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九十七章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2月9日,冬月初一

    大帅府举办西式舞会的消息传遍了关北城,城里的不少报社都派记者守在大帅门口,就为抓到第一手消息。最早行动的是文老板手下的记者,其他报社得到消息后也纷纷效仿,记者们举着笨重的相机,冒着寒风守在“最佳”位置,每当有一辆车开过来,所有人立刻严阵以待,按照李谨言的话来说,已最初具备了后世娱记和狗仔们的职业风范。

    在从萧有德那里得知某些人企图在舞会期间上演一场好戏之后,李谨言就打定了主意,既然有人不愿意消停,他也就甭和这些人客气了。让他们见识一下信息爆-炸时代的某些手段,知道什么叫黑人到底,才会明白怕字怎么写。

    这些记者就是特地为他们安排的。希望某些人不要临场退缩,让他的一番“苦心”白费了。

    李谨言破天荒的穿了一身浅色的西装,习惯了长衫,很长时间没穿过衬衫长裤,李三少站在镜子前打领带时还颇有些不习惯。看着镜子里的人,李谨言的动作突然顿住了,闭上眼睛用力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全都抛开,告诉自己,以前的种种都该埋藏在记忆的最深处,当下的一切才是真实。

    “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谨言睁开眼,镜子里映出了楼少帅的身影。

    笔挺的褐色军装,长腿包裹在军裤和黑色的马靴中,巴掌宽的武装带勒出劲瘦的腰身,肩膀上的金色将星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浓墨一般的眉毛,深黑的眼。

    李谨言注视着镜子里的男人,直到楼少帅抬起他的下巴,用眼神告诉他,继续看下去,后果必须自负。

    “少帅,刚刚我在走神,”李谨言扯了一下嘴角,后果自负什么的,果然很有威胁性。

    楼少帅没有说话,也没放开他,就在李谨言几乎要撑不住脸上的笑容时,低头吻上他的嘴唇,浅尝辄止。

    “我的。”蜻蜓点水般的吻一一落在李谨言的嘴唇,鼻尖和额头,“记住。”

    李谨言的意识有些模糊,听到楼少帅的话,下意识的反问道:“记住……什么?”

    “……”

    下一刻,楼少帅扯开他的衬衫领口,一口咬在了他的颈侧。

    李谨言顿时清醒了,连忙去推他,“少帅!”脖子上印着个牙印,他还怎么见人?

    丫头走进来时,恰好见到这一幕,连忙退了出去,随后进来的乔乐山却靠在门框上,吹了一声口哨。

    “抱歉,我来的不是时候。”乔乐山环抱双臂,嘴里说着抱歉,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歉意,“或许该让外边的人再等三十分钟,或者是一个小时?”

    “乔乐山。”楼少帅抬起头,拉好了李谨言的领口,“你可以继续说下去。”

    没有起伏的语调,再明显不过的威胁和杀气,乔乐山果断闭嘴。他还有大好的人生,不想因为目睹了一场……恩,舞会前的激-情,就被杀人灭口。

    “我还以为这段时间都见不到你了。”李谨言重新开始打领带。

    乔乐山耸了耸肩膀,“我不可能整天关在实验室里,我也需要休息和娱乐。”

    “我不会阻止你休息和娱乐,”李谨言一呲牙:“但我希望付给你的薪水不会白费。”

    “当然不会。”乔乐山眨眨眼,“我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员工,就像楼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一样。”

    李谨言一直没等到楼少帅的翻译,转头问道:“少帅,他在说什么?”

    “他在夸自己。”

    “只是这样?”李谨言十分怀疑,夸自己的时候,眼神需要如此这般的……猥琐?

    果然天才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吗?

    下午四点,参加舞会的客人陆续抵达。一辆又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大帅府的门前,展长青和展夫人走下车时,恰好遇到了代表沈家出席舞会的沈和端。

    “展局长,展夫人。”

    沈和端在北六省军官军校教导处任职,也同展长青打过交道。展长青对沈和端的印象还算不错,但同人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展长青能轻易看出,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性格中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或许沈泽平早已看出了他性格中的问题,才想尽办法将他调离军政府,改到军校教导处任职。传言是军校校长看好沈和端,主动去向楼大帅要人,实际上是怎么回事,该知道的人全都一清二楚。

    所谓的信仰,主义,在展长青看来都是虚的,只有为国为民脚踏实地的办事才是实际。

    当然,这并不是说沈和端这个人有太大的问题,年轻人热血一点,理想化一点不是错误。像楼盛丰的儿子那样才是不正常。

    二十岁的年纪,却有着三十岁的沉稳,四十岁的算计,五十岁的老辣。还有他媳妇,当真是两口子,披着一身羊皮,坑人的时候却能呲出一口狼牙。

    “长青?”展夫人推了展长青一下,“你想什么呢?沈主任和你说话呢。”

    “没什么。”展长青笑着拍了拍展夫人的手,“沈主任,咱们进去吧。”

    “不敢,在下只是副职,展局长先请。“

    展长青三人走进大帅府后,又一辆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李三老爷和三夫人从车里走了下来,却没看到李锦书的身影。

    原来今天下午,吕茵再一次不请自来,虽然不是一身盛装,却也是精心打扮过的。门房让她进了李府,领路的丫头却没让她见到李锦书,而是直接把她带到了三夫人的面前。

    “吕小姐,”三夫人端坐在圆凳上,一身锦绣旗袍,脑后的发髻上斜插一支凤口衔珠金簪,用一种看戏子般的眼神上下打量她一番,直看得她脸色涨红,才缓缓开口说道:“锦书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吕小姐,请你回去吧。”

    吕茵咬着嘴唇,尽一切努力掩饰她的怒意,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有些扭曲,“李夫人,锦书不适,我更应该去看看她。”

    “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三夫人的神色愈发鄙夷了,“我见过不少攀龙附凤借着梯子爬高枝的。像你这样没脸没皮的,我还是头回见。”

    “李夫人,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我真的……”

    “误会?”三夫人打断了吕茵的辩解:“你就是端着这么一副样子骗了锦书的?”

    “我没骗她!你不能这么污蔑我们的同学情谊!”

    “算了吧。”三夫人收起了脸上的笑,“吕小姐,我实话告诉你,不该想的事情最好别想。够不着的高枝最好别爬,当心摔得自己粉身碎骨。今后你别来找锦书了,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我女儿身边,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你!”吕茵被三夫人一通话数落得羞臊不已,“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不能?”三夫人靠在椅背上,看着指甲上鲜红的蔻丹,“我侄子得楼家看重,我大哥是南方大总统的心腹,我丈夫好歹也是北六省有头有脸的人物,锦书是我们李家的嫡女,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攀扯上的,吕小姐,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喜福,送客!”

    “是!”喜福走过来对吕茵说道:“吕小姐,这边请吧,老爷夫人还要出门,您早点走,省得耽搁了老爷夫人的时间。”

    吕茵从没有被这样羞辱过,直到走出李家大门,她的手脚都是冰冷的。

    喜福回到堂屋,三夫人正放下手里的茶杯。

    “送走了?”

    “走了。”

    “恩。”三夫站起身,“告诉孙妈,好好看着二小姐,我和老爷回来前不许她出房门一步。要是那个姓吕的再来,直接让门房撵走。”

    “是。”

    喜福答应着下去了,三夫人整了整衣摆,想起托人查到的吕家情况,以及吕茵母女之前撺掇杨夫人给李谨言添堵的事情,再想到李锦书像是被棉花塞住的脑袋,不由用力攥紧了手指,或许她该和谨言说一声,这个吕茵绝不能留。

    李三老爷和三夫人到的并不算早,大厅里,不少客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穿着西式服装的男仆手举托盘从身旁走过,透明的玻璃杯里盛装着金黄和深红色的洋酒。

    “三叔,三婶。”李谨言和身旁的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朝他们走了过来,笑着问道:“怎么没见锦书?”

    “她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三夫人说着,视线在大厅里一扫,指向一个靠墙站着的年轻人说道:“老爷,那是不是沈家少爷?”

    “可不是他?”

    三夫人对李三老爷说道:“你去和沈家少爷说话,我有话和侄子说。”

    说完就拉着李谨言走向大厅角落。走到一个稍微僻静点的地方,三夫人才开口把吕茵的事情告诉了李谨言,“谨言,这姑娘恐怕不会消停,早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锦书我给关在了家里,至少得在出嫁前给她扳过来,不能让她这么出门。”

    “我知道了,三婶。”李谨言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这事交给我,你别担心了。至于那个吕茵……”

    话说到这里,突然大厅里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大帅府的二管家就来找李谨言,说是外边出事了。

    “什么事?”

    “几个学生带着十几个流民在大帅府前闹事。”二管家擦了擦头上的汗,“已经惊动了客人,也不能就这么把他们给赶走。”

    “谁说要赶他们走了?”李谨言的脸上非但不见一丝紧张,竟然还笑了,“管家,你去告诉少帅一声,他在书房里和人谈事情,我先去看看。”

    “谨言,不会出事吧?”三夫人担心的看着李谨言。

    “没事。”李谨言示意三夫人稍安勿躁,“我去处理一下,不是什么大事。”

    李谨言和二管家走出大厅,刚到大门口,就见七八个学生和十几个穿着破旧棉袄的人站在大帅府门前,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学生正挥舞着手臂大声说着什么,还去推搡门口的守卫,见到李谨言出来,神情更加激动,好像就在等着这一刻。

    “就是你!”那个男学生指着李谨言,“就是你将这些无家可归的人赶出收容所的!”

    李谨言嘴角依旧带笑,看着那个激动的男学生,“你是谁,这和你有关吗?”

    “我是张建成!”那个男学生挥舞着手臂,“我要为这些无家可归的人讨个公道!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特权阶级,在这里肆意享乐,夜夜笙歌,这些人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还要被从唯一的安身处赶走!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人冻死在了城外!”

    “什么良心商人,民族商人,不过是虚伪的小人!”

    “仗着军阀势力欺民!”

    “你必须给这些人一个交代!”

    “打倒黑心商人!”

    从李府被赶出来的吕茵也站在抗--议的学生里,那声打倒黑心商人就是她喊出来的。

    大门前的吵闹声将大帅府里的客人都引了出来,张建成和吕茵见引来的人越来越多,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在他们的嘴里,李谨言成了不折不扣的黑心商人,伪君子,沽名钓誉的无耻之徒。

    不了解内情的人看向李谨言的目光带着疑问,日本驻北六省总领事矢田脸上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表情。

    学生们越说越激动,又开始推搡门口的守卫,吕茵还抓起了地上裹着雪的石块用力砸向李谨言,李谨言刚要侧身躲开,楼少帅就挡在了他的身前,那块石头砸在楼少帅的肩膀上,滚落在地。

    “放肆!”低沉的声音带着滔天的怒气和杀意,他看向吕茵,目光沉冷,“你该死!”

    吵闹声顿时停了下来,吕茵兀自强撑着说道:“他是个沽名钓誉的小人,你难道看不到吗?!楼逍,我敬重你是个民族英雄,可你竟然是非不分!”

    楼少帅根本看也不看她,抬起李谨言的下颌,仔细查看着。手指擦过李谨言的脸颊,众目睽睽之下,倒是让李谨言有些脸发烧。

    “少帅,我没事。”李谨言握住了楼少帅的手,“还是先处理眼前这事吧。”

    吕茵依旧在那里大声的叫嚷着,“他是虚伪……”

    “放肆!”楼少帅倏地转过身,漆黑的眸子,如暗夜一般,“谁给你的权力,污蔑我的妻子?”

    吕茵硬是抬起头和楼逍对视,或许她等的就是这一刻,但是,她所幻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楼少帅没有因为她的美貌和勇气对她产生任何好感,相反,他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怎么是污蔑?!”张建成突然指着李谨言大声说道:“就是他,装模作样的办了什么收容所,结果呢?这些人就是被他利用赚取名声,利用完了就被赶走,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少帅,让我和他说两句话。”

    李谨言拉了一下楼少帅的衣袖,要是再让这愣头青说下去,楼少帅就要-拔-枪--杀人了。

    “你说这些人是我赶走的?”

    “当然!”

    “有证据吗?”

    “他们站在这里就是证据!”张建成和另外几学生说道:“我们就是要在今天,要当着众人的面,揭穿你这个无耻的小人!”

    李谨言转过头,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萧有德,他朝李谨言点了一下头,示意事情办妥了,李谨言笑了。

    “那么,我们不妨问问这些证人,你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谨言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破棉袄的男人就扑通一下跪在雪地上,大声说道:“不是!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紧接着又有几个人跪下了,还从怀里掏出了大洋,大声说道:“是这些学生,告诉我们只要按照他们说的做,这些大洋就都是我们的!”

    “我们不知道他们黑了心肠要污蔑李三少爷!”

    “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来啊!拿这个钱丧良心啊!”

    “这些黑心肝狼心狗肺的,李三少爷给我们活干,给我们吃饭,还给我们发棉衣,压根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人!”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黑漆漆的掌心里摊着白花花的大洋,情况一下子急转直下,刚刚还被唾弃的黑心商人成了善心人,身为正义之士的学生则成了造-谣生事居心叵测之徒。

    一直守在大帅府前的报社记者纷纷对准这些闹事的学生拍照,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脸上的茫然无措和狼狈就已经被拍了下来,即将刊登在明日的报纸上。

    即便他们大声反驳,但证据确凿,没人会相信他们。

    或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直站在正义一方的自己,怎么会突然成了被人唾弃的人?

    李谨言没有当场追究这些学生,一旦他动手,有理也会变成没理。青年进步学生和有军阀做靠山的商人,有的时候,身份当真是让人无奈的东西。

    但他不动手,不代表别人不会动。

    萧有德站在不起眼的角落,对身旁的一个汉子说道:“吩咐下去,他们一离开大帅府就动手。全都抓了,一个不留。”

    “是!”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89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98第九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897并对谨言98第九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