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龚沐云来访

    上层圈子里的人有钱有势,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钱权势能不能长久。因而,短短的时间内,东市有一名看风水相面极准的大师的消息,便像一阵风一样传了开来。

    这位大师不仅看风水相面极准,卜卦问吉更是神乎其神。只是要见她一面有点难,她立下规矩,每天只见一人,周末休息,节假日休息!

    有事相求?预约,排队!

    连省内有名的集团老板周末亲自驱车来福瑞祥登门拜访,都没能见她一面,生生等到了周一。

    这位老板是省内有名的国企老板,好排场,架子大得很,脾气出了名的暴躁。许多人都猜测这位大师要倒霉了,搞不好福瑞祥都有可能会被这位暴躁的国企老总给掀了,可没想到的是,那位大师不仅安然无恙,半个月后,国企的老总还笑呵呵亲自又驱车来了一趟东市,亲手送上了厚礼。

    这让不少人哗然,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好奇心。不少上层圈子的人都开始希望能见夏芍一面,而对于要预约排队的规矩,也渐渐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对能见她一面的机会越发珍视和重视。

    陈满贯特地在店里安排了个店员,帮夏芍安排这些预约。很快,要见她的人就排到了年后。

    而且,她在古玩行里接待这些人,还给店里的生意着实带来了不少好处。

    那些富商来店里时,大多数都会对店里的古董产生兴趣,有的是出于结交陈满贯的目的,有的则是看出夏芍和陈满贯关系不一般,抱着讨好夏芍的目的。总之,古玩行的客源又新增了不少,且无一例外是社会名流。

    对此,陈满贯也颇为佩服夏芍的心思,这算盘打得够精的。

    这天,夏芍像往常一样来到店里,陈满贯却迎了出来,神色不似以往。

    “怎么了?”夏芍问。

    陈满贯摇摇头,表情很难形容,“我也说不好,夏小姐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这人是找你的。”

    夏芍挑了挑眉,不知道什么人能让见惯了各类人等的陈满贯有这样的表情。她有些兴趣地笑了笑,走进店里。

    刚进店里,便见一人立在茶室外的松墨屏风处。

    那人一名身穿浅白唐装,眼帘微垂,含笑观摩着面前放置在博古架上的青花大盘,仅凭侧脸,便可窥如画面容,风流意态,俊逸风华如绝世君子。

    他感觉到夏芍进来,微微转头,含笑望来。

    男子凤目狭长,眼中似有流华,笑意暖煦。

    “要见大师一面,可真是很难。”他负手身后,温言一笑,漫不经心,却气度尊贵。

    陈满贯显然被这人的气度震住了,他在古玩行里做事,接触的社会名流不少,却从未见到有这种尊贵气度的。害得他在夏芍没来的时候,小心翼翼的。这会儿才在她身旁小声道:“高老大打电话来,说是这位是安亲会的贵客。”

    夏芍轻轻挑眉,目光在男子的面容上一顿,这么贵格的面相,再加上这气度……她想,她大概猜出这人是谁了。

    “我姓夏,不必称我大师,听着不太习惯。”夏芍冲男子微微颔首,便走了过来。

    她唇边挂着浅笑,步态悠闲,看起来没什么不自然的。这倒令男子眼神微微一亮,笑意更加温和,而陈满贯则暗暗佩服夏芍的心性。

    请了男子到屏风后的茶室坐下,照样是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夏芍捧着茶盏,却不说破男子的身份,只像对待寻常客户那般问道:“这位先生,来此想求什么?”

    龚沐云温和一笑,“夏小姐不妨看看,在下想求什么。”

    “看出来的,未必是阁下想求的。有的时候想求的,未必是适合自己的。”夏芍故意把话说得高深。内心却在腹诽:最近常听见这句话呢!每个来见她的人,十个里面有七八个会拿这话来试探她。一开始,她还认真地给看看,后来实在是懒得开口了,于是便想了这么句,但凡有人问她,便这么答——爱信就信,不信拉倒!

    现在她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前世的时候,都觉得玄学大师一个个说话都那么高深——都是被逼的!

    如果她猜测的没错,此人应该就是安亲会新任当家。之前陈满贯有说这位当家人会在东市堂口落成之时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亲自前来观礼。但他此时找上自己,夏芍便怀疑应是跟玄门有关。安亲会与三合会的争斗,让他需要师父的帮忙。而自己这些日子在东市上层圈子名声大震,以安亲会的能量,许已经怀疑她,并查到了师父的下落。

    这人今天来,很有可能是希望见师父一面。但……这得看师父的意思。

    “这话倒是有道理。”龚沐云含笑点头,似很赞同夏芍方才的话。他轻轻品一口茶,眉目舒展,如画般精致,又不紧不慢问,“夏小姐可信天命?”

    “看样子,阁下倒是不太信。”夏芍还是不正面回答,这人是专程来聊天的么?他倒是沉得住气。

    夏芍端起茶盏,垂眸喝茶——就陪他打打太极,看谁忍到最后。

    她低着头,那微微翘起的意味不明的唇角却落入对面男子眼底,他轻轻挑眉,眸中滑过兴味。

    她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来此的目的?

    呵,有趣。

    龚沐云低低一笑,温润道:“无关信与不信,只是有些不太舒服。人活一世,命若早由天定,何必一生奔波为那早已定下的局?我宁愿相信命运由我。”他抬起眼来望向夏芍,“不如,夏小姐帮我看看,我倒想知道,天命为我这一生定下了什么。”

    “很抱歉,我不推演八字命理。”夏芍放下茶盏,垂着眼,“命可看不可断,否则业障太大。阁下应该听闻民间有一句俗语:一命二运三风水。命即是命理,乃是八字先天带来的,主一生起伏。但这并非一张图纸,不是每个人的一生都要按着这张图纸走,不能有一分偏离。每个人一生总有那么三两回大劫,有的人能过去,有的人就过不去,这跟自己的选择与这一世所积的善恶有关。我不主张推演命理,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在命运的三岔路口选择的权力,而一旦推演了出来,就等于定了人家的命。这就绝了别人选择改变命运的机会,是会遭天谴的。民间有句说法,命越算越薄,就是这个道理。”

    夏芍笑容闲适,淡淡勾起唇角,“非遇大事,不可胡乱算命。让自己的人生保持一份神秘,不是也挺好?”

    龚沐云倒是笑了,轻轻摇头,“我还是头一回见玄学一脉的人,劝别人莫要算命。如此一来,夏小姐岂不是少了许多生意?”

    他看起来当真是来聊天的。夏芍在心中考虑,这一天的生意是不是做亏本了?要不要考虑跟这男人收点聊天费?

    她边想边摇头,“阁下以为给人推演命理不必耗费心神?那过程又耗费心神,还惹业障。倒不如只给人看看风水、卜问吉凶,业障沾得少,钱一点也不少收。我看阁下也是精明人,换了你,你会选哪样?”

    龚沐云微微一愣,眸中忽而带起一抹奇异的光彩,低声笑了起来。

    夏芍却看了他一眼,“我虽然一般情况下不给人推演命理,但我看得出,阁下今天有灾厄和破财之兆。”

    这突来的话让龚沐云抬起眼来,但他神色丝毫未变,反倒是散漫不经里生出些好奇,“哦?怎么说?”

    “阁下今天来这里,带了个尾巴。”夏芍边说边以天眼扫了龚沐云一眼,然后轻轻虚指了一下他右侧斜后方的方向。那里被屏风挡着,她不担心外面的人发现她指出了他的所在,那人在对面楼的最上一层,是个狙击手。

    龚沐云却看向她的手指,瞳眸微微一缩。暗杀对他来说,家常便饭。令他惊奇的是,她居然知道对方的位置。

    这是她……看出来的?

    只是一眼,龚沐云便将目光收了回来,神色平淡,处之泰然,竟然继续问:“那破财又如何说?”

    夏芍深深看龚沐云一眼,这男人的气度真是甩那些请她看风水的集团老板何止一条街。外面藏了个等着要他命的人,他还有心情在这里关心“破财”一说。

    尽管夏芍对此有些激赏,笑容也称得上甜美,但她眼底却绝对没有笑意,甚至态度也算不上好,“你要是再不走,任由那人在我店里开枪,打坏了我的古玩,你就得按市价赔我钱。这就叫破财!”

    少女瞪着他,甜美的笑容里却是杀气凛凛。

    龚沐云足足愣了半晌,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越笑声音越大,神情愉悦,连连点头,“原来如此,好,好,我这就走。”

    他不慌不忙便要站起身来,夏芍却一把按住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他的手腕,“等等!不要命了?”

    龚沐云一愣,目光落在手腕处,夏芍却没看他,而是将视线看向对面大楼的位置。店里的门开着,从门口看进来,正好能看见屏风。虽然中间有几架博古架隔着,但透过来还是能看见一些。

    假如她是狙击手,在龚沐云站起身来的一刻,很有可能开枪。

    刚才在天眼里,夏芍没看见狙击手开枪,只看见龚沐云从店里走出去,然后狙击手便倒在了血泊里。

    狙击手是怎么死的,天眼的画面里没有出现。夏芍知道,但凡跟自己有关的事,天眼里都不会出现,但天眼画面里没出现狙击手是怎么死的,不代表一定有她出手,也可能是龚沐云有安排人在附近,杀手是被安亲会的人干掉的。

    但,夏芍不打算冒这个险。龚沐云若是在店里出了事,会很麻烦,而且店里如果遭了枪击,对店的声誉和生意绝对有影响。

    夏芍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她决定帮忙。

    她目测了目前所处位置和对面大楼之间的距离,隔了一条街,约莫五十米远。把人制住虽然会耗费点心神,但是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我帮你把人制住,你趁机离开。”夏芍盘膝坐下来,她看也没看龚沐云,接着便一番动作。

    在龚沐云眼里,只见她似乎对着空中吸了一口气,然后吹在手心,右手剑指,在左手心上快速画了道什么东西,然后忽然一喝,握拳!之后抬头对他道:“我已经把他缚住了,现在他动不了,你离开之后,百步之内不可伤他。过了百步,我就不管了。”

    龚沐云看了眼她握拳的手,唇边依旧噙着温和的笑意,也不多问,不慌不忙起身,绕出屏风之时,却是回头问道:“我还可以再来找夏小姐么?”

    “可以。不过,我的服务项目要改。聊天收费!带了尾巴来,收费加倍。”

    “你……财迷。”龚沐云摇头一笑,眸底却有奇异的光华,随即转身走了。

    他走之后,夏芍约莫着他即将走出百步,这才把手中的指诀放开,放了那杀手自由。她让龚沐云百步之内不许伤人,是因为她要预防那杀手在被自己束缚住的时候,被安亲会的人解决掉。这样的话,一条性命的业障多多少少要算在她头上。她不想枉沾杀业,而龚沐云走出百步之后,已不在福瑞祥的范围内,那时候他们再动手,一来波及不到店里,二来她已放开了那杀手,他们就算动手也只是他们自己的恩怨了。

    收回天眼,夏芍不想去看那杀手的倒在血泊中的结局,虽说明知有一条性命在自己知情的情况下结束,这种感觉很难言说。但那人既是杀手,身上背着的人命也必然不少,只能说,因果循环往报。

    陈满贯见龚沐云走了,明显舒了一口气,走过来小心问道:“夏小姐,那人是谁啊?”

    “安亲会的当家。”

    “安、安亲会的……当家?!”陈满贯吓了一跳,险些咬到舌头。他、他今天竟然在夏小姐不在店里的时候,招待了这尊大神?

    安亲会的当家,那可是在北方黑道跺跺脚,地面都要颤一颤的地下皇帝!他也来找夏小姐?

    陈满贯震惊看向夏芍,越发觉得自己的老板太不得了了,这小小年纪的,居然就入了安亲会当家人的眼。这以后的前途,还能了得?陈满贯知道,这一切应该都取决于她在风水玄学上的造诣,自己何其有幸,能在落魄的时候,得她伸了一把手。

    “今天的事要保密,对谁都别说。”夏芍吩咐道,见陈满贯呐呐点了头,她才起身道,“我回家了。”

    夏芍打算回家的路上,给师兄打个电话。然而,她人还没走出店里,吴玉禾便来了。

    他一进店里,便笑呵呵道:“哟,夏小姐还没走呢?呵呵,我是来请陈老哥出去喝酒的。”

    “喝酒?”陈满贯立刻摆手婉拒,“吴老板客气了,你知道我现在喝酒比以前少多了。你嫂子还在家里等我吃饭呢,我答应她不晚归的。”

    “陈老哥现在跟嫂子倒是挺恩爱啊,哈哈!”吴玉禾哈哈大笑,“男人有事业,在外面喝酒应酬是常事。嫂子那么贤惠,哪能不理解老哥?老哥就别推脱了。”

    “哎,这真不行……”陈满贯连忙摆手。

    两人你请我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推之间,夏芍却是微微挑眉,目光在吴玉禾脸上一顿。

    吴玉禾此刻眼神昏沉,奸门两耳发暗,天苍发青,这是主破财和牢狱的征兆!而且就在月内!

    这时,吴玉禾已经作势不快,道:“陈老哥,我这三番四次请你,你都推脱不去,也太不给我老吴面子了吧?而且,今天青市那边石化公司的老板过来,他可是老藏友了,我这特意带你过去见见,对生意也有好处不是?”

    “这……”陈满贯在商场这么大半辈子,自然心如明镜。吴玉禾这个人诡诈得很,又无利不起早,再说两人是同行,他有什么道理替同行介绍客户?这里面肯定有别的事。但是他说出这一番话来,自己还真不好推脱了。

    商场上的事,应酬确实是难免的,但是陈满贯知道吴玉禾这帮人的喜好,他们谈事情都有小姐作陪。而且前段时间还听某位和吴玉禾等人一起吃过饭的客户说,他们竟然从学校里面找了女学生来,那些女学生年纪都不大,大多十六七岁,有的甚至还是初中生。那个客户不太敢干这种事,就半路借故接了个电话,说家中有事便离开了。

    陈满贯以前应酬的时候,也找过小姐作陪,虽然他始终没突破底线,但现在想想,还是觉得那些年太对不起妻子。而自从跟了夏芍之后,他心性上更是平淡了许多,以前的很多事都看得透彻了,如今在他眼里,吴玉禾干的这些事实在太丧良心,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去赴他们的饭局。

    正为难间,夏芍开了口,她淡淡道:“吴老板,今天我跟陈伯伯还有点事,饭局的事改天吧。”

    这话一听就知夏芍在帮陈满贯,吴玉禾却是一喜,抓了夏芍的话柄,“夏小姐,这话可是你说的,改天我老吴再来请,你们可一定得给我面子!”

    他其实最想请的,自然是夏芍。只不过她每回都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气度,不肯出席这些饭局,他这才不得不把脑筋动到了陈满贯身上。陈满贯也是商场老将了,油盐不进的主儿,但吴玉禾有的是办法。他弄了几个稚嫩的女学生,又在包房里弄了点摇头丸,到时候偷偷放进陈满贯杯子里,狠狠灌他几杯酒,把他灌迷糊了,不就什么事都问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今天夏芍为了帮陈满贯,刚好被他抓了话柄,实在是老天爷都帮他!

    “我说的话,自然算数。”夏芍不急不恼,淡淡笑着点头,只是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就是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吴玉禾大喜地走了,陈满贯对夏芍又是感激,又是忧虑,“夏小姐,这人没安什么好心。这回被他拿了话柄,下回可就不好推脱了。”

    “放心吧,他没有这个机会了。”夏芍望着吴玉禾离开的方向,一笑。

    “啊?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陈伯伯刚才没答应他是对的。不然,连你也会有麻烦。”

    陈满贯愣了愣,“要是正经的饭局,我哪会不去?就怕他们是干些没天理的事,我这才推脱的。”

    夏芍满意点头,“陈伯伯这么做就对了。”

    “夏小姐,你是不是看出来,吴老板会有什么事?”

    “多行不义,当然有事。不出一个月,家财破尽,且有牢狱之灾。”

    “啊?”陈满贯倒抽一口凉气,震惊地看着夏芍。

    夏芍却是笑意颇深,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看起来似乎有点不解。

    吴玉禾的面相,不该有这一难的。这人虽是淫邪狡诈之人,一生做过不少坏事,但他的面相,六十岁之前无大劫。而晚年却是凄凉,子孙早散,无人送终。而吴玉禾如今才四十来岁,不应该有这一劫的。

    怎么回事?

    夏芍眼里闪过不解之色,当即跟陈满贯说了一句先走了,便离开了福瑞祥。

    但她却是没往家里走,而是转过这条商业新街,去了前面那条古玩老街。吴玉禾的古玩行就在那里。

    还没走到,夏芍便开了天眼,一看之下,不由挑了挑眉——有人下了招法!

    夏芍没走过去细看,此时街上店铺都还开着门,她不便过去细察,于是用天眼确定了是有人布了风水局之后,便原路折返,并且拿出手机,给徐天胤打了个电话。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后约莫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已有两月,这还是夏芍第一回打电话给徐天胤。

    手机铃声响了一声,那头便接了起来,一道冷而不沉,令人难忘的好听的声线传来,“喂?”

    “师兄。”听见徐天胤的声音,夏芍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只是意味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笑吟吟问道,“最近做什么坏事了?老实交代。”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阵,才传来徐天胤冷漠的语气,“你说他惹你不快。”

    “我……”尽管在发现有人布局之后,夏芍便认定是徐天胤做的了,但当知道他出手的动机,她还是有点意外。

    就因为她说了一句话?

    夏芍挑挑眉,心底划过一抹怪异的感觉。如果换做是她,有人惹了师兄或者她的家人不快,她也会出手整治整治,但整治的力度要看对方做了什么事而定。比如徐文丽和赵静找人打伤了她父亲,她便叫她们的父母也深受其害,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若是像吴玉禾这样的,他没做实质性伤害自己的事,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印象不太好,她还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

    她自认为不是心软的人,该狠时则狠。可没想到,她的师兄比她牛叉,比她狠绝!

    只因她说了句吴玉禾惹自己不快,他就遭到了这么严厉的惩罚。

    当然,这只是针对她个人而言,如果针对吴玉禾犯下的那些龌龊事,他百死难辞其咎!这样对他,他一点也不冤枉!

    “你因为他,打电话给我?”手机那头,徐天胤声音一如既往地冷,但夏芍却神奇地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了不快。

    夏芍轻笑出声,打趣道:“好吧,我的错。让你的第一次不太美好。”她说的第一次当然是指两人第一次通电话,不过这话说出来,可容易让人想歪。

    夏芍猜不出电话那头徐天胤此刻会是什么表情,她只是忍不住想逗逗他,她平时也不是爱开这种玩笑的人,只能说遇到了师兄之后,他的冷淡面瘫,激发了她内心一点点恶劣因子。

    这个时候的夏芍当然还不知道,她终会有一日因这一点点的恶劣,激发某只猎豹的反扑,最后渣都不剩。

    电话那头没声音,但夏芍知道徐天胤没挂断,正等着她说话,因而她收起嬉闹的心思,正经道:“说正事。我今天遇到安亲会当家了。”

    电话那头,徐天胤站在山上的院子里,眉峰几不可查地一蹙,听夏芍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包括龚沐云遇袭的事。

    “师兄问问师父吧,我想师父他应该会有决定。”

    “嗯,明天找你。”徐天胤说罢,便挂电话。

    夏芍以为徐天胤的意思是明天会打电话给她,结果没想到,来到店里的时候,他正在店里等她。

    可怜了陈满贯,昨天接待了龚沐云,今天店里又来了徐天胤。龚沐云还温和,至少他肯说明来意,徐天胤却是完全“看不见”陈满贯。

    店里的两名学徒和一名帮夏芍安排预约的女服务员,被徐天胤的冷漠气场所慑,都不敢上前询问,最后从老板到服务员,四人眼睁睁看着一陌生男人进了他们的店。他进了店里对那些古董却不感兴趣,倒是发现屏风后有间小茶室,便坐了进去。

    好半天陈满贯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进来询问,却被徐天胤一眼看成了冰渣渣。

    夏芍从来没见过陈满贯这么幽怨的脸,像被恶霸欺负了的小媳妇,听着他的告状,夏芍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同情地看了一眼陈满贯,“陈伯伯,委屈你了。以后他再来,你只管送壶茶进去,别的什么也不用说。你说了,他也不见得理你。”

    “夏小姐,这位是什么来头?”也难怪陈满贯询问,他看见徐天胤来时开着红旗车,而且是那种高级款的,不是一般身份的人开得了的。这种车,陈满贯只在电视里见过,一般都是京城的首长之类的座驾。再见徐天胤虽待人冷漠,但气场强势,一看便知来头不小。他这才任由他坐进了店里,并不敢再打扰他。

    “自家人,我师兄。”夏芍一笑,便走了进去。

    陈满贯却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师兄?那不就是也是为风水大师?可、可……可这人看起来他怎么觉得一点也不像玄学方面的人?倒像是、像是……他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反正刚才被他看了一眼,他就感觉对上了一双没有感情的眼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睛,惊得他浑身都是一寒,从头冷到脚。等从茶室退出来的时候,他头上都起了虚汗,活到这么大年纪,他还是头一回遇见有这么冷的气场的人……

    陈满贯还心有余悸的时候,夏芍已走进了茶室。天气已经入了秋,她今天穿着一件浅粉色的小薄外套,衬得脸蛋儿也是酡粉如瓷,笑容恬静。

    徐天胤从闭目养神中睁开眼,目光定定在她脸上,唇角轻轻晕开一个弧度,并不易察觉的弧度,却令他整个人的气场都柔和下来。

    “师兄,你吓到我店里的人了。”夏芍坐下来,脸上挂着浅笑,有点无奈,亦有点疑惑。她不知道徐天胤这性情是怎么养成的,一个人的性格与他经历的事有很大的关系。比如说自己,她以前性格内向,略微自卑。而经历了重生之后,这些年来却是心境平淡,性情改变很大。

    夏芍不知道徐天胤遇到过什么,单从他面相上来看,他面相极贵,但却是犯了“五弊三缺”命格中的孤。所谓孤,即幼年丧父。而且从他面相上也能看出,他的母亲也在他年幼时早亡。

    一个年幼时就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不知道遭遇过什么,是什么样的遭遇才能让他养成冷漠寡言、孤傲狠绝的性情?无论是什么样的经历,那势必不怎么美好。

    “你店里的人,安全意识不过关。”徐天胤道。

    “嗯?”夏芍一愣。

    徐天胤却是给她倒了盏热茶,眼也不抬,“若是歹徒进了店里,他们也这样不管不顾,岂不是引狼入室?”

    夏芍一咬唇,哭笑不得,“他们还能把你赶出去不成?我店里的人也是有眼色的,你开着那么辆车来,又那么吓人,小老百姓的,谁敢赶你?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夏芍无奈,见徐天胤把倒好的茶盏推过来。他手法自然,神情放松,看着倒像个人了。其实,这些事,在山上陪着师父时他也常做,她见过他在师父熟睡的时候往老人家腿上盖毯子,见过他帮师父捶腿,还见过他下厨。这个男人,其实对认定的人很好,虽然话不多,但很体贴,只是,很少有人会享受到他的体贴而已。

    夏芍手里捧着人家的体贴,眼底却晕开笑意,又忍不住开始打趣徐天胤,“还以为师兄会打电话来,没想到亲自来了店里。我记得我们两天前才见过,难不成……想我了?”

    茶雾袅袅,熏染着少女粉红的面颊,那笑吟吟的神情像初夏枝头绽开的一朵小花,恬静柔美。

    徐天胤黑漆漆的眸定定望着夏芍,半晌轻轻“嗯”了一声。

    夏芍眼底浮现怔愣,她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会回答。且他目光竟不转开,这般定凝的注视,到头来反到叫她心头一跳。

    正当夏芍有点尴尬时,店里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什么预约!事急从权你不知道啊?我说陈老板,都是熟人,你用得着跟我来这一套吗?”

    夏芍隔着屏风往外一看,便起身走了出去。

    店里站了个胖女人,打扮贵气,胳膊上挎着个名牌包包,脖子上硕大的珍珠项链,手上戴着晃眼的金戒指。女人浓妆艳抹,但仍掩饰不了老态。

    陈满贯正好声好气跟她解释,“吴夫人,我们夏小姐就这么个规矩,不是针对你一个人的。今天已经有顾客预约了,只是人还没来。”

    女人眼一瞪,声音拔高,“没来让我进去不就得了?陈老板,不是我说你,做生意的人脑筋得活着点,这么死板,生意可做不好。再怎么说,我们家老吴跟你也是老熟人,你该不会是看我们家老吴遇上点事,就落井下石打击同行吧?”

    听到这里,夏芍自然听出这女人是谁了。

    女人却还在说个不停,“我说陈老板,你可别跟我来这一套,活像我们家不给钱似的。我可听我们家老吴说了,这位大师收的费用可是高得吓人,一看就是个求财的。既然这样,我多付点钱就是了,我们家不缺这点钱。你让她出来!”

    “我已经在这儿了。”夏芍慢悠悠走了过来,神色冷淡,“吴夫人,你家中也是做生意的。商人讲究和气生财,天大的事,也不该在人家店里大呼小叫,我以为这个道理很浅显。”

    “你……就是我们家老吴说的大师?”吴夫人上下打量了夏芍一眼,眼神跟大多第一次见到夏芍的人一个样——不可置信。这也太年轻了吧?

    &nb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sp;“大师不敢当,我姓夏。”夏芍依旧神色冷淡。

    吴玉禾的夫人见她言语之间气度斐然,不由略微收敛,但看夏芍这样年轻,她还是打从心底怀疑她有没有真才实学,因而尽管收敛了尖锐的嘴脸,眼底还是能看见三分傲慢。

    “那好吧,夏小姐。既然咱们也见着了,我们家老吴的事就请你帮帮忙了。他遇上点麻烦事,希望你能帮忙化解了。他也算是你的客户了,你也知道我们家里不缺钱。”

    夏芍耐性极好,微笑着听她把话说完,这才道:“吴夫人,钱不是什么都能买到,要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你要是真的觉得钱这么好用,不妨把你想砸在我身上的钱,拿去做些善事。或许可以帮吴老板积点善德,以后少遭这种牢狱之灾。”

    她说完转身就走,吴夫人却脸色大变。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夏芍提到了牢狱之灾!

    今天早上,他们家老吴突然被几个公安局的上门带走了。这可吓坏了她,这些人,平时都是给他们一些面子的。可是今天早晨却不容分说把老吴带走了,说是涉及什么……侵犯未成年少女!聚众淫(禁词)乱吸毒!

    跟吴玉禾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她自然知道自己老公是什么货色,但能怎么办?他要是进去了,这家业不就倒了?他们两口子老来得子,儿子宠得不成器,亲戚们也虎视眈眈,没一个好东西!她这一天忙着跑各种关系,可是那些王八蛋,没出事的时候跟老吴称兄道弟,见了她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现在老吴出事了,谁见了她都躲!那些当官的更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她跑遍了关系,还是没能见到丈夫。

    心急之下,她这才想起这些天丈夫时常提到一位风水大师,说怎么怎么神,她开始没往心里去,如今被逼得没办法了,这才找来了。

    哪知道这少女一开口就是“牢狱之灾”,难不成,老吴真的会判刑不成?

    陈满贯在一旁看着,心中又是佩服又是叹气。佩服的是夏芍看得可真准,昨天说吴玉禾有牢狱之灾,今天就应验了!叹气的则是看见吴夫人这副着急的模样,他不免想起自己落难之时,妻子也是这般四处看人脸色。但他庆幸的是,他家有贤妻,不像吴玉禾。他夫人这个态度,恐怕夏小姐是不会帮忙的。

    夏芍当然不打算帮忙,吴玉禾糟蹋了多少女孩子?这是自作自受,她决计不会管的。

    她转身便往里面走,吴夫人却慌忙抬起头来,作势要拦她。

    这时,店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惊疑不定的声音,“小夏?”

    夏芍一愣,吴夫人和陈满贯也是一愣,三人一齐转身,看向门口。

    那里站着个男人,四十岁出头,身量中等,一身斯文气质,鼻梁上架着副眼镜,看起来有些学问,看人也有那么点威严气度。

    陈满贯先认出来人,立刻笑着上前与其握手,“徐处长,你好。”然后转身便对夏芍介绍道,“夏小姐,这位是市政府的秘书处的徐处长,按预约今天来找你的。”

    夏芍轻轻挑眉,笑容颇深,对方已是一脸惊愣。

    陈满贯看出点门道来,问:“怎么,你们认识?”

    认识!

    自然认识!

    这不就是徐文丽的父亲,东市政府秘书处的处长,徐志海么?

    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夏芍意味颇深地一笑,徐文丽的父亲居然来找自己看风水运势?呵,且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家最近的事都是她下的局,只说这位平时高人一等的知识分子,居然也信这些了?

    夏芍的笑容看在徐志海眼里,只觉脸上火辣辣。市政的工作人员,自然是不能公开信这些的,他只是偷偷地来看看,谁想到这位近期在圈子里很有名气的风水大师,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人。

    这女孩子跟自己的女儿是同班同学,同样大的年纪,没想到竟然会自称什么风水大师。

    徐志海脸上火辣之余,便有些尴尬和被人欺骗了的恼怒。夏芍的家庭情况他自然清楚,她会不会这些玄学上的事,他还能不知道?八成是她利用课余时间,出来骗人的!最丢人的还是自己,竟然因为最近家里发生的事,就想着偷偷来找所谓的风水师看看运势,结果丢人丢大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徐志海脸色不太好看,当下便端起姿态来负手说道:“小夏啊,我是听说最近有人自称风水大师,大肆给人卜卦算命,在社会上引起了很不好的影响,这才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是你。你这孩子,听说读书成绩不错,怎么能这么糊涂?搞这些迷信的事!你这不仅仅是乱搞封建迷信,还是诈骗,懂么?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是要严肃查处的!”

    他也挺会打官腔,立刻就给自己找好了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夏芍一笑,心下轻嘲。

    这时,吴夫人却眼珠子骨碌一转,声音陡然拔高,“好哇!我说怎么你不愿意救我们家老吴,闹了半天是骗人的神棍啊!你给我说清楚,你之前可是骗了我们家老吴三百万!”

    她声音尖利,立刻就引来了外头街上过往行人的注意,不少人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热闹,更有两旁的商家探出头来,往这边瞧。

    夏芍目光一冷,店里面,徐天胤从茶室转了出来。

    徐志海却没注意到走过来的人,他听见那三百万,倒抽一口气。

    “小夏,这事可是真的?你这性质可就严重了啊!”他神色严肃,却摇头叹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父母辛辛苦苦把你教养长大,你怎么能干这种事?”

    夏芍却没理他,而是目光冷冷看向吴夫人,吴夫人被她看得一惊,却很快气不打一处来,撒泼般道:“怎么?我说的不对?我就说你这小小年纪的,怎么可能会是什么风水大师,真要是大师,干嘛躲在这古玩行里给人看风水?看你年纪不大,长得也漂亮,却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知道你和陈老板私底下搞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啊!”

    吴夫人话没说完,忽然惨叫一声!肥胖的身子原地转了两转,霍地砸去了外头街上!

    人群呼啦一声散开,震惊望向店内。

    店里,徐天胤薄唇抿成刀子,负手立在夏芍身前,挡住了外头围观人群看向她的视线,深邃的黑眸冷肃一扫,目光狠戾。

    人群顿时鸦雀无声,徐志海立在旁边还没反应过来。

    吴夫人已趴在地上爬不起来,脸颊肿得老高,别说是尖叫了,现在她连喘气都困难。她只觉两眼发黑,胸口发闷,嘴里全是血气,耳边更是传来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围观的人群纷纷散开,只见一辆黑色林肯车驶来,停在了福瑞祥古玩行门口,车里下来两名黑衣男子,上前架着半死不活的吴夫人便拖去一旁。

    接着,车里走下来一名浅白唐衫的俊逸男子。他笑容有些漫不经心,下了车便目光在徐天胤脸上一顿,接着直直落向他身后。

    夏芍从徐天胤身后走出来,龚沐云见了她便是一笑。

    “好热闹。”

    ------题外话------

    超额完成任务~求抚摸~

    V后因为要多更的问题,我需要的时间也就比平时长,所以更新改在下午三点到四点。

    有的时候系统有延迟情况,所以,妹纸们不用太早来刷新,群mua!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龚沐云来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龚沐云来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