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三章

    “借款?”德国总督瓦尔德克是海军上校出身,却不像寻常的普鲁士军人一样只懂得服从命令与下达命令,他很聪明,并且十分谨慎,这让他从1911年上任以来,一直稳稳的坐在总督的位置上。而不是像他的前任一样,被人抓住把柄很快赶下了台。

    瓦尔德克双手交握,神情严肃的说道:“我希望阁下能够说明理由。”

    “当然。”展长青点点头,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是标准的牛津腔,这让他同瓦尔德克与哈克斯绍绅交流起来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在之前满洲里的谈判过程中,贵国公使哈克斯绍绅阁下能够仗义执言,我方一直心存感激。”

    展长青的话让哈克斯绍绅得意的勾起了嘴角,“阁下,我的所作所为,皆是出于心中的正义。”

    心中的正义?作为一个强行从华夏占据了青岛的侵略者,和他这个华夏人谈正义?

    按照李三少的话来说,那就是,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吗?

    将心中腾起的怒火压下,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容,展长青继续说道:“华夏人有一句老话,投桃报李。给予我们帮助的人,我们自然会回报。而那些对华夏不友好的野蛮邻邦,则必须给予回击!”

    对华夏不友好的野蛮邻邦?关于这个野蛮邻邦的猜测,让哈克斯绍绅与瓦尔德克都有些兴奋,很显然,这个野蛮的邻邦不是俄国就是日本!

    无论是哪一个,德意志都乐见其成。德皇与沙皇是表兄弟,双方在巴尔干半岛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日本这个东洋岛国,已经同英国结盟,一样算是德国的敌人!

    虽然楼盛丰只是个地方军阀,但他所统辖的土地面积几乎相当于欧洲的一个中等国家。这个军阀十分强势铁血,一旦触犯他的利益,他会不顾一切的反扑。之前同俄国人在满洲里的战争足以说明这一点。战前几乎没人看好他,他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胜利了,连高卢雄鸡也不得不承认看走了眼。

    更让德国人关注的是他的继承人楼逍,根据资料显示,这是一个具有普鲁士军人作风的年轻人,从德**校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且得到施里芬元帅的赏识。他所统帅的军队几乎全部装备德制武器。这股军阀势力已经隐隐透出了亲德的意向,如果能进一步拉近彼此的关系,利用他们牵制俄国在远东的力量,想必皇帝陛下也会十分高兴。

    不过,德尔瓦克还是十分谨慎,之前华夏签订对外借款合同,无非是以铁路,矿山甚至是关税作为抵押。楼盛丰和其他的华夏上层统治者很不一样,他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明显有民族-主义-倾向的军阀,会同他人一样行事。

    “恕我直言,展先生,借款并不是无偿,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德尔瓦克说道。

    “这是当然的。”展长青脸上依旧带笑,“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么,贵方打算用什么做抵押?铁路?矿山?还是其他?”

    “都不是。”展长青并不打算开门见山的对这些德国人说,他们要去抢俄国人的土地,然后在上面寻找矿藏,邀请德国人共同开发,这个条件看似诱人,却更像是画了一张空饼,德国人不是傻子,恰恰相反,这些看似刻板的普鲁士人,比谁都精明。展长青认为,若是直接提出这个条件,德国人并不会太感兴趣,无论是从俄国人手中抢夺土地,还是在上面寻找矿藏,都还只是个假设,并不能马上带来实际的利益。

    他认为谈判条件中的另外一条,也是李谨言要求增添上去的,或许能取得更加好的效果。

    “都不是?”哈克斯绍绅和德尔瓦克被展长青的话弄得有些糊涂。

    “如果贵方同意借款,这些钱大部分会用来购买贵国的机械和车床。众所周知,德国的机械是最好的。”

    展长青明显带有恭维性质的话让两个德国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容,的确,德国鲁尔区堪称世界工业的心脏,他们有足够的信心,可以骄傲的对任何人说,德国的机械是世界上最精密,也是最好的!

    “只是购买机械和车床吗?”德尔瓦克不再摆出一副严肃的姿态,而是轻松的靠在了椅子上,“这样的话,借款的数目是多少?”

    “四千万德国马克。”

    “多少?”

    哈克斯绍绅和德尔瓦克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四千万德国马克,相当于两百万英镑!只是购买机械和车床需要这么多钱吗?

    “当然不只是这样。”展长青话说到一半,故意顿了顿,“事实上,我们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他的故作神秘成功引起了两个德国佬的兴趣,展长青见两人上钩,便继续说道:“阁下知道,不久前我们同俄国人作战,俘虏了不少俄国士兵。”

    “是的。”

    “这些士兵中有一名上尉,他告诉了我们一个秘密,以此作为交换让他能留在华夏。”

    “秘密?”

    “是的,秘密。”展长青将声音拉长,压低,“煤矿!在西伯利亚,有一个储量丰富的煤矿!”

    “煤矿?”

    “是的,这名上尉的父亲是一名专家,为一个俄国贵族工作,他已经探查出了这个矿的具体位置,距离华夏边境很近,遗憾的是,这个贵族不小心得罪了俄国宫廷中的一个权力人物,性命不保,这件事就因此被人遗忘了。”

    展长青开始半真半假的忽悠两个德国人,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但那里是否有矿藏就两说了。他的目的只是让德国人拿出钱来,就算事情败露,也可以推到那个俄国上尉的身上。他们也是被骗了,不是吗?

    就在展长青忽悠德国人的时候,南方联军的先头部队已经从兖州出发,包括南六省第二十二师,师长孙清泉,粤军第五十六师,师长唐玉璜,桂军第六十一师,师长庞天逸。除了第二十二师,桂军和粤军的一个师都只有八千多人。吃空饷几乎是所有军队不成文的惯例,孙清泉也说不出什么。让他看不过眼的是,少数桂军士兵除了步枪竟然还背着烟枪,就是俗称的双枪兵。由于宋舟严令南六省军队中不许收抽大烟的兵,一旦军官被发现抽大烟也立刻逐出军队永不录用,南六省的官兵中已经基本杜绝了抽大烟的陋习。可是广西地处偏僻,民众多穷困,种植大烟对当地人来说是一条生路。广西的督帅本身就是个大烟鬼,只要他还坐镇广西,想在广西禁烟根本就不可能。

    “这样的军队也能打仗?”

    二十二师是新组建的部队,老兵只占不到三分之一,余下的大多是新兵蛋子,别看在训练场上虎虎生风,一开口就露了底。

    “千万别小看了这些人。”一个老兵拍了一下新兵的头顶,“他们打起枪来又准又狠,子弹颗颗咬肉!”

    “真有那么神?”

    “你别不信,上了战场就知道了。”

    先头部队过了曲阜,孙清泉下令放慢速度,半天的路程足足走了一天时间。沿途派兵侦查侧翼,将范围扩大方圆三百米。

    粤军第五十六师师长唐玉璜和桂军第六十一师师长庞天逸对孙清泉的过于小心不以为然,这种老牛拉破车一样的速度,到了泰安天都黑了!

    他们是来打仗的,不是来行军的!

    孙清泉对唐、庞两人的心思也能摸到几分,他不是不想加快速度,毕竟泰安就在眼前,可他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北方的军队就这么轻易让他们顺风顺水的到了泰安?这未免……随着泰安越来越近,孙清泉心头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

    轰轰轰!

    几声震耳欲聋的炮响,眨眼间地面上炸出了数个巨大的弹坑,腾起了滚滚的黑烟,老兵们下意识的卧倒,新兵们耳朵轰鸣,眼前发花,要么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要么就是四下逃散,很快就被下一颗砸下的炮弹夺去了性命。

    班长排长和连长们大声呵斥着这些无头苍蝇一样的新兵,让他们不要乱跑,几乎被炮声震聋了耳朵的士兵们没一个听他们的话,在第一轮炮击之后,趴在地上的老兵只要还能动的,也是爬起来就跑。那些一动不动的,基本已经不会喘气了。

    “跑什么?!回来!”

    三个师长在第一时间就被保护起来,炮弹的落点距离他们也有些远,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兵被炸死,怎么能不心疼!

    “重炮!”一个满脸乌黑,身上染着血迹的团长向孙清泉报告说:“师座,是重炮!”

    “重炮?”

    孙清泉心下一惊,据他所知,北六省联军中唯一的重炮部队,就在楼逍的独立旅!难道他们遇上独立旅了?

    炮声依旧没停,孙清泉也不敢再想其他,重炮砸下来还有个好?甭管三七二十一,先跑了再说吧。

    所谓新兵怕炮,老兵怕号,在面对重炮的时候,都已经成了浮云。就算枪打得再准,拼起刺刀来再不要命,一个炮弹砸下来也照样轰成渣渣!

    楼逍骑在马上,在望远镜中看着几轮炮击之后一片混乱的南方联军先头部队,这就是南方的军队?

    “少帅,没想到这帮南蛮子这么不禁打。”一个团长也拿着望远镜向远处观望,“这一个个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楼少帅没有接话,片刻之后,突然开口道:“停止炮击。”

    “啊?”重炮营的营长和手下的炮兵们正打得起劲,听到停止炮击的命令,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不是说要打满半个基数?

    “少帅有令,停止炮击!”传令兵又重复了一遍命令。

    正在逃跑中的三个师发现炮声突然停了,有胆大的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吓得一蹦高,撒丫子比之前跑得更快。

    “骑兵!”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喊:“骑兵来了!”

    喊话的是个桂军,听得懂的也只有桂军,但不需要听懂他的意思,身后隆隆的马蹄声就足以说明一切。孙清泉有心下令一部分士兵留下阻击,可没人听他的。跑得最快的已经在前方两百米开外了。

    这场战斗开始得突然,计划得周密,过程却有些儿戏。

    自从南方政府爆出和日本人商谈卖国条约的丑闻后,北方联军就改变了作战计划,他们不打算再被动迎敌,而是主动出击,先打掉他们的先头部队,再攻向兖州和临沂,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将他们彻底赶出山东。之后顺势南下,攻入江苏,联合豫军和鄂军围攻安徽!

    江浙是宋舟的老巢,他必然不肯轻易放弃,在江苏肯定有一场恶战要打,但是现在国内的形式对北方十分有利,南方政府大失民心,若不能趁机彻底压垮南方,再想找到这样的机会实在是不容易。

    提出这个大胆进攻计划的是楼逍,他也主动承担起了主攻的任务。

    包括迎击先头部队,以及攻打兖州和枣庄,都由独立旅打头阵。北六省第十师和第十一师作为侧翼响应,冀军和鲁军也被安排了任务,可怎么看都像是打酱油的角色。

    实际上,他们不想打酱油也不行,鲁军的主心骨韩庵山跑去青岛了,冀军在之前的北方联军大串连活动中,跑掉三千多大头兵,三分之一的下层军官,连营长都跑了两个!余下的人也是心思浮动,军队的战斗力肯定要打个折扣。让他们带着这样的军队上战场,不是等着打败仗吗?

    于是,兵强马壮的北六省军队,在众望所归之下承担起了最艰巨的任务。

    一开始,独立旅的官兵还严阵以待,毕竟那些老兵把桂军和粤军的战斗力说得太邪乎了一点,什么打枪贼准,什么断子绝孙手,让这些还没上过战场的新兵心里直突突。可等真和对方面对面,这些老兵才发现,他们错了,彻底错了!

    三年前,他们还和这帮南军拿着一样的装备,子弹都是按颗发的,几抢打没,号声一响就得端着刺刀往上冲,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他们有重炮,有机枪,有德国造的步枪!

    重炮一响,每发炮弹砸下来都是直径几十米的大坑,这么打仗,简直就是欺负人没两样!几个不久前投奔到独立旅的冀军和鲁军士兵看着眼前的情形,腿肚子直哆嗦,和这样的军队碰上,怎么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646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64第六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6463并对谨言64第六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