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面试与麻烦

    章节名:第五章 面试与麻烦

    八卦风水镜就是八卦和镜子的组合,一般是用来化解五黄大煞等刚烈煞气的,在没有煞气的情况下不会使用。嫒詪鲭雠晓

    而这条古玩街正常得很,为什么要使用八卦风水镜?

    王道林的这面镜子挂在房檐儿下,而房檐儿较低,镜子也不算大,在底下半遮半掩的,夏芍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了猫腻。她顺着镜子悬挂的方向望去,发现镜子正对的地方,刚好是斜对面要转让的古玩店,这才冷哼一声。

    “这人!老老实实的生意不做,专下暗手。怪不得他看上的店,没一家做得下去,原来是这么回事。”夏芍收回目光,“师兄,走,我们去那家店看看。”

    徐天胤点头,目光这才落在两人牵着的手上。身前少女牵着他往前走,明显是被转移了注意力,早就忘了这回事。他也不提醒,任由她牵着往前走,感觉那手在他掌心里,温软可爱,连温度都是不凉不热,就像她给人的感觉,宁静恬淡,让人舒适。

    熙熙攘攘的古玩街上,一对外形极为俊俏的年轻人牵着手,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见得男人步伐微微落后少女,目光定凝在她的背影上,微低着头,唇角一抹极浅的笑。

    夏芍拉着徐天胤进了要转让的这家古玩店里,见老板马显荣正在店里默默擦拭自己的古玩。尽管是生意做不下去了,但每一件东西都像是他的孩子一般,极为珍视,舍不得有半点怠慢。

    这一幕落在夏芍眼里,眼神不由亮了亮,这才开口问道:“请问,我有意收购这家店,可以谈谈么?”

    马显荣头也没抬就叹气摆手,“不用了,我这店被王会长看上了,他想要,谁也不敢出手的。买下来,你生意也做不起来,我何必坑你?你还是……咦?”

    他话说到一半,这才后知后觉。

    这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而且,还是个女孩子的!

    古玩这一行,大多是些老头子在做,因为是要讲究眼力的,没些年头的经验做不起来。因而这一行,年轻人不多见,女孩子就不更不多见了。

    马显荣一愣,这才转头看去,只见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盈盈站在门口,身后一名男人,眼睛不看人,只看着身前的少女。

    马显荣半天没回过神来,夏芍便已经向他走了过去。

    她还是那句话,“马老板,我有意收购这家店,请问可以谈谈么?”

    方才门外是逆着光的,直到夏芍走进来,马显荣才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少女一身白衣白裤的休闲装,头上戴了个鸭舌帽,半遮着脸。

    夏芍见马显荣打量她,这才轻笑一声,摘了帽子。她是有意变装而来,毕竟拍卖会上曝光过,别人可能认不出她本人来,但同行一定认得她!这次来古玩街上,怕的就是店面还没找到,就被人认出来,惹一身不必要的麻烦。

    她摘了帽子,露出恬静柔美的脸蛋儿,冲马显荣微微颔首。

    马显荣却是越看眼睛瞪得越大,惊疑不定道:“你、你……我看着你……有点眼熟……”

    夏芍一笑,大方伸出手道:“马老板,你好。我姓夏,夏芍。”

    “夏……哎呀!夏总!真是你啊!”马显荣显然对夏芍来到自己店里的事很是激动,四五十岁的男人,握着个十六岁少女的手,激动得颤巍巍,“哎呀!幸会幸会!夏总,这一行儿,你的名头可是如雷贯耳啊!少年白手起家,我这样的老头子,比不了啊!”

    夏芍一笑,看了看店外,递给马显荣一个“小点声”的眼神,然后便道:“我们可以到里面坐下来谈谈么?”

    但凡古玩行,里面都有茶座,外面置着屏风,倒不是为了附庸风雅,而是为了隔出一块私密的区域,用来跟客户谈事情。古玩这一行出手的物件,除了拍卖会以外,价码都是不对外公开的。

    马显荣激动地把夏芍和徐天胤请到了茶座里坐下,亲自泡了茶来,“夏总,你是不知道,自从东市拍卖会以后,你的名字在这条街上是如雷贯耳啊!每天听得最多的就是你夏总的名字,同行都闹不清,你这年纪,古玩方面鉴定的眼力哪里来的。要是左右邻里知道你来过我老马的店里,我这些天怕是要被羡慕死,哈哈!”

    马显荣笑过之后,便是一叹,“唉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只可惜,我在这一行儿干不下去了……”

    他摇着头,见到夏芍的激动心情没一会儿就被店里的事给冲淡了,忧愁不已。夏芍静静喝着茶,也不打扰他的念叨,倒像是一个极好的聆听者,让马显荣把一肚子的郁闷一吐为快。

    “唉!夏总,我看你年纪轻轻就有这番成就,想来也是不容易。我也不坑你,就跟你实话实说。这店我从上个老板那里转到手里时,就已经被王会长看上了。我在这一行儿是个半道儿,入行不久。我祖上算得上书香门第,祖父和父亲那一辈儿对古玩很是爱好,我从小就跟着老爷子接触这些,眼力自认是不错的。但我一直没干这一行,前些年做生意赚了些钱,孩子们也都成了家,就劝我不必太累了,开家古玩店,又清闲又能赚着钱,平时遇见那些老藏友,还能聊聊天,交一群朋友。我一听,确实是个挺好的差事,要是晚年能这么过,也挺乐呵。我就盘了之前的生意,来这条街上开了这么家店。”

    马显荣叹了口气,显得很懊悔,“夏总,你是不是也是看我这家店位置好,才想收到手?”

    夏芍浅笑着点头。

    马显荣摆摆手,“千万别!我当初跟你一样,一来找门面就遇见这家店在转让,我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碰见个好地段的。我进来跟这家店原来的老板谈价码,心里也是存着少出点钱的打算,哪知道我一开口,那老板立马就应了!我心里还觉得奇怪,他怎么不跟我再争取点价码,现在我才明白了……就王会长给的那价码,要是有人给我当初我给那个价,我二话不说,立马转让!”

    “那马老板怎么不愿意转给我呢?”夏芍放下茶杯,笑了。

    “我……这种坑人的事,我还是干不来。”马显荣摇摇头,苦笑了一声,“要是别人来,我可能还挣扎挣扎,要是夏总来,那还是算了。我最小的女儿比你大不了几岁,虽说是成就跟你没法比,但天底下当家长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马显荣脸上挂着苦笑,话语却是诚恳。

    夏芍唇边笑意渐深,暗暗点头,却是笑道:“马老板,多谢你的好意。但这家店面我看好了,就打算要这里了。你之前接手这家店的价码,我给你加两成。我再问你一遍,转么?”

    马显荣一愣,他没想到夏芍在听他说了这么多之后,还是坚持要这家店。

    加两成?那他不仅不会亏本,连这一年的各项费用也都补回来了。这可是很大方的价码了!跟王道林开的价,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马显荣有点懵,脸上也现出挣扎动摇的神色,但最终却是不解地问道:“夏总,你为什么非得要这家店?老话说,同行是冤家。王会长跟你们华夏的陈总,那在这一行里可是多年的老对头了。全国各地那么多古玩市场,你完全可以避开这里。以你们华夏的资产,到哪儿都能站稳脚跟,青市是王会长的根基所在,你何必在这里跟他硬碰硬?”

    “这是华夏集团的事,马老板不需要知道。我只问你,刚才给你的价码,你转还是不转?”夏芍不为所动,端起茶杯,垂眸喝茶。

    “这、这……”马显荣没想到夏芍性子这么倔强,都这么苦口婆心劝告她了,她完全当没听进去,这让他也不由急了,顿时上来点脾气,说道,“夏总,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实在是佩服!不过,人都是有私心的,你要是这么问我,我肯定转!但我已经提醒过夏总了,我也算问心无愧!到时你在青市碰了钉子,可别怪我马显荣坑你!”

    “好。”夏芍笑了起来,微微颔首,显然是对马显荣的回答很满意。

    她问的这些话,实际上只是为了考验马显荣而已。福瑞祥要在青市开起来,找一名掌柜的是必须的。总不能叫陈满贯这个大掌柜整天东市青市来回跑吧?而且,以后在全国各地也是一样的,总要找个人来负责。

    陈满贯在这方面认识的人多,按理说人选叫他定也行,但夏芍今天却是偶然碰见了马显荣,觉得他人品不错,这才出言试探。

    “马老板,莫急,坐吧。”夏芍泰然笑着看马显荣一眼,唇边笑意颇深,“以王会长的为人度量,不会坐视我们福瑞祥做大的。早晚我们都是要对上,早一点晚一点无所谓。别人怕他的百亿身家,我不怕。他要是跟我堂堂正正的在商场上较量,那倒也罢。若是跟我来歪门邪道,我会让他知道,用风水,谁才是祖宗。”

    马显荣一愣,懵了好一会儿才问:“什么?什么风水?”

    夏芍笑着往外看了一眼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难道马老板就没发现对面的那面八卦风水镜么?那镜子少说也挂了有一年了,虽说是遮遮掩掩的,但马老板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吧?”

    马显荣愣了愣,顺着夏芍的目光望去,有屏风挡着他的视线,他看不见那面风水镜,但却是怔愣着点头,“我看见了,是有那么面镜子。可……夏总怎么知道挂了有一年了?”

    “马老板为人不错,天底下的生意,不管是哪一行,向来就没有一家做得完的。以马老板的为人,就算是对面王会长的古玩行压着,也该有自己的客户才是。被逼到连店都开不下去了,除了王会长的打压,自然是还有点别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不是一日能成的,需要日积月累,少说也得一年。而且这一年里,马老板的身体也不太好,精神恍惚、时常心悸、夜里多梦。可对?”

    马显荣惊愣地连连点头,“对!对!都对!我原以为是店里生意不好,我心里头有事,才这样的。难不成……不是?”

    “有自身方面的原因,但也有人为的原因。”夏芍垂眸喝茶,“那面八卦风水镜,马老板发现它对着自己的店,就不会觉得不舒服?难道就没去找过他?”

    “这……我当然是去找过的!可是王会长说那是给他们店里招福纳财的,跟我的店没有关系。我对这些不太懂,也觉得看不见摸不着的事,总不能拿来胡搅蛮缠,找人家的麻烦。再说了,他是省里古玩行会的会长,他不找我麻烦就不错了,我要是再去找他,他更有借口打压我。”马显荣有些急切地看向夏芍,“夏总,我听说,您是位风水大师,这事是真的么?您的意思是,我店里生意不好,身体也不太好,跟那面镜子有关?”

    “有关联。王会长这是欺你什么也不懂,他店外挂着的,哪里是寻常招财纳福的风水镜?寻常的八卦镜,周围由天干地支、先天八卦、河洛九星、配二十四节气组成,背面画有”八卦祖师、四方贵人、五路财神“符。而他家的店呢?”

    夏芍哼了一声,“马老板若是可以去近处看看,那方八卦镜上画着一个三叉,一名神将骑着白虎,手执神器!而且那镜子是开过光的,三叉尖锐,白虎带煞,冲着哪儿,便对哪儿不利!这是招财纳福?呵,笑话。”

    马显荣听得愣住。

    夏芍却喝了口茶,摇头微叹,“王会长实在是心急了,他即便不用这八卦风水镜,若是一心要收你的店,你终究还是撑不下去的,他却是为了更快些,弄了这么件东西来,累及别人的身体,实在是不应该。”

    “好哇!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我去找他理论去!”马显荣霍地站起身来,气得发抖。

    “马老板,稍安。”夏芍还是那副悠闲的神情,却是叫马显荣停下了脚步。

    “马老板,有兴趣转投我们福瑞祥么?薪酬待遇你可以放心,绝对比你这一年受人打压要强百倍。”夏芍放下茶盏,端坐,神色认真。

    这认真的神色不像是拿马显荣开涮的,他愣了半天,才转过身来坐了下来。

    “夏总,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么?你既然有心要收我这家店,我也同意会转给你。你拿去就好了,何必把这些告诉我?你就不怕我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想办法叫他把那面镜子拿下来就是了,这店我就不转了?”马显荣皱着眉,认真地端详面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女。

    从她进来到现在,一直是气定神闲,他弄不懂,她这样的年纪,这份心性是哪里来的?

    夏芍却是笑眯眯看向他,有些打趣,“不转了?马老板当真以为把那风水镜拿下来就没事了?风水只是助力,人才是本源。对方有心要打压你,没了这面风水镜,你最多是多撑些时日罢了。而且,以马老板的为人性情,既然知道是对方害你,你万万没有还给对方便宜占的道理。这店你是必然不会给他了,到最后,还是我的。”

    马显荣愣了愣,半晌也不知是佩服还是无奈,又是摇头又是点头,苦笑道:“对、对,是这么回事。”

    “而且,我邀请马老板,看重的是你的品德。我刚才问过你了,给你加两成价码,你是转还是不转。如果你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肯把店转给我,那么我是不会留你的。还好最终你没有无视自己的利益,我这才决定邀请你。”

    这话把马显荣说糊涂了,他没听明白,“夏总,你这话说反了吧?”

    “没有。”夏芍笑着摇头,坦诚布公,“我需要的是一名商人,而不是单单品德出众。若是马老板在这么好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的条件面前,还是为了我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着想,而不顾自己的利益,那么,你是个好人,但却不适合做生意。但你最终却是没有无视自己的利益,可见你是名商人,且是个有德的商人。这样的人,我们华夏集团竭诚欢迎。”

    “……”马显荣看着夏芍,半天没发一言,内心却是震撼的!

    他懂了,他终于明白了,眼前这少女为什么会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这绝非偶然!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显荣才感慨地笑了起来,“我算是明白了,敢情刚才我在不知不觉间,通过了夏总的面试?”

    夏芍挑眉,轻笑一声,“可以这么说吧。恭喜马老板,面试成功。”

    “哈哈!”马显荣畅快地笑了起来,一扫连日来的阴霾,“看来我不答应是不行了。夏总都说我是个商人了,商人哪有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的?这么好的机会,我岂有拒绝的道理?”

    马显荣站起身来,伸出手,“那以后就请夏总多关照了。”

    夏芍也站了起来,两人握了握手,协议达成!

    ……

    协议虽然是达成了,但夏芍却没有让马显荣张扬。她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马显荣不知道,但却是照办了。

    第二天,王道林又来问,马显荣这回却是没给他好脸,板起脸来就一句话——对不起,本店不转了!

    这态度让王道林半天没回过神来,街面上的同行们也偷偷地议论。

    这是怎么了?马显荣吃错什么药了,竟然敢给王道林脸色看?嫌他给的价码太低,打算死撑?

    王道林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笑意却叫人发寒,“好啊,马老弟要是能撑下去,我王某人自然是欢迎,咱们这一行又多了个同行。要是撑不下去,只怕是你有来求我的一天!”

    马显荣冷笑,“我这店开了一年多了,看来王会长是一直没把我当同行看。既然这样,改天倒要叫王会长正式恭喜一声才行。”

    “那我等着。”王道林冷笑一声走了。

    从这天起,古玩一条街上,每家店铺都有一双眼睛盯着马显荣的店,发现他的店生意还是冷清。一个星期了,也没做成一单生意。而马显荣一改以前忧心焦虑的模样,显得气定神闲,每天坐在店里看书擦拭古玩,悠闲得很。

    众人都不清楚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看见周末的时候,一对俊俏的年轻人走进了店里,坐了约莫一个小时就出来了。这对年轻人气质极为出众,看起来像有钱人家的公子带着女友来古玩店里挥霍,因而众人也没有在意。

    谁想,三天之后,福瑞祥古玩行青市分店开业!

    店面就在王道林的店斜对面,原来马显荣的店!

    马显荣没走也没搬,店里的古玩都是现成的,管店的人也是现成的,福瑞祥直接把招牌挂上去,就开业了!

    众人恍然,怪不得马显荣气定神闲的,原来是跟福瑞祥接上了头?那、那这不等于是福瑞祥撬走了王道林看上的肥肉?

    众人在震惊之余,不由倒抽一口气——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可是要把王道林给得罪了啊!

    王道林自然是气得脸都黑了!他跟陈满贯在省内古玩行会,一个会长,一个副会长,陈满贯当年生意没失败的时候,两个人就暗地里较劲,本以为他不会在东山再起,从此省内甚至是国内,自己一家独大,哪知道他又起来了!

    那个把陈满贯从低谷中拉出来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这震惊归震惊,王道林起初有些发笑,这么年轻的年纪,懂个什么?经验、资历,不值一提!华夏集团虽然是数十亿资产,听起来很吓人,但却是分了两拨,一半是福瑞祥,一半是拍卖行。就古玩这一行,跟自己还是没法比的。

    但后来想想,王道林却还是心惊的。必然这少女年纪轻轻的便有如此成就,而且她的福瑞祥里有陈满贯这一员大将,始终都是他的心头隐患。

    只不过,如今华夏集团风头正盛,王道林也没找着机会使绊子。身为商场的老狐狸,他心知华夏必然要扩张,福瑞祥必然盯准了国内各地的古玩市场。在他的想法中,青市这里是自己的根基所在,华夏的资产没法跟他比,所以最先做的应该是避开这里,先去其他地方开辟市场、打下根基,然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后他们两家才会有一场对决。

    当然,王道林是不会给福瑞祥这个跟他对决的机会的。他早就已经打好了主意,他在全国各地都有资产,一旦那些店发现了福瑞祥入驻,他便在暗地里动些手脚,还怕福瑞祥不倒?

    但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没动手,福瑞祥就敢迎着他来了!

    他们不仅敢来青市古玩市场,还敢光明正大开在他对面!

    这、这是要下战帖?

    王道林气得发抖,古玩街上的众同行却都是小心观望——福瑞祥来了,这陈总和王总对上,以后可是要有一场厮杀了。

    只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怎么想的?现在就跟王道林对上,这资产上差一大截啊!这还不叫人整得叫苦不迭?

    虽然听说华夏集团董事长这个人还有一重很少见的身份——风水大师。听说积累的人脉不少,但青市是省会城市,各界名流云集,人脉多了去了,可不是只有她才有啊。王道林在这一行这么多年,政商两界人脉也很吓人啊……

    没有人弄得懂夏芍在想什么,但所有人分析了之后都是撇了撇嘴,总结了一句: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早晚得知道商场如战场,早晚得吃一记教训啊。

    正当众人琢磨着福瑞祥要吃一亏的时候,开业三天后,陈满贯亲自到了青市。

    他一来到青市,就来到了省内的古玩行会,广发请帖,宴请同行。

    一般来说,同行是冤家,很少有这种同行聚在一起的饭局。但古玩行里有行会在,平时定一些行业规矩、解决一些同行间的摩擦,也时常举办一些古玩鉴赏会,促进同行之间的交流、提升大家的眼力。因而古玩行的同行之间的关系在各行各业里,算是一个比较特殊而奇妙的存在。

    这场饭局并非正式的开业饭局,邀请的只是同行,至于正式的落户典礼,在一个月之后举行。到时华夏拍卖公司和福瑞祥将一起邀请各界名流出席。

    尽管这只是一场同行间的饭局,但陈满贯身为省内古玩行会的副会长,他的饭局同行们自然是应邀前往。

    时间定在十一月中旬的周末,晚上七点,地点在海边的望海风大酒店。

    这家酒店离青市一中不远,是夏芍定下的,而且定在周末也是因为她要到场。

    其实,这样的饭局,有陈满贯在,已经是给足了同行面子了,夏芍不去也是可以的。她只需要在一个月之后华夏集团落户青市的舞会上出现就可以了,但夏芍却是通知陈满贯,她一定会到场。

    陈满贯和马显荣对此都有些不解,但以陈满贯对夏芍的了解,却是隐隐觉得,要出什么事。

    “呵呵,夏总心里又打什么小算盘呢?看来这饭局有看头了。”陈满贯乐呵呵地一笑,便亲自开车去了青市一中校门口,等着夏芍放学出来,好一起去酒店。

    夏芍却是出来得晚了点,她下课后遇到了点麻烦。

    这麻烦不大不小,却很缠人,正是一中学生会的会长,程鸣。

    程鸣自从开学第一天晚上邀请夏芍进入学生会失败后,便天天想着再见到她。但学校这么大,新生这么多,他又不知道她叫什么,着实是费了一番工夫才打听到她。

    这还是夏芍自动送上门来的。因为她在新生宿舍楼里很出名,不仅会给人算卦,还性子清高,而跟她一个宿舍的胡嘉怡却是刚好相反,很热情地给人用塔罗牌占卜,新生520宿舍是神棍宿舍的名声在开学一个月之内,传遍了全校!

    这自然也就传进了学生会的耳朵里。

    学生会的一群干部,一听这风声,那还得了?

    算卦?占卜?这不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么?这种东西,决计不允许在学校里存在!

    于是,散播封建迷信、带坏学校风气的夏芍同学和胡嘉怡同学,在周末放学后,便收到了学生会的传唤。

    来班级门口传唤的是学生会纪律部的副部长,长头发的清秀女生,鼻梁上架着眼镜,表情严肃,“新生六班的,哪个叫夏芍、胡嘉怡?到学生会来一下!”

    夏芍正在收拾东西,赶着回宿舍换套衣服,跟着陈满贯去酒店出席饭局。听到有人在门口传唤,顿时便愣了愣。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苗妍看向夏芍,班里不少同学都纷纷向夏芍和胡嘉怡投去目光。两人在新生里都属于话题性人物,且两人外形都很靓丽,胡嘉怡是童颜巨乳,夏芍是恬静淡雅,各领千秋,各惹男生的目光。这自然就惹得一些女同学不太舒服,尤其是夏芍,跟人不太亲近,又有个清高的名声,因而看见她被学生会点名,不少人都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胡嘉怡当先走出去,问:“去学生会干嘛?”

    来人一皱眉头,对她很是不喜,语气强硬,“还能干什么?你们在宿舍里干了些什么事,自己不知道?”

    “我们干什么了?你说清楚点!”胡嘉怡也皱起眉头,她性子本来就是个小辣椒,见对方态度不好,自然不会笑脸相迎。

    来人没想到她会呛声,有些恼怒,“你们在宿舍里公然给人算命占卜,提倡封建迷信,败坏学校风气!这件事学生会要彻查,现在传唤你们去学生会里接受询问!”

    说话间,夏芍收拾好了东西,背着单肩包来到教室门口,见走廊里已是围满了人,不少人从教室里出来,都聚在走廊上看戏。

    “你是夏芍?”对方皱着眉,一抬下巴,气势凌人。

    “我是,但我今天有事。”夏芍像是没看见对方凌人的气势,涵养极好地笑着冲对方点了点头,“学生会的事,周一吧。”

    对方一愣,显然从来没遇到过跟学生会讨价还价的,待反应过来不由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学生会传唤,还等你有没有时间?你当学生会是什么!”

    “就是学生会啊。”夏芍一耸肩,回答得气定神闲。

    这理所当然的回答,让人找不出错儿来,却总觉得有些好笑。不少男生都低头笑了起来,站在夏芍身后的元泽更是笑出了声,见门口那纪律部的副部长脸都涨红了,这才说道:“学姐,她确实是很忙。而且她也没说不去,只是说周一。既然她这么说了,自然是会去的。学生会既然是学生的组织,自然该为学生着想嘛。谁没个急事?学姐通融通融吧。”

    元泽一来外形阳光帅气,他这么好声好气地对女生说话,难有不松动的。二来他话里一顶不大不小的帽子扣下来,对方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正在这时候,一声调笑声却是传了来,“是哦,学生会本来就该为了学生着想。那她一个人重要,还是我们这么多新生重要?难不成,我们就天天在宿舍里听她说那些周易啊、起卦啊之类的?元少怎么不说是你护着她?全年级谁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这话让夏芍神色略淡,抬眼望去,见正是旁边教室里走出的潘向萱一行人。

    潘向萱脸上明显有看好戏的神色,“不过元少,我可是提醒你,她对你可不见得是真心的。听说学校外面经常有辆车来接她,挂着军区的车牌呢!一到了周末,就跟着出去几个小时,很晚才回来,谁知道在外面干什么?呵,元少,我劝你看女人擦亮眼,你这么帮着她,她出了学校,就是去见别的男人,你哭都来不及!”

    这话在人多拥挤的走廊上一出口,气氛立马就变了。

    谁都爱听八卦,尤其还是省长家的公子跟家庭看起来很普通的少女之间的八卦。在学校里,夏芍跟元泽是一对儿的消息人人皆知,碎了一地男生女生的心。

    男生们虽有不服气,但家庭跟元泽没法比,不服气也没有办法,而女生们却是因为夏芍名声不太好,不少对她都有些看不顺眼。如今听见潘向萱这番话,不由愤怒、轻蔑、嘲讽,各种眼神潮水般涌来。

    潘向萱这话什么意思谁听不出来?这不就是在外面被人包养了么?

    这年代,思想观念还很保守,在学校里,早恋都是很严重的事。虽然学生们之间都心知肚明,谁没个爱慕的人?谁没偷偷拉个小手,谈个恋爱?

    但包养就不一样了!这绝对称得上是丑闻!

    元泽和夏芍在这样的气氛里,神色一齐淡了下来。

    “这是别人的私事,你不觉得,把别人的私事拿出来在公众场合宣讲,很不合适么?而且,她去见什么人,没必要跟任何人汇报吧?你亲眼见过了?凭着自己的猜测,就来随意宣讲,你这是败坏别人的名誉。即便是学生,也有理由起诉你的,你明白?”元泽很少见地冷下脸来,他本就比同龄人多一分沉稳,这一冷脸,气场顿时让走廊上都安静了下来。

    &nbs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p;夏芍看了元泽一眼,笑了笑,待再看向潘向萱时却是笑容发冷,但语气依旧悠闲,“这么说,潘同学目前只保持着一段恋情?看来你已经有两段恋情结束了吧?怪不得这么理直气壮地来说别人。”

    这话说道潘向萱脸上一愣。

    走廊上却又是嗡的一声——又有八卦!

    “不过剩下的那段不是不想结束,而是没办法结束吧?我提醒过你的,你会有桃花劫。与其关心别人,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吧。”夏芍气定神闲笑了笑,对学生会的来人道,“有事先走,我说周一,自然会周一到。”

    潘向萱却是心中惊疑之下,不由怒从心头起。开学的时候,夏芍在宿舍里说的话,无一不准,她这一个月来每每想起,自然是害怕的,但越是害怕,越是厌恶她这副万事底定、永远笑得云淡风轻的表情。于是,她当下一咬唇,对学生会的人道:“学姐,你听听她的话!什么桃花劫?她又在说这些!你们学生会管不管!”

    那纪律部的副部长这才反应过来,此刻看向夏芍的眼神已是厌恶,怒道:“学生会在你眼里是什么?随便你有时间想来才来的地方?”

    “难道不是?”夏芍挑眉,语气悠闲,笑容却是浅淡了下来,“请问学姐,哪条校规规定学生对于学生会的传唤,必须随传随到了?上课的时候,有急事还允许请个假,别说下了课。”

    她一句话,把对方说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胡嘉怡在一旁眉开眼笑直拍手,班里和走廊上的学生们却都是嗡地一声,交头接耳,窃窃议论。

    这话说的是不错的,但学生会里的都是些什么人?不仅是家庭条件优越,学习成绩还不错,且各人有各人的才艺,属于才子才女的类型。平时受家中宠爱、受学校器重、受学生羡慕,向来就是些不可一世的主儿。夏芍这话虽说的没错,但只怕是把学生会得罪惨了……

    “我赶时间,抱歉。”夏芍却是不管别人怎么看,背着包就出了教室。

    “我也有事,改天!”胡嘉怡眼往天上看,也跟着往外走。

    那纪律部的副部长这才反应过来,大怒,“等等!你们两个!”

    她伸手便去拉夏芍和胡嘉怡,夏芍岂能被她给拉住?头也没回,背后却像是长了眼一般,手腕灵巧地一滑,便从对方的手中滑了出去,且还顺道带了胡嘉怡一把。

    两人走出人群,拐出走廊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一声惊喜的声音。

    “学妹?”

    夏芍一回头,见正是开学那晚跟她搭讪的学生会长,程鸣。

    程鸣身旁跟着不少学生会的人,其中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冷艳的少女见程鸣如此惊喜,不由眉头一皱,但随即便展开了,目光睨着夏芍,问:“学长要找的人,就是她?”

    “对,我推荐她……”程鸣话还没说完,走廊里那名严肃的纪律部副部长就追了出来,一见到他,便指着夏芍道:“学长,学姐,这两个人不肯跟我们去学生会!”

    程鸣和那冷艳女子都是一愣,看向夏芍和胡嘉怡。

    什么意思?难不成……

    程鸣愣愣地瞪大眼,还没反应过来,夏芍便淡然一垂眸,什么话也懒得说,转身,便走出了教学楼。

    ------题外话------

    我欠你们六千字,等不卡的时候,慢慢补给你们。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章 面试与麻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章 面试与麻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