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报名,饭局

    青市一中的期末考试时间是两天,考完之后一周出成绩,然后便可以放寒假了。在这一星期里,按学校的传统,有文艺大赛要举行。

    文艺大赛的时间安排在周一,考完试后还有三天的准备时间。这时间说是用来准备的,但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给学生们临时冲刺。学生会要忙碌报名的事,填表、安排场次,学校方面也要邀请省内的专家和媒体,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今年又是大办,就算是往年有经验,今年也是各种忙碌。

    但再忙碌也是学校的事,夏芍身为赞助方,她只管当天露个面,准备一下演讲就可以了。演讲的事对她来说顺手拈来,稿子都可以不必准备。因而相比起学校、学生会和参加比赛的学生来说,夏芍算得上很悠闲的了。

    考试完当天晚上,闷了很久的柳仙仙满血复活,拉着宿舍的人出去学校逍遥。

    眼看着要过年了,军区的事也忙,徐天胤不到周末抽不开身,两人见面的事只得又延后。夏芍当晚便陪着宿舍的姐妹,在酒店里庆祝了一顿,慰劳这些日子复习功课的辛苦。

    席间,令人有点意外的是,柳仙仙居然打算报名参加文艺大赛。

    “以前在宿舍里怎么没听你说过?还学会保密了。”夏芍笑道。

    柳仙仙白了她一眼,一举手里的啤酒罐子,“临时决定的,谁让你是赞助方呢!这关系,老娘不用白不用!以前不报名是因为报了也没用,说是文艺大赛,每年获奖的学生你可以数数看,除了学生会还是学生会!那些人老早就跟学校打好招呼了,在学校连续三年获得省级文艺证书,就有资格角逐每年保送京城大学的那两个名额。要不然,你以为那些家长怎么这么重视这种文艺大赛?哼!这社会,哪儿不拼关系?以前老娘没这关系,现在不是有你这妞儿在么?”

    胡嘉怡一听就皱了眉头,“我以前劝你报名,你怎么不报?都说了你尽管报名,我家会帮你跟学校说一声。你那时候不肯,现在因为芍子是赞助方就改主意了?闹了半天,你是觉得我家帮不了你?”

    胡嘉怡皱着眉头,一看就是有点急了,一副不被信任的受伤害的表情。

    苗妍一看气氛有点不对,小心翼翼地瞄着两人,接着眼神求救地看向夏芍。

    夏芍笑了起来,“瑞海集团在国内可是服装行业的名企,省内服装业的龙头。胡总要是跟学校打声招呼,哪能不管用?但跟学校打招呼,跟那些专家评委打招呼,哪能不破费?仙仙这是不想让胡总花钱。我就不一样了,我是赞助方,这次文艺赛事的所有费用都是我出,我说一句话,自然就用不着胡总花那些钱,再去打点各方关系。”

    夏芍边说边深深看了眼柳仙仙,这妞儿平时看着不着调,但却是心细重感情。她这是不想让胡嘉怡家里花钱,毕竟拼关系的不只是她一个,拼到最后,难免不会变成拼钱。她不报名,是因为不想让胡嘉怡家中为了她的事,各方破费。

    但现在知道了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又赞助了学校的文艺大赛,这关系可比学生会的那些家长硬气,而且,那些专家评委比赛期间的一切花销都是华夏集团出,夏芍说一句话,被那些家长摆几桌子豪华宴都管用。这才让柳仙仙改变了主意,用她的话来说,这关系,不用白不用,多浪费啊!

    柳仙仙一口把罐子里的啤酒喝了,一把勾住夏芍,抬眼去瞪胡嘉怡,“你好好跟芍子学学,就你那观察力,我怀疑已经被你的胸给挤没了!”

    胡嘉怡原本因为错怪了柳仙仙而有些愧疚,又有些感动,但一听她这话不免什么愧疚什么感动也没了,红着脸咬着唇就要起来拍她,“谁用你跟我见外了!你怕我爸花钱,你可以跟我说嘛!我零花钱不少啊,你也有不少零花钱嘛,咱们凑一凑,总够用的。再说了,芍子的钱就不是钱了?你不要用得这么理所当然好不好!”

    “你傻啊!这妞儿跟我们挑明身份之前,她就答应帮学校赞助了。所以我才说不用白不用,她钱都已经花出去了,这关系不用多浪费啊!”

    胡嘉怡这才不说话了,嘟着嘴看她。

    夏芍却是一笑,“行啊。不过,你必须要有真本事。只要你的才艺当真力压群雄,我保证谁也抢不走你该得的荣誉。”

    “那是自然!我柳仙仙也是有几分傲骨的,老娘不是那种只靠关系的花瓶!我要是技不如人,什么话也不说,这奖白送我都不稀罕!可我要是技压群雄,谁也别把属于我的东西抢去,那就成了!”柳仙仙脖子一昂。

    夏芍听了点头,这她倒是可以保证,“你想参加哪方面的比赛,说来听听。”

    “这还用问?不拼舞技,老娘还能上去比摔跤?”

    夏芍看柳仙仙一眼,“舞蹈的种类可多了,古典、芭蕾、现代、民族、国标,不是每一样学校都有设置参赛项目的,有你擅长的么?”

    “国标!拉丁舞!怎么样?”柳仙仙看了三人一眼。

    三人里,只有她最会跳舞,拉丁这个项目这次文艺大赛确实有设置,既然如此,三人自然不会反对。

    吃完了晚饭,原想以柳仙仙的性子,定要以练舞蹈为由,拉着三人去迪厅玩乐一晚。而学校的戒严令还没解,正想趁着这次文艺大赛的机会挽回些名誉和正面新闻,这个节骨眼上,查寝更严,夏芍自然是不建议柳仙仙这个时候顶风作案,给学校留下不好的印象,对她没好处。

    夏芍已做好了准备劝说她,而柳仙仙今晚却像是改了性子一般,一句话都没提出去胡闹的事,吃完饭就拉着三人回宿舍了,且竟说要早点睡,明早早些起来,去学生会报名。

    夏芍看得出来,她对这次的比赛很是重视,连期末考试也没这么大的重视程度。她不由一笑,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妞儿能有想认真对待的事,总是件好事。

    回学校的路上,胡嘉怡却悄悄在后头贴过来,在夏芍耳边快速地嘀咕了一句:“仙仙的母亲,以前是位舞蹈家。”

    夏芍看了胡嘉怡一眼,微微垂眸。

    胡嘉怡却是说完就退去一边,装模作样地在夏芍身边走,看起来像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这是仙仙的事,她也知道没有她的同意,不好随便说。但是这件事,她希望能让芍子知道,最起码,也要让她知道仙仙不是儿戏的心态。这样的话,或许能对她获奖方面有帮助。

    胡嘉怡这点心思,夏芍自然是一猜就透。她看了胡嘉怡和柳仙仙两人一眼,倒是有些羡慕。人生之中,能有这样的朋友,也是幸运。

    回到了宿舍,柳仙仙果然是早早就睡了,第二天早晨起来,夏芍还在打坐的时候,这妞儿居然就买了早餐回来,她难得这么勤快和自觉,四人一起吃了早餐,早早地就到了学生会门口。

    四人来的早,排队的人还不多。夏芍一出现在走廊上,学生们就齐齐安静下来,纷纷看向她。

    这段时间,学校里又流传开一条关于夏芍的传言,这回不是什么神棍、被包养或者是殴打学生会的事,传言她竟然就是开学的时候,校长所说的那位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这传言是真是假,没人说得清。华夏集团的报道在社会上反响极大的时候,是圣诞之后,那时候已过了周末,学生们在学校里上课,正逢学校戒严,非周末时期出学校要请假,因此绝大多数人都没看见校外报纸杂志满天飞的盛况。

    学生们对财经类的报刊杂志本来就关注得少,且等传言流传开的时候,再有人想着去找,已经满大街都是最近很火的鉴宝类节目了。且这段时间正逢期末考试,又是准备一年一度的文艺大赛的重要时间,就算拿不到一等奖,拿个二三等奖的证书,对高考也是有加分优势的。所以,管他家里有没有关系的,学生们都卯足了劲儿。

    注意力转去了其他地方,对于夏芍的传言,学校的学生们就只是看见她的时候,聚在一起扎堆推论。今天一早就在学生会的走廊上遇见她,学生们便静悄悄地看着她,尤其是学生会的人,见到夏芍之后都愣了愣,表情纠结怪异,也不知是顾忌还是害怕,有几个女生便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离她远点,目光不住地往学生会里面瞟。

    众所周知,夏芍跟学生会之间的恩怨,她在校门口殴打学生会那晚,曾放出话去,让学生会不得出现在她身边,否则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进医院!

    今天她倒是自己来了。

    这算怎么回事?

    夏芍才一到学生会的走廊上,气氛就变成了这样,跟在后面的苗妍有点紧张地低头,胡嘉怡在旁边拉住她,给她壮胆儿。柳仙仙则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往学生会里晃,夏芍也步伐悠闲。

    四人进了学生会,屋里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在各张桌子后面发放报名表、分类报名项目。

    夏芍走进去的时候,程鸣、严丹琪和学生会的干部们都从桌子后面抬起头来。自从上回校门口的打架事件,学生会确实再没找过夏芍的麻烦。与其说没找她的麻烦,不如说连面都没怎么见过。

    从那天开始,但凡是夏芍有事出校门的日子,学生会都会接到教务处通知,今天不必查校门。如此,避开了两拨人碰面的机会,摩擦自然就少了。

    再听见夏芍的消息,已是跟华夏集团有关,虽然尚未得到她本人的证实,但仅仅是这个消息就足以让学生会震惊了。

    学生会长程鸣看着夏芍的目光复杂,从开学时在校门口看见她时的惊为天人,到听到她被包养传闻时的恼怒,再到校内打架事件时的惊惧,现在再看见她,已是百种滋味,纠结而复杂。

    如果,她真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他倒是可以明白,为什么她从始至今都不曾正眼看过他。

    他不是没打电话回家中问过父母,但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也是有的,不是吗?程鸣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而严丹琪在看见夏芍进来的一瞬,脸上更是罩上一层寒霜,垂下的眼底神色却是并不平静。

    夏芍却不管周围人的目光,她直接走去一张桌前,说道:“这是报名表?我要一张。”

    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是一愣——她要报名?她如果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还需要报名参加文艺大赛?

    难不成,传言是假的?

    学生会干部们以及报名的学生们,心底都划过这个疑问。

    站在严丹琪身旁的文艺部部长笑了,她看起来像是舒了口气,声音不大,却在静悄悄的屋子里听得清楚,“什么传言啊,真是的。有些人也只配当当神棍,或者傍傍大款,董事长?笑话。”

    对于这话,严丹琪垂眸不语。她也不是傻子,如果她不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那么怎么解释学校领导给她这么多的方便?凡是她出校门的时间,学生会一律不准出现在校门口,她在学生会里两年,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

    屋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看向夏芍,等着她对这说法的反应。她却是毫无反应,就像是没听到,神态淡然,举止悠闲,一转身,把报名表往一脸怒色的柳仙仙手里一塞,“去,填表去。”

    话虽轻,屋里的气氛却顷刻之间剧变!

    不是她要报名?

    那、那……传言到底……

    那名文艺部长脸色变得最快,霎时间变幻——怎么,她猜错了?

    严丹琪却是皱眉垂着眼,眼底神色一变。果然,刚才没说话是对的。

    而这时,夏芍已经陪着柳仙仙去远处的空桌子旁坐下,开始填表了。走廊上陆续来了不少报名的学生,一见夏芍在里面,大多数人都围门口走廊上没进来,探着头往里看,议论纷纷。

    填表的时间不长,无非就是贴张照片,报个参赛项目。学校规定,一人最多可以报两个项目,柳仙仙报了拉丁舞和民族舞,并填好了曲目,之后便就交到了刚才冷嘲嘀咕的文艺部长面前。

    柳仙仙把报名表啪地往桌子上一拍,态度恶劣。对方脸色变了变,眼底明显一怒,把表接过来扫了眼,便交给了严丹琪,“舞蹈类的。”

    严丹琪接过来看了看,那文艺部长也盯着那张表看,眼底怒色不减——嚣张什么?自从夏芍来了学校,学生会的还有没有点威严了!交表?哼!表是交上来了,可历年没保管好,弄丢了的也不是没有。

    今年赛事大办,报名的项目比往年多,而且人也多,弄丢个一两张表也是正常的吧?别以为跟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室友就可以嚣张了!况且,她是不是还难说呢!

    就算是又怎样?报名表从学生会到学校领导、再到各位评委手中,经过的环节不少,就算是丢个一两张,也没人能怪到学生会头上来!假使她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也得吃这个哑巴亏!而且,如果夏芍真是外界传言的华夏集团董事长,在自己手中吃了这哑巴亏,不也挺大快人心的?

    那文艺部长看着严丹琪手中的报名表,眼底光芒一闪,怒色尽褪,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来。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大快人心中时,一只纤白的手伸了过来。

    她一惊,霍然抬头,胸前的学生会工作证已经被夏芍拿在手中。

    “你干什么!”

    “许媛。”夏芍目光落在工作证上,抬眸一笑,“我把柳仙仙的报名表交到你手上了,请保证这张报名表不会出任何问题。假如它出了问题,我就追究你的责任。”

    夏芍笑容浅淡,却叫许媛一惊!这笑容,不冷不热,却好像看穿了她的意图似的。

    她、她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夏芍却懒得再说什么,她要是连她这点小心思都看不透,华夏集团趁早关门算了,别在商场的尔虞我诈里混了。她今天之所以陪着柳仙仙来填表,就是因为最近学校里的传言,柳仙仙跟自己是舍友,难保这群学生会的人不会把歪心思用来对付她。看来,她还真没错看她们。

    把工作证还给许媛,夏芍便转身与柳仙仙三人走出了学生会。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走廊上才炸开了锅。

    刚才她说什么?如果报名表出事,她就追究文艺部长许媛的责任?她凭什么追究许媛的责任?难不成,她、她真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这个传言只能等到文艺大赛当天才能揭晓,离大赛还有三天时间,柳仙仙为了专心练舞,便去了市中心一家舞蹈会所,包了个练舞厅出来,由胡嘉怡和苗妍陪在那里。而夏芍则有公司的事要忙。

    刚刚吞并了盛兴集团,原来盛兴集团里留下的高管和外派去各地的经理这些人,经历了公司的巨变,自然是要安抚的。接手了盛兴之后,夏芍便发现,原来的盛兴集团的高层里,有不少王氏的亲系和各个股东的亲系,二代纨绔子弟占着经理的名头,空拿薪水不干事的也有。

    如今,王氏和各股东的股份都握在了华夏手中,这些人没了倚仗,自然是人心惶惶。

    对于这些人,夏芍是不想留的,但要裁员,她却不能凭自己一人的喜好,说不要就不要了。她只能采取公司员工信服的方式,先在公司里进行了各部门的考核,宣布不分亲疏,选贤任能。考核的结果透明化公布,对于没有才干的纨绔子弟和高管,毫不犹豫地裁掉。将有才能的提拔上来,安排在适合的职位上。至于那些王氏和原股东们的亲系,在考核里也有一部分人表现出才能来,公司便按其能力重新安排职位。这些人里,大部分人只是能力平平,职位比原来降了许多,心理落差极大。

    这些人以前都是在公司里胡吃海喝惯了的,职位高、薪水高,管着人还不做事,一切都交给底下的人去做。如今一调职,虽说是符合他们各自能力的职位,但心理落差怎能没有?别说薪水降了,权力没了,就连面子也没了不是?

    果然,受不了的人没过几日便提出辞职,公司自然是欣然应允。但也有几个能忍得住的,就算是被调离要职,也能忍着硬挺,打算就这么混日子。

    对于这样的人,夏芍暂不去管,公司刚刚进行了人事变动,虽然极得那些没有任何关系背景的员工的拥护,但是人事变动之后,总需要稳一段时间,让人心都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处理那些不太紧要的事。

    现在对夏芍来说,还有一件紧要的事就是接见原盛兴集团在全国各地的古玩行经理,这些人对换了个年轻的老总,有钦佩的、有怀疑的、有观望的,也有意见不小的。夏芍将这些人齐聚在华夏集团总部里,开会一番长谈,安抚、立威、稳定人心。

    这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很费心力。这些人哪个都比夏芍年纪大、比她在行业里有经验,要让这些从来没见过她的人信服她、尊敬她、跟随她,不当面拿出点真本事来是不成的。除了古玩鉴定方面的眼力,令众人震惊了一把外,夏芍的谈吐、气度,以及在安抚立威的过程中,谈话的技巧都要把握好。她表面上悠然淡定,但连在公司开了两天的会,也实在是有些累。

    但不管有多忙、多累,夏芍都把周六晚上的时间给排空,因为她晚上跟徐天胤要见面。

    徐天胤开着车来到华夏集团的大厦门口接夏芍,夏芍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员工们除了值班的,大都已经下班,她独自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翻看公司最近的人事变动,听着孙长德汇报拍卖公司在青市落成后的情况。

    青市毕竟是省会城市,青省也是整个华夏集团的根基所在,孙长德打算过了年就把家搬过来,日后华夏拍卖公司就以青市为总部,福瑞祥的根基就留在东市。毕竟东市才是整个省内古玩行业的重点所在。

    徐天胤到了之后,打了电话给夏芍,她这才乘了电梯下楼,出了公司。

    保安和值班的员工看见她下来,都赶紧恭敬地打招呼。夏芍笑着点点头走了出去,一到门外就笑了笑。

    男人一身黑衣,穿得还是单薄,不过一件薄薄的毛衣,站在冷风里,手里捧着花。目光在她在公司大厅里现身的时候,就定凝上去,再不移开半分。

    夏芍笑着走过去把花接过,瞅了眼怀里一成不变的花束,好笑地想,他不会以后每次见她都是送花这一套,然后一直送到底了吧?

    噗嗤一笑,夏芍并非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心情很乐。

    好呆!

    她笑眯眯的模样引得男人留恋地看一眼——唔,为什么突然笑这么欢快?

    男人看着她,虽然她笑起来的模样令他移不开眼,但他却发现她的目光落在面前的花束上。

    喜欢?

    唔,那以后继续送。

    把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关上,徐天胤这才上了车。夏芍猜他上车的第一个动作必然是将自己怀里的花放去后座,然后便会倾身过来求抱。

    但是她猜错了。

    徐天胤将她的花放去后座,转身很手臂一捞,便把她捞到腿上,气息沉浑地吻了下来。

    大半个月没见,这些日子来的日思夜想都化在了这一吻里。迫切、狂肆、极尽索取,直到夏芍眼前发黑,呼吸短促,徐天胤才放开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双臂紧紧圈抱着,不愿放开的模样。

    车还停在公司门口没动,大厦里灯光亮堂照进车里,虽然夏芍知道,外头看不见车里的情况,但她还是脸颊染上红晕,低头瞪男人一眼。

    徐天胤感受到她的目光抬起眼来,非但没有发现自己错在哪里了,反而盯着少女红肿的唇和脸颊上的薄红,有再索取的势头。

    夏芍立刻说了一句,“饿了。”

    男人果然便收兵了。

    徐天胤订了望海风的酒店房间,他说叫晚餐到房间里用,夏芍却挑眉看着他,笑眯眯提醒:“晚上我得回宿舍睡,毕竟今晚可不是公司有事脱不开身。”

    徐天胤点点头,不说什么,叫了餐点来,两人在房间里用餐。房间里茶几沙发齐备,不像是在酒店包间那般,反倒更像是家里两人吃饭。徐天胤约莫是喜欢这种气氛,吃得比在外头用餐的时候多。

    夏芍给他夹了筷子菜,问道:“学校放寒假后,我参加完省里的企业家年会,就回家去了。师兄军区的事忙么?要一起回去看看师父么?”

    “嗯。”徐天胤也不说忙不忙,他回答向来简洁。

    夏芍笑了,“那好,我就不叫公司的车来接了。那天师兄来接我,咱们一起回去。”

    徐天胤点头,把她夹给他的菜吃光。

    用过了晚餐,夏芍这两天累了,只想休息一会儿,两人就没去外面溜达。在酒店房间里看了会儿电视,正巧播着鉴宝的节目,夏芍便坐着看了看。徐天胤坐在她身旁,削苹果、倒茶水,对电视节目不感兴趣。

    夏芍虽然知道以他的性子,自己坐在一旁也不会觉得无聊,但她还是决定拉上他一起体验乐趣。专家鉴定的时候,她便问:“师兄猜猜看,是真是假?”

    要么,便是道:“快!猜价!”

    男人对她要求的事向来不会拒绝,很配合地真真假假地猜,当然,都是蒙的。但没过一会儿,夏芍就发现,他蒙对的几率很高。

    她不由好奇,这才发现,男人根本就不看电视屏幕,他手臂伸过来抱着她,目光只放在她脸上。当一件藏品被端上来,是作伪招数比较高的赝品的时候,她一般会挑挑眉,露出颇有深意的笑来。若是真品,又是不错的,她通常会眼神一亮。这些小动作,都落在徐天胤眼力,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夏芍也是聪明的,她想想就想明白了徐天胤为什么猜这么准了。于是好笑地捶他一下,“你这是作弊!”

    男人唇边微微带起笑来,目光落在她的粉拳上,眸色渐深。

    结果,一场鉴宝节目没看完,两人便在沙发上一番激情深吻,以徐天胤去浴室里洗冷水澡告终。徐天胤洗完澡,穿着黑色的浴袍出来,把夏芍抱了起来就往床上走。

    夏芍一挑眉,眼神警告,“我今晚要回宿舍睡,而且,师兄别想再做坏事。”

    “唔,知道。”徐天胤抱着她躺下,房间里暖和,两人也没盖被子,只是在床上躺着。男人伸手过来揽住她的腰身,侧着身与她的身子贴合在一起,找到舒服的位置,把脸埋在她颈窝里,模模糊糊道,“就一会儿,学校关门前送你回去。”

    他气息熨烫着她,又烫又痒,夏芍缩了缩肩膀,徐天胤便往外挪了挪,但还是不肯离开她,靠近着把头歪在她肩膀上枕着,闭上了眼。

    夏芍垂眸瞧去,见男人的面容近在咫尺,凌厉的线条此刻显得柔和,最重要的是,他眼睫竟然挺长挺密,刷子似的覆下来,在脸上留下一片深浓的翦影。他呼吸慢慢变得轻柔了下来,没一会儿,竟然呼吸平稳,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夏芍愣了愣,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睡着了,不由怔愣之余,心底泛起点微疼的滋味来。她不由又想起上回他从床上醒来,自己把自己给惊到了,然后看着床上睡过的位置,半晌没动的模样。

    夏芍看着徐天胤,心底微叹,他多年没在床上睡过了,就叫他睡一会儿吧。

    但由于怕误了回学校的时间,夏芍一直躺在床上睁着眼,她安静地躺着,也不敢动,就怕动一动,把徐天胤给惊醒了。她以为她能撑两个小时回学校,但没想到,房间里异常安静,外头只能听见海潮拍岸的声音,沙沙的声音,听久了就像催眠曲,她这两日在公司忙碌,亦是疲倦,竟然睁着睁着眼,就慢慢合上,渐渐睡着了。

    两个这一睡,就是一夜。待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了。

    醒来之后,夏芍自然是郁闷,徐天胤受到她怨念的牵连,起床的时候被她瞪了两眼。他自己许也没想到,一睡就能睡上一整夜,起床的时候眸底还有些怔愣,但看见夏芍杀过来的目光,他又是微怔,下意识地去握她的手,漆黑的眸定定望她。

    夏芍见男人这副自己都怔愣睡了一夜,又担心她生气、一时手足无措的模样,不由心就软了下来。

    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没生气,夏芍这才下床拿起手机,打算给教务处主任钱海强打个电话,说明下昨晚夜不归宿的情况。然后再给胡嘉怡打个电话,免得三人担心她。

    结果,手机刚拿出来,便响了起来。

    夏芍一看,不由苦笑。这电话正是钱海强打来的。

    她接了电话,立马说明了昨晚的情况。她自然是没说真话的,只说有个商业饭局,吃完饭已经很晚了,学校关了门,就在酒店里睡了。

    电话那头,钱海强一点也不介意,表示夏芍的公司家大业大,自然事忙,这点学校很能理解。接着,便笑呵呵地说道:“是这样的,明天就是学校的文艺大赛了。省内的专家评委都已经请到了,今天晚上七点,学校在望海风酒店设了场饭局,希望能邀请夏总出席。不知道夏总有没有时间?”

    夏芍一听,一点也不意外,这种饭局很正常。她对昨晚的事还有点愧疚,这件事上便应了下来。

    钱海强很是欢喜地挂了电话,夏芍去洗了澡,和徐天胤一起用过早餐,便说明了晚上饭局的事,并且说道:“今天公司依旧有会议要开,师兄怎么安排,回军区?”

    徐天胤点头,临近年关了,部队的事也忙。他也要赶在她放假回家之前,把事情办一办。

    两人今天都忙,用过早餐,徐天胤把夏芍送回公司,他便开着车回了军区。

    晚上七点,夏芍准时坐着公司的车,又回到了望海风酒店,赴学校的饭局。

    她今晚依旧是一身旗袍搭着披肩,旗袍深红的真丝料子,落着馥郁的芍药香影,雅致微熏,十分地隆重。由于颜色略深,她便搭了件浅色的披肩,浓重又不失朝气,当她从公司的商务奔驰上下来,迈进酒店的时候,在大堂里等候她的教务处长钱海强都不由露出惊艳的眼神来。

    “哎呀,夏总。”钱海强竟然上前来与夏芍握手,这对于一个学校领导和学生身份的两人来说,怎么看怎么别扭。但考虑到今晚各自的身份,倒也不奇怪了。

    “卢校长在楼上陪着省内的评委专家们,人都已经到齐了,就等夏总了,呵呵。”钱海强边引着夏芍往包间里走,边在路上说道。

    卢博文如今已经正式接任青市一中的校长职位,开学时的那位校长,因为潘向萱的事,已经受到了处分,被免了职。当初去东市接夏芍入学的副校长卢博文,就接替了其职务。卢博文一升任校长,副校长的位子便空了下来,钱海强已经被内定升职,要等过了年再上任。

    一切跟夏芍当初在教务处里跟他说的一样,钱海强对她便自然有另一份敬畏在。

    两人一到包间里,所有谈笑的人就都静了下来,竟是不自觉地纷纷站了起来。

    夏芍的打扮自然是叫人惊艳,但惊艳的只是以卢博文为主的学校领导、省内专家评委这一大桌的人,和一桌西装革履、礼服隆重的中年男女,至于宽敞的厅里,另一桌子人,那就是震惊,巨大的震惊了。

    包间里很是气派,竟然摆了三桌宴席。夏芍进门扫了一眼,便明白了。这三桌,一桌是学校领导和专家评委的,一桌是来打点关系的学生家长的,另一桌竟然是几名学生的。

    这七八名学生,不是别人,正是学校学生会的一群干部——学生会长程鸣、副会长严丹琪、文艺部长许媛,另有四人夏芍不知道名字,但都眼熟,显然是那几名部长级的学生会干部。

    七人今晚跟着父母亲来见见这些专家评委,自然也穿戴隆重。以程鸣为首的三名男生都穿着西装,以严丹琪为首的女生都穿着款式别致的礼服。

    他们听父母说,今晚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也要出席,自然是惊讶之余,又有些紧张的。不是紧张要见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而是紧张怕见到的人是夏芍。

    说是怕见到,其实还有点期待。期待的是见到的人如果不是夏芍,明天便叫学校的传言散了,让她这个被误认为华夏集团董事长的人,好好受受同学们的冷嘲热讽。

    这种心情可谓又是怕有些想,纠结,复杂,很难言说。

    七人就是在这种心情里围坐在宴席前,等着那位从开学时就被全校师生猜测了半个学期的华夏集团董事长。

    但这世上,许多事都是怕什么,来什么!

    夏芍随着钱海强还没进来的时候,屋里就听见了钱海强的哈哈笑声,不由齐齐看向门口。程鸣、严丹琪这一桌子学生会的人抻着脖子,身子都从椅子上歪斜了出去,就为了在人一进来的一刻,就能将她看得清楚。

    人是进来了,也看清楚了。

    但却无异于晴天霹雳!

    是她?

    真是她?!

    一桌子的女生都倒吸了一口气,眼神惊慌,严丹琪这平时冷面的脸上都一口气憋在了脸上,涨红无比!而程鸣等三名男生却先是目光惊艳,足足怔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

    而这时,校长卢博文已经笑着离席,走过来相迎了。

    “哎呀,夏总!我总算是盼到这天了!开学去接你入学的时候,就希望你能给学校的同学们做做演讲,激励激励同龄人。奈何夏总低调啊!现在华夏集团又在商场创下丰功伟绩,我看你现在是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了吧?哈哈。”卢博文一上来便跟夏芍握了握手,笑哈哈地边说边回头看今晚请来的专家评委和学生家长。

    他这等于是跟众人介绍了夏芍,一群人赶紧笑着依序上前,与夏芍热情握手。

    今晚来的省内的专家评委里,夏芍毫不意外见到了朱怀信,他是书画方面的专家,青市一中请他当评委是必然的。

    他跟夏芍见过很多次了,比大多数人跟她都熟,来握手的时候态度除了客气、恭维之外,还多了明显的感激,“夏总,多亏了您啊。托您的福,我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去医院总觉得好一会儿又坏一会儿,现在持续的治疗,已经是只见好不见坏了。我几个兄弟也是,打算年前请您到家里吃顿饭,感谢感谢您呢。”

    今天的来的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朱怀信在这场合说这话,除了感激夏芍以外,自然也存了给她打广告的心思。

    夏芍心知肚明,笑着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但说者有意,听者自然也有心,不少人都眼底神色闪了闪。把这事暂且记在心里,便上前与夏芍笑着握手寒暄。

    看着学校的领导、省内的专家评委和自己的家长,都纷纷恭维地围绕在夏芍身边,程鸣和严丹琪那张酒席上,几人震惊未去,心底便连番涌来诸多滋味,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怎么好受。

    许媛惊疑不定地频频看向夏芍,震惊之余,不免拉拉严丹琪,急切忧心地问道:“怎么办呀,副会长?我、我这次会不会完了?”

    ------题外话------

    要月票!

    发现我不喊,妹纸们就不知道投。是不是我不喊,乃们投了没有成就感呀?

    好吧,今天我喊喊。

    上个月刚V的时候,我说,我有三个愿望——要月票!要月票!和要月票!要乃们随便满足我一个。

    这个月,我决定不贪心,我只有一个愿望——要月票!看在我只有这一个愿望的份儿上,满足我唯一的愿望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报名,饭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报名,饭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