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七星阵,一年半

    五月份,华夏集团旗下的拍卖公司在青市举办了一场玉器和家具的专场拍卖会,可谓收藏界的一大盛会。舒残颚疈古玉,古家具,现场鉴定,让收藏爱好者过足了瘾!

    古玉方面,明代前的玉称为古玉,汉代前的玉称为高古玉。高古玉存世很少,以和田玉居多,藏家手里的不太多见。但这次的拍卖会,还真出了块高古玉!一块西汉时期的龙凤纹和田玉牌。

    这玉牌令许多收藏者大开眼界,但可惜却不是夏芍要找的玉件。

    含有吉气的玉在民间必然不好找,夏芍是存了大海捞针的心思,在拍卖鉴定会开始前,便以鉴定的名义在公司约了几场现场鉴定,只可惜,大多是仿土锈、血沁的高仿,真品寥寥,还不符合夏芍的标准。

    但世上很多事都是无巧不成书,这次拍卖会,华夏集团对现场鉴定方面下的力度极大,为了宣传和炒热,公司对外称即便是不想送拍的收藏者,也可以参与现场专家鉴定,以辩手中藏品真伪,当然,只限于玉件和家具。而且鉴定完之后,倘若是真品,需在公司做个备案。

    免费的鉴定机会,还不强制一定要送拍,这样的好事,自然吸引了不少人。

    鉴定会当天,省电视台和多家媒体现场报道,仅现场鉴定就举行了九场,分了五天才完工,可谓一大盛况!

    夏芍难得跟学校请了假,全天临场,在玉器鉴定专场里坐镇,一场不落!但一连四天,对公司来说,收获颇丰,但对她个人来说,一无所获。

    就在夏芍已经做好最后的打算,实在不成就收几件藏家手中的老玉,暑假奔赴名山大川寻找风水宝穴的时候,最后一天的玉器鉴定专场,来了一位老人。

    老人手中端着方紫檀木盒子,看那盒子都是有年头的,专家们还没打开盒子看里面的物件,仅是看见这盒子就笑了。

    “老人家,您这紫檀方盒是清代老紫檀木,是件值得收藏的好物件啊。”

    老人听了这话,跟大多数的收藏者反应很不一样,一般人听见自己手头上收藏的是好东西,怎么也得眉开眼笑,对专家连连道谢。可这老人竟没露出什么惊喜的神色,只是很淡定地点点头,像是早就知道手中物件的年头一样。

    老人看起来有几分威严,话也不多,只把紫檀盒子一打,往专家眼前一推,“你们看看这里面的玉件。”

    专家们眼神往盒子里一落,便“哟”的一声。

    夏芍在一旁坐着,也差点激动地站起来!

    这老紫檀木的盒子里是十八格的样式,分三排,每排六格的小方格子,格子里放着拇指大小的和田玉罗汉雕件,形态不一,栩栩如生!

    但,这些玉罗汉雕件并不全,没有十八件,只有一半,在盒子里占了一半的九个格子。也就是说,只有九件。

    虽说是不全,但对夏芍来说也是意外之喜了。因为这些罗汉雕件在她眼里,正是蕴含着浓郁的吉气,是法器!

    专家们对这套和田玉罗汉的断代是清代,上好的和田玉籽料,一看就是代代相传着收藏的,不是从地里取出来的,因而至今还油光温润,十分讨喜。

    “这一套玉件要是齐了,那真是能拍上不错的价钱。只可惜缺了,但好物件向来很少有十全十美的,能凑齐一半也不错了。”专家们说道。

    一旁的工作人员例行问道:“老人家,这套玉器您要送拍吗?要是需要送拍请办理送拍手续,要是不需要,请允许我们将这套藏品做份资料备份。”

    老人听见这话明显有点犹豫,他抱着这套玉件犹豫来犹豫去,最终还是摇摇头,简单地让工作人员备份资料之后,他便抱着物件走了。

    夏芍一看,哪里能就这么放过?她赶忙起身,追了过去。

    公司为这次现场鉴定会,做足了安保方面的工作,无论是送拍的,还是最终带着物件离开的,都有专属的通道,布置了严密的安保,防止出现乱子。

    夏芍随着通道跟出去,见通道口一名老太太在一脸焦急地等着,见老人提着袋子抱着盒子又走出来,当即就拉下了脸来。

    “你没送拍又带回来了?我说你个老头子怎么回事!我和儿子这两天白做你思想工作了?”

    老人抱着怀中玉件不说话,任由老太太指责。

    “我说你还嫌这玉件给咱家带来的麻烦不够多?儿媳妇就因为拜佛流产的!你还把这些罗汉放在家里!你自己说吧,你是要这家传的东西,还是要咱家有个后?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你不想抱孙子,我还想抱呢!”

    老人大抵是听多了唠叨,皱了皱眉,有点厌烦地说道:“儿媳妇流产的事怎么老怪在我头上?都说了跟我这套玉件没关系了!怎么总说个不停?这套玉件是我老子那一辈传下来的,清代的呀!我还想留着传家呢!”

    “啊呸!儿媳妇都流产了你还传家?你传给谁?儿子这些天都怪你,你还不赶紧送拍了!正好给家里添点钱,把儿媳妇从娘家接回来。”老太太说着话,伸手就抢老人怀里的袋子,“走走走,你不舍得我舍得!我就要孙子!把东西给我,我去送拍!”

    老人一看急了眼,两人就在通道里你争我抢了起来。安保人员听出他们是一家人,知道是家务事,便只在旁边劝了两句,但远处的夏芍却是心惊,就怕两位老人抢来抢去把这些玉件给打碎了。这些法器,她可是没少费心思找的。

    夏芍立刻走了过去,“老人家,若是你们家儿媳妇的事我能帮忙看看,这套玉件能匀给我么?”

    她一句话,让两位老人停止了争执,双双转头看来。老太太见她笑容恬静,气质雅致,刚才凶老头子的神色就缓了缓,打量了夏芍一阵,说道:“这小姑娘看着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旁边的安保人员说道:“这位是我们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小姐。”

    两位老人立刻露出恍然的神色,老太太去拉夏芍的手,像看稀奇人似的把她打量了一遍,笑着说道:“是你!是你!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你!瞧瞧这模样,真人比电视上还讨人喜欢!你来了正好,你是拍卖公司的老总吧?我跟你说,我家这套玉件我们要送拍,你……”

    “谁说要送拍的!”老爷子不乐意地打断,“这是家传的,不卖!”

    “我说你这老头子,脾气怎么这么倔!”

    夏芍听着两位老人又要吵,不由笑着说道:“两位老人家,您家儿媳妇的事能跟我说说么?我对风水方面有些研究,许能帮帮你们。”

    两位老人一听就愣了。风水?她懂?

    开玩笑吧?这么年轻的女娃娃!

    “根本就不是风水的事,是这老婆子迷信,这事儿就是凑了巧了,非得赖在我身上!反正,这些玉件,我不卖!”

    “刚才我听您二老话里的意思,您家儿媳是拜佛后流的产?请问可是去寺庙烧香时行了大礼?”夏芍也不多劝,直接切入正题。

    两位老人一听又是一愣,老太太赶忙点头,“对对对!拜过的!那时四个月身孕,回来就流产了。也没摔跤也没受凉的,我听她娘家人后来怪罪,说是孕妇不能去寺院礼佛,佛祖消受不起之类的。正巧我家里有这些罗汉,我一听就觉得不太好,这可是好几尊罗汉啊!媳妇在我家,还不冲撞了?她娘家的人说我们不把这些给卖了,或是收拾到别处去,她就不回来住!可急死我了,这不,跟这老头子商量了好些日子,左劝右劝的,昨儿晚上好不容易答应了,今天一来又反悔了!你快把这些玉件拿去拍卖了吧,我们家坚决不要了!”

    “儿媳妇又没参拜过家里这些罗汉,你别瞎操心!”老爷子说道。

    老太太瞪他一眼,抓着夏芍不放,“你是不知道,他这些罗汉就是从庙里来的!那可是老寺庙了,以前香火旺盛着,后来战争年代,小鬼子来,把那庙给烧了。里面的和尚散的散,死的死。这些白玉十八罗汉本是一套,庙毁了的时候,丢了几个,碎了几个,就剩下了这半套。那寺庙的住持跟我们家老头子他爹是半辈子的交情,临圆寂的时候,把这半套玉罗汉交给了他。那老住持可是得道高僧,他手里的东西,老爷子说一定很灵!可现在怕就怕它灵,我家儿媳要是和它冲撞了,再流了产可怎么办?”

    夏芍听了这才心里有了数。怪不得这套玉罗汉会有这么浓郁的吉气,原来是被得道高僧供养在寺院,后来流落民间的。

    这可真是被她撞上了,这套法器必须要说服两位老人让给她!

    “老人家,孕妇可以进庙礼佛,但烧香可,参拜不可。佛祖虽说百无禁忌,但佛祖慈悲,孕妇为大,是可以不必拜的。拜了反倒冲撞。”夏芍说道,这些都是民间的说法,这两位老人家里的儿媳流产,不一定就跟这件事有关,但是若是老太太想求子,她倒是有办法。

    “看到了吧?小姑娘都知道的事!”老太太一听就变了脸色,挤兑老爷子道。

    老爷子眉头一皱,夏芍倒笑了,接着解释,“但您家儿媳妇的事跟老人家手里的这半套罗汉可没什么关系。这与寺庙里的佛祖菩萨坐像还不太一样,既然没拜,也没什么冲撞之说。”

    这么一说,老太太愣了,老爷子舒坦了,“我就说跟我这东西无关了!走走走,回家。”

    “回什么家?这东西还是得卖!儿媳妇她娘家讲究这些,你不卖了,他们不叫儿媳妇回来,这可怎么办?”

    “老人家。”夏芍这时说话了,“您二老若是一心求孙子,我倒是可以去二位家中看看风水。”

    “你?看风水?”两位老人互看一眼,都露出怀疑的眼神,“小姑娘,这些事玄着,你这年纪,哪里懂?行了,我知道你是想要我这套玉件,可你也别忽悠我。”

    老爷子这么一说,旁边华夏集团的安保人员听不下去了,“我说老爷子,您说这话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董事长看风水,那是多少人预约排队都不一定能盼上的,她今天主动说到您家里看看,您还不乐意?”

    “这样吧,老人家。我去您家里看看,若是看得好,您就考虑考虑这玉件的事。要是看不好,我也不腆着脸再劝您了,这样如何?”夏芍看出这老爷子脾气倔,因而只能迂回。

    老爷子撇撇嘴,还想考虑考虑的样子,但老太太却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立马拉着夏芍去了家里。

    老两口跟儿子儿媳住在一处,房子在市中心的一处小区,单元楼三楼。

    夏芍一进门,第一感觉就是屋里面积挺宽敞、挺亮堂,小两口一看就挺时尚,两人的房间装修得很有现代年轻人的气息,处处透着个性。

    夏芍挨个屋看了看,老两口在后头跟得挺紧,明显还不太信任夏芍,只是看在她是青市家喻户晓的名人的份儿上,才大胆把她领进家门的。

    夏芍也不介意,看过房间的布置之后,便摇头笑问:“老人家,您儿子儿媳结婚多久了?”

    “有三年了。怎么?”老太太赶紧问。

    “您儿媳妇不是头一回流产吧?”夏芍回身问道。

    老爷子老太太当即就变了脸色,老太太赶紧点头,“对!不是头一回!去年流产过一回了,今年孩子又没保住!她家里听说去庙里拜菩萨了,又听说家里有九个庙里请的玉罗汉,就直说是这些玉罗汉惹的祸,把女儿接回去以后就不让回来了。说是我们什么时候把这些玉罗汉送走,什么时候再把人给送回来。她娘家那边心疼闺女,这咱也能理解,我们也想早点抱孙子啊。”

    “跟玉罗汉没关系,他们小两口婚房的装修,风水上有很大的问题。”夏芍站在房间门口说道,“这屋子宽敞,窗太多,足足装了四面,亮堂倒是亮堂了,可物极必反。从科学的角度说,窗户多容易让人没有安全感,孕妇心情不易安定,必然增加流产的几率。从阳宅学上来说,窗户多胎气留不住。房间里窗子以一两扇为主最适宜。另外……”

    夏芍笑了笑,这小两口倒挺有情趣,床竟是圆床,而且还是活动的,他们晚上也不怕闹得动静太大。

    “另外,这床得换。换成方的,而且不能是活动的。古人云,天圆地方。且不管这观念与现代科学差距多远,方形从心理学上来说,都是最沉稳的,容易使人安定。而怀孕坐胎本就是件需要心神安定的事,这床容易让人没有安全感。你儿媳怀孕后夜里时常惊醒多梦吧?”

    老太太听得已经惊讶了,连连点头,“对!对!就是常吓醒,总是睡不好。我儿子还提过几回,我以为是孕妇怀了孕心情就这样,安慰了她几句,安神的补品没少买,就是不管用。第一次孩子就是这么没了的,今年我见她又怀了孕,想着领着她去庙里拜一拜,谁想到……唉!”

    夏芍也是叹气,看着这对夫妻的房间不免摇头,太情趣的床虽说容易提升夫妻生活的品质,可要坐胎就得以安稳为主,孕妇怀了孕本来就小心翼翼,害怕出事。再整天睡在活动的床上,那能睡安稳了才怪!

    “按你们家房屋的坐向,这房间倒适合年轻的夫妻住,只是他们两人的装修方法上有很大问题。我刚才说的地方,需要改动的请尽快改动。另外,若有需要,我可以布一个麒麟送子的风水局,助他们夫妻两个早获麟儿。”

    老太太一听,高兴得合不拢嘴,连连说好。这时候早把刚才不太相信夏芍的事抛到脑后了,听她说的这么头头是道的,那自然是她怎么说,就怎么做!反正又不要钱,她唯一想要的就是自家那套玉件,而且这玉件卖了,家里还有钱得不是?

    但老爷子对这套玉件还是舍不得,老太太当即就跟夏芍说,晚上再劝劝他,一定给夏芍个答复,并向她询问麒麟送子的风水局怎么摆,可见求抱孙子的迫切心情。

    夏芍对此笑称自己没拿东西,明天再来,于是便告辞了。

    这说辞一来是她确实没拿东西,二来也是她耍了个小心思。瞧这老太太求孙子如此心切,必定会努力跟家人做做老爷子的思想工作的。她明天再来,晚上想必老太太就会和儿子多劝劝他了。

    果然,第二天老太太就来了华夏集团,手里拿着昨天拿半套玉罗汉的雕件,另外请夏芍去家里帮忙布个送子的风水局。

    夏芍让公司员工按照送拍程序为老太太办理了手续,她也不提自己想私人收藏的事,免得对方坐地起价。她只在拍卖会当天委托熊怀兴参与了竞拍,虽说有一位国内的玉器大藏家看上了这套玉件,跟了几轮,但架不住夏芍财力雄厚,不管市场价值,以高出历年成交价近三倍价码,拿下了这套拍品!

    这样的高价自然是对玉器收藏的炒热也起到了推势,古家具的专场拍卖取得的效果也很喜人。夏芍为了引起关注、做足宣传,还给这次的古家具专场拍卖取了个古韵盎然的名字——雕山画水藏明清。拍卖现场更是布置得古色古香,让亲临现场的人很是过了一把附庸风雅的瘾!而且,夏芍还请了国内几位在古家具收藏方面的大藏家,有这些人的竞价捧场,成交价连连攀高,拍卖会一结束,专家学者一做文章,古家具在收藏方面的走势,当年就热了起来!

    这次拍卖会华夏集团的收益自然是颇丰,商界对夏芍的炒热手法连连称赞,但夏芍对这些赞誉却是一点也没放在心里,她最欢喜的是得到了那九件玉罗汉的法器!

    打电话叫徐天胤过来,夏芍拿出来在她的师兄面前显摆。

    徐天胤看过之后点了点头,一如既往的简洁,只说了两个字,“不错。”

    夏芍抱过来,笑得眼眸弯作月牙儿。

    拍卖会结束后没多久,时间刚进了六月份,常久便带着做完手术并且恢复得不错的母亲,从京城回来了。

    母子二人亲自到华夏集团,给夏芍郑重道谢。

    常久的母亲身量毕竟瘦弱,却是个慈祥和蔼的妇人,言行有礼,虽说穿着朴素,举止间却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夏总,犬子不成器,也不知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报,得遇您这样的贵人。您年前跟他提的事,他跟我说了。唉!我原是不想让他凭这手艺坑人,才逼着他发的誓。这孩子没别的,就是孝顺,认死理儿。您提的那件事是条正当路子,既不坑人,又能把这老手艺传下去,最重要的,是能让这孩子凭他的一技之长吃饭,没什么不能答应的。可他怕跟我说了我不同意,影响我治疗的心情。一直拖到前段时间才告诉了我,我一听就赶紧跟他回来了。一句话的事儿,让夏总等了半年,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夏芍听了赶紧表示不碍事,扶着常久的母亲去沙发上坐下。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把这不成器的儿子交给夏总了,他要有什么做得不好、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批评。这孩子认死理儿,有的时候挺犟,要有说不通他的地方,您来找我!我帮着您说他。”

    就这样,常久顺利签约华夏集团,由公司出资,打造了两套高仿清雍正和乾隆年间的粉彩瓷的样品。

    样品出来后,连夏芍都赞叹了。她不仅把陈满贯和马显荣叫了来,还召集了全国各古玩行的经理前来,一群人齐聚一堂。

    华夏集团总部的会议室里,坐着的都是在古玩行业半辈子的老家伙,眼力堪称专家。但这天却是都打了眼!

    众人一口断定这两套粉彩瓷是清雍正和乾隆年间的真品,且保存完好,品相之完整,实属罕见!

    夏芍看这情况神秘一笑,拍拍手,秘书又送进来两套粉彩瓷,跟桌面上众人鉴定为真品的两套一模一样,底下的款却印着“大华夏制”四字!

    众人一下子懵了!

    四套一模一样的粉彩瓷!两套雍正年间的,两套乾隆年间的,器型、花纹,一模一样!这从收藏角度上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有两套存世的真品一模一样,这几率太小了。

    这说明什么?

    正当众人还在惊骇间,夏芍已含笑起身,将桌面上两套被鉴定为真品的粉彩瓷当众摔去了地上!

    她这霸气而又果断的举动,看得会议室里的人心肝儿直抽!眼睁睁盯着两套珍贵的粉瓷瓷碎得不能再碎。而做出这一切的少女却站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含笑道:“这是作伪的物件,再真我们也不要!我们要的是这两套落款华夏的高仿品。以此,进军陶瓷市场。”

    “高仿品?”就算再不相信,众人也明白被夏芍砸了的“真品”其实就是高仿品,而且跟桌上这两套落款“大华夏制”的粉彩瓷,出自一人之手!

    “这不可能!这上面的珠光怎么做出来的?现在哪有这种高手?”马显荣震惊道。

    “这种高手听说民国时期还有,现在不太可以还有了。”陈满贯也边说边看向夏芍,震惊之余不免笑了,“夏总一贯的作风,总爱给我们这些老家伙找刺激,这样的人才,你从哪儿给挖出来的?快别卖关子了,请出来我们见见吧。”

    夏芍这才笑着将常久请了出来,让他给众人讲述了从祖父那里传承到这手艺的经历。众人听过之后,纷纷感叹。

    “这手艺,用在正道儿上,这就是工艺大师啊!”

    “可不是?这种人如今居然还有啊!太不可思议了!这要是放到市场上,可要引起国内外不小的震动啊!”

    “夏总,服了你了!这样的大师级人物都被你给挖出来了!”

    陈满贯呵呵一笑,两眼放光,“夏总,你是盯上东市那边林氏集团在陶瓷业的位子了吧?”

    夏芍笑而不答,算是默认。

    “呵呵,还真是让孙总猜对了。”陈满贯摇头一笑,这才想起来,“这样的话,夏总可要加紧了。我在东市那边可是听说,这半年来,嘉辉集团已经把林氏原有的股份收购得差不多了,等那边收购完了,咱们再想插一脚进去,李老能同意么?”

    对此,夏芍只是笑着端起会议桌上的茶杯,慢悠悠轻品,含笑垂眸,“你觉得,以李老爱瓷成痴的性子,他可能不同意么?”

    果然,夏芍猜得没错。当这两套粉彩瓷的样品传给嘉辉集团之后,李伯元竟然抛开那边日理万机的事务,当天就飞来了青市!

    晚上,夏芍设宴,与李伯元、常久、陈满贯、马显荣和古玩行其他省市的经理齐聚一桌,李伯元对常久的技法赞叹不已,称除了自己年轻的时候,见过几位老艺人之后,再没见过这种大师级的人物了!

    称赞完常久,李伯元就笑看夏芍,“世侄女,你说说吧,又打什么算盘呢?”

    夏芍一笑,直截了当,“李伯父,咱们在商言商,我要林氏集团在东市陶瓷业的那些股份。您老看看,能给我不?”

    李伯元眼一瞪,眼底却是在笑,“你胃口不小啊!”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您说我坐地起价也好,说我胃口不小也罢,总之我就跟您要这些股份。您给我,咱们就合作。不给,我就自立门户。”夏芍笑眯眯说道。却听得一桌子的人暗暗擦汗——那可是李老啊!董事长说话太不客气了!

    哪知李伯元听了之后,哈哈笑了起来,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很是赞赏的样子,“我能说不么?”

    李伯元和夏芍心里都清楚,合作对对方都有好处。对李伯元来说,常久的技艺这么高超,这批粉彩瓷一面世,势必引起轰动,品牌、名气都有了,利益也就随之而来。而对于夏芍来说,她的心思放在学业和华夏集团身上,已经是很忙了,陶瓷产业如果与李伯元合作,由嘉辉集团开拓市场,她省很多心。何乐而不为?

    两人一拍即合,宴席上其乐融融。反倒看得福瑞祥各地的经理纷纷面面相觑,虽说是听说过董事长跟李老很熟,但没想到两人说起话来如同忘年交,比外界传言的还好!

    跟着董事长,有饭吃啊!

    这件事当晚就约定了下来,手续之类的李伯元回香港后会由嘉辉集团与华夏集团再进行协商交接。

    一直到了暑假,这件事才完成。夏芍回东市的时候,直接把常久和他的母亲也带了去,日后他们母子便在东市安家落户。

    对于华夏集团接手林氏集团股份,成为东市的陶瓷企业龙头的事,在东市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常久任职陶瓷企业的工艺总监,一夜跻身东市上流社会。

    暑假,夏芍也是忙得转不停,最重要的事就是东市的夏季拍卖会。好在这几年这些拍卖会,公司的运作方面很熟悉了,一切都安排得很顺手,夏芍只需出席一些拍卖会前的舞会和拍卖会当天的开幕式就行。

    拍卖会一结束,夏芍没有多少时间在家里陪伴父母亲,便又驱车返回了青市。

    私人会所竣工了!

    由艾达地产建设的地标工程,虽说是也遇到过不顺利的事,中途险些烂尾停工,但最终还是完工了!

    这处由于发掘出金代墓葬而被指不吉利的地段,经历了坎坎坷坷之后,总算是顺利完工,解决了青市政府的一块心病。

    昔日辉煌如今面临被收购危机的金达地产没有做到,却被一个外国来的妞儿单枪匹马地杀出来了。这可以说是奇迹了。

    在工程竣工的当天,不少人前来祝贺,但却有人担心,工程是竣工了,可买家呢?卖不出去,一样是赔钱的。只有顺利卖出去了,艾达地产才算是真正在省内地产行业落脚了。

    但正当有人这么担心的时候,竣工仪式上,艾米丽亲自出席,并公布了一条令人瞠目结舌的大消息——艾达地产所建的这处工程,已和华夏集团签订合约,由华夏集团作为私人会所用途。

    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没有人说得出来。有人怀疑,艾达地产一早就攀上华夏集团了,只不过二者都知道金达地产容不下艾达,所以二者采取了保密的措施。而现如今金达地产自陷麻烦难以自拔,省内又以华夏集团为首,艾达地产现在是无所畏惧了,所以才公开了消息。

    这猜测大部分是正确的,虽然没有证据。

    夏芍任由外界去猜测,她暂时没有公开艾达地产和华夏集团是一家的念头,因为一旦公开,首先记者会就不能少,之后又是各种饭局活动,她现在没这精力。所有的精力,如今都被她放在了布阵上。

    竣工的私人会所是艾米丽按照夏芍给的设计图纸而建,采用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既配合了市中心地段的现代风格,进入会所之后,又能体验到都市园林别有洞天的感受。

    这座私人会所,从建设到林木绿化分布,若从空中俯瞰,正是一八卦图形。外围的墙体不仅化了对面的天斩煞和反弓煞,还隐隐将大势引入其中,为夏芍布阵打下了基础。

    会所的建筑分了三处,外表看是带有现代气息的建筑,进入之后装修方面完全传统化,并分天、地、人三幢建筑,除了地字号,其他两幢建筑均中间有天井,植竹林景趣,四面为环,听琴音、品香茗,十分的养生。

    而地字建筑不同,是一处宅院式的建筑,四周以竹林挡了,不接待外客——这是夏芍为自己准备的,布阵修炼的地方。

    院子不大,就只是一进的宅院,但却是这处会所元气风水局的中心。

    夏芍要布的阵名为七星聚灵阵。

    此阵能量强大,不仅能聚天地元气在此,还能引征出去,镇宅、避邪、打散负能量、提升灵性,使心灵平静,恢复身体的元气和健康,另外,还有聚财的作用。

    这阵法若是布的好,能把周围磁场发挥到极致。但启动阵法的条件很苛刻,布阵者的修为自不必说,法器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因此夏芍才要找玉件的法器。

    《天工开物》中称,和田玉是吸收月光精华而成,十分具有灵性,可与人体气息、体温相得益辉,是可为人体蓄养元气最充沛的玉石。

    夏芍找到的这九件玉罗汉法器,就是清代和田玉的籽料,且放在寺庙里被高僧加持,受香火供奉,吉气浓郁,在法器的功效方面,可以说十分符合标准了!

    九件玉罗汉的法器,夏芍要用的只有七件,她收起其中两件,打算日后若有用到的时候再拿出来。

    这阵法,一天完成不了,需根据方位选定时辰,七天后方能放置引动完全,四十九天后才能形成完整的能量场。

    布阵当天,徐天胤自然是到了,但他依旧只在一旁护持,把布阵的机会交给夏芍练手。但夏芍却不打算独占这机会,反正是要布七天的阵,她打算跟师兄两人一人一天,此阵由两人合力完成。

    七星聚灵阵的启动,开头和收尾很重要,第一块被启用的法器,需要先感应其吉气,在以自身元气为引导,使法器的气场加强,威力发挥出来之后,才能放置在选定的方位。

    夏芍是直接将玉件埋入选定方位的地下,加持此方位的气场。第二天再在选定的时辰,由徐天胤将第二块法器加持埋入地底,引导地气。第三天,夏芍在埋入第三块法器之后,将第一天埋入的法器吉气引导至第二块法器上,再引至第三块上,形成一个三角气场。

    之后的三天要做的事情一样,只是在第六天的时候,徐天胤将法器埋入后,需再引动一个三角气场,之后从第一块法器开始到第六块再引动一个圆形气场。

    第七天,由夏芍动手。这一天的元气消耗是最大的,需要彻底牵引出这些法器的威力,当法器埋下之时,夏芍立刻引动第七件法器的能量,将前六件法器的气场以顺时针方向加注在第七件法器上,一圈一圈,需要重复做七遍!

    这个过程十分消耗元气,且这七件法器的能量一齐引动之后威力之强,实在超出夏芍的预估,即使她元气在施法时从来没有消耗,也险些经不住这威力一冲之时的力道,险险往后一退,幸而有徐天胤在身后护持,才使她没受到太大冲击!但术法险些断掉,夏芍不得不一手掐起一道不动明王印,口中念金刚萨埵心咒,加持本身,保持不动不惑的意志。

    如此还是僵持了两个多小时,才在进行到第七圈时,改动了引动能量的顺序,以一五二六三四一的顺序将能量合围,看着能量一圈圈增强,直到增强至极限,直至超出整个院子的范围,夏芍才眸中忽放明光,右手一挥,将能量气场直挥向虚空,口中大喝一声:“合!”

    一声清喝出口,院子里震动的天地元气渐渐停歇,夏芍却往后一仰,险些栽倒!

    但她自然是没机会跟大地亲吻,而是倒在徐天胤怀里。

    夏芍喘着气,额头全是细汗,脸色也煞白。这些都是被那七件法器的威力震的,她元气没有消耗都这样了,若是有消耗,真不知道这样的阵,什么样的修为才能毫发无损的完成。

    她只知道,这个七星聚灵阵在欧洲魔法里面也有类似的,不过他们用的是水晶。大体方法也差不多,但是水晶颜色和形状有要求。不过这阵这么难成,世上有这修为的人不知道还有几个。

    但不管怎么说,她是完成了,而且她也相信,人外有人,世上必有高手存在。

    “这阵要四十九天之后才能完全成活,以后周末就不去酒店了,来这里就成。师兄周末也来,咱们一起修炼,一年后还得去香港。”夏芍有些虚弱地说道。

    徐天胤点点头,剑眉微蹙,“嗯,别说话,休息。”

    说完,就抱起夏芍进屋了。

    夏芍脸莫名一红,这院子跟酒店不一样,真可以算是自己的地盘了。以后在自己的地盘里,这男人还不更肆无忌惮?

    但就算是再怕某人肆无忌惮化身野狼,夏芍也得来这里。她第二学期开学之后,干脆跟学校申请,搬出了宿舍,直接搬来了会所住下。

    每天晚上放学之后做完功课,她都在院子里打坐,修炼玄门心法。

    对此,顺利考入青市一中,却不能跟夏芍在学校里常见面的张汝蔓自然是不满的,柳仙仙和胡嘉怡也闹了一阵,直说夏芍要抛弃她们。苗妍也是不舍的,但夏芍给她在人字房开了个房间,要她周末来住一天,恢复元气。自己则是平时早晚打坐练功,周末更是办完公事就待在院子里修炼。

    一年的时间若是在普通的地方修炼,自然是功效不大,但七星聚灵阵里,天地元气极为浓郁,一年的时间,夏芍已感觉灵识开阔,隐隐有所开悟,只是尚缺契机,明明觉得已经摸到了再晋一层的窗户纸,可就是捅不破。

    对此,夏芍问过师父唐宗伯,唐宗伯只称,心法的修炼看个人天赋悟性,但契机却是可遇而不可求,有的人能三年五年就能遇到,有的人要二三十年,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

    夏芍听了只得该加紧修炼就加紧修炼,不敢有丝毫松懈,只是慢慢等这契机。

    可是契机可以等,去香港的时间却是摆在那里,一天天临近了。

    但是,在去香港之前,对夏芍来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她自己并不看重,但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却是看重。

    那是夏芍十八岁的生日。

    夫妻两人觉得,虽然古代是十五岁成年礼,但按着现代,十五岁还是小了点,十八岁却是法定成年人的年龄了。

    因此,夏志元和李娟决定,女儿十八岁的生日要好好办,如今自家不同以往,要给女儿办一场风光的生日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八章 七星阵,一年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八章 七星阵,一年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