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合会

    林冠被李卿宇推出去的时候,不慎把脚崴了,之后又被夏芍扫了一脚,一条腿彻底断了,此时鼻子正流血,看起来惨不忍睹。他被夏芍拽起来,用枪敲着头还不肯就范,眼神凶恶,直瞪向李卿宇,“李卿宇!你他妈找死!你敢动老子!信不信老子找一帮人,搞死你和你的小保镖!”

    他骂完李卿宇,又去骂夏芍,“你知道老子是谁么!在香港的地头敢拿枪指着老子的头,你他妈找死!”

    夏芍不理他,就像没听见他在叫嚣,目光看向两名吓得抱在一起的女子,吩咐,“去,把车开了,别挡路。”

    “不准开!给老子打电话叫人!老子今晚要他妈……啊!”

    话没说完,林冠便觉得太阳穴一阵剧痛,两眼一翻,就想晕倒。

    两名女子尖叫一声,惊恐地看着林冠天阳穴处渗出的血丝,再看看那名拿着枪托敲人,脸上还带着浅笑的女子,两名女子看她的眼神简直像看变态。

    夏芍却是一挑眉,笑眯眯吩咐,“去吧,别耍花样。枪里还有六发子弹没用。”

    虽然她语气很闲适,但看过她打架风格的两名女子,完全不敢认为这是开玩笑。两名女子哆哆嗦嗦上了前头一辆法拉利,抖着手发动了车子,把车子开去了一旁。

    “钥匙。”夏芍慢悠悠冲着车上的钥匙努了努嘴。

    两名女子互看一眼,咬唇。她要钥匙做什么?没有钥匙,车就不能开了,这一地的伤员……

    但夏芍一挑眉,两名女子便赶紧把钥匙给了她。但不料她拿到了一把钥匙,便又冲另两辆车看了看,把三辆车钥匙都要到了手上。

    钥匙到手的一瞬,夏芍手中的枪一旋,漂亮地耍了个花,手一扫,正中林冠后颈,男人应声而倒!然后她便拿着枪和钥匙,叫李卿宇上了车。

    车子缓缓发动,两人慢慢驶下了山,直到到了山下,夏芍才一把将三辆法拉利的车钥匙从车窗抛了出去,随意一丢。

    李卿宇从后视镜里看了夏芍一眼,没说话。许是今晚见她动手,似也对她有新的认识,他一时沉默不语。

    夏芍却是有话要问:“那个姓林的是什么人?”

    在香港,不卖李家面子的,必然是有些不俗的背景的。而且,那两名纹着纹身的人身上有枪,姓林的带那一群人看起来也三教九流,不像是富家公子哥儿的交友圈子。

    “小人物,不值一提。但他的父亲在香港黑白两道名气很大。”李卿宇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夏芍,“他父亲林别翰是三合会的坐堂,母亲姓李,跟李家稍微沾着点远亲。”

    夏芍一愣,三合会?

    三合会和安亲会的历史都很古老,安亲会的前身是青帮,分四庵六部,而三合会则分内八堂外八堂,名称虽不一样,但其实都是主管帮中事务的。

    坐堂在三合会应属内八堂,主管帮中事务,相当于总管,职位不低。

    林冠是林别翰的私生子,说来也巧,他母亲是李家的远亲,在香港也是经商家族,只可惜家道中落。林冠的母亲在家道中落的时候,为了寻找援手,设计怀了林别翰的孩子。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的林别翰就深得三合会的龙头戚家的器重,在帮中很有威望。林别翰在道儿上极重义气,他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只可惜身体羸弱,结婚后始终未有所出。李氏设计林别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得手的,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道儿只传闻事后林别翰大怒,非但没有帮李氏一家,反而放出话去,谁也不许帮忙,结果导致李氏娘家资产败落。

    道儿上传闻,李氏是因为怀了林别翰的孩子,最后才没被林别翰所杀,但他却始终不认这个孩子,让小时候的林冠很是过了一段私生子的日子。直到十年前,林别翰的妻子过世,临终前嘱咐他让林冠认祖归宗,林别翰这才算是承认了林冠的身份,但至今也没把他接回林家居住。

    林冠和他母亲最艰难的时候,是靠着李家的接济生活的。林冠小时候还在李家大宅住过一年,他跟李卿宇年纪相仿,李卿宇的母亲伊珊珊也是未婚生子,让李卿宇也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声。因此,林冠算是找到了同病相怜的人一样,把李卿宇当做玩伴。没想到,李卿宇懂事早,性格沉稳,不爱跟着他闹,导致林冠想方设法地挑衅他,两个孩子曾在李家大宅打了一架,从那之后,李氏就带着林冠离开了李家大宅。

    李家对林冠母子算是仁至义尽的,给他们母子在外面置办了一套房产,供他们母子栖身。但这正戳中了林冠敏感的自尊心。随着年纪越大,李卿宇在李家大宅接受李伯元亲自教导,母亲伊珊珊也正式嫁入李家。而林冠则和母亲在外头居住,不被林别翰承认。

    同样是私生子,时差境遇天差地别,这让林冠很是不平衡。他少年时期就不学无术,结实了一帮小混混,在社会上吃喝嫖赌。虽说林别翰不承认他的身份,但他毕竟是三合会坐堂的独子,因林别翰为人很重义气,在道儿上口碑人缘都不错,知道这件事的人,对林冠还是多有照顾的。

    这更加助涨了林冠的嚣张气焰,十年前他父亲对外承认他的身份,虽然没让他搬回林家住,但也送他去国外读书,可惜他不学好,回来之后还是一个样儿,靠着他爸在道儿上的威名作威作福。因为犯的都是打架斗殴的小事,林别翰便睁只眼闭只眼,全当没他这个儿子,也不管他。

    前段时间,李卿宇被宣布成为李家的继承人,就任嘉辉国际集团总裁,在全港掀起狂热追捧的浪潮。铺天盖地的杂志报纸宣传,无不说他年轻有为、英俊多金,这看在林冠眼里无疑是一粒揉在眼里的沙子。

    这才导致了今晚在山路上遇见,他非得找李卿宇麻烦不可的事。

    “不必在意他,林伯父跟爷爷也是有些交情的,这件事他不敢跟他父亲说。”李卿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车子已开进了李家大宅。

    夏芍没想到今晚居然把三合会坐官的独生子给揍了,虽然李卿宇表示不必理会林冠这个小人物,但他哪里知道夏芍内心的感慨?

    世上的事,果然是无巧不成书。夏芍来香港,为了是给师父报仇,拿回玄门的主事权。而三合会跟余九志关系密切,是公开支持余九志。说来,三合会也算是敌人。只是没想到,夏芍还没找余九志的麻烦,就先遇到了跟三合会有关的人。

    玄门历来跟三合会以及安亲会交好,唐宗伯也曾说过,因为玄门的风水师们在港澳、东南亚和美国、新加坡等地比较活跃,因此跟占据南方的三合会平时关系密切些。只不过当初安亲会的老当家为人重义气,与唐宗伯关系不错。当时,正值安亲会和三合会争斗最厉害的时候,玄门里的长老分作两派,有支持安亲会的,也有支持三合会的。

    唐宗伯被暗算的时候,正值他去内地,为安亲会在新市的堂口选址,当时新市刚好处于两家帮会争夺的地盘,三合会也委托了余九志去那里为置办的产业选址,两家帮会争得不可开交。为了和平点解决,当时余九志便提出与唐宗伯斗法,谁赢了,哪家帮会便在此安家落户,输了的退出,不得有怨言。

    唐宗伯一口答应,结果被早已有所准备的余九志暗算。

    当年的事,三合会有没有参与不得而知,如果没有,那倒好办很多。如果有,这次香港之行的任务就艰巨很多。

    但对于夏芍来说,如今只有她一人在香港,事情总得一件一件的办,行程虽紧,但急不得。

    回到李家之后,夏芍说了句要休息,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但她自然没有休息,只是将房门反锁,然后轻轻打开窗户,从阳台翻了出去。

    ……

    夜深的香港依旧霓虹闪烁,但一名身穿黑裙的女子在街道中穿行,走过的地方没有豪华游乐场,没有高档商业街,而只是一条老街,路灯在夜晚的路面上发着昏黄的光。

    她走进一条小巷,四下里看了看,走进一处胡同的单元楼。楼房老旧,在顶楼的一处住户门前停下了脚步。

    轻轻敲了三下,房门便开了。

    来开门的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亚裔女子,黑色头发利落地扎着马尾,一张白皙的瓜子脸,眼眸黑沉,容貌颇美,但气质严肃,不苟言笑。

    她开了门,只对夏芍点点头,便将她让进了屋里。屋里沙发上,一名高大的俄罗斯光头汉子正在吃着泡面,一见夏芍进来就开始抱怨。

    “来得太晚了!我们都到香港半个月了,你才想起找我们。我真怀疑徐是雇佣我们来旅游的,不过旅游住在这种破房子里也实在郁闷,半个月可憋死老子了!”马克西姆两口把泡面塞进嘴里,咕哝着抱怨。

    莫非看他一眼,表情冷,声音更冷,“等待是雇佣兵的最基本的素质,抱怨,说明你不合格。”

    这名娇小的女子看起来块头与高大的马克西姆差了一大截,但她一眼看过去,男人便好像被克制住了一样,只摸摸光头,便咕咚咕咚把泡面喝了,坐在一旁的老旧沙发里不说话了。

    夏芍有趣地看了两人一眼,便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我已经是谁要害我的雇主了。这三个人的动向请帮我留意一下,我需要你们想办法帮我在三人家中安置监控设备,帮我监视一下,尽量拿到一些证据。”

    “监控?”马克西姆从沙发上直起身子,一副夏芍大材小用的模样,夸张地道,“还真的是外围工作啊!嘿,莫,她想让我们去当安装工。”

    “我们的雇主是夏小姐,她的需要是让我们协助。你对雇主的要求有怨言的话,我可以跟伊迪说一声,让他停止你的这次任务,换别人来。”莫非看也没看他,只是边说边把夏芍手中的资料接了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点了头,“我今晚就做安排。”

    “我看看!我看看!”马克西姆一听莫非撵他回南非,便立马从沙发上窜起来,火烧屁股似的把女子手中的照片等资料抢到手,快速一翻,一指其中一人,“我监视这小子!一看就不顺眼!”

    夏芍好笑地看他一眼,然后颔首,“尽快。今天李家大宅发生了件事,我估摸着他们会起疑心,说不定会有动作。”

    她说的自然是余九志以祈福开运为名,开天眼的事。没想到莫非听好,抬眼对她道:“那是你的雇主的事,不必说给我们听。你只需要吩咐我们怎么办,我们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只要是雇主吩咐的,便会照做。这是雇佣兵的铁则。”

    夏芍一愣,没想到这女子这么一板一眼。她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但在雇佣兵界里已经是很有名气了,听说还跟徐天胤合作过,也不知道以前是怎样的成长经历。

    夏芍笑了笑,点头道:“好。那我三天前打电话给你们,让你们帮我调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莫非一听这话,便转进屋里,出来时拿了一份资料递给夏芍,“这就是你要的资料。我们已经查过了,在香港从事风水行业的人数约莫有四万,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小风水师,不太有名气。有名气的那些都是玄门四老的弟子,他们在商业旺区开馆,地址、业务和客户情况都在资料里。你要找的人风水馆已经在五年前关闭,现在住在深水埗,近年的情况和地址也在资料里。”

    夏芍边听边将资料接了过来翻看了一下,她要找的人是玄门四老中的张长老。他是唯一一个坚持唐宗伯还在世,不肯服从余九志的人。但正因如此,门下弟子被打压得几乎死绝,如今也在另外两名支持余九志的长老联合打压下,从香港玄学界几乎销声匿迹,不仅被逼得闭馆,连住所也迁去了富人不多的深水埗。

    夏芍看了眼资料中老人的情况,深深皱了皱眉头。收起资料,她对莫非和马克西姆道了谢,便说道:“我最近会很忙,晚上大多数情况会出门办事,到时我会联系你们,拜托帮我注意我雇主的安全。”

    “嘿!又要帮你看着你的雇主,还得帮你监视着三个人,我们只有两人。用你们中国的话说,你以为我们有三头六臂?”马克西姆瞪着眼。

    夏芍抬眼笑看他,知道他不是认真的,只是故意找茬而已。这男人大概还记着那天她把他当垫背,并且把他的军刀丢去垃圾堆的事。于是,她开玩笑道:“闲了也不行,忙了也不行。用我们中国的话说,你比女人还要婆妈。”

    马克西姆的中文还可以,但说起话来还是带着浓重的外国腔调,他显然不太明白“婆妈”是什么意思,但夏芍拿他跟女人比,他一听就知道不是好话,顿时吱哇乱叫,“莫,她是不是在骂我?我真的很怀疑,徐怎么看上的这女人?她一点也不善良,把一个大活人从楼顶上丢下去,拿人当垫背,还把比克留给我的军刀丢去了垃圾堆!”

    夏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就知道!这男人个头挺大,心眼儿倒小。

    “那是你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莫非板着脸,无情地道。

    夏芍今晚就打算去见见玄门四老中的张长老,正好莫非和马克西姆要出门,连夜潜入李家大房和二房家中安装监控,三人便一起下了楼。

    也不知道两人从哪里弄了辆大车来,外表看起来像是小型的货车,但到了里面夏芍却是眼前一辆。里面各种仪器齐全,明显是改装过的。

    马克西姆开着车,打算先将夏芍送去深水埗张长老的住址附近。夏芍坐在车里,看着沿路的夜景。

    即使是晚上,很多摊位也没有关门,报亭都是二十四小时的,车子开在马路上,沿路都能看见报亭里各种杂志。

    听说,香港的风水师们很喜欢出书,每年都有各类运程书和出版社签约出版。每年仅风水师出版的运程书籍就有五六十种,销量数十万本。香港的风水师将出书当成一种身份的象征,据说这也是招揽生意的法门。

    那些报亭书摊上的书因为车子开得快,夏芍并没有看得太清楚,反倒是沿路的一些大型广告牌上,竟然看到了有风水师的广告。

    地铁站、书报摊、闹市商区户外广告牌、报纸、杂志,一路开车走着,居然看见了形形色色的宣传海报!而且有些商业旺区的巨幅广告,一幅估计要十来万,这些人居然都来打广告。夏芍不由想起前世的时候,来香港出差,那时正值年末,各大电台电视台都会邀请知名风水师做客节目,为市民讲解流年运势,风水师们的曝光率之高,跟内地简直天差地别。

    夏芍在沿路的广告里,看见了余九志、余薇和玄门资料里的长老,这些人穿着风光,被安上大师的头衔,宣传广告拍得很有气势。而这些广告里,惟独没有看到张长老的身影。想起这位唯一支持师父的老人,夏芍便垂了眸。沿路风水师们的广告越多,她眸底神色便越冷。

    车子也不知开了多久,渐渐进入深水埗。

    这里据说是香港的穷人区,但其实从外面看也不是很差,商业街、地铁站,一切设施齐备,只是居民区的楼房有些老旧。

    只是令夏芍意外的是,车子越开越偏僻,张长老住的地方在边缘的地段,远离居民区,一幢独立的小楼,旁边一弯死水一般的湖泊,对面一座独山,草长得很不精神,山脚下孤零零几座坟,在夜晚的郊区看起来颇为诡异。

    夏芍一看这地方便皱了眉头,不等马克西姆把车开去地方,便说道:“停车!”

    ------题外话------

    这章是补昨天的。

    晚上**点有二更,是今天的更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三合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章 三合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