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五黄煞

    会客室里,终于传来一声冷哼,带着嗤笑。

    “还以为来我们亿天闹事为了什么。原来就是来忽悠人的?小姐,你胆量很令人钦佩。不过,忽悠人之前,你也不打听打听,安亲会是什么地界!奉劝你一句,胆大包天的人往往都自以为是。而自以为是的人,通常都死得比较早。”

    说话的男人发夹淡淡的酒红色,面有不爽,正是左护法郝战。他看着夏芍,眼神带着冷嘲和淡淡的失望。

    原本见这少女胆量和身手都挺不错,没想到,竟是打着以神棍的名头来安亲会捞好处的心思。她竟敢骗到安亲会头上来,胆子也太大了些!

    郝战自然明白夏芍不可能知道安亲会与玄门的关系,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玄门的,知道人都是非富即贵。而这少女还不够格!

    夏芍抬眼看了郝战一眼,却是不恼不怒,反而笑容越发深了,赞同地点头道:“没错,自以为是的人,通常都死得比较早。所以,人还是别太自以为是的好。”

    郝战的想法只能说对了一半,夏芍确实不知道玄门和安亲会还有这么深厚的历史渊源,唐宗伯从来就没对她说过这些。以至于此时此刻,两方见了面,谁都不认识谁。

    郝战一听就皱了眉头,眼里带起火气,明显是个火爆脾气。她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自以为是的人,是他?

    夏芍却不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又转向高义涛,“高老大,你儿子正在病中吧?而且,不只你儿子,最近你家中父母妻儿常有磕碰之事,且每次必然见血!可对?如果我没看错,你家中近期必有动土之事,且大门必然开在西方!”

    夏芍语气肯定,屋里的人都看向高义涛。高义涛依旧喜怒不露,只是目光定着夏芍,气势更显压迫感。似乎想看出她这番话是猜测之言,还是她提前就摸清楚了他家中情况。毕竟道儿上这种提前摸清了对方底细再欺诈的路数,实在是太常见了。

    “我知道高老大或许不信这些。道上混的人,手上没少沾血,背着人命的不在少数,也没看见什么报应。有句老话言道:‘大恶之人,鬼神难近。’像高老大这样的人,周身煞气凌人,外界的凶煞反而不容易奈何得了你。但这不代表,你的家人也会如此。”

    夏芍难得敛去笑容,神色认真,“风水学中有三煞,一为太岁,二为三煞,三便是五黄正关煞。五黄的煞气比前两者要大几倍,飞到之处,若为静像则无事,若遇动像,杀伤力便会显现。今年是农历丁丑年,五黄煞位正是在西方。你家大门必然开在西方,且前些日子定然刚动过土。家宅中阴煞之气过盛,居住的人阴阳严重失调,于健康自然有碍。如今并非只是你儿子在病中,我看你面相日月角处色泽暗昧,主父母有疾厄,且你家中情况必然持续一段时间了,如再不择吉化煞,我敢保证,不出三天,必有白事!”

    白事?

    会客室里又安静了。

    高义涛渐渐皱起眉头,脾气火爆的郝战却露出了怒色。

    “混账!你打了我们兄弟,踢了亿天的场子,还来咒高堂主家中挂白!女人,你真的不怕死?”郝战大怒,没见他怎么动作,手中便多了把枪。

    随即,他抬手,眼看着便要指向夏芍。

    夏芍坐在沙发上动也没动,只是微微垂眸,唇边扬起一抹浅笑,语气却有点冷,“我不喜欢被人拿枪指着,你最好拿开。”

    她这抹浅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却令郝战霍然变色!

    只见他的胳膊在将抬未抬之际,忽然像是僵住了一般,竟怎么也抬不起来了!而他手中的枪,此刻正指着地面,离夏芍远远的,看起来哪里像是能伤着她的样子?

    这般情形令屋里的人都跟着一惊,郝战是安亲会总堂的左护法,在整个黑道都有着极高的名气。最拿手的便是那一手快枪,出枪之快,枪法之准,他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而此时,他的胳膊竟然举到一半,就举不起来了?

    站在一旁的右护法华晟面色一冷,也拔枪出手,但手尚未触上腰间,便也遭遇了同样的怪事。

    整个会客室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冷凝。

    高义涛总算脸色微变,极为认真和审视地看向夏芍。

    而站在旁边一直未曾说话的老人,却忽然“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咦”了一声,看向夏芍的目光里闪动着惊异,将她上下细细打量了一番,目光一闪!

    这招法!怎么看起来……

    “女人,你动了什么手脚!”郝战怒气冲冲道,内心的震撼却是无法描述。他虽然知道玄门的存在,对其中人的了解却只停留在神鬼莫测的风水术数上,压根就没跟这类人动过手,自然不知这些。

    因而此时此刻经历的事,在他看来,万分诡异!

    “我什么也没做,在动手的人不是你们么?”夏芍一笑,目光在两人的枪上一扫,目光有些嘲讽。

    这时,高义涛说话了,“夏小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请放了我的兄弟。我保证他们不会再拿枪指着你。”

    夏芍看了他一眼,却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两人便恢复了正常。

    两人一恢复正常,便全面戒备,但却是果真没再动。

    “女人!你实在太让人不爽了!背地里不知搞了什么小动作!起来,跟我实打实过两招,你要是明着来能赢了我,我就同意放你走,今晚的事不追究,否则……”

    郝战话没说完,就挑眉看向夏芍,等待她的反应。

    夏芍稳稳坐在沙发里,笑眯眯抬头,却是看向墙上的钟,然后才闲闲地露出个玩味的笑容,“恐怕,你很难如愿。三分钟之内,你会离开这里。”

    “你说什么?”郝战被夏芍气笑了,“三分钟之内,我会离开这里?我怎么不知道我自己会离开?”

    夏芍笑而不语,一副笃定的模样。

    方才她开了天眼,不可能会出错。

    见她这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会客室里的气氛不由凝滞,原本谁都不信的人,这会儿竟都不由自主地一同看向了墙上的钟。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尤其是对于一些玄之又玄的事,难免想弄清楚是真是假。

    三分钟原本是很快的,这会儿却变得很慢,会客室里一时间安静得只剩下墙上挂钟指针拨动的声音。

    眼看着指针即将转过三圈,郝战笑了,“女人,今天我要是不走,我就把你从这丢出去!”

    他笑容里带着点得意,眼神飞扬,瞥一眼墙上的钟。然而,他这一眼刚瞥过去,会客室里忽然传来了手机铃声的响动。

    屋里的人一同愣住,全都看向郝战,郝战自己也愣了,瞥向自己的裤子口袋。他下意识接起来,接着便眼底神色一寒,竟连招呼都没跟屋里的人打,便匆匆往门外走。只是临走时瞥了夏芍一眼。

    那一眼,说不出的纠结,内容……极其丰富。

    接着便听“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郝战走了,会客室里却更静了。

    最终,高义涛先开了口,“夏小姐,你能看出我兄弟遇上什么要紧事了么?”

    这话等于相信了夏芍之前说的事,但这话也不免还是带了点试探。毕竟郝战还会回来,只要问过他,就知道夏芍说的准不准了。

    夏芍一笑,“他妹妹遇上点麻烦事,不过不太要紧,有他出马,自然会迎刃而解。”

    高义涛听了,却是和对面的华晟互看了眼,都在彼此眼中看见了惊骇。因为他们知道,郝战自幼父母双亡,唯一的亲人便是他的妹妹。这少女,竟能看出是他妹妹出了事?

    难不成,她说的那些祸福吉凶,都是真的?

    当真会应验不成?

    这少女年纪轻轻,当真会是玄学风水数术一脉的高手?

    高义涛皱起眉头,眼皮子垂下,掩了眼底有些担忧的神色。他再是东市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面对家人的安危,也同样是会担忧的。

    而相比起高义涛,其实最震惊的是他身旁的老人和华晟。

    华晟深深看一眼夏芍,这世上有传承的风水门派也不是只有玄门,莫非,她是别的门派的传人?

    而那老人却是垂下眼,眼底闪过一抹精芒。

    他打量着夏芍,虽然脸上带着笑,却仍然能让人感觉到威严的气势,“女娃,我看你年纪不大,没想到在玄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学之道上造诣颇深。我之前看你的身手,应当是出自内家,你师承哪派?师父是哪位高人?”

    ------题外话------

    二更晚上七点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五黄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五黄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