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闹鬼小渔村

    游轮到达渔村海港的时候,一船百来人上了岸。舒残颚疈

    港口有些破旧,很多年不曾收拾打理过的样子。踏在上头,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因为这座渔港雾气缭绕,用眼看是白茫茫一片雾气,但导气全身之后就能感知到,岛上温度很低,雾气里有种阴凉的感觉。

    这座渔岛,确实有点不太对劲。

    游轮是租用来的,船长听说岛上闹鬼的事后坚持不肯停靠在港口等着,只说好了一周后开船来接,然后一刻都不停留地就起航走人了。

    破败的港口岸边,只留下一百来人看着船远去。

    夏芍在人群里,不着痕迹地扫视了这一行百来人的风水师。这些人不说在风水界都有很大的名头,但确实都是中坚力量,算得上有实力的了。

    此时,一行人自动分作了四堆,余、曲、王三脉的人离得近些,看向张氏一脉的人目光有些不怀好意。而张氏一脉的人站得离他们远些,目光戒备而敌视。冷家的人则独自站在中间,离谁也不近,果然是冷家风格,中立。

    剩下的其他门派的十来个人站在一起,大多神情严肃地望向岛上。

    余九志在这时站了出来,说道:“一路过来,大家都累了。今天就先在村里休息,明天再开始考核。岛上还有人家,今晚就借住了。看见岛上那座山了吗?那就是我们明天考核的地方,察地脉,断龙气,有在断阴穴方面有专长的人,拿出你们的本事来,现场点几个风水穴来看看。”

    余九志一开口,一行人就都向他望来。即使是来岛上,他今天也是一身西装革履,仿佛立在风水界的神坛上,神态威严,不苟言笑。

    其实,不只是余九志西装革履,站在他身边的两名五十多岁的老者也是一身正式的西装。这两人身量都是中等,同样的威严气质,一人高些,一人矮些。

    高的是玄门四老中曲氏一脉的曲志成,他鼻梁上架着眼镜,脸阔目明,看人目光放得很远,仿佛没人在眼里。

    矮的是玄门四老中王氏一脉的王怀,他笑起来眼睛眯着,和蔼慈祥,但却叫人捉摸不透的高深。

    两人站在余九志身旁,都是负手而立,看着这些来参加考核的小风水师,一副大师气度。而余九志三人身旁,冷家老爷子也戴着副眼镜,却是穿着一身爬山的白色运动装,看起来就像是早晨在公园打太极的老人家,身健体壮,面色红润,带点书香门第的气质,拄着根龙头拐,威严里带着点文人气。

    四位老人站在一起,虽说是衣着风格各有不同,但都各有各的威严气度,令人一眼就顿感压迫,仿佛面前的是难以逾越的厚重大山。

    然而,正是在这样的阵容里,一身老头衫大裤衩,脚下穿了双不搭调的球鞋的矮小老头儿,便显得极为突兀。他就站在余九志身旁,非要跟他并肩而立,同样负着手,甚至抬脚把旁边的曲志成往旁边踢了踢。

    在玄门弟子眼里,张中先脾气怪,性子倔,而且这副不修边幅的打扮实在是……让人无法直视。

    曲志成西装革履的,看张中先的球鞋踢过来,顿时皱着眉头嫌恶地往旁边让让,曲氏一脉的弟子都露出怒色,但张氏一脉的弟子则嘴角抽笑。

    现如今仁字辈以上的弟子都知道,曲志成原不在玄门四老的行列里,他是十多年前,唐宗伯失踪后,余九志出来主持玄门事务,又提拔上来的一个人。原本,余九志是四老之一,现在他列在其外,俨然以掌门自居。

    看着余九志威严的气度,有一些人便露出敬畏和羡慕的眼神。不光是那十来名其他门派的人,就连玄门的弟子,也流露出这种神态。

    唐宗伯失踪十来年了,十来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从小入玄门,修习玄学易理,出师收徒。因此这十来年里,许多年轻的玄门弟子都没见过唐宗伯,他们只从各自师父那里听说过,他是玄门的已故掌门,而先如今的玄门,虽说新掌门未立,但在众人心里,余九志就是掌门。

    一群人里,唯有张氏一脉的人垂着眼,目光发寒,不愿去看余九志。他们这一脉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知道好几位弟子都死得莫名其妙。他们知道是余氏、曲氏和王氏合伙干的,但没有证据,而且人没他们多,实力没他们强,这口气忍了好几年,今天总算是能站在这里了。

    有什么招,就尽管招呼吧!

    而余九志就当没看见张中先,说道:“走吧,先进村再说。”

    说完,他便转身带头往里走。张中先却不客气地在这时挤过来,明显地一撞,自己便先背着手沿着小路入村了。

    “爷爷。”余薇一怒,先上前扶住余九志,余九志脸色也不太好看,望着张中先的背影,眼微微眯了眯。但他没说什么,只由余薇扶着,由曲志成和王怀跟着,走入了村里。

    后头冷家老爷子拄着拐杖跟上,冷以欣在旁边同样扶着爷爷,她一身白色长裙,走在乡村满是杂草的道路上,步子极轻,气质出尘。只是神色淡淡如水,平静得仿佛世外之人。

    从港口往里走,便有条入村的道路。两旁已长了杂草,蜿蜒曲折,地上还是泥路。实在让人不敢想象,这样的小岛里会有一座村子。

    走了约莫半小时,眼前总算是慢慢现出一座村落来,但一群人看着,都不由蹙眉。

    这村子已经破落不堪了,像是别人抛弃了的荒废海岛小村,房屋还带着点闽南风,屋顶是硬山式曲线燕尾脊,红瓦屋面,石砌墙体。可以想象得出,以前是很美丽的村子,但如今却已经荒废,房前屋后长了草,屋瓦窗下结了厚厚的蜘蛛网,看起来像是很久无人居住了。

    原本余九志说明了明天的考核项目,众人的注意力略微转移,但是看见眼前荒废的古村,不少人便又都神色严肃了起来。

    玄门的弟子都导气全身,感应着村子里的气息。其他门派的人也都按各自门派心法导气,感应四周。甚至有人拿出了罗盘,看上头磁针跳动得异常厉害。

    夏芍站在人群里,为了防止开天眼会引来玄门四老的注意,因此她也只是凭着感应扫了扫眼前的村落,渐渐蹙眉。

    有点不太对劲!

    这村子的格局站在村口来看,枕山、环水、面屏,乃是三阳之地。之前游艇未靠岸的时候,远远看去,整座小岛类似船型,按理说,该是风调雨顺,出富贵后人的小村。怎么会落败至此?

    从感应上来判断,村子尽头拐角处,确实阴气很重,大白天的风从那边吹过来就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那地方必有很厉害的阴人。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这村子风水不错,按理说不该能养阴成凶才是,怎么回事?

    “奇怪。”这时,站在夏芍身旁的温烨开了口。男孩手放在兜里,他并没有拿出罗盘,只是眉头皱着,一指前方拐角处的一座大宅,“那边。但奇怪的是,我感觉不出阴人的五行毒来。大白的阴气这么强,不应该感应不出来。难不成,没入土为安?”

    夏芍听了眼神一亮,看向身旁男孩,内心有些赞叹。不愧是专司抓鬼的小神棍,感应果真厉害!五行毒在医学上也有说法,据说有风毒、水毒、火毒之类,但对应在命理学说中,每个人生辰八字不同,生来便有土命、水命之类的说法。因此即便是离世,有一分残念在世,也能分辨出各自的不同来。

    温烨应是感觉村子里的阴人很厉害,推测可能并非一人,于是想感应一下,但是却没感应到,所以才觉得奇怪。

    但他已经是很厉害了,像此时一行人中,拿出罗盘的在三分之二以上,这些人明显靠感应都没有温烨灵敏。

    他才只有十二岁,这样的天赋,将来必定修为无量。

    夏芍笑着垂眸,这时却感觉到不远处一道目光投了过来,夏芍敏锐地感觉到,不由抬眸看去。

    这一看不由一愣,目光落处竟在其他门派的那十来名风水师的人里,有一名英俊的男人正望过来。

    那男人约莫二十五六,五官俊美,眼神干净带笑,肌肤白皙如玉,仅看他的容貌,娱乐圈的男星也不及他。但这男人的打扮却叫人满头黑线——他竟穿着一身金黄道袍,胸前太极图、八卦图,身后背着桃木剑,上头挑着一只金摇铃,随风清灵作响,十足的道士打扮!

    但让人黑线的是,男人耳朵里竟塞着耳机,显然在听着音乐,身前挂着一条大帆布袋,耳机线的尽头落在帆布袋中,里面鼓鼓囊囊,估摸是放着黄纸符箓一类的东西。

    夏芍嘴角不自觉地一抽,怪异垂眸。这种组合……真是怪人处处都有!

    男人的目光在温烨身上一落,似乎是听见了他刚才的话,然后竟笑着走了过来,宣了一声道号,“无量天尊!请问可以结个伴么?”

    海若一行人闻言都转头看向男人,温烨皱着眉头将男人打量一眼,语气不太好,“喂,大叔,你打扮好奇怪!”

    “小烨!”海若赶紧喝止他,今天来的人,自家门派的还算知根知底,知道修为如何。其他门派的,谁知道有没有高手?乱说话最易惹祸端。

    而男人竟也不生气,只是刚要说话,余家的一名弟子就一指村子尽头,“有人!”

    ------题外话------

    元宵节快乐!

    本来想写五千的,说好两点半发,就先这些吧。

    晚上的二更零点前发出来,万字。

    今天元宵节,大家吃好玩好,我码字去了~挥~

    再说下群的事,有要加群的妹纸,请先加验证群【271433991】,验证信息格式为;粉丝等级+潇湘会员名。粉丝等级童生以上(包括童生)的妹纸就可以入内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四章 闹鬼小渔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四章 闹鬼小渔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