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华夏拍卖公司

    龚沐云的身份在东市并非人人都知道,徐志海却是认得他!

    安亲会虽是人尽皆知的黑道,但表面上的安亲集团却是正经的国际大财团,这样的财团当家人,不管是到了哪个城市都是极受政府笼络的存在,更别提东市这种刚刚开始发展的小城。

    三天前,副市长刘景泉还以市政府的名义宴请过龚沐云,徐志海不过是秘书处的处长,并未列席,却是瞥见龚沐云一眼,记住了他的长相。

    如今,见龚沐云竟然来到了福瑞祥,徐志海是惊疑不定。官场混得久了,他自然懂得察言观色,此刻,龚沐云走来,看着夏芍,语气揶揄,态度熟稔。

    “好热闹。”龚沐云散漫一笑,却连看也没看被拖去一旁的吴夫人,只是淡淡瞥了眼四周围观的人群。

    “我以为阁下的性情,应当不爱热闹。”夏芍也神色淡然。

    “那要看是谁的热闹。”龚沐云含笑道。

    两人在福瑞祥门口你一言我一语,眼神再不好的人也看出来两人相识了。

    这时,吴夫人被人架去旁边,已经渐渐喘过来气来。她一半脸肿得不似人样,身体直哆嗦,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眼神却是惊恐地盯着徐天胤。这男人一脸阎王爷似的表情,他、他竟然敢打自己?

    这光天化日的!

    徐处长还在旁边呢!

    徐处长此时可没心情顾及她,他正惊愣地看向夏芍。

    她怎么跟安亲集团的董事长认识的?她的家世背景,不应该认这样身份的人才是!而且,此刻看她说话的神态气度,竟一点也不像十五六岁的少女,就算是成年人,在面对龚沐云这样身份的人时,都难免会局促,就像此刻他自己一样,完全不知该不该上前与其打招呼。而夏芍竟然神色平淡,好似面前站着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人。

    这让徐志海不敢随意说话,他得先弄清楚龚沐云和夏芍的交情到底怎么样。别的不说,他就是凭着这份察言观色和谨慎,才坐上了今天的位置。

    夏芍淡淡挑了挑眉,“既然如此,那阁下继续看。不过,别看太久,这么多人围着,耽误店里做生意。一时半会儿还成,久了阁下又要破财了。”

    龚沐云听了轻轻笑出声来,夏芍却是转头看向徐天胤,他此刻眸中狠戾已去,唇却还是紧紧抿着,一副危险的气息半挡在她身前。

    “师兄,我们进去喝茶。上好的茶叶,冷了怪可惜的。”夏芍柔柔一笑,手轻轻拍了拍男人紧握的拳,安抚,“你说,一会儿店里要不要撒点盐?去去晦气。”

    感觉到她的安抚,男人身子轻轻一震,垂眸。但见少女目光柔和,笑容宁静淡雅,似炎夏里葡萄架下吹过的一抹清爽的风,风过处,躁动自然抚平。

    徐天胤明显松缓下来,只觉得少女笑吟吟的眼神似乎勾着他,她往店里走,他便也跟着走了。只是剑眉微微一蹙,语气算不上好,“撒什么盐!找晦气的人就在门口,丢出去不就成了!”

    “哎,那哪儿成?您没见门口有位官爷么?光天化日行凶,性质严重哦!”

    “处长算是个什么官!”

    “麻雀虽小,五脏还俱全呢。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眼里,处长可不是大官么?”

    “哼!”

    “唉!小地方,您多担待。”

    两人边往里面走,声音边传去门口。只见得少女步态悠闲,说话慢悠悠,声音都带着笑腔。男人背影孤冷,声音冷肃。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颇有一唱一和的味道。

    门口,陈满贯差点没满头大汗,他盯着夏芍转进茶室的背影,再看看被晾在门口的龚沐云,脸上怎么看都有点想哭的意思。

    夏小姐就这么进店了?这、这……安亲会的当家还在门口呢!她真把人给撂下不管了?

    陈满贯挤出个不算自然的笑容来,刚忙上前赔罪招呼,“龚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夏小姐跟您玩笑呢!您、您快里面请!”

    他这一句请,自然化解了龚沐云的尴尬。

    只是,龚沐云摇头轻笑一声,不以为忤,也并不觉得尴尬,笑意温和的眼底似有流华,意态洒然。这倒与夏芍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悠闲淡雅的性情有那么三分相像。

    “没事,我只是来跟夏小姐探讨一下玄学易理的,平日喜爱研读易经的人,难得遇上有真才实学的,不请教一番,实在浪费了这缘分。”他颔首轻笑,这话听起来是对陈满贯说的,却听得徐志海脸色一变!

    他毕竟也算有些学问,自然知道《周易》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国家虽打击封建迷信,但从来没人敢站出来说《周易》是封建迷信,所谓的封建迷信,指的不过是那些用鬼神手段诈骗钱财的。而《周易》本身却在国学中占有重要地位。

    人家这是明摆着告诉他,夏芍是玄学方面的大师,与耍迷信手段的神棍不可混为一谈!

    徐志海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龚沐云走进店里,与徐志海擦肩而过,他自然没有与其打招呼。徐志海此刻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才是最尴尬的那个人!

    主角都进了店里,留下徐志海和吴夫人在门口,围观的人群还不肯散去,安亲会的人员这才上前,把人给驱散了,之后便一左一右门神似的站在福瑞祥门口。

    吴夫人被撂在一旁,没人再理她,她赶忙离这些凶神恶煞的男人远点,一眼盯住徐志海,一瘸一拐地过去,捂着肿得老高的脸颊,“徐处长,你、你倒是管管啊!我光天化日的被人打了,你们这些政府工作人员就当没看见?”

    吴夫人语气不好,声音却不大,一来她是不敢大声,二来她此刻胸口还闷疼,喘气费力,想发飙也发不出来。

    徐志海只觉得今天倒霉透了,都是这个没事撒泼的女人的错。但他又不好拉下脸来,只得又打起了官腔,“吴夫人,你这个事归公安管。我不在其位,也谋不了这个政。你是当事人,你可以选择报警,申请伤情鉴定。”

    报警?报警有用么!她老公刚被公安抓走,她再惹上官司,谁来活动关系?

    都怪这个徐处长!没事打什么官腔!要不然,她会误会那个姓夏的小姑娘吗?

    两个人内心互相埋怨,夏芍、徐天胤和龚沐云三人却没有一会儿便走了出来。

    吴夫人一看见徐天胤,就像受伤又受惊的兔子一般,躲去老远。安亲会的人把黑色林肯开过来,龚沐云上了车。而徐天胤也把车子开过来,下车开门,示意夏芍上车。

    直到这时,徐志海才赫然发觉,徐天胤开着的竟是辆特别款的红旗车!政府的工作人员,自然知道红旗车的意义,他不禁震惊地看向徐天胤,想起他那番“处长算是个什么官”的话,不由心头直跳。

    这位,难不成……有什么来头?

    正惊疑间,夏芍却是在他身旁停了下来。

    “徐处长。”她姿态闲淡,唇边虽有笑意,眼底的笑却微凉。记得以前过年过节,两家走动的时候,她还称徐志海为徐叔叔,自打两家不太来往了以后,这声叔叔她便不愿意叫了。

    徐志海自是发觉这称呼的变化,心下微凉,但见她这份气度,不由开口,“夏小姐……”

    这称呼一出口,徐志海自己都是一愣。这跟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少女,不说从小看着她长大,但至少以前过年过节的两家还来往。若是说起来,夏芍在他面前,那是实实在在的小辈。现在他竟然不自觉地称呼其为“夏小姐”?

    她小小年纪,哪里来的这份气度?两家不怎么来往了以后,老夏家发生过什么事?一个平平凡凡的百姓家庭,怎么就出了个玄学大师?这里面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徐处长刚才有句话倒是说得挺对。”夏芍笑容浅淡,意味却是深长,“父母辛辛苦苦把子女教养长大,有些事,为人子女的是不该做。不然,少不得要连累父母,更叫父母脸上无光。这话您跟我说了,我就还给您。希望您回去也要把这番道理多教给自己的女儿才是。”

    徐志海一愣,还没问是怎么回事,夏芍却懒得解释,她坐进徐天胤的车里,两辆轿车便驶离了福瑞祥门口。

    两辆车没往十里村去,而是先去了亿天俱乐部。表面上看,龚沐云请夏芍和徐天胤进了俱乐部,实际上,三人却是从俱乐部后头一处隐秘的车库出来,坐上一辆不起眼的桑塔纳轿车,这才往十里村驶去。

    一起跟着去的还有齐老和安亲会的左右护法,郝战和华晟。

    到了十里村半山腰的宅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院门口,两辆车子停下,齐老从车里下来,见了夏芍便是大笑着说道:“夏小姐,你藏得够深啊!堂堂玄门当家的嫡传弟子,居然亲自打上安亲会为父讨说法,你真是、真是……你要是早说一句,咱们不就不用打了?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

    夏芍一笑,“齐老还是叫我丫头吧,这声夏小姐的称呼我可不敢当。”

    “这有什么敢当不敢当的,江湖上不论年纪论辈分,你这辈分够高的啊!”

    齐老这话可不是恭维,江湖上确实对辈分看得极重。

    玄门至今还传承着老一辈江湖的规矩,门派里弟子虽然不多,但是对辈分很是重视。就拿玄门的三规六戒来说,一不准欺师灭祖,二不准藐视前人。这两条排在最前面,可见对辈分的重视程度。

    玄门的辈分,有七字——玄、宗、仁、义、礼、智、信。

    只有掌门才是玄字辈,四位长老是宗字辈,长老收的弟子则是仁字辈,而弟子若是再收了弟子,则是义字辈。以此类推。

    夏芍是玄门掌门唐宗伯亲收的嫡传弟子,辈分极高,排在宗字辈,跟长老是一辈的。

    以当今江湖大佬的辈分来说,唐宗伯跟安亲会、三合会的老爷子是一辈的,夏芍则跟龚沐云是同辈。齐老虽然年纪已过五旬,在武林上也算泰斗般的人物,但论辈分论影响力都不敢跟唐宗伯这些大佬比,在夏芍面前,他自然就算不上辈分高。

    “私下里,您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听着确实不习惯。”这话夏芍倒是出自真心,论年纪的话,对方确实是长辈,尊敬是理所应当的。

    齐老笑着摆摆手,显然不会真这么叫,但神色看起来却是极喜爱夏芍。

    今天来见唐宗伯,夏芍只是引荐。龚沐云早就查出唐宗伯住在这里,只不过身为晚辈,他贸然来访有些不妥,这才到了福瑞祥,请夏芍引荐前来。而唐宗伯最终也是答应见他。

    一行人进了院子,少不得一番打量,夏芍和徐天胤带着龚沐云进了书房,齐老、郝战和华晟在外面等。

    龚沐云年少时也是见过唐宗伯的,一别经年,两人相见,自是一番感慨。唐宗伯连道了三声好,叹道:“沐云也是长成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确实是老了。”

    “唐伯父。”龚沐云恭恭敬敬给唐宗伯行了个晚辈礼,目光却落去他坐着轮椅的双腿上。当年,若不是龚老爷子请唐宗伯去,他也不会跟余九志斗法,更不会落下如此伤残。

    唐宗伯看出龚沐云的心思,摆手道:“不是你父亲的错。对方有心害我,怎么都是会下手的。”

    两人很快便谈起了当年事,夏芍一见,便起身告辞回家。毕竟今天不是周末,她已经在店里耽搁了一阵,如今又回来了山上,再不回家,父母就该担心了。

    因为要赶时间,夏芍便没拒绝徐天胤送她回家的要求。她家住的老旧小区,当年父亲厂子里分配的房子,如今已经老旧,更别提保安之类的了,那根本就没有。夏芍不是没有想过给家里换套房子,但她经商的事,家里一直不知道。如今她临近中考,这事不合适现在透露,不然父母亲难免担忧她的成绩,家里亲戚知道了,也一定多嘴多舌地不消停。父亲这些日子,腿伤还在养着,她就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再叫父母操一分心。

    这些事,等她考试完了,再跟父母坦白吧。

    未免让邻居们看到她从陌生的男人车上下来,夏芍特意让徐天胤把车子停在了离小区有段距离的路边。

    车子一停下,徐天胤便倾身过来,夏芍着实一愣,却见徐天胤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安全带上,伸手过来,亲自帮她解开。他做这些事时,目光极为认真,不像是有些男人为了博取女人的好感,而故意展示的绅士风度。他的动作自然而认真,并没有送她下车,似乎知道她想要避着人,只是坐在驾驶座上看她。

    车里光线昏暗,男人冷峻的轮廓添了几分朦胧,两人在幽闭的车子里,深邃的瞳眸里似有一团幽光将她定凝。

    夏芍在他定凝的视线里慢慢凑近,眸中笑意盈盈,问:“师兄,来个离别吻么?”

    徐天胤望着她,看出少女眼底戏弄的光,她欺近他,不怀好意的笑,明显想要看他好戏。思及他们自从相认,她似乎总喜欢出言逗他,徐天胤不由眯了眯眼。

    “你确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定?”他话音未落,人已出手!

    他出手快如疾电,黑色的身影在狭窄的车厢里也犹如猎豹一般,夏芍离他本就近,发现不妙,疾退之间还是被他大手一捞,捞住腰身,指尖往她腰间一点,夏芍腰身使不上力的工夫,徐天胤已是一个半翻身,将她压在座位上,矫健的长腿制住她的双膝,一手制住她腰身,一手制住她两只手腕,黑云罩顶一般俯视她。

    他唇角不由勾起浅淡却危险的弧度,眼底也有笑意,“你想吻的话,我不介意。”

    夏芍微微一挑眉,显然对他突如其来的反击有些惊讶,但她也不是吃素的,当即腰间和手腕震开一道暗劲,一只手从徐天胤掌中走脱,疾点他大腿内侧!徐天胤让开,制住她腰身的手不放开,腿却是一让。夏芍双腿一得了自由,脚尖立刻刁钻地在徐天胤脚侧一勾!

    两人在车子里一通乒乒乓乓,弹、扫、挂、崩、踢、点,很难让人想象,这么狭窄的空间里,两个人是怎么打的,就只见得两个人越打眼神越亮,唇边都挂着笑意,眼底都有激赏之色。

    这不由让两人想起前不久在巷子里打的那一架,当下便对视一眼,手上招法更快!

    突然,夏芍一个皱眉,腰身一弓,惊呼一声,“啊!”

    徐天胤一愣,也正是这一愣的工夫,车门啪嗒一开,夏芍霍地向外一仰,敏捷地翻了出去!

    待徐天胤在车里抬起头来,夏芍已是站在车外,整了整衣服,笑盈盈冲他抱了抱拳,眼神挑衅,意味很明显——你中计了!

    她冲他挥了挥手,转身便悠闲散漫地走了。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徐天胤却仍旧没将目光收回来。他在车子里默默坐着,直到天色黑沉,远处大路的街上亮起了路灯,他才发动了车子离开。

    这天之后,夏芍便忙碌了起来。

    起因与吴玉禾被捕的事有关。他因猥亵未成年少女、聚众淫(禁词)乱和吸毒的罪名被批准逮捕,在东市上层圈子里像刮了一阵惊风,许多被他邀请参加过这些龌龊事的人都躲了起来。被他猥亵的少女的家长自然是要求巨额赔偿,这些赔偿的钱对吴玉禾的身家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但吴玉禾的牢狱之灾却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到头来,最可惜的便是他的古玩行。

    古玩这一行,不是内行人可是经营不起来的。吴玉禾的妻子不懂这些,独生子又不成器,家里亲戚虽然虎视眈眈盯着他们家,可谁也不懂这一行。

    夏芍得知此事后,便打起了收购吴玉禾的古玩行的主意。

    陈满贯得知她的想法后,犯了难,“我算了算咱们的资金,这些日子赚的不少,收购吴老板的古玩行刚刚够。但是东市不是只有福瑞祥一家古玩行,盯上吴老板古玩行的人也不是只有咱们。听说省内也有古玩商瞄上了这边。恐怕,到时竞争很激烈不说,我就怕到最后就算咱们给的价钱合适,吴夫人也不一定同意咱们收购。”

    上回在店里,夏芍和那位吴夫人可是闹得不太愉快,那之后她虽再没敢来,可指不定有多怀恨在心。

    夏芍听了却笑了,“陈伯伯,你倒是变得实诚了。什么时候收购的事,还讲究个对方同不同意了?咱们又不是恶意收购,该给的一分也不少她的。她要是跟咱们有仇,不想叫咱们收了去,咱们不叫她知道不就成了?”

    “夏小姐的意思是?”

    “我之前让你留意拍卖公司的事,你不是说,已经留意到合适的经理人和拍卖师了么?”

    陈满贯恍然大悟,脸色有惊喜的神色,“夏小姐的意思是,我们以拍卖公司的名义?”

    夏芍点头,“上回你带到店里来的那位孙经理,我看着就不错。他面相早年虽时运有些不济,但只是属于时运未到。我观他中庭较长,鼻端嘴宽,属于踏实肯干的类型,是做生意的面相,且比较会处理人际关系。而且,坐相端走路直,福厚禄旺,后半生稳定安康。这个人,可以用。”

    陈满贯听了忍笑道:“夏小姐,我老陈算是明白了,敢情跟着您,连员工面试都省了,直接看看面相就知道可不可靠了。”

    “我只是作为参考,其实我最看重的,还是他在经理人这方面的能力。他要是没有这能力,面相再合适,咱们用不着也是白搭。”

    职业经理人,在1997年的时候,跟拍卖公司一样,在国内都不太多见。这位孙经理,名叫孙长德,年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幼时跟着父辈移民美国,但在美国过的却是清贫日子。他年少发奋,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名职业经理人。但华人在美就职多少会遇到一些阻力,孙长德的心性也属有血性的,一气之下便回了国。

    可是国内对职业经理的认知这时候还比较少,他四处碰壁,最终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会在东市这个刚刚开始发展的城市遇到了机遇。他对夏芍想成立拍卖公司的想法非常感兴趣,毕竟拍卖公司在国内还不是遍地都是,能有这种想法的人,至少意识还是比较超前的。只是令他惊讶的是,有这种想法的人,竟还是个在读书的少女。

    但当孙长德得知,福瑞祥古玩行的真正老板竟也是这名少女时,他激动了!年纪轻轻就有敢创业的魄力,这即便是教育不一样的美国年轻人里,也是不多见的!他觉得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好像明白了这么多年自己郁郁不得志,到底是在寻找什么!

    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一个可以亲手创造出来的奇迹!这个奇迹,终将会震惊世人,成为一个帝国!

    虽然现在,这个帝国还小得可怜,但他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一天!

    孙长德虽然年龄比夏芍大了将近二十岁,但两人却是一拍即合。

    1997年底,华夏拍卖公司在东市成立。

    公司一成立,孙长德便着手收购吴玉禾的古玩行。这个时候,东市有实力的三家古玩行都已经跟吴夫人有过接触和商谈。

    但,吴夫人是个记仇的性子,这些人,平时跟自己老公称兄道弟,出了事却谁都闭门不见。现在看他们家要垮了,出来想以低价收购她家多年积蓄的古董谋取暴利?门都没有!

    吴夫人软硬不吃,这三家古玩行跟她软磨硬泡了两个月,还是不见结果。这时,省内一个很有名气的古董商找到了吴夫人。

    这古董商名叫杜兴,据说有点黑道背景。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听说是个不要命的主儿,凭着勒索恐吓打下的家业,后来倒腾古玩,狠发了一笔财。

    杜兴来到东市后,可不管吴夫人吃软还是吃硬,他在道儿上混了这么多年,人脉也广,直接雇了几个小混混,先把吴家的儿子给狠揍了一顿,然后再找了几个人,三天两头去吴夫人家里骚扰恐吓。

    吴夫人见儿子被打了,终于是怕了。正当她考虑服软了的时候,孙长德找到了她。

    孙长德来的时候,直接带了两名鉴定人员和一名房地产评估师,开出的条件很优厚。古玩行的东西他们会有专门的鉴定人员进行鉴定评估,连吴夫人想要卖掉的吴家几处房产都给可以给她进行评估,安排拍卖。

    吴夫人眼前一亮,她确实是想要把吴家的几处闲置的房产也卖掉。她这么急着处理古玩行和家中房产,自然是防范吴玉禾的几个兄弟。一开始,她对八竿子打不着的拍卖公司找到自己的事很稀奇,但是听过孙长德开出的条件之后,她便着实惊喜了一把!古玩行被收购的价格哪一家给出的价码都差不多,但这家拍卖行却可以再房产等一些方面帮自己很大的忙!而且,她也有些私人首饰,想必这家拍卖公司也可以接手帮忙评估、拍卖。

    吴夫人动了心,很快便决定把古玩行转手给孙长德,她也不是傻子,自然怕杜兴来闹事,因而早早就决定卖了这些东西,到外头躲一阵再回来。

    两个人暗地里签了转手的合同,第二天吴夫人就带着儿子跑路了。

    她是跑了,但吴家的古玩行被收购了的消息,却风一般传遍了东市!

    谁出的手?

    谁干的!

    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块肥肉会被杜兴吞下的时候,华夏拍卖公司的出现,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拍卖公司?这新兴的公司对东市的上层圈子来说,虽然是不陌生,但却绝对是新兴事物。

    一家拍卖公司,收购古玩行做什么?

    在大部分人惊奇的时候,有些商场里摸爬滚打的老狐狸想通了其中的关联,顿时一拍脑门子,“哎呦”一声叫!

    这是谁想的好主意?今年夏天的拍卖会上,众人都见到了古玩拍卖的巨大潜在市场。这些古玩,大多来自藏家个人,或者是由古玩行送拍。而拍卖公司就靠着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来赚钱,这个比例可不少,据说艺术品拍卖收取的比例可以高达百分之十到十五!

    &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nbsp;这已经是很大的利润了。可是,如果这些拍卖会上的古玩,都是拍卖公司自己的呢?

    那不是代表,竞标拍卖下来的利润,都是自己的?华夏拍卖公司低价收购了吴氏古玩行,里面的古玩都是以最低价收购的,要是在把这些低价收来的古玩放到拍卖会上高价拍卖,那利润得有多高?

    这个孙长德是什么人?好精巧的算计!

    “这个孙长德是什么人!”这句话,很多人都在问,杜兴也在问。

    酒店豪华套房里,酒瓶子碎裂的声响,让跟着杜兴从青市来这一趟的几个下属都禁不住寒颤。

    “给老子把这人找出来!老子倒要看看,谁敢抢老子的肥肉!”一脸络腮胡、相貌凶狠的杜兴怒道。

    几个手下赶紧应声,就要离开。

    “等等!”杜兴眼底精光一闪,“先给老子查查这小子什么来路,查明白了再回来告诉我。”

    这杜兴身量中等,其貌不扬,甚至称得上貌丑凶恶,但却也有点精明心思。拍卖公司是新兴事物,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这行的发展潜力,但却没多少人去开这么家公司。为什么?因为拍卖公司拼的是人脉。

    你光有拍卖品没用!能不能邀请到社会各界的名流,能不能聘请到那些眼高于顶的专家,能不能宣传到位,能不能顺利举办起拍卖会来,这些靠得都是人脉!

    所以,杜兴才没有贸然找孙长德的麻烦,他得先看看他的背景。

    但没想到的是,三天后,手底下的人带回的资料叫他极为恼火。

    孙长德不是东市本地人,虽是归国华侨,却无权无势,在东市没什么门路——就这么个人,抢了他到嘴的肥肉?

    杜兴气笑了,眼一眯,眼神发狠,“好!好!这小子既然手敢伸这么长,伸到老子这里来!老子就剁了他的手!”

    杜兴年轻的时候凭着一股狠劲儿,在社会上也算打出一些名气,结识了不少人。他在东市也认识不少人,其中关系最好的要数安亲会东市堂口的一个小头目,名叫李新。

    这天晚上,杜兴热情地请了李新到了东市新开的一间星级酒店,要了贵宾间。两人都各自带了几个兄弟,一群人围坐一桌,吃喝了起来。

    席间,李新听了杜兴说的情况,当即就笑了,“还有这种人?我这两天也听说了。自古就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人在东市没根没基的,就敢干下这种抢肥肉的事。这不是愣头青么?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他的胆量。”

    “我就是想教教他,在社会上混,光有胆量是不行的!李哥,你就说句话吧,这忙你帮不帮兄弟?”

    “你看你,你叫我一声李哥,我还能不帮你?”李新想了想,反正孙长德也没权没势的,于是就点了头,“行。你告诉我他住哪里,这两天我有时间就带人过去,让他把刚弄到手的古玩行转给你,你看怎么样?”

    “哎呦,那敢情好!那就谢谢李哥了!之后还请李哥把人交给我,我得剁他一只手出出气!”杜兴赶忙笑着给李新敬酒。

    而就在一群人推杯换盏的时间,酒店大厅里,一名少女走了进来。她进来后,直接上了二楼的一间贵宾包间。

    刚一走进去,陈满贯和孙长德便赶忙起身,“夏小姐来了?”

    “陈伯伯,孙哥,没叫你们久等吧?”夏芍边笑边坐了下来。

    如今已是寒假,自从成功收购了吴玉禾的古玩行,福瑞祥一夜之间已成为东市最大的古玩行,只不过,许多人不知道华夏拍卖公司和福瑞祥是一家。

    陈满贯和孙长德早想庆祝一下,但夏芍之前一直没时间,如今好不容易放了假,两人这才在酒店订了包间,准备聚在一起好好庆祝。

    今天刚刚放假,夏芍还没回师父那儿,今晚跟父母亲借口说跟同学一起出来逛逛,这才来了。

    孙长德今年三十三岁,看起来却比这个年纪的男人还要老成些。他五官平凡,但却很干净,一种干练沉稳的气质。但只要一提到月前成功收购古玩行的事,他就忍不住有些激动,笑道:“我至今还记得签下那一纸合约时候的心情,那真是……无以言说的激动啊!”

    夏芍笑着摇摇头,刚想打趣他一激动起来就年轻了好几岁,目光落在孙长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德脸上的时候,却是眉头轻轻一动。

    “怎么了,呃,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孙长德发现夏芍盯着他的脸看,不免尴尬地咳了一声,暗怪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不管怎么说,眼前坐着的人可是他的老板。

    哪知道,夏芍一开口,却是叫他一愣,“孙哥,你有麻烦了。唇色青暗,口角无棱,有人要害你。”

    “什么?害我?”孙长德这段时间自然知道了夏芍是位风水相师的事,他以前在美国打拼,知道华尔街那些大亨们都很信服风水大师,当知道夏芍有这本事后,很是惊奇了一把,此刻听到她这么说,脸色不由一变,“有人要害我?”

    陈满贯也是惊愣住,今天本是要庆祝一下,怎么一开场的情况是这样的?

    “孙老弟来这不久,也没得罪什么人,谁要害他?”陈满贯刚忙问。

    “就是因为来这不久,要害他的人才好猜。”夏芍淡淡一笑,眼神却有点冷,“定是跟收购吴玉禾的古玩行有关。”

    这话一说,陈满贯和孙长德都是皱了眉头,觉得有道理。正当陈满贯想问问她化解之法的时候,夏芍已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两声之后,电话那头传来高义涛的声音,“夏小姐?真难得,你会找我。”

    “高老大公务繁忙,没事我怎么好打扰?”夏芍笑了笑,便将事情跟高义涛说了说。

    高义涛却在电话那头惊了惊,最近在东市闹得凶的华夏拍卖公司,是夏芍的?

    “夏小姐,你放心。既然公司是夏小姐的,我保证没人敢动贵公司的人。我会传令兄弟们,留意有没有人雇佣帮会的人对你的员工不利。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那好,那就谢谢高老大了。”夏芍说罢,便挂了电话。

    陈满贯和孙长德这才知道她是给谁打的电话,孙长德有点震惊夏芍竟连黑道的人也认识,陈满贯却是淡定多了——东市地面的黑道老大算什么?安亲会的当家夏小姐都见过了。

    给高义涛打过电话后,两人这才安心了不少。孙长德这人胆量还说得过去,竟然一会儿就不把有人要害他的事当回事了,招来了服务员,张罗着上菜。

    三个人也吃不了多少,但菜品却是丰盛。

    正当服务员陆续前来上菜的时候,隔壁的包间内,杜兴和李新带着各自的弟兄一大帮子人走了出来。

    经过夏芍这边包间的时候,一名女服务员正好端着菜品进来,那女服务员身材火辣,纤腰翘(禁词)臀,杜兴一眼粘上去,眼神便跟着飘进了包间内。

    这一飘进来不要紧,刚好落在了孙长德脸上。

    杜兴虽然没当面见过孙长德,但他见过手下拍回来的照片,他对这个抢了自己油头的人记忆深刻,一眼便认了出来,当即大叫一声:“就是他!”

    陈满贯和孙长德正准备给夏芍敬酒,被他这一叫,两人手里的酒差点没洒出来!

    杜兴和李新这边十来个人却都是望进了包间,杜兴此刻脸色已是发狠,带人就气势汹汹冲了进来,“好小子!叫爷爷在这儿碰见你了!”

    他们一群人十来个冲了进来,孙长德从座位上起来,陈满贯当先怒声喝斥:“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不关你他妈的事!给老子滚一边!”杜兴一把捞住离自己最近的一瓶酒,抬手就朝陈满贯掷了过去。

    幸亏陈满贯躲得快,那瓶酒砸在身后的墙上砰一声爆开,酒液带着碎玻璃渣子四溅,陈满贯和孙长德后脖颈和侧脸顿时就划破了几道血痕。

    两人赶忙退后,但却都是第一时间就来到夏芍身边,把她从座位上拉开,挡在身后——在他们眼里,她不仅是老板,而且她年纪还小,还是个女孩子。

    但就在两人把夏芍拉起来的一瞬,跟在杜兴身后进来的李新一眼瞥见夏芍,脸色忽然刷白!

    而这时,夏芍也已拨开陈满贯和孙长德,走去了两人前头站定。

    “夏小姐!”

    两人一惊,都去拉她,却见她负手而立,气度淡定悠闲。这不由令两人有些惊讶,一时间竟望了把她拉回来。

    而对面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杜兴等人也是被夏芍的气度所慑,都愣了愣神。

    却听她淡淡问道:“要找人麻烦,先得划出条道儿来。我只问一句,你是否是安亲会的人?”

    “安亲会?”杜兴还没见过在这种场面里这么镇定的女孩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顺口就答了,“爷不是!怎么着?”

    对面,少女缓缓点了点头,神情看起来依旧淡然悠闲,她甚至还叹了口气。

    “唉!我还以为,我要揍高老大的人两回。幸好你不是。”夏芍点点头,笑眯眯抬眼,慢悠悠说道,“既然你不是,那我就放心揍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华夏拍卖公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华夏拍卖公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