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再遇,企业家年会

    省里的企业家年会每年都举行,受邀的无不是省内企业的领头人,纳税大户。届时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也会出席,发发言,做做表彰,促进一下企业与政府之间的交流。说白了,就是做做官面上的文章,以表政府对企业家的关怀和高度重视。

    这样的年会,凡是接到邀请函的,自然没有推脱的。毕竟是省里举办的,没人会不给权力部门面子。再者,到了年会上,拿奖受表彰是其次,各位企业家和省里各部门的领导见了面,建立建立人脉才是主要的。

    夏芍在华夏集团落户青市的发布会后,就接到了邀请函。早晨八点,她来到会展中心的时候,外头已是一片盛况。

    各企业的车齐整得围着会展中心停着,与会的企业家们在门口遇见,还没进会展中心,便在门口热情地握手寒暄起来。

    华夏集团的商务奔驰开过来的时候,很多人没注意到,但夏芍一下车来,便让看见的人目露惊艳!

    她一袭玫瑰香影款的香云纱旗袍,领口袖口滚着暗色的貂毛,身外披着一袭白貂披风,露出一截玉藕般的手臂,腕间戴着翠绿的玉镯。优雅高贵、雍容庄重。

    原本在会展门口握手寒暄的人看见她,都不由一呆,接着反应过来,热情地笑着大步走了过来。

    人还没到,便伸出了手,“哎呀!夏总!在门口就碰见你了,实在是太有缘了。”

    夏芍含笑与来人都握了握手,有些认识,有些应该是省里市里某些部门的人,不管怎么说,夏芍都与其打了招呼。

    这时,一辆黑色华贵的宾利车漂亮地甩了个车尾,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看见这辆车的人都脸色微微一变,人还没从车上下来,众人便都笑呵呵上前了。

    那是金达集团的车,曹立从车上走下来,笑着跟众人握手,眼却是望向远处正准备进入会场的夏芍。

    “夏总。在门口就遇见,实在是有缘啊。”曹立笑着走过去。这话跟刚才几位老总跟夏芍打招呼的话如出一辙,听得让周围人都有点黑线。

    曹立今日一身白色西装,三十出头的年纪,步伐意气风发,笑起来还带着几分痞气,尽管五官不那么出众,气质也足够吸引人了。

    “看来我跟夏总是心有灵犀啊,咱们今儿穿的礼服倒是相配。”曹立的目光定在夏芍脸上,与她握手时更是不自觉地加重力道,感觉着手心里温软如玉的触感,心头微动。

    今天的企业家年会,曹立早就打听过了,徐天胤不会来。

    上回在华夏的圣诞舞会上,尽管徐天胤突然之间的到来令他措手不及,但事后回去想一想,曹立便放下了心。

    眼前这名少女,确实有令男人追逐的资本,徐天胤看上了她并不奇怪。但她要是想嫁进徐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徐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就是徐天胤本身,也不见得就对她有多认真。男人嘛,看见漂亮的女人总是心痒难耐,想弄到手玩一玩的。

    徐天胤不见得就是认真的,因此曹立便觉得他没有必要将夏芍认识徐天胤的事太放在心上。

    夏芍微笑不语,垂眸看了看曹立不太规矩的手,好在此时会展中心门口不时地有人来到,下了车便是一番寒暄,因而夏芍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转身去和其他到来的企业老总握手。

    大冬天的,夏芍穿得不算厚实,有的老总见了便赶紧笑道:“这么冷的天儿,还是进去谈吧。”

    夏芍笑着点点头,一群人便往会展中心里走。

    谁都没看见,曹立对着停好宾利车、从车上下来的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探头探脑,打量了夏芍好一会儿,见她要往里走,这才喊了一声,奔了过来。

    “堂妹!”

    这一声喊,让上了台阶走到门口的一群老总都跟着停了下来。夏芍不着痕迹地垂了垂眸,回身。

    奔过来的男人二十五六岁,一身西装颇为隆重,五官有点小帅,目光正望向夏芍,眼底有着惊喜的神色。

    夏良。

    夏芍大伯家的堂兄,几个月前在云海迪厅搭讪柳仙仙碰了钉子,又被徐天胤给卸了下巴丢出去的夏良。

    没想到今天在这儿又遇上了他,这让夏芍微微蹙了蹙眉,内心有些反感。她发现夏良是从曹立坐着的宾利车的方向来的,想必今天是与曹立一起过来的。

    她知道,堂兄夏良是金达地产的安保经理,今天这种年会,按理说用不着他来。但他竟与曹立一起来了,不必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堂妹!”

    夏芍垂眸的时候,夏良已经一脸喜意地上了台阶,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热络道:“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我是你堂兄啊,记不得我了?”

    堂兄妹?

    夏芍周围的企业老总都是一愣,目光纷纷在夏芍和夏良两人身上转。

    不少人是认识夏良的,他身为金达地产的安保经理,平时没少帮着曹立干些暴力拆迁、收账要账和一些霸王买卖。提起他来,在业界可是很有名声的,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但是夏良既然是曹立的心腹,平时各企业老总见了他也是给三分薄面的,只是没想到,这样的人竟然跟夏总是……亲戚?

    夏芍内心蹙眉,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她还没说话,曹立便笑了起来,一副惊讶的样子看向夏芍。

    “怎么?夏总跟我们金达地产安保部的夏经理是亲戚?这可真是缘分。夏经理在我们金达地产任职许多年了,是我们集团的中坚力量啊!真没想到,夏经理跟随我多年,到头来竟是夏总的堂兄。呵呵,看来夏总跟我的缘分多年前就定下了呢。”

    曹立丝毫不介意在众人前说这些话,他压根就打好了主意,就是要让整个省里上层圈子的人都知道夏芍是他曹立看上的人。

    夏芍却像是没听出他这话里的意思,只是将夏良打量了一眼,笑着摇头道:“曹总玩笑了,这位先生只怕是认错人了。家父在家中排行老大,我并无伯父,怎会有堂兄?”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愣了愣。

    这、这是演哪一出?

    夏良也是一愣,有些尴尬。对于这堂妹,他其实也是没有印象的。小时候听父亲说过夏家的那些亲戚,因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早就已经很多年不来往了。他父亲那脾气跟老爷子合不来,他连老爷子都没回去看过,更别说那些兄弟姐妹了。

    原以为,自家算是混得不错的,跟着金达地产的董事长曹立,跟省委书记连着亲,在省里是个老总就得给自家点面子,横着走都没问题。但怎么也没想到,二叔家的闺女出息了!竟然就是近来风头无两的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华夏集团的事,夏良是早就知道了的,但他从来就没见过夏芍,更别提认出她来了,因而就没太放在心上。直到圣诞节之后,华夏集团吞并了盛兴的发布会上,闹得大街小巷人尽皆知,那报道正巧被他父亲夏志伟看到了,报道上还提了华夏集团董事长的出身,他父亲才震惊地发现,这竟是自家的亲戚!

    这一发现,让父子两人很是震惊,但继而便成了惊喜。跟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近亲,那好处自不必说了!

    本想单独来找夏芍认亲,但这段日子却发现,曹立的办公室里总是少不了华夏集团的报道,他将报道中夏芍的照片就放在桌上,时常拿出来看看。夏良这才发现他这位老总许是对自己的堂妹有意,这让夏良喜上加喜,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事与曹立一说。

    果不其然,曹立惊讶之后很是欣喜,对他自是一番提拔和嘉奖,并对他明说,如若能做成了这桩好事,以后他夏良便是曹立的大舅子,华夏集团和金达集团两位老总的亲戚!且跟省委书记杨洪轩也攀上了亲!这可是风光无限啊!

    夏良一下子就看见了自己飞黄腾达的未来,这才跟曹立商量好,今天为曹立充当司机,送他来会场,趁机跟夏芍认亲。

    只是没想到,她竟当场说不认识自己!

    夏良很尴尬,就算是没见过,也总该听父辈的人说起过吧?难不成,这些年他父亲夏志伟没回去看老爷子,老爷子一生气,连有这么个儿子都不让家里人跟小辈说了?

    但看夏芍的神态,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难不成,她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个堂哥在?

    旁边的人也是看得摸不着头脑,曹立也愣了愣,看向夏良,微微皱眉。这小子是不敢骗他的,这点他心知肚明。但对方连他这么个堂哥都不知道,他就提议今天当面认亲,这不是给自己丢人么!

    夏良一看曹立皱眉不满,便吓出一身冷汗来,他跟了曹立这么多年,心知这人有多心狠手辣,要是让他在人前丢了面子,自己回去就等着倒霉吧!他赶紧给夏芍赔笑,点头哈腰要讨好。

    夏芍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她一副认定他认错人的模样,对他和善地点点头,看了看周围的企业老总,笑道:“时间差不多了,还是入场吧。”

    说罢,便当真头也不回地往会场走了。

    看得夏良在后头一愣一愣的,反应过来之后,才奔过去,跟在后头喊:“哎!堂妹!我真是你堂兄啊!你回去问问爷爷,我爸是他元配妻子的儿子!虽然说多年没联系了,但老爷子不可能忘的!你回去问问,你就知道我没说谎了!”

    夏良跟在后面喊,夏芍已经进了会场。但这话还是让跟在周围的老总们听见了,一行人不由互看一眼。

    元配的儿子?这怎么还出来个元配?老爷子那个年代,可不流行再婚啊。这么看来,还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一行人不由去看夏芍,见她正笑着与会场里大笑着走来的熊怀兴握手笑谈,完全没听见身后夏良的喊声一般。

    有些人一看,不免露出深意的笑来——夏总是当真不认识金达地产的安保经理?难说。不过倒也能理解,谁家里没遇到过几个难缠的亲戚?

    曹立也看出夏芍其实就是不想认这门亲来,但这对他来说无所谓。他跟在夏芍身边,俨然她今天是他的女伴一般,遇见前来寒暄的人,便自动地给夏芍介绍。

    “这位是省政协的张主席。”

    “这位是社科院的刘所长。”

    “这位是……”

    他这么一介绍,让外人看着,意味总有些不同。夏芍垂着眼,对曹立的纠缠实在有些反感,也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她内心冷笑一声,表面上华夏集团跟金达地产没什么过节,就冲着他是省委杨书记的小舅子,她也不好不给他面子。但不代表别人不得不吃他那一套,自己也得受他摆布!

    夏芍笑着与面前的人握手,另一只手却是靠着披风的遮掩,无形中掐了个指诀。

    刚要放开,就听曹立道:“咦?这不是艾达地产的艾米丽小姐么?”

    夏芍抬眼望去,果见艾米丽走了过来。她这种场合穿得也很职场,一身黑色女士西装,干练而严谨。

    “曹总,你好。这位是……华夏集团的夏总?”艾米丽装作不认识夏芍道。

    夏芍笑着颔首,对艾米丽伸出了手。今天艾米丽出席企业家年会的事,她是提前就知道了的。原本,以艾米丽的刚刚建立的这家地产公司来说,要出席这种年会还不够格。但正是因为她买下的是市中心那块地标,这才引起了省里领导班子的重视。

    那块是商业旺地,不死不活很多年了,早就是块心病。艾米丽将其买下来,若是能建设好了,那可谓解决了省领导班子的一块心病。而且当初都以为她开工之后会事故不断,结果,开工一个月来,竟是一点事都没有!

    这不由让人惊奇,省里也觉得,说不定这块地标最终能利用起来,于是便邀请了艾米丽来参加这次年会,一来鼓励她要把这块工程做好,二来听说她是德国国籍,来青市创业,这怎么说也是外国友人,对她放宽点条件,也好以示友好和关怀。

    “你好,夏总。我是艾达地产的艾米丽,很荣幸见到你。”艾米丽认真地看着夏芍,“近来看了很多华夏集团的报道。我对夏总很是钦佩,今天有幸见到,不知能不能邀请你到那边谈谈?”

    “当然。能见到艾米丽小姐也是我的荣幸。”夏芍笑着点头,两人便要往一边走。

    曹立在一旁看了不免微微皱眉。这艾米丽是德国来的,就是不太懂规矩。也不看看今天他在夏芍身边,有谁敢过来跟她私聊的?而且,她还是艾达地产的老总,当真以为自己这个金达地产的同行不在的?

    曹立心底冷笑,不懂规矩不要紧,到了国内的地面上,就得懂国内的规矩!不懂?他就教教她。

    眼看着艾米丽和夏芍已经笑着远离自己,曹立立刻笑着上前。

    却不想,他刚一动脚,忽觉脚下一凉!

    那是一种腿麻了的感觉,双腿冰冷麻木,一动腿脚,曹立才忽然惊觉,自己的腿竟没了知觉般!

    他心中一惊,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腿便已经迈了出去。

    这一迈出去,脚下便是一软,整个身子在他还在震惊的时候,以一种狗啃泥的姿态狼狈地扑倒在地!

    “噗通!”一声,声音不大,但在到处都是握手寒暄的企业名流里,曹立这一扑倒显得异常扎眼。

    他可是省委书记杨洪轩的小舅子,省内地产界的一霸,商场里没人不给他面子,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在企业家年会上当众摔倒,可算是出了丑了!

    更丢人的是,曹立倒下之后,保安立刻跑过来扶,旁边有几名企业老总也不能当做没看见,也赶忙过来扶他,而他却像是瘫了一般,腿怎么也站不直!

    “曹总!这、这是怎么了?”

    “哎呦,不好!快快,快叫救护车!”

    众人脸色大变,都以为曹立得了什么急病,曹立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心中惊惧——这怎么突然间腿就没知觉了呢?

    周围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会展大厅里已是众人侧目,听说是省委书记的小舅子出了事,都过来表示关切,一群人呼呼啦啦围着,场面哪像是企业家年会?分明就是菜市场赶集!

    而这时,会展中心的门口,一名身材发福、举止威严的中年男人,陪着一名浅白色中山长装的俊逸男子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政府的工作人员,和几名西装革履面容冷肃的人。

    一行人走进大厅,正见到这副“赶集”的场景。

    “这怎么回事?”中年男人皱了皱眉,脸色不太好看。身后立马有工作人员快步走过去了解情况,回来后在男人耳边报告了一句。

    男人的眉头皱得更紧。

    而因为工作人员刚才过去询问,已经有人发现了门口的一行人,抬眼看过来的人都不由一惊!

    惊的不是那中年男人,而是中年男人身旁俊逸谦和的男子。

    这男子,一袭浅白的中山长装,袖口领口压着银纹,素雅低调的雍容华贵。大厅里这副场景,他依旧面含微笑,凤目微挑,意态带些慵懒风流。

    他含笑看着这场景,目光颇含趣味地在人群里一绕,接着便落在了人群之外,那在这乱糟糟的事态里,还淡定立着,与身旁一女子笑谈的少女身上。

    而少女在他目光落来的一刻,便似有所感地抬眸望来。

    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处。他的是一曲琴音流泻里的静凝,雍容,含笑。她的却是微讶,继而似想起什么般的尴尬。

    她的尴尬令男子轻轻挑眉,笑意越发有兴致。

    夏芍却微微垂眸,咳了咳。

    “夏总,那位是?”艾米丽发现了夏芍的不同常态,问道。

    “咳,安亲集团的董事长,龚沐云。”他怎么来了?

    “安亲国际集团?”艾米丽惊讶了,抬眼好生看了龚沐云一眼,“安亲集团资产颇巨,在国际上很有名望。他们的总部不是在台岛么?为什么内地青省的企业家年会,安亲集团的当家人会亲自来?”

    夏芍是不知道龚沐云为什么来凑这热闹,但她却是在见到龚沐云的一瞬,想起了一件事。华夏圣诞舞会那晚,龚沐云让严龙渊给她带了副珍珠耳钉当做贺礼,她说好了要给龚沐云打电话亲自道谢来着,后来太忙了,她就给……忘了。

    这时,那与龚沐云一起进来的中年男人已经负手走了过来,直奔乱子的始作俑者,“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他一说话,人群便呼啦一声散开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由人搀扶着站立不稳的曹立身上,没人看见,人群外的夏芍指尖微微一动,把锁在曹立腿脚上的阴煞之气给收了回来。

    阴煞之气这一收回,曹立的双腿便立刻有了知觉!

    他心里先是一惊,再是一喜,接着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杨书记。”

    面前的人正是省委书记杨洪轩。但在人前,杨洪轩还是很避嫌的,从来不让曹立喊他姐夫,在家里是一回事,到了人前就得喊他“杨书记”。

    杨洪轩皱着眉看了曹立一眼,“怎么了这是?”

    曹立又是疑惑,又是叫苦。疑惑的是,他的腿刚才明明麻冷得站不稳了,怎么现在又有知觉了?而叫苦的则是,这事好死不死,刚好被自己姐夫撞上。这企业家年会上出这么大的丑,回去他就等着被他训斥吧!

    “呃,没什么,不小心摔了一跤,已经没事了。”曹立笑了笑,拍了拍身上,尴尬地站直了身子。

    他这一站直,旁边的人惊疑了——咦?这怎么又能站起来了?刚才不还站不稳么?这、这……这是闹哪一出?

    杨洪轩则眉头皱得更重,暗暗瞪了曹立一眼,“没事就好。”但转身看向龚沐云时,已是换了张笑脸,“呵呵,龚董事长一来就看见这样的笑话,实在是不好意思。”

    “哪里,谁都有不小心的时候。”龚沐云含笑道。

    而杨洪轩这一声“龚董事长”却是让人群哗地一声,刚才就猜测龚沐云身份的人,一听这话算是确认了。

    这人……当真是安亲国际集团的董事长?

    他、他来内地的企业家年会做什么?没听说今年会请这么尊大神来啊!

    曹立也是惊惧地望向龚沐云,但他却发现,龚沐云的目光一瞥,正落在夏芍身上。那目光说不出的慵懒意态,含着的笑意三分打趣三分数落,还有几分别样的意味在其间,说不出的暧昧。

    明眼人一看就知龚沐云和夏芍是相识的。且有心人立刻想起华夏的圣诞舞会上,严龙渊是曾说过龚沐云不能亲自到场,让他代为道贺的话。

    不少人惊异了。

    这位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能量不小哇!不仅与省军分区的司令认识,还认识安亲国际集团的董事长?而且,她跟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李老也交情匪浅的样子!

    这是什么样的人脉!

    “这位就是华夏集团的夏总?”杨洪轩这时也看向夏芍,他自然是已从各种报道上看见过夏芍的模样的,这话不过也就是这么一问,随即和善又不失威严地笑了起来,“夏总年轻有为,为年轻人带了个好头啊!也为省内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不菲的贡献,年轻一代人里,夏总堪为表率啊!怎么,夏总这是跟龚董事长认识?”

    夏芍笑了笑,看了龚沐云一眼,“一面之缘而已,算得上认识吧。”

    她这么说虽然谦虚了些,但也不算错。她跟龚沐云本就只见过三两面,不熟。

    哪知这话让龚沐云挑了挑眉,似乎对她这句“算得上”的说法不甚满意,定着夏芍笑道,“哦?只是算得上认识啊?怪不得……”

    男子垂眸一敛,小刷子般的睫毛轻轻一翦,再抬眸时眼底光华流溢,略显幽然,只是沉缓一笑,“怪不得,夏总说要给我打个电话,我守了一月都没接到。闹了半天,你我只算得上认识,怪不得如此。”

    旁边的人早就竖直了耳朵,目光不住在两人身上来回转。

    这是……有什么内情么?

    安亲会的当家这话里的意味,可是有别的意思?

    嘶!还别说……这两人容貌气质倒是般配,且两人气韵都古典雍容,少女宁静淡雅,男子谦谦俊逸,瞧着倒像是一对壁偶。

    有人不免看向此时脸已经有些黑的曹立,想起他在门口时说的那句“你我心有灵犀,穿的礼服倒是相配”的话,不免撇撇嘴。

    相配?这才叫相配!

    而出席过华夏集团圣诞的熊怀兴和胡广进,在一旁看着曹立黑着的脸,都快憋出内伤来了。太好笑了!那天晚上曹立就想独占夏总,结果半路徐司令杀到,今天曹立又想独占夏总,结果闹了笑话不说,又遇上了龚沐云!

    噗!太背了!

    众人想什么,夏芍管不着,她自己此时还郁闷着。龚沐云这人,瞧着性子温润雅致的,怎么今儿当众揭她的短?被她放了一个月的鸽子,真有这么怨念吗?而且,他在华夏圣诞舞会上送她贺礼时,尚能成全她不愿太高调的心思,怎么今天就当众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夏芍轻轻皱眉,虽说不太明显,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龚沐云似乎有点……不快?

    “这事是我忙忘了,不管怎么说,是我不对。龚当家的若是赏脸,今晚我设宴赔罪,如何?”想不通,夏芍便不想了。反正他已经把话说出来了,事情也是她不对在先,那就补偿吧。

    她这么一说,龚沐云果真抬眸轻笑,风华流溢,慢声道:“好。夏总款待,岂敢不从?”

    两人这你一言我一语,看得周围人眼都不眨,虽说还是没看出这两人间有什么纠葛来,但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安亲会的当家确实对夏总有意。

    啧啧!先是徐司令,现在又是龚沐云,这位夏总魅力不小哇!

    当然,她本是确实有这个资本。这世上,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就能年纪轻轻白手起家创立这番家业的。

    龚沐云应了夏芍的邀约,工作人员便来杨洪轩面前说道:“杨书记,时间到了,年会可以开始了。”

    企业家年会可不是舞会性质的,有省里领导出席,自然是正式的开会。讲讲国家发展经济的决策、宣扬一下企业诚信务实的精神,再推广一下政府的某些扶持政策。

    与会的企业家们全都安排了座位,在礼堂里听着领导的发言。

    龚沐云就坐在夏芍身旁,她自从说了要晚上请他吃饭,便一副还清了模样,再没什么压力,渐渐恢复从容淡定的神态,全程含笑听着领导讲话。

    领导发言结束后,便是企业家的发言环节。无非也就是企业诚信这一类的事。但凡各行业领军企业的掌舵者,无不需要上台发言。龚沐云作为安亲国际集团的当家,自然是第一个被请上去发言。而夏芍作为今年风头最盛的华夏集团董事长,也在被邀请发言的行列。除此之外,熊怀兴、胡广进、曹立,都在此列。

    曹立是紧跟着龚沐云之后上台发言的,他上台的时候有意无意瞥了眼夏芍坐着的位置,而龚沐云刚好回来,坐回她身旁。两人坐在一起,同样看似画中人,很美的画面,却刺了曹立的眼。

    他垂眼,眼底神色不太好,抬脚就往台上走,步子迈得却是意气风发。

    只是没看见,夏芍坐在台下,看着他那意气风发的步伐,勾起唇角轻轻一笑。

    指尖轻轻地,一掐。

    ------题外话------

    嘤嘤~喵星人今天惹到我了!它在我睡午觉的时候,从我身上踩过去三次!掀桌!暴走!谁再说它萌我跟谁急!嗷嗷!这货就是来折腾我的!

    自从养了它,阳台上永远别想养花,纸巾团儿永远不能让它看到,夏天的时候,纱网窗对它的诱惑永远大于任何东西!

    乃们能想象它每天对着纱网窗抓外面的蚊子苍蝇,然后指甲卡在纱网里拿不出来,整只吊在窗上,上不去下不来,然后回头死命求救的样子吗?我每次都想PIA飞它!我家的纱网窗,不知道被它挠坏了多少!

    听说,汪星人里哈士奇是最二的,我家这只喵星人的二,已经直逼哈士奇了!

    我听说过一句话:恨谁,就送谁哈士奇吧!

    于是,我决定想想我恨谁,然后把我家的喵星人送给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六章 再遇,企业家年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六章 再遇,企业家年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