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第一百五十六章

    “演电影?”

    枝儿放下托盘,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让她演电影?

    “言儿是这么说的。”二夫人说道:“这事还要看你自己的意思。要是不想就回了。”

    “夫人,是三少爷办的电影公司?”

    “恩,说是还有家剧院,要我来管。”二夫人笑了笑,“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

    “夫人管账可是把好手,当年二老爷都……”说到这里,枝儿突然顿住了,咬着嘴唇,貌似有些懊恼。

    “是啊,当初我在娘家只学了些皮毛,第一次看家里的账本,还闹了不少的笑话。到后来,全都是老爷手把手教的。”二夫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怀念的表情,“到底是父子,言儿做生意的手腕倒是越来越像老爷了。”

    二夫人和枝儿说着说着就将话题绕开了,二夫人没再询问枝儿是不是愿意演电影,枝儿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回到房间,枝儿掀开妆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单手抚上脸颊,演电影……要是她肯做,会帮上三少爷的忙吗?可她之前曾经在那样的地方呆过,要是被人认出来,会不会给三少爷惹上麻烦?

    如果没遇上那件事,是不是她现在就能答应下来了?

    这就是命吗?

    扣上妆盒,枝儿垂下眸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像是一尊静止的雕像。

    九月五日,许二姐从欧洲发来电报,由于比利时被德国占领,不少比利时人成了难民,其中有许多道路桥梁和铁路方面的专家,她和其中的部分人接触过,有些人对到华夏来工作很有兴趣。

    比利时是全世界最早建成全国交通网的国家,甚至早于德国和英国。

    “比利时人吗?”

    李谨言对比利时的了解并不多,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比利时巧克力,他不喜欢甜食,黑巧克力是唯一例外。至于比利时的铁路网,他还真不怎么清楚。不过许二姐在电报中说的十分肯定,证明这些人的确有真材实料。既然如此,将他们请回来也未尝不可。目前华夏各省都在大规模修建铁路,公路以及各项公共工程,北六省的铁路网领先于国内各省,却仍有很大的空白地区留待弥补,若是能引进欧洲的先进技术,由自己人修造,而不是将工程全包给欧洲人和美国人,那绝对是一件好事。

    想明白之后,李谨言当即给许二姐回了电报,只要这些比利时人有真材实料,其他方面都好商量,只有一点,他们一旦决定来华,就意味着答应接受楼氏商业集团的雇佣,必须遵守公司的章程,服从公司的调派。那些打算来华夏浑水摸鱼当大爷的,还是趁早熄了心思。

    电报发出去后,李谨言按原计划去了罐头厂。冯经理正为手里的大批订单挠头,作为一名管理者,他当然希望罐头厂的生意好,接到的订单越多,意味着赚的钱就越多。可李谨言交给他的这些已经超出罐头厂的生产能力,把库存都算上也不可能在预期时间内交货。

    “咱们自己不行,就外包一部分出去。”李谨言来罐头厂就是为了和冯经理说这件事,“甘肃那边的马督帅手底下有两家厂子,咱们关北城外的工业区也有三四家,还有几家正在筹建。把罐头分类外包一部分出去,库存暂时不用动。”

    “这倒是个办法。”

    “选好厂子之后,一定要和对方说清楚,这些罐头都是出口的,不是咱们自己人吃,别那么实诚全都用好肉。筋头巴脑的也可以用上,降低成本增大产量。”

    “这我都记着,言少爷放心吧。”

    冯经理和李谨言相视一笑,活脱脱两个“奸商”。

    李谨言搓搓下巴,比起口感更糟糕的斯帕姆小肥猪,他已经算是相当的厚道了吧?至少一盒罐头里还有不少肉,绝对比当初用劣质火炮和炮弹糊弄华夏人的那群洋人要厚道等多!

    想起那些从大连来到关北海军学校担任教员的老北洋,李谨言就鼻子发酸。他也是偶然一次听到他们在海军学校的学员面前讲古,讲他们在英国达特茅斯海军学院里的学习生活,讲他们在北洋水师里的种种,讲北洋水师从兴盛到覆灭,被一个弹丸小国逼入绝境……

    “……那群记者也胡说八道,说什么水兵毫无士气,不敢用命……都是屁话!当初弟兄们在海上拼命,他亲眼见着了吗……船上的炮弹和舰炮型号不对,咱们弟兄用手一下下的搓,他看到了吗……说水兵不用命,那些海里的弟兄死不瞑目啊!”

    当时楼少帅就站在李谨言的身旁,两人都没有说话,李谨言忍了几忍,还是和围在老北洋身边的学员一样红了眼眶。

    一只大手罩上他的发顶,掌心温热,微微用力,就像在对他保证,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永远不会再重演!

    华夏,不会再遭受如此苦难!

    五十六名老北洋从大连来到关北,带着二十年前老弟兄们的希望,带着葬身海底的英魂们的最后一丝念想。

    振兴海军!

    在他们走进北六省海军学校的当天,楼少帅当着他们和所有师生的面保证:“华夏会有海军!可以同任何强国对抗的海军!”

    镇海号和其余十几艘舰船仍停靠在胶州湾,经国会商讨,联合政府将以此为基础编练海军。楼逍对这些船只到底交由谁来管理没有提出异议。北六省的陆军很强,空军也在发展,海军却是个短腿。水兵和军官就是个大问题。

    “少帅,放心吧,不出三年,咱们就能有不少大船。”

    只要高尔察克还在,白军和布尔什维克打起来,沙俄的那几支舰队,尤其是黑海舰队,总是会有好处给他们捞的。李二老爷信中提起的那股隐藏在海参崴的力量,说不准就能帮上大忙。到时不只是巡洋舰和战列舰,说不准还能办起一家造船厂。英国人太精明了,当初和李谨言商定的高炉已经建好,造船厂依旧没影,到了现在,更是以欧战为借口无限期拖延,李谨言压根拿他们没办法。

    “是吗?”

    “要不少帅,咱们再打个赌?”

    楼少帅的回答是低头看了李谨言一会,拍了拍他的肩膀,捏了一下他的耳垂,转身离开。

    被留在原地的李谨言沉默半晌,无语。

    这是赌还是不赌?

    罐头厂的事情处理完,李谨言又马不停蹄的去了北方兵工厂。

    兵工厂的老师傅们终于成功的给丑八怪装上了炮塔,一门57mm短身管炮。

    装上炮塔的丑八怪,样子更加不敢恭维,火力却着实惊人,一门57mm火炮,四挺机枪,通过加固底盘及改进发动机解决了动不动就趴窝的问题,速度也有大幅提升,一旦被送上战场,预期能取得的战果绝对惊人。

    比起历史上的马克一型坦克,在火力等同的情况下,丑八怪的速度和机动能力绝对要高出一截。

    至少在马克趴窝的时候,丑八怪能继续跑得欢实,这就是绝对优势!

    李谨言抵达兵工厂时,丑八怪三型坦克正在实验场进行试射,看着被炮弹穿透的钢板和被履带压毁的铁丝网,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和枪炮声,现场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杜厂长,这样的坦克现在能生产几辆?”

    “年底之前,五辆。”

    “这么少?”

    李谨言皱眉,杜维严摆摆手,“这已经算是多的,很多零件都是厂子里几个老师傅手工打磨出来的,加上保密要求,连他们的徒弟都被瞒着。没有足够的人手,想快也快不起来。”

    “其他方面呢?“

    “还有发动机上……”

    杜维严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小本子,上面详细记录着坦克研发过程中遇到的所有问题,细致到一个螺丝都有清晰的记载。

    “这是几个老师傅一同记录下来的,我手里这个是汇总,上面的大部分问题都已经解决,余下这几个,言少爷可以看看。”

    李谨言对纸面上缩小版图纸和数字都看不太明白,大多一掠而过,倒是对本子上重点划出的几个问题,包括发动机,装甲厚度,炮塔等看得十分仔细。

    “这些事和少帅说过吗?”

    “还没有,少帅原本说要来的,应该是有事情耽搁了。”

    “哦。”李谨言点点头,“我回去就和少帅说,具体的还请杜厂长到大帅府一趟。“

    “好。”

    两人谈妥之后,李谨言的目光重新回到试验场中的坦克身上,快了,马恩河战役已经开始,这场战役,同盟国和协约国各自死伤二十万人以上。他们很快会发现,想要在短时间内将对方击败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一战中最经典也是最残酷的堑壕战,即将拉开序幕。

    进攻无效,只能防守。

    战争进行到堑壕战阶段,双方都感到十分无奈,也或多或少有些挫败感。

    从兵工厂回到大帅府,早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李谨言简单吃了点东西,拿起萧有德汇总过后送来的情报仔细翻看。

    国内的,国外的,欧洲的,美洲的。

    “华夏科学社?”

    这个留美学生发起成立的组织引起了李谨言的注意,从发起人到成员,都是当初从青岛和上海出发的学子,他们在留学期间的表现都十分优秀,成立科学社不久,正商量在明年回国后创办一份杂志。让李谨言觉得意外的是,李锦书竟然也是其中的一员。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和这些留美学子交往,总比再遇上大卫和爱莎那样的骗子要好得多。

    “是不是该给三叔递个消息?”李谨言放下手上的情报册子,想了想,摇摇头,他就别多管闲事了,还是等锦书自己和三叔三婶说吧。

    等楼少帅从军政府回来后,李谨言才得知,进入蒙古的北六省新编第十六师,和三马的骑兵经过连日的围追堵截,终于把哲布尊丹巴和跟随他的一干蒙古王公都给逮住了。

    北六省的军队和三马的军队联合进攻外蒙,哲布尊丹巴和一干蒙古王公走投无路之下想去投奔沙俄,却发现这群老毛子正和德奥两国打得不可开交。沙皇为了缓解西伯利亚的局势,还主动寻求同华夏谈判,甚至愿意让出额尔古纳河西岸的部分领土。

    对哲布尊丹巴和蒙古王公来说,沙俄这个靠山明显靠不住了。他们在逃跑的途中商量,是不是应该向华夏投降?

    反正投降后再独立,打不过继续投降,从明清那时就是这么过来的。

    但没料到华夏政府压根不吃他们这套,投降?晚了。早干什么去了?

    于是,活佛和王公们只能继续跑。却也没能跑多久,还是在穿过买卖城,进入唐努乌梁海时被抓了个正着。上至哲布尊丹巴下至蒙古王公,乃至随行的护卫,一个都没落下。

    “父亲的意思是全部押解回京,同时在外蒙派遣驻军。”

    “那少帅的意思呢?”

    “一样。”楼少帅走到桌旁,坐下,“这些人当杀,却不能全杀。”

    哲布尊丹巴本人又涉及到宗教方面的问题,处理不好会很棘手。

    李谨言点头,没有继续问,只是将兵工厂里的事和楼少帅说了。李三少的心态很好,也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与其浪费心思在插不上手的地方,还不如多在自己能做到的事上下功夫。

    “现在的坦克仍需要改进,但上战场绝对没问题了。”李谨言说道:“少帅可以找个机会试试水。”

    “我知道了。”

    楼逍起身,顺手把李谨言也拉了起来。

    “少帅?”

    “休息。”

    李谨言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自鸣钟,刚过九点……他该为自己第一时间就能明白楼少帅话里的潜台词感到“高兴”吗?

    很快,李三少就无暇去想这个问题了。

    隔日,楼少帅一大早就去了兵工厂,李谨言则去见了二夫人。

    二夫人答应帮李谨言管理剧院,枝儿也愿意尝试一下演电影。

    “只要能帮上三少爷的忙就好。”

    听到枝儿的话,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李谨言愣了一下,转头望向二夫人,二夫人冲他摇摇头,枝儿是个好姑娘,只要能走过这个坎,早晚有一天会有个好归宿。

    九月十日,关北剧院和关北电影公司同时成立。

    九月十一日,关北电影公司宣布拍摄第一部电影,一名叫做李金枝的女演员,将在电影中扮演重要角色。这名梳着乌油油的大辫子,鹅蛋脸杏仁眼的姑娘,当天就出现在了关北城的各家报纸上。

    同日,以哲布尊丹巴为首的外蒙贵族王公被押送至京城,他们将以“分-裂-国家”的罪名接受审判。在审判尚未开始前,他们中的部分人就在无常的锁魂名单上挂了号,而其他人,例如哲布尊丹巴,凭借他的身份,考虑到外蒙牧民的宗教信仰,他会继续活着,但只是“活着”而已。

    九月十二日,欧洲战场上持续了近一个星期的马恩河战役宣告结束。德军和英法联军都在此次战役中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确定无法彻底消灭当面的敌人之后,他们开始包抄对方的侧翼,在运动中不断向大海前进,直到英吉利海峡,绵延了几百多公里的战线才宣告结束。

    在此期间,德军总参谋长小毛奇被德皇威廉二世解职,接替他的是兴登堡和鲁登道夫这对战场上的军事家和铁血组合。

    在小毛奇被解职前,他对德皇说的一句话让威廉二世大怒,却同样预示着战争的结局:“陛下,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

    九月十五日,关北电影公司名为“移民”的电影正式开机。

    九月十七日,三十六名比利时道路和桥梁专家及他们的家人从欧洲启程,乘轮船前往华夏。

    与此同时,尼德商行终于又接到了一笔钢盔订单,还是来自意大利军队。这让尼德也万分不解,比起李谨言,身在欧洲的他更能了解战争的局势,意大利的的确确在“中立”,订购这么多钢盔有什么用?

    不过意大利的两笔订单也给尼德商行带来了好处,法国和德国同时注意到了这家开在比利时的葡萄牙商行。

    罐头,饼干,香烟,糖果,巧克力。还有香皂牙刷和各种日用品,甚至是美酒。

    凡是战争中最需要的东西,这家商行都有。

    很快,大笔的订单源源不绝,比起因为七千英镑就整夜睡不着觉的时候,如今的尼德已经能十分镇定的看着订单上的数字眼也不眨。只是对于钢盔的销售迟迟没有打开局面依旧耿耿于怀。

    “不用着急。”李谨言在回给尼德的电报中这样写道:“面包会有的,生意也会有的。”

    九月底,李谨言的话得到了证实,在堑壕里被炸得晕头转,被高爆弹破片和四处飞溅的子弹弄得叫苦不迭的欧洲大兵,终于意识到保护脑袋的重要性。胳膊和腿受伤了可以治疗,弹片进了脑袋,马上可以请随军牧师过来了。

    当一个法国士兵顶着军用锅躲过一劫后,钢盔陆续出现在了各国大兵的头上。积压在北方兵工厂里的那一顶顶英国“草帽”,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看着尼德再次发来的电报,李谨言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5715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57第一百五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57156并对谨言157第一百五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57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