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3章 玉熙番外(8)

    周太太跪在鸿琅面前,哭着说道:“殿下,都是臣妇没管教好逆子。不过殿下放心,我回去一定严厉管束他,让他好好跟郡主过日子。”

    鸿琅淡淡地说道:“不用了。既他如此厌恶家姐,也不用再互相折磨了。”

    周敏学也没想到,鸿琅竟然想让他跟馨月分开。虽然他不喜欢馨月,但却从没想过要和离的。

    周太太如遭雷击,差点晕厥过去。好在她知道若是晕过去这事盖棺定论,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她看向周淑慎,哭着说道:“殿下,敏学是有错,但一日夫妻百日恩。求殿下,再给敏学一次机会吧!”

    见鸿琅不为所动,周太太只能求助周淑慎:“娘娘,万不能让郡主跟敏学和离呀!”若是两人和离,周家可就要完了。

    周淑慎刚才听了鸿琅的话,对周敏学也是一肚子的气。可看着周太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再想着为护鸿斌被害的父亲跟弟弟到底心软了:“你们先出去吧!”

    周太太对周淑慎最为了解,看她神色就知道这事还有回转的余地。

    屋子就剩下两人,周淑慎开口说道:“鸿琅,你表哥是有错,可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亲。你要惩罚他,娘不拦着,但和离的话不要再提。”

    鸿琅听了这话,心头火起:“母妃,周敏学置外室让外室有孕,你三言两语就揭过去。给他机会不知悔改,宁愿亲近贴身丫鬟也不碰大姐,如今竟然为个丫鬟敢指着大姐的鼻子骂她是毒妇。母妃,是不是要大姐被周家人逼死了你才满意。”若换成是曾祖母,在外室的事出来就会将周敏学打个半死,然后让姐姐跟他和离了。

    周淑慎捂着胸口哭着道:“鸿琅,你这是在挖母妃的心。馨月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我能不盼着她好?可是她这性子立不起来,加上又不能生,我能有什么办法。”

    鸿琅说道:“有我在,就算大姐和离也没人敢欺负她。”

    周淑慎叹了一口气说道:“话是这么说,可你姐还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现在你让她和离了,以后她的日子怎么过?”

    鸿琅说道:“若是姐不愿改嫁,我保她一世荣华。若是愿意改嫁,我给她寻过一个可靠的人选。”只要他放出风声,哪怕他姐是二嫁,也有的是人上门求娶。而且娶回家,肯定还会将她当菩萨一样供着,哪还敢让她受一点的委屈。也就周敏学这胆大妄为的东西,敢如此欺凌他姐。

    周淑慎说道:“你姐不能生,若是改嫁只能嫁有子嗣的男人。给人当后娘,还不若留在周家。”

    鸿琅冷冷地说道:“说来说去,母妃还是不愿让姐跟周敏学和离了?”有他护着,就算当后娘也没人敢给他姐气受。不像周家人,被他娘纵得天知道天高地厚。

    说起来周家也悲催,周老爷子当年因为诸位之争被害死。周家二老爷也就是周淑慎的弟弟也丧生在夺嫡之中,当时他都还没娶妻。而周家大老爷就喜欢斗鸡斗蛐蛐,其他的一概不关心。他的三个儿子,除了长子,下面两个都荒废了。可长子偏偏资质天赋都普通,且如今又外放了。家里主事的人是周太太,而她又格外宠你两个儿子。

    周淑慎确实不想馨月和离,不单单是为周家,也是为了鸿琅。有个和离的姐姐,对鸿琅的名声也不好:“鸿琅,和离不是小事。鸿琅,我相信馨月也不会同意和离。”

    “母妃,大姐同意和离。”

    周淑慎不相信,就馨月的性子根本不可能会想要离婚,百分百是被鸿琅鼓动的:“馨月现在是不是在东宫?我去接了她来王府住。”

    鸿琅不同意,就他姐的性子要回康王府,铁定又被她娘说动了:“母妃,就让大姐住在东宫吧!”

    周淑慎不愿意,哪怕鸿琅反对,她也要去东宫接人。

    鸿琅气恼之极,他母妃定是要将大姐接回康王府劝其不要和离,最后再她送回周家:“母妃,大姐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就一点都不心疼她?”在他心中,周淑慎不仅睿智隐忍,还一直都很疼爱他们。可现在,变得他都快不认识了。

    被儿子质疑,周淑慎也非常伤心:“我这些年殚精竭虑为的谁?还不是为了你们。你还年轻精的事太少,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馨月要和离,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鸿琅。

    只要鸿琅一日没登上帝位,胜利就还不属于他们。在此之前,她不允许有任何事影响到鸿琅。

    看着泣不成声的周淑慎,鸿琅只能无奈地妥协:“我可以让你接了大姐到康王府住,不过,你不能将她送到周家去。”

    周淑慎点头同意了。对周敏学,她也很不满。趁此机会,就让馨月在康王府住一段时间了。

    想得很好,可惜事情并未如她所愿。

    听到属官说馨月被玉熙召进宫,周淑慎看着鸿琅,问道:“馨月跟敏学两人的事,你告诉了你曾祖母?”

    鸿琅皱着眉头说道:“曾祖母那么大年岁,哪还能让她为我们的事烦心。”怕是当时离开慈宁宫的时候,曾祖母察觉到他神色不对,所以才知道了此事。

    想到这里,鸿琅有些懊恼。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想着玉熙一惯的行事方式,周淑慎很是发愁。若是太后知道这事,怕不能善了了。

    馨月惴惴不安地跟着女官进了慈宁宫。她刚开始听到玉熙召见,还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长这么大玉熙从没单独召见过她。

    启佑正陪着玉熙下棋,听到馨月过来很是诧异地问道:“娘,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想见馨月那丫头了?”馨月这几个月遭遇的事,启佑并不知道。这大半年,他就一直盯着云擎跟玉熙,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玉熙简单将事情说了下:“也不知道淑慎是怎么养的馨月,养得这般软弱可欺。”馨月在周家的事,并不是什么隐秘。

    启佑皱着眉头道:“娘,馨月被欺负成这样,鸿斌跟鸿琅竟不出面教训周敏学?”这两孩子,也太差劲了。

    玉熙摇了摇头。有周淑慎横在中间,兄弟两人处理这事难免束手束脚了。

    一个孝字,压着多少晚辈。

    启佑道:“娘,小辈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就别操心了。”

    玉熙笑了下道:“我就问问她有什么打算?若是她愿意继续留在周家,我也不会管的。”若是自己不自强自立,哪怕是嫡亲的曾孙女,玉熙也不想管。因为,管不来。

    启佑点了下头。

    想着云擎以前说过的话,玉熙忍不住一叹:“你爹以前经常在我面前感概,说后辈子孙一代不如一代。”悄悄这些后辈子孙,可不是一辈不如一辈。

    “娘,鸿琅是你一手带大的,难道你对他没有信心?”只要坐在龙椅上那位贤明就足够了,其他子孙不争气也无妨。

    下完一盘棋,玉熙才朝着冰梅说道:“让馨月过来吧!”

    哪怕等了两刻多钟,馨月也不敢有任何的怨言。

    看着瘦弱单薄的馨月,玉熙的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冰梅。

    馨月福了一个晚辈的礼,恭敬地说道:“馨月拜见曾祖母。”

    玉熙见着她紧张局促的模样,笑了下。明明她跟云擎和蔼可亲,可这些小辈见到他们都战战兢兢的。

    取了一颗黑子放在棋盘上,玉熙抬头问了馨月:“会下围棋吗?”

    “会一点。”琴棋书画她都有涉猎,只是没有一样特别精通。

    听到玉熙说让她陪下一盘棋,馨月犹豫了下还是坐下了。

    没下一子,馨月都要纠结半天。下

    观棋可看出人的品性。玉熙无奈地摇摇头。从下棋就可看出,馨月是个没多少主见的人。

    玉熙并没那么大的耐心,在馨月又一次纠结的时候将手中的棋子放回到棋盒里,笑着道:“不过是消遣之物,无需较真。”

    馨月忙站起来敛衽行礼:“是,曾祖母。”

    玉熙靠在椅子上,神色淡然地说道:“你与周家的事,我都知道了。”

    馨月面色一僵。她就知道,曾祖母不会无缘无故召她入宫的。

    多的玉熙也没问,既已经发生多说无益。现在,她只想馨月的打算:“你跟周敏学闹成这样,还要继续跟他过下去吗?”

    馨月闻言,脸上也露出了挣扎之色。玉熙也没打扰她,由着她自己慢慢想。

    良久,馨月才艰难地说道:“曾祖母,我想跟他和离,可是我怕母妃不同意。”

    能想着和离,证明不是无药可救。不过,玉熙还是问了一句:“是你的意思,还是鸿琅的意思?”

    “是我自己想要和离的。”说完,馨月又加了一句:“曾祖母,他背着我置外室,如今又骂我是毒妇。既如此厌恶我,我也不想再见到她了。”

    玉熙说道:“既如此,我现在就下一道懿旨,让你与周敏学和离。”

    馨月眼睛一下亮了。

    叫来冰梅拟了懿旨,然后玉熙在懿旨上盖上自己的印章。

    玉熙指着懿旨说道:“这倒懿旨一旦颁布下去,就再没回旋的余地了。馨月,你可要想好了。”

    馨月重重地点头:“曾祖母,我考虑得很清楚,我要和离。”

    玉熙朝着冰梅说道:“带人去将郡主的东西搬出来。”馨月出嫁时,可是红妆十里。既和离,这些东西自然是要带出来了。

    馨月看着玉熙和蔼的面容,鼓足勇气说道:“曾祖母,我、我想留在慈宁宫陪你。”

    玉熙看着她笑了下,说道:“你想留就留吧!”虽然性子有些弱,好在脑子清醒。

    住在慈宁宫内,就不用面对周淑慎了。馨月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丫鬟回禀说鸿琅跟周淑慎求见。

    馨月整个人都僵住了。

    玉熙见状,微微叹息。也不知道周淑慎到底做了什么,让馨月如此惧怕她:“折腾一天了,也累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周淑慎进院子的时候,就看见玉熙神色平静地坐在桌前摆弄棋子。

    想从玉熙脸上看出她是怒是喜,周淑慎自问没这个本事。正因为如此,她这会心底里跳道嗓子眼了。

    等母子两人行了礼以后,玉熙朝着鸿琅说道:“去你祖父那里吧!”

    鸿琅哪不知道玉熙这是要支开他,不过他知道玉熙不会为难周淑慎的。所以,没任何迟疑起身就离开了。

    玉熙连儿媳妇都没磨搓过,更不会刁难孙媳妇了。再者,就是看在鸿琅的面上她也不会责骂周淑慎:“地板凉,起来吧!”

    周淑慎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玉熙说道:“我刚问过馨月了,她跟我说想要跟周敏学和离,这事我已经同意了。”

    周淑慎面色一白:“皇祖母,我知道你疼爱馨月,可是……”

    “你是怕馨月和离会影响到鸿琅。”周淑慎的心思,她又岂能看不透。可若是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护着,又有谁能放心他任着一国之君了。

    心里这般想,面上却不能认。周淑慎说道:“皇祖母,馨月身体不好,怀了两胎都没保住。所以我听到敏学的贴身丫鬟怀孕,才想着去母留子。”

    玉熙脸上的神色非常淡:“不管是周敏学纳外室,还是的贴身丫鬟怀孕。这些事都应该让馨月自己处理,你不该越俎代庖。”当日周淑慎执意要将馨月嫁到周家,鸿琅不同意。为此,还求到她跟云擎面前。不过在知道馨月也愿嫁到周家,她就没管。

    周淑慎垂下头道:“孙媳知错了。”跟太后争辩,完全是在找死。若是将太后气出个好歹,怕是见不到明日升起的太阳了。

    周淑慎是聪明人,所以玉熙也不欲跟她多说,因为没有必要。该懂的道理,她都懂:“馨月说她想在慈宁宫住一段时间,我已经同意。”

    作为亲娘,周淑慎哪能不知道馨月很惧怕玉熙。如今主动提出想住慈宁宫,分明是为了避她。这一刻,周淑慎真的伤心了。

    玉熙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该好好反省下自己。”做母亲做到这份上,也算失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嫡女重生记2253》,方便以后阅读嫡女重生记第2253章 玉熙番外(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嫡女重生记2253并对嫡女重生记第2253章 玉熙番外(8)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嫡女重生记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