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古玩市场

    东市的古玩市场跟商业街的古玩一条街还不太一样,古玩一条街上是商铺,真货多,走的是大笔交易。而古玩市场里则以荒货为主,也就是下农村收购来的古玩,混上一些现代工艺仿品,可谓鱼目混珠,真的少假的多。但这里也是最练眼力和收藏功力的,所以不少人愿意来此逛逛。

    四人刚走进市场里,就有摊主认出了夏芍,招手热情招呼道:“哟!小夏,又来啦?”

    “小夏,来来来,这边新收上来的货,过来掌掌眼?”

    “咦,这不是周教授的侄孙么?你怎么跟小夏一起来了?你们认识?”

    “吴叔,我们是同学。”胖墩挠挠头回道。

    “哟!你们是同学啊?哎呀,这真是……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市场里两个年纪最小的藏友是同学,我这生意做的真是……”吴书海笑着说道。

    这些年来,因为周教授喜欢收藏的关系,胖墩就跟着来了几回,一来二去跟市场里的一些摊主也熟了。

    夏芍常来古玩市场的事一开始是这几个朋友并不知道,是两年前刘翠翠和杜平有一回和同学来古玩市场转悠,碰巧遇见了她,他们这才知道夏芍常来。后来,这事胖墩也知道了,不过三人也只是以为她受了周教授的熏陶,喜欢来逛逛,并不认为她会真的捡了漏,毕竟捡漏也是要看眼力的。

    这种眼力,刘翠翠和杜平自认为没有,而胖墩这几年受周教授熏陶,虽然学了些古玩鉴定的知识,但眼力无疑还是很浅的。即便夏芍和胖墩一起跟着周教授学习过,但估计眼力上也差不许多。

    五年前周教授捡来的清乾隆年间端砚,当初花了一百块钱,如今如果拿去拍卖,按市场行情,底价最少三万,拍定了基本在十万以上!如果遇上喜爱端砚的藏家,价格还能高。

    当初卖漏了那块端砚的摊主得知后,悔得捶胸顿足,但却无可奈何。古玩是个很特殊的行业,讲究的就是靠眼力吃饭。在这一行,没有欺诈一说,也没有退货的规矩。因为买卖古玩是双方知识领域方面的较量,也许卖家卖漏了,也许买家买假了买错了,只能各自总结经验教训,怨不得他人。所以,古玩行一般人不敢涉足,难就难在真假上。

    但,这也正是这一行的魅力所在。

    夏芍四人来到吴摊主的摊子前,在刘翠翠和杜平看来,一些古玉、瓷器、铜钱、字画等物被随意放在一起,看起来透着古韵,全都像真的。

    “来来,小同学们,看看这些,都是乡下收上来的老物件,说不定能捡漏哦!”吴摊主笑着比划了下左边角落的区域,示意夏芍四人看看这个地方摆的物件。

    夏芍见了笑了起来,只看,不说话。

    吴书海一看她这副表情便不由一叹,五年来,他对夏芍的秉性脾气也算摸了些门道,但凡她这样笑,就表示今天基本上不会出手了。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她年纪不算大,笑容却总能让他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好像一眼就能将他的想法和摊子上摆着的藏品看得透彻。

    如果夏芍此时知道吴书海的想法,大概要赞一声他直觉敏锐了。其实,这摊位上倒是有真品,不过却不在吴书海指给他们的区域内。这些古玩小贩自然也不是傻的,乡下收来的物件里他们也会先辨别一番,有一些能断定是真品的,谁愿意混在假货里降低身价呢?那些真品往往都是私下交易的,而且交易的价格还对外保密。剩下的那些一看就是新仿或者说不准的物件才会归去另一类里,一般外行人上手的都是这样的物件。

    虽然如今夏芍和胖墩已经不算外行人,但他们两个都是学生,家世普通,说白了就是没钱。上眼一看就是真品的,他们也买不起。

    古玩这一行,向来是市里有市,看人要价。开了门做生意,图的就是个利。吴书海既然知道他们是穷学生,买不起真品,自然要让他们往便宜堆里挑。那些东西不值几个钱,但卖出一件去,今天的饭钱也就有了。

    夏芍连上手都没上手,只笑着拿眼一看,便已知晓那堆里没有真品。胖墩倒是蹲下去上手了几件看了看,最终站起身来道:“吴叔,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怎么,没看上眼的?别介啊,你们再瞧瞧。你们这是放暑假了吧?那正好,买件回去玩玩,也挺好不是?”虽说哪一行里都没有强买强卖的规矩,但吴书海自然要为今天的饭钱做最后的努力。

    胖墩向来不会拒绝人,听摊主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出言挽留,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夏芍笑着说:“吴叔,我们再去走走,一会儿说不定就转回来了。”

    这话说的让吴书海一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笑着看着四人往别处去了。

    一连看了十几处摊子,都没发现有漏可捡,刘翠翠却是在一处摊子上看上了一块玉镯子。那镯子看起来像老玉,上面拴着根绳子。

    刘翠翠看着欢喜,便拿起来戴上去左看右看,“芍子,你过来看看,姐带着这镯子漂亮不?”

    夏芍虽说有天眼的能力,但她这些年也是跟着周教授和市场里的摊主和藏友学了不少知识的,这镯子即便不用天眼试探,她都知道是C货,酸洗过,并且做旧过的。

    但夏芍还没说话,刘翠翠就问道:“老板,你这玉镯上怎么还挂个绳子,真多余。我能把绳子解了再看看么?还有,你这玉镯怎么卖?”

    早在刘翠翠戴上玉镯的那一刻,那摊主就知她是个外行了。因为内行人看玉,凡是有配绳的,都是先将绳子套在手腕上,在将玉放在掌心观看。刘翠翠连管都没管,直接就戴手腕上了,而且她居然还说要把绳子给解了。当然,在夏芍看来,这上面系着绳子纯属忽悠人,这玉压根就不是什么好玉。

    “噗!”胖墩在一旁闷笑一声,不说话。

    杜平奇怪地看他一眼,小声问:“怎么了?是不是那镯子有问题?”

    胖墩摇摇头,小声说:“有没有问题,翠翠姐都不会买的。”

    此时,摊主不咸不淡地伸出五根手指头。刘翠翠一看就懵了,问:“什么意思?”

    夏芍在她耳旁悄声告诉了她价格,刘翠翠顿时瞪大了眼,“啊?五百块?!妈呀,赶上我住校三个月的生活费了。”

    1997年的时候,虽然比前些年经济好些了,工资也涨了不少,可是普通家庭对于孩子的生活费大多还是管的很严的。刘翠翠家里还有个弟弟,父母靠种地为生,对她在市里上学住校的生活费把持得很严,一个月也就一百来块钱,所以对此时的刘翠翠来说,这镯子还是很贵的。

    “我还是不要了!”刘翠翠一把将镯子摘了下来,虽然很喜欢,不过她性子也算干脆,买不起就是买不起,也不多说什么,当下就将镯子小心放回了原地。

    虽然早就料到结果会是如此,但看见刘翠翠小心翼翼将玉镯放回原位的模样,夏芍还是忍不住心中酸涩,她垂了垂眸,随即笑着说:“翠翠姐,你要是喜欢玉镯,日后我给你寻件好的。”

    她笑容淡然里透着悠远底定,仿佛说的真是这么回事。

    刘翠翠一愣,接着便笑了,“行啊!有你这么句话,姐没白疼你!”

    她自然认为夏芍是安慰她的,但即便只是句安慰的话,她心里也挺感动。

    “走吧,咱们再去别处转转。”刘翠翠拉上夏芍,刚才没买到镯子的遗憾转瞬就没了,拉着她就一股脑地往下个摊子进发了。

    四人走远后,摊主白了一眼,“呸!还寻件好的!市场里转悠了几年,真把自己当个内行了。没钱的内行,那就是个屁!寻了好的,你买得起么!装蒜!”

    旁边的摊主听见了,笑道:“老马,你跟几个学生置什么气?现在的学生啊,不知道好好学习,整天就想些歪的。也不琢磨琢磨,连个学生都能捡着漏,咱们这些人还在这一行里混个什么?唉!算了,管他们做什么,咱们不指着这些人发财,还指着这些人送饭钱上门呢。”

    两位摊主相视一笑,不再说什么。

    两人却不知,此时的夏芍四人已经又走过了四五处摊子,突然之间,夏芍停住了脚步,目光望向前方的一处摊子。

    那摊子上,一堆摞在一起的碗碟里,一只青花大盘散发着淡淡的生古之气……

    ------题外话------

    二更到!

    大家加把劲,希望今天能冲到三百~O(n_n)O~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古玩市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古玩市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