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看相化灾

    村里的小学就是一个大院儿,一排瓦房,五间屋子。十里村本来就不大,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学生总共一百来人,一个年级也就二十来人,一个班级就够了。这与在城里教育设施先进完善的学校比起来,确实是天差地别。

    开学对于村子里的孩子们来说,自然是件盛事,今年就尤为显得隆重。一来是因为周教授在学校担任了教学工作,二来是因为夏芍这城里的孩子,转来村里上学了。

    这无疑是一件稀奇事。

    小孩子也是爱美的,尤其夏芍长得可爱,脸蛋儿白皙,是村子里经常在地里跑来跑去的孩子不能比的。

    下了第一堂课,三年级的教室就被挤满了,夏芍小姑娘被强力围观了。

    “去去去!一边儿去,一边儿去!”刘翠翠拨开人群,挡在夏芍身边说道,“你们干嘛?可别吓着我妹子。她胆子小,被你们吓哭了,我可饶不了你们!”

    她比夏芍大两岁,今年已经是上五年级下学期了。刘翠翠长得高高瘦瘦,比同龄孩子都高些,加上性子泼辣,说话自然是有力度的。

    只是,对于现在正是顽皮年纪的男孩子们来说,就算不上威胁了。

    “翠翠,你干嘛说的好像我们要欺负她似的,城里的女孩子就是胆子小,这么多人看看咋了?又不吃了她。”

    说话的是老杜叔的儿子杜平,同样上五年级,比刘翠翠还要高出一点去,黑瘦的男生,眼睛挺亮,就是皮了点,村子里不折不扣的孩子王。

    前世,杜平就喜欢欺负夏芍,但只是男生对于女生的捉弄,每回回老家,他都得惹一惹夏芍,非要把她惹哭不可,每回都是刘翠翠替她出头,跟个男孩子打得不可开交。

    小时候,夏芍可是很讨厌杜平的,回老家总是躲着他。但此时在夏芍看来,这其实就是这个年纪男孩子都有的心理特点,觉得哪个女生好玩,就欺负一下,其实倒也没有坏心思。

    “好啊,你想玩什么?”

    夏芍开了口,却把刘翠翠和杜平吓了一跳。她、她接话了?她平时不都很少开口的么?

    “芍子,你别怕他,我帮你……”

    “翠翠姐,没事的。”夏芍笑着站起来,大方问道,“你想玩什么?”

    没想到她会问的这么直接,杜平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了,半晌抓了抓脑袋说道:“你们城里的孩子玩的那些都没劲!我们玩比武,翻跟头!你行吗?”

    “比武?”夏芍笑了。

    从过年至今一个多月,她可是每天都在山上习武养气,虽然时间不长,但练的可是正宗内家功夫,别看师父他老人家腿脚不好,手上功夫却是极厉害的,她每天都得从他手上过个一两百招才算完,每次都累得爬都爬不起来。论比武的话,这一百来个小毛头或许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夏芍自然不会跟个孩子使气较量,于是她说道:“我是女生,你是男生。你跟我比,赢了也不算本事。不如你跟学校里的男孩子们比比,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最厉害的。”

    杜平是个直心眼,哪里比得过夏芍阿姨的腹黑,顿时就被激将法虏获,忘了原本的初衷了。

    “行!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最厉害的!”杜平手一挥,顿时人都涌去了外头。

    教室外的大院子里,男孩子都被揪了出来,比赛翻跟头。

    规则很简单,计数,谁翻的最多谁赢。

    杜平先来,这小子有点本事,足足翻了58个跟头,直到头晕眼花,累得满头大汗坐到地上才算完。

    之后的男孩子,即便是看着比他高比他结实的,也没有超过这个数的。学校里一百来个孩子,都是村子里的,相互间都熟悉,大院里叫好声此起彼伏。人一个一个的比下去,杜平脸上的骄傲笑意越盛,看向夏芍的眼神都带着邀功。

    夏芍只笑不语,内心却是感慨,这样的没有杂质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她居然还能有幸再经历一回……

    渐渐的,人都差不多比完了,杜平始终保持着最高纪录,他确实是村子里实至名归的孩子王。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胖墩。

    胖墩是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周旺家的儿子,跟夏芍同岁,大名叫周铭旭,名字是不错,就是长得太胖。将近一百斤的体重让他看起来走路都呼哧呼哧地喘,哪里能翻得起跟头?

    他自己也懦懦地摆手,“我、我不会翻跟头……”

    “胖墩!你是不是不敢啊?祥子才翻了两个都翻了,你要是连一个都不敢翻,那你就太孬种了!”杜平已经歇息了过来,从地上翻起来说道。

    这个年代,村子里的孩子大多都很朴实,不然就凭周教授这层关系,胖墩今天躲也躲过去了。可惜孩子们不认这个理儿,胖墩虽然胆小,可也是有自尊心的,虽然眼底有着怯懦的神色,却还是挪着步子站到了大院的中央。

    “先说好了,我、我要是翻不过,你们不许笑……”

    “我们不笑,敢翻就是好样的。”杜平一副很讲义气的模样说道。

    “那好,我翻……”胖墩盯着地上,咕咚咽了口唾沫,眼神发怯,表情纠结。

    四周都是孩子们的起哄叫好声,人堆里,夏芍却是微微一愣。

    “嗯?”

    此时,胖墩在夏芍眼里,眼角、嘴角略微下垂,表情纠结愁苦,印堂略微有一层灰蒙蒙的颜色,这是事不顺遂、且有灾的征兆。

    这个假期来,夏芍除了在山上习武养气,也跟唐宗伯学了些相面的粗浅知识。她有着成年人的思想和灵魂,理解能力自然好很多,所以她的悟性和接受能力让唐宗伯都很吃惊。

    从相学上来讲,一个人的面相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会时常有一些细小的变化。厉害的相师可以凭着这些细微之处断人近来吉凶,连占卜都免了。

    其实,这从科学的角度上也是说的通的。比如说此时的胖墩,他表情纠结愁苦,说明内心发愁,精神极度紧张,人在紧张的精神状态和压力之下,出意外的概率要比平时高出许多倍。只是这是从心理学、行为学和逻辑学上做出的判断,而相学更擅长从人的五官细微之处出发,殊途同归,只是后者看起来更为神秘一些。

    但,“印堂发黑”并非每个人都能看出来,只有能够沟通天地元气的人,才能看得见。因而许多江湖骗子常唬人印堂发黑之说,多有不实,真正能看得出印堂颜色的人当今已经很少了,这样的人必是高手。

    夏芍有天眼,自然看得见这灰蒙蒙的煞气,顿时便心觉不妙。但却来不及用天眼预知之后会发生什么,只见胖墩一拍手,做好准备姿势,牙一咬,翻了!

    可他终究太胖,平时走路都喘,何况翻跟头?只见他两手一拍在地上,身子还没撑起来,胳膊就突然往下一弯!

    胖墩本是头朝下的,胳膊这一弯,头眼看着就要栽到地上!以他的体重,万一头先着地,磕破了头事小,颈椎骨折都有可能!

    眼看着胖墩就要一头栽到地上,千钧一发之际,人群里忽然闪出一道人影。

    夏芍提着胖墩的衣领一把将他拽了起来。胖墩头晕目眩,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夏芍拎着原地打了个转儿,之后稳稳墩在了地上。

    事出突然,大院儿里围观的孩子们全都愣了,等反应了过来,全都呐呐盯着夏芍。

    最惊奇的莫过于刘翠翠和杜平了,两人嘴巴张着,足以塞下鸡蛋了。

    刘翠翠惊奇地上下打量夏芍,看看她那白净可爱的模样,再看看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两眼发直的胖墩,刘翠翠摇摇头。这可是胖墩啊!她都提不起来,芍子竟然一只手揪着衣领子,还把他原地转了个圈儿?

    杜平更是郁闷,这还是那个被他欺负得常常哭,让刘翠翠来跟自己打架的城里小姑娘吗?怎么看起来比他还厉害?

    不好玩!不服气!

    这时,大院儿里的孩子们沸腾了,欢呼着围了上去,稀奇地围着夏芍看。

    城里转学来的夏芍小姑娘,再次被强力围观。

    夏芍满头黑线,上学第一天,她从此给自己赢得了一个大力士的称号。

    ------题外话------

    再一章女主就长大了~下章就会发现赚钱滴好法子了~O(n_n)O~

    求收藏~打滚求~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四章 看相化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四章 看相化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