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大礼!

    五月初,芍药花初开的季节,是夏芍的生日。

    这个季节对于青省来说,天气已经回暖,万物复苏,一派春来入夏的景象。

    在这样喜人的景象里,华夏集团董事长夏芍,迎来了她十八岁的生日。

    这天不是周末,夏芍依旧在学校里上课,临近期末考试,她的学业不想落下一天。生日宴在晚上,一切都不需要她来忙,夏志元和李娟两天前就来了青市,请帖更是一周前就发了出去。

    不管是青市的、东市的,只要是省内上层圈子里跟夏芍有些关系的人,都接到了请帖。但凡是接到请帖的人,没有推脱不来的。

    这名普通家庭出身的少女,十五岁起家,至今三年,已在商场创造了两度传奇,成就了华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

    她的传奇还会继续,多少人都拭目以待,因为她才十八岁。青春的年纪、广阔的舞台,比任何纵横商场的前辈们都要长的人生道路……

    她能走到怎样的高度,所有人都擦亮眼睛看着。对于这样一个传奇的少女,她的成年礼没有理由不来,这亦是一种见证,与见证她在商场创造的传奇不一样,而是见证这样一个创造传奇的人走向成年,从此真正以成年人的姿态站在与前辈们一样的舞台上,竞争,协作。

    这天晚上的生日宴,云集了省内上层社会的各界名流、夏家的亲戚朋友和夏芍的朋友,能来的都来了,连夏芍的爷爷奶奶也被接了来,让老人家为夏芍主持成年礼。对夏芍来说,今晚唯一的遗憾就是师父没能来。师父唐宗伯腿脚不便,且他不太愿意见外人,夏芍也考虑到七月份就要去香港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让师父在这么多人前露面的好,因此便没让父母把师父接来。

    去香港的事,夏芍早在过年的时候,就跟师父商量好了。她今年刚读完高中第二学年,高三干脆就转学去香港读了。虽说是为了给李卿宇化劫去的,可学业不能落下。但这次香港之行,势必会碰到仇人,余九志在香港的势力很大,又有三合会支持着,师父腿脚不便,回去被发现必然有危险。

    因此,商量之后,夏芍决定她先去香港探探情况,师兄在军区的工作不是说走就能走的,等他处理一下这边的工作,申请一下假期,然后由他安排师父一起去香港,这样有他陪着,夏芍也放心些。

    但这样的决定,唐宗伯和徐天胤都不同意,两人都担心她独自先行,会遭遇大敌,恐遇不测。但夏芍觉得这个决定最符合现如今三人的情况,因此她就拍板定下了。

    这学期读完就转学的事,夏志元和李娟自然也知道了,夫妻二人对此自然很惊讶。但女儿说,她转学去香港是因为公司要开拓香港那边的市场,她转学过去方便。

    对于这说法,夏志元和李娟都觉得,华夏集团的生意已经做的挺大了,他们也不要求女儿成为个什么首富之类的,钱够花就行,而且公司现在的资产已经是很令人骄傲的了。女儿这么东奔西走,看着都觉得累。

    但奈何夏芍主意已定,夫妻两人再多的不舍,也只觉得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打算,他们为人父母的,除了一分牵挂不能少,也确实是不能把她绑在身边的。

    越是有这份感慨在,夏志元和李娟对女儿十八岁的生日宴就越是用心。虽说今天晚上请了各界名流来,但女儿的成人礼,家里的老人、长辈能来的都请来了,就算是以前有些不愉快的兄弟姐妹,今天都不提以前的事,只以长辈的身份来给晚辈祝福。老辈人相信,祝福越多,晚辈日后的路越好走。

    晚上七点,望海风酒店的宴会厅里,宾客满盈,足足坐了五六十桌,来的宾客无一不是在省内有些分量的人物,这些人物齐聚一堂,让列席的夏家人很是有些怯场。

    老爷子夏国喜坐在主席上,穿着身新买的唐装,拄着拐杖,姿态端得是不错,就是不太敢抬头四顾。老太太江淑惠也有点紧张,直往台上寻,看大儿子和大儿媳怎么还没入场。

    别说两位老人了,就是刘春晖和夏志梅夫妻这一家,当初在东市也算有头脸的人物,都没见过这场面。即便是他们家生意最好的时期,今天到场的这些人,哪一个要见见也是要花些人脉力气的,而如今自家生意败了,没想到反倒容易见到了。只不过,这些人都是冲着自家侄女来的。

    而夏志涛和蒋秋琳夫妻更是没见过这场面,虽然穿着算得上隆重正式,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怯场。

    反倒是夏志琴带着张汝蔓坐在席上,看起来平常心些。那些桌上的老总名人,说出来她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厉害。反正她丈夫在军区,家里不是商场官场的人,也从来就没求过这些事。因此平时从来就没有想巴结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今天见着了自然就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正今儿就是来给侄女过生日的,这一桌上坐的也都是自家人,全当家宴不就成了?

    而同样是前排的亲友席,元泽、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单独坐了一桌,四人就比较自如了。他们哪一个家世都不菲,这种场面没少见,自然不怯场,而且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出席朋友的生日宴,怯场没有,只是有些伤感。

    今天的生日宴越隆重,伤感的味道就越浓。好像过了今天,就要分离的感觉。

    夏芍要转学的事,自然与朋友们说了。原本,她在这一年里搬出宿舍住,原本四人的宿舍就像少了什么一样。柳仙仙和胡嘉怡还是一样的吵,两人一天不斗嘴就难受,苗妍一如既往地在两人斗嘴的时候坐在一旁腼腆地笑,露出羡慕的神色。只是柳仙仙和胡嘉怡吵起来就收不住,时常吵得有点大,看起来像真的死对头。以前有夏芍在,她总能不咸不淡一句话就能让两人停战,现在她不在宿舍,只剩下苗妍在两人吵起来的时候可怜兮兮的不知所措。

    柳仙仙和胡嘉怡有时也是吵着吵着就停下了,两人想起夏芍在的时候,也有些不是滋味。她虽然性子安静,但却控场,在宿舍里向来是主心骨,没了她,宿舍里少的那份东西总叫人伤感。

    因此,周末的时候,柳仙仙和胡嘉怡向来都是拉着苗妍直奔华苑私人会所,去闹夏芍。对于朋友的到来,夏芍自然是再忙也陪着,人这一生,能认识几个交心的朋友不容易,她宁愿自己忙些,也不冷落了朋友。虽然,这样一来,为了不减少修炼的时间,她一直是把自己的睡眠时间挤出来。

    虽然辛苦,但是很甜,很充实。

    苗妍这一年来在华苑私人会所里住着,补养了不少元气回来,虽然她因为有阴阳眼的缘故,元气补了随后就散,但总比一直从她身体里流失要好得多。她虽不说比以前胖了些,好歹气色好多了,这让有时抽出时间来看女儿的苗成洪很是惊喜,对夏芍十足的感激,也加快了寻找封阴阳眼的那些物件的进度。目前为止,连最难找的赤鱬鳞都从黑市上买到了,只差法体盐。

    这东西夏芍曾跟苗成洪说过,要他去札什伦布寺或者东密的一些神社去请,苗成洪去了,但寺里的高僧一开始并没有见他。他为了给女儿请到这最后一样神物,去年连过年都不曾回家,在最冷的时候,依旧坚持在寺里吃斋礼佛,拜山拜湖,捐助重修寺庙,十分地虔诚。

    大半年的时间,直到听说夏芍要去香港了,苗成洪才着急地又去求寺里的高僧,言辞恳切,令人动容,这才千难万难地请到了一点密宗佛家高僧用来修成肉身舍利用的宝物。但他还得在寺院里诚心礼佛一段时间,感谢这次的机缘,并发下宏愿,女儿的阴阳眼封了之后,要修缮一千座庙宇还愿。

    夏芍听了苗成洪所做的这些事之后,也是十分动容。苗妍有这样的父亲,也是她的福气。在去香港之前,她一定尽心为苗妍把阴阳眼封印住,不负她父亲这一番苦心,也不负两人朋友一场的缘分。

    这一桌的气氛有些感伤,除了一身火红打扮,穿着妖娆艳丽的柳仙仙,正敲着桌面,一脸不耐烦地张望,期待着夏芍出场之外,其他人都沉浸在感伤之中。

    元泽瞥了一眼身旁,徐天胤一身黑色西装,坐在座位里,只瞅着自己面前一亩三分地,目光黑幽幽地注视着眼前的碗盘,对身边的人明显没有兴趣。

    徐天胤也被夏芍安排在了朋友这一桌上,因为他跟谁都没话说,与那些老总安排在一起,他们还得小心恭维着,以徐天胤的气场,席上绝对气氛尴尬。而且,夏芍也不想让这些老总太在意徐天胤,免得他们在她父母面前露了徐天胤的身份。自己现在的年龄,父母还是不会同意她恋爱的,他们现在对徐天胤已经能平常心对待,且慢慢的有了好感,这时候万一知道了两人的关系,那之前做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而且徐天胤在军区的职务和家世背景,若是让父母知道,必然更加不放心。徒为两人之间增加阻力罢了。

    熟悉的那几人,比如胡广进、熊怀兴,夏芍已跟他们打过招呼,不要在自己父母面前提起两人的事和徐天胤的身份,若是两人那桌席上有人提起,记得圆过去。两人也都是当家长的人了,怎能不理解夏芍的担忧?当即就笑着应了。

    夏芍之所以没把徐天胤和自家亲戚那桌安排在一起,是因为爷爷奶奶和亲戚们都没见过他,现在让他见,免不了一番介绍。自己父母不是个爱打听人家家底的,自家那些亲戚是什么人,她还是知道的。而且爷爷奶奶也有可能问起,到时候不好答。再者,今儿这场合人多眼杂的,让徐天胤和自家人坐在一起,有心人看见了,怕不以为见家长了,纷纷来贺?那可真是坏她的事,给两人目前的发展添乱了。

    今天要是秦瀚霖在,夏芍就把徐天胤跟秦瀚霖安排在一处了,只可惜秦瀚霖是纪委的人,这种场合他们这种人一般都尽量避着,能不出席就不出席,所以他今晚不来,夏芍思量来去,

    估摸着也就自己这些朋友不太在意徐天胤的身份,也习惯了他的孤冷,因此把他安排在这桌最合适。

    她还真没看错,这几个朋友还真不太在意,就连元泽,也只是看了徐天胤一眼,随即便垂了眼。

    他早就知道,她总有一天会远航,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心头的感伤和不舍盘桓不去,但元少一直是少年心思乐天派,他感伤着感伤着,就又看向了徐天胤——他在军区任职,她去香港的话,他不是也得跟她分离一阵儿么?

    呵呵,这个好!

    要伤感,大家一起伤感。这样才公平嘛!

    一想到这,元泽的心情就顿觉舒畅,看徐天胤的眼神不免挑衅里带着点幸灾乐祸。徐天胤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头来看了一眼。这小子竟也不躲不避,挑眉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但徐天胤的反应很不给力,对元泽的挑衅一点都没有反应,黑漆漆的眸看了他一眼,默默低头,又去看餐盘了。

    元泽对他这样的反应很是愣了一阵儿,觉得不可思议——这男人这么闷,她怎么喜欢这种类型?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被无视而无处发泄的元少挠心挠肝,还好修养很好的他没跟柳仙仙一样敲桌子。

    不过,也正在这时候,宴会厅里响起了礼乐。

    悠扬的礼乐一悠悠响起,坐在席间低低交谈的宾客们立时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宴会厅外,知道这是生日宴要开始了!

    只见宴会厅门口,一身红色旗袍的司仪先面带笑容、婀娜多姿地走了进来。司仪踏着金红的地毯,走上宴会厅的台上,一番开场白,便隆重地将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引了出来。

    夏志元和李娟今晚穿着很是隆重,夏志元一身大气的黑色商务西装,皮鞋锃亮,由妻子挽着胳膊,两人相携走上了铺在大厅正中的金红地毯。

    李娟一身长款的红色礼服裙装,简洁大方,头发高高挽起,请了化妆师化了妆,一打扮竟也有端庄的妇人气度。

    夏志元这几年打理慈善基金会,应酬的场合也没少去,算是练出来了些。而李娟跟着夏芍出席了两年华夏集团的年终舞会,大场面也见过了,但今天面对省内这么多名流,她还是怯场的。

    但再怯场,夫妻两人今天也得表现得大方自然些,为女儿把场面给撑起来!

    夫妻两人挽着手,相携缓缓走上金红的地毯,面容含笑,这一打扮看起来还真像是名流家庭的老总和夫人,看得夏家那一桌人感慨而又有些不是滋味。而今晚夏芍的父母也是第一次这么公开高调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自然是一进来就虏获了众人的目光。好像所有人都要将他们夫妻俩看出个花儿来,想看看他们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

    两人在众人的瞩目中走上了台,夏志元接过麦克风,望了眼台下,维持着沉稳的笑容,开了口,“诸位来宾,诸位朋友,感谢今晚出席小女的生日晚宴。不用自我介绍了,大家也能看出我们是小女夏芍的父母。在座的也大多是为人父母的,想必理解我们的心情。身为父母,哪个不是辛苦打拼,为了儿女?可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反倒是女儿辛苦打拼,让我们早早享了福。说起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我们夫妻两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啊,呵呵。”

    夏志元很感慨,但说的也是实话,且言语恳切,虽说他的个人能力和成就都无法跟今晚到贺的老总们比,但在为人父母这一点上,倒是引起了在座宾客的共鸣。

    “今天邀请诸位贵宾出席小女的生日宴,不是我们在炫耀,也不是我们在摆排场,只是因为今年是小女十八岁的生日。十八岁,过了这个生日,她就是成年人,要承担起身为成年人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我们邀请诸位贵宾到场,是因为诸位都是在各个领域的成功人士,小女虽然说现在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相对于打拼了半辈子的前辈来说,她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我们希望她不要骄傲,要尊重前人,多学习,勤自勉。我们想要告诉她,在她成长的道路上,我们做父母的,虽然没能为她提供丰厚的物质条件,但我们依然能为她办好一场成年礼的生日宴,祝贺她成年,祈盼她未来更光明。”

    夏志元的话说得有些煽情,但却是发自肺腑,虽然这场面令他的声音有些抖,但也有一半是激动所致。

    他的话音落下,宴会厅里便响起热烈的掌声,这番话,为人父母的,都深有体会。也正是因为这番不是很场面话的发言,令众人对夏芍父母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现在,就让我的女儿入场,跟大家见见面吧。”夏志元边说,边对大厅尽头做了个手势。

    宴会厅里霎时又静了下来,齐刷刷的目光再次看向大厅门口。

    徐天胤也抬起眸来,望了过去。

    只见得,大厅门口含笑走来一名穿着旗袍的少女。今晚是她的生日,她的衣着却不是最喜庆的红色,而是浅粉的真丝长身半袖旗袍,袍身绣着雪白的芍药。淡雅的香,没有浓重的脂粉气,最天然的模样,连发丝也没挽起来,就只是自然地垂落肩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儿家,还带着少女的含蓄婉约,懵懂,不张扬。

    十八岁,比起当初华夏集团成立之初,她立在世人面前时的模样,明显长成了些。身量高了,也更有女子的韵味了。相比之下,她的皮肤却是比以前更好的感觉,那种不施脂粉天然的白,带着淡淡珠光,一出现在大厅门口,就惊艳了全场。

    虽说看起来还是女儿的姿态,但她的步伐却是沉稳,宠辱不惊泰然自若的气场,一种少女与成熟女子奇妙的结合,吸引着人的眼眸,踏着地毯,一步步向自己的父母走去。

    今晚,不需要她控场,也不需要她发表什么演讲,她只是父母的女儿,一切由长辈为她操持。

    虽说是成人礼,可现代基本已不承继古时候那么繁复的礼节了。今晚这么多宾客在,夏志元和李娟也不想搞那么复杂,主要是为女儿祝贺,有点象征性的仪式就成。

    司仪在一旁说着贺词,由夏芍给爷爷奶奶和父母亲行了鞠躬礼,再有奶奶亲手为她梳了头发,接着李娟搭手过来,拿着发簪,亲手为女儿绾了发,象征着她已成年。

    虽然只是简单的仪式,但发丝绾起的时候,李娟还是红了眼,有种要把闺女出嫁的感觉。而夏芍却是笑着跟父母拥抱了一下,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

    过程虽然简单,仪式也不长,但场面却是温馨的。有些老总是带着妻子来的,看见了这样的场面,感性点的女人有的也眼圈发红,寻思着等自家儿子或者女儿成年,也来这么一套,虽说是成人礼的仪式不一样,但挺简单,也挺有意义。

    在这样的场面里,柳仙仙那一桌,胡嘉怡和苗妍都红了眼,胡嘉怡擦擦眼泪,“仙仙,小妍,我怎么觉得芍子要出嫁了。”

    柳仙仙听了啐她一口,“就算是出嫁,你哭个什么劲儿?你又不是当妈的!”

    苗妍本来跟着一起红了眼,一听这话噗嗤一声笑了。

    元泽幽怨地看她们一眼,坚决不承认这像出嫁。

    唯有徐天胤一直默默注视着台上,他的目光只在少女发间的簪子上,那是他初识她的那年过年,亲手雕了送给她的。男人眼底少见的柔和,甚至唇边都带起浅浅的笑。

    她成年了。

    男人的目光随着少女移动,看着她笑容嫣然地随着父母挨桌敬酒谢宾客,而他的目光只定凝在她一人身上。

    夏芍不是没感觉到有道目光一直看着她,但她此时哪有别的心思,她陪着父母敬酒的时候精神可是高度警惕的,就怕有谁在父母面前提一句徐天胤,因此她打着圆场,引着话题,一路巧妙地把一些宾客的话语给带了过去。

    五六十桌酒席,待都敬过了,虽说可以开席了,但司仪还有项节目要进行。那便是念念到场的宾客为夏芍送上的生日祝福和贺礼。

    今晚主要不是为了收礼来的,当初发请帖的时候,也通知了宾客,有几句生日祝福就成,贺礼从简。

    但话虽这么说,众人不可能真的从简。而且非但不简,还很隆重。

    在青省,尤其是青市,哪个没听说过夏芍背后有徐天胤这尊大神护着?仅凭这个,那也不能怠慢了。而且,就算不提徐天胤,只提夏芍她自己的本事,也没人会简慢她。

    除去华夏集团不说,这一年多来,华苑私人养生会所开业以来,在座的大多人都是那里的会员。这家养生会所是夏芍开的,会费之高令人咋舌,但养生效果之神奇显著也令人称奇!

    打拼大半生的人,谁没个不舒服的地方?但稀奇的是,每星期去会所里住一天,住下当天就能感觉到精神爽朗,出奇的好!时日一长,有些多年劳累积累下来的小毛病竟然犯的次数就少了,有的人住了一年,明显感觉身体比以前好多了!

    听说,会所里是布了风水局的,对于这样的事,大多数人是体会过后才体会到神奇之处的。他们当然不知道,会所里被夏芍用寺庙里流落出来的法器布下了七星聚灵阵,天地元气极为浓郁,由她所住的地方引征出去,形成的风水局,对调养身体很有好处。

    但众人虽然不清楚其中厉害之处,但坚持住过之后,发现了好处,便将此事在上层圈子里传开了。不少人也不去福瑞祥了,直接办理了会员卡,每周去住一天,有风水运程方面的疑问就直接在会所里找夏芍,私密度还高。

    夏芍毕竟有这一重风水大师的身份,哪有不给她面子的?今晚她的生日宴,就算是逼着他们不能送礼,礼物还是要准备的。

    司仪念着贺词和众多宾客送的贺礼,无一不贵重,这一晚上仅仅贺礼,就是一笔不少的数目!贵重的贺礼一件件送上,听得夏家的人连连咂舌,暗暗心惊,这些贺礼的贵重程度,自然代表了夏芍在到场宾客心目中的重视程度。平时看电视看报纸,听别人说是一回事,今晚亲眼见到这盛况,才是直接的体会!

    瞧这些贺礼,这得有多风光?!

    而就在夏家人咋舌,司仪将到场宾客的贺礼念完了、要开席的时候,大厅入口处,一名服务生慌忙走了进来,引起了宾客们的注意。

    那服务生见到夏芍,便直直走过去,看样子有什么突发的事要说,但还没走到,大厅门口就走来一名男子。

    男子一身白色西装,正式的着装与平时的散漫气度相比,多了三分雍容尊贵。但他依旧眉眼含笑,面容如画,漫步而来,步伐沉稳雍容间带着不经的气度。

    他身后跟着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很酷的严龙渊,一踏上大厅的金红地毯,宴会厅里就静了下来。

    宾客们神色震惊,没人不认识男人身后的严龙渊,而这气度尊贵的男子走在严龙渊前头,莫说已经有人在年终企业家大会上见过他,就算没见过的,也能猜出他的身份来!

    安亲国际集团的董事长,也是整个北方黑道的龙头当家人,龚沐云!

    夏家的人却是认不出龚沐云来的,老爷子老太太互望一眼,只觉得这年轻人瞧着贵气,怪俊俏的,却不知是什么身份。夏志梅、夏志涛两家也是互看一眼,但瞧着在场宾客都变了脸色,就知道来人身份定然不凡!

    夏志元和李娟也是一头雾水,不由看向女儿,小声问:“这人是?怎么现在才来?”

    夏芍脸上维持着笑容,眸却轻轻垂了垂。龚沐云怎么来了?两人自从上回暗杀后,就再没见过。夏芍本是有意避着不跟他接触,免得香港那边察觉,没想到他今天居然来了。

    而此时,龚沐云已走了进来,凤眸含笑,语气像很熟悉的老友,“夏小姐生日,怎么不请我啊?”

    龚沐云语气虽熟稔,眸底却似乎有些淡淡的落寞,只是微微流露便已敛去,让夏芍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夏芍有些尴尬,笑道:“安亲集团的董事长日理万机,我过个生日而已,哪儿敢劳您的大驾。请了严总来,他没到,我还以为严总也忙着呢。”

    今天这场晚宴,确实是请了严龙渊的,但他没来,夏芍以为他有事,也没在意,没想到他还是到了,而且是跟龚沐云一起到的。

    严龙渊咳了咳,“夏总,我们董事长要来,我去接他,这才一起过来。迟了实在是抱歉。”

    他岂止是去接龚沐云?这酒店外头已被安亲会严密把守布控了,严防再出现上次的事件。而董事长要来,也是之前谁也没透露,临时决定的。他故意晚了时间,造成不会来此的假象,也让那边不至于早早在这里安排下人,引起什么乱子。

    董事长心知会因此错过夏小姐的成年礼仪式,但他宁可这样也要来,其中滋味和用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龚沐云这时貌似无意地笑着看了眼夏芍绾起的发,慢声道:“看来,我是错过了夏总的成人礼了。不过无妨,你的生日贺礼还来得及送。”

    他看了眼严龙渊,严龙渊便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司仪。司仪下来接过,又走回台上,而这一会儿的工夫,已让夏家人反应了过来。

    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震惊地看向夏芍,自家侄女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她怎么还认识安亲集团的董事长?!

    那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世界级巨头啊!

    而夏志元和李娟夫妻也震惊地看向女儿,夏芍除了心里苦笑的份儿,这时也不好跟父母解释什么。

    只能等宴会结束后再说了。

    这时,司仪已走上了台。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名帖一样的东西,打开之后,职业化地笑着读道:“安亲国际集团祝贺夏小姐生辰之禧,特奉上新纳地产公司!以兹祝贺!”

    “……”

    司仪甜美的话音落了,宴会厅里却久久没有声音。

    宾客们僵坐着不动,只有眼珠子在动,你瞥瞥我,我瞥瞥你,从对方眼底看见的是茫然、恍然之后,随之而来震惊和惊骇!

    新纳地产公司?

    新纳地产公司……

    不就是去年初莫名冒出来的小公司,收购了金达地产大量的股份,在曹立判刑之前就成为了金达地产最大的股东的那个新纳地产?

    这公司……是安亲集团注册的?!

    而现在,安亲集团的董事长要将这公司送人当生日贺礼?

    这、这……开玩笑吧?!

    新纳地产公司,当初在曹立判刑之前就成为了金达地产的最大股东,在省内卷起了一阵浪潮。当初,众人还猜测,这手笔跟当初华夏集团吞并盛兴集团的有点像,都在背后猜测是夏芍的手笔,还有不少人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但一年多了,华夏集团对此事一直都是否认,从来没承认过。

    众人虽然不会因此就停止怀疑,但这一年半来,也渐渐觉得不是华夏集团所为。因为新纳地产这一年半来的动作从来就没停止过。他们在曹立被判刑后,又打散收购了曹氏手中的一部分股份,强势且娴熟地将金达地产控了股,并且不知用了些什么手段,一步步吞食着曹氏手中的股份,就在上个月,新纳地产已经宣布将金达地产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收入手中,曹氏手中的股份已全部吞并!

    也就是说,现在的金达地产就如同当初的盛兴集团,只要新纳地产愿意,随时可以更名重组,金达集团将江山易主,不复存在!

    这手笔虽然跟当初华夏集团的动作很像,但是更透着老练和狠辣,操作娴熟。并且在金达地产被收购期间,公司的运作一直没有乱过,依旧维持着,可以说,这家公司拿到手就可以用,一点不用多费心思。

    这跟华夏集团当初吞并盛兴集团后的一系列整合动作相比,更透着一股运作成熟的劲儿,而且华夏集团吞并盛兴后,为了稳定,这一年半来没有任何大动作,仔细分析其资金的话,似乎也不像是能有再大的精力去吞了金达地产。

    这么静下心来分析,才有些人渐渐信了新纳地产跟华夏集团无关。但它背后的操手是谁,一直没人看得透。

    而今天才知道,这背后的人竟然是安亲集团?!

    是安亲集团也就算了,现如今,龚沐云竟然要将这样的新纳地产公司,送给华夏集团?

    原金达地产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市值可是一笔巨额资产啊!而且是一家运作完好的公司,拿到手不用多费心思重组整改,因为这些事务都已经处理完了。

    这、这手笔大的……

    可,为什么呀?

    为什么龚沐云要将市值这么庞大的一家公司送给夏芍?这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在其中?

    有些人已经不自觉地看向徐天胤,这两位的心思,不会是一个样的吧?

    就在众人猜测的时候,夏家人也震惊了。他们不知道新纳地产公司是什么,但是,安亲集团送的贺礼,竟然是一家公司?这听起来就知道是大手笔了!而且,既然是安亲集团的董事长送的,那自然这家公司的价值不能轻了!

    夏志元也看向女儿,满眼震惊。这公司听起来就价值不轻,这样的重礼,哪里能收?而且,安亲集团的董事长,为什么会送女儿这么重的礼?

    夏志元看向龚沐云,目光已从震惊渐渐便了点意味,有意无意地将女儿往身后挡了挡。

    夏芍看着自家老爸的举动,心中苦笑,有点纠结地微微垂眸——原来当初趁火打劫曹立的人,是龚沐云的手笔?怪不得,当初她会觉得新纳地产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好笑,新纳、新纳,就跟随便找了个意思取的似的。

    原来如此。

    可龚沐云存的是什么心思?他今晚的贺礼是临时起意,还是一早在恶意收购金达地产的时候,就做了这么手准备?

    夏芍实在是不愿意去想龚沐云是早早这么打算的,因为这种想法未免有点把自己太当回事了。但她对龚沐云也算有些了解了,这人心思弯弯绕绕的,他不太像是会一时兴起的人,除非是早有安排。

    可如果他一早就打算把金达地产收购了送给她,那目的呢?

    因为她是玄门掌门的嫡传弟子,为了搞好关系?

    可这贺礼实在也太重了,她不可能收。

    可他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儿送了礼,她又不好当众打他的脸,把他的面子给驳回去。

    正思量着,龚沐云倒先笑了,“我突然前来,倒是唐突夏小姐了。这满屋的宾客,可别为了我一人这么干坐着。新纳地产的事咱们可以再协商,宴会还是先进行吧。夏小姐不介意我讨杯生辰宴的酒喝吧?”

    龚沐云的提议倒也对,这场面,总不能这么晾着,宴席总得开始。

    但夏芍对他说再协商的事却是难得生出点郁闷来,说是再协商,可今晚这么多宾客在,一散场,事情就传出去了,叫她怎么拒绝?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她再拒绝,越让龚沐云没面子。

    他这是以退为进,瞧着是给她商量的机会,实则把她的退路都堵死了。这地产公司还非要不可了。

    这人!送个礼怎么还算计这么多?

    但她夏芍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这新纳地产既然龚沐云说了再协商,那她就抓着他这话,当真打算跟他协商协商。

    只不过,这得等宴席散了之后。

    龚沐云突然到来,宴会厅里还真没他的座位。五六十桌宴席,每桌坐得宽敞,只有八人,但也坐得满满的,严龙渊的座位虽是空出来的,可他不也跟着来了?

    无奈之下,只有徐天胤那一桌空闲,只有五人。夏芍只得把龚沐云安排在了朋友们的席位上。

    而龚沐云也很客随主便,当即便很自然的拉着椅子坐了下来。他坐的位置是他自己挑的,刚好在徐天胤身边。

    一坐下来,身旁便望来一道孤冷肃厉的目光,龚沐云含笑望去,与徐天胤的目光对上,沉缓一笑。

    ------题外话------

    我以为今天这么忙,没办法万更的,但是还是码到了,虽然内容还没完,先发吧,剩下的明天。约莫还有三四章,就到香港卷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大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大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