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谁算计谁

    章节名:第六章 谁算计谁

    望海风大酒店。嫒詪鲭雠晓

    晚上七点,一辆商务奔驰停在了酒店外。车上下来两名中年男人,都是四五十岁,西装笔挺,一下了车就笑呵呵去开车门,一名少女从车上下了来。

    少女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随意,牛仔裤,白色的休闲款小西装外套,发丝软软垂在肩头,眉梢眼角笑容恬静,往酒店外的门前一站,柔和的暖黄色灯光里便是一道宁静的精致。

    两名男人恭敬地把少女请进酒店,前台端着职业的笑容来询问:“请问三位,可有预订?”

    “五楼大厅。”陈满贯笑呵呵道。

    前台的服务小姐微微一愣,笑容立刻又甜美了些,“宾客都已经到齐了,三位请随我来。”

    陈满贯和马显荣笑着点头,回身请了夏芍,让她走在前头,两人跟随其后,跟着前台服务员坐电梯上了五楼。

    电梯里,年轻的服务员微笑立着,眼睛却是透过光亮的电梯墙面好奇地看着身后的白衣少女。今晚五楼大厅被包了场子,来了近两百人,听说全是古玩行会的古董富商呢!做东的人据说是福瑞祥的老总,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华夏集团董事长。

    莫非,身后这少女就是?好年轻!

    “咳!小姐,到了。”陈满贯咳嗽了一声,好心提醒。

    那年轻的服务员一愣,赶紧道了声抱歉,领着三人走出了电梯。

    五楼装潢豪华的大厅里,摆了二十张大桌,坐满了人。今晚是行业内的饭局,不同于舞会之类,因而来的人都没带家属或者女伴,且在座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年男人,还有不少老头子,只有少数几名女富商,也都是人到中年。

    夏芍走在陈满贯和马显荣前头,由前台请进大厅。她一现身,大厅里的谈笑声便立止,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有的背对着她的人,在她踏进来的一刻全都齐刷刷转身。这些古董富商,浸淫古玩行多年,哪个也有上亿的身家,商场上打拼多年,看人自有威严的气场,哪怕只是被一个人盯着,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有压力,何况这么多人齐齐看来的目光?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凝滞寂静,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而夏芍却始终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踏在脚下的金红地毯上,迈着悠闲的步调,气度雍容。

    这般气度不由令不少人眼底露出惊讶的神色——哟!好沉得住气的年轻人!

    这气度,不管是真有其事还是故作镇定,对这年纪来说,都已经是不容易的事了。但是,若是以为今晚这样就能镇得住场子,那就想得太简单了。

    今晚来的人,大多数是第一次见夏芍,几个月前,东市拍卖会上这些古玩商,大多有送东西去拍卖,但却并非人人有时间到场参加拍卖会,去了的只是少数。别人不说,王道林就没去。

    只是,谁也没想到在拍卖会的时候,出了件发布会的事,华夏集团成立,这才让业界震惊哗然,把目光齐聚在了这名少女身上。之后,不少人都想见见她本人,看看传言到底属不属实,但听说她还在读书,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今晚,她主动出现在了省内古玩行会的宴席上,不少人都是带着审视的目光而来。

    而且除了这些人,还有个身为古玩行会会长的王道林。这个人心性狡诈、度量狭小,在业界是出了名的。福瑞祥把店开去了他对面,他绝不会善罢甘休。今晚,谁知道他会出什么暗招?

    今晚,是一场硬仗!

    打不打得好,决定了这名横空出世的少女,能不能得到业内众多前辈的认可。也决定了今后众人对待她,是把她摆在华夏集团花瓶的位置,还是真正将她视作一个领导者,放在与众人同等的位置。

    夏芍也深知这个道理,她既然来了,便自有打算。

    大厅里已经布置好了台子,准备了麦克风,夏芍身为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宴席开始前,自然要有一番致辞,于是她带着陈满贯和马显荣,目不斜视地往台子上走去。

    刚一踏上台子,还没转身,大厅里便传来一声热情的大笑声。

    “哎呀!夏总,久闻大名,今天才得相见,幸会幸会啊!”

    这笑声来自台子左下首,主宾的坐席上。一听这声音,众人便纷纷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垂眼,都不用去看是谁,心里只道一声——来了!

    按道理说,这样的宴席,该叫做东的人先去台上致辞,接着开席,做东者对宾客敬酒的时候,各人才能开始寒暄之事。这个时候跟人打招呼,不仅不太礼貌,而且有先声夺人的意思。

    夏芍听见这声音,笑着带着陈满贯和马显荣转身,笑容一点也没变,反而客气地与走上台子来的王道林握手,“王总,幸会。对于王总,我们华夏才是久闻大名,仰慕得很,今天有幸得见,实在是幸事。”

    王道林脸圆肚圆,笑得弥勒佛似的,连忙摆手,“哎呀!比不上年轻人啊,夏总年纪轻轻创下这番家业,实在叫人佩服得紧啊。”

    “哪里。我们福瑞祥在这一行里称得上晚辈,您是长辈,日后还要请您多多指点。”夏芍跟着王道林握手寒暄,说起客套话来驾轻就熟。

    下面席上坐着的人,大多数都挑了挑眉——倒是挺沉稳。一般来说,在上台致辞之时,被人这么不礼貌地打断,多少人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就像此刻跟在后面的马显荣,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但眉头还是皱了皱,陈满贯倒是看不出不快来,跟王道林一样笑呵呵的。

    但陈满贯和王道林是什么人?商场上打拼半生的老狐狸了。这少女,表面功夫能跟他们两人比,倒是叫人有点意外。

    “呵呵,夏总客气了。谈什么指点不指点的,都是同行,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老王,我能帮忙的一定帮!”王道林呵呵一笑,话却是好说不好听。虽然说是同行,但还是指明了人家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找他帮忙。这明摆着就是高福瑞祥一头的意思。

    夏芍含笑点头,丝毫也听不出这话里之意来。

    王道林却是笑呵呵扫了眼下面坐着的古玩行会的同行,拿过话筒来,说道:“咳,我来说两句……”

    这一举动,满堂气氛一窒。

    马显荣眼底露出怒色,陈满贯也是微愣,眼底笑意淡了淡。

    夏芍却是笑容不改,任由王道林抢了她的致辞权,脸上神色看不出任何不快来,处变不惊地站在王道林身旁,任由他先开口说话。

    这番气度倒是令众人的目光从王道林身上移开,先看向了夏芍。

    这时,王道林对着话筒呵呵一笑,“呵呵,今晚是福瑞祥宴请诸位同行,身为古玩行会的会长,我先说两句。夏总年纪轻轻创下如此大的家业,可谓我们行里的后起新秀,虽说陈总是我们行业里的老人了,但福瑞祥在行业内还很年轻,对于年轻人,我们这些同行应该多帮助帮助。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除了遵守行业内的规矩之外,有什么好物件,就都多拿出来给大家开开眼,这一行讲究的就是个眼力,只有多听多看多学习,我们古玩行业才能更加兴旺发达嘛!呵呵。”

    一番话说完,底下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还是看着夏芍。都想要看看她上台致辞的步调被王道林打乱,要怎么反应。

    夏芍有反应。

    她含笑点头,看起来很赞成王道林话,对他的致辞也虚心接受,当先便先鼓掌三声,捧了他的场。

    她这一鼓掌,下面才鼓起掌来。

    “王总说得有道理。”夏芍轻轻颔首,笑着很自然地接过了王道林手里的话筒,“我们华夏集团还年轻,福瑞祥还年轻,今后要在行业里走得更长远,少不了各位前辈的指点。很高兴今晚各位前辈能来出席福瑞祥的酒宴,也很高兴王总能出言指点。正如王总所言,希望今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我们共同遵守行规,共同学习交流经验心得,希望我们古玩行业能够更加兴旺昌盛。”

    夏芍微微鞠躬,姿态恭谦。虽然下面坐着的人绝大部分的资产差华夏一大截,但她这几声“前辈”倒是叫得众人舒心。今晚是行业内的宴会,虽说古玩行是讲究资历的,这一声前辈在座的众人无论是从年纪上、还是从资历上都当得,但夏芍少年有成,华夏资产又比大多数人都深厚,这种情况下,便是成年人也会生出几分高姿态来,而夏芍却是全程对今晚的宾客极为尊重,几乎就是把众人当成长辈来对待,这般态度和气度倒是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再看她自从进入宴会厅,两番被王道林先下手为强、抢了先机,却是不慌不乱、不恼不怒,更是不急不躁,这样的心性,不知不觉间已令不少人收起了轻视的心态,轻轻点头。

    这般气氛,让王道林看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得眼底光芒一闪,接着又笑了起来,“哈哈,好啊!今天起,咱们古玩行会又多了一名家庭成员。”

    夏芍一笑,见王道林说话,也不等他来拿话筒,便先笑着递给了他,显得极有气度。

    王道林目光再一闪,脸上还是挂着弥勒佛似的笑容,接过话筒道:“我听说夏总是以一块元代青花大盘起家,这青花大盘是从古玩市场里捡漏捡来的,是吧?呵呵,这件事想必大家都听过,我们这些老人对夏总的眼力也是佩服得很,在古玩一行这么多年了,捡漏的事各位都有那么一两件,可是捡了这么大的漏的事,还是没听说过。我也是好奇,因而便自作主张准备了个余兴节目,不知道夏总感不感兴趣?”

    他都这么说了,夏芍还能答不感兴趣?于是便轻轻颔首,处之泰然。

    王道林道:“众所周知,元代青花瓷存世少,可供研究的便也少,因而大家对于元青花的鉴定方面都多少会有些看不准,即便是国内,也没有几个元青花的鉴定专家。大家对夏总是怎么捡了这只青花大盘的事,都很感兴趣。”

    底下众人都轻轻点头,确实,这件事很多人都很感兴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颇具传奇色彩的事。

    正当众人都以为王道林的意思是让夏芍给大家讲讲当时的细节情况时,王道林却是笑道:“我王某人自作主张,今晚就备下了一件青花瓷罐,请夏总和各位同行给掌掌眼,现场鉴定鉴定,就当做是宴会开始前的一场余兴节目,夏总以为如何?”

    此话一出,底下嗡地一声。

    现场鉴定?这可不是大白天,酒店宴会大厅灯光虽然亮堂,但总归不是自然光,而且众人也没有准备,谁也没带放大镜之类的工具。青花瓷本来就难鉴定,这不是难为人么?

    有不少对夏芍第一印象不错的人此刻已是面带忧色地看向她,这年轻人别的先不说,从礼数气度上就能看出是个好孩子来,今晚,王总是存心要她在同行面前出丑啊!

    众人都觉得,捡漏的事不一定就得靠眼力,有时也是靠运气,这就跟买彩票中大奖似的,人家就是运气好中了奖,你也没办法。但是在古玩这一行里混,没点眼力,同行之间是不把你当内行看的。虽然福瑞祥有陈满贯在,但夏芍才是老总,给一个什么眼力都没有的人卖命,福瑞祥少不得要在行业里显得不伦不类。到时只怕融不进众人中来,很难得到承认。

    得不到同行的认可,福瑞祥在古玩这一行的脚步只怕就要就此停顿了。

    即便是夏总有点眼力,她毕竟年纪轻,怎么说也不可能跟他们这些老家伙比的。但她身居高位,在其位谋其政,众人不会因为她年轻,就对她要求低的。

    王总这记绊子使得……真是狠啊!

    有人开始暗暗叹气了——早说福瑞祥不该来青市的。到底还是年轻人啊,性子急了些,这么早跟王总这块大招牌对上,只怕要在青市摔个大跟头了。

    大厅里气氛暗涌,王道林却是笑着打了个手势,厅外一名服务员便端着一个托盘上来了。托盘上放着一件青花瓷罐,那服务员走得极慢,手都有点抖——这可是古董啊啊啊啊!摔了赔不起!

    服务员小心翼翼地把盘子端去门口的桌子上,放下后明显看她松了口气,赶紧退后。青花瓷罐放下的那张桌子在厅门旁左侧,看样子,这是要挨桌传看,给众人先看看。

    这招也算狠,众人先看过之后,是什么情况,大家心中便各自有数,到时夏芍再拿来看,说得若是不好,势必是要丢脸了。

    底下一共二十桌,传看、讨论,总要些时间,大厅里开始渐渐传来低声讨论的声音,众人表情有疑惑的,有摇头的,有发现了什么脸色一变的,有对着瓷罐身上指指点点的,气氛看着热烈,实则暗涌。

    王道林笑呵呵地负手立在台上,看着下面传看的场面,间或用余光扫一眼夏芍,却见她没什么忧虑和害怕的表情,甚至都没跟站在她身后的经验丰富的陈满贯和马显荣求助,她也负手而立,笑眯眯看着下方的场面。

    这不由看得王道林心里打鼓,但随即他便是心里哼笑一声。从这女孩子进来到现在,他也能看出些来,别的不说,她这处变不惊的沉稳倒是有的。没想到事到此时,她还能这么沉稳,倒是能装。他倒要看看,一会儿她还怎么装!

    这时候,站在夏芍身后的马显荣却是显得有些忧心,他跟着夏芍的时间不长,只对她身为领导者的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一些气度和算计略有见识,但那只能证明她领导一个集团的能力,却不能证明她在古玩鉴定方面的眼力。王道林这是明显要让她出丑,一会儿要不要像个什么法子暗地里提醒提醒她?

    这么想着,马显荣不由偷偷一扯陈满贯的袖口,想用眼神跟他交流交流,想个提醒夏芍的法子。

    哪知陈满贯看他一眼,却是笑着摇摇头,神色轻松,半点忧虑也不带。夏总的眼力他是见识过的,当初山上后院里头那一堆的物件,他一眼看见的时候,心脏病差点犯了。那可都是她捡漏捡来的,一次两次那是运气,次数多了,那就是眼力了。且福瑞祥开业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有拿不准的物件,每回一找夏总,她总能一眼断定,他对她的眼力是佩服得没话说!王道林今晚是自掘坟墓,看着是挖坑给夏总跳,到时候谁跳进坑里,还不一定!

    陈满贯递给马显荣一个“等着看好戏”的眼神,便笑着瞅下面去了,倒是让马显荣怔愣了好一阵儿。

    等了半天,下面二十桌总算是传看完了,服务员也累得不轻,总算是完成了最后的任务,把青花瓷罐交给夏芍,便退去一边了。

    夏芍一把物件接到手,下面便是一静,讨论的声音立刻没了,众人纷纷把目光定在了她身上。气氛静得落针可闻,仿佛都能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陈满贯和马显荣上前一步,跟着夏芍身后,也探头与她一起看了起来。

    只见这是一件青花云龙盖罐,造型饱满,罐口圆、方唇、溜肩、肩下渐敛,平底。盖面隆起,盖顶置宝珠形钮。罐里光素无纹饰,外部青花装饰。肩绘缠枝莲纹,盖和腹部均绘双行龙及朵云纹等,腹下部还衬以海水江崖纹。近底处绘勾云纹。素底无釉。罐外口沿下横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书款。

    陈满贯和马显荣看了双双挑眉——哟!宣德瓷!这可得看好了,搞不好是件赝品。

    宣德青花是明宣宗年间,由景德镇御窑厂烧造的青花瓷器,由于当时的烧造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宣德瓷一直被后人推崇。自明代成化朝开始,到晚清民国,乃至现代,均有大量烧制!

    也就是说,仿品很多!

    其中,仿得最成功的是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无论是从造型、尺寸、纹饰都十分酷似原作,特别具有宣德青花的韵味!

    这可不好看啊……

    平时古玩行里若是收到了宣德青花瓷,那都是要很小心的,白天尚需拿着放大镜仔细瞧,搞不好还得让同行来帮着掌掌眼,别说这是晚上了。

    “夏总,可看好了么?”王道林在旁边负手看来,笑呵呵问。

    马显荣在后头露出怒色,就这么一会儿,你让谁看,谁敢给你个准话儿?宣德瓷本来就考究眼力,这物件是明代的、清代的、民国的还是现代仿的,你就是给个内行人来看,他也得琢磨琢磨!你就给人这么一会儿,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

    “王总!”马显荣忍不住出声。

    夏芍却回头笑着看了他一眼,一眼,马显荣便是一愣,住了口。

    只见夏芍又笑着看了一眼旁边的服务员,服务员一愣,上来之后,夏芍把青花瓷罐放回托盘上,示意她带下去接着传看。

    这一举动令众人都是一愣,王道林问:“夏总这是看好了?”

    “好了。”夏芍笑着点头,断言道,“这件青花瓷并非大明宣德年制,应当是件旧仿。”

    所谓旧仿,就是指明清时期的仿旧品,而新仿指的则是现代访旧的。

    说白了,新仿就是现代的赝品,旧仿就是明清时期的赝品。但旧仿因为有些年头了,所以也算是件古董,在价格上不能与赝品等同,仿得好的也能值点钱。

    夏芍这话说得笃定,下方众人纷纷抬头看她。说实话,就这么一会儿,即便是这些老眼力的人,也有一些不敢下定论,而她竟然笃定是旧仿了?

    王道林眼底神色一闪,不慌不乱,笑问:“哦?夏总就看了这么一会儿,要是说看不准,我还有点信。这么快就认定是旧仿,我倒要听听是为什么了。”

    众人听了这话大多暗暗撇嘴——话说的好听,人家要真的说看不准,你就要嘲笑人家眼力浅了。

    夏芍却不看王道林,而是笑着看向下方古玩行会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的众人,淡定笑道:“想必各位前辈已经看出来了,‘大明宣德年制’这几个字的‘德’字里,‘心’字上面少了一横。这是古时因为避讳,特意少了一笔的。”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这是看宣德瓷必看的一点。

    “既然如此,夏总怎么不认定这是真品?”王道林问。

    夏芍却是摇头一笑,“即便是旧仿和新仿,很多都有仿了这点,少写一笔的。所以这点并不能作为判断依据。”

    “那夏总的依据在哪里?”王道林追着问道。

    “看字形。”夏芍一笑,一抬手,“请各位看看这罐子是字形,每个年代的字都不一样。永乐款少,宣德款多,成化款肥,弘治款秀,正德款恭,嘉靖款杂,万历款花。而这件青花瓷呢?从底款字体看,略为平庸呆滞,颇似中规中矩的清朝书法,欠缺明代书法的灵动之气。所以,仅凭这点,这罐子就不是明宣德,必定是仿品!”

    “那也有可能是新仿,为什么夏总断定是旧仿?”王道林越问越急,咬着不肯松口。

    “同类器物中,年代越早的器形越扁,但此物厚重敦实,给人感觉相对舒展,可见是后期作品。”夏芍不慌不忙,笃定一笑,下了定论,“这是晚清时期的民间仿品,市场底价高不了,最多不过万!”

    底下嗡地一声,议论纷纷,小心而又激动地纷纷传看。越看,点头赞同的声音越多。不少人不由抬起眼来,看向夏芍的眼神已是有些惊异。

    没错!酒店里光线不好,从胎釉上来判定太耗眼力,大可以从字形和器形上来鉴定!但,尽管如此,刚才真正敢下定论的人,又有几个?

    先不说器形,就说那些书法字形——永乐款少,宣德款多,成化款肥,弘治款秀,正德款恭,嘉靖款杂,万历款花,清朝书法中规中矩!话是没错,但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要辨别出这些书法字体上的区别,至少也要对历代书法有精准的了解!

    古玩鉴定就是这么考验知识和文化底蕴的行业!想要鉴定书画,就必须是书画方面的行家!否则,凭什么敢下定论?而在座的众人,各有各的所长,却不敢说所有人都是书法方面的行家。

    这少女,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出书法字形上的微妙区别,这得是怎样丰厚的知识和眼力?

    而且即便是知识和眼力,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一句断错,福瑞祥今后在古玩行业的境地便尴尬了。这样的情况,换了谁心里都有压力,别说她了,刚才在下面传看的时候,他们这些人没有这压力,都支支吾吾模棱两可,就怕断错了惹同行笑话。而她居然敢笃定地说出来!

    她倒是对自己有信心!

    夏芍自然是对自己有信心。她有天眼在,这物件一拿上来,她就知道是有年头的了。但天眼只能看出是件古物,却不能帮她断定是宣德瓷的真品,还是旧仿的。所以,在断代方面她凭的可就是真本事了!

    这都要得益于周教授的教导,当年周教授看她悟性高,便每天让她放了学去他家里学习书法国画,而且他又是个老藏迷,历代书法字帖夏芍都有临摹练习,对其中细微的差别体悟尤深。

    且福瑞祥开业后,她每天下午放学又会去店里一趟,跟着陈满贯学学古玩鉴定方面的知识,再加上早几年跟周教授学来的,她在这方面的眼力自认是不输人的!

    夏芍含笑看着下方投来的各种目光,坦然受之。

    这场面看得后面的陈满贯呵呵一笑,而马显荣却是差点激动得满地走了!他一口笑闷在胸口,差点就拍手叫好!

    该!再叫你王道林自作聪明,以为能给挖个坑给夏总跳,现在谁在坑里,知道了吧?

    现在福瑞祥不仅没有处境尴尬,反而经由这现场的鉴定,获得了同行的认可!

    这真是不认可都不行啊!

    夏总今晚通过这场现场的鉴定,告诉同行,福瑞祥的崛起不是幸运的偶然,它有资格在古玩行业立足!

    这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再深沉的算计,也抵不过对方有真本事!

    王道林此刻脸色几番变幻,心里别说有多懊悔,本以为对方年纪轻轻,眼力必然浅,哪知道自己一番算计,却给对方铺了路!

    他内心别提有多晦气,但脸上却是没怎么表现出来,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当即哈哈一笑,赞道:“哎呀!精彩绝伦啊!没想到夏总年纪轻轻,眼力却是不俗啊!看来日后在古玩行,我这个老家伙能帮到福瑞祥的方面也少喽!”

    他这话听着是感慨万分,底下的人却都是脸上一变,纷纷互看。

    王道林这个人,在行业里可谓一霸,他是个什么样的性情,大家都知道。他身为古玩行会的会长,他说的话大家必须要听,谁不听他就会联合行会的力量集体打压谁。之前他说要众人把福瑞祥当做一家人,这话可以当做客套话听听,此刻说他恐怕能帮到福瑞祥的方面少了,这岂不是在暗示,以后要各家联合起来,孤立福瑞祥?

    这、这……

    看来他是没让福瑞祥出丑,便暗中发话了。

    他这是一定要打压福瑞祥了!

    可惜这女孩子了,刚才的现场鉴定这么精彩,还是改变不了福瑞祥在青市摔一跟头的命运。

    不知不觉间,众人看向夏芍的目光已经带了些惋惜。

    而夏芍却是全然没发现这气氛的变化,反而好像对王道林的赞扬很是谦虚,“哪里,王总过谦了。王总若是能帮帮我们福瑞祥,我们自然是感激不及的。别的不说,眼下就确实有件事,想请王总帮个忙。”

    王道林一愣,大厅里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陈满贯和马显荣。

    王道林没想到夏芍居然借着梯子就下,当真有事要他帮忙,但话已说出口,他又不好推脱,只得赶鸭子上架地呵呵一笑,问:“夏总跟我何必客气?有什么忙要我王某人帮的,尽管开口!”

    夏芍轻轻颔首,笑意忽然变得有些深,盯着王道林的眼睛笑道:“是么?那就请王总先把你们古玩行屋檐下挂着的八卦风水镜,给撤了吧。”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再次愣了。

    陈满贯一挑眉,马显荣一脸呆木,突然开始心潮澎湃——他有一种激动的预感!

    王道林脸色微微一窒,笑呵呵的表情第一次出现点不自然,“夏总这话,什么意思?”

    夏芍笑眯眯,“没别的意思,就是偶然间发现王总店里的风水镜刚好照进我们福瑞祥,所以想跟王总商量商量,撤了吧?”

    “这、这是什么话!”王道林一愣,“夏总,那镜子碍你们福瑞祥什么事了?那是我们店里招财纳福用的。”

    “招财纳福?招财请财神,纳福供福龟,都是拱在店里家中之物,何必请方风水镜,挂在店外?”夏芍还是笑眯眯,语气好奇。

    “这、这……这我怎么清楚?我也是问了风水师,请来的东西……”

    “哪个风水师?让他来见见我。”夏芍唇边一抹冷笑稍纵即逝,负手挑眉,气度天成。

    底下早就竖起耳朵听着的众人见此,这才怔愣片刻,纷纷交头接耳,很明显是有人想起了关于夏芍的另一个传言。

    听说,她是名风水大师!而且,在东市上层圈子名声很响!

    听说,但凡卜卦测字、风水运程、家宅投资一类的事,都很神准!

    听说,青市这边也有不少上层圈子的人,是她的客户!

    这是什么情况?王总用的那面风水镜有什么问题?那镜子古玩市场上的人都知道,不少人看着他挂上去的,而且他经常挂这种东西,只不过每次位置都不一样。有人问他,他都说是招财纳福,有人想学着他也跟着挂,他却是说这物件要开光才管用,不开光不能用。于是便有人问他是从哪里请来的,他对此总是含糊过去。

    众人也知道他为人狡诈,器量狭小,因此便以为是这种好事他不想告诉别人。于是时间长了也就没人再问,反正但凡开店的人,店里都供着财神,或者摆着金蟾吸财,大家也觉得不差这么面镜子,渐渐的也就对那镜子习以为常了。

    但今晚这么听来,难不成,那面镜子有什么问题?

    听夏总的意思,那不是招财纳福用的?

    众人纷纷看向王道林,王道林被看得脸上终于不再笑呵呵,而是皱了皱眉头,“夏总问是哪位风水大师做什么?”

    “不做什么。我只是想当面问问,顾客要招财纳福,他为什么要给人八卦风水镜?而且,还不是面寻常的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八卦镜!寻常八卦镜,周围由天干地支、先天八卦、河洛九星、配二十四节气组成,背面画有‘八卦祖师、四方贵人、五路财神’符。而王总店外挂着的八卦镜,画白虎神将,三叉神器!三叉尖锐,白虎带煞,且是开过光的,直冲我们福瑞祥!我想问问,这位风水师,跟我们福瑞祥有仇?不然的话,为何会给王总这么面镜子?不仅退财,而且时日长了,还累及我们店里马总的身体健康?!”

    夏芍也一改笑眯眯的神色,一指自己身后站着的马显荣,冷笑一声看向王道林,“我们马总这一年来,心慌气短、夜里多梦、精神恍惚!我想问问王总,给您这面风水镜的人,跟马总有仇?”

    大厅里静悄悄的,看看神色严肃的夏芍,看看有些措手不及的王道林,看看一脸气愤的马显荣,反应过来之后,纷纷哗然!

    什么招财纳福的风水镜,闹了半天是害人用的?

    这手段,也太阴狠了吧!

    商场上同行之间明争暗斗那都是常有的事,但是也不用背地里使这种阴险手段吧?这要是明面上较劲输了,别人还输的心服口服,知道是哪里不如人。被这种手段累及,这不是叫人吃了亏都不知道?

    这太过分了!

    在场的人都是商场中的老狐狸,所谓无奸不商,谁也不敢说自己对同行就都是正当竞争,一点暗地里的绊子不使,但是这种绊子却都是听起来脊背发凉,想想之前这条街上被王道林看上的店,没有一家不倒闭的,难不成,就是用了这种手段?

    众人回想起来,不由都是后怕,这要是过往王道林看上的是自己的店,自己今天还能坐在这里么?

    这么一想,众人皆义愤填膺,神色愤慨。

    王道林自然是没想到今晚会是这种场面,他哪里敢承认?当下便板起脸来,气势威严道:“夏总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要害马老弟?害你们福瑞祥?我王道林的资产可撑得下你们三个华夏!我犯得着这么干?我已经说过了,是请来的风水师给我的,我怎么知道他给我的是这种害人的东西?”

    “哦?那可真是怪了。风水上,八卦风水镜是挡煞化煞用的,王总若是跟人说你要纳福招财,对方怎可能给你这么件东西?王总那屋檐下的风水镜可是开过光的,有给物件开光的本事,反倒不知道这最基本的风水常识?这样的人,也敢为一方风水师?王总可把他叫来,我倒要当面问问,这是哪门哪派,哪个师父收下的弟子?敢这样害人!难道就不怕徒惹业障?”

    夏芍话是这么说,但意思谁都听得出来——有开光的本事,会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如果不是王道林明摆着告诉人家要害人,人家会给他这么件东西?

    王道林被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在古玩行里这么多年,第一次在人前脸色这般难看,怒哼一声,“夏总这就是在说我王道林害人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做!清者自清!”

    夏芍点头,含笑,“好!那就请王总把那面风水镜摘了,不然的话,我们福瑞祥也是有风水师在的!到时只怕是为了自保,不得不在店外也挂面风水镜,以抵挡王总店里挂着的那面冲来的煞力。只不过,两相较劲,到时会不会累及整条街上的风水气场,那就不好说了。”

    她这么一说,底下又是一阵哗然。

    这回立刻便有人站了起来,“王总,你还是把那面镜子撤了吧!”

    “就是!夏总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是撤了吧!”

    “大家都是同行,一条街上做生意,何必弄这些东西?要竞争,来明面上的!”

    “而且你王总已经是古玩行会的会长,论资产省内谁也比不上你,就是国内你王总也是数一数二!需要这样对付同行吗?”

    “就是!就是!”

    “下回古玩行会选举,真是得擦亮眼了!”

    四面而起的指责声里,不知是谁冒出这么一句,王道林气得浑身都哆嗦了。

    “好!好!行啊!我王道林在这一行里干了半辈子,今天被个小丫头说一句,所有人就都冲我来了!你们别忘了,她才是风水师!福瑞祥有她这么个人在,到时候同行们的生意还有没有的做,大家仔细掂量掂量吧!”

    既然已是撕破脸了,王道林便干脆不装了,当即便怒极反笑道。

    这么一说,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大厅里的气氛果然微妙了。

    夏芍却是一笑,负手上前,“诸位前辈,不管是风水师还是生意人,做人都要先讲究个品德。我们陈总在古玩行会里任副会长这么多年了,他的为人怎么样,他对同行怎么样,想必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我夏芍年纪轻,入这一行不久,但大家也可以去打听,看看我在东市为人如何?但凡是遇上难事找上我的,我有没有推脱过?在商言商,我们福瑞祥不用别的也能把生意做好。诸位店里供着的财神,我们福瑞祥也供,诸位店里没有的,我们福瑞祥决计不会放!而且,大家都是同行,日后谁有个拿不准的事要咨询,尽管来找我,我绝不推辞!这番话诸位都在,可以做个见证。所谓人久见人心,不怕来日方长!”

    这话一说,大厅里气氛又微妙了。

    是啊,华夏的老总是位风水大师!做生意的人,谁没个投资咨询的事?谁没个倒霉运气不好的时候?跟一位风水大师打好关系,总比闹翻了强!

    而且,陈满贯的这人别的不说,为人是很重义气的。以前他生意没失败的时候,谁有个难处,哪怕是生意上周转不灵的时候,但凡是跟他称兄道弟的,他哪个也没含糊过。这若是跟王道林比起来,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只不过是因为陈满贯的资产没有王道林雄厚,这才在古玩行会里屈居副职。若是按人品来选的话,没人会选王道林。

    这些年来,众人畏惧王道林的霸道已经成了习惯,向来觉得他的雄厚资产是一道推不倒的墙,于是便也只能忍着。今晚才赫然发现,有那么一类人,她可以在这之外游走,身份超然!

    这一环节想通了,古玩行会里的众人纷纷变脸,当即便有人起身道:“夏总说的对,做人得先讲究个品德!”

    “夏总年轻有为,今晚一见,气度沉稳,颇有大家风范啊!你说的对,日久见人心,大家在一起时间久了,有的人是什么人,大家心里自然有数。”

    “是啊,再说陈总,陈总为人重义,这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这话说的实在。”陆续有人站了起来,冲陈满贯打招呼,“陈总,这回来青市多长时间?兄弟们跟你多年未聚了呀,改天请老哥下馆子!”

    “这不就在馆子里么?”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众人哄笑。

    气氛转变得倒快,恭维、套近乎,声声叠起,此起彼伏,只显得王道林孤零零。

    王道林是越看越气,越看脸色越是涨红,身子抖得厉害,一声怒喝:“行!看来你们是一家,我王道林今晚倒是来错了!那行,你们聚吧,我走!”

    他怒气冲冲走下台子,头也不回,拂袖而去。

    王道林走了,却没人理他,夏芍又在台上讲了一番话,这才招呼服务员开始上菜。

    宴席开始,夏芍下去挨桌敬酒,陈满贯和马显荣跟在她身后,看着众人纷纷起身的恭维恭贺声,马显荣忍笑忍得肚子疼,陈满贯也被他带着闷笑了好几声。

    马显荣偷偷道:“陈总,我服了!我这回算是彻底服了!我活了大半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我今天算是服了夏总!你说她肚子里怎么这么多弯弯绕绕,王道林都叫她给算计得众叛亲离了!”

    陈满贯笑容感慨,带着骄傲,“马老弟,跟着夏总是一种荣幸,你以后就知道了,我想这种惊喜一定还会有很多。”

    马显荣点点头,是啊,确实是惊喜!

    他说怎么福瑞祥的招牌挂上去之后,夏总提醒他不要去找王道林,就当那块风水镜不在。他原还以为,她会在店里布置点什么,把对面的那面镜子的煞气给化了,没想到,她什么也没做,今晚居然来了这么一手!

    他说她身为华夏的董事长,这种行业内的饭局,她本可以不必亲自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她可是打了王道林一个措手不及啊!

    之前他还气愤王道林今晚算计夏总,以为是王道林今晚先下手为强,抢占了先机。哪知道夏总的算计却比他早,比他深!

    如今看来,到底是谁占了先机,谁打了谁一个措手不及?

    原以为王道林请夏总现场鉴定古玩,出手够狠,哪知道,夏总这招才叫狠!

    今后,福瑞祥不仅是在青市古玩行业站稳了脚跟,还一来就叫王道林众叛亲离,犯了众怒。在谁都以为福瑞祥会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栽在王道林手里的时候,形势奇迹般的反转!

    日后,王道林在行业内势必被孤立,省内古玩行多年的局面会不会被洗牌?

    马显荣深深看一眼夏芍的背影,这个少女是个传奇,而他有幸跟在她身后,见证今后的传奇。

    这晚,省内古玩行内的一场饭局,拉开了一场传奇的序幕。

    而今晚见证了这场序幕的人,在饭局结束后,将这一晚的见闻风一般地传播开来。几乎一夜之间,青市又刮起一场华夏风。

    不少人都开始好奇,不少人都开始期待,期待一个月之后,圣诞节那晚,华夏集团落户青市的商业舞会。被邀请的人,无一不满怀好奇,想要见一见这名传奇般华夏集团董事长。

    而这位传奇般的华夏集团董事长,在宴会结束后,却是瘫倒在车子里,昏昏欲睡。直到到了校门口,陈满贯将她拍醒,她才一脸迷糊地下了车,一脸迷惑地晃进校园,晃进宿舍楼。本来想晃进宿舍,就爬上床睡觉,但晃到宿舍门口,却听见宿舍里传来一声尖叫!

    “啊!鬼!”

    ------题外话------

    补回两千字,还欠你们四千字,我慢慢补。

    举鞭抽打!都冒泡!

    今晚这章看得爽不爽?有票的交票!没票了的给我冒泡!

    我就爱看留言!谁不满足我看留言的愿望,我就不满足她看爽文的愿望~

    大家可以到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谁算计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谁算计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