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一百二十四章

    子弟小学送信的人比李三老爷先一步抵达大帅府。

    “书已到子弟小学。”

    白色的信纸上只有寥寥七个字,落款是一个杨字。李谨言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听管家来报,李三老爷来访。

    “三叔?”

    见到李谨言,李庆云也顾不得其他,将事情一股脑的全说了。李锦书留书出走,若不想消息传出去坏了她的名声,就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人。但关北城最近来了大量的外省人,鱼龙混杂,比起名声,李庆云更担心她的安全。要想尽快把她找回来,只能请李谨言帮忙。

    “谨言,你一定要帮帮忙。锦书不懂事,好歹是你堂妹,她一个姑娘家孤身在外,若是遇上歹人或是人贩子可怎么办?”

    知道整件事的经过后,李谨言神情一变,想起之前收到的信,书,杨,子弟小学……立刻找来二管家,让他马上带人去子弟小学。若是李锦书不在那里,就去鼎顺茶楼找刘老板,说自己有事找他。

    “找嘴巴严实的和你一起去。”

    管家答应着下去了。

    “三叔,只要锦书没出关北城,我一定能把她找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李庆云脸上的神情稍缓,“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对我和她娘说的,怎么就这么鲁莽!”

    李庆云一边说一边唉声叹气,李谨言没接话,也没安慰他,脸上始终一个表情的坐在那里沉思,让李庆云的心里开始打鼓。

    “谨言?”

    “三叔,等锦书回来,我想和她谈谈。”李谨言靠在椅背上,神色间有些疲惫。他昨天没睡好,今天又忙着和德国洋行经理谈进口实验器材的事,刚能喘口气,李庆云就上门了。

    “还有沈家这门亲事,我想还是算了吧。”李谨言捏了捏鼻根,“趁着大总统和夫人在,这事我去说。”

    “这怎么成?”李庆云吓了一跳,不是说能把人找回来吗?这事还没传出去,沈家又不知道!

    “三叔,结亲是为了结两家之好,不是为了结仇的。”见李庆云的脸色骤变,李谨言放缓了语气,“锦书年纪还小,当初定下这门亲有些匆忙,也没当面问过她愿不愿意,趁事情没闹出来之前把婚约解了,也不至于闹得两家人面上不好看。大总统正和美国人谈派遣留学生的事情,很快就能下来章程,不如送锦书去美国留学,过一两年再回来。”

    留学?

    李庆云不明白,他来是想请李谨言帮忙把女儿找回来,怎么突然扯到留学的事上去了?再说一个女孩子,跑去国外,这成何体统!

    “这,这不行!”李庆云倏地站起身,“不行,绝对不行!”

    “三叔,和沈家解除婚约,还能保全锦书的名声,这是唯一的办法。”李谨言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我会派人跟着锦书的,在美国期间也会保证她的安全。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去留学,可以借口生病去国外休养。”

    李庆云看着李谨言,就像不认识他一样,“一定要这样吗?锦书只是一时糊涂。”

    “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李谨言摇摇头,“沈和端或许不会在意这件事,但是沈老……三叔,沈和端是沈老养大的,若他不满意锦书,锦书进了沈家也不会幸福。”

    沈泽平忠于楼家,却不代表他会在涉及到子孙后代的事情上妥协。在李谨言的眼中,李锦书还是个小姑娘,但不代表外人也会因为她的年龄包容她。在老一辈看来,李锦书不会是个好孙媳。

    “谨言,你让我再考虑考虑。”李庆云坐回到沙发上,表情有些颓丧。

    墙上的自鸣钟敲响了十二下,管家终于将李锦书带回了大帅府,同行的还有杨聘婷。李二小姐硬是拉着她,死活不松手。管家没办法,只得将两个人一起带回来。比起梗着脖子的李锦书,杨聘婷则是有些尴尬,但该有的礼貌却一点也没落下。

    “李先生,你好。”

    “你好。”李谨言颔首,“信是杨先生送的?”

    “是我。”杨聘婷深吸一口气,脸颊有些发红。即便告诉自己不要再奢望,可面对李谨言,她的心还是跳得飞快,“我给李家也送了信。”

    “锦书这次能够平安无事,多亏杨先生。”李谨言顿了顿,“不过李某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杨先生能答应。”

    “我知道。”杨聘婷抬起头,看向李谨言和一旁的李庆云,“这件事我会保密的,也会叮嘱其他人不要说出去。”

    “多谢杨先生。”

    杨聘婷突然笑了,“李三少当真想要道谢,不如多建几间学校如何?还有学校的伙食,半大的孩子很能吃,中午一个馒头,下午上课都能听到他们肚子叫。”

    “好。”李谨言答应得很痛快,“杨先生的要求,李某一定办到。”

    送走了杨聘婷,李锦书依旧坐在沙发上闹别扭,李庆云拿她没办法,只得按照李谨言说的,先回李府报信,顺便把三夫人送来。这样别人问起,也能说李锦书是三夫人带来楼家的。

    “锦书,我想和你谈谈。”

    李锦书扭过了头,不说话。

    “不想和堂哥说话?”

    “反正一定是要我听话回家吧?”李锦书哼了一声,“祖母动不动就要我学女书,不学就关祠堂,不许我吃饭!”

    “女书?”

    “是啊!”见李谨言也十分诧异,李锦书忙道:“堂哥,这都是民国了,为什么还要学那些封建的东西?一定要事事都按照父母的吩咐去做?我又不是李锦画!”

    “这关锦画什么事?”

    “怎么不关她的事了?我不听话,祖母就拿锦画做对比,说我比不上她!还有,爹娘给我说亲,先是一个什么副官,紧接着又换成军校里的沈先生,我都没见过,我不想嫁!”

    这才是李锦书真实的想法?

    “锦书,你若是真不想嫁,堂哥想办法帮你解除这门婚约。”

    “真的?”李锦书眼睛一亮,“我就知道堂哥最好了!”

    “当然是真的。还有,你想继续念书吗?”

    “想,当然想!”李锦书用力点头,“我还想像聘婷那样在学校里教书,那些孩子都叫她先生,我也想那样!可惜聘婷说我现在做不来。”

    看着这样的李锦书,李谨言忍不住摇摇头,还真的是个孩子啊。

    “那我帮你解除婚约,再送你去美国留学,好不好?”

    “去美国留学?”李锦书一下子愣住了,“堂哥,你说真的?”

    “对,想去吗?”

    李谨言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拐骗小红帽的狼外婆。

    “想,我想去!”李锦书脸上的笑容变得明亮起来,“我想去留学,我一直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被关在家里等着嫁人!”

    听到李锦书的回答,李谨言缓缓舒了口气。这样也好,让她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许就能真正的长大了。不过在那之前,他必须得把沈家这桩婚事妥善解决,毕竟是楼夫人保媒,聘礼也送过了,一个不好恐怕就会惹出大麻烦。

    “锦书,堂哥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但你也要答应堂哥,乖乖回家,向祖母和三叔三婶认错,不要再这么莽撞的往外跑了,知道吗?”

    “恩!”

    三夫人火急火燎的赶到楼家,走进客厅,就见李谨言和李锦书兄妹俩坐在一起喝茶吃点心,李锦书还被李谨言的笑话逗得乐个不停。三夫人忍不住想揉揉眼睛,她是不是看错了?

    “三婶来了。”

    “娘。”

    见到三夫人,李锦书倏地站起身,显得有些无措,求救般的看向李谨言。三夫人没看李锦书,而是向李谨言道谢。李谨言摆手,这事主要还是杨聘婷帮忙,他当真没做什么。但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他忙的了。

    当初怎么就脑子发热帮忙说媒了?以后打死他也不干这样的事了。

    三夫人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

    被拉到门口时,李锦书的神情颇有些可怜,李谨言也没办法,早晚都要回家的。不过他也和三老爷三夫人说了,在老太太面前求个情,别让这小姑娘再去跪祠堂了。十几岁的年纪,最不缺的就是逆反心理,好不容易被他说通了,这一跪再给跪跑了怎么办?

    “言少爷,夫人请您过去。”

    这番闹腾肯定瞒不过楼夫人,能等到李家人都离开再叫他,恐怕楼夫人那里也有了决断。李谨言摸摸鼻子,这事说白了总得楼夫人点头,退婚,解除婚约,虽然实质上都差不多,但后者说出去总好听一些。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回到李家,三夫人立刻带李锦书去见老太太,李三老爷恰好也在。李锦书站在老太太跟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低头等着被训斥。不想老太太只是打量了她一会,说了一句:“回来就好。”便罢了。

    不跪祠堂,不罚抄女书?

    “我老了,小一辈的事情我就不再掺和了。”老太太一身暗色的对襟琵琶袄,脑后的发髻上只有一根银簪,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许多,“庆云,就按照谨言说的办吧。”

    “可是,娘,婚约的事情暂且不论,锦书一个人去国外……”

    “不是会派人跟着她吗?”老太太靠在素色的引枕上,“既然想出去,那就出去吧。出去见见世面,说不准就明白了。等除了孝,我就在后院起个佛堂,每日念念经,也算是为子孙积福了。”

    “老太太……”

    “我累了,下去吧。以后没事别来烦我了。”

    这番话里带着一股疲惫和心灰意冷。李三老爷不敢再说话了,三夫人也不敢出声,李锦书看看爹娘,再看看闭上眼睛不再看她的祖母,突然感到一阵心慌,她明明是为了自由抗争,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什么一样?

    “行了,回房吧。”

    李庆云和三夫人都没再责备李锦书,让她回房好好休息,只是告诉她,她屋子里的两个丫头因为犯错被辞了,暂时让三夫人身边的喜福伺候她一段时间。李锦书有心想问,话到嘴边却最终没有问出口。

    穿过回廊时,李锦书停住了脚步,“锦画?”

    李锦画从回廊的另一头走来,一身旧式的素色衣裙,和李锦书身上的洋装形成了鲜明对比,她们就像两个时代的人,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衣着打扮,也将会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擦肩而过时,李锦画突然开口道:“二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啊?”

    “你常说的民主,自由,平等,你真的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我们追求的就是民主自由,反对封建压迫!人人生来便应该是平等的!”

    李锦画一直都是老太太嘴里的乖孩子,女书能倒背如流,除了看诗词,就是在房间里绣花,她突然开口问这些,李锦书颇感诧异。难道她也想上学了?

    “平等啊,”李锦画意味深长的笑了,“二姐,在你眼中,我和你是平等的吗?你和喜福是平等的吗?”

    李锦书愕然的看着李锦画,她和锦画,喜福?李锦画是姨太太生的,喜福是个丫头,她们怎么能一样?可她刚刚也说了,人生来平等……

    “想不通,对不对?其实我也想不通。”李锦画收起了笑容,“你知道吗?你拼命想逃开的一切,是我做梦都想拥有的。”

    是啊,做梦都想。

    说完这番话,李锦画朝李锦书颔首,迈步离开了。她知道有喜福在,这番话肯定会传进三夫人的耳中,都忍了那么久,为什么今天就沉不住气了呢?深深叹了口气,是因为嫉妒吧?

    她嫉妒她,却不会伤害她。但李锦书从没想过,她的行为是否会伤害到别人……

    隔日,楼大总统请沈泽平过府一叙。沈老离开楼家后,李谨言便派人给李庆云送去一封信。接到信后,李庆云当即去见老太太,却被老太太的大丫头春梅拦在了门外。

    “三老爷,老太太说她年纪大了,有些事她不好再管了,您自己拿主意就成。”

    一句话,打破了李三老爷最后的奢望。

    两天后,以李锦书生病需要到国外休养为由,沈李两家解除了婚约。

    由于李家和李谨言的关系,这件事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但沈家和李家都是三缄其口。到后来,怀着各种心思打探的人也不得不相信,因为李锦书生病,李家不想拖累沈家,不得已才解除了婚事。

    李家厚道,沈家仁义,盖棺定论。

    至于这桩婚事的两个主角,沈和端当真是以为李锦书病重,遗憾之后便也罢了。李锦书却正忙着收拾行李,准备一个月后前往美国留学。李三老爷在经过这件事后消沉了一段时间,人也变得沉默许多。三夫人开始对李锦画的婚事上心,认为李三老爷之前看好的那家人不合适,想要再给她找一家更好的。

    李谨铭的身体愈发差了,老太太开始整天吃斋念佛,对府里的事很少再过问。

    李家一切如常,却也好像根本不一样了。

    楼大总统返回京城之后,便将向美国派遣留学生的一干示意提交了议会。

    这次华夏向美国派遣留学生,费用皆出自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民国成立之初,为缓和因排华法案造成的不良影响,同时也为了更大范围的开辟华夏市场,美国政府便提出退还部分庚子赔款,作为华夏学生赴美留学的费用。

    此举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只可惜当时南北对峙,为了攫取更大的利益,以英国为首的列强一直没有承认到底哪方才是华夏的合法政府,美国的这一计划只得搁浅。如今联合政府成立,这一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

    李谨言想送李锦书出国留学,也并不只是为了她的名声考虑。作为联合政府派遣的第一批留学生,美国政府和华夏政府都必定相当重视。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的待遇会比以往的留学生都好。

    对于李锦书来说,这是目前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李谨言也希望在国外的两年时间里,她能真的学有所成。

    放下笔,李谨言重新审阅拟定好的计划书,不错漏任何一个细节。增建分校,改善学生的伙食,既然答应了杨聘婷,他就一定会做到。不过杨聘婷也提醒了他,关于他所创办的学校,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

    楼少帅走进房门时,就见李谨言正蹙着眉头,看着手上的一叠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

    他一边摘下手套,一边走到桌旁,李谨言却恰好在这时抬头看他,眼睛越来越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2512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25第一百二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25124并对谨言125第一百二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2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