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掐指一算有玄机!找死!

    宋丘茂的办公室里布置得宽敞大气,实木的行长办公桌,远处一组待客的豪华沙发,后头置着书架,装饰着高大的绿色阔叶植物。一进来给人感觉宽敞明亮,十分气派。

    夏芍进屋扫了一眼,便笑道:“宋行长,你还挺注意风水啊,景观植物都摆在办公室财位上。”

    “那是自然!呵呵。”宋丘茂赔着笑,搓着手,“自从听说了风水的玄奥之后,我也很注意这些。不瞒夏总说,我这屋里还摆着风水鱼缸呢,听说招财的,桌子上还摆了件貔貅!呵呵。”

    宋丘茂笑着笑着,脸色就有点发苦。为了图招财摆了这么些东西,怎么倒觉得没摆之前还顺遂些,摆了之后银行好几笔款项贷出去收不回来,眼看着过年了,他这运气越来越差,要再这么下去,他这行长的位子还能不能坐下去,还真难说!

    夏芍自然看见那风水鱼缸了,但她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桌上那对貔貅摆件上。

    貔貅又名天禄、辟邪,是很常用的风水物件。可招财、化煞、镇宅、辟邪。传闻其曾助炎黄二帝作战有功,被赐名“天禄兽”,即天赐福禄之意。自古便被风水术士用来专为帝王守护财宝,乃皇家象征,又名“帝宝”。

    在南方和东南亚一带,称其为龙之第九子,因貔貅嘴大无肛,只吃不出,因此身为有纳财之愿的人所喜。而实际上,貔貅的招财法力却是尤其强,它唯一的喜好就是咬财回来讨主人欢心,因此在澳门一些赌场,很喜欢摆放貔貅,寓意大吃四方、只赚不赔。

    而宋丘茂桌上这对貔貅是对铜质的摆件,左雄右雌,放置在实木的办公桌上。从材质上来讲属金,招财力量更强些。但,其摆放的位置,头正冲的方向,正对对面的鱼缸。

    宋丘茂一看夏芍的目光落在貔貅上,便脸色一变,赶紧问道:“夏总,是不是这对貔貅的问题?我听几个朋友说,我属虎,不适合请貔貅,龙虎相争。”

    “民间是有这种说法,龙生九子,貔貅在末,所以有属虎的人不适合请貔貅的说法。”夏芍闻言抬眸一笑,却是摇头,“但我不赞同这种说法。貔貅是上古吉兽,虽凶猛,但生性懒惰贪睡,且护主心重。除了血玉貔貅和分公母的不可随身携带,摆在办公室或是家里,没什么问题。”

    宋丘茂愣了,“那、那就是说……不是我请了貔貅回来的问题?”

    夏芍却答非所问,“这貔貅是开了光的,哪儿请的?”

    “哦,我去外省出差的时候,在当地有名的寺里请的。我路上还特意拿红布包着,摆好了以后除了我,谁都不让随便摸。我这都是按照请貔貅的时候,寺庙里的师父们说的方法做的。可是怎么……感觉上不太管用呢?”

    宋丘茂自从请了这对貔貅,便很是重视。别说别人不让摸了,他自己摸的时候也不从不敢摸其眼嘴。听说眼寻财,嘴刁财,不可乱摸。他一直都注意着这些忌讳,可自从越来越倒霉之后,朋友提醒他,龙虎相争,他的属相可能不适合请貔貅。他正考虑着把这摆件撤了呢,然后就听说夏芍回来了,他这才打算先请她来看看再说。免得他自己闹不清怎么回事,瞎忙活。

    可是,听她的意思,问题不是出自这对摆件上?那是出在哪里?

    但,就在宋丘茂这么认定的时候,夏芍却是说道:“是有点问题。宋行长自从把这对貔貅摆放在这里,应该经常有生意做不成吧?”

    宋丘茂听了一愣,连连点头。其实,别说银行了,三百六十行,哪一行的生意都不可能说百分百的签单率,有做不成的单子很正常。但是自从摆了这对貔貅,宋丘茂感觉自己尤其地倒霉,财务和年终总结报表上,这几个月来的业务确实是连续下滑!

    那、那就还是这对貔貅的问题?

    “貔貅本身没有问题,经过开光的貔貅威力很强,问题出在宋行长的摆放方面。”夏芍笑着一看对面的鱼缸,“貔貅是瑞兽,以财为食,纳四方之财。但这财不能遇水,被水相冲,难免有见财化水之意。”

    宋丘茂顺着夏芍的目光看去,忽然一愣,“夏总的意思是?”

    “五行生克制化,金能生水,水多则金沉。摆放貔貅之处,鱼缸、水池,绝不能与貔貅的头相冲。”夏芍解释道,然后看向窗外,“宋行长不妨把这貔貅的头朝向窗外,你是银行这一行业的,头冲窗外,可吸纳四方路人之财。”

    宋丘茂还没从夏芍刚才的解释中反应过来,一听她开口指点,二话不说,忙走过去,将貔貅转了向,冲向了窗外。

    一转身,宋丘茂还想问问那个鱼缸的问题,但却被夏芍的举动给惊愣住了。

    只见她垂着眸,正在掐指算着什么。她十分认真地在指腹上点着,这动作说不出的怪异,因为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里那些半仙一样的人,“掐指一算”的样子!

    这事看电视时常一笑而过,掐掐手指就能算出人的祸福吉凶来,这不是一眼假的事?

    电视里看见都觉得假,更别说现实了!这怎么看起来跟骗人的神棍似的?若不是知道眼前的少女在风水方面确实是有真本事,换成任何一个人,宋丘茂指定直接把人轰走!

    这看起来也太……忽悠人了!

    但宋丘茂哪里知道,这种“掐指一算”的方法确有其事,这看起来神秘,但其实只是一种简便的推算天干地支的方法——人除了拇指外,其他四根手指,每根手指三个指节,一共十二个指节,正好固定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相配时,按指节念地支,便可以迅速地计算出年份、月份!

    掐指一算由此而来!

    这是源于古代先辈们的智慧,因为古人在推算命理时,有时身边并没有可供使用的纸笔,因此便发明了这个简单速记的方法。

    但是后来,因为玄学术数本身的神秘性,很多后人不知掐指一算的真意,搬上荧幕的时候,就渲染成了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

    掐指一算的由来现代知道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多认为是骗人的神棍戏码,但其实更少有人知道的是,其实掐指一算,是真的可以算出吉凶祸福的!

    这其实并不是太神秘的事,跟记录天干地支速算时间的道理一样,古人除了将天干地支的推演方法记录在指节里,后来,还根据问卦的时间和事发的时间,把奇门遁甲中的八卦、八门、九宫、九星、九神等信息,也演算在了指节里!

    这其实也是靠着速算和心意推演的一种方法,就如同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也不是多难理解的事。

    当然,这不是说在路边随意看见个人会掐指一算,就得将他当做大师看待。事实上,如果遇到这种人,还是将其看做骗子比较好。

    因为掐指一算是奇门遁甲的算法,易经最高层次预测学!

    现如今,能以掐指法演算天干地支年份的人都已经不多见了,更别说预测吉凶了。

    举个最容易理解的例子,拿夏芍从小学到大的六壬神课来说,这是阴阳五行里占卜吉凶中最古老的术数门类。两千多万种式子,从天盘推演到四课,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只六壬的推演难度就如此之大,更别说将天干、地支、八门、九宫、九星、九神等信息全都靠着四根手指的十二指节来演算!

    能推演出来的人,势必心神通透,已成窥见天机之士。

    而这样的人,世上有没有还是一说,即便是有,又有几个人有缘得遇?

    夏芍如果不开天眼,仅仅靠着掐指一算,她如今是尚未到达这修为的,连唐宗伯有时算,都不一定回回准确。

    而夏芍今天掐指算的并非宋丘茂的吉凶祸福,而是天干地支。

    她只用了一小会儿,拇指在指腹上迅速掠点,便笑了笑,抬眼问道:“宋行长可是庚寅年出生?”

    宋丘茂听了呐呐点头,她怎么知道?自己只说过属虎,没跟她说过是哪一年,更别提八字了!

    难不成,就是刚刚那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宋行长把鱼缸搬去那个位置放着吧。”夏芍一指,“现如今正值下元运,南方离卦、西方兑卦、东北方艮卦、西北方乾卦,四方不宜有水。按照宋行长的生辰年柱,吉位坐东向西,把鱼缸搬去那里,离地不可高于四尺,水位不可过高。另外,我看里面只养了两条金鱼,按宋行长的属相,再加一条更吉。若是嫌鱼缸小,可以换个略大些的,圆形为宜,其五行属金,以生旺水,吉利之象!”

    宋丘茂听得眼神发直,愣愣点头,但夏芍所指的位置没有桌子,宋丘茂只得记下位置,命人去安排。

    “这就行了?”真没想到,摆个貔貅和鱼缸,也有这么多讲究。当初宋丘茂还觉得,买回来放在办公室里,图个吉利就是了,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

    “夏总,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劳资方面……”宋丘茂没说完,便发现夏芍笑着摇了摇头。

    “宋行长,你这些只是小问题。貔貅被水所冲,只是化其聚财之力而已,而鱼缸的摆放位置虽然偏差点,但是影响不大,我只是给你指了吉位而已。这些问题都不算大,解释不了你眉眼间的青暗从何而来。我看你元气有倾泄之相,你带我去你家里看看。”

    夏芍这么一说,宋丘茂便惊愣了——这还没完?

    他哪里敢说什么?当即便郑重地请了夏芍,去了家里。

    宋丘茂家住的别墅区也是东市比较高档的位置,独体别墅,前有人工湖,后靠小山丘,白虎入林,青龙得水,风水上还不错。

    此宅坐子向午开西门,一进屋夏芍皱了皱眉。她一开天眼,便摇了摇头,道一声:“果然。”

    宋丘茂正进屋换鞋,一听这话,赶忙回头,“夏总这是……看出问题在哪儿了?”

    这才刚进屋啊!她还哪儿都没看呢!

    夏芍却用下巴冲家里楼梯口处摆放的一尊大件的铜貔貅点了点,哭笑不得道:“宋行长,你这求财之心可真是重啊。这尊貔貅又是在哪儿请回来的?放在这里,直冲大门,这可不是求财的用法,而是为了镇宅挡煞用的。”

    宋丘茂忙道:“夏总,这本来就不是为了求财的。是我去年到外地旅游的时候,进去一间寺庙拜佛,有处摊子上算卦的人跟我说的。说是去年五黄煞在西,我家要是门开在西的话,请这尊貔貅回来能挡煞镇宅,否则容易有血光之灾!我这才买回来的。”

    宋丘茂振振有词,但那句不是为了求财的话却显得略微没有底气。其实他原本是不想买的,对方说开过光的,他又想着自家大门确实开在西,又被那人忽悠怕了,这才买了回来。回来往楼梯口一放,觉得管不管用都图个心安,实在不成,那不还能求财么?

    “可这貔貅根本就没开过光,放在这里,虽然是冲着大门,一时镇住了去年的五黄煞气,却被煞气所染,时到如今,已一年有余,凶气极盛!你家人每天出入大门,进进出出被这煞气所冲,运势低迷,诸事不顺还只是小事,再过个小半年,必有血光之灾!”夏芍摇摇头,“宋行长,五黄煞气每年飞临的位向都不同,但若是此向无动象,则可安然无恙。你若不请这貔貅回来,什么事都不会有。”

    这跟当初东市安亲会的老大高义涛家里情况不一样,当初他家大门是动了土,夏芍放一尊铜辟邪去化煞,那是用自己的元气加持开光过的,自然不一样。而宋丘茂家里这尊却是没开光的,当个摆件倒是不错,用它来镇宅化五黄那样的大煞,威力是不成的。

    “啊?”宋丘茂一瞪眼,“那人跟我说他开光过的!”他一脸悔恨,自知是被旅游景点那些摊子上的人给骗了,悔不当初,“那、那这可怎么办啊?夏总,你一定要帮帮我,劳资方面一切好说!”

    夏芍既然来了,当然会帮他。只是她身上向来没有带东西的习惯,都是遇着事再准备。于是便与宋丘茂说好下午再来。

    下午,夏芍吃了饭便过来了。

    宋丘茂站在一旁陪着,看着她拿了根红线出来,道一声“得罪了”然后便围着貔貅的颈部绕了三圈,接着取出一瓶血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其双眼上。在这之后,便让他拿了盆水,里面放了盐,以盐水清洗铜貔貅全身,令宋丘茂惊骇的是,洗出来的水,颜色竟特别的浊!

    连连洗了好几遍,待水不变色了之后,夏芍又拿出张符来。这符是她中午就画好的,焚了香贴了符,祷告使其回归本性,这才算完。

    然后,夏芍便指点了宋家正财位的方向,让宋丘茂将貔貅送去那里安置,最后提醒道:“凡灵兽的风水摆设,置于家中能吸纳该方之气,遇吉则吉,遇凶则凶。所以,以后还请宋行长注意些,不论是麒麟、貔貅、狮子还是风水象,但凡要请入宅,需测方向、看时课,不可随便乱摆。”

    临走时,夏芍直接把夏氏慈善基金会的汇款账户给了宋丘茂,让其将钱汇入其中。

    宋丘茂再三相谢,但是见夏芍要走,不由又笑着问道:“呃,夏总。我还有件事,明年我们内部有升职名额,我今年遇到这么件事,绩效不太出众,我想问问,明年我有没有机会……”

    他话没说完,夏芍便听出了意思,这是要求官职了。宋丘茂是国有银行的,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别的不说,国内银监会、证监会的一把手,一般都是国有银行出身。后世还有位总理,是国有银行行长出身。所以说,国有银行的发展空间是很广阔的。

    宋丘茂的面相上来说,官运不错,只是前世这件事可能挡了他一下,拖慢了他的步伐,他有晚运,但还需要再过几年。虽说他家中风水问题已化,但绩效方面的成绩却是已定,所以时机还不到。

    夏芍只笑道:“宋行长,厚积薄发,莫要心急。该是你的,迟早会来。我见你家中西方和西南方均为客厅,但西方来说吉星旺星相生,若是在此办公,可助官运。以后有事再找我吧,我先告辞了。”

    宋丘茂听得连连点头,赶忙为夏芍开了门,亲自开车将其送回了桃园区。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公司年终的事也都办完了,除了每天去福瑞祥店里见见那些预约来看风水运程的人,夏芍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陪父母和师父,也让自己休息休息。

    今年过年不同以往,夏志元打算在酒店订桌年宴,把老人接去酒店里吃顿饭。虽说是分了家,但过年的时候,兄弟姐妹还是要聚一聚的。今年估计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也不敢闹腾了,一起吃顿团圆饭,晚上就把老人接来桃园区的宅子住两天。

    离着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李娟就还是喜气洋洋地忙活着贴对联、贴福字了。如今家里是传统的宅院,贴上对联想想就觉得特别有年味儿。

    一大早起来,夏志元和李娟带着夏芍,一家三口穿得喜庆,到唐宗伯那里送春联,并帮着老人贴上。唐宗伯坐着轮椅笑呵呵地在院子里看着,眼神感慨。真没想到,他这辈子,妻子早逝,膝下无子,临老了收了个女娃娃当弟子,结果还受了她家人这么多的照顾。这些说起来,也算是他的福气了。

    贴好了春联,一家三口便决定开车回老家十里村,给自家老人送春联。

    但车子还没发动,夏志元的手机便响了。

    电话是夏志涛打来的,夏志元一看便愣了愣。自从两家出了事,都老实了以后,虽说是按照夏芍吩咐的,经常回去看望老人,但平时却是不敢太打扰自家的。过节的时候,会打电话来问候一句,态度挺好,但平时轻易不敢打电话。

    虽说今天回老家送春联,可到了也就都见着了,何必现在打电话?

    一接起来,手机那头便传来了夏志涛语气不太好的声音,“哥,你快回来看看吧,老大和他儿子回来了!”

    夏芍和母亲拿着春联从宅子里出来的时候,夏志元刚挂了电话,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李娟问。

    “没事。”夏志元把春联从妻子手中接过,反常地说道,“我拿回去就行了,你们娘俩在家里待着吧,怪冷的。要不你们再去街上看看,再买点东西。”

    李娟一愣,接着笑了,“还买什么?该买的早买齐了!今年买的东西比往年多不少,给亲戚朋友还有那些送礼来的人的回礼都置办齐了,连肉菜也都买好了。在家里待着干什么?回家送春联年年都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今年也不能例外!不然老人心里得怎么想咱?”

    夏芍在一旁听了笑而不语,只是看着父亲。

    夏志元已经上了车,把车门一锁,从车窗探出头来,“行了,哪年过年不是咱们张罗?老人不会有意见的。我走了,你们俩赶紧回家,外面冷。”

    夏芍却在这时按住了车窗,笑道:“爸,我跟您一起去。”

    “老夏,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李娟也发现了丈夫的不对劲。

    夏志元刚要含糊过去,便见女儿笑了笑,看他一眼。那一眼,像是把他看穿了一般,玲珑通透。

    “行了,爸。别瞒了,这事有什么好瞒的?是我大伯和堂哥来了吧?”

    “什么?”李娟在旁听了,露出忧心的表情,也过去扒住了车窗,“老夏,真是大哥他们来了?”

    夏志元看向女儿,很是郁闷,“你这孩子……你怎么知道的?”

    “爸,你别忘了我是干哪一行的。我掐算出来的,这总成了吧?”夏芍开玩笑道。

    她其实早知有这一天了。自从在云海迪厅里遇到夏良,虽然那时他没看见自己,但夏芍也早有预感。大伯若是看见华夏集团的事,必定会找上门的。他们父子前世为了老人的房子都能出现,更别说自家今非昔比的时候了。上回夏良来相认,她没认,前两天公司的年终舞会,他们父子一起过来,她还是没认,还叫保安把人给撵走了。以大伯的脾气,哪能不吵回家里来?

    夏芍就猜他们父子要么过了年来拜年,要么年前就过来。事实证明,他们还真是急切。

    她之所以早料到如此却不阻止,就是想着有些事躲也躲不了,就让他们来吧!一次解决!再者,老人这么多年都没跟儿孙见面了,这次相见就让他断了这念头更好。前世是前世,这一世,很多事都不同了,她倒是想看看爷爷什么态度。

    当然,不管爷爷是什么态度,她都会处理的。她可不想以后没完没了地应付他们父子,也不想让他们没完没了来家里闹腾。

    “爸,我跟您一起去,让妈在家里吧。”

    “你也别去了!”夏志元无奈,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家女儿这职业有的时候也不太好,这种事也能看出来,以后还真是什么事都别想瞒她,“这是家里的事,你就别管了!”

    “家里的事,我就不能管了?”夏芍笑看父亲。

    “嗨!爸不是这意思。这段时间,爸也学了不少,总不能叫你忙了外头忙家里,还操这些心。这个家,爸妈能为你撑起来的,自然不会让你去操心。陪你妈回去吧,外面怪冷的,别感冒了。这事爸来处理。”夏志元语气感慨。

    夏芍听了,心里温暖,这才笑着松了按在车窗上的手,只是提醒道:“爸,我叔叔那脾气跟大伯可合不来,今儿估计得打起来。你可小心着点,别伤着。实在不行,回去以后,先把奶奶接来家里,她在这事里不好插手。”

    夏志元听了苦笑,说是不让她操心,她心里其实早就有数。他当即就应下,李娟也过来嘱咐了两句,脸上还有担忧神色,却被夏芍笑着安抚了几句,挽着她的胳膊,回家乖乖等消息了。

    这闹腾的事,夏芍也是不爱搀和的,她只负责解决就好了,就让他们去闹吧。她只等着父亲回来,然后听听父亲的说辞,再决定怎么解决他们父子。

    夏芍陪着母亲,当下便回了家里,在暖和的布置得喜庆的屋里坐着,看电视,吃水果。李娟自然是没这心情的,但架不住女儿给她削了水果,跟她聊这聊那的。

    这一聊,时间还挺长,夏志元近中午了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把江淑惠扶进了屋。老人脸色发白,手直发抖,夏芍和李娟见了,立马起身去接。

    老人却是一进来就流着眼泪找夏芍,“小芍子,过来给奶奶看看,你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要是有人欺负你,咱上访!咱就是告到京城,奶奶也给你讨个公道!”

    李娟扶了婆婆去沙发上坐下,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模样,倒了热水来,直问出什么事了。

    夏志元脸色很难看,西服脏了不说,脸上还有伤,看向女儿道:“你到屋里来,爸有话问你。”

    夏芍一听,便垂了眸,在母亲担忧的目光里,跟着父亲来到了屋里。

    一进屋,夏志元便看向夏芍,那表情,又是担心又是气愤,直接问道:“你老实跟爸说,你跟那个金达地产的老总是怎么回事?他没……没欺负你吧?”

    夏芍一听父亲问这话,当即就皱了眉头,想也不用想,必定是夏志伟父子在夏志元面前提起的。

    “他还没那本事欺负您女儿,爸你放心吧。”夏芍先给父亲吃了颗定心丸,再问,“爸,你这伤,是他们父子打的?”

    哪知夏志元根本就没放下心,“小芍啊,爸妈虽然是为你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成就感到骄傲,但是要是你有什么不顺和危险的话,爸妈宁可过以前的日子!那个曹立我听说了,是省委书记的小舅子!自古民不与官斗,他有这么厚的背景,万一、万一打你的主意……你一个小女孩,你怎么……”

    有些话,当父亲的说不出口,但担心都在脸上。

    夏芍岂能听不出意思来,当即便垂着眸,眼神发冷。

    为了尊重父母,她向来没有对父母使用天眼的习惯,所以她只知今天必然会闹起来,却不知是这样收场的。

    夏志元去了十里村后,夏志涛已经和夏志伟打起来了,村里老少都围过来指指点点。两位老人在家里羞于见人,夏志梅也羞于出来被村里人看热闹,干脆在屋里陪着气得直哆嗦的老人,院子里夏良上去跟他父亲与夏志涛打在了一起。

    夏志元一回来,村里人赶紧给他让了路,从村里老少议论纷纷的声音里,夏志元已经猜出了经过。无非就是老大回来之后,父亲埋怨他这么多年都不回来,为子不孝。结果父子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夏志涛也是个痞子脾气,与夏志梅两人指责了夏志伟几句,夏志伟便跟夏志涛打了起来,从屋里打到院子,闹得不可开交。

    这都快过年了,真是给村里人看了笑话!

    “都住手!”夏志元可不是以前的温吞的脾气了,他这段时间,说话也有了点魄力,性子虽说还是憨厚的,但这时候,谁都有几分火气。

    院子里打着的三人一听这一声怒斥,都停了下来。

    “哥!”夏志涛见有救星来了,赶紧过去。

    夏志伟父子喘着气停下来,表情还挺横。

    夏志元见他看起来要在院子里嚷嚷,立刻便说道:“有什么话进家里来说,在院子里嚷嚷像个什么样子!”

    说完就跟弟弟一起进了屋。

    夏志伟带着儿子夏良一跟进来,便冷笑了一声,“不愧是志元啊,发达了就是不一样。说话都有底气!你老婆是个什么意思?前段时间见到我们,还装着不认识。你闺女更不是个好东西!有找保安撵她大伯和堂哥的么?你今儿必须得给我个交代!”

    这事夏志元早从妻子那里听说了,但他对多年不见的大哥很是有意见。

    “我还想问问大哥是个什么意思,你们父子二十年不回来看老人,今天一回来就闹出这样,是想干什么?”

    “还能想干什么?小芍现在公司做大了,有人眼馋了呗?不然怎么这么多年不回来,现在回来认祖归宗?”

    “当初是谁说这辈子不认祖归宗的?就算真是回来认祖归宗的,那也得有个该有的态度吧?一回来就把老人给气成这样,还想说什么!”

    夏志涛和夏志梅也不是善茬,比说夏志元家里现在今非昔比了,就算放在从前,两人也是不同意老大回来的。更何况现在两家的贷款还是靠着夏芍的关系呢?

    两个人一人一句挤兑,把夏志伟气得当即就蹦了起来,三人在屋里一通大吵,夏志涛又跟他动起了手,家里乱作一团。

    夏国喜怎么也没想到儿子二十多年了不回家,现在又回来了。而且还是带了孙子回来认祖归宗的。自己生了三个儿子,只有老大给夏家留了个后,其他两个儿子生的都是女孩儿。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很难改变,从他内心来说,当然还是希望老夏家能留个后人的。看见孙子长这么大了,他心底除了感慨,自然还有些欢喜。但是这孙子从小跟着他爸生活,也没学着好儿,倒是染了一身痞气,跟他爸一起打他叔叔,这不由让他心里不好受。

    看着快过年了,家里闹成这样,想想去年家里也是因为小芍子办了个公司的事闹腾,夏国喜就说不出来的滋味。

    要是孙女没办这么个公司,是不是儿子和孙子也不会回来?

    “这是造的什么孽哟……”江淑惠在一旁直抹眼泪儿,不知是气得还是吓得,手直哆嗦,说话都抖。

    夏志元在旁边拉不住架,就想先把父母送去旁边的屋里,免得受到波及。但他刚去扶母亲,夏志伟就挣开了夏志涛,一指夏国喜,眼一瞪,满是络腮胡子的脸看着吓人,“你个老不死的!我带儿子回来认祖归宗还不够孝顺的?瞧瞧你跟这个女人生的儿子!没用的连给孙子也没给你生下来!不认你这唯一的孙子,你就等着绝后吧!”

    这话一吼出来,气得夏国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翻着眼睛晕过去!江淑惠也直抚胸口,夏志梅赶紧过去扶着母亲,严厉地瞪向夏志伟,就要教训指责。

    夏志伟却是冷笑一声,手上戴着的大金戒晃着人的眼,指着夏国喜接着说道:“真行啊你!有个能干的孙女,连孙子都不要了?我告诉你!孙女再能干,她以后都是别人家的!光宗耀祖,也是光耀她男人家里的,光耀到你头上了?还有,哼!”

    他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又笑,“你们还真以为小芍子的公司有多厉害?现在的社会,再有钱也架不住有权!你们老夏家哪个有权?能帮他保得住她打下的家业?我们夏良就行!他在金达地产是保安部经理,金达地产的曹总可是省委杨书记的小舅子!省内哪个人不知道他的名头?我们夏良跟着曹总,那才是衣食无忧。不像你们家的孙女,还得去巴结权贵。现在我们回来认祖归宗,那是给你们面子!你们还不认?哼!你们不认也可以,来年就等着看好戏吧!”

    他这一番话把屋里的人都给说愣了,是人就听得出来夏志伟话里有话。

    “你什么意思?”事关女儿,夏志元沉着脸问道。

    “什么意思?”夏志伟又是一哼,跟儿子笑了笑,父子两人一样的痞气,“这还用问么?女人再能干也是没用,招来的都是男人!男人有权要是看上了她,她早晚得脱光了把自己往男人床上送!”

    这话一出口,两位老人先是受不了了。毕竟是老传统的观念,思想没那么开放,这话听起来叫人脸上火辣辣的,又是在说自家孙女,这简直就是侮辱!

    “志元!志元!”江淑惠慌了,忙找儿子,眼泪直往下掉,“我的乖孙女在外边是不是受欺负了?她怎么了?有人欺负她?”

    老人哪里知道经商里面还有这么多的事?他们的观念里,不过就是赚钱而已,怎么还跟大官儿扯上了?老话说的好,民不与官斗,普通老百姓家里,怎么能斗得过当官的?

    夏志梅和夏志涛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互望一眼,使了个眼色,直看夏志元。小芍子是不是在外头惹上什么人了?

    夏志元是脸色最难看的,当即便问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还得说清楚啊?”夏志伟面相凶恶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来,“那就告诉你个实话吧,曹总看上了你闺女,他看上的人,向来没有弄不到手的!你闺女公司资产再多,也没有惹上权贵的道理。她早晚得是曹总的人,要是不答应,她的公司资产再多,也是麻烦不断,到时候就等着关门吧!”

    “啊?”夏志涛长大嘴,惊骇地看向兄姐和父母。

    两位老人已经面色煞白,夏国喜拄着拐杖在地上敲地直响,“胡说什么!是不是你们父子俩把小芍给卖了,讨好那个姓曹的?!那可是你侄女!”他敲着地,瞪着自己的不孝子,又拿拐杖去指夏良,气得手发抖,“那是你妹妹!”

    夏良笑了,“爷爷,您老现在承认那是我妹妹,是同意我认祖归宗了?老实说,其实金达地产和华夏集团合并也没什么不好的,您老有个省委书记的小舅子当孙女婿,有什么不乐意的?”

    “你!你!你妹妹才多大!你疯了?”夏国喜眼里都迸出血丝来。

    “多大?就年纪轻才有人要。”夏志伟也笑了,“你当你孙女年纪轻轻,这么大的资产家业从哪里来的?指不定爬过多少男人的床了。曹总肯要她,那是她……哎呦!”

    话没说话,夏志伟便被人一拳砸倒在地,还没抬眼,夏志元已经发疯似地揍了过来!

    他哪里能容得有人这么说自己女儿?一辈子老实憨厚,没跟人打过架的男人,今天为了女儿跟人打了起来。

    夏志元虽说没打过架,比不过夏志伟和夏良,但人发起狠来也够两人受的,加上夏志涛在一旁帮忙,最后把夏志伟父子打出了院子。

    村里老少也纷纷指责两人,多年都不回家,一回来就气老人,实在不孝。有村民还记着夏芍前几天给村里人指点庭院的风水,记着她的好,回家拿了铁锨,嚷着要合伙把两人给打出村子。

    父子两人一看犯了众怒,钻进车里就开车走了,走之前叫嚣,这个年绝不让老夏一家过好。

    夏志元受了点伤,但他却顾不得。夏国喜不好意思见孙女,江淑惠却是担心得要命,当即就跟着车子回了桃园区的宅子。

    事情经过夏志元只是简略一说,他当然没说出夏志伟说的那些难听的话,但夏芍怎能猜不出来?

    “爸,你放心吧。权虽比钱大,可你别忘了你女儿是干哪一行的,我的人脉不比金达集团少。而且,曹立只是省委书记的小舅子,他不是省委书记。当官的人,哪个不把官位看得比什么都重?你以为杨书记就会任由他胡闹?”夏芍淡淡一笑,心中虽是一片冷意,但气度却仍是宠辱不惊,先安抚父亲,“天底下敢得罪风水师的人,大多不长眼。您就放心吧,华夏集团虽然年轻,但就凭他曹立,还没那个本事。”

    或许是受了女儿淡然气度的影响,夏志元这么一听,这才回过味儿来。

    他是气坏了,倒忘了女儿是有名的风水大师!华夏集团的人脉都是她这么积累下来,怎么可能会是夏志伟父子说的那样,是被人欺负了,才维持下来的呢?

    夏志元心底顿时一块大石落下,很是舒了口气。唉!他真是气糊涂了!一时脑子嗡地一声发热,接着就什么也不管了,先把人揍了再说。

    “行了,您先出去把衣服换换,我去看看奶奶。”

    夏芍这么一说,夏志元便答应下来,临出房间前也是发了狠,握了握拳头。他这些日子,也认识了些人,夏志伟父子肯定还在东市,他找人寻摸寻摸,找到了定要教训教训他们!为了女儿,他这辈子不干这样不法的事,今儿干定了!

    哪知父女两人心有灵犀,夏芍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夏志元一出屋子,夏芍便关了房门。她没先去客厅找奶奶,而是先拨打了个电话号码。

    “喂?高老大么?帮我寻两个人。找着了先扣起来,我亲自去问候问候。”夏芍在电话里跟高义涛报了夏志伟和夏良的名字和长相特征,简单道了谢便挂了电话。

    风水上有寻人的办法,但既然两人就在东市,夏芍也懒得施法布阵寻人。她要的是快!

    收起电话,夏芍走去窗边,看着院子里的景致,眸底发冷。

    “找死!”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月底了,妹纸们没别留了!

    PS:留言啊妹纸们,大冬天的,水里多冷啊,出来冒个泡,上岸暖和暖和吧!

    PPS:这一卷的内容我整理整理,看看下月初能不能进入香港卷!香港卷各种风水斗法,各种打架各种危险有木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掐指一算有玄机!找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掐指一算有玄机!找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