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感动与拒绝

    “徐司令,别来无恙。舒残颚疈”龚沐云沉缓一笑,风度雍容地向徐天胤伸出了手。

    徐天胤抿着唇,气息孤冷,不多言,但也伸出了手。

    两人的手一握上,这桌坐着的元泽、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就互望了一眼。

    好冷!

    果然,两人握着手,目光对望,谁也没有松手的意思,明目张胆地较劲。

    龚沐云笑意漫不经心,“今晚夏小姐的成人礼,徐司令能从始至终观礼,实在令人艳羡。不过,还好赶上了送贺礼的节目,万幸。”

    徐天胤气息孤冷,一动不动,深邃如黑夜般的眸望着龚沐云,“她不会要。”

    龚沐云闻言轻声一笑,似乎早有所料,只是望着徐天胤,慢声悠然道:“以夏小姐的性子,我自然知道她不会白要,但我有办法劝她收下。”

    徐天胤不动,还是那句话,“她不会要。”

    “哦?她若是要了呢?”龚沐云轻轻挑眉。

    “她不会要。”

    “徐司令就这么有信心?”龚沐云轻笑,慢慢悠悠。

    徐天胤薄唇抿成刀子,面无表情,坚持,“她不会要。”

    “那她若是要了,徐司令又待如何?”

    “她不会要。”

    元泽:“……”

    胡嘉怡:“……”

    柳仙仙敲着桌子,媚眼感兴趣地在徐天胤和龚沐云脸上绕啊绕,脸上快笑出花来了。这事有趣!这是要打起来么?打吧打吧,拜托快打!

    苗妍却是不安地将目光落在两人较劲的手上,咬唇。这么握着真的不要紧么?他们两个的手都泛青了……

    这一桌气氛暗涌而又微妙着,而从其他宾客的角度,只看得见龚沐云和徐天胤挨着坐着,两人握手言笑,似乎谈得很投机。

    后面,夏芍给长辈这一桌敬了酒,过程中很是受了姑姑叔叔两家人震惊审视的目光,连父母在一旁都担忧地看着她。

    这礼送得太大了,明显是不能收的。这么厚的礼,白白收了人家的,以后怎么说得清?其他宾客的礼虽说也重,但那些贺礼回头总有还礼的机会,全当礼尚往来,也就还回去了。但市值这么大的公司,要是收了,拿什么还人家?

    夏志元不住地看向女儿,恨不得宴会立马就结束,好跟女儿好好说道说道这件事,她可不能在这件事上图便宜、犯糊涂。而且,那小子明显就是对女儿有些别的心思,他这个当父亲的还能看不出来?那就更不能收了!

    夏芍被父亲看得纠结不已,她看起来像是想收的样子么?必然是不能收的,只是这场合不适合谈这件事,等宴会结束了,她会跟龚沐云说道说道的。

    夏芍这厢打算着,夏志元可是急得不行,但看女儿这副万事不惊的模样,他也只能干着急。倒是夏芍给爷爷奶奶敬酒完后,这才端着酒杯走向朋友这桌。

    夏家人一看,菜也不吃了,赶紧转头看过去,宴会厅的宾客们也都抬头注意着这边。

    夏芍一走过来,徐天胤和龚沐云就放了手,见夏志元和李娟也端着酒杯过来,一桌子的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小芍生日,宾客多,怠慢的地方你们别介意啊,呵呵。”夏志元一走过来便笑着说道,“菜都上来了,吃好喝好,都别客气。小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不在身边,多亏有你们照顾她了,今天我和她母亲过来,敬你们杯酒,当是谢谢你们了。”

    夏志元看了一圈夏芍的朋友,目光却有点不自然地瞄了龚沐云一眼,想想面前这年轻人竟是世界级的财团董事长,要跟他搭话,他心里还是有点怵,但想起女儿,他便硬是笑了笑,问候道:“龚董事长大驾光临,实在让我们有点受宠若惊。您看也没提前给您安排合适的席位,就把您给安排在这儿了,要不,给你换换座位?”

    虽然也没别的地方换,但是客气话还是要说的。

    龚沐云听了一笑,笑容语气温和,“伯父不必太在意我,我今晚本就是以夏小姐朋友的身份前来的,这桌是她朋友的坐席,我倒觉得挺合适。只是今晚没打招呼,来得唐突,还望伯父伯母见谅。”

    “没事没事。”夏志元赶紧回道。他本想提提新纳地产公司的事,但想来想去,还是没当场提。这年轻人看着挺和气的,但安亲集团可是黑道背景,必然不是好相与的人。今晚还是不要当众驳了他面子的好,要商量,还是私下商量吧。

    夏志元与龚沐云寒暄的时候,夏芍便笑着劝朋友们吃好喝好,期间还往徐天胤碗盘里看了一眼。见他压根就没动筷子,不由叹气。他在这种场合,向来是吃得不多,有人在一旁给他夹着菜还好点,没人招呼他,他很少动筷子。今晚,父母和家里的亲戚都得住在酒店,她也在这儿陪着,不回华苑去,估计他也不回军区。等宴席散了,再叫些宵夜给他吧。

    “咳咳!”这时,柳仙仙的声音传来,夏芍一抬眼,对上这妞儿来者不善的目光,“我说某些人,这都要转学了,还打算在外边野着,不回宿舍?我可告诉你,勒令你过了今晚就搬回去住!要是这最后两个月再不陪陪我们,你走了以后,我们就当没你这人!再见了你,就把你当路人,全当不认识!”

    柳仙仙可不管夏芍的父母在一旁,也不管徐天胤和龚沐云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柳眉一竖,盛气凌人。

    夏志元和李娟也不误会,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都从女儿嘴里听说过她这些朋友的事,对柳仙仙的性子还是知道的。她也就是嘴上得理不饶人,其实是个好孩子。

    胡嘉怡却在一旁使劲地拉柳仙仙,意思是她太没礼貌了。但边拉边看向夏芍,目光也带着期盼,跟着劝道:“是啊,芍子。回来吧,陪我们再住段日子。”

    这种人多的场合,苗妍向来是腼腆的,她一般不发表意见,这回却是在一旁也一个劲儿地点头。

    夏芍看了几个朋友一眼,这才笑了,打趣道:“一年不回宿舍,你要挟恐吓的功力见长。我向来是不怕人恐吓的,这回算是怕了你。行了,过了今晚,我安排安排。”

    反正她这一年在修炼上已很努力了,也不差这几天,她所差的只是契机,而这契机可遇不可求,除了等,没有别的办法。既然如此,回去陪陪这几个朋友也挺好,去了香港之后,大学之前怕是见不到了。而且,读大学说不定也是各奔东西,再想有如今四姐妹齐聚的时候,只怕就少了,能珍惜一日是一日吧。

    “等我安排安排事情,还得跟学校打声招呼,三天以后我回宿舍。”

    夏芍这么一说,胡嘉怡和苗妍就抱在了一起欢呼,柳仙仙这才露出一副“算你识相”的模样。

    夏芍跟朋友们玩笑的时候,不管玩笑开得有多大,徐天胤向来不插嘴。反倒是龚沐云头一次见夏芍与朋友们相处的模样,不由笑看了她一眼。

    夏芍接收到这目光,这才看向龚沐云,“龚大当家的,在青市住几日?”

    龚沐云一听便笑了,凤眸微挑,流光华敛,问:“你想留我住几日?”

    “那是自然。”夏芍大方点头,却是说道,“不然,我怎么跟你谈新纳地产公司的事?”

    夏芍一提新纳地产公司,夏志元就赶紧看向女儿,很是担忧。既怕她说的是公司交接的事,又怕她是想拒绝,触怒了龚沐云。

    却不想,龚沐云问都没问是商量哪方面的事,很好说话地点头,“好。那我就住两天。听说你那处私人会所住着不错,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要间房?”

    “龚大当家的摆明了是要给我送会员费来的,我哪儿会把顾客往外撵?明天吧。”夏芍摆明了他要住可以,但是要收钱。

    龚沐云自然不缺那几个钱,只是摇头轻笑出声,看起来颇为无奈。不由想起当初两人在东市福瑞祥店里初见之时,她与那时候想比,资产不知翻了多少倍,结果还是这么财迷。

    与龚沐云约好了见面谈公事的时间,夏芍便又陪着父母去挨桌招呼宾客了。招呼了一圈回来,见徐天胤果然是吃得不多,夏芍便借机给朋友们布菜的时候,多夹了些菜给他。也不管龚沐云和朋友们在一旁看着,只嘱咐一句,“师兄,吃饱。”

    “嗯。”男人简洁地答一句,低头吃饭。

    夏芍这才又转身走了。

    这一晚上的生日宴,因为有龚沐云的突然到来,宾客们虽然在夏志元和夏芍到来时,纷纷笑着恭贺,但隐隐还是有些涌动的气氛。

    可想而知,明天省内圈子里又得刮一阵强风。

    只不过,这风不管怎么刮,夏芍是打定主意不要这家地产公司的。

    夏芍的这场成人礼的生日宴席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散,除却龚沐云不说,基本还算圆满的。至少就仪式来说,举行过之后,夏芍在心境上还是很有些感慨的。

    在散席的时候,夏志元和李娟张罗着送宾,龚沐云自然是走在最前头,他姗姗离去之后,其他宾客才一一道别。柳仙仙和元泽等人是最后走的,走之前也不忘嘱咐夏芍,不许食言,三天后必须回归。

    直到把朋友们也送走了,只剩下残羹剩饭的宴会厅里,除了徐天胤,夏家人聚在空荡荡的大厅里,脸上的各种神色这才显现了出来。

    夏志元第一个开口,问女儿,“你怎么认识的安亲会的当家?他送这么大的礼来,你怎么办?”

    夏志梅、夏志涛两家人也盯着夏芍,竖着耳朵,都想听听夏芍是怎么认识的龚沐云。自家这侄女,太有本事了!

    “机缘巧合遇见的,没见过几面。”夏芍才不细说,但看父亲听了这解释显然是不满意,又要再问的时候,夏芍又赶紧补充,“爸,您放心吧。这公司我当然不会收,明天我就跟他说去。您也不用担心我会得罪他,这事怎么办,我心里有数。都现在了,您还不信您女儿?”

    李娟对这些事,从来是没有主意的,她只看向丈夫和女儿。夏志元连连摆手,“明天跟他谈?在哪儿谈?你那个华苑私人会所?就你们两个人?不成不成!”

    夏志元很警觉,明知那小子对自家闺女的心思不纯,怎么能放任他们两人在一块儿谈?他警觉地眼珠子一转,看见徐天胤后不由一愣,然后招手,“小徐啊,你来。伯父问问你,你明天回军区不?要是不回,伯父拜托你件事。那小子跟你师妹在一块谈事情,伯父不放心,要不……你去帮忙护护航?你是她师兄,有你在一旁护着,伯父放心。”

    他这会儿早就把初见徐天胤时的警觉给抛到了脑后,这两年的相处,虽然见面的时间也不多,但是比起龚沐云来,徐天胤更让人放心多了。

    徐天胤点头应下,夏志元这才舒心了,张罗着老人回房间休息。

    一旁的夏志梅、夏志涛两家人却还没反应过来,张着嘴不知要说什么——那可是一家上市公司啊!多少资产啊!人家白送的,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有,这个姓徐的是什么人?

    他们虽然是有话想说,但好在这时候比以前有自知之明,不太敢搀和夏志元家里的事,因此再可惜那家公司,也只得乖乖闭着嘴,没有多言。他们知道,今天若不是夏芍的生日,寻常跟这些省内名流的宴会,也压根不会叫他们。小芍子就要去香港读书了,以后还会走得更远,经过今晚的宴会,他们算是切身感受到,夏志元一家,确实跟从前再不一样了……

    几家人各自回了房间,这次夏志元也来了,李娟就没要求跟女儿一起睡,只把她送回了房间,问了问晚上吃没吃饱,又说了几句知心话,就嘱咐她早点睡了。

    李娟走后,夏芍却是没急着睡,她先打电话叫服务员送了点宵夜来,然后就在屋里等。果然没一会儿,某人很自觉地来了她房间。

    先看着徐天胤吃了宵夜,直到他吃完了,夏芍才两手一摊,要礼物,“师兄,我的礼物呢?”

    徐天胤的礼物,夏芍并没让司仪当众读,也没让他拿去宴会厅。她总觉得,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跟其他人不同。只有他的礼物是她最想要的,私下里才温馨。

    看着她摊开的手,笑眯眯的眼眸,男人默默从身旁拿出一个袋子,然后低着头开始从里面拿东西。

    一只方形的扁扁的礼物盒被拿了出来。

    夏芍一看那盒子,就能猜出里面是首饰。这是明显的首饰盒,应该还是一套的。夏芍笑着接过来,刚要打开,就见徐天胤的手又伸进袋子里,又拿出一只方形的礼物盒,放到了茶几上。

    夏芍一挑眉,又一只首饰盒?送她两样?

    但她眉头刚挑起来,徐天胤已经从袋子里又拿出了一只包装好的礼物盒——方形!扁的!还是首饰!

    夏芍愣了。

    但是,接下来她就变成了呆木。

    徐天胤把第三件礼物放到了茶几上,也不看她,只低头注视着袋子里,继续往外拿。

    拿啊拿。

    拿得夏芍的目光从怔愣到呆滞,从呆滞到扶额,最后默默低头想笑——那什么,为什么她会觉得师兄今晚拿着的袋子是小叮当的口袋?他到底要掏口袋淘到什么时候?

    就在夏芍忍不住,想伸手把徐天胤手中的袋子抢过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的时候,他终于拿完了。

    夏芍一瞧茶几上,平整地铺了一排礼物盒子——一、二、三、四、五、六!加上她手上的,一共六件!

    夏芍默默盯着桌上排排放好的首饰盒子,而身旁的男人则默默盯着她。

    于是,夏芍忍着笑,开始拆礼物。

    不出她所料,方盒拆开,里面确实是首饰。一套翡翠首饰,项链、耳环、戒指、镯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而接下来的礼物夏芍也没猜错,确实都是首饰,全是一套一套的,项链、耳环、戒指、手链或是镯子,总之都是齐全。但越是拆,夏芍脸上的笑容越少,取而代之的是满眼感动的神色。

    她不是感动这些首饰价值不菲,她现在的资产,也不缺这些首饰,而且她平时也不怎么戴。她感动的只是这些首饰打开之后,除了翡翠的,还有水晶的、珍珠的、蓝宝的、红宝的,最后一套是玛瑙的。

    这些首饰,她曾经跟他提过。就是当初华夏集团圣诞舞会的那晚,龚沐云送了对珍珠耳钉给她,徐天胤为此有些吃醋,她便兴起了逗他的心思。那晚她说,她缺翡翠的、水晶的、珍珠的、蓝宝红宝玛瑙的,还缺青白碧墨羊脂玉的。

    那时只是开玩笑,而且她也说了是开玩笑的,她并不在乎这些,没想到他还是上了心。

    夏芍眼神感动,礼物贵不贵重她不在意,这番心思却是千金难换。

    “还有。”徐天胤这时出声,低头看袋子,从里面又拿出一件盒子来,这才把空袋子丢去了一旁。

    夏芍没想到居然还有,她顿时愣住了,目光投到徐天胤的掌心,那里拿着的盒子跟首饰盒明显不同,是檀木盒,很精致,也没包装,只这么看着就挺漂亮的了。

    盒子还没打开,夏芍便感觉到了什么。她的心忽然激动了起来,久久没动。

    男人亲手把盒子打开,送到她面前,夏芍的眼圈霎时就红了。

    盒子里,一套雕得精致的十二生肖玉件,羊脂玉的料子,油亮温润,最重要的是这一套生肖玉件蕴含着浓郁的金吉之气,俨然一套法器!

    这套法器的吉气,一点不比夏芍当初拜师时,师父唐宗伯送的那只玉葫芦的吉气少,虽然没有清末那九件玉罗汉的雕件蕴含的吉气丰厚,但也不错了,它胜就胜在齐全,吉气也不错,很难寻的一套法器了!

    而这套十二生肖的法器,是夏芍刚来青市读书的时候,跟徐天胤外出就餐时,随口提的要求。那时两人还不熟,徐天胤送了她一对亲手磨的碧玉镯子,她便逗他,要他寻块好玉,亲手雕好,最好是十二生肖,再找处风水宝地养成法器给她。那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苛刻,没想到他一口一个好地应了。这事儿后来就这么过去了,她甚至连想也没想起过。两年了,他居然记得。

    夏芍红了眼圈,捂着嘴不知说什么好。

    男人却将礼物放去桌上,手臂一圈,将她拥在了怀里,声音有些沉,有些闷,埋在她脖颈里,“你想要什么,我给你。”

    夏芍一听眼圈越发红,却忍不住笑了。他果然还是不爽今晚龚沐云把新纳地产公司送给她的事,虽然明知她不会要,这男人还是吃醋了。

    但夏芍闷笑过后,却是垂下眼眸,带着感动,轻轻说道:“我想要你。”

    沙发里,一身浅粉旗袍的少女垂着眸,脸颊渐渐染上薄红,虽然声音极轻,在安静的酒店房间里但清晰而坚定。

    抱着她的男人身子一僵,连气息都是一窒,身体的温度却明显熨烫起来。

    房间里的气氛明显有些压抑的涌动,夏芍却在这时轻笑一声,推开徐天胤,“但不是今晚。”

    今天太累了,而且父母也在,明天一早就要起,万一被看出什么来那就糟糕了。最重要的是,这里是酒店,不是自己的地方,她有种不安心的感觉。虽然今晚或许会很完美,但对她来说,完美就是在她想在的地方,在她期盼的时候,能够全身心的投入,这样才不辜负自己的决定,也不辜负她认真对待的人。

    徐天胤应当也知道今晚不合适,所以他进屋到现在一直没表现出什么来,只是刚才被她那么一说,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而她居然在明示之后来了一句“不是今晚”。

    男人看着面前眼圈还有些红,脸蛋儿也粉红的少女,她眼眸已弯了起来,笑容娇俏带着趣味。男人眯了眯眼,决定先攒着,起身去浴室放水给她了。

    这晚,两人相拥而眠,对夏芍来说,这个十八岁生日的夜晚,已经是很完美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李娟来敲女儿房门的时候,徐天胤自然早就走了。吃过早餐之后,夏家人一起回东市,夏志元和李娟本想留下来,等夏芍跟龚沐云谈稳妥了之后再走。但夏芍却让父母一起送爷爷奶奶回去,她处理完这件事再给父母打电话。

    夏志元和李娟想着这事可能一天处理不完,于是就只得先回去了。毕竟桃园区里,唐宗伯腿脚不便,他们出来日子长了,夏芍还挂念。

    把父母亲人送走之后,夏芍便和徐天胤去了华苑私人会所。而两人到了的时候,龚沐云早已由服务人员办理了手续,在房间里等夏芍了。

    徐天胤并没陪着夏芍一起进去,只是去了旁边房间。今天来谈的是公事,她公司的事,他向来不过问。夏芍对此只是一笑,要是两人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她怎会今生认定就是他了呢?

    华苑私人会所的贵宾向来是独享贵宾房间,可以带朋友来,但办理了手续之后,这房间就属于私人的,只有本人到了,房间才会打开。天字楼、人字楼,没什么区别,但这一年多以来,房间没剩下几间了。

    房间里的布置每一层都各有风格,虽顾客喜欢挑选。龚沐云的房间布置带些自然的小园艺景观,软榻,屏风,也不是特别传统复古,但却是悠然写意。

    夏芍到了的时候,龚沐云正沏着茶,他与昨晚不同,又换上了白色的唐衫,见夏芍进了,便坐在茶桌后笑道:“景致不错,空气也似比外头清新许多。听说,这里面布了风水局?”

    “自然。这会费我也不是白收的,贵有贵的道理。”夏芍边说边走过去,坐在了茶桌对面的圆凳上。她开门见山,直道来意,“我们来谈谈新纳地产的事吧。”

    龚沐云听了也没抬眼,悠闲给夏芍斟上茶,慢悠悠笑道:“可真心急。巴不得早点把新纳地产还给我吧?”

    夏芍一挑眉,看来他也知道自己不会收,“既然龚大当家的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好说了。俗话说,无功不受禄。用在这儿虽然有些不太恰当,但是却是这么个意思。新纳地产是安亲集团收购的,我没花一分钱,一分心思,岂有白受之理?龚大当家的能来我的生日宴,我已经是很高兴了,这礼我却是不能收的。”

    “我记得上回跟你说过,礼的事,你看它重它便重,看它轻它便轻。对我来说,不过是家公司,送给朋友的生日礼物,我原没把它看这么重,没想到你倒挺看重。”龚沐云垂着眸,看不清神色,只是语气依旧悠闲,与人聊天一般。

    夏芍趁他没看见,翻了个白眼。那能一样么?之前的耳钉,和那件紫檀香的挂件,不过是小东西,如果说是朋友之间相赠,不收倒显得矫情。但这么大一家上市公司,早就超出朋友互赠礼物的程度了吧?涉及这么大的一笔资产,自然要撇清。

    这一次,夏芍不像上一次那样顺着龚沐云来了,她只问:“我只想问问,这家地产公司,龚大当家的是一开始就打算收了送我,还是临时起意?”

    龚沐云闻言这才抬起眼来,瞅着她,不答反问,“你说呢?”

    夏芍对他这么不直接略微蹙眉,她的猜测,自然是一开始就打算收了送她的。以安亲会的资产,金达地产这点家底儿根本就不值一提,龚沐云没必要花一年多的时间去处理这么家公司。

    “你怎么突然间盯上曹立了?”夏芍换了个问法。既然她猜测龚沐云是一早就打算把金达地产送给她,那为什么是金达地产,而不是别的一家什么公司?她怀疑他是冲着曹立去的,而这怀疑不是空穴来风。毕竟那年过年的时候,夏志伟和夏良父子,是借东市安亲会堂口的势力给扣下的。高义涛跟龚沐云报告了也不一定。

    龚沐云听了眼底不免露出淡淡的赞赏,这回没绕弯子,“我听说,他给你惹了些麻烦,让你有些不快。”

    果然!

    夏芍微微垂眸,“我可以问问,龚大当家的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么?”

    对此,龚沐云倒没直接回答,反而有些答非所问,“到现在,你对我的称呼还这么生疏。我以为,我们之间经历过生死,早就是朋友了。”

    夏芍微愣,却是借着这话说道:“既然是朋友,那么曹立的事,你能帮我出口气,我已经很高兴了。金达集团被收购,我也看了场热闹,算是很出气了。至于被收购之后的公司是谁的,我一点也不在意。既然是你出的力,这公司理应是你的。朋友之间,最好还是别涉及这些资产一类的事,我认为这样纯粹些。”

    “你不在意?”龚沐云垂眸笑问,“既然是朋友,就别瞒我了。你有意地产行业吧?艾达地产是你的。”

    龚沐云的话,夏芍一点也不惊讶,安亲集团要查这件事自然有途径,所以她干脆点头,“正因为我有意地产行业,新纳地产我才不能白收。这是公事,我向来分得很清,在商言商。我不是真的无心金达地产,但现在的华夏集团并没有这个能力。胃口再大,吞不下也没用。即便是勉强吞下了,消化不良,我还遭罪。何苦来?要是华夏集团真到了有能力吞下金达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你那时要是还愿意把股份转让给我,该多少就多少,华夏集团一分都不会少。咱们朋友是朋友,商场是商场。我不希望牵扯不清。”

    话说到这份儿上,已经是摊开了,夏芍神色坦然,也希望龚沐云不要在这件事上让她为难。强扭的瓜不甜,非要逼着她,两人连这点刚刚建立起来的朋友关系都不能维系,那还有什么意思?

    她希望他能明白这个道理。

    而龚沐云也好像早就料到了,出乎夏芍意料的爽快,非但没有不快,反而愉悦地一笑,“好!那我就等着你有能力从我手中把新纳收走的一天。到时你可别后悔,白送的你不要,花钱买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乐意。”夏芍一挑眉,竟难得带了点任性,心里却是没想到今天这事这么顺利。

    龚沐云深深看她一眼,之后就当真不再谈这事,反而从身后拿出一叠东西来,递给了夏芍,“听说,你要去香港。那边是三合会的老巢,你去了必然有危险。走之前对方的资料看清楚比较好。”

    夏芍一愣,接了过来,视线一落,见手中是一叠资料文件,还挺厚。全是关于三合会的,还有余九志的资料!

    除此之外,香港吃得开的风水师的资料都在上头!连李伯元家里几房的资料都一目了然,关系网十分详细!

    “安亲会在香港有暗线,势力比较隐秘,你若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就找我,我为你安排。”龚沐云说着,“这可都是朋友间该做的事,别再跟我见外。另外,你去香港要能解决了余九志,替唐大师报了仇,拿回玄门的势力,对我也有好处。这是于公于私都必须帮你的。”

    夏芍自然清楚这些,她才不会拒绝。这些东西,她正需要,拿回去给师兄看看,有什么需要,再让他补充。而且,他曾说,到了香港要帮自己重新安排个身份,这件事由他安排。之前觉得时间还长,但现在只剩两个月,是到了该提上议程的时候了。

    夏芍拿着这些资料,便没了心思再在这儿陪着龚沐云,她当即便表示要回去细看。龚沐云只是笑着看了看她,没阻止,夏芍便告辞了。

    与徐天胤一起回了华苑里布下七星聚灵阵的宅子。夏芍把资料给徐天胤看了看,他在这件事情上难得没吃醋,看过之后,点头道:“很齐全。”

    夏芍听了点点头,龚沐云准备的资料,她相信必然是齐全的。

    “师门的资料,我再补充。”徐天胤说道。

    “嗯。”夏芍坐在客厅里,边翻看资料边随口点头。

    房间里安静得只有翻阅资料的声音,夏芍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太安静了。她这才抬眼,见徐天胤还是站着桌旁,垂眸定凝着她。

    两人的目光一撞上,夏芍的眼便望进一双深邃沉暗的眸,心便跟着莫名一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感动与拒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感动与拒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