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挖坑,兜风

    八月中旬,一场台风刚过,香港社会就又刮起了一阵风暴。舒残颚疈

    此风非彼风,这场震动全港社会的风暴是由香港嘉辉国际集团引起的。

    嘉辉集团,这个世界金融巨头,随着李伯元年纪渐大,这几年它的继承人一直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金融杂志、经济学家,甚至是三流的八卦杂志都请了所谓的社会学家来,分析李家三房的实力,哪家一有风吹草动,就被拿来大肆渲染预测。李伯元还没宣布谁为继承人,香港社会就先口水仗频频,不停地有人跳出来预测谁会上位。可见全港对于李家这个豪门家族的关注程度。

    在这种密切的关注下,全港民众这些年也听了不少猜测了,有的说得有理有据,很让人信服,但可惜的是李家就是没有反应,一切风平浪静。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年,对于李家继承人的事,民众大多都当做茶余饭后的八卦看了。

    而就在几天前,又有知情人士透露,李老爷子已经内定了孙子李卿宇为集团继承人,公司董事会已在商讨中,过段时间就会有结果。

    对于这次的消息,许多人都见得多了,一笑了之,且听且看。

    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次的事竟然真的是动真格的了!

    八月中旬,台风刚过,香港嘉辉国际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董事长李伯元亲自宣布,经由董事会决定,由孙子李卿宇任嘉辉国际集团总裁,成为李家的继承人!

    记者会现场,年仅二十三岁的李卿宇气质深沉内敛,端坐在年近古稀的老人身旁,任全港媒体闪光灯曝打,话筒堆积成山,自始至终发言不多。

    这个从小就被寄养在祖父膝下,在父亲的花边八卦和母亲捉奸追打小三的闹剧里长大的李家三代子孙,也曾有人推测李伯元有意将他培养成继承人,但一说起李家大房二房的势力,人们便都一笑了之。

    民众对花边八卦的关注永远多一分热情,每次有人提起李卿宇,无论他在商场作风如何狠辣老练,如何天资过人,人们对他的关注总在他不太光彩的出身上。总有人记得他是母亲未婚先育的私生子,总有人记得他出生后才被李老爷子抱回家中得到正名。总有人记得港姐伊珊珊靠爬床母凭子贵嫁入豪门的过往,也总有人去翻李正瑞的风流史,在他背后戳戳点点。

    他的才能被湮没在了父母给他的不光彩里,多少人对他成为李家的继承人并不看好。

    但世事难料,一场记者发布会在香港掀起了震动的浪潮。

    从今往后,他是嘉辉国际集团的总裁,他将正式搬入李家主宅,成为李氏家族的主人。

    他年仅二十三岁,金融俊才,尊贵显赫。英俊、多金、年轻、未婚。

    一时间,李卿宇成为市面上财经、八卦类杂志的头条,铺天盖地的宣传,一夜之间,他成为全港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贵族,勾了多少少女的心,入了多少上流千金的眼,只怕数也数不过来。

    但这些未婚千金们的心,却在几天之后,碎了一地。

    继承人的风波未过,李家再次宣布,李卿宇将定风水世家余氏的孙小姐余薇为未婚妻,订婚仪式将在三个月后,择吉盛大举办!

    消息一出,全港哗然!

    谁?余家?

    李氏集团竟然要跟香港第一风水世家联姻?

    这、这……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事!一般来说,豪门家族大多是跟政商两界联姻的多些,也有豪门子弟娶娱乐圈女星的,但这种在传统思想里,并不认为是门当户对。至于娶平民女子,成就一段王子灰姑娘故事的就更少了。若单单讲究门第,豪门还是多聘政商两界的千金。

    从没听说过有跟风水世家联姻的。

    李卿宇回国后的那场晚宴里,在场的宾客都亲眼所见余薇对李卿宇态度暧昧,但暧昧归暧昧,李家未必同意联姻。谁也没想到,李伯元还真的同意了这门亲事,要跟风水世家结亲了!

    震惊过后,不少人纷纷猜测其中原因。

    有人说,李家大房二房势力太强,如果给李卿宇定一般的政商界千金,怕平衡不了。与风水世家联姻看起来怪了点,实际上却是妙招。毕竟风水师地位超然,即使是李家大房二房势力再大,也得忌惮。余薇嫁入豪门,娶她进门的李家可不仅仅是娶进了一位风水师,而是整个余薇背后的风水家族!余九志弟子众多,香港、东南亚甚至是华尔街,余氏一脉的风水师成名者之多,人脉之广,思之令人心畏!这么一想,李伯元同意这门亲事完全是做了笔大赚的买卖!

    这种猜测是支持者对多的,但也有人嗤之以鼻。你说跟风水世家联姻是为了平衡大房二房的势力?扯淡!要是李家大房二房想争这继承人,联合起来阻挠李卿宇,或许李伯元还会用联姻的手段压制两个儿子。但李家大房二房简直堪称模范了!听说李伯元内定了孙子李卿宇为继承人之后,李家先是做通了董事会的工作,然后才召开的记者会。董事会里有一半的元老支持立长,长子李正誉亲自做这部分股东的工作,据说言辞恳切,句句为李卿宇正名邀功!要是没有李家大房二房的豁达大度,李卿宇能这么顺利通过董事会决议,接手集团事务?

    在嘉辉集团继承人确立的这几天里,李家子孙的团结和家族观深为各家媒体所赞,尤其是李家大房,李正誉深受民众赞誉好评,都称其憨厚大度。而李家在继承人一事上并未出现外界推测得那般恶斗,反而平稳度过,未伤集团利益一分一毫,也未伤血脉亲情分毫。其家族子孙的团结,已经被树成了楷模。甚至有多家媒体把不少豪门内斗的事拿出来数落,跟李家做比较,称李家儿孙的和孝,堪为上流社会表率。

    李伯元有这样团结的儿孙,他为什么要压制两个儿子?

    众说纷纭,猜测不断。谁也看不透,李家到底为什么跟余家联姻。

    事情就如同一团迷雾,李家对这门亲事并未作出任何解释,只是向外界表明,订婚宴的日子已经选好了,在三个月后。

    为什么在三个月后?李家给出的解释是,李卿宇刚刚接手集团,交接公务繁忙,需先稳定一下公司事务,再谈订婚的事。

    这个说法还算让人信服,但其实谁也不知道,三个月后的日子,还有别的用意。

    李卿宇的凶祸过去了之后才能订婚,而就在外界猜测纷纭的时候,余九志和余薇来到了李家大宅。

    他今天来,就是为了开天眼,查出李家当中是谁对李卿宇包藏祸心的。

    “爷爷。伯父,伯母。”余薇依旧一身火红长裙,身段妖娆,气质冷艳。她对李伯元和李卿宇的父母李正瑞和伊珊珊点头致意,又跟李家大厅里齐聚的大房二房的人打了招呼。她对李伯元的称呼改了,但对李正瑞夫妻和李家其他人的称呼尚未改,态度虽敛去了平日里的高傲威严,但依旧有些冷淡。

    她天生性情如此,看在李正瑞夫妻眼里则是心里大皱眉头,尤其是伊珊珊,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本就不看好这个儿媳妇,没想到公公还真给她儿子定了这么门亲事。

    这余家小姐,虽然是风水师,身份超然点,可她就不能有点笑脸?

    伊珊珊顿时预感到她这个当婆婆的未来生涯的不快。而一旁的舒敏则笑看伊珊珊一眼,目光流转,带点幸灾乐祸——你儿子当了继承人,你不是拽么?这会儿还拽得起来么?这么个儿媳妇,娶回来你指望她把你当婆婆?呵,你给她端茶送水,把她当菩萨供着还差不多!

    伊珊珊眼底神色一怒,而这时,余薇竟然露出了点笑容。

    但她这笑容是给李卿宇的,“卿宇。”

    虽然订婚宴还没举行,但李家既然已经昭告天下,她余薇就是李家未来的女主人了。对其他人改口早了点,但对李卿宇却是亲近点也无妨。余薇走去李伯元坐着沙发后,很自然地去挽李卿宇的胳膊。

    李卿宇脸上神色未动,那只胳膊却恰巧伸出来做了个手势,避开了余薇的碰触,“既然人已到齐,今天是余大师祈福的日子,错过了吉时就不好了。还是先开始吧。”

    余薇眉头轻轻一皱,眼眸泛着冷光看向李卿宇,但看着看着便释然地轻轻勾起唇角。算了,她也不心急,慢慢来好了。最起码,现在外面都知道李卿宇是她余薇的男人,他们会结为夫妻,她有一辈子的时间让这个男人爱上她。而且,她要让他爱上她,有的是手段!

    只不过,那样太无趣,她喜欢挑战。她会在不借用风水术的情况下,让这个冷淡深沉的男人爱上她。

    余薇轻轻一笑,连李卿宇对余九志生疏的称呼也没再提醒,当即便说道:“确实到吉时了,那就请爷爷开始吧。”

    余九志威严地点头,而李家人却是个个眼神古怪。

    今天是李家惯例齐聚的日子,几天前李伯元却跟他们说过了,说是余家的规矩,李卿宇既然跟他们家结了亲,李家就是亲戚了。余九志打算为李家人颂念祈福,请李家儿孙这一天齐聚在主宅。

    颂念祈福对香港人来说不陌生,但一般是在年末。年末的时候,香港人习惯还神、化太岁、地主神位加持、开运转运等,但没听说过八九月份还有祈福的规矩的!

    余家这是什么规矩?

    但余九志说的明白,这是看着亲戚的份儿,为李家儿孙转运开运的。李家大房和二房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一听是开运转运,纵然继承人的事旁落,但自家还有儿子在,为儿子开开运程也好。于是,这才勉强放下心中怪异的想法,同意了。

    李家的大厅金碧辉煌,大门关上,一家子人从沙发区域里出来,坐去客厅空处的金红地毯上,按照余九志的要求坐在他面前,围成半弧。看起来有的像是教徒朝圣聚会的模样,气氛有点诡异。

    但当坐下来之后,李家人发现余薇坐在李卿宇旁边,也在接受祈福的行列里,而且连老爷子李伯元都盘坐了下来,一家子人这才把心又放了放。

    余九志坐在李家人面前,盘膝闭眼,气氛便就此凝重了下来。

    而凝重的气氛里,谁也不知道,在李家二楼李伯元的书房里,夏芍坐在屏幕前,看着楼下的画面。

    李家人自然看不出来,但在她眼里,余九志盘膝坐下来之后,周身元气缓缓涨了起来!夏芍从来没看过别人是怎么开天眼的,她只见到余九志掐了几个指诀,无非就是不动明王印,加持自身,然后变幻内外狮子印,周身的元气满涨之后,缓缓浮动而出,仿佛一切精华都聚于眼上。

    在李家人眼里,他们只看得到余九志的衣服无风自动,脸色涨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而他们自己的气势却是弱了不少,只觉得心里没底,想赶紧遁逃的感觉。但却被余九志的气势镇住,腿脚忘记动弹,只能有些惊骇地盯着他看,最后看见他双目一睁!

    一道常人看不见的金光在余九志眼里聚集,与此同时,夏芍看见余九志结了个内缚印,最后换成宝瓶印,嘴里不住地在念动天心咒。李家人以为这听不懂的咒语应该是祈福的,但殊不知他们身上已经被余九志眼里的金吉之气笼罩。

    那道金气跟夏芍的天眼不一样,是属于外放的,从李家大房还是,李正誉、柳氏、他们的长子李卿涵,接着是二房的李正泰、舒敏和他们的长子李卿驰……

    金气每笼罩在一人身上,余九志的身子就震一震,脸色就白一白。外人看起来他像是电视里作法的人一眼,发了羊癫疯似的抽搐,莫名其妙。但其实他是每看一人,元气便大损一部分,身子不由自主地震颤。

    李家大房还好,当看到李家二房的时候,余九志的元气明显支撑不住,脸色从积蓄元气开天眼时的满面红光变成了灰白,整个人也开始喘气,预测的速度也变快了下来,几乎是一眼就扫过了,只是在看到舒敏时顿了顿。

    舒敏只见到眉须乌黑的老者眼露寒光,往她身上一落,吓得她啊地一声就被余九志的气势和威严吓得慌了神,连忙想往丈夫身上靠。

    而她这将动未动的时候,余薇轻皱眉头,在暗地里手决一动,在小指指尖上一掐!

    余薇坐在边上,动作又轻,李家人的注意力都在余九志身上,没人注意到她。夏芍在书房里却是勾唇一笑。

    舒敏坐着的位置在震位,属木,而余薇掐的指诀在申金,五行制克。舒敏本来就害怕,气势低弱,如今被余薇小施术法一制,气势更低。低到身子瘫软,想动也动不了的程度。而就是这暗地里的小助,尽管只是一瞬,也帮了元气消耗过重的余九志的大忙。舒敏没乱动得了,顺利被天眼的金吉之气笼罩上。

    余九志周身的元气又是大损,几乎已到了临界点,再折损下去,他便会元气大伤,轻则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重则有性命之忧!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紧急关头,他还是略略扫了眼李卿驰,但没法再细看,只是一眼,便身子再次一震,闷哼一声,脸色煞白地捂住胸口,颓然俯下身子!

    “爷爷!”余薇神色一变,急忙起身奔过去,扶住了余九志。

    而余九志应是吐了血,但他死要面子,性情硬气,硬是将这口血吞了,除了脸色惨白,看起来浑身无力,平日里威严的模样此刻看起来老了许多之外,从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他有吐血,只是能看出他神情颓然,十分疲惫来。

    李家人面面相觑,怎么祈福还变成这样了?这是祈福开运么?

    一家子人不免心中起来疑窦,他们有不是没请风水师做过祈福开运的法事,年年岁末除晦迎新,怎么跟今天的不太一样?

    余大师这作法的样子,也太吓人了些!

    但再深的疑问也没有机会问出,李伯元和李卿宇起来,赶紧将余九志扶起来,送他上了楼上的客房里暂时歇息。

    而书房里,夏芍关了屏幕,垂眸深思,眸底光芒莫测。

    原来如此。

    这就是修炼得到的天眼。

    显然,虽然不知道余九志是通过什么契机,得到了什么机缘修炼成了天眼,但显然他的天眼制约很多,并不如她报得的天眼使用起来随心所欲。除了不能预测自己的未来,其他人事皆随心意。

    今天观看余九志开天眼,夏芍所得结论匪浅。

    首先,不提余九志的天眼制约是否多,他的元气浓郁程度很是惊人。他今天一次性给李家六人开了天眼,消耗元气之巨,即便是师父来了也得吐一口血!仅以元气判断,余九志的元气跟师父的只怕不相上下!将来如果两人遇上,师父腿脚不便,年纪比余九志大,只怕要吃亏。

    再者,开天眼和斗法还不一样,对余九志来说,开天眼之时耗费心神和元气的事,而斗法比的则是奇门术法的杀伐制克,仅仅只是看他开了天眼,只能计算出他在斗法时能坚持多久,而无法知道他对玄门术法掌握了多少,到了什么程度。

    余九志并非玄门的掌门,有些嫡传术法他是没有传承的。所以,真正斗起法来,师父还是有优势的。

    但十年未见,师父对余九志的了解只停留在当年。十年的时间,他不是也遇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际遇,连天眼都修炼出来了么?那他除了师父了解的那些术法外,这些年还有没有习得别的手段?

    这件事必须要查一查。

    看来,是时候会会玄门的一些人了。

    夏芍垂着眸,掩了眸底的光芒,唇角却勾起颇深的笑意,抬眸看了眼已经关上的屏幕。仿佛那里面仍能看见颓然吐血的仇人。

    她的唇角缓缓勾起讥诮的弧度——只能开三次天眼?那这次可又损失了一次。

    还剩一次。

    ……

    余九志在李家客房里一直休息到晚上,才由余薇陪着离开了。他元气消耗那么重,竟当天就能站起来,实在是高手。而且,李伯元回到书房的时候,脸色尚有悲戚之色,夏芍问过之后,果然余九志告诉他的与夏芍说的一致。

    三个人,都是李伯元的亲儿孙。

    老人一脸悲戚,颓然坐倒在沙发上,眼神发直,“家门不幸……”

    他此时此刻,就算是心底对那天夏芍说的话有那么点不相信,现在也由不得不信了。但悲戚之余,李伯元心中尚有惊骇之情。

    他今天亲眼见到余九志是怎么推演预测的,虽然瞧着挺邪门,但总归是亲眼所见。可他至今不知道夏芍用什么方法推算出来的!她那天就是跟着自己在楼下开了场家庭会议,他什么也没见她做过。

    余九志今天在床上躺了一天,才能下地走路,而她那天可是悠哉悠闲,与平时没有一点不同!

    不愧是唐大师的高徒!

    如果,连她都能在这方面胜过余九志的话,那么唐大师来了之后,他们师徒联手,说不能真能铲除余九志。

    “唉!世侄女啊,伯父是按着你的话做了,余家你可一定要处理了。伯父可是一点也不想让那位余小姐嫁进李家啊……”李伯元闭了闭眼,叹气。

    那天,夏芍跟他提出这件事来的时候,当真把他惊了个不轻!

    她竟然请他答应余家联姻的要求,让余九志为李卿宇开一次天眼。并让李家用借口将订婚之期推迟到三个月后,她答应以三个月为期,铲除余家!这次是联姻只是设套,绝不会将李卿宇的婚姻幸福搭进去。

    李伯元犹豫过,毕竟事关孙子的一生幸福。这孩子,从小就爹不疼娘不爱,他这个爷爷再宠他,也无法替代父母才能给他的家庭温暖。他指望着他将来成家,能遇到一个自己心爱的女子,温柔贤惠,两个人一起组建温馨的家庭。哪怕是联姻的政商两界千金里找不到合适的孙媳妇,他都不介意他找个平民女孩子。只要他喜欢。李家事到如今不缺钱,他到了这个年纪,只希望儿孙幸福。

    但李家今天的一切,都源于当年唐宗伯对他的知遇指点,没有他的指点,李氏集团的基业就起不来,也就没有今天的豪门巨富,世界金融巨头。

    这是恩,必须要报。

    李伯元几乎三天没合眼,反复思量琢磨,最终痛下了决定——应!不应余薇也是要缠着卿宇!余家不倒,他们手段莫测,谁知道会用什么法子缠上李家?只有除了余家,李家才会高枕无忧。就算是三个月之后,唐大师和芍丫头不能顺利把余家除了,他李伯元也会拼尽大半生在华人世界的影响力,拼上悔婚,也要跟余家干到底!

    余九志是唐大师的死仇,李家尽一份心,就算是帮唐大师报仇了!

    “李伯父,您放心。我发重誓,为期三月,余家必除!李伯父的相助我会铭记在心。”夏芍再次保证。

    师父和师兄还有一个半月来港,这段时间给她挖坑布局,而他们来后,用一个多月的时间收网,时间上足够了!

    只是这一个半月,她要抓紧。自从来了香港,这半个月来,夏芍还没跟马克西姆和莫非联系过。她打算今晚就联系,让他们帮忙她做点事情。

    夏芍看了李伯元一眼,目光有些悲悯,这位在商界呼风唤雨的老人,在儿孙问题上还是狠不下心来。他们毕竟是他的子孙后代,既然他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处置,不如她来帮把手吧。而且,在为李卿宇化劫的这段时间里,她不能时刻跟在他身边,她还要布局,会会玄门的人。她不在的时候,免不了要劳烦马克西姆和莫非帮忙盯梢。

    当然,她会先用天眼帮他预测吉凶,然后挑没事的时间外出办事的。

    夏芍打算,今晚就趁夜深,出门一趟!

    但晚上用过晚餐之后,夏芍惯例先用浴室,出来之后本想开天眼预知吉凶,再回屋休息一会儿,等夜深李卿宇睡着了,她就偷偷溜出去。

    没想到天眼还没开,李卿宇就开口了,“我想开车出去兜兜风,有兴趣一起么?”

    夏芍一愣,一看外头天色,“这个时辰?”

    李卿宇挑眉,看她的目光又有点深究,“时辰?”

    夏芍一咬唇,她知道现在用这种词汇的人不多,不过也没多解释,只问:“除了开车兜风,还要去做别的事么?”

    李卿宇想了想,“或许还去酒吧喝点酒,怎么?”

    他目光深沉地看着眼前女子,镜片底下透出审视探究的光,果见她轻轻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似乎有点纠结。

    夏芍确实是有点纠结,因为按照奇门术数来讲,今天的日子在出行上没有太好的局象,尤其在这个时辰,出去容易遇上点事。

    至于是什么事,夏芍也不好说。她要跟李卿宇一起出去的话,她就身在局里,用天眼也看不出事来。只能根据局象,知道许不是太大的事,但肯定有点麻烦。

    虽然她可以提议李卿宇过了这个时辰再出去,可是晚两个小时的话,夜就深了。她还打算今晚联系马克西姆和莫非……

    夏芍很想说,明天。但当她看向李卿宇的时候,发现他立在窗前,看着外头的风景,庭院漂亮的灯光洒进来,映亮了男人英俊里带点奢华的脸庞,但他的气质却是深沉寂寥的。

    深沉,这是她在他身边半个月以来一直能体会到的气质。除了深沉,这个男人仿佛没有别的。他的情绪都被掩饰了起来,包括在得知李伯元让他与余家联姻的时候,他还是这张深沉的脸。

    事关他的婚姻,他一生的情感生活,但他却能将情感藏得很深。事关自己,也分毫不露。他甚至想也没想地就点了头,对方是余薇,夏芍不觉得李卿宇会喜欢余薇那种女人,但他点了头,仿佛决定的不是自己的婚姻。

    那是一生,不是一天!

    夏芍无法想象,李卿宇在得知他要跟余薇共度一生的时候,内心是怎样的情绪。但她对于这件事,却是有些内疚的。虽然一切都是她跟李伯元的谋划,也没真想着把他的婚姻搭进去,但他被蒙在鼓里倒是真的。

    除非他没有感情,否则,怎么会真的愿意呢?

    他只是将感情藏得很深,不表露出来,不代表心里不难受。否则,一个沉敛自制的男人,连听到自己活不过百日时都能有条不紊地处理事情,为什么今晚会想出去开车兜风喝酒呢?

    他是想要发泄一下吧……

    夏芍垂了眼,心里很是内疚。几番思量,终是点了头。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大事,她也舍命陪君子了!

    “要化装么?你现在可是全港少女眼中的一块鲜肉。”出门前,夏芍眼里带起笑意,打趣道。

    没想到,李卿宇仍旧一副深沉的脸,但在开门出去的时候,居然回了她一句,“即将售出。”

    “……”夏芍在后面愣了一会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点不可思议。

    李卿宇居然有幽默细胞?

    而她不知道的是,男人走在前头,走廊柔和的灯光里,额角有点突突跳动。

    ……

    香港的夜色很美,华丽里不失沉静,看得见美景,也静得下心。

    李卿宇并未改装,他似乎不在意八卦杂志无所不在的狗仔队,连出门的车都是开着劳斯莱斯,不避人,但也并不让人觉得招摇。

    李卿宇开着车,车速缓慢,车窗开着,在路上绕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车子停在了一处不知名的半山腰上。

    车上有饮品区,红酒香槟都有。李卿宇取了两只酒杯,倒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夏芍,一杯自己拿着,下车倚在车身上,便吹着山风遥望山下霓虹。

    夏芍端着酒杯下车,一挑眉,“你不是要去酒吧?”

    李卿宇唇边噙起浅淡的笑意,“这儿环境不比酒吧好?”

    夏芍一翻白眼,好吧,这里环境好。不去酒吧也好,那地方人多眼杂的,什么人都有,容易惹麻烦。

    李卿宇轻啜红酒,喝得很慢,眼眸望着山下风景,也不说话,气氛很沉。夏芍也不是闹腾的性子,要是徐天胤在,她许会活泼点,闹闹他,给自己找点乐子,但是身旁的人是李卿宇,她实在拿不出那种心态来。

    但今晚她还真的有话想说。

    “余薇的事,你就这么答应了?”夏芍看向李卿宇,问道。

    男人果然转过头来,目光有些深,夏芍怕他误会自己想过问他的私生活,于是便淡淡笑了笑,又问:“联姻,或许是豪门子弟的命运。但人都是有感情的,跟没有感情的人共度一生,换成是我的话,应该不好受。”

    夏芍转头看着李卿宇,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唐不唐突。没想到,她却看见男人目光略柔和,浅淡的笑了笑。笑容虽浅,却很奢华。

    “怎么,你们公司的保镖还兼顾心理疏导?”

    夏芍一愣,无语一笑。这男人拐弯抹角地骂人,以为她听不出来?上回说她抢风水师的生意,这回不就是在拐弯抹角地说她抢起心理治疗师的生意么?

    她一翻白眼,索性认了,“对,捆绑销售,收费的。”

    “呵呵。”李卿宇低头,竟少见地沉沉笑出声来,抬眸时看向她的眼神依旧柔和,甚至带点缱绻,“这么说,你们公司对员工的培训倒是全方位。下回我要是再请保镖,会记得再找你们公司的。不过……”李卿宇的眸色又深了,“下回不会再找你了。”

    夏芍一愣,“为什么?我很优秀的。”

    对于她的自卖自夸,男人只是笑意深沉,“再优秀,也是女人。”

    夏芍一听这话,轻轻皱眉。怎么?这小子还有沙文主义?

    却没想到,李卿宇的下一句话就让她愣了,“女人,总要嫁人的。保镖的职业太危险,你已经二十岁了,不想退出这一行么?你这么会抢别人生意的人,在其他行业也会很优秀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章 挖坑,兜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章 挖坑,兜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