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法

    章节名:第十七章 作法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夏芍便先给学校教务处的主任钱海强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昨晚的事,并表示了歉意。舒煺挍鴀郠

    她对昨晚的作为并不后悔,但毕竟那时候许多学生都在,学校校规摆在那里,她与学生会公然冲突,恐叫学校不好处理。夏芍只是站在学校的角度,对自己的做法表示道歉,并表示,如果学校要通报处理,她没有任何意见。

    但钱海强哪里会答应通报处理?他当即就怒了,“这群学生会!平时仗着家世不错,成绩也不错,在学校里向来是眼往天上看!就不知道人外有人这句话!夏总,这件事学校会妥善处理的,您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实在是抱歉了。”

    “哪有,我正在气头上,没考虑到学校的立场,我才应该说抱歉。”夏芍淡淡说道。心里却是清楚,青市一中的学生会,但凡是干部,基本上都是有些家庭背景的。不管哪里,都有潜规则,学生会这种地方也一样。

    每年但凡是文艺大赛获奖的,基本都是学生会的,而这种奖项又涉及到高考加分政策,深受学生家长的重视。因而家里有点底子的家长,自然会宴请学校领导,让孩子进学生会。时日久了,学生会的学生便代表了家世傲人、成绩傲人,将来的前途也比普通学生要好,这便养成了他们眼高于顶的性子。而且,这些学生一来家世不错,二来成绩确实也不错,这就造成了从某种角度来说,学校管理他们比管理普通学生更加不容易的现象。

    既然钱海强承诺了学生会不会再给她带来麻烦,夏芍便也没再说什么。该说的她已经说了,怎么处置,那是学校的事。

    在宿舍里跟朋友吃过早餐,夏芍便说有事要出去。

    她一到周末就没影儿,柳仙仙三人都已经习惯了,从一开始的好奇到木然,如果哪天夏芍说她周末没事,她们才会觉得奇怪。

    “要走赶紧走,别玩深情告别!”柳仙仙摆摆手,那意思简直就像是在说,如果夏芍不走,她就要赶人了。

    夏芍笑了一声,这才离开了宿舍。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管在哪个年代,八卦的传播速度比什么都快。

    一路往校门口走,但凡是看见夏芍的人,没有不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夏芍却是浑不在意,脸上甚至洋溢着微笑,因为一大早起来就能看见她的呆萌师兄,一天都会有好心情!

    然而,走到校门口,夏芍却是愣住了。

    她生平第一次,露出这种惊讶、又有点惊喜的表情。

    只见得校门口,高大霸气的黑色路虎车前,徐天胤一身黑色衣裤半倚着车门立着,怀里捧着一大束鲜花,正低头看着地面。

    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嫌冷,就穿了件V领的黑色毛衣,衣袖还挽着,手腕上黑色光亮的表盘在晨阳下反着冷光,一只手抱着花束,一只手放在裤兜里,低着头,神色冷厉。

    他还是那样,只看地面不看人,谁也不允许靠近他,一靠近他就瞪人,一眼就能叫人退散。

    但,尽管如此,学校门口还是聚集了一大群学生,尤以女生居多,尖叫连连。

    夏芍出现在校门口的那一刻,怎么也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场面。她那天只是随口说说,只是打趣他的,没想到他倒信了。

    不只信了,还照做了……

    难为他了。原本可以在车里坐着等她的,却要站在外面面对这么多人的目光。

    夏芍不仅有点惊喜,还有些感动了。

    她感动的目光在人群里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徐天胤明明没有抬头,却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他转头望来,目光落去人群,定在穿着白色小外套的少女身上,唇边短促的一个微笑,目光却是明显柔和了下来。

    校门口一片抽气声,一大群女生捂着胸口,尖叫都不会了。

    夏芍却已调整了表情,面色自然地走了过来。

    她走出人群,不少人认出她来,校门口这才渐渐起了议论声。

    很多人都知道在夏芍被包养的传闻里,有这么辆挂着军用车牌的路虎车每到周末便来接她,但并不是太多人见过徐天胤。他只在开学那天下了车来,之后便一直坐在车里不见人。今天见到他的真容,学生人群里立刻有人眼神不是滋味了。

    这名一开学就以神棍之名闻名校园、后来又传出包养丑闻的新生,听说昨晚又把学生会的人给打了。这么帅的男人,竟然是在校门口等她的?有没有眼光?

    夏芍却是不管别人怎么看,她笑着走过去,淡定从徐天胤手上接过花来。

    “是这样?”他问。

    夏芍忍着笑点头,他这才点点头,给她开了车门,等她上去坐好后,这才转过去坐进驾驶座,给她系上安全带后,便发动了车子。

    夏芍一路都抱着花,直到到了福瑞祥店外,她才把花放去了后座,跟徐天胤下了车。

    马显荣见过徐天胤了,但他没想到他今天能跟夏芍一起来。早就到了店里等的熊怀兴和朱怀信也没想到,两人认出徐天胤的车是昨晚那辆,不免在徐天胤脸上多看了几眼,但见他神态孤冷,一股子拒人千里的感觉,两人都不由尴尬地笑笑,去看夏芍。

    “呃,这位是?”熊怀兴问道。

    “我师兄。”夏芍笑着说道。

    熊怀兴一愣,和朱怀信互看了一眼,两人眼底都有惊异的神色——夏总的师兄,那岂不是说,也是位风水大师?可他为什么开着军区司令部的车?军区和风水师,怎么想都不太搭调吧?

    熊怀兴的目光在夏芍和徐天胤脸上转了转,这才哈哈笑了声,爽朗地道:“哎呀,幸会幸会!”

    徐天胤轻轻点头,短促地与两人握了握手,便收了回去。

    熊怀兴笑了笑,却是没有多问。别看他平日里待人爽朗讲义气,他却是个精明的人。夏芍方才的话里,明显没有介绍对方的姓名和工作,这显然是有意不提的意思。他就是再感兴趣,那也不敢惹夏芍不快。既然她都不介意把这男人带来,想必日后有机会再接触。只要跟夏总打好了关系,其他的,何必急于一时?

    四人简单地打过招呼,刚要走,马显荣便说道:“对了,夏总。这是昨天瑞海集团送来的请帖,说是瑞海的董事长千金下周六生辰,请夏总去胡董事长位于郊区的度假别墅出席宴会。”

    熊怀兴一听就笑了,“夏总也接到请帖了?我老熊昨天也是刚接到请帖。这位瑞海集团的胡董事长对他的独生女宠着咧!每年都有生日宴,我们这些人就跟着去蹭蹭酒席。老胡那个人还不错,瑞海集团也是国内有名的服装集团,夏总见了老胡,可以好好交流交流,哈哈。”

    夏芍笑着点点头,把请帖收进包里,四人这才坐着车,往朱怀信家里去。

    出了福瑞祥店里的时候,朱怀信往对面王道林的店里看了一眼,眼神复杂。虽说昨天想了想,感觉除了他不会再有别人,但毕竟没有证据。朱怀信向来不是平白冤枉人的人,但如果真是王道林,害了自己一家却又没法治他,又忍不住内心愤慨怨恨。

    熊怀兴见他往对面看,浓眉一皱,大眼一瞪,嗓门高着,也不避讳人,“看什么?告诉你!老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谁做了亏心事谁知道!往人家家里祖坟上下钉子这种损阴德的事,迟早遭报应!就是报不了案,老子他妈也能想别的法子整死他!走!”

    熊怀兴和朱怀信进了车里,夏芍坐进徐天胤的车,上车时,唇边带起一抹笑意。

    熊怀兴这个人,看着脾气火爆,其实挺有头脑的。他这么一嗓子,不仅王道林听见了,只怕这条街上的商户也听见了。人言可畏,王道林做了这种阴损的事,不管是不是真的,他以后估计要被人指着脊梁骨戳死了。

    而且,熊怀兴是跟夏芍一起从福瑞祥里出来的,他这明摆着就是在说,朱家祖坟的事,被夏芍给化了。这无异于给她打了个活广告,让她在圈子里名声穿得更快。

    这人,瞧着大咧咧的,实际上精明着。

    夏芍坐在车里笑了笑,算是领了他这人情。

    到了朱怀信家里,他赶紧忙活着给夏芍和徐天胤倒茶,夏芍却是一进屋就开始忙活。

    五行调整阵就是调整家居中的五行气场,使之大环境上能够聚生气,调节身体机能,补养身心。

    中医里也有把脏腑与阴阳五行统一起来的,例如:肺属金,肝属木,肾属水,心属火,脾属土。《皇帝内经》中,将具有清洁、收敛、肃降作用的东西归于金,将所有具有生长、升发、舒畅作用的归于木,具有寒凉、滋润、向下运行的事物归于水,具有温热、升腾作用的归于火,并将具有承载、受纳作用的归于土。

    而风水学里,便是将具有这些作用的东西,通过辨别房屋坐向,找到其五行所属之地,放置其中,调整五行气场,从而达到助益身体的效果。

    这个局并不难,夏芍一会儿就放置好了回到客厅,坐下后才说道:“风水局只是助力,令朱老师家中气场适宜养生,但生了病,自然还是要求助于医学的。这个局只能助你在家中调养身体的时候事半功倍,希望你能早日康复。”

    朱怀信点点头,眼有些泛红,激动得手里茶杯都有些抖,“大师,真是谢谢你了!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用谢我。朱老师一家是被人所害,既然被我遇见了,能施以援手,也算功德一件。还望朱老师一家康复之后,能够多行善事,多积福缘,日后再遇坎坷,才会有贵人相助的福报。”夏芍笑着,便站起了身,“既然没事了,我还有事要忙,这就告辞了。”

    “哎?这就要走?这怎么成!”熊怀兴站起来,“夏总,你可答应我的,今天中午怎么说让我请你吃顿饭!”

    朱怀信忙点点头,这顿饭必须要请!

    夏芍笑了笑,“这不离中午还早着么?放心吧,熊总。我答应的事,自然履行承诺。要不熊总挑个地方,中午我一定到。”

    这样一说,两人这才欢喜地应下了,把夏芍送去了车上。

    车子发动,渐开渐远,夏芍却是说道:“师兄,开车去买点朱砂黄纸跟桃木剑,然后去郊外,找个僻静的地方下车。”

    徐天胤看过一眼来,“作法?”

    他说着话,手上已打了方向盘,往青市的庙街方向开去。

    夏芍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一方帕子,打开之后,里面躺着七根三寸长的钢钉。钉子本身已经发黑了,却并非锈迹斑斑的那种黑,而是黑得有点邪乎。

    “我打算,问候一下这个人。”

    徐天胤瞥了眼那七煞钉,“不是符水炼制的,作法只能伤他,取不了他的性命。”

    “我知道。即便只是伤他,那也要伤。这个人,我猜就是给王道林那面害人的风水镜的人。这个人身为风水师,却助人做这种害人的事,心性必然邪佞。我已经得罪了王道林,他势必对我不利,既然知道我是风水师,那么请这个人出面的可能性很大。我不能等对方来找我,既然有这么个东西在我手里,我宁愿先下手!纵使不能取他性命,只是伤了他,也能令他无法全力对付我。就算是敲山震虎吧!不死,也要叫他吐几口血!”

    夏芍把帕子包好,又收回了包里,眼神发冷。

    徐天胤也眯了眯眼,点头,面色冷厉,一会儿便开车到了地方。

    夏芍买了朱砂、黄纸、毛笔和桃木剑,出来的时候,看着手里的桃木剑说道:“可惜没有一把阴煞蕴养出来的杀器,不然,能叫他伤得更重。”

    “那东西不好找,寻处凶穴养着,没个十年八年成不了。我有留意从墓里出来的,但至今没寻到。”徐天胤说道。

    “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看缘分了。”夏芍笑道,“青市这边也有摆地摊的古玩小市,那地方说不定能寻着好东西,只不过,从我逛古玩市场起算起来,也有些年头了,但也是没有遇到。不如先去郊区吧,中午跟熊总他们吃完饭局,下午我们来逛逛。”

    徐天胤点头,两人这便上了车。车子一路开往郊区,渐渐人烟稀少了起来,两人开车下了公路,开进一处林子。

    那林子再往里走,便是一座山,山脚下有空地,夏芍看了看地方,觉得合适,便下了车来。

    “要帮忙么?”徐天胤问。

    “不用。”夏芍笑了笑,“师兄以为我没做过这些事?我在山上的时候,师父时常考我,我跟师父斗过法。不过,实战却是第一次。师兄就在旁边看吧,让我练练手。”

    夏芍自然是不需要徐天胤帮忙的,除了她说的这些,她还有必须实战的理由。再过两年,要去香港帮李伯元的孙子李卿宇化劫,那里是余九志的地盘,或许那时候,多年的恩怨就一起清算了!那人是师父的师弟,修为上虽比不上师父,也绝对比她老练。这次的作法刚好是一次实战的机会,她要把握好。

    作法这种事,自然是修为越高,威力越强。夏芍如今在玄门心法的修炼上已在练气化神的境界,这样的境界在这一领域已是佼佼者,若是以她的年龄来看,只怕难有能出其右的。但既然要斗法,对方自然是不看年纪,只论修为的。听师父说,他师弟余九志在七八年前,修为已经在临近炼神返虚的境界,但他还没达到,只是差一点便可以一脚踏进去。

    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修为精进了没?

    不管怎么说,夏芍都觉得,自己若是能在去香港之前,修为上突破炼神返虚,再寻几件法器,与师父师兄联手,基本上不可能会输。

    但这事她也知道不容易,师父的修为就在炼神返虚的境界,她天资再高,也不太可能近两年就突破了如今的境界,踏进师父那个境界的门槛。但夏芍却是觉得,事在人为,这两年她必须努力。等私人会所建好了,看看能不能在里面布个风水阵,平时修炼用。

    一番思索打算,夏芍已是坐进车里的后座上,把徐天胤车上的配置的军用桌放下来,拿出朱砂毛笔,蘸水画符。

    道家的符源自上古,盛于汉唐,在民间,有驱邪、祛病、护身等功效。在古代的时候,无论贫富贵贱,去道观里请符护佑平安是很盛行的民风。到了现代,由于科学的观念,大多人看见道家的符,便会直觉认为是种神棍手段。

    符箓何以会灵验,至今争论不休。比较被广泛接受的一个观点是,符箓不是任何人画了都有效的,一定要得道的高道所画才能灵验。因为这些高道均有修炼内家功夫,他们本身便是气功师,在画符的时候,意念便可在符纸上聚集一个场,人携带在身上,可调整人体的磁场,使之平衡。所以说,所谓的消灾解难,其实就是一种阴阳平衡的手段。

    另外,现代医学认为,许多病人对于得病有一种精神上的束缚,带着符箓的人,往往精神上有一种寄托,心理上对于疾病的压力和恐惧会减轻,精神趋于平稳,对辅助治疗疾病便会产生效果。说白了,跟催眠术和心理暗示,有很大的关系。

    夏芍坐在车里,深吸一口气,调整周身元气气场,缓缓落笔。画符需一气呵成,走笔不能停,意念不能断,否则这符便是失败的。且画符的过程中需念密语真言,这才是一道符的重心,没有密语,不成灵符。即便是画了,也是一道空符,没有用处。

    因而道家的符虽然可以模仿着画画,却并非人人画了就管用。没有修为,不得密语真言,画了也没用。

    一连画了八道符,按理说,这样符箓便成了。但夏芍却是没急着拿去车外,而是给这八道符结了煞。

    俗语云:“刀无钢不快,符无煞不灵。”倒也不是不灵,只是结了煞的符,灵气大开,杀伐之力极强,一般情况下是不用的。即便是想用,现在会结煞的人也很少了。

    结煞的方法自古以来就不成文字,只有口授,非一脉的传承人不得真传。且受此方法时,需起誓为盟,不得泄露天机。因为结了煞的符,就像是开了锋的刀剑,若是用来杀伐,只怕杀孽太重,有违天和。

    但夏芍今天要问候的人却不是普通人,此人身为奇门中人,杀孽深重,作为同行之间的斗法,却是使得的。

    结成天罡煞之后,夏芍这才拿着符纸出了车子,找了平坦的空地,以桃木剑引着自己的元气在地上画法阵、布符纸,将七根七煞钉放去阵中杀位。

    这七煞钉上包裹着的符纸虽然在夏芍取钉时毁了,但由于那些符纸在钉外有些年头了,附着其上,刚刚取出一天,符箓的咒力仍然会有余存。而符箓既然管用,自然是因为那风水师画符时,动用了自己的元气。

    因而,夏芍今天便要用玄门嫡传的奇门阵法毁了这七根钉子,给对方一个教训!

    她盘膝坐去阵中,指上成印,分别结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内狮子、外缚、内缚等九道手印,她动作熟练,盘膝坐于山间空地,朱砂符箓之间,神色清明,目光坚定。

    这副场景若是被普通人看见,大抵要以为在拍影视剧,因为实在是太不同寻常了。很少有人知道,世上其实有极少数的这么一些人,有这样神鬼莫测的手段,能够于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所以,在知道一些风水密事的人里,没有愿意得罪风水师和奇门中人的。那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徐天胤倚着车子,看着少女坐在阵中不动如山,唯有手印不断变幻,唇边带起浅淡的笑意。师父说她天资世间难寻,果真不虚。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没有法器的助力,阵中的气场便已经是变了。

    约莫半个小时,阵中杀门处,已聚集了骇人的罡气,这股罡气寻常人感觉不到,但如果能细看,也能看出那里竟有无风自生的趋势,且七根钢钉莫名地开始震了起来!

    空灵的山间传来金属碰撞的脆响,起初还觉得清脆,没过多久,其频率便刺得人耳膜发疼,好似有一道啸音如利刃般刺出去!

    这时,夏芍忽然眼底现出厉色,大喝一声:“破!”

    随着这一声喝音从喉中放出,杀阵中,七根钢钉齐齐崩断!外表漆黑的颜色里透着的邪气顿时散去,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锈渍来。

    而就在这一刻,市中心的私人茶座里。

    王道林与闫老三对面坐着,见闫老三慢悠悠斟茶倒水,玩着茶艺,便说道:“闫大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昨天您还说要把那小丫头引去偏僻的地方,今早晨我就收到了瑞海集团的请帖,说是下周六,邀我出席宴会。我特意问了一句,那小丫头也收了请帖!赴宴的地方在郊外风景区的度假别墅,那地方有山有水,就那天人多点,平时很清净。您看这地方怎么样?”

    闫老三听着,满意地笑了笑,他笑起来也带着股子邪气,反而更叫人发冷,“好。那地方在哪儿?我先去看看,那天试那小丫头一试。”

    王道林听了眼里爆出喜意,心里更是大喜。总算能叫他出口气了!今天早晨,熊怀兴在福瑞祥门口那么大的嗓门一嚎,今天他出店里的时候,两旁店里的人看他的眼神窝了他一肚子火!

    梁子本来就结大了,此仇不报,他王道林跟着那小丫头姓!

    王道林咬着牙,心里正解气,却忽听“啪啦”一声!

    他循声望去,眼神大惊!

    只见闫老三弓着身子,手捂在胸腹间,手里原本执着的紫砂壶倒在盘子里,茶水洒了一桌子。而他却是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惊得王道林也不敢过去,只在一旁试探问:“闫、闫大师?”

    “噗!”话音刚落,闫老三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正喷在茶桌的茶具上,翠绿的茶叶溅上腥红的血,颜色刺目得叫人心惊。

    “闫、闫大师!您、您这是怎么了?”

    刚问完,闫老三便咳了三声,咳嗽声音暗哑发沉,竟又是咳出几口血来!

    这下子吓得王道林不敢说话了。他想叫救护车,又不敢叫,就怕得罪了闫老三,坐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敢问,也不敢说话,眼神惊惧。

    “有人……”闫老三蜷着身子坐了一会儿,身子终于不痉挛了,头没抬起来,声音里却透着怒意,“有人作法伤我!”

    “……作、作法?”王道林眼神呆滞。

    “有这种这人……竟然有这种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闫老三听起来像是喃喃自语,“……七煞钉?不!不!这不可能!”

    那七根钉子他根本就不是用符水所熔炼的特殊法钉,就是普通的钉子,外面包裹着符纸。符纸在取钉的时候必然会毁去,即便是有钉子,也不可能被用来作法伤他……

    等等!

    莫非……

    闫老三脸色阴沉得吓人,凹陷的眼眶里,双眼却是渐渐泛起邪佞的光芒,嘴角渐渐咧开,竟是大笑了起来。

    “好!好哇!竟然有这种高手!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还以为,国内奇门里这种高手已经绝了!好!好!”

    他嘴角还有血,衣襟和面前的茶桌上也在刚才吐血时沾上了血渍。而此时,他竟然笑了起来,样子实在有些癫狂。

    王道林惊疑不定,心底惊惧——谁?谁伤了闫老三?闫老三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被人伤到?他说对方作法?作法这种事……当、当真存在?

    这个人是谁?

    那个小丫头?

    不!不!绝不可能是她!那么,就像闫老三猜测的那样,是她师父?

    “把那处别墅的地址说给我听!”闫老三的声音突然传来,把王道林吓了个不轻,“既然是用七煞钉伤的我,对方必然跟那小丫头有关。我要会会她师父!”

    王道林忙说了个地址,闫老三阴沉地笑了,“嘿嘿,原本还打算试她一试,既然敢伤我,就等着给他徒弟收尸吧!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解我这个招法……”

    ……

    市中心茶座里的事,夏芍和徐天胤自然不知。夏芍在作法成功后便收了东西,恢复了周围的气场,便坐进车里,徐天胤开着车回了市中心。

    差不多也是中午了,熊怀兴打电话来,说是饭局地点定在市中心的假日酒店,正是昨晚徐天胤和夏芍吃饭的地方。

    两人开车去了之后,来的人不止熊怀兴和朱怀信两人,还有朱家的两个尚且在世的兄弟。朱家的这兄弟三人,老二朱怀信经营着笔墨斋,是国内书画方面的评审专家;老四家境普通些,在一家国企任职。而朱家老三朱怀智却是省里的总规划师,主管城市规划方面的事。已经去世的老大听说以前是市政府的官员。

    朱家三兄弟见了夏芍,自然是万分感谢,饭局之时纷纷敬酒。夏芍并没有多喝,但礼数却是到了,四人也不勉强,他们其实也只喝了一点,毕竟四人这些年来,身体都一个接一个地查出病来,总不见好。如今虽然是知道了怎么回事,但身体却还是病着,不宜多喝酒。

    三人谢完了夏芍,便不由想起已经过世的父亲和大哥,以及这些年家里的事,都不由眼眶发红。

    但朱家这三个兄弟,除了家境普通些的老四,其他两个都不是好惹的。

    最先说话的是朱怀智,“没想到咱们这一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竟然是小人作祟!既然查出来了,他王道林就别想好过!我这些年在省里,认识的人还是不少的!等着!他别想好过!二哥,你不是在国内和省里的书画协会么?找几个古董方面的专家,给我查王道林!我就不信了,找不出他的把柄来!”

    “你是说造假和国家文物方面的事?”朱怀信问道,“前段时间,我是听说王道林被文物局的人查着,手里有金代古墓出土的铜镜,但他说那不是他的,没有证据,最后就不了了之,只把文物没收了。”

    “那造假呢?哪个古董商不干点这个?给我查!”朱怀智两眼发红,愤慨道。

    旁边的熊怀兴却是脸色微微一变,暗地里踩了他一脚。

    朱怀智这才发现他气愤之下说错话了,赶紧给夏芍赔礼,“夏总,我不是说你们福瑞祥。福瑞祥有你这样的当家人在,我相信你们不会做这种事。”

    夏芍并未在意,朱家老父去世,长兄病逝,兄弟几个现在的情绪乃是人之常情,她怎会介意?

    她只点点头,便听朱怀智接着说道:“但王道林不一样,他连这样阴损的事都干得出来,本身必然干净不了!二哥,查查他,这事我安排。查出来,我就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朱怀信点头应下,要真是王道林所为,他即便平时性子再与人为善,也不会不怒,不想给老父大哥报仇。

    夏芍在一旁听着,微笑不语。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总有报应的一天。用后世的一句流行语来说,那便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且这件事,王道林被查,对华夏也有利,倒是省了华夏不少心。

    一顿饭吃完,夏芍这才在朱家兄弟三人和熊怀兴的连连道谢下,和徐天胤离开了酒店。

    两人开车去了古玩街后头的一条摆地摊的巷子,打算在里面走走看。

    想想有段时间自己没来地摊上捡漏了,一下车,夏芍便禁不住兴奋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作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作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