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舞魂,寒假

    舞蹈项目的比赛现场就在学校的礼堂,评委们在前头一排坐着,参赛的学生在舞台上进行表演。舒嬲鴀澑

    夏芍到了的时候,不少学生都已经坐在后头观赛了。

    青市一中的文艺大赛,参赛的多是学生会,普通学生也有参加的,但大多数学生都属于观众,文艺大赛对他们来说是寒假前的娱乐节目,他们穿梭在各个赛场,看比赛、吃零食,比看运动会还热闹。

    有的学生更是跟在夏芍后面跑,见她去哪个赛场,便转移到哪个赛场,每次夏芍一离开,后面便有一大群学生跟着她转移,堪称往年没有的一大奇景。

    柳仙仙初赛的时候,只有胡嘉怡和苗妍到场观看,夏芍在其他项目的比赛场地忙着,没一直陪着她。今天是她的决赛表演,自然不可能不来。

    每个项目的比赛场地里,评委席上都给夏芍留着座位,她来到了学校礼堂,直接坐去了评委席上。评委席后头是媒体的席位,胡嘉怡和苗妍只得往后坐。

    坐下来的时候,胡嘉怡冲着夏芍眨眨眼,她已经打听过了,这场比赛是拉丁舞,学生会只有两个人参加,不算劲敌。但学生会的人都不能小看,万一之前跟评委打过招呼呢?所以,胡嘉怡便对夏芍使了个眼色,一副“就靠你了”的模样。

    夏芍对她笑了笑,这才坐下。

    但两人的目光交流却落在了评委席后排的媒体记者们眼里,登时便有几名记者互看一眼,有人回身装模作样地拍后面的观众席,实际上却是对着胡嘉怡和苗妍拍了两张照片。坐得离夏芍最近的那名记者抢先一步在夏芍坐下的一刻,笑了笑。

    “夏总。”

    夏芍回过头来,看向身后座位上的省报记者。

    那记者笑了笑,问道:“夏总,今年青市一中的文艺大赛增设了许多参赛项目,参赛人数也比往年多了三成,看您昨天一直在各赛区巡看比赛,不知您对同学们的才艺水准有什么看法?”

    夏芍笑答:“大家都各有所长,青市一中不愧是百年名校,注重培养学生的才艺和综合素养,我这两天算是大开眼界。”

    这问题问得很正常,夏芍答得也就很官方。那记者笑着点头,很自然地又接着问:“夏总来到青市一中这样的百年名校读书,不知平时的朋友多不多?”

    “还好。总有那么几个合得来的。”

    “那这次的文艺大赛,有您的朋友参赛吗?”

    这问题才是重点。一问出来,旁边的记者们立刻目光一闪,手中的笔都准备好了。

    夏芍的回答没叫他们失望,她依旧笑容淡雅,“有啊,今天就是来看朋友的决赛的。”

    那记者一激动,还得装出惊讶的样子,赶紧感兴趣地问:“那您的朋友是几号参赛选手?您认为她能获奖吗?”

    这问题明显埋了陷阱,夏芍若是答不好,很容易就会变成“华夏集团董事长亲临为友助,成绩存疑”之类的报道了。

    夏芍看着那记者,依旧是一副笑意浅淡的模样,却是眨了眨眼,略显有些俏皮,只答:“我看过她跳舞,我相信她是最棒的。不如一会儿大家猜猜看,看能不能猜出是哪个。”

    说完,夏芍便转过头去看比赛了。只留后面的记者面面相觑,暗道这话答得可真滴水不漏。

    猜?怎么猜?她都说了相信朋友是最棒的,那就表示她相信朋友能夺冠,但他们总不能看着比赛结果猜吧?真猜对了,那就表示他们也认可参赛学生的水准。要是猜不对,人家都没夺冠,这不就正好说明评分没有猫腻吗?

    记者们望着夏芍的背影,暗暗惊叹,离得这么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少女比同龄人的高深之处。

    夏芍却没空再理这些人,比赛没一会儿就开始了。

    这年头,拉丁舞在国内还不是很热,参赛的选手并不多,柳仙仙因为初赛成绩好,排在第一名出场。

    她一上场,就差点让礼堂里观看舞蹈比赛的学生们鼻血洒一地!

    连夏芍都垂眸忍了忍笑意,这妞儿的舞蹈服也太扎眼了。本来拉丁舞就火热,舞蹈服以黑红为主,多为短裙,尽显热情奔放、妩媚风情。但柳仙仙竟穿了身肉色的舞蹈服!她的拉丁舞服,贴身的肉色,将上身的浑圆、纤腰勾勒得分毫毕现!不细看,还以为她是裸着上场的!

    好在胸前两条大红的流线淌下,才能让人看得出,她上身并没有裸着。但也正因有这两条流线,反而更让人鼻血欲喷。

    那两条流线鲜红如血,自胸前流下,如身体里流淌而出的鲜血,那般鲜活,汇聚成流之处,刚好是私密之地。那里的鲜红和裙摆的鲜红融在一起,遮着翘(禁词)臀,像一朵绽放的烈焰之花。

    扎眼,如一根刺一般,刺激着在场评委和观众的视觉神经。从她一入场开始,礼堂就静悄悄无声。

    柳仙仙是独舞,一首巴西风情的曲子,节奏感强烈,她在舞台的强光灯下起舞,舞态花哨,舞步摇曳多姿。

    拉丁舞起源于拉美,是拉美人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形成的鲜活激情、浪漫火热的舞蹈。桑巴的激情,恰恰的活泼,伦巴的婀娜,斗牛的强劲,牛仔的逗趣,无一不体现拉丁舞的风情。

    但由于东西方文化的诧异,东方人大多含蓄、内敛,拉丁舞跳起来使得不少人会有一种羞怯的意识,不太敢于表现火热奔放。但柳仙仙不一样,这妞儿平时就大胆奔放,跳起这种舞蹈来,才更能表现出她的火热和妩媚风情。

    随着每一次地摇摆,舞台之上,少女如一朵绽放在烈火中的东方玫瑰,挑逗、缠绵,火热、却又若即若离,勾着人的魂儿,刺激着观众的视觉神经。

    一舞终了,那舞动的画面还在很多人脑海里挥之不去。这直接导致下面的比赛,观众看是看了,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就是没有第一场舞那么勾人,在场的人除了评委能从专业的眼光来评判外,从观众的角度来说,大概就是少了那么点……味道!

    成绩并非现场公布的,而是到了明晚的闭幕式才会公布、颁奖,顺道让获奖选手进行现场表演。

    柳仙仙报了两个项目,拉丁舞在上午比赛,民族舞则在下午。为了避嫌,夏芍并没跟她直接接触,连胡嘉怡和苗妍她都没让两人过去,免得那些记者乱写。

    中午学校提供午餐,这两天太闹腾,夏芍总觉得少了点清净,中午便想与胡嘉怡和苗妍一起领了午餐,回到宿舍去吃。

    哪知起身想走的时候,又遇上了记者的采访。夏芍只得让胡嘉怡和苗妍去帮自己领份午餐,然后回宿舍等她。

    应付完了采访,夏芍回宿舍之前,去了趟礼堂里的洗手间。这个时间,学生们都散了,洗手间里没什么人。但还没出来的时候,便听见有人进了洗手间,听脚步声应是四五个人,走进来,约莫是看着里面没人,就开始嘀嘀咕咕,一听就是参赛的学生。

    “柳仙仙那个贱人!你们看她今天跳那舞,风骚得那个样儿!你们说,评委不会真给她拿高分了吧?”

    “不好说。要是许媛学姐在,肯定轮不到她。不过,今天许媛学姐没来,真是奇了怪了……你们说,许媛学姐为什么没来?我去跟刘学姐打听,她什么都不说。”

    “你们没发现会长和副会长也没来么?奇怪了。听说明年保送京城大学的名额,已经有一个肯定是会长的了。他只要今年再拿一次省一等奖就行了,你们说他怎么能没来呢?”

    “不知道……副会长也没来。你们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难说。刚才谁说许媛学姐在,轮不到柳仙仙拿奖的?没看她跟谁一个寝室么!”

    一阵沉默。

    “你们说,她能走夏总的后门?”

    “哼!只许你们请评委吃饭,不许人家也拉好关系呀?而且,人家那关系,可硬得多。”说话的人语气轻嘲,“我看你下午的民族舞要小心的,搞不好让人家拿两个一等奖。”

    “她敢!”那女学生语气一厉,“我从小就学民族舞!她算什么东西?敢抢我的名次,我就去跟记者爆料!说她的成绩是走华夏集团的后门来的!看看谁丢人!”

    那女学生眯着眼,一脸厉色,却在转身的时候愣住了。

    最里面的门打开,夏芍从里面走出来,淡淡看了她一眼,便走去洗手槽里洗手。

    四五名女生都愣在了当场,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这也太背了吧?

    那女生咬着唇,神色变幻,她是新生,还没加入学生会,目前正在申请中。学生会的招收最低条件是成绩优异,要想当上学生会干部,那就不仅得家庭条件比较好,文艺大赛上最好还得获个奖。而她,不仅成绩还算优秀,家里条件也算中上。这次文艺大赛她早就盯准了的,父母早就提前请了舞蹈项目的评委,一人塞了一万块钱,请他们给自己个名次,别人别人给挤下去。

    原本,民族舞这个项目,有严丹琪副会长参加,她也没想着要拿一等奖,只想着有个二三等奖也是不错的。但没想到,今天副会长没来!虽然感觉惊讶,但这对她来说却是个好机会!

    副会长没来,她家里有请过了评委,说不定一等奖就是她的了!

    哪知道半路杀出个柳仙仙来,在拉丁舞项目上大出风头也就算了,她还报了跟自己一个项目的民族舞。

    这怎么成?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叫她抢了自己民族舞的冠军!

    只是没想到,今天运气真是背,说句话都能跟夏芍撞在一起。虽然以为因为那些传言而看不起她,但现在她可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学校文艺大赛的赞助商,让她听见她们在背后说人坏话,这可怎么办?

    原本,要是不想着拿冠军的话,自己少说也有个二三等的奖项拿,可现在得罪了夏芍,万一她在评委们面前说句话,自己家里那钱不就打水漂了?这要是让父母知道了,还不被骂死?

    “夏、夏总,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女生神色变幻之后,赶忙堆起笑容来,讨好地上前,想要解释。

    夏芍已洗好了手,她眼也没抬,只淡淡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那女生在后头手足无措,其余人赶紧站得远点,静悄悄不说话。

    “你从小就学习舞蹈,那你有成为一名舞蹈家的梦想么?”夏芍语气极淡,抬起眼来从镜子里看那女生。

    女生眼神闪烁,支支吾吾,“我……”那都是父母逼着学的,谁想当舞蹈家?有前途么?

    “如果你没有,那你不可能跳出柳仙仙的水准,她对舞蹈有特殊的感情,我能感觉到,她是用生命在跳舞。如果你有这梦想,那我只能说你刚才的话有失水准。你的舞蹈老师没有教过你,什么是舞魂么?”

    夏芍说完,转身走出洗手间。

    只听女生在后面喃喃,“舞魂?”

    “心里想的是什么,你的舞就会传达给人什么。尊重对手,尊重从小伴随你长大的舞蹈,尊重你的舞台,你才值得被人尊重。”夏芍微微顿了顿脚步,却没回头,“言尽于此,能听得进去,自然是好。如若听不进去,也请别做出格的事。否则,害人害己。我敢保证,后悔的一定是你。”

    夏芍语气虽淡,说到最后,已是有点冷了。直到她走远了,几名女生还没反应过来。为首的女生更是脸色发白,低着头,似在深思。而周围的女生却是冷汗都出来了。

    说来也奇怪,夏芍也没说什么重话,但她们就是感觉脊背有点发凉,以前怎么没觉得,平平常常的一句话,也能让人听了觉得这么有力度?

    或许是在得知她的身份之后,想想华夏集团的资产,是个人都该知道,能创立这么大的集团,它的当家人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这样的人,哪怕只是说句极淡的话,都能让人觉得心头一震吧?

    别的不说,她们听得出来,那句“后悔的一定是你”的话,绝非威胁。

    如果她们做出对柳仙仙或者华夏集团的声誉不利的事来,这句话一定会变成现实。

    ……

    柳仙仙报民族舞的事,令夏芍和苗妍都有点意外,她这些性子的人,若说是跳热情的拉丁舞,那她们能想象得出,她跳民族舞?

    为了看看柳仙仙跳的民族舞,夏芍下午来得早。自然,除此之外,她还是为了防止那几名女生真干出什么事来。她吩咐了胡嘉怡,让她去后台通知一声柳仙仙,看看服装、舞鞋和曲目带子之类的有没有问题,胡嘉怡回来之后,表示一切正常。

    夏芍听了点点头,这才入了场。

    事实上,这件事真是她想多了。那几名女生,不像程鸣、严丹琪那样的家世,只不过是比普通家庭条件好一些而已,并非像学生会那几名干部那样,高傲且手段狠毒不计后果。她们一被夏芍撞见,就害怕了,哪里还敢真闹出点事来?

    民族舞的比赛,柳仙仙出场偏后,倒是中午那名女生先出了场。

    那女生舞蹈功底是不错的,也不知中午夏芍说的话是不是对她有所触动,至少她跳舞的时候,让夏芍也微微挑了挑眉。

    那舞,竟能看出点铮铮之气来,有那么点刚烈不服输的味道,倒是让人有点意外。连评委都相互交谈了几句,点了点头。

    柳仙仙随着那女生之后出场,她上午那身火热的演出服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一上场便吸引了观众的目光。

    但她这一场却是简洁风,说是简洁,其实倒有些飘逸。素白的古典罗裙,不以任何修饰,长发白缎束于身后,长袖飘飘,素净。

    还是头一回看见她这种打扮,夏芍都眼前一亮,但音乐已经响起了。

    那是一段柔美的古筝曲,听得见清风,听得见溪流,听得见芳草碧翠间燕过枝头的鸣啼,一切好似一段唯美的故事。

    恍惚间,好似看见一名妙龄的女子在青松葱茏的山间起舞,婀娜柔美的舞姿,像降至凡尘的仙子,遇上了尘世间的情爱,细腻含蓄的情韵。但舞着舞着,这舞便换了意境心绪。

    场景好似改换,山下芳草碧翠,湖面绿波粼粼,凤鸣水声,宛若琴音。女子在湖畔起舞,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对月起舞,舞姿哀婉,背影孤寂,似一场久久的等待,最终却孤身一人。

    这哀婉的意境渐渐浓烈,变得惊天动地,古筝的哀婉、竹笛的激昂、胡琴的壮烈,再归于古琴的凄婉。

    一曲浓殇,一段女子的爱恨,终了在女子凄美的逝去里……

    看得人心里像堵了什么,生疼。有的女生情感丰富,已是看得眼眶发红。躲在舞台后观看这场舞蹈的低着头,转身,离去。

    随着音乐终了,却没人出声。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赞叹的鼓掌声响起在礼堂。

    不是夏芍,竟是一名评委老师。

    “太棒了!好多年没见过这样的舞蹈了。同学,你有成为一名舞蹈家的天赋!”

    柳仙仙站在台上微笑,但夏芍还是发现,她在听见舞蹈家三个字时,明显眼底有泪花闪烁。

    夏芍一笑,也站起身来,鼓掌。礼堂里随即跟着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毫无疑问,柳仙仙这妞儿的一曲民族舞征服了评委和观众,她必须是今天的赢家。不然,报纸上才该说这次比赛评分有猫腻。

    不出所料,柳仙仙成为了今年青市一中文艺大赛的大赢家,在第三天的颁奖典礼上,一人捧回了两个省级一等奖,打破了多年一等奖由学生会包揽的局面。也同时让她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这妞儿欢脱得不得了,文艺大赛结束的当晚,便拉着夏芍、胡嘉怡和苗妍去酒店开吃,扬言今晚这顿她请!

    饭桌上,柳仙仙喝得不少,大着舌头来敬夏芍,以表示对她的感谢。

    夏芍却是笑着摇头,“不必谢我,我之前就说过了,只要是你有真本事,没人能抢的去该属于你的荣誉。你征服了评委和观众,凭的是自己的舞技,与我无关。”

    柳仙仙对这夸奖,自然是不客气。但她也不是傻子,不管夏芍做没做什么,她坐在那里,对她来说就是保障。如果这次有严丹琪那几个学生会的人参加,大奖评委还会毫不犹豫给她么?

    柳仙仙想的一点也不错,夏芍虽说是没跟评委打招呼,但她去看她的比赛,就是为了杜绝某些事情的发生。如果,当真出现评委昧着良心打分的情况,她势必会阻止。但庆幸的是,没出现这种情况。那名家里请过评委的女生得了二等奖,也算不错了。

    最主要的是,严丹琪这几个人在赛前就被夏芍清理了,她们没出现,也就没发生评分方面不太好办的事。

    说起严丹琪来,柳仙仙这才奇怪地问道:“你周末那天晚上不是说出席学校和那些专家评委的饭局么?学生会那些人,没让家长去搀和搀和?他们怎么没参加这次大赛?出什么事了?你老实交待,是不是提前把他们的参赛资格给取消了?你要是为了帮我干这种事,我可觉得我自己害人了。”

    夏芍一听便笑了,这件事,对于宿舍这几个姐妹来说,瞒不瞒都无所谓,反正寒假之后开了学,学校也要处置这件事,搞不好要全校通报,到时也都知道了。

    于是,她便把那晚的事一说。

    这一说,胡嘉怡和苗妍不可思议地互望一眼,柳仙仙当即就砸了手里的啤酒罐子,跳了起来,“什么?!妈的!老娘宰了他们去!”

    胡嘉怡一拉她,眉头皱着,脸上也有怒色,“你上哪儿宰人去?他们都在家里呢!等开学,我跟你一起!”

    “等不了开学,我现在就想揍人!揍不到人,老娘不爽!”柳仙仙一脚踹了椅子。

    苗妍则担心地看向夏芍,问:“你没事吧?他们……真没把你怎么样?”

    “没有。这不好好的么?”夏芍一笑,拍拍苗妍的手,垂眸,“这件事过了年再处理,这三个人,我不会再让他们出现在学校。”

    柳仙仙一听,满心怒气没处发泄,闹着非要找到程鸣、严丹琪和许媛家住哪里,要埋伏在他们家周围,趁着出来的时候打一顿出气。

    胡嘉怡居然自告奋勇说找她家里的关系去查,一定能查出住址来。连苗妍都说了句,要是查不到,她可以打电话给她父亲,问问看有没有关系。

    对于这三个妞儿要给自己报仇的心思,夏芍心里温暖,却是把三人好一通劝,不让她们惹事。

    “这事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毕竟对方用心狠毒,等过了年开了学,我自会处理。”夏芍说道。

    三人看她神色认真,眼底神色微冷,便知她不是说假的,这才点了头。

    文艺大赛之后,青市一中便放了寒假。

    柳仙仙和胡嘉怡收拾了行李,跟着胡嘉怡家里的车走了。苗妍也被她父亲的车接回家去,宿舍里关了门,学校也关了门,任何学生不得逗留在学校。

    夏芍一人在学校也没意思,便收拾了行李,去了酒店暂住。

    寒假为期一个月,夏芍自入学起,半个学期都没回过家,她也是归心似箭,十分想念父母。但她还不能走,她要三天后才能回家。

    因为明天,是省内的企业家大会。华夏集团早就收到了邀请函,明天,她要出席企业家大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五章 舞魂,寒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五章 舞魂,寒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