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第一百四十六章

    民国六年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无论是对华夏还是对世界上其他国家来说。

    刚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山东就出事了。

    韩庵山空有督帅的名头,手中却已经没了实权,山东的军队根本不听省政府的调遣,省议会的议员大多是延续了咨议局的老底子,成天除了吵架就是吵架,一份议案提出,光是审议就能审上半个月,等他们吵个子丑寅卯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最典型的例子,联合政府以立法形式正式下达裁撤厘金,整改各省税收的命令,不说几个经济大省,连一些偏远省份都开始按例执行,唯有山东,除了北六省和南六省驻军的市县,其他县乡仍在实行晚清旧例和军政府时期的老规矩。

    税招收,厘金照收,有时还以各种各样的名目征粮。层层盘剥的结果是,山东的农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终于爆发了抗-税运动。集合起来的农民,不只赶跑征粮的税官,还闯进县政府,打死了县知事。

    这些一辈子都老实巴交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像是老黄牛一样的干活,就为了能让家人吃顿饱饭。

    本以为韩督帅没权了,不会再有人逼着他们种大烟了,大总统还下令不许再收厘金,税金也要比去年少了两三成,今年的年景应该比往年要好了吧?没承想头顶的官老爷们还是那个样!

    收钱征粮,比以往还要狠!按照定额交税,全家都得饿死,不交税,至少黄泉路上还能做个饱死鬼。

    官-逼-民-反,活不下去了,大家都没别的路可走了。

    “早知道就和大壮一起去关北了。”一个高大的山东汉子举起袖子用力一擦脸,“听说他在关北的农场里干活,一天三顿,顿顿都能吃上馒头,一家子都过上好日子了。”

    “话是这么说,还不是舍不得这些田和庄稼吗?谁想到……唉!”

    起先是乐陵农民抗税,随后开始向周边县市蔓延,大有燎原之势。

    驻守在山东境内的北六省第十一师,第一时间将山东的情况报告了关北,楼少帅当即下令,收缩部队,全部返回军营驻地,若山东省政府请求第十一师出兵围剿“乱-民”,一概不做回应。若有其他势力趁机冲-击-军营,坚决予以回击。

    同在山东境内的南六省部队也接到了宋舟的电报,两份电报大同小异,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这次山东的民-乱,他们不参与,更不要搅合进去。

    浑水摸鱼固然好,但也要看这滩水混到什么程度。若是水太混,看不清下面是不是有能把人吞没的泥潭,还是不要轻易涉足为好。

    山东农民抗税与白正叛乱不是一回事,一旦被牵扯进去,处理不好很可能就会引火烧身。

    楼大总统得知山东乱了,眉头就没松开过。

    山东省内的那点事他早有耳闻,不只是在减免税收裁撤厘金的事上阳奉阴违,连修筑铁路的款项他们都敢动。掌管监察院的司马君已经派人秘密进入山东,只等着所有证据到手,就能将现在这个沆瀣一气,为了钱什么事情能干的省政府连锅端。

    事实难料,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山东就出事了。

    司马君的表情很不好看,他对楼大总统说过,这件事全交给他来办,不会出问题。可现实却是,民乱一起,再万全计划也要泡汤。

    楼大总统和司马院长都清楚,山东境内的民-乱不能派兵镇-压,越压越乱,只能想办法安抚。

    至于该派谁去……楼大总统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身居青岛的韩庵山看到报纸上的连番报道,当即给京城的楼大总统发了一封电报,这是个机会,他是否能重掌山东,成败就在此一举。就算要给北六省做个傀儡,也总比现在这样空有名头,连一个兵都调不动的强!

    山东乱起来的时候,四川省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四川督帅刘抚仙,突然派兵包围了重庆日租界。

    天津,汉口,苏州和杭州四地的日租界接连被华夏军队接管,重庆却一直都没什么动静。但平静却往往预示着更大的风暴。

    从报纸上看到相关消息后,日租界里的很多人已经萌生了离开华夏,返回日本的念头。

    虽然回国之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舒服,但至少还能保住一条命!

    天津汉口暂且不论,苏州和杭州的日侨几乎死绝。也不见政府采取行动,只有驻华公使山座圆次郎提出了几次严正抗议,之后就没了下文。他们都在担心,有一天这种遭遇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别看这些日侨打杀起华夏人来眼睛都不眨,若是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十个里有九个会像被绞死的通口一样尿裤子。

    四川的刘抚仙一样是个狠人,手段绝不会比宋琦宁和宋舟差上一星半点。整个四川只有一个租界,就是日租界。法国的势力都盘踞在云南,一旦刘抚仙动手,这些日侨只有被瓮中捉鳖的命。谁让当初他们想不开非要到重庆来的?

    至于军队,租界里的那点人,会是一个华夏军阀的对手吗?

    华夏的强硬,帝国政府的不作为,已经让这些在华日侨清醒的认识到,他们在这片土地上耀武扬威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除非帝国重新振作,派遣舰队进攻华夏,再取得一次日清战争那样的胜利,但这无异于天方夜谭。

    沿海口岸都是西方列强的传统势力范围,日本唯一占据的大连如今都岌岌可危。哪怕楼逍还没有对大连采取任何动作,也没人会怀疑,那是他嘴边的一块肉,他随时都能张嘴吞下去。况且大连和重庆相距甚远,帝国军队到了那里又对他们有什么帮助?

    在刘抚仙下令调派军队包围重庆日租界后,租界里日本侨民的反应是松了一口气,好像他们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一样。

    这种奇怪的反应让带队的川军军官不明所以,兵哥们也是面面相觑,看到日本领事出现,全都握紧了手中的步枪,有不少人还拉开了枪栓。

    日本领事的态度谦恭,语气也十分恭敬,和他们印象里的趾高气扬,用鼻孔看人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些小东洋会不会有阴谋?”

    “要是有阴谋,一枪打死他!”

    这些日本人在重庆没做好事,走-私,贩-毒,几乎都干全了。一枪打死,绝对不冤!

    日本领事没有就川军包围日租界的事情多做纠缠,甚至没问他们包围日租界的原因,他只是向带队军官提出几点要求,希望能让租界里的日本侨民携带财产离开。在此期间,华夏军人不得伤害日侨的性命。

    带队军官不敢擅自做主,立刻派人报告了上峰,刘抚仙得到消息,思索片刻,做出了决定,“答应他。”

    不过刘抚仙也提出了条件,停泊在租界外江面的一艘军舰必须卸下武装,船上的舰炮要拆下来,所有的弹药也要全部交出来。这是预防日本人耍诈,等到租界里的侨民都安全撤离后回头给他们几炮,打完就跑,那自己的亏就吃大了,传出去肯定会被人笑话死。

    日本领事答应了刘抚仙的要求,派遣领事馆中的武官去和军舰上的舰长沟通,舰长答应将船上所有炮弹和子弹卸载,但舰炮他绝不同意交出来。

    “宁可炸毁,也不给华夏人!”

    最终,刘抚仙没要日本人的舰炮,而是把他们所有的枪支弹药都留下了,连侨民携带的枪支都被搜走。倒是给军舰舰长和日本领事分别留了一把手枪和五发子弹,说是出于尊重,日本领事和舰长气得翻白眼,却也只能翻白眼。

    日本侨民被允许携带一部分财产和金银细软,朝鲜侨民却只能穿着一身衣服离开,什么都不许带。他们的抗议直接被华夏军队忽视了,转头去求助日本人?这些日本人自身难保,谁会大发善心的去管这些朝鲜人?

    “团座,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团部参谋看着大包小裹往江边军舰上跑的日本侨民,气得咬牙,他们这些东西可都是从四川搜刮的!

    “放心,不用咱们动手,他们自己就会出乱子。”

    “怎么说?”

    “咱们可是把他们的武器都收走了。”至于那两把手枪,一共十发子弹,能顶什么事?

    川军团长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刚才数过没有,空着手的可比背着包袱的多了几十号。”

    兵哥回忆了一下,好像是这么回事。

    空着手的,大包小裹的,都没有武器……兵哥突然嘿嘿乐了。

    山东民-乱和刘抚仙接管重庆日租界的事,李谨言都是从报纸上得知的。时政新闻如今在全国已经开了五家分社,李谨言和文老板商量过,下一步计划就是派遣记者到四川和云南等地开设临时分社。

    “这期《名人》可以做四川督帅的专访。”

    《名人》已经彻底在华夏打响了名气,从楼盛丰,司马君,宋舟,楼逍等实权人物,到展长青,白宝琦等政界要人,再到邹成功等知名学者,每期都要增印,却依旧供不应求。一位从别家报社挖来的主编还建议可以将《名人》改成中英文两版,采访的人物也不应该再局限于华夏人,完全可以将采访对象扩展到欧洲,北美。一些亚洲知名的学者也可以包括在内。

    “亚洲?”

    “不知道三少是否听说过天皇机器论?”

    “没有。”

    “我这里有本书,三少可以读一下。”

    主编将一本没有署名的黑皮书交给了李谨言,“这是日本人自己写的,或许能给三少一些启发。”

    天皇被彻底神化,掌控实权,也不过是从明治维新开始,在那之前,掌控日本的是德川幕府。幕府将军以及其下的大名小名才是日本的实际掌权者,日本皇室不过是个象征罢了。

    幕府的最后一任将军德川庆喜刚去世不久,日本国内也不乏怀念幕府统治的人,各种民主思潮,反对天皇神化的思潮也不断涌现。但是,无论是哪一种,看待华夏的目光都不带任何善意。

    即便是主张君主立宪的西园寺公望,被称为日本最“民主”最优秀的政治家,也时刻想着能从华夏攫取更大的利益,他和代表军方的山县有朋唯一的区别,只是更倾向于钝刀子割肉罢了。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这些持有不同政见的人倒是可以利用。哪怕几方都是华夏的敌人,但让他们自己闹起来,彼此消耗,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内耗,有的时候比外战对国家的损伤更大。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自己的民资,他不介意当一个坏人,哪怕被后世唾骂,他也不在乎。

    合上书页,李谨言缓缓的笑了。只不过,那个主编怎么会想想到给他看这个,真的只是为了让《名人》办得更好?

    手中的书突然被抽走,李谨言的思路被打断,仰起头,发现楼少帅正站在他的身后。

    “天皇机器论?”

    “是啊,少帅读过吗?这里面的东西挺有意思的。”

    “恩。”楼逍点头。

    “若是让日本人自己再乱一次,就像倒幕运动那样,少帅认为如何?”

    “没有合适人选。”

    “这个……”李谨言抿了抿嘴唇,“总会找到的。”

    这件事至少也要等到一战开打后再进行,他还等着日本人不要命的来攻打青岛,和德国人好好掐一场。

    若是能让施佩的远东舰队也和日本舰队打一场,那就热闹了。

    历史上,德国远东舰队是毫无无损的从青岛离开的,在茫茫的大洋中给协约国找了不少麻烦,若是施佩的远东舰队没有离开青岛,那么,历史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日本的第二舰队又会遭受何种重创?日本在青岛被打得头破血流,日本国内会乱成什么样子?

    李谨言很期待。

    三月初,山东的抗税运动尚未平息,安徽省又出了事,安徽定远县聚集起一股武装力量,号称“江淮义侠军”,攻占了定远县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中央政府到省政府均在头疼不已。

    山东农民聚-众是为抗-税,安徽定远则是为反对宋武制定的“土地赎买”政策,闹市的多是地主武装。

    楼大总统不好插手安徽的事,山东的事他却必须管。韩庵山的电报他已经收到,将山东省再交给韩庵山是不可能的,去山东的人他已经选好,韩庵山至多只能从旁协助。

    好不容易把他弄下去,再扶起来?他楼盛丰还没那么傻。

    楼大总统决定派宣传部部长周炳勋南下山东,韩庵山若是识趣,必会大力协助安抚省内民众。

    周炳勋对楼大总统的神来之举十分无语,他是宣传部长,却让他去安抚民-乱?再者说,他走了手头的事情怎么办?

    “不着急,阅兵这件事可以先放放,还是山东的事情要紧。”楼大总统难得会对周部长如此的和颜悦色,却让周炳勋浑身不自在。无奈,他也只能接下了这份差事。

    离开总统办公室,迎面遇上展长青,心情不好的周部长冷着脸,展部长却是笑容满面,他提前就知道楼大总统将派周炳勋去山东,看着周某人的黑脸,展某人只觉得异常舒爽。

    他终于明白前阵子自己忙得脚打后脑勺,白宝琦却笑得春光明媚是为什么了。

    果然,这好不好,还是要对比才能出结果的。

    周炳勋带着随员和护卫乘火车前往山东,宋武已经带着部队包围了被地主武装占领的定远县城。在对方以为他会派人前去谈判时,宋武直接下令军队对城内开炮。

    在这伙人占领定远县城当天,城内的居民就就跑了一大半,不过就算他们不跑,宋武也不会在乎。他要的是将这股“乱-民”全部绞杀。

    只是结果。

    三月底,安徽定远民-乱平息。

    四月中旬,山东省内抗-税农民也被安抚。省政府和几个县政府官员被抓的抓,去职的去职,经过几番审讯,众多贪污受贿,尸位素餐的官员都吃了枪子。

    乱世用重典,这些敢于顶风作案的官员,成了楼大总统杀给其他猴子看的那只鸡。

    随后,山东选任新省长和省政府领导班子,新省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贯彻执行关于裁撤厘金和税收整改的方案,同时下令省内个市县,凡是有贪污受贿,欺压民意者,一经查出绝不姑息。

    一时间,山东省内的风气顿时为之一肃。

    到了四月下旬,山东安徽两省基本平稳下来。

    可就在这时,关北城却出事了,出事的还是李谨言手下的一家工厂,工厂里的工人以工作时间过长,不满意工钱为由,联合另外两家工厂,举行了联合罢-工。

    为首的几人甚至打出了打倒黑心资本家的条幅,李谨言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4714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47第一百四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47146并对谨言147第一百四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47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