以身试法。找到这样一份工作不容易,每月工钱足足十二块大洋,早饭和午饭在食堂吃,不要一个子,还免费发放一套制服。捧着分发下来的衣服,工人们都愣住了。这衣服料子,这样式,比他们过年穿的衣服都要好!

    很多人不舍得穿,觉得穿这身新衣服做工是糟蹋东西,但工厂有规定不穿不行,也只得万事小心,生怕扯破或者是弄脏了。

    除了家化厂,被服厂和皂厂也陆续分发下了制服,三个厂子的工人穿着样式统一的制服走出去,引得众人侧目,纷纷打听,倒是给被服厂带来了几笔不小的订单。

    商量完了正事,李三老爷喝口茶润了润发干的嗓子,对李谨言道;“你还不知道吧,大丫头从婆家跑回来了。”

    “啊?”

    “偷跑回来的。”提起李锦琴,李庆云就恨得牙痒痒,“不管不顾的就在前门叫人,好在没什么人看见,否则咱们李家的名声就不用要了。”

    “三叔,你说得我糊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也闹不明白。”李庆云道:“大丫头这门亲事当初就有些说不清的门道,邢家的小儿子来迎亲的时候我见过,也算得上一表人才,可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庆云皱了皱眉,“我也说不太清,就是觉得这人不太正派。”

    李谨言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李锦琴成亲的时候他没回李家,自然也没见过邢家的人是什么样,听李三老爷的形容,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和楼少帅提起邢长庚的小儿子时,他有些不同寻常的语气。

    难道,李锦琴的丈夫真有什么问题?

    “大丫头回来之后就像是疯魔了一样,逮住谁咬谁,连老太爷都被她气得躺在了床上起不来。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不说,一个劲的哭,边哭边骂,骂完了只说她死也不回邢家。这事不管错在谁身上,要是闹出来,李家的名声肯定不好听,你也多留点心。”

    原本李庆云没觉得这事会牵扯到李谨言身上,还是三夫人给他提了醒,前段时间就有人在报纸上说三道四,给李谨言身上泼污水,不管是不是他们多虑,告诉李谨言一声,让他提前有个准备总归不会错。

    “三叔,我知道了。”李谨言点点头,他自认和李家没什么关系了,但李家若真出了什么事,他也脱不开干系,就算不能明面牵扯到他,背后的话也不会太好听。被人泼污水气得牙疼的滋味,李谨言绝不想再遭受一次。

    不过让李谨言想不透的是,李谨丞不是在京城吗?李锦琴跑回娘家的事情他知不知道?

    “三叔,大哥有没有消息?”

    “家里给他拍了封电报。”李庆云咂咂嘴,“回电说他这两天就回家一趟。大丫头跑回家的事情他八成也被蒙在鼓里。”

    李谨言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与此同时,在李家西屋,李锦琴正趴在大夫人怀中嚎啕大哭,“娘,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那是个畜生,他不是人!”

    “娘知道你委屈,”大夫人拂过李锦琴的背,“可你已经是邢家的人了,你就算……”

    “娘!”李锦琴猛然抬起头,“我和那畜生根本就没圆房!从成亲到现在,他根本就没碰过我!”

    “什么?!”大夫人震惊的看着李锦琴,“可回门那天,你不是说……”

    “那都是假的!”李锦琴咬着嘴唇,满脸的愤恨,“邢家人都不是东西!他那个大娘,还有那个小老婆的娘,合起伙来骗我!先头几天还好,日子长了我发现他不对劲,就算回房也不睡在床上,直到有一天,我路过书房听到怪声,发现……”

    “发现什么?”

    “他用鞭子抽一个丫头!扒-光了吊起来抽!”说到这里,李锦琴再一次哭了起来,“我没敢声张,让跟着我的张妈私下里打听,才知道他在十二岁那年伤了身子,根本就是个‘太监’!他屋里已经死了不下七个丫头了!”

    “那你怎么……”

    “张妈打听消息的时候被人发现了,自那以后,我从李家带去的丫头婆子,一个个都没了。我差点也被关起来,给看管的婆子两个金镯子,好不容易才跑出来,路上遇到了几个学生,才一起搭火车回来的。”李锦琴哽咽着,“娘,爹当初怎么就给我订了这样一门亲啊!”

    李锦琴哭得伤心,她掉进了火坑,二房那小兔崽子倒是过得好!事情本不该这样的!本就不该这样的!

    大夫人听着李锦琴的哭声,耳边还回响着李锦琴刚刚说的话,顿时通体冰凉,如坠冰窖。

    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就算没圆房锦琴也已经嫁了,是邢家的人了,不回去又能怎么办?和离?

    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大夫人就立刻摇头。

    就算民国了,但和离的女子再想嫁入好人家也是千难万难,还有谨丞的前程……

    李谨丞搭乘的火车抵达了关北城,站台上站了许多荷枪实弹的大兵,这段期间北六省一直在向山东调兵,很多车皮都被征用了。李锦琴能顺利跑回来也算得上是运气。带队军官看到一身军装的李谨丞,只是扫了几眼,并没上前说话。

    各省官兵军装都有区别,站台上的兵哥们一眼就认出李谨丞不是“自己人”,就算他挂着少校肩章,也和他们没什么干系。

    李谨丞大步走出了站台,背挺得笔直。

    楼家,楼夫人刚喝完刘大夫开的安胎药,一个眉清目秀的丫头走了进来,凑到楼夫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消息确实?”

    “确实。”丫头说道:“那天往牢里送东西的不只一拨人,狱卒为了多收一份好处就没多嘴。我娘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至于那个送东西的是什么身份,狱卒也说不清楚。”

    楼夫人摆摆手,示意丫头不必再说下去。捻起一粒果脯送进嘴里,细细的嚼着,不只一拨人,还有谁想要王典茹的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595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59第五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5958并对谨言59第五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5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