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遇玄门!

    两名女子是乘着一辆银色兰博基尼驶进别墅的,两人均二十出头,一名一袭火色衣裙,身段妖娆,气质却是严肃冷淡。而另一名女子一袭白色长裙,眉眼间透着淡漠和看透尘世的超然,气质出尘。

    两名女子姗姗来迟,但别墅的佣人见了两人却是态度十分恭敬,不敢有任何怠慢,当即就恭敬地请着两人进了别墅大厅。

    两人一踏进来,宾客们就都愣了愣,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刚刚走到走廊口的李卿宇见到两人,沉稳的步伐少见地一顿,跟在他后头的夏芍看了他一眼,便抬起头来。

    一看之下,她便是一愣——这两名女子,正是她在天眼里看见的两人。正是这两人,不知在李卿宇面前说了什么,让他的情绪少见地出现了波动。

    两名女子的身份明显不俗,两人走进大厅来之后,安静的气氛这才变了,宾客们纷纷惊喜且恭敬地上前来打招呼,连盛装打扮的千金们看见这两名容貌气质出众的女子进来,也没敢露出敌视的神色,反倒十分收敛。

    “哎呀!余大师!冷大师!你们也来了?这可真是叫人惊喜啊,呵呵。”宾客们热情寒暄,转眼就将两名女子包围,围得都看不见了身影。

    夏芍却是忽然一愣,眼神都跟着一寒,一眼盯去了人群!

    余?

    她迅速垂眸,情绪的波动只是一瞬,便快速收敛了,只在心中心思急转——看这两人的年龄,她应是看过她们的资料的。只不过,资料上的模样与盛装打扮时有些差别,她这才在天眼里预见到时没第一时间认出来!

    这两人,姓余的应是余九志的孙女余薇!今年二十三岁,玄门七字玄、宗、仁、义、礼、智、信的辈分排行中,她属仁字辈。修为刚进入炼气化神的境界,在玄门最得余九志的真传,属于天赋极高的弟子,擅长风水布阵。在风水术方面有着很高的威信,性情与余九志有些像,不喜人忤逆质疑,十分严肃威严。

    在玄门的女弟子当中,只有两人在二十来岁就到达了炼气化神的境界,堪称天才。而另一名女子就是今晚来的所谓“冷大师”。她名叫冷以欣,是玄门四老中修为仅次于余九志的冷长老的孙女。传闻她从小第六感应超乎常人,直觉极准,最擅长卜卦占算,在香港有着很高的拥护度。但她这人性情有些怪,很是超然,不喜给人占婚嫁之事,也不喜占股市投资,凡是跟感情和钱有关的事,要找她卜卦都要看她的心情而定。她在玄门的辈分也是仁字辈。

    按辈分来说,夏芍是宗字辈,与余九志和玄门四老一个辈分,要高两人一辈。但现在显然不是同门相认的时候,而且,她也没有相认的心思。余九志那一脉的人且不说了,玄门四老当中,自从唐宗伯失踪,好多人都认为他凶多吉少,即便是坚信他还活着的,也知道他当年斗法伤了腿,因此这十年来,有两名长老已经公开支持余九志。其中一名坚持唐宗伯还在世,不肯服从余九志,已被打压得门下弟子几乎死绝。而另有一名长老立场中立,没什么表态,这位中立的就是冷长老。

    对夏芍来说,余姓一脉的人是仇人,只有除掉的份儿,没有相认的份儿。而冷氏一脉要看情况而定,不过今晚看冷以欣和余薇一齐出现,想必余氏一脉已经在笼络冷氏一脉了?亦或者,他们暗地里就是串通一气的也说不定。

    夏芍垂着眸,眼底一片冷意。她也没想到,来香港的第一天晚上,就能见到仇人。

    很好!

    她轻轻退到李卿宇身后,将自己的元气收敛起来,尽量不引起两人注意。而余薇被众人围着,并未发现什么,冷以欣却是微微蹙眉,抬眼扫向人群之外。

    她向来超然,很少正眼看人,这一扫视之间便引起了余薇的注意,不由问道:“怎么了?”

    冷以欣垂眸,“没事,只是有些心绪不宁。”

    “心绪不宁?”余薇看她,“我们超凡脱俗的冷大师也会心绪不宁?卜卦了么?”

    “卦不算己。”冷以欣漠然道,心中却是少见的有些许波动。卦不算己是一回事,但还是会有粗略的显示的。可怪就怪在,她今天感觉到心绪不宁的时候,起卦之后,卦象竟然无任何显示!卦象无显示,就像是天机未显一样,这在她入玄门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不同寻常的事情,正是她今晚愿意来这种俗世舞会的原因。

    就在刚刚,她忽然又觉得心绪不宁,但却找不到乱她心绪的来处……

    两人的对话旁边的宾客听得云里雾里,都闹不明白。但更不明白的事情还在众人心里打鼓——这两人今天怎么来了李少的晚宴了?李老连这两位都请来了?那是什么意思?不会李老还想和风水世家联姻吧?

    正揣测着,余薇已走出人群,一眼就看向了李卿宇,并且走了过去。女子身段婀娜,衣裙如火,本是魔鬼的身材,脸蛋儿却是冷艳,一副冷漠疏离的模样。但见到李卿宇的一瞬,她竟难得笑了笑,目光专注在男人脸上,开口问道,“李少,我不请自来,不怪罪我吧?”

    李卿宇眉宇间神色深沉内敛,只是点头致意,“余大师前来,荣幸之至。”

    “不是说过不用叫我余大师了么?你可以叫我小薇的。”余薇笑道,她说话也不避人,听得在场宾客都是一愣,气氛顿时暗涌,不少人低低窃窃。

    傻子也能听得出来,余薇这是对李少有意思啊!

    香港玄学界一枝冷玫瑰,多少人没拿下,她竟是爱慕李少的?

    可……怎么以前没听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若是余薇喜欢李少,李家也得卖点面子,那还有谁家女儿有希望?

    这时,被夏芍关在女洗手间里的董芷姝三人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三人看起来极为狼狈,董芷姝高跟鞋的鞋跟断了不说,脚还扭了,而另两人也是一人断了鞋跟,一人的裙角被刮破了,脸色都是青红难辨,异常难看。

    在看到李卿宇站在走廊尽头的一瞬,董芷姝眼神一闪,立刻娇呼一声,扶着墙远远地便唤道:“好痛,李少,有医生么?”

    李卿宇果然转过身来,目光落在董芷姝身上的一瞬,她眼底神色明显一喜,接着拒绝身旁两人的搀扶,扶着墙一副欲倒的楚楚可怜模样,“李少,我的脚……”

    “叫医生来,先扶董小姐去客房休息。”李卿宇抬眼对已经走过来的佣人说道。

    李卿宇并未亲自过来搀扶,这让董芷姝眼底有些失落,但她一想到能在李家别墅客房里住下,顿时又心中一喜。这一跤摔的,虽然是晦气,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是?这不,机会就来了?

    董芷姝只顾着欣喜,被佣人扶着走出走廊的时候,这才发现了余薇。她之前与李卿宇对面站着,正巧被他的背影挡住,董芷姝并未发现余薇在场,但等她发现的时候,不由脸色一变!

    她来干什么?

    而余薇这时已经冷眼看向她,唇边勾起冷嘲的笑,随即看向李卿宇,“李少,我听说李老今晚宴请为你港内名媛,有为你选未婚妻之意。小薇不才,粗通相术,特前来帮李少把把关。并非我说谎,这位董小姐的面相看来,颧骨高且露骨,两腮削,下巴尖,乃是克夫之相,想必李家不会娶一个克夫的女人吧?”

    此话一出,满场宾客脸色皆变!

    不仅宾客们脸色变了,董芷姝的脸色也变了,而且是一瞬间惨白!

    “余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满堂宾客哗然中,董芷姝的父亲,也就是中资船业集团的董事长董临脸色难看地说道。

    他知道女儿跟着李卿宇往洗手间那边走了,当时他也没拦,甚至还鼓励她加把劲,把李卿宇的心抢到手。他也觉察出女儿去洗手间的时间有些长,李卿宇都出来了,她还在里面。虽然觉得她有点不会把握机会,但也没想过在洗手间里女儿会崴了脚。刚才看见她一瘸一拐出来,他原还担心地想去看看,但看见她唤李卿宇,他便停下了步子,想看看李卿宇的反应,也希望女儿能抓住这个机会。可他哪里想到,余薇就突然开了口,还说出这么一句话呢?

    克夫之相,简单四个字,等于判了董芷姝日后姻缘的死刑。在这个联姻以求共荣的利益圈子里,谁会愿意娶一个有克夫之相的女人?这一句话,不等于说她日后就嫁不出去,但想在香港有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姻缘,几乎是不可能了。

    余薇这话狠,但她还有更狠的,“董伯伯,我也是有职业操守的。我说的话自然可信,你若不信,可以随便去请相师来瞧,若是令嫒的面相跟我说的有一点出入,我自此不再给人相面。”

    这话令董临脸色极为难看,其他宾客不由唏嘘。香港余氏独大,身为第一风水大师余九志最宠爱的孙女,她说的话,除了余九志,有哪个风水相师敢出来说句错?敢发话的,那就是不想在香港混了!

    而且这种事,一传十,十传百,八卦传出去,会越传越邪乎,说的人越多,信的人就越多。

    当即便有不少人摇头叹气,本来以为以董氏的财力,与李家也算登对,没想到死在余薇这里了。

    董芷姝脸色惨白地被扶走,董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胸中含怒,却发泄不得。他们家的资产虽说可以在港排的上前五,但论人脉,余家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没办法,风水师就是这么个职业,超然,且没人愿意惹。即便是李家,也得给三分面子。

    “李少,走吧,我们去那边坐。李少看上了哪位千金尽管跟小薇提,小薇帮你瞧瞧看。”余薇冷淡地看了眼董家人,这才对李卿宇笑了笑说道。

    “劳烦余大师了。”李卿宇眉宇深沉,从余薇话语暧昧,到听见董芷姝的克夫之相,他的情绪一直未有波动,始终维持着淡漠疏离,只是礼貌点头,请余薇去休息区入座。

    相较于李卿宇的淡定莫测,在场宾客却头大了——余薇要帮忙看谁跟李少合适?她是真心要看?谁还敢叫女儿去?

    正当宾客们为难的时候,李卿宇从走廊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步进大厅的金碧辉煌里,请余薇入座。

    余薇轻轻一笑,刚想点头,却在看见李卿宇清晰的面容后,脸色忽然一沉,气息大变!

    李卿宇微怔,挑眉。

    余薇却是与走过来的冷以欣互看一眼,冷以欣看了眼李卿宇,便淡漠垂眼,事不关己的样子,余薇却是沉声道:“李少,请去客房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事关你的。”

    余薇看起来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李卿宇看了她一眼便同意了。宾客们对两人去客房干什么议论纷纷,唯有夏芍跟在李卿宇后头。

    起初,余薇并未注意她,直到去了二楼客房门口,余薇才转过头来看向夏芍,一脸审视的神色,看向李卿宇,“李少,她是?”

    “保镖。”李卿宇简短答道。

    余薇神色立刻松了松,恢复冷淡严肃,点头对夏芍吩咐,“你在门外等着,我跟李少有私事要谈。”

    夏芍一点头,即便知道面前站的就是仇人,她也神色半分不露,当真站到了门外。

    冷以欣跟着余薇进入房间,房门被关上的一刻,夏芍垂眸皱了皱眉。

    不用想她也知道余薇会跟李卿宇说什么了,怪不得在天眼的预测中,李卿宇的脸色难得变了变,事关生死大事,谁能淡然处之?

    只不过,要可惜了李老的一番苦心,他本不想把这件事告诉李卿宇的,没想到被余薇给撞见说破了。若不是夏芍目前的身份是保镖,没有立场阻止两人进客房,她真的不想让余薇把这件事告诉李卿宇。但一旦阻止,难免会让人觉得怪异,她今天刚到香港,很多事还没摸清,很明显不适合暴露。

    而房间里,正如同夏芍的天眼预测的那样,余薇一进门便说道:“李少,我看你天中发白下至印堂,眼下似流泪,此乃凶相!百日内,你必有凶祸!”

    余薇声音沉而严肃,虽音量不大,却逃不过门外夏芍的耳力,她当即便垂了垂眸,无声叹息。

    唉!

    ……

    这天是夏芍来到香港的第一天,一整天都天色阴霾,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晚宴结束的时候,雨势大了起来,外头起了风,风刮着雨点扫打向车窗,沿路的灯光都变得模糊不清。

    然而,更加让人辨不清的是车里男人的脸。路灯的光影被雨水分割得支离破碎,映在他的金丝镜片上,只让人觉得那镜片薄凉易碎。而男人却仍是双手交叠在小腹上,教养良好地坐着,目视前方,深沉内敛。

    夏芍转头看了李卿宇一眼,今天虽是初见,但此时此刻她倒是对这男人生出点佩服之心来。

    以余氏在香港的威信,余薇的话可信度很高,预言成真的可能性也很高。被这样的人说百日之内必有凶祸,是个人心里就会七上八下。性命攸关的事,谁能不在乎?但李卿宇将情绪控制得很好,他只在屋里时情绪有所波动,从房门里出来后便又恢复淡漠疏离的气度,没事儿人一样招待宾客,虽然余薇来了之后,打乱了这场相亲舞会,没再有名门淑女敢来邀请李卿宇共舞,但李卿宇却是没怠慢了宾客,一场舞会,有始,有终。

    即便是此时在车里,他也喜怒不露,沉静,安静。

    夏芍在车上没说话,车子回了李家大宅,李卿宇先去李伯元书房问安,夏芍在门口等着,听他在书房里的回话中并未提及余薇的事,但夏芍在宴会上时,曾在门外听见余薇说要回去帮李卿宇化解这件事,看来李卿宇是想不声不响地自己解决,不想跟李伯元提。

    李卿宇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夏芍听见李伯元让她进去的声音,李卿宇出来开门,身高上的优势给人一种压迫感,夏芍欲进门,李卿宇略微挡了挡她,镜片后的眸深沉静许,注视着人,给人一直沉厚的力量。

    夏芍抬眸,与他的目光对上,没有语言交流,但她想她读懂了李卿宇的意思——他的意思大概是让她不要乱说话。

    进了屋之后,李伯元果然问晚宴上有没有什么事,夏芍淡然一笑,摇头,“没什么特别的。”

    “哦。”李伯元笑呵呵地点点头,看了夏芍和李卿宇一眼,说道,“没事就好。李小姐今天刚来香港就陪着卿宇出席晚宴,累了吧?卿宇,带李小姐早点回房休息吧。”

    “李老放心吧,我向你保证,有我在,李少不会有事的。”夏芍觉得李伯元必然是知道了余薇和冷以欣到场的事,所以才叫她来问问,她虽然在门外是事实,但她知道余薇说了什么。夏芍并非是真的打算隐瞒,但今晚李卿宇在书房里,他并不知道李伯元和她之间的约定,他一心以为祖父不知道这件事,为了成全他的孝心,也为了让他再多一份忧虑,夏芍当即决定今晚先瞒过去,明早再抽时间与李伯元说说情况。只不过,这么一来,老人家今晚怕是要担心了。所以,夏芍才说这么一句话安慰一下李伯元。

    果然,听了她这句保证,李伯元眼中神色松了松,点点头就让他们两人回去休息了。

    出了书房,两人走在走廊上,李卿宇回过身来,看向夏芍,“谢谢。”

    夏芍挑眉一笑,步伐悠闲地走过他身旁,先一步进了房间,先用天眼预测了一下,然后便微微垂眸,回头说了句“安全”就先回屋了。

    她自己的房间是李卿宇卧室里内置的小间,没有独立的浴室,夏芍估摸着李卿宇会先用,她便先回屋换下了礼服,打电话给徐天胤。

    这么晚了,他果然没有睡,电话一响,他便接了起来。夏芍将今晚遇到了余薇和冷以欣的事细说一番。

    “冷氏一脉说是中立,究竟是什么情况,我还打算再看看。玄门的人,真没想到今天就能见到两个。”

    “别急,门派弟子多,先探情况,等我和师父来。”徐天胤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嗯,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张长老那一脉,听说被迫害打压得厉害,我打算先接触看看,把香港这边的大情况摸清再说。”夏芍虽然很想今天就动手,先把余薇给除了,但她知道不能鲁莽,那样势必会惊动余九志。香港的风水师大多是玄门弟子,势力很强,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以一敌众太危险。

    听她这么说,男人在电话那头“嗯”了一声,便沉默了。夏芍忍着笑,趴去柔软的床上,也不说话,非要等他先开口。

    这男人话太少了,要练练。

    过了半晌,听她不说话,男人终是问道:“累了?”

    “嗯。”夏芍忍着笑,趴在床上不肯挂电话,故意逗他,“但是我想听师兄说话。你说,我听着。”

    这明显为难人的要求,徐天胤却是从来不拒绝夏芍的要求,他只道,“嗯,好。”

    夏芍一听就挑了眉,有些兴致地眼眸一弯,“这可是你说的。我拿着电话,你一直说到我睡着为止。说吧。”

    “唔。”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夏芍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几乎能想象到男人被她为难到,眼眸黑漆漆,只会盯着人瞧的模样。而男人也几乎能想象到少女眼眸弯弯,笑容娇俏的模样。他立在军区司令部的窗前,望着她远走的方向,目光柔和,唇边浅淡的弧度。

    但他还没说话,便听见电话那头有敲门声传来,声音不大,但逃不过他的耳力。

    “李小姐,浴室你先用吧。”

    夏芍在敲门声响起的一瞬就从床上翻了起来,敏捷下地,当听见是李卿宇的声音后,她这才思量了一下,说道:“好,那就谢谢李少了,我一会儿就去。”

    等门口听见李卿宇走开的声音后,果然听见徐天胤道:“浴室?”

    “是啊,没有师兄在这儿,都没人给我放洗澡水。”夏芍抿唇一笑,“你来之前,我许能先把李家的事儿了了。你在那边一定别着急,听见了没?”

    “嗯。”徐天胤过了一会儿才出声,声音有点闷,“保护好自己,等我。”

    夏芍忍着没笑出来,就知道这男人醋劲儿大。她应下之后,答应明天就联系马克西姆和莫非,这才挂了电话。

    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李卿宇正坐在床头的桌旁,一杯深红的酒液放在桌上。男人的眼睛望着窗外的风雨,西装外套已经脱了下来,只穿了件衬衣,领带依旧系着,即便是喝酒,也是严谨沉敛的气质,只是桌上的酒液深红,光线朦胧,使他的面庞蒙上了一层朦胧感,美丽华贵。

    李卿宇见夏芍出来只是对她点点头,夏芍看了看他,便去洗澡了。等她出来的时候,他仍然坐在桌旁,杯里的酒液没动过,但仍望着窗外。

    香港的八月份雨多,也是台风最多的月份,窗外风雨飘摇,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更衬得屋里寂静。而男人就是这寂静里窗前的一道风景,夏芍在从浴室出来的一瞬,几乎看见萧索落寞和淡淡悲伤的情绪。

    但这一切都因她从浴室出来而打破,李卿宇转过头来,拿起桌上的一瓶红酒,问她:“喝么?”

    “我是保镖,不是陪酒。”夏芍淡淡一笑。

    李卿宇拿着红酒,垂下眼帘,睫毛刷子般在脸上落下华丽的翦影,“抱歉,是我唐突了。那就早点回屋休息吧,晚安。”说完,他便拿着酒往酒杯里又添了些,直到把酒杯添满,始终没再抬眼。

    夏芍轻轻挑眉,淡淡一笑便进了屋。进去之后她却没睡下,而是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里面一方紫檀木的盒子,打开来之后从里面拿了样东西便开门走了出去。

    “送给你的,拿着吧。”

    走过去,夏芍一摊手心。

    李卿宇一愣,目光从窗外风雨里转过来,落在她手心。只见女子手心白皙如玉,里面躺着件拇指大小、油光温润的玉罗汉。羊脂白玉的料子,一看就是老玉。他不由抬起眼,看向站在面前笑容淡雅的女子。

    夏芍送给李卿宇的正是当初布下七星聚灵阵剩下的两块玉罗汉中的一块。她这次来香港,那套徐天胤送的十二生肖法器和两块玉罗汉都带来了。她原本就打算将一块玉罗汉送给李卿宇保命用,但原本她的打算是给李伯元,让李伯元给他的。但看他今晚这副样子,这才不等明天,先拿出来给他了。

    当然,她送的话,理由就得换一个了。

    “拿着吧,听说玉有灵气,能挡灾。我听说,你们信这些。”夏芍一笑,往前递了递。

    李卿宇却是没动,他显然对她进了房间又出来有些意外,更意外她送来的东西。但男人在听了她的解释后,明显目光柔了柔,抬眼浅笑,带点调侃,“保镖不陪酒,陪送这些?”

    夏芍一愣,挑眉一笑,眼眸含笑,目光坦然,“不是送,我会记在雇佣金里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遇玄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遇玄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