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一百二十二章

    楼大总统抵达北六省的隔日,出现在了北方兵工厂。

    车间里的机器轰鸣,步枪,机枪,子弹,火炮,不断的从流水线上制造出来,经过检验人员检测合格之后装箱运进仓库。

    由于大规模采用了德国的机械设备,枪厂和炮厂逐步淘汰了手工作坊似的生产和管理模式。走进车间,第一感觉就是整洁有序。每个老师傅主管生产的一到两个环节,一旦制造出来的步枪或者机枪出现故障,很快能检查出问题出在哪里,并在第一时间返工。造成这一问题的生产组全部组员需负连带责任,扣除当月一部分奖金。被返工的次数越多,扣的钱也就越多。自己犯错却牵连其他人要受罚,不只是旁人恼火,连本身那一关都过不去。

    当然,有惩罚就有奖励,兵工厂规定,连续五天没有返工的小组将额外得到奖励。这一措施给了犯错的人弥补的机会,只要接下来努力,就能将扣掉的奖金再争取回来!

    一奖一惩,再加上丰厚的工钱和奖金,不只是生产线上的工人,连几个老师傅都憋足劲头互相竞争,枪厂的生产效率稳步提高,从日产步枪一百七十支提高到一百九十支。重机枪提高到每月八至十挺,轻机枪也达到每月三十五挺。只是火炮的生产效率一直没有得到提高,维持在原有水平。碍于各种原因,主要是钢材方面,杜维严和炮厂的负责人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太好的解决办法。不过炼钢厂已经成功炼制出高猛合金钢,品质和进口钢材相当,假以时日,必定能帮炮厂解决不小的问题。

    机械厂不久前开始制造工厂生产需要的部分机器,并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出售给北六省的商家,李谨言特地在时政要闻上帮杜维严做了大幅的广告,还联系了北六省内几家报纸同时对此做了报道。一番运作下来,不少工厂都选择从北方兵工厂下属机械厂购买机器。虽然质量暂时无法和舶来品相当,但考虑到价格便宜和三年内保修的承诺,他们还是更愿意和自己人做生意。

    “三年保修?”

    “是的,是从工业区那些厂子里学来的。”杜维严对楼大总统解释道。

    “不是我儿媳妇?”

    “大总统,这事和我没关系。”李谨言连忙摆手,“这是工业区里一家家具厂老板最先提出的,他对顾客承诺,一年之内,凡是家具厂出售的家具,若有损坏可以免费补修,但损坏太大或是故意损毁的不在范围之内。名声传出去,慕名而来的客人越来越多。杜厂长认为这种方法好,干脆借鉴用到厂子里,考虑到机器和家具的不同,将保修时间提高到三年,三年之内,只要不是人为故意损坏就全免修理费,三年后酌情收费。”

    机械厂这条规章一出,李谨言还以为兵工厂里出了某位穿越同仁,询问几次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搞清这其中的细节之后,他不得不感叹,华夏商人的生意经当真是不一般。

    十八世纪中期,公认的世界首富可是广东十三行的行首潘振承,一个华夏商人!比起他当时拥有的财富,后世某些所谓的富豪压根就不够看。当时华夏的对外贸易几乎都被十三行所垄断,广东商人也称雄海内外商界。只是后来两次鸦片战争彻底打破了这种格局,多处沿海口岸开埠,十三行逐渐没落,加上几次大火,最终导致盛极一时的十三行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将兵工厂所有改建后的车间都走过一遍之后,楼大总统一行人来到了位于兵工厂西侧的武器试验场。这处试验场被重兵把守,即便是兵工厂里的工人,未经许可也不能随便进入。

    兵工厂里的工人大都知道这处试验场不能轻易靠近,很少到附近来,会想方设法刺探这里情况的,只有各方的探子,尤其是日本对这座兵工厂更是异常关注。仅在这个月,兵哥们就接连抓住了三个探子,两个在逃跑途中被杀死,一个半死不活的直接扔进了情报局的审讯室,是否问出了什么还不清楚,不过乔乐山这几天倒是时常往那里跑,偶尔还会带上丁肇。李谨言这才知道,原来比起开发药物,丁肇最大的兴趣竟然是研究各种毒药,对毒气方面也有涉猎。

    好在他的性格还算“正常”,没有严重的报社心理,否则……李三少打了哆嗦,果然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化学和医药方面的高级知识分子才是大杀器!

    丁肇的“爱好”给李谨言提了个醒,让他想起后世日本矬子在华夏大面积使用的毒气弹,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芥子气!直到他穿来之前,华夏仍留有不少日军在二战时期遗留的毒气弹没有被发现。当年华夏军人拼死流血保家卫国,在飞机大炮的轰炸下用血肉之躯铸起钢铁长城,日军一旦遇到激烈的反抗,久攻不下便会使用毒气弹,多少军人没有死在真刀真枪的对决中,而是死在了这种卑鄙的手段之下?!东北的七三一部队,丧心病狂的抓捕无辜的华夏老百姓做实验!

    这么一个卑劣无耻的民族,竟然还有人在为他们张目?为他们说好话,同情他们?

    每当想起报纸上那些同情日本的言论,李谨言就恨不能亲自去把这些所谓的“文人”和“和平人士”都胖揍一顿,敢情被日本人祸害的不是他们,被日本人杀死的不是他们的家人,就能摆出一副自以为公平正义的嘴脸胡说八道了?敢情旅顺大屠杀和在凤城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不到?!

    李谨言偶尔会有一种冲动,干脆把这些人都抓起来,把日本人用在华夏老百姓身上的手段通通在他们身上用一遍,看看他们还怎么站着说话不腰疼!当然,在理智尚存的时候,他也只是想想,他更希望这些人永远别给他付诸实践的机会。

    李谨言把丁肇这个业余爱好记在了心里,毒气咱们能不用就不用,但催泪瓦斯,催眠瓦斯什么的可以研究研究吧?况且一战中的同盟国和协约国都曾使用毒气,就算华夏的军队不在战场上使用,但是对毒气战有个了解,知道一旦遇到敌方使用毒气该怎么应对总是需要的吧?

    当年美帝在日本投下了两颗原子弹,凭现在的技术,就算李谨言把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绑架来也研究不出这东西,但咱有飞机,挂上两颗催泪弹仍下去,让这些矬子哭上几天总行吧?

    杀不死他们也吓死他们!

    李谨言想得起劲,回过神来才发现,楼大帅和兵工厂里几个主要负责人都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楼少帅按住他的肩膀,俯身在他耳边问道:“在想什么?”

    走神中的李谨言并不知道,他刚刚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都是狡猾狡猾地。但凡是看到他这个表情的人,脑子里立刻会浮现出两个字:狐狸。

    还是个刚偷到一只老母鸡的狐狸。

    “那个,”李谨言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走神了。”

    走神了?走神会笑成这样?

    没人相信。

    楼少帅松开了他的肩膀,拇指和食指在他的耳垂上搓了一下,没等李谨言脸红,楼大总统就那边咳嗽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的,注意点啊!

    这时,远处的兵哥挥起了手中的信号旗,示意武器试验即将开始,包括李谨言在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一段距离,等待信号枪响。

    说是试验,实际上更像是一场小规模的演习。

    试验场的一侧挖出了长近一公里,纵深七八百米的战壕,战壕前架起铁丝网,掩体,战壕正面和两侧都架起了机枪,战壕中安排了两个营的士兵防守,士兵都是全副武装,头上还戴着钢盔,在战壕里严阵以待。

    楼大总统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战壕里的火力布防,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近二十挺机枪,这要多少人命才能填平这道战壕?

    负责记录战况的书记官朝不远处的信号兵挥手示意,信号兵举起手臂,一枚红色的信号弹划过天空。

    马达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尘土飞扬中,十几辆钢铁怪物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打头的是五辆改装后的丑八怪二型坦克,比起丑八怪一型“缩水”不少,速度有明显提升,行动起来也更加灵活,只是火力配备依旧是机枪,没有炮塔。即便兵工厂里的老师傅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法将火炮“安装”在坦克之上。直接架山炮?丑八怪立刻趴窝。

    不过就算没炮,光是四五挺重机枪也足够骇人。

    在坦克之后,是六辆用钢板武装的卡车,依旧是怪模怪样,但从射击孔中探出的枪口,也将这些“装甲车”武装得像个刺猬。

    同样是两个营的步兵跟在坦克和装甲车之后,不顾马达的烟尘和飞扬的尘土,俯低身体,配合坦克和装甲车的速度,攻向“敌方”阵地。

    距离接近八百米时,重机枪率先开火,双方使用的都是兵工厂自己生产的仿马克沁水冷式式重机枪,快慢射速均和德国出产没有差别。因帆布弹带容易受潮,全部采用金属弹链,虽然成本上升,却可以回收重复使用。最终弹药厂还是决定大规模生产金属弹链。

    防守一方率先开火,跟随在坦克四周的进攻方步兵不时被观察员和记录员判定“死亡”或“受伤”无法继续战斗,必须退出“战场”。虽然不甘心,但这些兵哥也只能老实的呆在原地,举起单臂示意自己“死了”。

    进攻方开始还击。

    坦克和卡车上架设的机枪泼洒下一片弹雨,机枪扫射的哒哒声和马达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防守一方几乎被对方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遑论反击。

    距离接近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几个跟在坦克后的步兵停下脚步,从背后抽出了随身携带的掷弹筒,找准目标,试图摧毁防守一方的机枪火力。

    很可惜,或许是接触这些武器的时间不长,也或许是受到身临其境产生的紧张情绪影响,八具掷弹筒,第一轮发射,没有一发炮弹击中目标,反倒是己方的两辆坦克,由于马达出了问题,在距离防守一方阵地不到两百米的地方趴窝。

    坦克里的机枪声依旧在响,其余的坦克和卡车继续向防守阵地挺近。

    炮声响起,两门兵工厂自行研发生产的60mm迫击炮开火,一辆装甲车立刻被判定丧失继续战斗的能力。但战场上仍有三辆坦克和五辆装甲车在继续轰鸣。

    “集束手榴弹!”

    两个抱着手榴弹的步兵从战壕里一跃而出,冲向了正用机枪肆虐阵地的坦克和装甲车……

    这样的战斗方式,楼大总统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知道兵工厂有坦克这种武器,也知道这这种武器的威力巨大,但是在丑八怪第一次亮相时他并不在现场,无法亲自感受坦克出现在眼前那一刻的震撼,但是,今天,他亲眼目睹这场坦克和装甲车参与的战斗时,内心的震撼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样的防守方式,这样的进攻方式……或许他真的老了……但他的体内却有另一股热血在沸腾,这样的军队只要能武装出十个,不,哪怕五个师,也将战无不胜!

    这样的军队,是他楼盛丰儿子的!

    轰!

    集束手榴弹炸响,虽然防守方的士兵奋不顾身,用以命换命的方式去炸坦克和装甲车,但当仅存的一辆坦克和三辆装甲车陆续压过铁丝网,在五十米的距离向堑壕内扫射时,战斗的结局已经注定。

    观察员和书记官同时判定进攻一方获胜,信号兵再度举起信号枪,两声枪响,演习结束。

    或站或坐,要么就是躺在地上的兵哥立刻整队集合,输掉了战斗的两个营长摘下钢盔,狠狠的瞪了进攻方的两个同僚一眼,TNND老子把人都拼光了,还是输给了这帮瘪犊子!

    李谨言拉了拉楼少帅的衣袖,楼少帅侧过头,“怎么?”

    “少帅,请大总统讲两句话吧。”

    “为何?”

    “鼓舞士气,再接再厉啊!”

    “……”

    “领导讲话,必须的。”

    “我知道了。”

    楼少帅随即转身对楼大总统说,请他对士兵训话。

    “啥玩意?”楼大总统一时没反应过来。

    “请大总统训话。”楼少帅目光坚定,神情严肃。

    楼大总统摸摸光头,训话?成,训话就训话!

    于是,楼大总统几步走到列队集合的士兵面前,手臂一挥,很有当年领兵大胜长毛时的架势,大声说道:“小的们,干的好!”

    楼少帅:“……”

    李谨言:“……”

    兵哥们:“……”

    其实,比起西北的马大胡子他们,楼大总统才是正儿八经的土匪科班出身吧……

    当天回到大帅府,楼大总统抱起楼二少就是一顿亲,他现在彻底想开了,噎他老子不要紧,有本事就成!

    楼二少皱着眉头挥舞双手,明显对楼大总统的热情万分不感冒。

    “咿呀!”

    “乖儿子,亲一个!”

    “咿呀!”

    “来,让老爹再亲一个!”

    “咿呀!”

    愤怒的楼二少,无可奈何之下使出杀手锏,放声大哭。

    二少的哭声引来楼夫人的怒目而视,楼大总统无奈,干笑两声,只得将楼二少小心送回楼夫人怀里,胖娃娃终于不哭了,却开始一个劲的打嗝,把楼夫人心疼得不得了。

    李谨言也忍不住上前,朝着楼二少做各种鬼脸,想要逗他笑,楼二少还真被逗笑了,朝李谨言伸出一双小手:“咿呀。”

    楼夫人干脆把楼二少放到李谨言怀里,“你抱一会,我这边还有点事。”

    话落,把楼大总统请走,八成是要对楼大总统刚刚惹哭楼二少的行为进行不公开的严厉批评。

    李谨言抱着楼二少坐在沙发上,他已经不像当初一样抱起这胖娃娃就浑身僵硬。一边逗着楼二少,一边和楼少帅说起了话。

    原本今天的小规模“演习”是打算加入飞机的,奈何飞机厂制造的飞机很不给力,飞行时间不超过十分钟,飞行的高度最多也只有两百米,距离欧洲制造的飞机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总要有个过程。飞机厂里虽然有三位国外回来的留学生,其中两位还曾多次在国外目睹飞行表演,对飞机制造和飞行知识都有一定程度了解,但飞机的制造技术还是需要不断的改进和打磨。

    毕竟他们制造的飞机全部靠自己研究,不像发动机厂一样有德国人提供的图纸作为参考。

    让李谨言惊讶的是,最先提出将飞机加入到战斗演习中的是楼少帅。他对飞机能在战斗中发挥巨大作用的认知来源于后世,而楼少帅所凭借的却是他本身的军事素养和头脑。

    不得不承认,天才,有的时候是让人连嫉妒的情绪都无法产生的。李谨言叹了口气,脸上却突然一阵温暖,侧过头,楼二少正对着他笑得像朵花一样。

    “咿呀。”

    刚刚发生了什么?这胖娃娃亲了他?

    李谨言顿时乐了,低头一口亲在楼二少的脸上,“喜欢哥哥?哥哥也喜欢你!”

    楼少帅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突然站起身,一把将楼二少从李谨言的怀里抱了过来。

    “少帅?”李谨言诧异的抬起头,楼少帅却抱着楼二少,迈开长腿径直朝楼大总统和楼夫人的房间走去。

    李谨言:“……”

    这是,怎么回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2312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23第一百二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23122并对谨言123第一百二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23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