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

    章节名: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

    在去那人家中的路上,夏芍才得知,此人名叫朱怀信,是青市一家笔墨斋的老板。

    朱怀信跟熊怀兴算是拜把子的兄弟,两人年轻的时候在一个部队当过工兵,因为俩人名字中间都有个怀字,遇见时便觉得挺有缘。朱怀信文绉绉的书生气,熊怀兴则大咧咧的豪爽气,两人竟一见如故。加上后来在一次部队建开山隧道的时候,遇上了塌方,朱怀信救了熊怀兴一命,两人就更是烧了黄纸,拜了把子。

    兄弟二人一相称便是二十年,感情堪比亲兄弟。复员后,熊怀兴入了国企,渐渐混到了老总的位置,而朱怀信则在青市开了家笔墨斋,平时做些书法国画,现在是省书画家协会的市场部的部长,负责宣传和推广书画作品的对外展销。除此之外,他更是国内书画家协会评审委员会的专家。

    朱怀信祖上是书香门第,曾祖父那一代曾任过二品大员,家中族谱里为官的也不少,可谓名门望族出身,家中到了这一代,虽不说巨富,可也家资丰厚,日子和乐。

    但自从三年前,家里就换了个天地,先是老父突然离世,再是兄弟几个相继患病,朱怀信自己也是连病了三年,他的大哥更是在去年病逝。朱家的风波在朋友间和行业里都是很有名的,毕竟这一家三年来都像倒了霉一样,接连出事,就连家里原本还算丰厚的家底,这些年都为了治病花去大半,昔日的书香门第就这么被阴霾笼罩着,瞧着都怪可怜的。

    朱怀信是前年找的风水师去家中看风水,那个时候夏芍的名声还没在东市上层圈子里打响,直到去年,福瑞祥开业,熊怀兴找到夏芍解了一次企业上的麻烦后,就对她的本事极为信服,这才劝朱怀信来找她。

    朱怀信本是已经不再信风水之事,架不住熊怀兴的劝说,也是家中情况确实不好,有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这才来了。哪里想到,夏芍一眼就看出了他家中的情况,甚至一个照面,就断定了他家中问题出在哪里。

    车上,朱怀信很是急切,倒是熊怀兴沉得住气,与夏芍说了说两人的事,一路开车去了朱怀信家里。

    朱怀信的家住在高档小区的二层楼房里,家中的装修偏中式,还能感觉出几分往日的底蕴来,但一进门还是能感觉到几分颓败的气息。

    “我家里兄弟几个条件也不是都好,这三四年来却都是得了病,治病花了不少钱,我虽然自己也有病在身,还是能借就借了,我正打算着如果再这样下去,少不得要把房子卖了呢。”一进门,朱怀信便叹气道。

    “说什么呢!怎么说也有我老熊在,不可能叫你连房子也卖了,你就放心吧!夏总一定能帮你!”熊怀兴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大嗓门地道。

    朱怀信到了客厅里,给夏芍泡了热茶来,夏芍却不是来喝茶的,她一进门,连坐也没坐,就将房子里四面都看了一下,每个卧室、房间,楼上楼下都看过了。

    朱怀信站在楼梯口,搓着手往上看,神色担忧而紧张,却是疑惑地朝熊怀兴小声问道:“这位夏大师,看风水怎么不用罗盘的?上回请的那个人,可是拿着罗盘看了老半天的。”

    “我咋知道!那玩意儿,你管夏总用不用呢,准就行了!”

    “准?不用罗盘能准么?”

    “你上回那个人,用了罗盘也不见得准。夏总的本事我老熊可是验证过的,老弟,你就放心吧!一会儿下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两人悄悄话的工夫,夏芍便从楼上下来了,三人坐去沙发上,朱怀信赶忙问道:“大师,我家房子的风水有问题?”

    “这房子是个下元七运的住宅,我看了看,风水上称不上大好,也没什么大毛病。朱老师家的问题,果然不是出在这房子里。”夏芍坐下,喝了口茶,这才说道。

    “这、这不可能啊!我上回找了的那个人可是说我家的风水有大问题,在我家里很是折腾了一阵儿,我花了不少钱呢!就算问题不是出在房子里,他好歹帮我摆了摆风水局,就算不是大好,也应该属于好点的吧?不然、不然……”朱怀信显得有些懵。

    夏芍没好意思笑,只道:“哪有什么风水局,这就是间普通的房子。”

    朱怀信张了张嘴,“可是我、我按着他说的,一阵儿折腾。他告诉我镜子不能正对着床,床不能正对着门,我家一进门那面梳妆镜也给拆了。”

    “那都是最基本的常识。”夏芍轻轻点头,“我想,这个人可能是略懂风水,只可惜是个半路出家的半调子。他只是帮你调整了一些最基本的地方,至于风水局,是没有布的。”

    “啊?”朱怀信一拍大腿,显得很懊恼,“那他就帮我随便这么指了指,还跟我按平米算钱?我这房子上上下下两层,我花了十来万呢!”

    这十来万即便是家中富裕的时候,也不是说拿就拿,一点也不心疼的。更何况是如今?如今家中病的病,亡的亡,到处都在用钱,这十来万对他来说,现在可是金贵得不得了!想想当初要是没花出去,少说也能解点燃眉之急,多撑些日子。

    夏芍听了险些没被茶水呛着,苦笑摇头,她一直觉得自己给人看风水运程,收费挺贵,但今天这么一看,她还收少了?别的不说,平时她给那些人去家里看风水,但凡遇上这种居家摆设上的小问题,都是随口指点,从来不要钱的。她但凡是收费的地方,必然是遇到大问题了。亦或者有人请她去家中布风水局,这种时候才会收费。

    “这、这不是吭我么……”朱怀信大叹一口气,表情语气都是发苦,哭的心都有。

    夏芍却是捧着茶杯,抬眸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并非如此。在我看来,朱老师反而应该庆幸这人是个半调子,没敢在你家里布什么风水局。他要是真布了,估计你这房子的风水就得大凶,你本人可能都撑不到今天。”

    这话一出,朱怀信愣了,熊怀兴抢着问:“夏总,这话是怎么说?”

    夏芍转头望了眼身后,“朱老师家中的房子,屋后安着落地窗,这在风水上属于鬼门考口局的住宅。要布风水局,就要先找准房屋的坐向,坐向的判断对于现代五花八门的建筑形式来说,是很考验风水的功底和经验的。其中有个方法便是以阳为向,就是以家中透光最多的地方为辨别准则,这种方法直观易学,是很多初学者都会采用的方法,但不能适用于所以住宅。比方说朱老师家里,要是还以阳为向,那后果就严重了,好局也能变成杀局,害人害己。”

    夏芍垂了垂眸,“所以说,花了那十来万的钱,还是小事。那人要是胆子大些,真敢在你家里下风水局,对你家中的情况来说,那无异于雪上加霜,因而,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她的话让两人面面相觑,眼神惊骇。

    熊怀兴牛眼一瞪,当即就怒了,“好哇!我当初就跟你说了,那个王道林不是个东西!他能给你介绍什么好人来?没本事,坑了你十来万也就算了,还差点害了你!”

    嗯?

    夏芍捧着茶杯抬眼,“王道林?”

    这可真够意外的。

    “老子去找他!问问他当初是给你介绍的什么人!让他把那个人给找出来,吞了你的钱,老子让他吐出来!”熊怀兴怒气冲冲起身。

    朱怀信一把拉住他,“老熊!你去找他有什么用?当初是我家里急着用钱,找他卖我家的古董名画,我也就是顺道那么一提家里的事,他说可能是风水不好,这才给我介绍了个人。这要是说起来,人家也是好心。不管找的人有没有本事,你都赖不到人家身上去。”

    “赖不到他也得通过他找到那个骗你钱的人啊!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就这么不要了?”熊怀兴回头,牛眼怒瞪,音量高得震得人耳朵疼,“老朱,你就是这么个人,别人就欺你这一身书生气,太好欺负了!你还真把王道林当成什么好人了?当初是谁看上你家祖传的张大千古画,软磨硬泡非得收购的?你忘了当初你家老爷子……嘶!”

    熊怀兴眼一瞪,脸色难看,“要真是你家祖坟出了问题,你说会不会是王道林?”

    “……不能吧?”朱怀信表情有点懵,“虽然是有点矛盾,但是也不至于吧?后来我去卖古董的时候,他态度也挺好的,还给我推荐风水师。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没害我不是?”

    “人心隔肚皮,我说你活了半辈子了,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你问问夏总,她跟王道林是同行,这人是个什么人,她知不知道!”熊怀兴一指夏芍。

    夏芍垂着眼,唇边笑意有些古怪。真是有点意外,本来是来看看风水的,没想到还能扯出王道林来。这倒让她有些想不明白了,王道林给朱怀信找的风水师是哪一个?跟给他那面八卦风水镜的是不是一个人?从表面上,倒不像是一个人,给王道林风水镜的那人明显有些修为,他少说会给风水镜开光,而给朱怀信家里看风水的人,却是个半调子,假如他有给风水镜开光的修为,没道理连最基本的风水局也不会布的。

    可这就叫夏芍不太明白了。王道林性情诡诈,器量狭小,他如果真是跟朱怀信有仇,为何不趁着给他介绍风水师的机会,来他家里动点手脚?介绍了这么个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人,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不像是他的做派啊……

    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她遗漏了,没想明白?

    夏芍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现在不好说,妄下结论也没什么用。既然问题十有八九是出在祖坟上,那就去朱老师家中祖坟的地方看看吧。离得不远吧?”

    离得虽说不远,可也不算近,驱车要三个小时才到。这真是,当真中了夏芍的那句话,中午吃不吃得上熊怀兴的饭局还真难说,现在看来,是必须吃不上了。

    三人驱车到了朱怀信老家的时候,已是临近正午。朱怀信家里的祖坟埋在一处风景名胜区,在那里买了地,安置的墓地。

    “我家里的祖坟是七十年代的时候,迁过来的。当时也请了位懂风水的老先生,给指了块不错的风水地。现在,那位老先生已经不在世了,但是当初他说这里青龙转案,宜出功名,应在子孙身上。确实葬后者二十多年,我三弟四弟都有功名在身,我家中也算殷实。”到了山下,下了车来,朱怀信说道。

    夏芍则看了看远处的山势,发现山脚有条河流经,将山形环抱,形成玉带缠腰之势,回环其间,汇入湖中,可谓山水相依,雄峰清秀。她边看边问道:“祖坟大概的位置在哪里?”

    朱怀信一指山上某处,“那个地方。”

    夏芍见了点点头,“果然,可惜那位老先生去世了,若是在世,倒想去拜访一下。这处阴宅,指得算不错了。穴场盘龙开口,左青龙有情,右白虎潜伏,穴居分水线,坐镇中堂,局势可谓完整秀丽。”

    朱怀信和熊怀兴两人呐呐点头,有听没有懂,但都听得出应该是夸奖之意。朱怀信这时听夏芍夸奖祖坟风水好,可是一点也提不起高兴的心情来,反而急切地看向她,问:“那大师的意思是,祖坟风水上没有问题?”

    她明明断言说问题一定出在祖坟上,怎么现在又夸起来了?这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夏芍却没看他,而是盯着远处山势,已是开了天眼。只见朱家祖坟的位置,确实笼罩着蒙蒙阴煞之气!

    “你家的祖坟风水必然有问题,那边的阴阳气场已经乱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要上去看看才知道。”夏芍神情少见地严肃下来,说道,“走,上山!”

    两人一听都是一愣,朱怀信脸色急切,又有些发白,心情矛盾复杂。没来之前,希望就是祖坟风水出了问题,但当真的被说出了问题的时候,又希望不是。这种心情,实在难言。

    夏芍在上山的过程中,边走边四面远眺,留意有没有因为什么工程被挖断的山体,或者别的什么坏了山脉大势的地方,但是看过之后,发现山势都是完整的,也就排除了是有人无意间坏了风水的情况。

    这样的发现让夏芍在还没到达墓地时便垂了眸,因为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朱家的祖坟之事是人为的!

    墓地在半山腰,到了的时候看见四面打扫得干净,看得出子孙们常来扫墓。但夏芍一眼瞥见墓地旁边不远一侧的松树长得有些歪,且树叶已有枯死的迹象,便叹了口气。

    “风水是好风水,只可惜让人给破了。不用看了,你家中这处祖坟必然是被人动过手脚了。”

    “啊?”朱怀信脸色煞白,“这、这这这……在、在哪儿?”

    “是啊,夏总!在什么地方?”熊怀兴也赶紧问,脸色发黑。

    夏芍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走了过去,开了天眼,细细查看阴阳二气的分布情况,边看边问道,“有铲子么?”

    后头两人一愣,熊怀兴道:“哟,这还真没带!我车里有撬棍。”

    “那不行,要铲子。”夏芍道。

    “那……山脚下有人家,我去借来用用。”朱怀信说完,转头就要下山。熊怀兴却一把拉住他,表示这是他家的祖坟,要他在山上陪着夏芍,自己去山下借铲子。

    夏芍点头,嘱咐道:“最好别是村子里那种大号的铁锨,如果有工兵铲那种小一些的铁铲是最好的。”

    熊怀兴应下,刚忙下山去。

    朱怀信问道:“大师,这是要……掘坟?”不能怪他这么问,谁家的祖坟,就算是有问题,要挖也会心里有点疙瘩。

    “我怀疑这下面有东西,必须挖开看看。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夏芍说完,又低头查看阴阳二气的分布去了。

    等了约莫小半个小时,熊怀兴才喘着气回来,他已经不是年轻那时候了,这些年身为企业老总,把肚子也养肥了,不锻炼已经很久了,爬个山已经能把他累得气喘了。

    夏芍接过他手中的铁铲,熊怀兴一见便说道:“这是要挖?哎,这种活儿怎么能叫夏总干?我来我来!挖哪儿,您说!我老熊以前可是当过工兵的,这活儿我在行!”

    夏芍却是笑着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来。这可跟熊总挖开山隧道不一样,不能坏了地气,挖哪里,挖到哪儿,只有我清楚,还是我来吧。”

    她这么一说,连想上前朱怀信也不好说什么了,两人这便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瞅准了墓地里脚的位置,下了铲子。

    夏芍一点一点地挖,时刻注意着阴气的变化,她只捡着阴气聚集之处挖,还得注意着必要挖去别处,这一挖就挖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越挖越深,都估摸着快要跟埋骨灰盒的深度平行了,夏芍手上的铲子忽然碰到了一样硬硬的东西。轻轻扫开一看,土下露出点点金属质感的东西来!

    “有东西!”熊怀兴眼尖,立刻就发觉了,与朱怀信探着头看,两人脸色都是发白,只见那土下面,埋着七根钢钉,上面包着符纸,排列上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图案,大白天的,诡异的感觉透心而来,看得人头皮发麻。

    “七煞钉!”夏芍眯了眯眼,脸色也在看见这钉子的一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好阴损!”

    朱怀信已经在后头脸色白得发青了,向来老实的他,也不由握紧了拳头,“这是谁干的!谁这么跟我们朱家过不去!”

    就在刚才之前,夏芍说他家里这三年来的不幸都是祖坟风水有问题,他还将信将疑。毕竟这种事,听着很玄乎,甚至他刚才还在想,要是挖不出什么东西来该怎么办?莫名其妙掘坟,惊扰祖宗先辈,这在传统思想里,不管有没有那些玄乎的事,这首先从人的感情上,就觉得对祖辈不敬。

    但此时此刻,明显挖出了东西,上面还包着符纸,明摆着的证据,让他不信也得信了!

    真是家中祖坟被人动了手脚!

    谁这么阴狠!害他全家?

    “夏总,你说的七煞钉是?”熊怀兴在一旁咬着牙,眼瞪得吓人,黑着脸问道。

    夏芍说道:“七煞钉是由风水师制的符包裹住下去坟里的钉煞之术,下钉的时辰、位置和排列都有讲究,以这种排列和下的位置上来说,主家中男丁不旺。也正是这三年来,朱家出事的都是男丁的原因。这些钉子下去地里,又包着风水师所画的符纸,势必乱了这地里的地气。你看远处山上的那些松树,本有福寿延绵之意,如今都长势歪斜,且枝头发黄,就是地气已乱的最好证明。连树都活不下去了,必然影响到墓里安葬的老人。古语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虽故,遗体尚存,其气尚存。这种气也有一说是与脑电波和各人的磁场有关,总之,葬地是好是坏,对后辈都是有些影响的。”

    夏芍皱了皱眉,摇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阴德五功名。坏人祖坟,实在太损阴德!这迟早是要遭报应的,也不知下咒的风水师是怎么想的!”

    她转头看向朱怀信,“你做过什么得罪人的事了?对方要下这种狠手?倘若你是大奸大恶之人,害人无数,对方请了风水师这么对你倒也算替天行道。但我看你面相应是安分守己的,这就怪了,你跟谁结了什么深仇大恨了?”

    “嗨!夏总,我这老弟,平时老实巴交的,谁见了都说脾气好!他哪是得罪人的人?”熊怀兴道。

    “这咒下在三年前,你好好想想,三年前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夏芍问。

    “三年前……”朱怀信白着脸喃喃。

    熊怀兴一瞪眼,“三年前还能有什么事?不就跟王道林有点摩擦?他不是看上了你家祖传的张大千的画,你家老爷子不肯卖,他三番五次上门,最后和老爷子发生了点口角,老爷子住了院。你忘了?”

    朱怀信张了张嘴,“那不能吧?就因为这点事?我家老爷子住了院,我为人子女的,当然是着急上火了,正在气头上,就说了他几句重话。他当时气哼哼走了,我家大哥不肯算他,还去跟他要了医药费,说是不给就打官司,反正是他把老爷子气病的。后来去找他时,他还赔礼道歉了来着,把住院的花销都给结了,两家的事就算这么了了。后来我家里出事,急等着用钱,我这才变卖了这些年家里收藏的古董,省里古玩行业王道林一家独大,我去别的店,人家一看东西不错,数量还不少,就让我找王道林,我也想着他财力雄厚,能多给点钱,这才硬着头皮去找他。结果他对我态度还挺好,价码也合适,还给我介绍了风水师,我当时心里还挺感动,觉得外界对王道林的传言也不完全可信。老熊你怀疑是他,说实在的,我现在还觉得……不能吧?”

    “那你就给我想想!除了他,你还得罪别人了?”熊怀兴明显认定是王道林,没好气地瞪着自己的老哥们儿。

    “……没有吧?”朱怀信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皱着眉不说话。

    夏芍在一旁听着挑挑眉,虽然说确实是这么点事儿,但对器量狭小的王道林来说,从此记恨上了朱家也不是不可能。

    那他当年介绍的风水师是怎么回事?故意介绍了个半调子,讹了朱家十来万?

    “啊!我想起来了!倒真是还有件事!”朱怀信突然抬头说道。

    夏芍和熊怀兴都是看向她。

    朱怀信道:“那也是三年前了,确切的说是在九三年底、九四年初的时候,我刚入了国内书画家协会的评审委员会。当时有一场宣传和推广书画作品的展销会,省里和国内的古玩行业的人都有参加,来展销的都是书画作品,有一张任伯年的《三友图》,我在审查鉴定的时候,发现这张画非常的传神,但可惜有那么一点点做旧的痕迹,很难看出来,但我还是怀疑是临摹的赝品。最后请了国内的几名书画方面的专家一起鉴定,最后断定是烟熏过的,但是很小心,纸上几乎看不出火气来,只有角落那么一点点被我给察觉了。当时以任大师的肖像画,真品的价格很高了,这么张赝品要是卖了,那就跟白捡的巨款没什么两样。最后一查这画是谁送的,发现是王道林店里送的!当时找到他,他也表示很惊讶,连说自己也看走了眼,委员会对此也是相信的。毕竟王道林算不上书画方面的专家,那张画就算是专家,也差点被骗过去。”

    朱怀信脸色不太好看,瞧了眼熊怀兴和夏芍,惊疑不定地问:“会不会跟这件事也有关系?”

    夏芍垂眸,熊怀兴却气得牙痒痒,高声怒道:“什么会不会?肯定就是他!这个人本来器量就不高,你得罪他两回了,他能不整你?”

    熊怀兴气得满地走,“这他妈不是战争年代了,要还是,老子他妈拿枪崩了他!太阴损了!你家老爷子,你大哥,你一家兄弟几个!都遭了他的暗手了!”

    “那、那……那真是他?”朱怀信两眼无神,眼神都要发直了,眼里更是泛红,当即就回身跪在地上,冲着墓地磕头拜了拜,给老人赔罪,直说是自己不孝,得罪了人,害了一家,场面让人心里难受得发堵。

    “该来给老爷子磕头的,应该是王道林那个鸟货!老弟,你不用自责,你做的那些事本来就没有错!”熊怀兴劝着拉他,却怎么也拉不起来,四十来岁的男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看得夏芍也背过身去。

    却听熊怀兴问道:“夏总,既然是问题找到了,那赶紧把这钉子给拔了吧!拔了是不是就好了?”

    “虽然说拔了就没什么大碍了,但此地的风水地气却还是伤着了,要恢复需要些年头。我可以再指处风水佳穴,朱老师还是择吉迁坟吧。”

    朱怀信跪在地上哭,也不知是应了还是没应。夏芍也不催着问他,这事得他自己决定,当务之急,她要做的事就是把这七煞钉给取出来。

    熊怀兴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看着那钉子就想冲上去亲手拔了,却被夏芍给阻了。

    “这是风水师下的咒,没有修为的人碰不得。退后吧,我来。”说罢,夏芍便盘膝坐了下来。

    在风水师一行,破别人的招法向来是取祸之道,但此事夏芍却是必为!救人一家性命,本就是功德之事。朱家并未做什么大恶之事,完全是对方损了阴德,既然被她碰上了,不可能袖手旁观。

    而且,回去之后,她势必要查查这风水师是谁了!

    此人跟王道林关系极近,为了钱财便不在乎做下这些害人的事,这样的人,留着是个祸害。夏芍倒没什么救世主或者替天行道的心态,她只是认为王道林跟福瑞祥已经结仇,保不准会找上这人对付福瑞祥,事关自己的公司,她自然不会姑息。

    想着,夏芍已调集周身元气,掐起指诀,结外缚印,念金刚普贤法身咒,念动三遍,又结了智拳印,念动大日如来心咒。

    她在做这些的时候,身后的朱怀信和熊怀兴两人惊异不已,在他们眼里,那些指法和咒语简直是太玄乎了,而更玄乎的是,随着夏芍的动作,前面土坑里的那七根冒头的钉子外围裹着的符纸,颜色正慢慢变淡,连字也慢慢消失了!

    正当两人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瞧着这一幕时,夏芍忽而怒喝一声:“起!”

    随着这一声喝,她的手往地面上一拍!一股暗劲击得脚下的地面都似乎微震,那七根钉子竟齐齐自土里弹起,夏芍伸手一捞,七根钢钉皆握在手中,顿时一声“滋啦”的声响,上面的变得空白的纸化作灰飞,随风散去。

    而等夏芍把那七根钉子丢去地上,那钉子表面已是锈迹斑斑,完全发黑了。

    这一切的事情皆发生在两人眼前,看得两人吞了吞口水,看向夏芍的眼神不由变得畏惧。

    如果说,以前只是觉得眼前这名少女只是给人看风水运程极准的话,那么今天就是对她完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这些手段,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常人能有的吧?这已经超出普通人的范围了!

    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么?

    那些上层圈子里称她为风水大师的人,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平时他们眼里认为的那些足以称之为大师的事,跟今天的事一比,简直就不值一提!他们或许根本就没见识过这少女的真本事!

    夏芍见两人的目光,只是淡然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可以了,把土填上吧。”

    朱怀信怔愣看着夏芍,直到熊怀兴反应过来,暗地里推他,他才赶紧呐呐点头,去把土填好了。

    “那个……大师,今天真是谢谢您了!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好……”

    “不必谢我。这风水上咒术虽然是解了,但你们家中兄弟几个的身体却还是需要求助于医学,毕竟已经生了病了,那就得有病治病。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去朱老师家中帮忙布个五行调整的风水阵,但那也只能是助力,陪着你调理身体,希望你们一家能早日康复。”夏芍笑了笑。

    “哎,好!好!”朱怀信呐呐点头,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有点尴尬,“不过,我听说夏大师的收费方面比较……呃,我家中这些年……”

    “这没关系。”夏芍听出他的意思,笑了笑,“等家中什么时候宽裕了再说吧。亦或者,日后多行善事,即便是不给我也可以。”

    “那哪儿行!”熊怀兴突然插过一句话来,眼瞪起来,“不行不行!夏总这可是救了我兄弟一家的命了,这哪能叫您白忙活!该多少就多少,这辛苦费,我老熊出!”

    “老熊……”朱怀信有些感动。

    “别跟我来这一套!当年要不是你救了我一命,我老熊也没有今天了!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也别跟我客气!”熊怀兴一摆手,当即就拍板决定了,“夏总,我兄弟家里的风水阵还要劳烦您哪天有空去看看,辛苦费方面您照收,我付!哦,对了,还有迁祖坟的事,也麻烦您了。”

    对方这么说,夏芍也不再推脱,当即便点了头。

    她当即便在这处山上又寻了一处不错的风水穴,告诉朱怀信哪日迁坟等她择了吉日再告诉他。布风水局的事,等明天再说。

    两人自然是千谢万谢,不敢有一丝怀疑,熊怀兴更是十分热情,开车回青市的路上就直说要请夏芍去酒店吃饭。

    三人中午都是没吃东西,在山上折腾了两三个小时,约莫着等回到青市就该是下午五点多了。

    夏芍一算时间,正是她跟徐天胤约定好的时间,于是便推了酒店的饭局,改去明天中午。熊怀兴自然是热情劝说,但见夏芍主意已定,便不好再说什么了。现在在他眼里,对这少女比以前更多了分敬畏,她说哪天就哪天吧,他可不想得罪有这种神鬼莫测的本事的风水大师。

    夏芍让熊怀兴把车子停去市中心的一家法国餐厅门口,这里是她和徐天胤约好了见面吃饭的地方。车子到了的时候,徐天胤的车已经停在门口等了。

    夏芍下车笑着走过去,熊怀兴见她上的车竟然挂着军区的车牌,不由心惊,留了个心眼儿,多瞧了那车牌一眼。这一看不得了,那车牌竟是司令部的车!

    熊怀兴惊疑不定,军区司令部?听说省军区新来的司令来头不小啊!有消息称是那位老人的嫡孙,不知是真是假!这位司令自从来了,很少接触外界,从来没有交际饭局之类的事,因此外界猜测纷纷,却谁也不敢肯定。

    夏总难不成跟这位红顶子司令员认识?

    熊怀兴心里咯噔一声,虽然也知道司令部的车,里面坐着的不一定是司令员,但熊怀兴却是当即决定,这位小姑奶奶,日后可得供着!

    他的车不好在这里停着看太久,怕引起夏芍的反感,因而这才边惊异着边开车走了。

    夏芍上了徐天胤的车,习惯性地坐去副驾驶座,一坐下来便倚在座椅里舒服地融了融,深吸一口气,总算是感觉放松了下来。这一天的事忙得,连午饭都没吃上,一放松下来,就感觉乏了。

    身旁却看来一道定凝的目光,这目光自打她上车就没放过她,夏芍自然是知道,但她却是佯装不在意,笑着就闭了闭眼,看起来像在闭目养神。

    头顶上却明显地罩来一大片阴影,带着男人身上的气息,让夏芍一下子睁开了眼。

    她一睁眼,便挑着眉,想也不用想就知这男人必然是要抱她,或者……

    但刚想着,却是一愣,见徐天胤确实是倾身过来,但他却并未拉她过来抱,而是回过身,手臂一伸,从后座上拿了一捧玫瑰花和百合花包起的花束,递给了她。

    “给。”

    “……”夏芍讶异了。

    她接过来,脸上的惊讶却没来得及掩饰,正撞进徐天胤漆黑深沉的眸中。那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胸膛却是微微起伏,似乎……有些紧张?

    夏芍的目光在那胸膛上一定,接着便垂眸笑了起来,低头去看怀里的花。她是不在意这些的,都说女孩子爱花,她以前却有些不以为然,总觉得可有可无,自己也不是很爱花。但今天在看见徐天胤回身从后座上拿过这一束花的时候,她心底真的有惊喜的感觉!

    原来,这花,要喜欢的人送,才会欢喜么?

    夏芍看着怀里一大捧的鲜花,笑容微微露出喜意。却没发现,对面驾驶座上的男人在看见她这笑容后,胸膛的起伏才微微落下,像是放了心。

    但,他的心刚刚放下,对面少女便抬起了眼,眸中明显有调笑打趣的神色。

    “师兄,送花为什么要在车里送?不应该是在车外么?”夏芍挑眉。一般来讲,送花的桥段,都应该是男人开着豪车,抱着鲜花,在车外等候女友,等人来了的时候就远远迎上去把花送出,顺道让女人享受一下周围艳羡的目光吧?

    男人刚刚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默默转头,看了看窗外,夏芍翻译那动作应该是有些难为情的意思?

    刚想着,就见他把头又转回来,脸上面无表情,目光却是看看那花,再看看她,问:“你喜欢在外面?”

    夏芍笑而不语,徐天胤却是伸过手来,把花从她手里又接了回来。

    夏芍一愣,目光呆愣地看着徐天胤把花重新放去后座,然后去开车门。

    “下车。”

    “……”下车?

    夏芍一咬唇,看着徐天胤半个身子已在车外,下车前回身又从后座上把花拿出来,看样子是想要拿去外头,再送她一次?

    夏芍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动,却是眉头一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最终忍不住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哈哈哈!师兄,你都已经送了,哪有收回来再送一遍的?哈哈……你、你以为是拍电影,还能咔嚓了重来的?”夏芍越笑肚子越疼,一天的劳累忽然就散了。她揉着发疼的肚子,觉得她的师兄真的是她的乐子,好多年不记得自己这么笑了。

    徐天胤默默站在车外捧着花,目光定在少女娇俏的脸蛋儿上,看见她手不停地揉肚子,这才又上了车。花却是没有再给她,而是放回了后座,伸手想要帮她揉揉。

    夏芍却在见到他伸来的手时,笑着躲了躲,道:“好了,我不笑了。快去吃饭吧,一天没吃东西,饿了。”

    徐天胤本僵着手,一听她这话,便微微蹙眉,“中午没吃?”

    “没有,去了趟山上,给人的祖坟看了看风水,一会儿再跟师兄说。先去吃饭。”

    徐天胤微微点头,却是拿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喂?早晨订的位子不要了。”

    夏芍看着他挂了电话,不由问:“干嘛不要了?不是要在这家餐厅吃么?”

    “换一家。”徐天胤说着,已是发动了车子。

    最终换的是市中心的假日酒店,徐天胤叫了贵宾间,夏芍一见菜谱便会心地笑了。

    徐天胤点的都是量足又合口味的京菜,吃起来确实比法国菜合口,又能吃饱。法国餐厅虽然比较有情调,但是他却是想叫她吃饱饭。

    夏芍垂眸浅笑,暖黄的灯光染了少女的眉眼,瞧着有些暖意。

    她就是要这样的感觉,这种最细微之处的体贴,比那什么送花啊发肉麻情话的短信之类的,更叫她觉得心里安定。

    等着上菜的工夫,夏芍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跟徐天胤说了说,主要讲了讲那七煞钉的事,又说了说当初王道林店外挂着的风水镜的事。

    徐天胤听了眼神微冷,哼了一声,“不入流的手段。”但说完却是看着夏芍,“你跟在师父身边,接触斗法的事不多,还是要小心。今天起,我给你的东西,都戴在身上,别摘了。”

    夏芍笑着应下,虽然她身上有师父给的玉葫芦在,但她明白徐天胤的意思。他的东西上面都有他的气机,一旦她有点事,他便会知道。毕竟比师父离她近,也好护着她。

    但夏芍却是垂了眸,她从不做轻敌的事,今天那七根钉子她带在身上呢,要通过这钉子找出对方的所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夏芍不知道的是,正当两人在酒店谈论此事的时候,市中心一家私人茶座里。

    王道林迈着大步,急急忙忙地塌了进去,一进屋,便对屋里一名略微有些秃顶的老者问道:“闫大师,你说有人破了你的招法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妹纸们!看到我发的公告了吗?末日前最后一天,把乃们最后的月票都献出来!不要浪费!

    话说,本来字数够了的,但是考虑到末日前最后一天了,还是把师兄写出来给乃们看看!哈哈~

    如果,明天乃们看不见我,那我一定是去拯救地球了,如果地球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而我又消失了,那说明我为拯救地球牺牲了,记得感谢我!记得为英雄现出乃们的月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五章 钉煞,送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