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圣诞舞会!

    华夏的圣诞舞会早在两个月前就发出了请帖,广邀省内各界名流,另有国内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被邀请到了。

    今晚,名流云集,媒体也早早就来到了望海风酒店门口。今晚的舞会,并不对媒体开放。在第二天的华夏拍卖公司落成剪彩仪式上,才会安排媒体采访。因而,今晚多家媒体并没有被允许进入酒店,只得在门口齐集。

    一辆辆的高级车停在酒店门口,下车来的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向来眼尖的媒体,很快就发现了里面有不少重量级的人物——安亲国际集团总经理严龙渊、荣成玉石集团董事长苗成洪、瑞海集团董事长胡广进、青汽集团总经理熊怀兴、金达地产董事长曹立!

    除了这些人以为,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杨启竟然也要出席!

    嘉辉集团这些天可是各大媒体的头条!收购盛兴集团的股份,如今已经成为盛兴集团的当家人!

    这件事情,嘉辉集团并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李老到底是个什么意图,为什么突然进军古玩行业,很多人摸不着头脑,很多人想弄明白,今天一在酒店门口见到了杨启,媒体记者们自然一拥而上!

    场面之热烈,不知道的还以为舞会的主办方来了。

    杨启礼貌地谢绝了采访,便进了酒店。保安人员拦住了涌上来追问的记者,但从车上下来那些名流们却是互看一眼,纷纷跟了进去。

    杨启刚进酒店,便有三辆黑色的商务奔驰驶来,记者们正堵在酒店门口往里张望,有的拿着相机朝着里面频频打着闪光灯,这三辆车一驶过来,众人不由回身,看看这次来的是谁。

    这三辆车是华夏集团的车,从车上下来的是福瑞祥的总经理陈满贯、经理马显荣、华夏拍卖公司总经理孙长德。

    三人一人坐着一辆车来,记者们一看是这三个人,自然是又一窝蜂地围了上来,拍照、抢问,闪光灯频频闪着,问题层出不穷,无一不是围绕着盛兴集团的事。

    “陈总,听说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收购了盛兴集团股权,李老有意进军古玩界,这对你们福瑞祥来说,是不是很有压力?”

    “盛兴集团股价大跌的时候,华夏集团为什么没有收购盛兴股份?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资金不足吗?”

    “现在嘉辉集团进来,华夏后悔当初没有任何动作吗?”

    “请问,夏总对此有什么看法……咦?夏总呢?”

    问了一大堆,这才有人发现,车子里就下来三个人,根本就没有华夏集团董事长夏芍的身影。

    这些媒体,实力比较雄厚的当初都请去了东市,他们都是见过夏芍的,不由纷纷往车里看。起初是有人以为外面记者太多了,夏芍坐在车里避一避,没第一时间出来。没想到那三辆车直接开去旁边的停车场,车里除了司机,就再没人了。

    人呢?

    这是华夏集团的圣诞舞会,董事长不可能不到吧?

    那……人呢?

    人早就到了。

    在众多媒体记者围着杨启和陈满贯三人拍照抢问的时候,一辆车便从另一条路上开去了望海风酒店的侧门,夏芍从侧门进了酒店。

    宿舍里的三个妞儿和元泽,今晚自然也是来的,但他们都表示要穿礼服,今晚一定要隆重。于是一放了学,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胡嘉怡和柳仙仙被胡广进的车接走,晚上跟着胡广进夫妻一起来。苗妍则是被她父亲苗成洪接走,也是跟着她父亲一起到。就连元泽都表示这种场合要穿正装,以表示对夏芍的祝贺,于是放了学便回了在青市的家,说是到时候坐家里的车来。

    既然如此,夏芍便一人来到了酒店。

    她之所以避开媒体记者,只是因为觉得今天接受采访没什么意义。明天公司正式落成的开业剪彩上,她自然会安排时间接受采访。而媒体今晚问的那些问题,别说是明天了,舞会结束的时候,就都得换一换!

    今晚,对商界来说,势必是一场震动!

    夏芍带着笑容进了酒店,她的礼服早就叫人送到了开好的房间里,她进去换了衣服,一番收拾,这才乘电梯下了楼。

    舞会安排在五楼,夏芍到了的时候,人已经来了大半。

    天色已黑,大厅里,两排皆是落地窗,视野广阔,身后是海潮排岸,身前是经贸路上的繁华夜景。头顶是水晶大灯,脚下是铺开的金红地毯,沙发休闲区、演讲台,都已经布置好了,甚至为了应圣诞节的景,还布置了些圣诞小饰物。音乐轻悠,服务生端着托盘穿梭在寒暄攀谈的人群里,任盛装前来的男女们随意取来上面的香槟红酒,场面隆重。

    夏芍独自出现在舞会大厅外,见此场面,眉眼含笑。

    而大厅里正攀谈的男女,有正巧望向门口的,都不由愣了。起先,只是几个人,后来见这些人呆愣地望向门口,也便有人顺着望去。

    渐渐的,舞会大厅里便安静了下来。

    盛装前来的男女们纷纷望向门口,伴随着舞会里轻悠的音乐,仿佛随着灯光跨越了大半个世纪的岁月,进入了民国时代。

    门口立着的少女,一袭素雅的长身半袖旗袍,怀旧的茶香色,略深些色泽的小叶落在身上。那般婉转自然的拈花,恍惚从时空中轻宛而来,带着若有似无的沉香味,淡雅而宁静。

    少女的发丝轻巧绾着,别白玉泛黄的小狐狸发簪,旗袍半袖,雪藕般的手臂半露,手腕上戴一对碧玉圆镯,娴静地立在那里,带着氤氲的古典的含蓄。

    这般清淡的颜色,在这样的场合,略显素淡了些。但她偏偏肩上披着一条黑底红芍的披肩,大片的芍药花儿绽放开来,裹在肩头,素雅里添了几分庄重。而且,这般强烈的素雅与艳丽的对比,不仅刺了人的眼眸,也刺进了不少人的心头。

    金达地产的董事长曹立站在众人围绕的人群中,转头看着门口,一瞬间呆愣了。

    有一部分人却是认出了夏芍。

    虽说今晚来的人里大多都没见过夏芍,但她毕竟月初的时候在胡广进的别墅里现身了一回,还闹出了那么大的事,当天出席生日宴的人今晚自然也在场,这便把她给认了出来。

    “哎呦!夏总!”众人纷纷出声。

    听见这称呼的人皆是一惊!

    夏总?

    嘶!这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美人啊!

    而且,虽说是听传闻已经知道了她年纪很轻,但知道归知道,当初听闻时心中自是震动的。但今晚面对面这么一见,震动便不是传闻可比的!

    这太年轻了!十六七岁,芳华正好的年纪,比在场的一些老总们的儿女年纪都轻,却已经成为这场圣诞舞会的主办方,以主人的身份宴请各方,与在场的人平起平坐。

    有的时候,亲眼所见,比传闻来得更叫人震撼。至少此时此刻,在听闻这惊艳了全场的少女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时,不少人又愣住了神。

    而此时,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已经笑着走过来相迎。

    孙长德说道:“夏总,宾客来了大半了。再有半个小时,舞会就开场了。”

    夏芍闻言点点头,扫视一眼舞会大厅里还有些怔愣的人群,便随着三人走了进去。

    她这一走进来,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

    熊怀兴最先出声,哈哈大笑地迎了过来:“夏总!你真是每回现身总叫我们这些人大饱眼福啊!以后这样的舞会多办几回,哈哈!”

    夏芍一笑,抬眼见胡广进夫妻带着胡嘉怡和柳仙仙走了过来,苗成洪也带着苗妍过来,元泽也从人堆里走出,眼底还带着惊艳的神色,冲她笑着点头。

    夏芍见几个朋友都过来了,干脆跟他们一起说道:“今晚我可能很忙,没空照顾你们。那边有休闲区,有自助的点心,你们累了就去那边坐着,别喝太多酒。”

    几个朋友一笑,柳仙仙烦躁地一摆手,“婆婆妈妈!管得可真多!我们喝酒还是喝饮料,用不着你分心,今晚可是你的主场,别搞砸了。把气氛搞得欢快点!”

    胡嘉怡和元泽笑着点头,苗妍则是有些惊艳羡慕地看了看夏芍穿着的旗袍,小声说道:“加油!”

    她已经知道了夏芍要帮她封印阴阳眼的事,自然是很期盼的。虽然她已经听父亲说了,那些东西不太容易找,但是她从小到大已经等了十来年了,不怕再等下去。

    “等你好了,你一定会慢慢养回来的。到时候慢慢圆润起来了,这些衣服随便你穿。”夏芍发现苗妍的目光,笑着鼓励她。

    这妞儿立刻目露期盼地点点头,脸颊都因兴奋微微粉红。

    难得看见女儿这副开心的样子,苗成洪心情又是酸楚又是欣慰,看向夏芍的目光里自然带着感激。但却又有点说不清的奇怪的意味。

    苗成洪看着夏芍的眼神确实是有点怪,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盛兴集团的事。

    他记得,她跟他说过两回,华夏集团与盛兴集团的对峙里,主动权在华夏手上。可结果呢?盛兴现在成了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之前看盛兴的股价在跌,还以为她会趁机动手,为了不让王道林被保释出来,坐镇公司力挽狂澜,他现去了警局报案,令其不能被保释。以为这大好的机会,她会懂得利用,怎么……结果就成了这样?

    如果说,是嘉辉集团横插一脚进来,华夏实力资金不及,最终败了下来,那还是情理之中。可华夏压根就没动手收购盛兴的股份!连动手都没动手,何来主动权一说?

    哪怕是她收购一点盛兴的股份,最后拼不过嘉辉这么大的集团,再把股份转手卖给嘉辉,也能赚上一笔。为什么就无所作为?

    苗成洪在商场大半生,这是头一次有点看不透,看这少女的模样成竹在胸,可她怎么就一点动作没有呢?即便是此时,她也是一副气度从容的样子,看不出一点尴尬和失意来。难得盛兴这么大的集团这次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问题,她一点也没把握机会,难道就没有半点失意?

    还是说,此时此刻的从容淡定,都是她的伪装?

    苗成洪摇摇头,内心一叹,转而笑了笑。或许真是周转不足吧,集团内部几员大将反对的话,她一人也是难以成事的。罢了,以她的年纪,能创立华夏已经是不易了,商战对她来说可能早了点。不管怎么说,今晚华夏依旧是华夏,即便是没有与盛兴商战上的手笔,这名少女也依旧值得恭贺。

    苗成洪奇怪的事,在场许多人都有,但他们也同苗成洪想的一样——即便她什么也没做,她依旧是华夏的董事长,依旧值得恭贺。

    最先走来的,便是金达的董事长曹立。曹立是省委书记杨洪轩的小舅子,身份非凡,家资颇丰,在省内向来是富贵权贵集于一身,走到哪里都是被人供着的存在。

    曹立一身黑色燕尾服,举着红酒杯,笑着走到夏芍面前,眼底的惊艳与赞叹并不收敛,且显得有些露骨,绅士地赞美道:“听闻夏总芳华正茂,没想到今夜一见,才知何为惊艳。夏总气质出尘,婉约如玉之美,实在是我曹立生平仅见,可谓一见倾心啊。”

    他这番明明白白的赞美,却听得四周不少人偷偷互看一眼。离得近的胡广进夫妻和熊怀兴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是过来人了,这曹总看夏总的眼神可有点……

    这该不是看上夏总了吧?

    哟!那可不好,这位曹总虽说是身份比在场的大多数人高那么一重,但他可不是个良人。这人在商场的作风痞子一般,而且花边新闻也不少。

    他要是一般的商界老总也就算了,可省委杨书记是他姐夫。他若是看上了夏总,夏总可不好惹他。

    夏芍看着曹立,颔首淡淡笑了笑。她自然知道曹立的一些风评,且不说传言,此人笑起来唇角略歪,带着痞气,面相上更是眉生反骨,可见不是什么善茬,身上少说背着几条人命。

    她见对方伸手过来,自然笑着礼貌地与其握了握手。但对方握手时,却是拇指腹轻轻在她掌心里揉了揉,挑逗的意味明显。

    这动作一旁的人看不见,夏芍面色如常,笑了笑便收回了手。曹立却是在握上她的手时,心中微动。少女的肌肤极软滑,柔嫩润泽,这般触感是他从未从以往任何女人身上碰到的。两人的手虽是松开了,他却不免往夏芍脸上瞧。一看之下,不由又目露惊艳之色。少女化了淡妆,但脸上却是脂粉未施,肌肤玉瓷一般,连细微的毛孔都看不见。不仅如此,也不知是这大厅灯光的问题还是别的,看起来竟隐隐带着珠光,珠玉生辉。

    曹立眼底惊艳神色强烈,夏芍却是当做看不见,笑着与身旁过来打招呼的严龙渊握了握手。

    严龙渊黑道出身,笑起来也带着点威严,但话里却好像是有别的意味,“夏总,我们当家的近来忙得抽不开身,您这场舞会他实在是来不了,但让我给您带句话,祝贺华夏集团在青市落户。”

    这话一出口,周围哗地一声,曹立也愣了愣,看向夏芍。

    她跟安亲会的当家认识?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连胡广进夫妻、熊怀兴和苗成洪都是一惊!尤其是胡广进夫妻和熊怀兴——她认识省军区的那位少将司令,居然还认识安亲会的当家?

    安亲会,那可是北方黑道的龙头!其在白道上的资产,不亚于香港嘉辉集团啊!

    夏芍却是会心一笑,严龙渊这是看出曹立对自己意图不轨来,说这话拿来镇住他的。她深深看了严龙渊一眼,后者对她微微点头。

    这时,孙长德看了看舞会的情况,叫来服务员问了问,这才对夏芍低声说道:“夏总,到时间了。宾客都来齐了,您上去致辞吧。”

    夏芍听了轻轻一点头,众人见她往台上走,便纷纷让开路,尚且带着刚才那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她步态优雅地走上了台。

    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也跟着站到了台上,站去了夏芍身后。三人互看一眼,眼底含笑,都隐隐透着兴奋。

    今天来参加这场圣诞舞会的有两三百人,大厅里众人齐聚在一起,抬头齐齐看向台上的少女。

    她站在这样的目光中,丝毫不怯场,像是久经战阵的老将,气度天成。

    “诸位,感谢今晚到场参加我们华夏集团在青市的落成舞会。华夏集团还很年轻,它能走到今天,我需要感谢我身后的陈总、孙总和马总。在我忙于学业的时候,能帮我撑起这份家业。华夏集团能安稳走到今天,三位功不可没。我借此机会感谢他们,也感谢诸位前辈的到场祝贺。希望在日后的商场中,诸位前辈能够对华夏集团多多指点,多多包涵。”

    这样的开场白虽是谦虚的场面话,但夏芍却是说得诚恳,听得身后的三为大将有点不太好意思。尤其是马显荣,他是夏芍来到青市后才跟着她的,功不可没这样的说法,他实在是有点汗颜了。而陈满贯和孙长德也是有点汗颜,其实这感谢他们是当得起的,毕竟在夏芍忙着学业的时候,公司的运作确实是靠他们撑起来的。但他们却是不以为傲,因为集团的发展,大方向都是夏芍在掌舵,且只要是她出手的事,无一不是大手笔!

    就比方说盛兴集团的收购案,今晚,注定吓吓这些老家伙们!

    孙长德冲陈满贯和马显荣眨眨眼,眼神兴奋。

    而底下的人,却在等着夏芍继续开口——总要等着她说完了,舞会才能开始。

    却不知,今晚的舞会,注定不平静。

    “虽然有些唐突,但今晚华夏集团有件事情想要借此机会宣布。”夏芍果然是又开口了,但说出的话,却是叫众人一愣。

    有事宣布?什么事?

    本来以为就是简单的致辞的,没想到还来了这么一手,不少人都露出感兴趣的眼神来。

    胡嘉怡、柳仙仙、苗妍和元泽四人已经坐去了后头的休闲区,见此情况,柳仙仙哼笑一声,“这妞儿又搞什么神秘?”

    元泽一笑,感兴趣的看向台上。

    却见夏芍伸手,优雅地对下方站着的一人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这件事情,还要有请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杨启先生上台来。”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杨启。

    到场的宾客们可没忘了,今夜华夏邀请了一位重量级的贵宾!那就是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人!杨启虽是董事长助理,但他在这种场合代表的可是整个集团,他们既然愿意出席今晚的舞会,那就说明,至少是卖华夏集团面子的。

    众人自然没忘,福瑞祥的那只元代青花大盘是被李老用一亿的高价拍去的,因而有传言称,李老与夏总因这只青花大盘结缘,两人有些交情。

    所以,今夜杨启到场祝贺,众人并不太感到惊讶。只是不明白,华夏集团要宣布的事,为什么要让杨助理上台?

    正纷纷猜疑间,杨启已踏上台来,笑着与夏芍握了握手,“夏总宣布吧。”

    这件事是她的手笔,理应她来宣布,接受这满场朝贺。

    “好吧。”夏芍微微点头,笑着转过头来,目光扫视一眼全场宾客,众人已不自觉地停止了讨论,纷纷看向她。

    只听她说道:“今晚,华夏集团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所收购的盛兴集团的股份,已正式转入华夏集团,从今天起,盛兴集团由华夏集团实际控股!”

    ……

    一阵沉默。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盯着夏芍,脸上甚至还维持着刚才好奇的神色。

    但,渐渐的,便听见啪啦啪啦的声音,不少人手中端着的酒杯不小心掉在了地毯上,洒了一地深红酒液。

    后头休闲区,柳仙仙口中的一块蛋糕掉了出来,胡嘉怡、苗妍、元泽,四人坐在沙发上,脊背僵直,都不会动了。

    而前头的老总们,却是一个个地反应了过来,一片哗然!

    “什么?盛兴集团由华夏集团实际控股?这怎么回事?”

    “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所收购的盛兴集团的股份,转入华夏集团了?”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回事?”

    “是啊!夏总,怎么回事?”

    面对众人的询问和震惊,那站在台上的少女却是笑容淡雅,沉稳不经,并不愿多加透露,只说道:“嘉辉集团与华夏集团已经签署了股份转让合同,现在,盛兴集团已经是华夏在实际控股了。我们重组盛兴集团的董事会,盛兴的运作马上就会被提上日程。这件事原本是打算明天在发布会上宣布的,但今晚既然有舞会在,我就先行宣布了。”

    夏芍这话,什么也没透露,只是告诉了众人一个事实,那就是——文件已经签署生效,明天就开发布会,这不是圣诞节的玩笑,她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但这个事实,却震得在场的名流们个个瞠目结舌!

    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李老要有意进军古玩界?为什么收购到手的股份转眼就移交给了华夏?

    这里面有事情!一定有事情!

    就在前两天,外界还传言纷纷的时候,一些商场老将就感觉到了嘉辉集团出现得很突然,但是因为整件事情又比较顺其自然,盛兴集团的乱子看起来一点疑点也没有,所以众人只得猜测是李老突然对古玩行感兴趣了。

    也不是没人觉得华夏集团在这次的事情里太过安静,但外界的传言是华夏资金不足,不足以收购盛兴的股份。

    但也有记得夏芍与李伯元之间是有交情的,所以也就难免猜测,是不是她知道李老有意出手,所以才没参与?

    这样的猜测,也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觉得有这个可能性。

    但刚才夏芍宣布的事,是什么意思?

    难道,根本华夏集团根本就不是没参与,而是一切委托给了香港嘉辉集团来操作?

    嘶!这怎么可能?

    嘉辉集团帮这个忙,能得到什么好处?除非,李老跟夏总交情极为深厚!

    假如说,两人的交情就深厚到了这个可以不计好处的份儿上……

    在场的众多商场老将都是垂眸,眼珠子转动,频频思索起来。这一思索,不免脸色变了几变,再抬头看向夏芍的眼神已经是惊骇!

    如果换成他们自己,有这么好的资源,不可能不利用!

    众所周知,华夏和盛兴闹得很僵,且华夏的资产不及盛兴,历来被小企业收购就是大企业的耻辱,再加上两家有恩怨在。换成他们是盛兴的老总,他们也会死撑着不放,决计不肯把股份卖给华夏!而如果是香港嘉辉集团出面的话,实力、名望都令人放心,且就算是不想卖也会顾及嘉辉集团势在必得时,会暗地里动手,所以,股份收购一定会十分顺利!

    嘶!难道……

    这少女就是考虑到这一重,所以才联系了嘉辉集团,给盛兴来了一出瞒天过海的收购大戏?

    这、这可是大手笔啊!

    可……这样的大手笔,怎么可能是她这样年轻的年纪能做得出来的?连他们这些人都没想到啊!

    如果,她真有这样的谋算,那么……盛兴集团这次的乱子,真的是顺其自然,一点疑点也没有?

    众人看向舞会现场的人,熊怀兴、苗成洪,连朱怀信也到了!这三个人物可是搞得王道林焦头烂额的关键人物啊!他们似乎都跟夏总关系匪浅啊……

    听说,朱家祖坟被人动了手脚,是夏总给解的。听说,熊总之前也找过夏总看过风水方面的事,那苗总呢?

    不管众人能不能看出苗成洪与夏芍之间的关联,但却都是惊骇地发现,有一些事情,隐隐之间连成了一条线。

    媒体的曝光、警局的报案,造成了王道林深陷看守所、盛兴集团名誉受损,股价大跌,接着,嘉辉集团突然出现,迅速且强势地取得了股东的认可,收购了股份。

    而如今,股份被转交到了华夏手中!

    难道,这一切,这名年纪轻轻的少女,会是这场商战的幕后操控者?

    众人惊骇了,胡广进夫妇、苗成洪、熊怀兴、曹立,全都震惊地看向了夏芍,眼神不可思议!

    而就在众人还处在不可思议的当口,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军用路虎车停了下来。

    一名气质孤冷,面容冷厉的军官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一身笔挺的少将军装,手中捧着一束玫瑰和百合花束,迈着步伐,走进了酒店。

    ------题外话------

    从V了就没休息过,可能是累了,今天一点精神也没有,码字也没马力,发得晚了,抱歉~

    明天持续**,师兄来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七章 圣诞舞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七章 圣诞舞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