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反咬一口

    开学前一天,夏芍便回了学校报到。

    当她一个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在校园里的时候,不少同学都望了过来。年前文艺大赛之后,夏芍的身份已在学校公开,她本来在新生里就有名气,只不过,现在的名气跟以前不同,同学们看她的眼光也不同了而已。

    只见她一身白色大衣,穿着牛仔裤,发丝随意地垂在肩头,脸色挂着淡淡的浅笑,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邻家女孩。而且,她左手拉着手提箱,右手提着一堆大包小包的礼品盒子,手提箱上还放了几个。这夸张的样子惹得不少人投来注目礼。

    远处,当元泽、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一起迎过来的时候,看见这场面,元泽都不厚道地笑了。

    “还好,这次只是特产礼品盒,你没又把家搬来。”元泽走过来接过夏芍手中的负担笑道。

    “芍子!”胡嘉怡扑过来,跟夏芍抱在一起,“新年好!”

    柳仙仙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双臂环胸站在一旁,审视了地上的一堆东西,评价道:“还行,这回没带被褥,虽然看着还是夸张点,但至少不像逃难的。”

    她说的自然是新生报到的时候,在宿舍初见,夏芍把被褥都搬来的壮举。

    胡嘉怡听了这话一扭头,皱眉找茬,“柳仙仙会不会说句好话!大过年的,说什么逃难!一点都不知道说点吉利的。”

    “哈!大过年的?现在元宵节都过了,年都过了快一个月了,算什么大过年的!你穷讲究是你的事,别拉上老娘。”柳仙仙翻着白眼哼哼一声,目光往地上的礼品盒子一扫,这才帮着去提,只是嘴里不说好话,“这些东西都是分给我们的吧?那我只负责拿我那一部分。”

    “你这人怎么这样?”胡嘉怡瞪她一眼,扭头又悄悄对夏芍解释,“别生气,她是不想让你下次再带这么多东西给我们。在宿舍里的时候,她就发号施令了,说是不让我们出来接你,让你自己一个人提上去,最好把你累个半死不活,下回就再不会想给我们带这些了。”

    胡嘉怡边说边瞥了柳仙仙一眼,说是不帮忙,这会儿还不是帮忙了?

    夏芍一笑,她自然知道柳仙仙的性子,那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给你们的,出来帮忙是应该的。”

    夏芍笑着把礼品盒都分派给朋友,自己提着行李箱。这些礼盒有些是母亲给学校领导准备的,不过夏芍可不跟柳仙仙他们客气,打电话叫她们出来就是让她们帮忙的。

    今天是徐天胤开车送夏芍返校的,到了校门口,他见她行李多,本要跟门卫交涉,开车送她进去,却被夏芍拒绝了。学校除了新生开学报到的时候,其余时间基本不放外来车辆进校门,不是特别要紧的事,夏芍也不想搞这些特殊,她给朋友们打了电话,便自己提着东西在学校里边走边等他们来了。

    待几人手里都有了东西,夏芍这才转身,看见苗妍在后头提着两只礼盒,笑容腼腆。她一直没插上话,等夏芍回头看她了,她才笑着问候:“芍子,新年好。”

    “新年好。”夏芍笑着瞧了瞧苗妍,虽然她身上元气还是那么散,但她的精神面貌比半年前新生入学的时候,瞧着好太多了。

    “什么时候回来青市的?”去宿舍的路上,元泽问道。他过年前才随父亲返回东市,过年这段时间家里也很忙,一直没时间找夏芍出来聚聚,到最后两人明明都是东市人,反倒是学校开学了才见到。

    “回来一个星期了。”夏芍说道。

    “什么?”胡嘉怡和柳仙仙一听,两人不干了,“这么早就回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们?”

    “公司有事要处理。”夏芍简短说道。现下拍卖会的事不用她操太多的心,一切都在有序进行,交给孙长德就行。现在她要挂心点的是工地方面,直到今早艾米丽还跟她打了个电话,称一切正常,什么事还都没有发生。

    夏芍吩咐艾米丽按计划行事就成。害人者,终须自食恶果。她就让金达地产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宿舍楼下,夏芍便把给元泽的那份礼盒给了他,然后便跟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上楼。但上楼前,元泽说道:“一个假期没见,怎么说今天中午也得聚聚。我请客,怎么样?”

    “难得元少掏腰包,不去多亏啊。”夏芍回身打趣元泽,再少年郁闷跳脚之前,便笑着跟朋友们进了宿舍楼。

    但刚收拾好了东西,时间还是半上午,夏芍正打算先在宿舍跟朋友们聊聊天,便接到了教务处主任钱海强的电话。

    “呃,是这样的,夏总。卢校长希望你能来下校长室,是关于年前文艺大赛饭局上的事,那三名学生会的学生,学校开学之后要处置,卢校长希望听听你的意见,呵呵。你看……你能不能现在就来趟校长室?”钱海强态度还是不错的,但总听着叫人有些奇怪。

    学生会的那三个人要怎么处置,那是学校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听听她的意见?

    夏芍挂了电话之后便垂了垂眸,直觉这里面必然有什么事。

    胡嘉怡在一旁问:“怎么了?你有事要忙?”

    “不是吧?这才刚开学。”柳仙仙一副无语的样子,“你到底是有多忙!今儿中午的聚餐不会泡汤了吧?”

    “是学生会那三人的事,我去趟校长室。”夏芍简短一说,便出了宿舍门。

    柳仙仙去追了出来,“什么情况?那三个不要脸的在校长室?这是要跟你求情还是怎么着?”

    “芍子,你可不能答应!”胡嘉怡拉着苗妍出来说道。

    柳仙仙一耸肩,哼了一声,“答应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以后在学校里看见一次教训一次呗?”

    夏芍无奈停下脚步,这才笑道:“我知道了,你们别跟着我,看在校长眼里不好。尤其是你,仙仙。刚拿了舞蹈大赛省级证书,你还是消停点的好,对你有好处。要真是求情的事,放心我不会答应的。我先去看看,你们在宿舍等我。”

    话虽这么说,但夏芍可不这么认为。毕竟那天晚上出事的时候,她是陪着校方和评委们在宴会厅的,如果不是校方认为这事跟她有关系,压根在处置上就不会询问她的意见。而且,求情之说就更是叫人深思了。除非校方知道了什么,不然表面上来看,这三人出事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凭什么要跟她求情?

    夏芍一路思量着,脚步未停地来到了校长卢博文的办公室。

    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教务处主任钱海强,下个月他就可以正式接任青市一中的副校长职务。

    钱海强见夏芍来了,表面上笑呵呵地跟她打了个招呼,却是在开门的时候给她使了个眼色,扫了扫身后。

    夏芍一挑眉,顺着钱海强的目光扫进校长室里,果见里面有熟人。但却不是学生会长程鸣、副会长严丹琪和文艺部长许媛,来的人是三人的父母,在饭局上都见过,正是程父、严母和许父。

    三人坐在沙发上,校长卢博文也坐在那里,见钱海强引着夏芍进来,卢博文便站了起来,笑了笑,但笑容却跟以前的热情不太一样,只能说是客气,“夏总,关于程鸣、严丹琪和许媛的事,今天三名家长过来,向学校说明了一个情况,学校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当面核实核实。”

    夏芍一听心底便有数了,面儿上却是淡淡一笑,点头看向沙发上的三名家长。

    程父、严母和许父此时坐在沙发上,压根就没起来,三人面色严肃,看见夏芍之后,脸上明显有愤怒神色。

    严母听了校长卢博文的话后,更是皱眉说道:“卢校长,今天是来解决学生的事的。有些人在外头是什么身份先不说,到了学校就是学生。卢校长对待学生,倒是挺客气!尤其是那些品行恶劣的学生。”

    卢博文一听就皱了眉头,他也能理解这三名家长的心情,但事情不能光听他们一面之词,学校也有学校的立场,今天把双方约到一起来,就是为了核实情况,再看怎么处置的。可是一见面,严母态度就这么冲,连他也被上纲上线地教训了一句,看这情况,今天要是谈崩了,大有闹起来的可能。

    “是啊,卢校长这种态度,我们很难相信卢校长今天能公正地处理这件事!”许父也沉着脸说道。

    “这件事,我们程鸣也是受害者!我要求还他一个公道!要是卢校长今天不能公正地处理这件事,我就是拼了程家的一切,也要把你们青市一中校方的作为公之于众!”程父直接就拍起了桌子。

    严母和许父看他一眼,两人眼神复杂,但还是不待见他,连坐着的位置都离他远着。

    程父也不看他们,他现在只盯着夏芍。看得出来,他这个年过得很不好,面容憔悴,眼底有着血丝,此刻瞪着眼盯着人看,与当初饭局上笑着与人寒暄的模样差得极远,瞧着有几分吓人。

    而这样被他瞧着的夏芍却是神态自然,意味有些颇深地笑了笑,往对面沙发上坐了,说道:“我也希望校方能够公正地处理这件事,只不过,我想知道今天叫我来核实的是什么事。”

    卢博文和跟过来的钱海强一听这话便看向夏芍,她是真不知道是什么事?难不成是那三名学生撒谎?

    程父一看夏芍面带微笑地坐了下来,便愤怒地一巴掌拍向桌子,砰地一声响,“你还笑得出来?”

    “你还敢坐?你有什么资格坐着跟我们说话?!你把我们家孩子害成什么样子了!来到校长室,你还敢坐着?”严母一指卢博文,“卢校长,这就是你们学校的校规?”

    许父也怒道:“卢校长,我不管,这事你要不处理,还我们家孩子一个公道,我们许家也拼了一切,都要把这事追究到底!”

    卢博文一听就看向夏芍,夏芍却是坐在沙发上不动,沉稳含笑,望着对面三人,“这样的话,说再多也只是浪费时间。三位要是再不说是什么事,我便要告辞了。今天刚来学校报到,忙着。”

    她这种态度气得三名家长牙痒痒,眼看着三人又要轮番攻击夏芍,卢博文无奈发话了,“是这样的,程鸣、严丹琪和徐媛那天被送去医院后,证实是服用了迷幻类的药物。而据他们三人醒来后说,这药……这药是你给他们服下去的。”

    卢博文边说边看着夏芍,眼神复杂。那天晚上他是觉得有点奇怪的,明明严丹琪和许媛两人看见她喝多了,扶着她去洗手间,可回来的时候就她一个人,之后程鸣三人就莫名其妙在酒店房间里被发现,而且还干出那种事来。

    记得当时程鸣三人的父母找不到三人的时候,曾来问过夏芍,她的回答是严丹琪和许媛有私话说,让她先回来了。可……程鸣三人的父母似乎有证据证明夏芍在这件事上撒了谎。

    卢博文神色复杂,他真不希望是她,怎么也没办法接受她能干出这种事来!这学生,成就不小不说,最难得的是成绩还不错,平时对学校领导和各科老师也都有礼貌,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以前她跟学生会有些小过节,可大多都是鸡毛蒜皮的事,他看夏芍的性子,不像是会斤斤计较的。而且她即便是要计较,文艺大赛上她是赞助商,要报复有很多方法,何必用这种毁人一辈子的方法呢?

    这也太狠毒了些……

    而夏芍听了卢博文的话却是笑了,“我给他们服下的?他们就没说是我给他们开的房间?”

    夏芍笑着摇头,对卢博文的话不恼也不急,笑容淡然,仿佛这指责就是一场闹剧。

    她这副宠辱不惊的反应倒是让卢博文有些信了,毕竟他原本就不太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但对面的程父、许父和严母坐不住了。

    尤其是程父,脸倏地涨红。确实,这房间就是自己儿子开的!但问他为什么开这房间,他就是不说。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他整个人都好像变了,在家里也不出门,郁郁寡言,脾气还特别暴躁,一提这件事他就在家里吵闹,有的时候还拿着刀在家里比划。他妈吓怕了,怕他出什么事,又哭又闹地护着儿子,不许他再问这件事。

    许父和严母闻言也都是瞪向程父,眼神发狠,但看向夏芍的时候,许父已经两眼发红,怒声喝道:“你以为我们没有证据吗?我们没有证据,敢这么来找你吗!实话告诉你,我们去找酒店要过监控!那天晚上你进了房间!可是你回来跟我们说什么?你说去了洗手间,严家女儿和我们小媛有事要说,所以你就先回来了!事实上呢?酒店的监控录像上,你们三个根本就没去洗手间,她们两个扶着你进了房间的!之后你一个人出来的!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你倒是说说看!”

    听着许父的指控,严母好似又回到当天开门的一刹那看见的情景,她气得浑身发抖,忍不住站了起来,保养得极好的手指向夏芍,指尖发着抖,声音凄厉,“是你害她们的!你小小年纪,心思怎么这么狠毒!我们丹琪说了,你在学校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管教你是理所当然的!你记恨在心,所以就报复她们!可怜我们家丹琪了,从小家里就培养她,琴棋书画,哪个不说她是才女?到头来毁在你手上了!你害了她一辈子啊!你心思怎么这么毒?”

    严母捂着嘴哭出来,貌似要崩溃的模样,“早知道文艺大赛的饭局会是这个样子,我死活也不叫她去!什么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想想那天晚上还叫孩子跟你好好学学,我这脸就没地儿搁,我、我呸!”

    三人的指责听得一旁的卢博文和钱海强一惊,互看一眼便震惊地看向夏芍。

    怎么?有监控?

    也就是说……这三名家长没说谎了?

    这事真是她干的?

    夏芍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他们还会去调酒店的监控,不过她只是浅浅笑着,端坐不动,连眼眸都不曾垂下,只看着这三名父母。

    “哦?监控?那三位看见了房间里的监控了么?”

    三人听了一愣,酒店房间里哪有监控设备?要有反倒好了!现在什么都清楚了。

    夏芍也明白这道理,因而笑了一声,问道:“既然没有房间里的监控录像,仅凭我进了房间的监控,就指责我给他们三人喂了迷药?你们这推理,跳跃性可真大。”

    三人又是一愣,还是程父先反应过来,“可是你在这件事情上撒了谎啊!你要是问心无愧,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实话?”

    “对!你这明摆着就是心里有鬼!”许父说道。

    “心里有鬼?”夏芍笑了,点了点头,似乎很赞同这话,“我也觉得很多人心里都住着恶鬼。为什么三位就认为这鬼一定在我心里,而不是在他们三个心里?”

    三人听了互相之间看一眼,有点懵。这还用问么?因为是自家孩子这么说的啊!她们是受害者啊。

    “既然三位看了监控录像,我倒是想问问,我当时是头晕有些不舒服,本打算去趟洗手间,严丹琪和许媛为什么要扶着我进房间?”夏芍挑眉笑着问道,见程父、严母和许父面面相觑,也想不明白,便继续问道,“而且,既然三位看过监控了,就应该知道,我进了房间之后不久,程鸣就进了房间。我想问问,他进房间做什么?”

    卢博文和钱海强听了也看向三人的父母,虽说他们没看过监控录像,但是听也能听明白,这里面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

    严母和许父更是瞪向程父,都是那房间惹的祸!他儿子闲得没事,开那间房到底是干什么的!要是没那间房,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程父被看得急火攻心,不知道怎么矛头又指向了自己,他急于撇清关系,心思急转间,忽然觉得想明白了,“他一定是看夏总不太舒服,这才开了间房间,想让你去休息休息的!”

    这话一出去,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夏芍先噗嗤一声笑了。

    “程总,您既然能找到酒店的监控录像,就不妨去酒店查查,看他是什么时间开的房。他开房必然在我头晕不舒服之前。那这事可就奇怪了,看来他会未卜先知,不然怎知我一定不舒服?连房间都事先准备好了,他可真体贴。”夏芍好笑地看向程父,眸色却有点发冷。

    程父捕捉到她眸底的冷意,不由浑身一颤,好似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一下子把他浇了个清醒!

    他这才记起那天晚上到处找儿子找不着,找到大堂服务台的时候,服务员是说了句,儿子曾经出去过酒店,回来的时候就开了间房。那时候,是儿子头一回从宴会上离席,他去的时间有点久,回来的时候还受了自己的埋怨,结果他解释说自己肚子不舒服,当时他也信了,后来才知道他出了酒店。

    他出酒店干什么?当时他还想过这件事,后来,严家和许家不停地上门找麻烦,这件事又在亲戚朋友间传开了,儿子也在家里闹,忙得他焦头烂额,要处理的事太多了,这件事就被他忘在了脑后。直到今天夏芍提起来,他才又记起。

    而且,当时去酒店调监控录像,发现夏芍被严丹琪和许媛扶进去之后不久,儿子就去敲门了。当时,是儿子第二次离席,他还是说他肚子不舒服。可他肚子不舒服,不去洗手间,怎么直奔那间房间?

    这里面确实是有疑点,这几个孩子!到底在搞什么事?

    程父急火攻心,觉得自己快被逼死了,但刚才看到夏芍的眼神,他又不免心底生出更不好的推测。

    瞧着夏总的神色和她说那话的意思,他怎么觉得好像意有所指?好像是在说,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正当的心思?

    不不不!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那天晚上可是文艺大赛的饭局啊!这小子又不是傻子,他怎么能在那时候搞这种事?

    这、这……这说不通!

    严母站着一直没坐下,见这情况指着夏芍说道:“反正你就是脱不了干系!你有本事你说说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

    许父也说道:“我们在监控录像上都看见了,你没一会儿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哪像是不舒服的样子?但是他们三个却是在房间里出了事的!这事你怎么解释?”

    夏芍挑眉看向许父,眼神微凉,“为什么是我要解释?事情的疑点这么多,你们怎么不想着回去好好问问自己的儿女?反正,许总的意思就是不管怎么说,事情都是我的错。你女儿一定是受害者。你这种态度,也来跟校方要公正处理?什么是公正?对你们有利的才是公正,是么?你们三人逼问我一人,这是在欺我孤身一人在青市,出了事身边没有父母护着?”

    夏芍抿着唇,眼眸微眯,显然已动了怒。她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程父、许父和严母,目光直视,只是神色一冷下来,气息便生出些压迫感来。年纪虽比三人差了许多,气场却将三人都压得心头一跳,尤其是程父,都感觉自己有点心虚。

    卢博文心底一叹,看向夏芍。这个孩子确实是不容易的,听说她家世普通,完全是白手起家,不像程鸣他们几个,从小物质上的条件就好,被父母宠着培养着。出了事,有父母跟在后面收拾。她一切事情都要靠自己处理,在同龄人里,已是很不容易了。平时待人也温和,这话他这个外人在一旁听着,都觉得有点心酸。见她在这里坐着接受了这么久的质问,连他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说到底,对于这个学生,卢博文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因此他在一旁总结道:“身为校方,我们一定会公正处理这件事,但是我觉得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是疑点很多。”说着,他看向夏芍,“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妨说出来,学生在我们学校上学,不管父母在不在身边,要是受了冤枉,学校也一定会主持公道的。”

    夏芍听了看向卢博文,脸色这才缓了缓,垂眸,“卢校长应该知道,我跟学生会有些过节,他们三人是怕我在文艺大赛上报复,便在房间里单独跟我谈,希望我能不计前嫌。我表示这些事我不参与,要看评委的意思。之后我就走了,他们的父母问起时,我只说他们有私事,没提房间里的事。至于他们为什么在房间里会发生那样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这说法还是有些可信的,至少卢博文和钱海强听了互看一眼,都点了点头,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夏芍又看向程父说道:“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拿手提包,身上怎么会带着迷药?那东西不是我带的,还是问问你家公子吧。”

    “好哇!我就觉得这事情有疑点,果然还是你养的好儿子!”许父一听,就愤怒地看向程父。

    程父又急又怒,“别现在又来怪我!是你闺女说这事是夏总做的,严丹琪也是这么说的!你们两家还是回去问问你们自己的闺女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闺女敢情不是叫你儿子糟蹋了是不?”许父站起来,瞪着程父,拳头紧紧握着,看样子就得在校长室里打起来。

    钱海强赶紧去劝。

    就在这时,严母尖利地叫了起来,指着夏芍,“我不管!就是她的错!我们丹琪说了,她会功夫!以前在学校里就打人撒泼,那天就是她把他们给打晕的!我不管,我们丹琪不会说谎,她从小就是好孩子,品学兼优,这孩子就是毁在她手上的!”

    卢博文一愣,这件事他知道,当初学校打架事件传得全校皆知,夏芍会功夫的事确实是事实。

    夏芍却在此时冷笑一声,站了起来,“严夫人,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出了事,为人父母的都是觉得自家孩子没错。可若真没错,谁开的房间?谁买的迷药?他们有解释那房间为什么开,迷药为什么买么?”

    这话倒把校长室在场的人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夏芍笑了笑,看了眼程父、许父和严母,“我知道端着受害者的姿态,能让三位感觉好受点,但我对此已经无话可说了。”她转头对着校长卢博文点点头,“卢校长,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了,我等候学校的处理结果。告辞了。”

    说完,夏芍不再给三人再说什么的机会,转身迈着淡定的步子走出了校长室。

    刚出校长室,夏芍就在走廊上看见了探头探脑的胡嘉怡,她不由一愣,接着笑了起来。果然,胡嘉怡后头跟着柳仙仙和苗妍,三人听了夏芍的嘱咐,不敢靠太近惹事,就在走廊尽头探头探脑。

    而且,来的还不止她们三个,元泽也来了。

    他显然是从三人那里听说了文艺大赛饭局上的事,见夏芍从校长室出来就皱眉大步迎上前,问:“怎么回事?卢校长找你有什么事?有没有人为难你?有的话你可不许瞒着,我就算是找我爸,也不会让学校在处理这件事上偏帮他们三个的!”

    元泽虽是省委副书记之子,但他平时从不提起他父亲,鲜少以家世压人。今天却是少见地提起了父亲。当柳仙仙三人来到男生宿舍找他的时候,听说了那晚的事,向来温和的少年也动了怒,拳头握着青筋都爆了出来,如果程鸣在他面前,他绝对会揍人!

    而柳仙仙三人去找元泽自然是看中了他的家世出身,就怕夏芍在校长室里受了委屈,因此把元泽叫上,打算万一听见校长室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动静,就让元泽给夏芍撑撑场子!

    夏芍见几个朋友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她便笑了起来,心中温暖。她对他们几个指指外头,表示出去再说。

    但刚走出学校的大楼,夏芍身上的手机便响了。

    打开一看,竟是艾米丽打来的。

    一接起来,果真是工地出事了,“夏总,真叫您说对了!有工人刚才高空作业的时候摔下来了,位置不是很高,左腿骨折,还有一根钢筋从腿上穿了过去,伤得不轻。我已经按您的吩咐,让公司的人亲自跟着去了医院妥善处理这件事。工地上有工人提出要走,公司已经进行了安抚,暂缓了下来。”

    “好。按我吩咐的做就好。”夏芍在电话里简短一吩咐,便挂了电话。

    “怎么了?”四人看着夏芍。

    “公司的事。”这真是事情不来则已,一来就扎堆。还好工地事她早有安排,今晚先处理一下工地的事。

    中午元泽请客,五人去学校附近的饭馆吃了饭,本想着好好聚聚,结果因为学生会的事,中午的饭吃得像战争动员会。胡嘉怡吵着要给她爸打电话,打听三家住在哪里,然后跟柳仙仙去埋伏着,把人揍一顿。而元泽则表示,一定不会允许程鸣三人再回学校。

    最后倒是夏芍笑着先安抚了朋友们,结果还被几人斥责心太善良。对此夏芍只是笑了笑,她不是心肠太善良,要真是这样,当初就不会那样处置程鸣他们三人。对她来说,这三人不过是跳梁小丑,就算要动手,也是事有轻重缓急。

    现在对她来说,要先处理工地上的事。学生会那三人,哪有公司的事重要?等她先给曹立当头一棒再说。

    明天才正式开学上课,因此中午吃完了饭,夏芍便说有事要办,让朋友们先回学校,自己则打车去了云海迪厅。

    开了包间,夏芍便在里面等。

    没一会儿,夏良敲门走了进来。

    他做贼似得看看外头,赶紧关上了门反锁住,然后也不敢走过去,只在包间里面站着,看着对面沙发上捧着茶杯垂眸喝茶的少女。

    “堂妹……呃不,夏总。你、你叫我来……有事么?”夏良是半小时前突然接到夏芍的电话的,她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他已经不去问了。他只想知道她叫他来做什么。

    自从和父亲夏志伟回了青市,两人也是整天提心吊胆,毕竟在经历了年前被绑架的事之后,两人对夏芍的手段算是怕了。虽说离开的东市,可她跟安亲会关系很好,青市是省会城市,安亲会的势力比东市还厉害,他们父子忍了年前的屈辱,死都不敢提。只求以后她别再找他们的麻烦。

    没想到,夏芍竟然会给自己打电话!在听出她声音的那一刻,他后背都发凉,她限他半小时内到达云海迪厅,而他还恰巧在外头,接了这电话就赶过来了。

    他不敢走过去,明明他是个男人,身量武力上都应该很容易对付她,但夏良却是半点也不敢动。这云海迪厅可是安亲会在青市的地盘,他在这里敢有不轨举动,一定会死得很惨。她是有备而来,不然不会把见面地点选在这里。

    夏芍喝了口茶,轻轻抬眸,也没说让夏良坐下,只笑了笑,不经意地问:“最近做什么了?”

    夏良一听便是一惊,赶紧道:“没有没有!什么也没做!夏总,您放心,对您不利的事,我们真的不敢再……”

    “是么。”夏芍打断他,垂眸一笑,漫不经心,“今天上午就做了笔好买卖吧?”

    夏良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

    夏芍很好心地为其解惑,“花了多少钱买通了艾达地产工地上的人?”

    夏良轻轻挑眉,好像反应了一阵才反应过来,眼底顿时涌出惊骇来,“你你、你……”

    你怎么知道的?!

    但话到嘴边,夏良才反应过来,不免生生咽下了这句话,改成,“你在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

    夏芍看着他笑了,慢悠悠道:“听不懂不要紧,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能听懂了就成。来,过来听一听。”

    她朝夏良招招手,笑容恬静,牲畜无害。夏良吞了吞口水走过去,也不敢坐下,就俯下身听她在耳旁一通吩咐。

    吩咐完后,夏芍笑着端着茶喝了一口,夏良却惊骇地看着她,拼命地摇起了头。

    “不行不行!夏总!堂妹!你饶了你哥哥的命吧!曹总要知道我这么干,他、他非宰了我不可!”而且,那是艾达地产,华夏集团管艾达地产的事干什么?

    夏芍放下茶杯,抬眼看他,“我让你做的事,只是让你把东西交给我,曹立不一定会查出是你干的,你不一定会死。但是,如果你不答应,你立刻就会死。”

    她话说得不紧不慢,脸上还挂着笑意,手上却轻轻巧巧掐了个指诀。

    夏良盯着她,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眼底刚有点奇怪的神色,脸上就刷地一白!他玩下腰,肚腹一阵奇痛,顿时“哇”地一口血便吐了出来!

    夏芍看着他,声音含笑,却是发冷,“平时净干些不地道的事,合该你也为难为难。事儿办好了,你有可能活,办不好你一定会死。而且,你们父子会一起死。”

    夏良捂着肚腹抬起眼来,嘴上还有血迹,眼神惊骇,“你、你……咳咳!你对我做了什么?”

    夏芍不答,只把手机递给他,笑问:“要不要给你爸打个电话?我想,他现在应该也不太舒服。”

    夏良看着夏芍的手机,却不敢接,弄不明白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邪门的事,他此时此刻腿都在抖,看自己这堂妹的眼神已经不像是在看正常人。

    这样邪门的事,竟然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这个堂妹,到底是什么人?

    她如果会这样的手段,他们父子的命对她来说还不是想取就取?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死了也是烂命一条,警方都查不出是怎么死的!而且,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她最起码会忌惮曹立是省委杨书记的小舅子,忌惮金达地产资产不少,但今天这么看来……金达地产,曹立的性命,真的在她眼里?

    夏芍却是不管夏良怎么想,她想要曹立的性命,轻而易举。但一来两人没到生死之仇的程度,二来为了这么个人背负杀业不值得。她宁愿玩点别的花样,让他自食其果。而且,这样的过程,她也挺享受。

    “按我说的去做,惜命的话,就别出差错。”

    ------题外话------

    今天有朋友让帮忙推推文,妞儿也是新作者,刚刚编推,是古言,文风比较轻松,有爱古言的妹纸,可以去看看。

    文名:《庶女也有春天》

    文案:一场落水,顾瑾瑄成了相府三千金,痴傻庶女。

    一场穿越,爹爹慈爱姐姐和善,只是那偶尔滑过眼角的阴狠又是真或假?

    相府水深,深的不过是难测人心

    本只想平淡一世,却不想她不去惹事事儿偏偏来找她。

    渐渐付出水面的阴谋,慢慢露出狰狞的面容,这一切究竟是她的缘还是孽?

    顾瑾瑄笑的凉薄:

    她不求荣华富贵权霸天下,只求平平淡淡舒心一生。

    但若天不予她,她愿持剑指天,颠覆一场又何妨

    只是…这些个桃花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反咬一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反咬一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