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新的身份,启程

    窄巷里深邃幽长,蒙蒙亮的天色里起了轻雾,夏芍往后退去,身形敏捷,疾走间步伐奇异,无声无息。

    若此时有人从巷子口往里看,大多会看见轻雾里有白影一闪,多半要以为看花了眼。而这白影却是行走两步,忽然之间停了下来!

    有人!

    夏芍警觉地往巷子里一扫,目光掠及前方三步远的转角,往墙边一靠!

    转角巷子里有人!夏芍可以确定不是普通的行人。这个时间经过巷子里的普通人,多数情况下会是周围娱乐场所的男女,他们大多醉醺醺,步子沉,气息重,绝对不可能会隐藏气息的方法。

    而此时此刻,巷子里没有熏人的酒气,也没有脚步声,对方是停在某处,气息隐藏得很好,几乎感觉不到,而且所处的方向是上风向,体味、衣衫摩擦的声音几乎辨别不到,有些本事。

    夏芍之所以能感觉到,是因为她在玄门心法上精进不少,如今感官敏锐,尤其在警觉的时候。对方的气息虽然隐藏得很好,没有杀气、没有异常动静,但夏芍还是能感觉到一种被监视的感觉。这跟被监控设备监视时的感觉不一样,很明显地被人用眼睛盯着,方向不确定,但不止一个人。

    两人,或者说,三人。

    以目前的条件,夏芍只能做出如此判断。至于对方是不是冲着她来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可不好说。

    不过,现在不好说,一会儿却可以好好说说。

    夏芍面沉如水,冷笑一声,目光往腰间一掠,龙鳞已然在手。匕首轻轻被推开一线,映出一双凉沉的眼眸。寻常人看见这把刀只会觉得锋锐如雪,却看不见它出鞘的一瞬,周围煞气大涨,凶戾地涌出,四周雾气都一瞬间被推开!

    而就是这雾气退开的一瞬,夏芍一手掐起指诀,意念一动,龙鳞煞气顿时铺散而去!仰头看,如同一条铺开的大布,灰蒙蒙一片,铺天盖地,转进巷子,将整体巷子都遮了起来!

    夏芍如今的修为已比从前精进不少,她以前可以操控一小股阴煞之气为她所用,而如今,她可以驱纵龙鳞煞气,大范围地控制。

    不知道人在哪里,不要紧。

    一起缚了就是!

    “缚!”随着夏芍嘴唇微动,指诀倏地捏紧,巷子里,有三道不同的气息瞬间传来!

    那三人,想来也没遇到过这种诡异的事情,因此气息在被缚住的一瞬都是一动,而夏芍顿时仰头,上头!

    这边的巷子楼房高矮不一,外围被一圈高楼圈住,里面大多是一些仓库,纸箱垃圾,堆放杂乱。巷子里一共有三人,一人在巷尾,一人在中间小巷拐角,另有一人在一处楼房上头。

    夏芍闪进巷子,直奔楼顶那人!

    她一脚踏上一堆木箱,身形敏捷地翻上仓库顶,脚下连踩,借了仓库上头一处楼房防盗窗的力,便翻身去了楼顶。

    楼顶,一名身量魁梧的光头大汉趴在地上,身体动弹不得,在夏芍翻上来的时候,目光正与她对上。他眼里并没有恐惧,也没有遇到诡异事件的不解,反而紧盯夏芍,明明他处于劣势,却仍能给夏芍一种是她被猎人盯上的了压迫感。

    她轻轻挑眉,并不意外,早在这三人被龙鳞的煞气缚住的时候,夏芍就觉得,这三人训练有素。

    寻常人遇到这种事,气息必定慌乱,但这三人却只是轻微一动,随即便恢复镇定。这其中时间之短,是夏芍在东市青市这些年仅见。若不是她的术法将他们缚住,能准确地感知到位置,仅凭这一息之间的气息微动,她如何也不能在一瞬间就确定三个人的准确位置。

    正因如此,夏芍才决定不管离她最近的地面上的人,而是先取楼顶之人。因为她缚着这三人,要一直掐着指诀,若是先解决巷子里的人,万一遇到突发事件,她这指诀要是松动了,这人位置高,在楼顶上对付她的话,她会很麻烦。

    尽管夏芍确定巷子里只有三人,但她还是不想出现任何意外。

    她翻上屋顶便压低身子过去,将自己的身子也伏地在楼顶,龙鳞却抵在了男人脖颈动脉上,“说,什么人!”

    龙鳞的煞气夏芍自然是用意念收紧了,但它的煞气此时不至于伤到人,它的锋锐也很有威胁力了。

    光头男人看着夏芍,不动,不说话。夏芍却从他眼底读出不屑来,仿佛对她用这种方法取胜很是不爽。

    夏芍却不跟他逞意气,她现在心急如焚,只担心那辆车是不是徐天胤的,他人在不在车上,有没有事。

    但这光头男人看起来不像是会开口的样子,他称得上彪形大汉,膀阔腰圆,铁臂铜拳,一看就是硬功夫的练家子。嘴角有一处伤疤,面容看起来有些恐怖,但却是实打实的硬汉形象。

    夏芍一眼便判断出从他这里得不到什么信息,她也懒得磨时间,顿时收起龙鳞,将男人上下一搜身,在他身上发现了军刀两把,但是却没有枪。这让夏芍稍稍松了口气,但她却是将这两把军刀从楼顶上直接掷了下去!

    下面是垃圾堆,只听噗噗两声,军刀落入了垃圾堆里。

    光头男人眼神瞬时暴怒,但怒气刚逼出来,人便被夏芍提着衣领拽了起来!

    男人重量不轻,被她细胳膊细腿地提起来,眼里闪过讶异,但也只是一瞬,便又恢复危险瞪视的眼神。

    “要么说,要么死,你选。”夏芍两步将人压去楼顶边缘,挑眉冷看。

    光头男人顿时嗤笑,竟然开了口,他声音粗犷,很符合形象,语气带着不屑,“被人威胁的遭数不少,这是最没有威胁力的。小妞儿,雏儿吧?”

    “我知道你的选择了。”夏芍轻轻挑眉,不怒不恼,淡然点头,眼眸却是发冷,说完话,便当真一松手!

    光头大汉顿时一仰,当真从楼顶仰了下去!

    直到光头男人落下去,他的眼里也没有一分恐惧,看起来就像是经常行走于死亡边缘的人,对死亡这件事并没有恐惧,他只是怒瞪夏芍,一副把她的模样记在眼里,来生再报仇的样子。

    却没想到,他在坠楼的一瞬,眼底的暴怒刚逼起来,夏芍便也跟着一扑,也栽了下来!

    夏芍自然不是想杀人,男人坠楼的高度她是计算好的。就在她刚刚上来的路径,下面两层楼高便是仓库顶层,以这男人结实的身体素质,跌下去不会有事。既然从他口中得不到她想要的情报,那就带着他还有巷子里另外两个人一起去车子那边!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派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

    夏芍自楼顶跃下,而此时光头男人已先一步砸在仓库顶上,砰一声巨响,男人只是大皱眉头,而下一刻,他却是白眼一翻,差一点干呕出来!

    因为夏芍从楼顶翻下,好死不死,正用他当了垫背,落在他身上,身形敏捷地一翻,甩手就是把他往地上又是一丢,接着再翻!还打算拿他当垫背。

    然而,就是这一丢一翻的时候,巷子尽头,一个醉汉走进来,正瞧见夏芍把人从楼顶上丢下来,顿时酒意就吓醒了一半,两腿发软,大叫:“杀杀杀、杀人啦——”

    醉汉大叫一声,跌坐在地,颤着腿滚出巷子,一路叫喊。

    夏芍一皱眉头,一眼扫过去,而她这时刚好落在地上,分神之间,半边身子落地之时翻去地上,虽不疼,胳膊却是一磕,掐着的指诀被磕得一松!

    夏芍目光一变,翻身便起,而倒在地上的光头男人竟就地一滚,竟不站起,而是一脚就踹了过来!

    夏芍转身避过,光头男人的脚踹到一堆木箱上,那木箱顿时咔嚓被跺散了架,夏芍一看这腿力,便冷笑一声,竟也不躲,伸手过来便一把抓了男人脚踝,屈指成剑,啪啪啪连点三下!

    巷子里煞气未收,夏芍这一指引了阴煞直点男人腿上三处大穴,与点穴不太一样,却是瞬间麻了他的神经,一条腿等于暂时废了。

    光头男人对自己的硬功夫显然很有自信,没想到一个照面,还没出手,腿就废了一条。但他却是勇猛,这种情况下竟然不退反进,另一条腿铁棍似的扫过来,身子更是坐起,拳风厚实刚猛,直冲夏芍而来。

    夏芍冷哼一声,竟也不退反进,身子在地上一擦,直入男人怀里,身子还没坐起,手指已掠去男人的腿窝,断然一点!过程中,她角度刁钻地钻入光头男人怀里,让他的拳打了个空,而她来到他怀里的一瞬,肩膀暗劲一震,顿时将一名彪形大汉震倒,在他倒地的时候,一手抓了他的手腕,直点腋下、肘窝!下手之处全是练硬功夫的软处,指尖引了阴煞之气,点上便废了他的气力。

    两个照面,一名彪形大汉被夏芍放倒,而她还没站起来,便又有一道人影袭来,看身形应该是名女子,但来得太快,明显以速度见长,夏芍还没看见她的模样,便直接在地上一滚,把光头男人一脚踹了过去!

    女子见同伴被踢过来,竟也不避,速度半点没减,踩着他就手刀劈来。她身手敏捷,但不用刀枪的情况下,赤手空拳与夏芍过招,怎敌得过她暗劲的厉害?三两个照面,女子便被震得连退,她跟夏芍一样,出招角度都属刁钻的类型,但再刁钻也敌不过夏芍引了阴煞帮忙制敌,在女子见肩头一麻,动作微慢的时候,夏芍一把握了她的手腕,向后一翻,一错!

    “咔嚓!”一声,女子手腕脱臼,夏芍脚尖踹了她的腿窝,女子顿时跪倒在地,还没挣扎,夏芍便掐起指诀,想把两人再制住。

    然而,她指诀掐起来,还没引动阴煞,便听巷尾处传来三声“啪啪啪”地掌声。

    掌声在晨雾散去的巷子里听着十分清晰,一声操着外国口音的中文话传来,“精彩。不愧是徐看上的女人。”

    一句话,让夏芍一愣。

    但她手上却没松动,警觉盯着巷尾,那里走出一个男人来,金发碧眼,肤色却有些偏黑,不像是晒得,而像是有黑人血统。但男人十分英俊,身材欣长,尤其是笑起来,韵味非常独特,一种绅士与野性的完美契合。

    夏芍的目光只在男子身上落下一眼,接着便将目光定在了男子身后的巷尾。

    徐天胤从后头走了过来,压根就没有什么事。

    “师兄?”夏芍愣了,松了口气的同时,表情茫然。

    这什么情况?

    徐天胤走过来,先将她打量一眼,“有没有受伤?”

    夏芍还在愣着,茫然摇头。受伤倒没有,就是不知道这是唱哪一出。

    而后头的金发男人却是夸张地一笑,“不是吧?徐!你刚才又不是没在车里看见她的情况,至于这么紧张吗?我们已经应你的要求,不带枪在身上了,马克西姆带着的两把军刀都被她给当做垃圾丢了。那可是他最珍惜的两把军刀!而且,他也没打算用。现在是你的女人占尽上风,你居然问她有没有事?你难道看不见惨的是我的人么?”

    夏芍一听,在脑中迅速猜测还原着事情的原委,徐天胤却像是没听见金发男子的话,目光落在夏芍的衣裙上,帮她拍了拍身上弄脏的地方。

    这一幕看得金发男子怔愣当场,啧啧称奇。

    徐天胤对夏芍道:“去车上说。”

    ……

    到了车上,夏芍才知道,这三人中,光头男子名叫马克西姆,女子名叫莫非。两人以金发男子伊迪为首,隶属南非一家军事职业资源公司。

    说是军事职业资源,其实就是私营武装,对外派出雇佣兵、职业保镖、杀手,以及从事军火交易。

    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人,在夏芍前世来说是无法想象的。她甚至怀疑过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一群人,而事实上,确实是有的。

    雇佣兵的来源很杂,一般是当过兵的人,有的甚至是特种兵。但其中也有平民、前军人、亡命徒,总之只要想加入,通过考核就可以。这些人由于种种原因成为雇佣兵,是靠战争吃饭的职业杀手,谁付钱就为谁卖命,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有一些国家,长期处于战乱状态,造就了一批最具杀伤力的战斗人员,但退伍后往往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于是这些人就重拾武器,再上战场,成为了一些有后台的人创办的军事公司的雇佣兵。

    南非曾有一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私营武装,该公司聘请的军事专家多来自南非、北美、欧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兵源主要来自南非和纳米比亚,拥有储备兵力数千人,全是训练有素的退役军人。

    这家公司曾派出一支小型快速部署的、有着良好的空中保护和装甲的雇佣部队,几天内就平息了一个小国的危机。又曾经在某国内乱的时候,与政府军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合同。派出雇佣军协助政府军作战。仅仅几个月,**武装就溃不成军,不得不与政府军签署了和平协议。

    总之,雇佣军获取的就是战争的利益,为政府或者个人派出武装力量,亦或者私人保镖。

    这样的一群人离普通人的世界很遥远,但确实存在于世界各地。

    夏芍一听三人是来自南非的军事职业资源公司,就想起了那家著名的公司。但按照上一世的时间,这家公司应该是刚刚解散不久,于是她不由问道:“你们不会是那家……”

    她没问完,金发男子伊迪便笑了,“以前是,现在我们自立门户。徐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在香港协助你,也希望能给你暂时换个身份,以我们公司的职业保镖的身份待在雇主身边。”

    夏芍闻言一挑眉,她早知徐天胤要给她换个身份,这事一直是他在安排,没想到竟把身份给她安排去了军事职业资源公司?

    以李卿宇的保镖身份待在他身边,这个想法倒是不错。

    这么一来,既不会打草惊蛇,也不会引起香港玄门的注意。

    夏芍一勾唇,这身份对她来说,以前倒是没接触过,听着有点意思。

    “我们既然要协助你,就需要了解一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到时才好配合,也方便我们根据你的本领制定计划。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事。”伊迪笑着冲夏芍眨眨眼,看向徐天胤,“徐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但他没告诉你。”

    很明显的挑拨离间,只可惜夏芍不上当。她只看向徐天胤,发现男人正用黑漆漆的目光瞧着她,眸里有一点担忧的情绪,夏芍笑着就伸手握上男人的手,轻轻捏了捏,然后对伊迪挑眉一笑,“然后?你们了解了多少?到了香港怎么配合?”

    她这副不为所动的模样看得伊迪眼神一亮,但不肯罢休,“徐没告诉你耶,他害你担心,你不惩罚他?”

    “如果你们还没有彻底的计划,我倒是可以提议。我希望你们可以在外围协助我,留下联络方法就好,有事情我会联络你们。”夏芍微笑,继续说道。

    “嘿!徐,你的女人挺有趣。”伊迪笑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面无表情,但低头看向夏芍的时候眸光明显柔和了下来,看得后座上坐着的伊迪啧啧称奇。

    “你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那时候的冷面杀神居然会有女人!太不可思议了。”伊迪惊叹着,就不说正事。

    而坐在后座上的女子也不说话。她约莫二十五六岁,黑发黑眸,明显的亚洲血统,头发扎成马尾,利落地束起。女人有一张白皙的脸蛋儿,眉眼间都是沉敛严肃的神色,不苟言笑。从上车到现在,一句话没说,只是一副军人的坐姿端坐着。她的手腕脱臼处已经接好了,但看向夏芍时并没有被打败的怨恨,但也没有其他情绪,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很自制的军人,优秀,在执行任务时不带个人感情。

    这样的人在合作的时候无疑是可靠的,夏芍暗暗判断。当然,她也不相信徐天胤会给她找不可靠的人,但正如伊迪所说,合作的是他们,他们确实需要了解彼此间的风格,以便制定计划,协同合作。

    现在就看看那名叫马克西姆的男人了。

    正当夏芍想着,车门被打开了。光头男人马克西姆走了进来,他之前去垃圾堆里找那两把军刀了,一进来就脸色难看,瞪了夏芍一眼,对徐天胤抗议,“徐,管管你的女人!她丢了我的军刀,还把我从楼顶扔下去,让我当了两次垫背!”

    男人说的是俄语,夏芍听不懂,她看向徐天胤,徐天胤竟少见地搭理了他。

    “我说过,不让你带武器的。”

    “我保证不用的!那是我两位兄弟死前用的军刀,我必须带在身上!”

    “你把它们带进了垃圾堆。”

    徐天胤说的也是俄语,听起来竟是字正腔圆。他说了什么夏芍不知道,马克西姆却是不可思议地瞪眼。

    “徐,你不讲道理!”

    徐天胤转过头,看车窗外,不理他了。

    马克西姆暴怒,他嗓门大,抗议起来震得整个车里的人都耳朵疼。坐在他身旁的女子终于是忍不住了,微微蹙眉,看向他。

    “安静,说正事。”女子说的是中文,听口音应当是中国人无疑了。

    她话少,但仅是这一句话就让马克咕哝一声闭了嘴,他甚至瞥了女子一眼,尴尬地挠挠他的光头,模样竟有点憨厚可爱。

    “好吧,说正事。”马克西姆看向伊迪,“伊迪,徐的女人很厉害,她跟徐一样,莫名其妙地就能限制人的行动。我有点兴奋了!说不定能找回当初跟徐合作的刺激感!”

    “那可不一定。徐是优秀的军人,综合素质顶尖,可她却是普通人。”女子摇了摇头,问夏芍,“你会用枪吗?”

    夏芍挑眉,“不会。”

    女子顿时看向伊迪,“连枪也不会用,其他的就不必问了。”她神色沉静如水,看起来并非因为夏芍不会这些而鄙视,只是在叙述事实,做出分析,“她跟徐不一样,我们跟徐合作的模式不适合她。但她的判断能力、身手都不错,尤其是判断能力。在不明徐的安危和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样的人关键时候不会鲁莽和情绪化,能够判断局势,对同伴来说也不至于受到牵连。”

    女子又看向夏芍,“在不用枪的情况下,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世界上任何的杀手都不可能不用武器,所以,你刚才说让我们在外围策应,我个人来说不赞同。但你的雇主是李卿宇,而我们的雇主是你。我们会按照你的要求办事,如果你坚持,我们就会布置在外围协助你的行动方案。联络方法、行动方案到时都会给你。”

    说完,女子便又看向伊迪,“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可以回去制定方案了。”

    伊迪开心地一笑,“有莫非在,就是好!”

    叫莫非的女子却是垂眸,一副很头疼的样子,依旧面沉如水,不苟言笑,“那是因为你们都不说正事!”

    夏芍在副驾驶座上听得一笑,觉得这三个人挺有意思。

    这时,伊迪递来一份资料给夏芍,“严格来说,到香港协助你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我不参与行动。但有事可以找我,我提供资料和远程技术方面的帮助。这里是你在我们公司的资料,记住了。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份就是我们公司派往香港接受嘉辉国际集团保护申请的职业保镖。”

    接着,他又拿出一样东西来给夏芍,“徐说,希望你做局部的化装,东西我带来了。”

    伊迪掌心里的东西夏芍见过,曾经在和龚沐云吃饭时遇袭的时候见过。那是一张薄而透明的胶质物,但跟当晚在那名女杀手脸上的不太一样,它只有一部分,大约是眼睛的部分。

    “局部?”夏芍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一点头,“多了不舒服。”

    夏芍一愣,这才柔柔一笑。原来他是怕她没戴过这东西,长时间覆在皮肤上不舒服,这才希望她做局部易容。只是不知道局部改装的效果怎样。

    这个问题夏芍在回到会所私人住所的时候,就知道她担忧过多了。这东西覆盖在眼部皮肤之后,与皮肤十分贴合,稍稍往上提拉,她的眼便变成了有点丹凤的模样,从镜子里看,确实跟变了个人似的。

    改装只是为了不让李家的人认出她在内地的身份。虽然华夏集团在香港肯定没什么名气,但保不准有人会注意内地商场的事。这次去香港,夏芍的目的就是保护李卿宇的安全、铲除余九志。她不愿意有任何节外生枝的事发生,因此改装这件事很合她心意。

    而且,她还真没给人做过保镖,两世不曾有过的身份,这回竟有机会体验一把,老实说,她难得有点兴奋。

    李家成员的资料、香港玄门的资料、三合会的资料,现在夏芍都已在手。在回东市的路上,夏芍在车里便又翻出来细细看过。

    回到东市之后,李娟对于女儿一周后就要去香港的事自然是很不舍,但也知道很难改变她的决定,于是只能趁着这几天好好给女儿补补身子,嘘寒问暖,殷殷嘱咐。

    而夏芍和徐天胤也去和师父唐宗伯再次商量了一下,维持原来的计划,徐天胤在军区处理一下事情,然后申请假期,陪着唐宗伯去香港,这段时间夏芍先去香港,以保镖的身份跟在李卿宇身边。

    这件事,夏芍自然通知了李伯元,两人通过电话,李伯元表示一定会配合。他原想派专机来接夏芍,却被夏芍拒绝了。她要独自以南非军事职业资源公司的职业保镖身份进入香港,然后再与李家人接触。

    做戏,自然要做全套,这样才有趣。

    “丫头,你可要小心点。香港都是余九志的势力,三合会和他关系密切。他这个人心气高傲,不喜忤逆质疑,器量狭小,睚眦必报。你去了是先帮李卿宇化劫的,不一定会马上碰到玄门的人,但你身为内地风水师的身份尽量不要在李家人面前暴露,免得走漏风声,引来玄门的注意。两个月以后,我和你师兄去香港,有什么风雨,咱们师徒三人一起担着!”

    临行前,师父唐宗伯难得一改往日作态,面色严肃地嘱咐,显然还是担心夏芍。

    夏芍蹲下身子,安抚师父,“放心吧,师父。我是那种鲁莽的人么?我要的是给师父报仇,而不是逞强。师父就放心吧,我惜命着呢。我舍不得您老人家,舍不得我爸妈,还有……”她抬眼看向站在老人轮椅旁的男人,一笑,“还有,舍不得师兄。”

    男人看着她,目光深凝,唇边短促的微笑。

    唐宗伯抚着胡须看看这两名徒儿,呵呵一笑,接着垂眸一叹,“把师父给你的法器,还有你师兄给你的,你自己寻摸的那些,都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夏芍的那些法器,自然都给师父看过了。对于她一年前能布下七星聚灵阵的事,唐宗伯也是颇为惊异,又联想到她收服龙鳞时元气未有耗损的事,唐宗伯这才同意放她单独先行。

    但徒儿的本事再令他惊异,当师父的也还是担忧。

    殷殷嘱咐,耳提面命,夏芍在家人和师父的轮番嘱咐下,渡过了一周时间。

    一周后,一名身穿黑色连衣裙,丹凤眼,唇角含笑、气韵神秘悠然的中国籍女子,拉着一只小手提箱进入机场。

    航班号QX691,目的地,香港。

    ------题外话------

    妹纸们,第二卷结束了。

    下一卷——香港斗法!

    另:今天过年,零点会上来祝贺大家新年快乐~今天不一定有更新,香港卷的大纲我有,但是不细,我需要整理一下。而且今天过年,家里亲戚众多,房间里弟弟妹妹一群,有码字时间可能也在晚上。

    初一到初三,家里拜年勤一点,各种出门走亲戚,更新时间不定,内容必定不多,求体谅~

    最后,祝大家新年愉快!零点来给乃们拜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四章 新的身份,启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四章 新的身份,启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