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玄门恩怨

    玄门至今还传承着老一辈的辈分规矩,门派里弟子虽然少,但是对辈分很重视。尽管知道夏芍和徐天胤已经见过面了,但唐宗伯还是要求夏芍给他敬茶,正式见过。

    夏芍却是不肯,理由是在茶座里已经敬过了。

    “这算什么?”唐宗伯说道,“那不算数,在师父这里才是正式的。”

    夏芍自然是不介意敬茶的,她只是原本对徐天胤印象就深刻,如今知道他是自己的师兄,便生出几分亲近与好奇。见他性情孤冷,忍不住逗逗他而已。

    刚才进来见他脸上似有浅笑,尽管只是一眼,实在叫人惊艳。她忍不住想亲自逗逗他,看能不能逗笑了而已。就算逗不笑,惹急了也是大好,总之她就是有兴趣看看他有点表情。

    夏芍眨眨眼,笑道:“师父不信问师兄,早晨我敬他的茶,他接了没?喝了没?我虽然是师妹,但好歹也该有点分量。手上递出去的茶,喝进肚子里,就要算数的。”

    “那为师喝了你这么多的茶,你以后就不敬了?”唐宗伯吹胡子瞪眼,笑容却是无奈,假意训斥道,“你这丫头,平时算计师父也就算了,现在又来欺负你师兄!”

    “哪有?师父可别冤枉我,你怎么不问问师兄我有没有欺负他?”夏芍挑眉,看向徐天胤。

    十五六岁的少女,裙子洁白,背着手,身子微微前倾,笑起来脸颊粉红,像晚霞初放时最浅最令人留恋的那一抹云彩,声音更是甜而不腻,淡淡雅致,“师兄,我欺负你了?”

    徐天胤望着那近在眼前的笑颜,平生第一次,瞳眸一顿,微微失神。

    初见她,在巷子里,她留下一个优雅淡然的背影,他甚至没有看清她的脸,也没有在意。

    再见她,在迪厅里,她看似找他麻烦,却处处留有分寸,他因此多看了她一眼。

    之后再见她,他满心都是寻找师父的事,直到今早。她走进茶座里,倾身敬茶,那一声“师兄”,解了他七年来的焚心煎熬。

    直到此时此刻,心中重石落下,忽见她笑颜,那一抹宁静,突然就入了心底。

    夏芍本是开个玩笑,面对徐天胤,她发现她难得有玩心,没想到却冷了场,倒叫她有些尴尬。最终,她自然还是规规矩矩敬了茶。

    唐宗伯却是坐在一旁,将徐天胤的神情看在眼里,不由抚须,皱了皱眉。

    天胤这孩子命格孤奇,他命中有一次险极性命的情劫,莫非,会应在小芍子身上?

    ……

    敬茶之后,师徒三人便出了书房,秦瀚霖出来见过了唐宗伯。原来,他小时候也是见过唐宗伯的,多年不见,他从当初的少年长成了如今俊帅风流的公子哥儿,唐宗伯感慨之余,也很是高兴。

    宅院里许久没这么热闹了,中午夏芍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四人就在院子的石榴树下摆了桌椅坐下。

    席间闲聊,夏芍才知道,秦瀚霖的家世实在了得,他爷爷竟是中央纪委副书记,正经的官家豪门!他从小就是皇城根儿下实打实的公子哥儿。

    而徐天胤的家中背景唐宗伯言语间却是没有提到,但他从小跟秦瀚霖一起长大,想必也是家世了得。

    这点夏芍也不甚在意,她在意的另有一件事,“师兄是怎么找到师父的?这宅院里,师父可是布下了风水阵的。按说,推演他的所在,不那么容易。”

    寻人在风水一脉中也有由来,只是需要借助阵法、被寻者的生辰八字、平时常用之物等等作为牵引,尽管如此,推演之时因极为消耗元气,对风水师本人的修为是极大的考验。且失踪时间越久,推演难度就越大。

    当今世上,失踪了七八年之久的人,还能推演出其所在来,除了唐宗伯以外,就只有他师弟了。而当初唐宗伯为了防止被他寻到,特意在宅院里布下奇门阵法,绝了自己的生气,这才安然无恙这么多年。

    按理说,徐天胤不应该能找来才是。

    徐天胤没有答话,只从怀里拿出样东西,摊在手掌心递给了夏芍。

    夏芍一见就“咦”了一声,只见他掌心里放着件玉葫芦的挂件,四周裹着金吉之气,竟是件法器!而且,跟自己身上这些年戴着的,一模一样!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她眼神一亮,将自己挂在脖子上的玉葫芦提了出来,在徐天胤眼前晃了晃,心中已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

    原来,唐宗伯当初得到这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时,刚好做了一对玉葫芦,在同一处风水极好的穴中养出来,并亲自为这一对法器开光加持过。后来,先后收了徐天胤和夏芍为徒,便将这一对玉葫芦给了两个弟子当见面礼。这对玉葫芦上的金吉之气来自同一处,且都沾了唐宗伯的元气,有这牵引,这才被他寻到。

    徐天胤看见另一只玉葫芦在夏芍身上,目光一顿。

    夏芍却是笑了,“原来如此,这些年,师兄寻的不是师父,是我呀!”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与唐宗伯在一起,寻着她,就等于寻着了师父,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她得了空就想打趣徐天胤。

    秦瀚霖也好整以暇地看向好友,调侃道:“我说你小子这些年怎么这么拼命,推演法阵跟不要命似的,吐了好几回血。今儿一见,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为了寻妻啊,一寻七年,你够毅力的!”

    徐天胤目光定定,七年,他一直在寻的,是她?

    夏芍压根就不理会秦瀚霖的话,她被徐天胤的目光看得心中有些莫名酸楚,此刻除了他自己,恐怕谁也难体会这种心境了。本想安慰几句,话到嘴边却觉得千言万语也难抵这些年的找寻,因而她只是微微一笑,手往徐天胤摊开的手掌上轻轻一覆,抬眸冲他笑了笑。

    她就坐在他身边,头顶一颗鲜红的石榴垂在枝头,笑容恬静淡雅,却比那鲜红的颜色更加明丽。

    徐天胤胳膊微微僵直,他向来不喜人触碰,但此刻却并无厌恶之感。他垂着眸,浓密的眼睫轻垂,剪一片浅影,孤冷的面容在那片浅影里令人屏息。

    他屏息,目光落去掌心,少女的手纤细粉柔,暖暖的,覆在手心,轻得有些不可思议。

    秦瀚霖看着这一幕,眼神亮了亮。唐宗伯却是神色微深,若有所思。

    夏芍这时已转过头来,问道:“那师父的腿,到底是怎么伤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

    徐天胤闻言,也抬起头来看过去。

    唐宗伯叹了口气,“唉!原本想瞒着你们两个,既然是天意,那就且跟你们说说吧。”

    他放下碗筷,像是在回忆过往,过了一会儿,才叹道:“我这腿,是跟我师弟,也就是你们师叔余九志斗法时所伤。”

    “玄门弟子虽少,但名号却是响当当,世界各国的财团政要,都以聘请玄门的风水师为荣。所以这些雇主相争,弟子们同门之间也难免发生斗法的事情。好在玄门有规矩,同门之间斗法,不可下死局。因此,基本工作上的相争,大部分人都不会伤及同门性命。”

    “那师父和余九志是为何斗的法?”夏芍从旁问道。她既然知道此人是伤师父的元凶,自然不愿称他一声师叔。

    “这说起来话就长了。”唐宗伯叹道,“小芍子对门派的事知道得太少,我不妨从头说给你听。若是从头说的话,就得从现今国内两大黑道龙头,安亲会和三合会说起。”

    “安亲会?”夏芍挑眉,安亲会跟玄门有渊源?

    “嗯。”唐宗伯点头道,“师父之前没跟你说。要是跟你说了,你前些日子哪需要自己打上去,把门号字号一报,那群兔崽子就得规规矩矩把你请上去!”

    “这两大帮会的前身其实是清朝时期建立起来的青帮和洪门。青帮当时以漕运业为主,遍布大江南北,俗称粮船帮,且是当时民间的一个秘密结社组织之一。而洪门则更是以反清为主,发展壮大。到了民国时期,两大帮会更是成了国内的龙头。当时咱们玄门的掌门祖师偶遇两大帮会的大佬,因缘际会帮二人化解了乱世劫难,并指点了他们往外发展求存,三人还因此烧了黄纸拜了把子。”

    “果然,建国之后,不允许有明面上的黑道存在。幸亏两大帮会早听了劝告,各自在国外设立的堂口,并将势力洗白到明面上,这才保住了不被打散的命运。从那以后,咱们玄门和改换名头的安亲会与三合会,历来交情不浅。”

    “同样是建国后,玄学一脉被打成封建迷信,日渐式微。反倒是港台和东南亚一带的地方,保留了传统。很多风水师都转往这些地方发展,有的人移民去了美国和新加坡等地,逐渐混得风生水起。”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r>

    “安亲会在北,三合会在南,且总部就在香港,因此咱们玄门平时跟三合会接触比较多,关系也就比较亲近。但这一代安亲会的老爷子是个重义气的人,我跟他可以说也算换过命的交情,很是深厚。但这些年,安亲会和三合会在海外和内地的地盘上屡有摩擦,玄门内部也分成了两派。我身为掌门不好支持一方,但你们师叔却是属于三合会一派。”

    “七年前,我受安亲会老爷子邀请,赴新市为新落成的堂口选址,顺道点几处风水地供他们日后规划用。那地方刚好是两个帮会争夺的地盘,你们师叔就提出我与他斗法。谁赢了,这处地盘就归谁。玄门一来有门规,不可对同门下死局,二来我的修为在他之上,于是便就应了。”

    唐宗伯说到此处,深吸一口气,“我之前算到这次斗法会有险,也做了万全的准备。可卦不算己,我对自己的吉凶也只能知晓个大概。没想到,你们师叔哪是想要斗法,他根本就是想要置我于死地!”

    “师父不是说,余九志的修为没您高?”夏芍皱眉问道,眼神已是寒如水。

    徐天胤低垂着眼,只能看见眸下浅影深沉阴郁,那引无数女人遐想的薄唇抿成刀子。

    连秦瀚霖都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情,皱起了眉头。

    唐宗伯一哼,“凭他当然不成!他违背师门规矩,擅自请了泰国的降头师通密,和欧洲的奥比克里斯黑巫家族的成员!我以一敌三,虽然保住了性命,腿却是废了。很多人以为我在那场斗法中死了,谁也不知道,我通过以前积累的人脉和玄门信得过的一部分力量,几经辗转,来的了这里休养。只是没想到,一住就是七年,还收了小芍子这么个徒弟。有这小丫头在山上陪着我,我这老头子倒是享受了几年天伦之乐。”

    “师父的天伦之乐还长着,我跟师兄这么孝顺的徒儿陪在您身边,您老一定长命百岁。”夏芍笑着站起身来走去老人身边,蹲下身子,帮他敲打着瘫痪已久的双腿,垂下的眸里却是一片冷意。

    香港余九志,泰国通密,欧洲奥比克里斯家族!

    这笔账,她记下了!

    等着,她来跟他们清算的一天!

    ------题外话------

    文写到这里,主线已经出来了,以后芍姐就是在慢慢强大后,把这些敌人给灭了!各种斗法,同门斗,斗风水师,斗降头师,斗黑巫~风水和各种神秘的事件,后面会给大家看个够~

    于是,这章内容满满,快抵得上两章了,求表扬,求抱走,求摸~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五章 玄门恩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五章 玄门恩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