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六爻起卦

    章节名:第四章 六爻起卦

    六爻起卦来源于《易经》,易有六十四卦,一卦六爻,故得此名。嫒詪鲭雠晓

    爻的意思,其实就是阴阳。由于《易经》的起源比较早,当时还没有阴阳的说法,便将阴阳用两个符号来代替。这两个符号现今大家也都见过,就是八卦图案上的两条不一样的横线符号。一种是“—”,一种是“——”,分别来表示阳爻和阴爻。

    六爻起卦,掷六次而成卦,结合易经的爻辞以及天干地支,来占卜吉凶。

    夏芍将三枚开元通宝放在手心里,看样子这就要开始了。

    胡嘉怡却小心翼翼探了探脑袋,眼神往夏芍的书桌上瞄,好像在找什么。

    夏芍发现她的目光,当即停手,问:“还有问题?”

    占卜的时候,心念要静,一旦开始起卦,中途就不能断,否则影响准确性。所以看出胡嘉怡有问题,夏芍宁愿现在问。

    胡嘉怡对西方占卜术感兴趣,她自然知道占卜时的禁忌,所以她也不忍下,有问题就现在问,于是眼睛瞄瞄夏芍的手心,“用铜钱占卜的方法我知道一点,可是我看香港那边的大师很多都是用龟壳的,把三枚铜钱放在龟壳里,然后摇出来。你……你准备龟壳了吗?”

    夏芍听了笑了笑,不答反问,“很多人都说塔罗牌有牌灵,你这么精心研究塔罗牌,你认为有牌灵的存在吗?有没有牌灵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牌合一的境界。塔罗牌之所以准,准的应该是占卜师。占卜师如何理解牌面才是最重要的,而不应该拘泥于形式。东方的占卜之术也是一个道理,岂不闻‘易无定法’,树叶亦可为卦,一切皆在境界。”

    夏芍这话可不是唬人的,六爻成卦方法很多,高手更是随意而为。金钱起卦、蓍草起卦、声音起卦,名字起卦,方位起卦等等,凡成有数,尽皆可为。境界到了,树上摘片树叶,路边拔根草,甚至是地上随便捡颗石子,都能成卦!

    有的人认为六爻起卦必须用乾隆通宝,因为六十四卦以“乾”为天,乾隆钱正好字型上相符,而且乾隆通宝的铸造比例是铜四铅六,大小厚薄适中,非常符合摇卦的需要,比别的铜钱准确性高。

    其实,这些都是太过拘泥于形式,自身修为到了,一切都不重要。

    只是这随意取象而成卦的境界,夏芍目前还达不到,当今没有能达到这境界,连唐宗伯都差那么点火候。

    因为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从心境上来说势必是返璞归真了。

    玄门传承的心法对内家的养气养生之道修炼很注重,境界越高,越是开悟。这就如同道家的修炼,同样是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四个境界。

    唐宗伯已在炼神返虚的境界,这在当今内家修炼上已经无能能出其右!是实打实的祖师级别。而夏芍年纪轻轻,也已在练气化神的境界,这比唐宗伯当年少说早了十年!在同龄人中,夏芍天赋悟性若说是排第二,那便没人敢排第一。因而,唐宗伯曾经很是欣喜,絮絮叨叨地高兴了好长一段日子,称她迟早是要青出于蓝的。

    夏芍对此心中有数,她有天眼在,这是连师父都没有修炼出来的境界。因此她对占卜之法比常人多一分了悟,所以她已可以不拘泥于一些形式。比如龟壳她可以不用,铜钱可以随意。

    宿舍里的一群人自然是不知道夏芍的本事,只是被她这一番话说得一愣一愣的。

    胡嘉怡脸上露出深思的神情,慢慢点头,也不知是听懂了多少。

    夏芍见此情形,却是开始卜卦了。

    她手里是三枚铜钱,随着心念摇了两下,之后自然松手。铜钱便清脆地落到了她的书桌上,她只看了一眼,便记住了成卦的信息。

    铜钱有正面和背面,不管怎么抛,只会出现四种状态——三枚都是正面、三枚都是背面、两枚正面一枚背面、两枚背面一枚正面。这四种状态分别称为老阴、老阳、少阳、少阴。

    虽然只有这四种状态,但抛六次,所出现的卦象演化就很繁复了。这种繁复的卦象,推演的难度不逊于八字,在玄学易理中地位很重。

    夏芍起卦的速度很快,接连抛了六次,速度之快,动作之流利看得宿舍里的一群人只觉得眼都花了,六次投掷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每次夏芍都是只扫一眼,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就投下一次的。当最后一次落在桌上,她微微点头,便手一扫将三枚铜钱收好了,道:“可以了。”

    她一扫围着折叠方桌坐着、齐刷刷看着她四人,断道:“仙仙赢,潘向萱输。其余两人一人,粉衣的不输不赢,蓝衣的小输。”

    夏芍并不知那两人叫什么,便直接以二人穿衣的颜色告知了。

    四人面面相觑,胡嘉怡捂着嘴巴,眼睛眨啊眨,好半天才惊愣道:“这就有结果了?可你都没对卦辞!我看那些大师占卜的时候都拿着本书的,而且还用纸笔记下每次的投掷结果之类的……”

    “卦辞在心,何需对?”夏芍一笑。

    胡嘉怡却更是震惊,话是这么说,她研究塔罗牌这么多年,都没背上来没张牌面正反的意义。而且占卜之道在于解卦,这是最费时间的,就算她能背下来吧,她都没解卦!她每次铜钱落下就只看了一眼!而且她还没用纸笔记下来每次投掷的结果!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胡嘉怡说的不错,按理说是该用纸笔记下来的,而且推演卦象却是费时间。但对夏芍来说,却是信手拈来。六爻起卦是最传统的一种占卜方法,最为系统和规范,是易学里必学的占卜方法。

    当年,唐宗伯在教她六壬神课之前,最先教的便是六爻。有一段时间,夏芍连睡觉的时候都握着师父的铜钱,若说是六壬的卦盘她会推演一段时间,六爻却是不需要。且今天占卜的事很简单,不过就是一场输赢,不涉及生死劫数,何必推演?不过就是一眼的事。

    也正因如此,唐宗伯才说她在此一道上的天赋无人能出其右。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已经有了。”夏芍挑了挑眉,目光便从四人身上收回来,开始翻出桌上的书本来,看书复习今天课上所学去了,“可以玩牌了。”

    虽说是可以玩牌了,但宿舍里一开始的气氛还是有些诡异的安静,牌打得静悄悄。但终究是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女,有胡嘉怡和柳仙仙这两个活泼的在,打了几圈之后,柳仙仙就因为手气不错,不停地仰天大笑。另外两个女生倒是没什么特别反应,反正是输几次就赢几次,只有潘向萱的脸色越来越臭。

    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柳仙仙越来越乐,潘向萱则一拍桌子站起来道:“这个位置不好!我要换地方!”

    柳仙仙眉一拧,“都坐好了,谁跟你换地方?你那个地方说不定倒霉,谁跟你换?”

    潘向萱一推身旁的女生,“起来,我们俩换!”

    那女生不敢逆着她,只好起身,一群人却同时看向夏芍。

    夏芍正认真看书,连眼都没抬起来,悠闲地道:“随便换,换哪儿你都输定了。”

    于是,四人就换位置了。

    从晚上八点打到十点,两个小时,四人坐着的位置换过两轮,但奇怪的是,不管怎么换,柳仙仙都是赢的那个,潘向萱输得最惨。最后四人都打够了,算了算输赢,柳仙仙和潘向萱自不必多说,一目了然。另外那两名女生,穿着粉色小外套的女生不输不赢,刚好和了。而穿着蓝色裙子的女生输了两局,算是小输了。

    一切如夏芍所说!

    四人震惊了。这种震惊,没有比身处其中的人体会得更深。

    胡嘉怡也是震惊的,身为塔罗牌占卜师的她知道,今晚的事虽小,可若是用塔罗牌占卜,绝对不会有这么细的结果。而且占卜的过程也慢,洗牌、切牌、列阵、解牌,每个人都要占卜一遍,耗时不说,结果绝对不会这么细的显示谁必赢、谁必输,连不输不赢和小输的都能算出来!

    这已经不是神奇了,而是神准了!

    “六爻起卦是民间最常用的一种占卜方法,后世的梅花易数、观音神课、文王六十卦都是从其身上演变而来,而它本身却是在周朝时期就存在了的。现在,还有人认为自家的文化是摆地摊的货吗?”夏芍终于从书本上抬起头来,目光定在潘向萱脸上,“越是不了解的事,越要抱持谨慎态度,尤其是对先辈,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抱别人的大腿之前,请先学学向自家先辈致敬。否则,一个连自家人都不懂得尊重的人,凭什么以为到了别家,人家不是用轻蔑的眼神看你?”

    潘向萱咬着唇,面子丢尽。原本是想炫耀一番自己见过欧洲的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占卜大师的,毕竟有自己这番见识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的人,在同龄人里很少见。哪里会知道结果竟是被人一巴掌打在脸上?

    这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在她看来,能考入青市一中,又能住这四人间的宿舍,证明家里怎么说也是小有薄资的。这样的家庭,家长怎么可能会让孩子去学算命这些事?不嫌丢不起这人么?

    “神准又怎么样,但还不是上不了台面?你敢说你是算命的,别人不把你当神棍看?这么喜欢向自家先辈致敬,还来青市一中读书干什么?怎么不去找个老神棍学学,干脆去街边摆摊得了?”潘向萱一抬下巴,轻蔑一笑,眼神挑衅。

    这话一出口,不待夏芍说话,胡嘉怡就忍不住了,“潘向萱你什么意思?芍子算得准不准你看见了,你张口闭口叫人去摆地摊,你什么意思!”

    柳仙仙嗤笑一声,“胡嘉怡你这人就是笨,这你都听不出来?人家花了五百万美金去国外找人占卜,到头来还没自己国家摆地摊的准,你叫人心里怎么平衡?你给人家呛两声,让人心里舒坦舒坦你会死啊!”

    胡嘉怡一愣,夏芍却是垂着眸笑了。

    潘向萱脸一黑,被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最后怒喝一声,带着人摔门而去。

    但这天之后,新生520宿舍就得了一个称号——神棍宿舍。

    那天晚上夏芍给人占卜的神准消息不胫而走,时常便有女生晚上好奇,敲门进来想要看看手相啦、看看面相啦,或者也想见识见识六爻起卦。

    夏芍却是直接定下了五不看的规矩——不诚不看、无事不看、不明不看、反复不看、未成年不看!

    心不诚的、没什么要紧事的、胡思乱想的、反复问一个问题的,还有未满十八岁,没有长辈出面,要预测本人之事的,不看!

    这最后一条基本就把所有人都一网打尽了。好多人在听见这句规矩以后才恍然大悟,其实她就是不想给看而已。

    夏芍确实是懒得看,因为这些女生,大多是出于好奇,没什么要紧事,问的无一不是:“我学习成绩会不会好?”、“我男友爱不爱我?”之类的问题。

    对此,夏芍直接答——想学习成绩好,请去看书;想知道男友爱不爱你,请去问你男友!

    她这么说,也是出于无奈。毕竟她实在是太忙了,晚上回来,她要给自己预留做功课的时间,还有华夏集团的事许多事要忙。她出去买了台笔记本电脑放在宿舍里,虽然这年头电脑还不普及,大多是那种笨重的老式台式机,就连笔记本电脑也很厚重,但总比没有强。

    孙长德对电脑这方面很熟悉,每晚都在电脑上跟夏芍聊一些公司的事,而且他在美国时竟然进修过程序方面的课程,为了防止两个人聊的事关公司的机密,他还交给夏芍如何将每天的聊天信息彻底损毁,而不会被复原。

    其实,这在电脑还不普及的年代,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小心。但夏芍却觉得小心无大错,小心些还是好的。

    陈满贯的年纪对电脑则有些不太灵光,因而他每晚都是在夏芍吃过晚饭之后,给她打电话,说说福瑞祥在收购古玩方面、以及前段时间夏芍让他留意的古黄花梨家具的事。

    青市也有古玩市场,福瑞祥打算来此开家分号。古玩行是个特殊些的行业,只在古玩市场才开得起来,全国各地古玩市场其实很多,大型的也有不少,这些都在福瑞祥的扩张的版图内。

    而华夏拍卖公司在东市拍卖会上取得成功后,也打算要在青市把公司开起来。不仅仅是青市,全国各省会城市,一线大城,甚至是将来,夏芍还想将其开去港澳台和开辟国外市场。

    眼下要做的,就是先在省内站稳脚跟,再以省内为基地,向外开始扩张!

    虽然东市在未来几年就会发展成为省内一道亮丽独特的名城,堪称省内第二大城市!但青市作为省会城市,无论是人脉还是资源,对整个华夏集团来说,在这里站稳脚跟都显得尤为重要。

    这是很重要的一步,夏芍自然重视。

    她平时不仅要保证学习成绩不落下,公司要在青市驻扎的事还需要她亲历亲为。她哪里有时间整晚悠闲地陪着一群慕名来到宿舍,问她各种无聊问题的小女生?

    但学校的人却是不知道她有这么忙,渐渐的,夏芍便在新生里多了个清高的名头,有不少女生看她不太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顺眼。

    对此,夏芍倒是不在意。别人怎么背后说她,她没闲心去管,相比起得陪着这群麻烦事多的千金,她更在意自己的公司。

    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都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只知道她习惯很奇怪,每天早晨起来打坐,放了学就出去吃饭,一两个小时才回来,到了周末就不见人影。回来宿舍就埋头看书,或者在笔记本电脑上不知道和什么人聊天,看起来日子比任何人都忙。

    其实,柳仙仙和胡嘉怡也很忙,前者忙着约会,后者忙着背塔罗牌的牌面。那天夏芍似乎是刺激到胡嘉怡了,她开始觉得自己不够专业,拼命地开始研究这方面的事,有来宿舍找夏芍的,她便牵过来,立志要把找夏芍的人都变成她的忠实信徒。然后练好了,改天找夏芍来场比试之类的。

    只有苗妍一如既往地安静,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对于这个室友兼同桌,夏芍也看出她必然是有什么事,一般人不会瘦成这样。但她却是因为太忙,一时顾不过来,打算先等福瑞祥和华夏拍卖公司落户青市之后,再来研究研究这个比她还神秘的妹子。

    这天,又逢周末,学生们大多会晚起些,夏芍却是仍旧六点就起床,收拾了东西便背着个单肩包冲出了校门口,上了徐天胤的车子。

    此时离开学时已过去了一个多月,两人周末已去过了两回古玩市场,给福瑞祥买下了一个不错的铺面,今天便是去办理各项手续的。

    青市的古玩市场在繁华地段,在国内的古玩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古玩市场里分了几条街,有城隍庙、钟楼这样的游览地段,还有专门的古钱币市场、邮票市场和省文物艺术品市场。

    这样大的市场,商家众多,自然有生意兴隆的,也有生意不景气的。生意兴隆的店自然是不会转手的,生意不景气的大多地段有点偏僻。对夏芍来说,地段偏不偏僻其实无所谓,凭着陈满贯省内古玩行会副会长的身份,和多年来在这一行的人脉和权威,再加上她在店里布点风声局,保证店里生意照样红火。

    所以,一开始夏芍就没对在中心地段找一家好铺面的事抱有太大希望。

    但世上永远不乏意外。

    意外就是夏芍走到省文物一条街的中心地段时,竟然发现有一家古玩行要对外转让。在这样的地段,只要老板不是外行,生意一般不会太差强人意,怎么会要转让的?

    夏芍有点兴趣,当即便和徐天胤两人走进了店里,刚到门口,便听见里面有争执声传了出来。

    “王老板,这、这……这不行啊!你给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我本来就是亏本在转让了,你给我的价码简直就是要让我血本无归啊!”

    “马老弟,你可想好了,这条街上,我王道林说要收你这家店,可没有同行再敢来问你。这个价码你早晚得答应,再耽搁,你这店也是开不下去,不如就低价给我,咱们还可以交个朋友,以后你有什么事还可以来找老哥。”

    这声音笑呵呵的,一点也听不出是威胁来。

    门口的夏芍却是挑了挑眉。

    王道林?

    这不是省内古玩行会的会长么?

    这个王道林,不仅是省内古玩行会的会长,还是国内的古董巨商,身家百亿,实打实的业界龙头。

    这人夏芍一直没有机会见见,但却听陈满贯说过。据陈满贯所言,此人乃是个笑面虎,表面上笑得弥勒佛似的,背地里手段强硬,用各种手段收购了不少同行的店铺,价格低得让人咋舌,在业界风评并不好。但是没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盯上的店,没一家开得下去的,都是惨淡收场。而他也是凭着低价收购这些店,攒足了丰厚的身家,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实力却是雄厚。

    “但……林老板,你这价码……”

    “马老弟,我的店里也要有资金流动的嘛,做生意你也应该清楚。反正我就出这么多,你考虑考虑吧,我明天再来。”

    说完,店里便有一名身量中等,脸圆肚圆的人背着手走了出来。

    夏芍见势立刻拉着徐天胤快速退进旁边一家店里暂躲,毕竟夏芍和徐天胤的外形都太过抢眼,走在这市场里,就算没人认出她来,也是回头率极高。而夏芍此时意外碰上这么家地段好的店,她自然是不想放过。别人可能认不出她来,王道林也许能。所以她想得到这家店,就得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避着人。

    待王道林走了,两人才又从店里出来。一出来,夏芍便觉自己的手被捏了捏。

    她一低头,这才发现,方才两人往店里躲,情急之下她拉了徐天胤的手,此时此刻,两人的手正交握在一起,牵得牢靠。

    徐天胤捏她的手却不是为了提醒她这件事,而是往斜对面看了一眼。

    夏芍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便挑了眉。

    斜对面便是王道林的盛兴茂古玩行,店面极大,古色古香。然而,店外头的房檐底下,却是挂了一方八卦风水镜……

    ------题外话------

    今天码得有点不太顺,字数少了点。我吃完饭就去接着码,如果睡觉前码不出一章来,那就跟明天并在一章上。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章 六爻起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章 六爻起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