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四章

    展长青和德国总督瓦尔德克的第一次见面称得上愉快,临走之前,他为瓦尔德克留下了一份小小的礼物,一个楼氏罐头厂新出产的罐头礼盒。这份礼物最让人心动之处并不在于其精致的包装,也不是里面美味的罐头,而是礼盒最底层压着的一张渣打银行汇票,金额足以让瓦尔德克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瓦尔德克一遍又一遍看着上面的金额,他有些犹豫,可心中的天平却不断倾斜,最终还是将它拿起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独立旅并没有对南方联军的三个师赶尽杀绝。事实上,在那场把三个师的官兵吓得腿软的炮击之后,独立旅的骑兵也只是追在溃逃的官兵身后,像是牧民驱赶羊群一样把他们向来路赶去。

    粤军和桂军的两个师多是老兵,打起仗来不要命,跑起路来也同样勇猛,半天下来,几乎全都跑到了二十二师的前面,落下他们近五十多米。千万别小看这五十米,在战场上,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被骑兵追上的步兵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投降,要么等死。

    第二十二师的官兵们跑路输给友军,战斗力比不上敌军,若是不想死,唯一的选择就是敌军追上来时举手投降。到底大家都是华夏人,总不至于投降了再给他一刀吧?

    南方联军的先头部队一路狂奔,独立旅的骑兵一路猛追,没过一会,队伍的末端就少了一截。

    由于南方联军的三个师败得太快,没人能想到只是用炮轰了两轮,他们就撒丫子跑了,作为策应的北六省第十师和第十一师根本来不及抵达战场指定的位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合围并吃掉这三个师的计划落空。

    第十师的师长戴晓忠一把抓下头上的军帽,“这帮南方佬跑得也太快了点,兔子似的。这可怎么和少帅交代?”

    鲁军和冀军得到消息后也不敢相信,他们不是没和南方的军队打过,尤其是被打到家门口的鲁军更有发言权,把他们揍得够呛的南军,被楼少帅几炮轰跑了?

    他们是不是昨晚没睡醒,还在做梦呢?

    无论冀军和鲁军怎么想,也无论北六省的两个师长有多郁闷,南六省的第二十二师和粤军桂军的两个师,一路撒丫子跑回了兖州,有人跑得枪都丢了,回来的时间比之前缩短了一半不止。

    兖州的守军看到前方烟尘滚滚,还以为北方联军避开己方的先头部队,绕道来攻打兖州,紧接着却发现这群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家伙是自己的友军!

    没等守军开口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枪声已经响了起来……

    山东的战况在报纸上出现得并不频繁,此时国人的目光仍主要聚集在南方政府同日本人商谈卖国条约的丑闻上。

    郑大总统被人扔了炸弹之后就一直深居简出,连政府会议都极少参加,这让政府内部对他不满的声音也越来愈多。

    和日本人谈卖国条约的是郑大总统,挨骂的却是南方政府的全体官员。愤怒的民众不会去管其他政府官员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只认准了一件事,郑怀恩是南方大总统吧?这份卖国条约是他和日本人谈的吧?那整个南方政府都脱不了干系!

    “你郑怀恩卖国,却拖了大家下水!”

    政府内部不满的情绪愈发高涨,郑大总统也是有苦难言,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答应日本人的条件,他很清楚,一旦他在这份合约上签字,他的名声恐怕比前朝的李中堂都要难听!他只想尽量拖延,等到南方的军队和北方军队分出个胜负之后,再和日本人计较。却没想到有人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了!他查过身边的人,没发现任何线索,唯一的可能就是日本人那边露了消息。

    但最终查出来又怎么样?尽管他没在合约上签字,事到如今,哪怕他说破了嘴皮子,他的名声也已经臭不可闻了。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彦吉曾私下找过郑大总统,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彻底投靠日本人,当个彻头彻尾的卖国贼,要么就放弃手中的一切权力,从大总统的位置上引咎辞职。

    无论哪一条路,郑怀恩都不愿意选,可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路给他走。

    沉默的坐在办公室中,郑怀恩仍能清楚回忆起当年起义成功,自己被起义士兵簇拥着,群众夹道欢迎的场景。

    当年满怀一腔救国救民的热血,奋不顾身,拼尽一切希望能将华夏带上一条富强的道路,这份理想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他什么时候开始为权力汲汲营营?开始和日本人……

    他迷失在了人生的岔路口,在一条满是泥淖的路上越行越远,等回过头来才发现,他再也走不回原来的路了。

    郑怀恩想了许久,终于做下了决定。

    第二天,郑怀恩召集了南方政府全体要员召开临时会议,在会上宣读并签署了他在大总统位置上的最后一份文件,委任南六省督帅宋舟代行大总统之权,为临时大总统,直至下一届总统选举。之后通电全国,宣布下野。

    郑怀恩的时代,落下了帷幕。

    通电一出,举国沸腾。

    “卖国贼郑怀恩终于下野!”

    “南六省督帅宋舟暂代大总统之职!”

    “华夏之幸!国人之幸!”

    正同北六省军队在兖州城下鏖战的南六省军队听到消息立时振奋,纷纷高喊为大帅效死,拼死将进攻的北六省军队压了回去。

    重炮威力巨大,却拖曳困难,此时的北六省军队同南六省军队一样,手中只有七五山炮等轻型火炮,并不能对守军造成如之前一般的震慑。虽然北六省军队的火力依然占优,可固守兖州的南六省军队是宋舟起家的老底子,打起仗来很有章法,加上溃退回来的三个师,楼少帅想要轻易拿下兖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发起了两次强攻之后,楼少帅下令暂停进攻,他刚收到楼大帅发来的一封电报,宋舟已经接受了南方临时大总统之职,拿到大总统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楼大帅发了一封电报,他同意楼大帅之前的提议,建立南北联合政府。

    与此同时,宋武也收到了内容类似的电报。两人都明白,若是这件事能顺利进行,这场内战很快就会结束。只不过,恐怕还有一个障碍需要解决,楼逍和宋武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相同名字,司马君。

    关北城

    楼夫人已经显怀,最近吐得利害,连看了几个大夫都没有起色,楼大帅除了关心前方的战事,处理政务之外,几乎整天都围着楼夫人转,总想着帮忙,却往往是越帮越忙。楼夫人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发怒了。她本来就够难受的了,这还给她添乱添堵算怎么回事?一把将帕子甩在了楼大帅的脸上,让丫头把他赶出去。

    “大帅,夫人身上难受,您多担待些。”

    丫头嘴里一边说着好话,一边坚定不移的将楼大帅从房间里赶了出去。大帅自己也说过,现在家里夫人最大,凡事听夫人的就对了。

    被赶出房门的楼大帅看到坐在沙发上吃点心的李谨言,随口问了一句:“儿媳妇啊,你说说,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李谨言:“……”楼大帅问他,他问谁去?

    他在外边忙了一天,肚子饿得咕噜叫,虽然中午去赴了商会的邀请,席间也只顾着和那些老狐狸打机锋了,生怕被谁一句话给套进去,压根没能吃饱。紧接着又在罐头厂忙活了一个下午,回到家肚子都饿扁了了。想坐下吃几块点心,就被楼大帅逮住了。

    楼大帅也是随口一问,没真的想让李谨言给他个答案,背着手打算回书房,突然想起一件事,停住脚步,转头对李谨言说了一句:“逍儿在山东一切顺利,你不用惦记他。”

    李谨言:“……”这话题转换得是不是有点快,他什么时候说惦记楼少帅了?

    “你之前给他送钱的事我也知道了,帮了大忙了。”

    “真的?”李谨言眼睛一下子亮了,该不是借款的事情有眉目了?

    “当然是真的!”楼大帅三言两语的把在北方联军内部发生“大串-联”的事情和李谨言说了,“这可都是老兵,别说两块大洋,招新兵的安家费也不只这个数。”

    “大帅,”李谨言突然开口问道:“你说少帅将我给他的钱都用来招兵了?”

    “啊。”楼大帅点点头,哈哈一笑,“光是招兵还不算,还弄来了好几个营长,连长,排长,都是正规军校毕业。”

    “那我给他的那个信封里的……”

    “应该也花了吧。”楼大帅摸摸光头,“要不你发一封电报问问他。”

    李谨言:“……”原来楼少帅的属性除了饭桶之外,还有败家吗?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656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65第六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6564并对谨言65第六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6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