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六十九章

    李谨言躺在床上,一身的汗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一只大手拂开黏在他额头的发,“累了?”

    李三少想翻白眼,接风宴后,他直接被楼少帅拖回了房间,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三次,三次啊!若是再来一次,他十有八-九是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

    在楼逍的手沿着的他的额头滑过,捏着他的耳垂时,李谨言终于出声了,“少帅,我这段时间忙得要命,连觉都睡不好,你看看这黑眼圈。”李谨言举起手指着自己的眼底,“真不能再折腾了。”

    楼少帅没说话,握住了李谨言的手腕,嘴唇贴在他的掌心,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李谨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说错什么了?怎么好像造成了反效果?

    “你写给我的信,”楼少帅缓缓移开嘴唇,俯身逼近李谨言,“我收到了。”

    李谨言表情一僵,楼少帅一直没提信的事情,他还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敢情人家一直记着呢!

    “败家不是好习惯,”楼逍的唇擦过李谨言的嘴角,脸颊,鼻尖,最终又回到了他的唇边,“得改?”

    李三少浑身一哆嗦,突然觉得脖子后边凉飕飕的,话说,少帅,咱能别这么吓人吗?咱是一家人,不是阶级敌人啊……

    在李三少准备好被折腾第四次的时候,周身的压力骤然减轻,楼少帅突然放开了他,翻身下床,捡起之前被丢在地上的长裤利落的套上,貌似不打算继续折腾他了。

    “那个,少帅。”

    “恩?”

    “那封信,我真不是……”

    楼少帅拧了帕子走到床边,握住了李谨言的手腕,温热的毛巾沿着手臂擦过,不说话。

    看着楼少帅的反应,李谨言抓头,干脆豁出去,扣住楼少帅的后颈压低,一口亲在了他的嘴上,“我都被你折腾三回了,该消气了吧?”

    “……”

    “我真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就当是个玩笑。”李谨努力顺毛摸,“别生气了,成不?”

    楼少帅静静的看着他,突然一把扣住了李谨言的后颈,狠狠的堵住了他的嘴唇……

    自作孽不可活,李三少终于记住了这句话,无比深刻。

    第二天,二夫人和楼夫人告辞。楼少帅这次回家,还把唐玉璜和庞天逸一起带回来安置在了客房,两位师长带着队伍投奔,总不能和手下的大头兵一起挤军营吧?有两个外男住进楼家的客房,二夫人便觉得自己继续留下不太合适,坚持要走。

    楼夫人明白二夫人的顾虑。世人的嘴就是一张刀子,杀人不见血。二夫人是寡居之人,总是要比旁人小心谨慎,才能躲避是非。

    “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你了。”楼夫人扶着丫头的胳膊,坐在沙发上,“只是你总要隔三差五来看看我,等我身子好了,咱们去戏院里听戏去。”

    二夫人答应了,楼夫人吩咐丫头去叫李谨言过来。丫头去了一会,没叫来李谨言,却把楼少帅带来了。

    “娘,岳母。”

    “言儿呢?”

    “他累了,还在睡。”

    楼少帅说得十分自然,表情变都未变,楼夫人和二夫人却都有些尴尬。尤其是楼夫人,只想狠狠拍楼少帅一顿。这话说的……

    “娘和岳母有事?”

    “也没什么事。”二夫人说道:“只是我要回去了,原本想再嘱咐他两句话的。既然还在睡那就罢了。”

    二夫人将话题转开,总算缓解了几分尴尬。

    派车将二夫人送走之后,楼夫人抓着楼少帅一顿说教,能在岳母面前这么说话吗,啊?!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当兵当得脸皮都厚了吗?

    楼少帅正襟危坐,面无表情的听着楼夫人的碎碎念,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听进去没有。

    楼夫人:“你就不能有个反应,至少恩一声啊!”

    楼少帅:“恩。”

    楼夫人:“……”

    李谨言一觉睡到中午才起身,房间里静悄悄的,门外的丫头也刻意放轻了脚步声,少帅可是吩咐过,不许吵醒言少爷。

    “来人。”李谨言撑起身体,顿时一阵酸麻,看这情况,他今天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哪也别去吧。

    “言少爷,你醒了?”

    一个丫头推开门走进来,见李谨言靠坐在床头,立刻去端了热水和香皂毛巾来,李谨言洗漱过后,简单吃了点东西,终于恢复些精神了。

    “少帅呢?”

    “少帅见过夫人后就出门了。”丫头将桌上收拾干净,又给李谨言倒了一杯茶:“说是去军营了。”

    “哦。”李谨言点点头,他知道楼少帅这次出去收获颇丰,从别人手里划拉了不少兵过来,这些兵要怎么安排总要有个章程,首先住的地方就是个大问题。不过这些不是他该操心的,既然把人带回来,总是能妥善安置的。

    “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

    丫头答应着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李谨言回身取出昨天没看完的财务报告,继续看了起来。

    这段时间,家化厂又接了几笔洋行订单,国内的订单也陆续增加,天津的宋老板几次拍电报来,要求家化厂增加发货量。李谨言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家化厂和皂厂合并之后,一个季度的利润可以达到五万块大洋。虽然听起来不多,但以楼七小姐的婆家为例,七八家商行的利润加起来一年也不过七八万。

    被服厂接了北六省军官学校的订单,生意虽大,利润却不会太高,李谨言和几个老师傅对校服进行了一些改动,布料和做工上没一点马虎,武装带用的都是牛皮,鞋子也是胶底的,增加了不少的成本。成本高了,价格却没有提高,自然赚得就少了。整体算下来,做多也只能赚到五千大洋。

    罐头厂的产能不断扩大,除了供应军需也开始在市场中少量销售,只是国人对罐头食品并不怎么热衷,况且现在一斤猪肉的价格也不过三百文左右,就算李谨言将午餐肉的价格定在了两百九十文也乏人问津。

    “哪能事事顺心如意?”李谨言丢开手中的钢笔,就算在后世,国人对罐头的消费量也比不上西方国家,或许他该专注于军需供应和出口,国内市场可以暂时先放一放。不过出口的罐头和供应军需的要区别开,一等供应自己人,二等才出口创汇。

    加上农场的出产,他一年下来赚的钱绝不在少数,但比起他心中的数目还是差距太远。也不知道和德国人借款的事情怎么样了,札贲诺尔的煤矿他看着眼馋啊。

    李谨言正咬着笔杆考虑自己的赚钱大计时,楼少帅接到了楼大帅从京城发回的电报。关于山东的事情,楼大帅已经和宋舟私下里达成了协议,司马君也采取了默许了态度,主要目的达到,楼大帅没心思再听那些人扯皮,决定28号乘火车返回北六省。

    湖北督帅宋琦宁等人也觉得继续留下没太大意思,甭管和谈是个什么结果,大总统总归落不到自己头上,只要地盘在自己手里,就比什么都实在。等到二十八日上午,议政厅里只剩下北方大总统司马君和南方临时大总统宋舟,以及南北政府负责谈判的要员,各省督帅的位置上差不多都已经空了。

    不过就算各省督帅先行离开,和谈还得继续下去,成立联合政府势在必行,否则没法对国人交代。

    就在国人的目光聚集在南北和谈时,一场密谋的刺杀行动却悄悄展开。

    7月28日下午,楼大帅乘坐的专列行至葫芦岛到锦州路段时,突然发生了爆炸,铁轨被炸毁了一段,楼大帅和随员所在的两节车厢瞬间被包围在了熊熊火焰与滚滚黑烟之中。

    冲天而起的大火与浓烟连锦州城内都能看见,这么猛烈的爆炸,车厢里的人肯定无一生还。事后去查看爆炸现场的警察也证实了这一点,不说生还,连能够辨别身份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全都烧成了焦炭。消息传回关北城,楼夫人脸色瞬间惨白,李谨言也心头猛跳,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楼少帅脸色冰冷,腰背挺直的站着,像一把渴血的利刃,下一刻便会伤人伤己。

    “少帅。”李谨言拉了拉楼少帅的胳膊,“你……”

    楼少帅缓缓转过头,漆黑的眼眸,仿佛千年的寒潭一般深不见底,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李谨言接下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你陪着娘。”楼少帅戴上军帽,大手用力按了按李谨言肩膀,“有我在。”

    李谨言点了点头,除此之外,他的确帮不上什么忙。那场爆炸已经惊动了全国,连南北和谈都险些被迫中止。若不是宋舟和司马君同时通电全国,言明必权力追查凶手,给国人一个交代,也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乱子。

    除了悲伤之外,李谨言还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楼大帅可说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亲近的人之一,竟然就这样,不在了?

    李谨言目送楼少帅走出房门,自己坐到了楼夫人的身边,“娘。”

    楼夫人开口了,声音平缓,语调温和,“大帅经常这样,当年打长毛的时候,几次都在战场上失了消息,旁人都说他凶多吉少,我却不信,结果证明我对了,他最后都好好的回来了。”楼夫人白得透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楼盛丰,他那个人命大着呢,这次肯定也一样……”

    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楼夫人慢慢的靠在了李谨言的肩膀上,喃喃道:“楼盛丰,你要是敢撇下我就这么走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李谨言的肩头渐渐湿了,他伸手轻轻扶住了楼夫人的肩膀,缓缓叹了口气。

    能哭出来,是件好事。

    书房里,楼少帅负手而立,从得到楼大帅出事的消息时起,他就一直没有坐下过。钱伯喜和杜豫章等人眉头深锁的坐在一旁,萧有德从派驻在锦州的情报人员那里得到消息,这恐怕是一场有预谋的刺杀,目标就是楼大帅!行动周密严谨,他们事先竟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有人泄密。”萧有德开口道:“能探明大帅的行程,具体乘坐哪节车厢,并神不知鬼不觉的埋下炸药,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日本人?俄国人?还是……自己人?

    楼大帅树大招风,可怀疑的对象太多,但能够在锦州做出这么大手笔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日本人!

    无论是谁……楼少帅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都必须血债血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706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70第六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7069并对谨言70第六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7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