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温馨团聚

    桃园区的出入向来严格,外入车辆需要业主担保办理出入许可,且要在业主在家的情况下,通知园区保安,保安才能放行。尽管徐天胤的车牌很牛气,但夏芍还是在快到家的时候给父母打了电话,让他们出来通知保安一声,免得一回来就遇上麻烦事。

    车子驶入东市,小半年没回来,东市的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到处是新的商业楼,发展得很快。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家乡风景,夏芍归心似箭。她指示着徐天胤把车子开入郊区,一路往桃园区驶去。

    车子在干净的路面上行驶,远远地就看见园区门口立着一对中年夫妇,正是夏志元和李娟。

    夫妻二人以为夏芍会坐着华夏集团的商务车回来,对开过来的路虎车压根就没有在意。却没想到,这车在小区门口停下了。

    从来没在小区里见过这辆车,夫妻二人这才打量了这车一眼。李娟不懂车,只是觉得这车怪高大霸气的,跟平时看见的高档轿车不一样。但夏志元却是一眼落去了车牌上!

    嘶!省军区的车牌?这车牌看起来像是司令部的车啊!园区的住户,还有这关系的?

    这一眼的惊异,并没有持续多久,夏志元还没来得及多想,便看见车门打开了。他盯着车,想着:这里面下来的不会是省军区的高官吧?

    但这想法刚在脑中闪过,便见到车里飞奔出一道白色的人影。

    “爸!妈!”夏芍从车上下来,眉眼含笑,先向母亲扑去。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愣了!

    原以为,女儿还在后头,没想到怎么就从这辆车里下来了?

    但突然见到朝思夜想的女儿,这对夫妻二人来讲实在是惊喜!

    李娟抱住笑着扑过来的女儿,眼圈立刻红了。

    夏志元看着紧接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眼也立刻红了。

    这小子是谁?

    这小子是谁!

    而李娟却还没注意到徐天胤,她只管抱着女儿,母女二人抱了一会儿,李娟便把夏芍拉开,上上下下打量她。这一看,又是喜又是心酸。喜的是女儿出落了,才小半年没见,越发漂亮了。瞧这身素色的旗袍,这身灯笼袖羊呢绒的大衣,颇有民国时期大家闺秀的感觉!但酸的是,女儿比上学那会儿瘦了些,瞧这下巴,都尖了。早些天在报纸电视上看见她,她就说女儿瘦了,丈夫还说是她太想念女儿,想多了。现在看看,哪里是她看错了?事实证明,还是当妈的心疼闺女!

    李娟边抹了抹眼角,边去瞪丈夫。这一瞪,便发现丈夫不太对劲。

    按理说,小半年没见女儿,这刚一下车,他这当爸的怎么也该激动一阵儿,过来看看女儿吧?怎么就站在那儿不动?

    李娟一愣,这才发现夏志元正看向面前的车子,气势从未见过的严阵以待,斗牛似的。她惊讶之下这才顺着丈夫的视线往前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由一惊!嘴都张了张。

    哟!这年轻人,好贵气!

    这一身黑西装看款式价钱可不菲!哪家的贵公子吧?而且这气势,瞧着又冷又凌厉的,可怪吓人的。

    最主要的是,这车是他的?女儿怎么会从他车上下来的?

    李娟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自家闺女是坐着这男人的车回来的,她怎么没坐公司的车呢?自家闺女跟这年轻人……是什么关系?

    李娟倒抽一口气,她突然间明白丈夫为什么这么严阵以待了。她也赶紧把女儿拉着往身后护了护,警觉地看向徐天胤。不怪她多想,自家女儿太优秀了,有男人喜欢是常事。她跟夏志元两个也不是那种家里发达了,就眼往头顶上长,谁也看不上的人。只是女儿如今的年纪太小了,过了年才十七,现在谈对象这不胡闹么!万一叫人欺负了去可怎么办?

    夏芍自是发现了父母的反应,她脸上虽挂着笑,却带些苦笑。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了。

    她回身,看向徐天胤。发现他正跟自己的父亲夏志元对视着,仿佛男人之间的较量。但发现她看过来的目光,便抬眼望来,眸漆黑深邃,黑夜般的幽光,是平时那种呆萌呆萌的表情,瞧着可怜兮兮。

    夏芍闷笑,却不解救徐天胤,反而对他投去一记严肃的眼神,眸中意味小刀子似的,警告提醒的意味明显——叫伯父伯母!敢叫错,你就倒霉了!

    接收到她的眼神,男人薄唇抿了抿,默默转身,去开车子的后备箱,从里面提出大包小包的补品礼品,看向夏志元和李娟,伸手递出,“伯父好,伯母好。”

    夏志元和李娟一愣,两人呐呐盯着徐天胤递过来的夸张的一堆东西,哪里有心情伸手接?

    而夏芍却是不厚道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拜托!师兄你为什么现在递礼物?现在还在园区门口呢!从这里到家里的宅院,开车还有段路呢,你难道打算让他们提着一路走回去?

    夏芍这声不厚道的笑声引得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回头望来,两人虽说是对徐天胤的突然出现很是警戒,但都不是那种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人脸子看的人,他们还是讲理的。于是,夏志元便问道:“小芍,这位是?”

    “爸,妈,他是我师兄,这次跟我一块儿回来看望师父的。”夏芍笑道。

    夏志元和李娟听了这话却是愣了,“师兄?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有个师兄?”

    “我之前是没跟你们说,他确实是我师兄。入门比我早许多年,跟着师父的时间也比我长。师兄在青市工作,我们遇上,他听说师父在这里,我们便约好一起回来看望师父的。”夏芍笑着解释,眼神诚实。这话她可没说谎,一字字都比真金还真。

    夫妻二人一听,见夏芍神态自然,话里也听不出什么漏洞,夏志元这才问道:“那这么说,这位是唐老先生的高徒了?”

    夏芍一听就笑眯眯地看向徐天胤,打趣道:“师兄,我爸说你是师父的高徒呢。”

    徐天胤看她一眼,将手中的礼物都换去一只手里,对着夏志元微微点头,伸手道:“伯父过奖了,徐天胤。”

    夏志元一看,这才慢慢卸下防备,露出一副舒心了的笑容,立马换了一张脸,呵呵笑着跟徐天胤握了手,嘴上更是说道:“哎呀,原来是唐老先生的高徒,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小芍子带了男朋友回来呢!这孩子还太小了,吓得我冷汗都出来了。刚才误会一场,小伙子,别怪伯父啊。”

    “你乱猜什么呢!”李娟瞪了夏志元一眼,也对徐天胤笑了笑,见他提着那么多礼品,这才笑着说道,“来了就来了,拿这些礼品给我们做什么?怪花钱的。快放去车上,瞧这大包小包的,也不嫌累。”

    夫妻二人一人一句,这场面看得夏芍都愣了愣。离家小半年,父母的性子都比以前开朗些了,最起码交际上比以前有进步。尤其是母亲,徐天胤这样的陌生人面前,她还能说出话来,已经是不错了。

    但更让夏芍惊奇的是徐天胤!刚才她没听错吧?他在跟人寒暄?他还会跟人寒暄?

    夏芍看向徐天胤,眼神惊奇,笑着走过去帮他的忙,把手里提着的礼品又放回了车上,然后转身对父母道:“先给师兄的车办张通行证,以后他出入方便。”

    夏志元转身就去了保安室,做担保办理通行证去了。夏芍和母亲上了徐天胤的车,母女二人坐在后头,徐天胤过来给两人系上安全带。他做这些事,夏芍已经习惯了,李娟却是不习惯,见他亲自给自己系安全带,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摆手称自己来。

    她对这年轻人还是有些发憷的,瞧他气势冷淡贵气的,亲自给自己系安全带?这不开玩笑么!

    徐天胤低着头,不言不语,却是坚持将安全带为李娟系上。过程中他一直低着头,目光认真,虽是一件小事,却做得很用心,就像平时对待夏芍那般。系完他才抬眼冲李娟点点头,默默关了车门,去了驾驶座上。

    李娟呐呐回不过神来,转头去看女儿。夏芍却是挽着母亲的胳膊一笑。

    这也是她不让徐天胤现在就告诉父母两人关系的原因。不仅仅因为自己的年纪在父母眼里还太小,更是因为以徐天胤的性子,很难一面就获得父母的认可。父母必定会觉得他太冷太闷了些,他这性子是需要时日久了,才能看出好来的。因此,她这也算是给父母接触了解他的机会,不要带着抵触的情绪,以平常心对待他。久而久之,相信他们会喜欢上他的。等再过些年,她到了年纪了再跟父母公开两人的事,二老就比较容易接受了。

    夏志元很快就办理了通行证回来,放去了徐天胤车上,他坐去副驾驶座,给徐天胤指着方向,车子在景致悠然别致的园区里开着,由于徐天胤的气场太冷太强大,害得李娟不敢大声说话,但跟女儿坐在一起,又忍不住嘘寒问暖,最后只得把声音压低,成了母女俩的悄悄话。

    “中午没吃饭吧?我跟你爸也没吃。坐了些饭送给你师父,他挂念着你回来,也没吃多少。我们商量着等你回来了,做上一桌子好吃的,把你师父也请过来,团聚一起吃顿饭。我菜都准备洗好切好了,就等着你进家门呢。”

    李娟絮絮叨叨,夏芍跟母亲挽着胳膊偎在一起,笑容恬静。

    车子没一会儿就开到了宅子外头,李娟先下了车,回家去炒菜做饭。夏芍先陪着徐天胤去看师父,夏志元也在车上没下来,三人一起去了唐宗伯的宅子。

    两家的宅子步行也就十来分钟路程,开车一会儿就到了,从车上下来,徐天胤先看了看宅子,夏芍笑问:“怎么样?这宅子还不错吧?师父在这儿住着挺好,师兄放心就是了。”

    “嗯。”徐天胤点点头,唇边勾起浅淡的笑来,习惯性地便想来牵夏芍的手。

    夏芍警觉看他一眼,冲已经走进宅子的夏志元的背影看了一眼,目光杀伐地戳了徐天胤一眼。看得男人默默收回手,只拿眼神瞅她。

    夏芍哭笑不得,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小声道:“今天师兄要小心点,听见没?快进去看师父!”

    夏芍怕两人在后头磨蹭,引起前头夏志元的注意,说完话便赶紧去车上把给师父买的新年衣服和补品提了出来,徐天胤帮她一起拿了,两人这才进了宅子。

    夏志元已经把唐宗伯推来了屋门口,一见两名弟子提着大包小包地进来,老人家笑得满面红光,胡子都飞扬了起来,“瞧瞧你们两个,拿什么东西?回来看看我这老家伙,我就知足了!”

    “哪儿能啊,还给您买了过年的新衣裳呢!师父要不要这就去试试?”夏芍笑眯眯提着东西走过来,往老人身旁一蹲,仰头看唐宗伯,“师父小半年没见我,想不想?”

    这话听得后面的夏志元笑了,轻斥道:“你这孩子,没大没小!都小半年没回来看你师父了,应该是你想不想长辈,怎么倒问起长辈想不想你了?没规矩!”

    唐宗伯抚着白花花的胡子摆手哈哈一笑,“志元啊,你就别说这丫头了。我都习惯了,她从小就这样。”

    夏志元笑着瞪一眼女儿,这才发现徐天胤一直站着,沉默不语,只是脸上略微带起浅淡的笑,看着这副温馨的场面。

    直到三人不说话了,他才看向唐宗伯道:“师父。”

    唐宗伯笑着点头,看向徐天胤他就像是看儿子一般,没有面对夏芍时那么乐呵,但却多了份慈父般的沉厚,点头道:“来了就好,你也拿这么些东西!快,快,外头冷,都来屋里坐吧。”

    四人进了屋,徐天胤将补品放下,便去了唐宗伯的卧室,拿了件小毯子出来,往老人腿上一盖,蹲下身子捏了捏老人的腿,似是在察看他双腿的情况。

    “别看了,跟你说过多少回了。陈年旧疾,好不了了。好在我这些年养气没荒废,能维持着不让这腿萎缩,已经是很好了。你这孩子就别总挂念着了。”唐宗伯叹着气。

    徐天胤却是低着头,剑眉蹙着,眼看师徒三人刚见面,这喜气洋洋的气氛又要变得惆怅,夏芍便赶紧笑着把新年买的衣服拿了出来,塞进唐宗伯怀里,“师父快看看我给您买的衣服,去试试合适不合适。”

    她这一拿出来,那绣着福寿纹的大红唐装顿时叫人眼前一亮,夏志元连连说好,唐宗伯却是连连推脱,“不成不成,这颜色,太红了!你这丫头给师父买这么花哨的衣服干什么?”

    “花哨?这是喜庆!亏师父还是风水大师,喜庆和花哨都分不清了?过年穿这样的衣裳,来年红红火火。”夏芍笑道。

    夏志元也赶紧说好,这便要推着唐宗伯进屋试试。徐天胤却起身接替了他,“伯父,我来吧。”

    他冲夏志元点点头,这便退着唐宗伯进屋了。

    这倒让夏志元有些愣,进屋这一会儿他倒是看出来了,这小伙子挺孝顺。看着冷淡寡言的,对老人却是不错。尤其是那细心的劲儿,一进屋来就给老人拿来毯子盖着腿,刚才更是叫人挺惊讶的。他竟然愿意推老人进屋伺候老人换衣服,这在现在的年轻人里可以不多见的。

    唐老先生的徒弟应该也是风水师吧?可怎么开着省军区的车呢?这年轻人瞧着倒是挺贵气,家庭条件不错吧?

    他看向女儿,最后又摇摇头。觉得跟这年轻人也不熟,还是不打听人家的事比较好。免得让人以为他想攀亲。他可不是想攀亲,自家女儿年纪还这么小,肯定是不合适的。既然这样,还是不打听的好。

    唐宗伯去屋里换衣服的时候,夏芍去泡了茶来,这都是她从青市买的新茶带回来的,一端上来就茶香沁人。等她把茶端来的时候,唐宗伯也被徐天胤推着走了出来。他一出来就看向夏芍,目光浅浅柔和,点头道:“合适。”

    夏芍却早已是眼前一亮!

    只见老人上身穿着大红绣着福寿纹的唐装,下身是藏青色的裤子,坐在轮椅上,面色红润,目光炯亮,和蔼又不失威严。虽是嘴上说着颜色太艳了,手却是不住地抚着胡须,眉宇间神采飞扬。

    夏芍看了直笑,但想起母亲还在家里做饭,她便想着回去帮忙,于是便叫父亲和师兄先陪着师父说话,一会儿再推着师父到家里去就行,反正这时间外头还有太阳,全当推着老人出去散散步。

    等回到家里,见母亲李娟正在厨房忙活,夏芍便赶紧回屋换了身衣服出来,到厨房洗手帮忙。李娟见了,赶忙撵她,“帮什么忙?坐车累了一天了,快回屋休息会儿去!当做好了饭叫你。”

    夏芍哪里肯?她只管在母亲旁边打下手,李娟也知道她的性子,既然撵不走,就只好由着她了,大不了晚上撵她早点休息。

    母女二人在厨房忙活,自是一番闲话家常,李娟看向一旁帮忙拿盘子的女儿,有点不太自然地笑了笑,“小芍啊,妈有件事想问问你。”

    夏芍一愣,心里直打鼓,面儿却是甜美地一笑,“妈,有话就问呗,怎么还支支吾吾的。”

    李娟当然是不好意思的,女儿从小到大,她从来没跟她聊过这些事。总觉得她年纪还小,不到时候。但谁成想她不声不响干出一番大事来,她觉得女儿长大了,这才现在提起来的。但从来没说过,突然之间开口,她当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再不好意思,这话也得说,免得女儿以后吃了亏!

    “妈是想问你,你跟你那个师兄……没什么吧?”

    夏芍早就料到母亲必然会打听打听,所以听见这话她一点也不意外,拿盘子的动作连顿都没顿,表情更是自然,“能有什么呀?妈,你别多想了。”

    “没什么就好。妈可告诉你,你现在的年纪还不到谈对象的时候,不管你是不是有那么个公司,你都是个女孩子。社会上那些男人,花花肠子多着,你这没什么经验的女孩子,一哄一个准儿!你可小心着点,别吃了亏!”这事是李娟看见徐天胤的时候才想起来的,虽说这孩子是女儿的师兄,没什么别的关系,可别的男人呢?她这么一想,不由有点担心后怕,暗怪自己这些事怎么没早嘱咐女儿,万一她出了事呢?

    “要不,过了年,妈跟着你去学校,在外头买间房子,专门照顾你的生活得了。”李娟边往锅里放菜,便瞧着女儿说道。

    夏芍一听,哭笑不得,“妈,瞧把你担心的。你去青市了,那我爸怎么办?师父怎么办?你就别担心了,我平时又得忙公司的事,又得忙学业的,哪有那时间想别的事啊?”

    李娟其实也知道她去青市很不现实,但就是放心不下。听女儿这么一说,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她一天到晚那么忙,哪有别的精力?但这么一想,她又不由去看女儿瘦了的小脸儿,顿时又心疼了,赶紧炒菜。做的都是糖醋鱼、八宝鸭、红烧肉这样的荤菜,唠叨着过年一定要把夏芍给养胖一点。

    饭菜张罗了一个小时,总算是上桌了。

    夏志元领路,徐天胤推着唐宗伯,三人来到家里的时间刚刚好,饭菜正上桌。北方冬天的屋子有暖气,家里又有空调,把门一关,屋里暖和着,满满一桌子的丰盛饭菜,五个人围坐一桌,在古典雅致的屋子里,其乐融融。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跟唐宗伯这段日子早就熟了,加上今天夏芍回来,因此就算是有徐天胤这么个冷淡寡言的人在,也没怎么影响席间的欢乐气氛。徐天胤陪着唐宗伯和夏志元喝了点酒,连夏芍都开心地喝了一点。只是席间杯盏相碰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注意着徐天胤。发现他总是瞧着这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吃得很慢。

    她是知道他吃饭的速度的,许是以前经历的关系,他吃饭总是扒得很快,匆匆就吃完。她为此每次吃饭都提醒他,他才学着放慢些速度,但从来也没像今天这么细嚼慢咽,每一口都吃得用心。

    这看得夏芍又有点心疼,但父母在,她不好做得太明显,于是便给师父和父母夹菜的时候,顺道给徐天胤夹一些,让他吃好吃饱。

    只是吃饭的时候,李娟不住地瞧徐天胤。这年轻人模样气质是真不错,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就是沉默寡言了点。从吃饭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叫人觉得怪怪的。

    但李娟发现,徐天胤在饭桌上的表情已经是比刚才园区门口见到他时,好太多了。最起码没那么冷了,他还会笑,虽然是笑容浅了点,但总归比之前瞧着容易亲近点了。

    这一容易亲近点了,李娟的胆子就大起来了,开始笑了笑,试探着唤徐天胤:“小徐呀。”

    徐天胤一听见李娟叫他,便抬起头来,放下碗筷坐好,点头,“伯母。”

    李娟瞧着他放下了碗筷,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赶紧招呼道:“你吃你的,不用停。我就是随便问问。呵呵,那个……你多大了呀?”

    “二十六。”

    “哟,二十六了,可瞧不出来……这年纪可该成家了,结婚了么?”

    “没有。”

    “没有呀?该成个家了。有对象了吗?”

    “有。”

    “有了呀?也不知谁家的闺女这么有福气,找了个这么俊俏的小伙子。什么时候结婚呀?”

    “过两年。”

    “过两年?那不就快三十了?哟,那可挺晚了!有对象了就早点结,男孩子嘛,成家才能立业嘛。”

    “唔。”

    徐天胤话语一向简洁,但他答得很顺,李娟问,他就答,两人一问一答十分流畅,导致李娟问了一句又一句,听得席间其他人表情怪异。

    夏志元咳了一声,看向妻子。问这些干什么?这怎么听着跟要给人介绍对象似的!他瞪向妻子,示意她别问了。但心里其实也有惊讶,这小伙子二十六?这年纪开着省军区司令部的车,想必是司令部高官的下属吧?以这年纪,能在军区混,也不错了。

    夏芍也看向母亲,以前怎么没觉得母亲有这种爱好?瞧她打听的,倒挺顺溜。大概是这年纪的女人都有的爱好吧,不过这听起来真的像要给师兄介绍对象似的。还好她就坐在徐天胤旁边,听见母亲问那句“有对象了吗”的话,她心里实在是打了个突,偷偷掐了他一把,好在他回答的时候没看向自己,不然父母必然要觉得奇怪了。

    而这场面下,唐宗伯却是喝着小酒,呵呵笑着,红光满面,一副高深莫测又看戏的样子。

    李娟看见丈夫女儿递来的目光,也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多了,不好意思笑道:“都看我干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这也不能怪她。她哪儿知道,这年轻人看着挺不好说话的,问他问题他答得那么顺溜?结果她就接着问了嘛……

    李娟笑了笑,赶紧张罗徐天胤吃饭,别停下筷子,这饭才又继续了。

    只不过,徐天胤这人,不问他话他就一直沉默着,偶尔起身给唐宗伯和夏志元添点酒,夏志元瞧着他话太少,这才沉吟了一下,看向他问道:“小徐,我看你开着军区的车,在省军区工作?”

    徐天胤抬头,又放下筷子,“嗯。”

    夏志元点点头,夏芍还以为父亲要打听徐天胤的任职情况,没想到,他却是说道:“那应该认识集团军机步旅的连长张启祥吧?”

    夏芍一愣,姑父?

    徐天胤一点头,“知道,二连。”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他是老兵了,当兵好多年了。”夏志元语气感慨,却是没趁机打听徐天胤的职位,对他来说不太熟悉,把人家的事打听得那么清楚不太好,他问这话只是想起一件事来,看向夏芍说道,“你姑父,前段时间你小姑过来家里坐的时候,曾经提起过。说是你姑父年龄也大了,军衔也升不上了,部队里面正安排他转业呢,估计也就是明年的事了。”

    夏芍听了这才想起来,可不是到时候了么?前世也就是在表妹张汝蔓上高中的时候,姑父张启祥转业回家的。按理说,以张启祥的中尉军衔,转业回家后,当地政府应该负责给安排工作,按照政策应该是分配到国家机关、企业和事业单位,且级别上也不会太低。

    但是这年头,什么都得靠关系打点,前世的时候自家想帮忙也没那个关系,大姑夏志梅家里倒是有些人脉,但是对这事有点爱答不理的。姑父张启祥当军人久了,身上有种军人的铁性,不爱受人施舍,硬是不肯低头去大姑家里说句好话,走走亲戚方面的关系。于是他转业后,就安排在了市里一家特别闲散的单位,工资不高,没两年还倒闭了。那时候正逢表妹张汝蔓考大学,她又是个特别争气的,考上了京城大学法律系。这一下家里的花销大了,无奈之下,姑父张启祥这才忙着找工作,但他年纪大了,工作哪儿那么好找?最后为了女儿,硬是折了那一身军人的铁性,去大姑夏志梅家里走关系,干的是给他家里装货卸货的体力活,累得一身是病。

    现在想想,算算时间,可不到了转业的时候了么?

    想起这些事,夏芍难免神色有些沉重,这时却感觉到身旁一道目光定在自己身上,带着默默的关切。

    夏芍一抬眼,正对上徐天胤深邃的眸,见他眸底有询问的意味,她这才笑了笑,“没事。张启祥是我姑父,不过这事儿师兄别管了,我来安排。”

    夏志元一听也愣了愣,赶紧对徐天胤摆手,“小徐啊,你别多想。我问你就是看见你开着军区的车,一下子想起这事来了,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掺和这事,军区有军区的制度,你年纪轻轻的,在司令部工作,那是前途无量的。没为了这事得罪你们领导,划不来!反正国家对转业方面也有政策,大不了回来以后再走动走动关系,总能安排个好职位的。”

    他边说又边对夏芍摆摆手,“这事你也别掺和,爸帮着你姑父看看就成了。而且你姑父的军衔,他是转业,跟复员还不太一样,国家政策在那里,总不会亏待他的。”

    虽然才小半年,但是管理了基金会以后,夏志元跟东市上层圈子的人也时有接触,他也算渐渐明白了这个圈子的相处法则。见面相互寒暄、搞好关系那是一回事,求人办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有的人不爱明面儿上帮人办事,怕落人口实。而且,求人帮忙就代表着要欠人人情,以后要还的。女儿办个公司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不愿意让她沾上这些事,免得以后要还人情太麻烦。

    夏芍自是看得出父亲的体贴来,不由笑得温暖。转业跟复员是不太一样,复员在部队里指的是义务兵,转业是志愿军,二者还有军衔上的高低差别,待遇自然也是不一样的。但国家再有政策,架不住这到处都是人情的社会。

    姑父的事,夏芍还是想帮一帮的。原本两家关系就不错,她跟汝蔓关系又好。

    而且,看姑父张启祥的面相,中年是要操劳些的,但他晚年还是有晚运的。所以夏芍打算过年的时候,实在不成就给他指条明路,让他不必过得那么辛苦。

    这一顿饭,吃了老长时间,等散席了都傍晚了。但五人却是都吃得挺满足,尤其是夏芍,有段日子没吃到母亲做的菜,这一顿可吃得有点撑了。吃完饭夏芍帮着母亲收拾碗碟,徐天胤也过来帮忙,但李娟哪里好意思让他帮忙?赶紧让他去坐着,夏志元也把徐天胤唤过去,两人陪着唐宗伯坐着聊天。

    等收拾好了,夏芍出来,这才和徐天胤一起把师父唐宗伯送回了他的宅子。徐天胤帮夏芍把她给父母买的衣服补品都又送回来,这才告辞回那边宅子里陪师父去了。

    家里总算只剩下了一家三口,见女儿给买了过年的新衣,夏志元和李娟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两人立刻回屋去试了试,穿出来的时候夏芍一笑,父母穿着这身衣服,还显得挺精神。

    “这大衣也太红了,我这肤色,穿出去怕不得给人笑话?”李娟一边穿着衣服左看右看,一边担忧地说道。

    “笑话什么!现在哪有人笑话你?都说你生了个好闺女。”夏志元先听不下去了,但这句话可说到妻子心坎里去了,她立刻就露出甜蜜的笑来。

    李娟穿着女儿给买的新衣舍不得脱,却是坐到夏芍身旁,心疼地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我觉得现在日子虽然好了,可女儿倒是累了,还去那么远的地方读书,好几个月见不着。想想以前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一家人天天在一起,能看得着。瞧瞧这才离开家几个月,这都瘦了……”

    夏芍对于母亲一下午提了好几遍自己瘦了的事,表示很无奈。她只得苦笑,安慰母亲。

    夏志元也没舍得换下衣服来,倒是也坐了过来,现在家里只剩一家三口,有些话是该问问了。

    他问的自然是华夏集团吞并盛兴集团的事。这件事,早就随着青市那边的报道在东市传开了,尤其是刚曝光那几天,东市这边的震动自不必说了,连他出门,都时常被人揪着问东问西,打听是怎么回事,又是恭维又是祝贺的。

    夏志元对此自是骄傲的,但身为父亲,他难免担忧,盛兴那么大的集团,怎么就被吞了?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非法的事?他可得嘱咐嘱咐女儿,打拼家业是好,可不能干的事,就是不能干!

    夏芍听见父亲问了,也便不隐瞒,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当听见华夏集团是这么把盛兴集团吞了的时候,夏志元和李娟震惊了。李娟吃惊地看着夏芍,这是自家女儿能做出的事业么?她是怎么想出这些弯弯绕绕的?而夏志元却是激动了,骄傲地连连点头,感慨万分。

    不愧是他的闺女,好手笔!

    但当听到夏芍提起王道林做的那些事来,夫妻两人又不由对望一眼,都皱了眉头。

    “为富不仁,这人也太阴损了!既然盛兴集团被吞了,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在医院躺着呢,虽说是吊着命,能不能过去这个年还难说。”夏芍垂眸道。

    夏志元听了不由感慨,这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啊!这么大的家业,转眼就没了,这可不就是报应么?但看着别人的资产这么容易就没了,夏志元还是忍不住想起自家的资产。这一想,不由觉得在商场混,真心不容易。而且这平时还是多与人为善的好,自家建的慈善基金会真是建对了,平时帮帮那些孤寡老人和孩子,心理上也觉得人活着挺有意义,挺满足。

    “对了,慈善基金会的资金拿出去在市里建了两家养老院和一家儿童福利院,你反正是放假回来了,改天去看看吧。”夏志元想起这事来,便说道。

    夏芍点头应下,回东市来还有好多事呢,福瑞祥的事、上层圈子里的应酬估计也不能少,再去看看基金会,还要准备过年,年前一周还得回趟青市出席公司的年终舞会。说是放寒假,她休息的时间也不多,忙着呢。

    李娟一听就更心疼了,怎么有这么多事要做?那还有时间休息么?这么忙,身体能吃得消?

    她这么一想,再想跟女儿多聊会儿,也不由起身推她去睡觉了。

    天色刚黑,夏芍就被李娟推回了屋里,要她休息。当然,睡前放水洗了个澡,等夏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听李娟从厨房出来道:“妈给你熬了粥,晚上要是饿了,起来跟妈说一声,给你热热吃。现在赶紧去睡吧。”

    夏芍听了苦笑,她哪儿还吃得下啊?母亲就爱操心,这粥熬了怕也是成了明早的早餐了。

    但她却是没多说什么,也理解母亲这么做是心疼自己,她当即跟父母道了晚安,这便回屋休息了。

    这段时间夏芍也确实是累了,但她刚吃完饭不久,时间又太早了,生物钟上还觉得不到睡觉的时间,于是闭上眼也睡不着。这才又起了床,寻了给徐天胤织围巾的毛线团和毛衣针过来,给他打起了围巾。

    约莫打了半条,她才觉得有点困了,这才躺下睡了。

    虽说是睡了,但夏芍晚上睡觉时还是比较警醒的,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便感觉到床前有一道黑影。

    “谁!”夏芍睁眼的一瞬间,便从床上弹了起来。

    房间里却传来熟悉的声音,“我。”

    夏芍愣住,“师兄?”

    她刚醒,还有点懵,左右看了看,发现屋里还有微弱的灯光传进来,父母还没睡。但外头应该已是深夜,漆黑一片,夜深人静的。

    而此刻,徐天胤立在床头,熟悉的气息。

    “师兄这么晚了不睡觉,跑来做什么?”他不是应该在师父宅子里么?

    屋子里光线微弱,但却可以明显地看到男人的轮廓。夏芍睁着眼,只见面前的男人开始默默解衣服,并且答得理所当然。

    “睡觉。”

    ------题外话------

    继续求票!票票来!

    昨天看有的妹纸说要去买个玉葫芦回来,表示葫芦是“福禄”的谐音,暗八仙之一,寓意健康、长寿、平安,古代夫妻结婚入洞房饮“合卺”酒,卺即葫芦,其意为夫妻百年后灵魂可合体,因此古人视葫芦为求吉护身、避邪祛祟的吉祥物。

    买玉葫芦的时候,只要是真玉,价钱方面可以不用太看重,挑选的时候最主要是看眼缘,玉有灵性,一眼看着喜欢的,跟你就有缘,请回来佩戴在身上养着它就是了。但要真心对待的,要是存着让它为你挡灾的心思,那就不好了,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人以这种心思对待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章 温馨团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章 温馨团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