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无量子,目标变更!

    温烨冲进去的时候,一手提着他的T恤,一手导气于掌,以掌开路。通常情况下,阴人遇此都会纷纷躲避,否则必为掌心雷火所烧。但这宅子里的金鳞大蟒的阴灵段数跟高,宅子里的阴气跟在村子街上的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夏芍看着温烨冲进去,宅子里的阴气竟不散反往他身上聚拢!

    黑如浓墨般的阴煞之气仿佛要将男孩吞没,看得夏芍心头一跳,顿时想起当初龚沐云被三合会暗杀那晚,死在龙鳞阴煞之下的那名杀手。那杀手也是被阴煞所缠,七窍流血而亡,死状奇惨。

    怪不得来这座宅子企图除阴灵的风水师会暴毙。没有传承的人,无法用元气护住自己,暴毙是必然的,只怕一踏进这宅子就被阴煞所缠暴亡略微。但即便有元气护持,对方阴煞太强,稍有不慎便会被阴煞所噬,当初收服龙鳞的时候,夏芍可是足足用了五十四道符咒才把它压制住。如今温烨这样往里闯,怕是不成,这跟他以前遇到过的阴人明显不在一个等级。

    眼见着男孩才往里冲了几步,阴煞便已将他裹得像要看不见,他赤膊瘦小的身影在宅院里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渐渐被浓墨般的阴煞侵蚀,就像是快要被烧掉的老照片。夏芍一皱眉头,周身元气倏地放出,虚空制出一道符,符咒在浓墨般的黑气里明显豁出一道符箓图案,前方阴煞一遇上,顿时被震散。

    温烨的身影显现出来,夏芍出手及时,他并没有太大的事,只是刚才阴煞太强,向他围来的时候,不得已灭了掌中的元气,导气回周身防御,如今只剩下手中提着的T恤衫。

    周围的煞气一散,温烨便回过头来,他应该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眼里尚有焦急之色,像是怕夏芍出事。但回头的时候见她刚刚收掌,男孩眼里又涌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虚空制符?刚才是你?”

    夏芍懒得跟他解释,知道他此时的修为还不能虚空制符,于是一把牵起他的手,目光往前看,“跟着我,千万别松手!”

    夏芍开了天眼,宅子里阴煞的来处在她眼里清晰可见。她微微一笑,单手结了个外狮子印,豁开一道口子,拉着温烨便往前走,“不动明王印!把自己护持好了,别叫阴煞上了身!”

    夏芍边说边在前头开路,见温烨在后头没什么动作,她一回头间,见他一手被她牵着,一手提着他的龙猫T恤,压根就腾不出手来。而刚才在村子的街道上有驱散鬼打墙效果的童子尿,到了这宅子里,由于阴煞太强,那金鳞大蟒竟不怕这T恤,反而追着温烨手中的T恤衫就朝两人背后扑来!

    “丢了这衣服!”夏芍心中狐疑,嘴上却吩咐一声。

    按理说,童子之身,阳气很重,且是先天阳刚之身,没有任何阴邪之气,阴邪遇上阳气,本该回避的,就算这金鳞大蟒的阴灵再厉害,也该有所忌讳才是,没想到它竟然追着来……

    是什么让它这么无所顾忌?

    奇怪!

    温烨也觉得奇怪,他对夏芍的话没反应,似乎也在思考,手腕却忽然一痛!夏芍抬手弹出一道气劲,正中温烨脉腕,他手中的衣服顿时落地!

    “结印!护持!跟好了!”衣服落地的一瞬,阴煞扑了过去,夏芍拉着温烨便走。

    却听身后男孩道:“暗劲?!”

    夏芍没理他,只顺着阴煞的来处,眼眸在浓黑的煞气里亮如星子,一切阴煞的来去走势在她眼中无所遁形。少女拉着男孩,单手虚空制符,反掌打出!一路震开阴煞前行。她的步伐比往日迅捷,却依旧带着些散漫优雅的韵味,但她手中打出的符咒却是霸气凌厉!

    身后的男孩一路被少女牵着,看着她元气在指尖画出道道符箓,一掌震出去,眼前的阴煞便被震出一个大洞,漆黑不见四周景物的宅子里开始露出路面和枯死的花草,两人踏着枯草青石的路面前行,她像是来过这里,知道往哪里走,所到之处阴煞圈圈震开,一道道元气书写的符箓在黑夜里似炸开的烟花,虚幻中诡异的美丽。

    而行走在这虚幻美丽画面里的少女,一身白裙子,步伐从容不迫,周身元气充沛,甚至牵着男孩的手,元气渡去他身上,连他动手结印护持都省了,两人周身元气流动,生生不息。从宅子外院儿到内院儿,制符二十六道,道道不歇,少女牵着男孩的手,如入无人之境!

    “感觉到什么了么?”进了内院,前方百步处一座主屋,煞气的来源便在那里。夏芍停在院子里,问温烨。

    感觉到你很变态……

    男孩心里第一时间冒出一句,觉得刚刚进宅的时候要宰了某条臭蛇的雄心壮志遇到了很大的打击。现在什么金鳞大蟒都没有眼前的“师妹”令人在意。

    二十六道符!他一路数过来的!而且是虚空制符!

    虚空制符靠的是修为和悟性,师父入炼气化神的境界五六年了,师父就不会。听说师公会,但老实说,师公连续制二十六道符,估计也得元气虚脱。但眼前的“师妹”一路走来,元气却始终充沛!

    元气多得用也用不完?

    她是怪物么?

    “你骗人!什么师妹!你真的是苏师叔的弟子么?苏师叔修为还没我师父高,你修为怎么比我师父还高的?”温烨一指夏芍,兴师问罪。

    夏芍心中一笑,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都这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关注这个问题。她笑看比自己矮一截的男孩,伸出手来一刮他的鼻尖,“你个臭小子还真把自己当师兄了?你啊,早着呢!”

    被刮了鼻尖,男孩明显被惹毛了,刚要跳脚,夏芍便直起身来往主屋的方向看了看。

    “你不是要去收拾那条臭蛇么?可是那条蛇有点怪,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但这话刚说完,两人还没挪动脚步,宅子里的阴煞之气忽变!

    很诡异的变化,先是震了震,所以的阴煞不再流动,仿佛被定住了一般,紧接着竟然慢慢地散了开来!

    而伴随着阴煞的慢慢散去,主屋方向竟然传来了阵阵轻扬起伏的音乐……

    这音乐并非寻常的流行乐,而是听着在延绵流长的云锣木鱼声中,淡淡的大梵之音……

    佛乐?

    哪里来的佛乐?

    “走!去看看!”夏芍牵着温烨便奔向前方的主屋。

    屋子打开,两人都是一愣——屋里地上铺着块黄布,上面置了块MP3,里面正播放着佛乐。

    夏芍听出,这佛乐是《楞严咒》。《楞严咒》中所说的,都是降服诸魔,制诸外道的,从一开始到终了,每一句都是诸佛的心地法门,每一句有每一句的用途,每一字有每一字的奥妙,都具足不可思议的力量。听说,得道高僧即使只念一字、一句,都会惊天地,泣鬼神,妖魔远避,魑魅遁形。

    但此时此刻,怪异的是,佛乐威严悠扬,站在黄布后的却是个道士……

    道士面容俊美,瞳眸黑亮清澈,在这样满是鬼魅阴厉嚎叫的屋子里看见他,就好像看见了光明彼岸。

    他左手执着拂尘,右手执着桃木剑,上面还挑着几张符箓,看见夏芍牵着温烨的手进来的时候,不慌不忙地把法事做完,待屋里的阴煞渐渐驱散之后,才对两人笑了笑。

    他笑容干净,不染纤尘,天生的安抚人心的气质。纵使此时此刻的画面再怪异,他站在黄布后,都能给人一种无上融合的感觉,仿佛无论世人看他是佛是道,他已不着诸相,不受世俗拘束,超脱三界。

    仅仅只是这一瞬,夏芍便有种看见了得道高人的感觉。

    但,她这种感觉刚生出来,屋里忽然响起了重金属的摇滚乐。夏芍的目光往地上的MP3上一落,发现音乐正是从里面发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佛乐已经播放完了。

    喧闹的音乐顿时让屋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异,那道士的目光也落去地上,脸上笑容不变,手中佛尘却“啪”地一抽!MP3在地上被抽得一弹,停了……

    “对不起,音乐顺序放错了。”道士合着拂尘轻轻宣一声道号,含笑道。

    夏芍嘴角却是一抽,忍不住黑线,内心竟然少见地想吐槽。

    去他的得道高人,超脱三界!

    这道士……

    夏芍满脸黑线,道士的目光却在她身上停了停,微微垂眸,在黑暗的屋里看不出神色。而夏芍却在黑线之后扫了眼这间主屋,发现所有的阴煞之气竟退散了个干净。她一皱眉头,不解之间转身开着天眼望去,发现所有的阴煞都往退出了族长的这座大宅,往小岛东边尽头退去。

    夏芍一看这情况,眼中忽然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被遗漏的地方,身后的道士却开了口。

    “这孽障真身不在这座岛上,在东面的孤岛。”

    东面?

    夏芍点点头,就在刚才,她看见阴煞往东退去的时候,也是脑中灵光一闪,想明白了一切怪异之处。

    “怪不得进村的时候感觉不到五行毒,原来那条臭蛇的真身不在这里。”温烨皱眉说道。

    “不仅不在这里,它的真身应该是镇在后面那座岛上的庙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没有入土为安,因此感觉不到五行毒。”夏芍补充道。无论是佛寺还是道观,除了供奉神佛、举行一些祭祀外,其实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镇妖。

    “佛寺道观时常做一些超度的事,想来这条金鳞大蟒当初因为枉死,便建了庙宇要超度它,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超度得了,因此便将它镇在庙中,立了牌位,受村民世代供奉,以求化解它的怨气。但是没想到两百年过去了,它的怨气依旧未灭,牌位碎裂之后,里面的怨念便形成阴煞为祸渔村。这两年为祸渔村的只是这条金鳞大蟒的一部分怨念,它的本体还在远处的岛上。”夏芍边分析边转过身来。

    转身的时候,正觉一道目光定在自己身上,夏芍抬眼便对上了怪道士清澈微亮的目光。她微微一愣,垂眸便将天眼收了回来。

    但她垂眸的时候却没发现,对方唇角噙起意味不明的笑,眼神隐在黑暗里,看不真切。

    “女施主聪慧,今夜能闯进宅子里来,两位的修为实在令贫道敬佩。请问,明天能结伴而行吗?”怪道士笑着问。

    “你?”温烨吊着眼打量他,明显不信任这奇怪的道士。

    “贫道无量子。”怪道士说道。

    夏芍:“……”

    温烨:“……”

    无良子?这人是认真的么?

    无量子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误会了,顿时笑道:“无量天尊的无量。”

    温烨却眼一翻,“我觉得你还是叫无良子合适。”

    夏芍忍着笑,捏了捏这小子的手,让他闭嘴。没想到他还是继续道:“没见过道士听佛乐和摇滚乐的,好奇怪。而且,你能自己进来这里,把阴煞驱散出去,修为估计比我们高,不用跟我们同行吧?”

    无量子的修为到底在什么程度,夏芍目前还看不出来,但正如温烨所说,他能将困扰渔村两年的阴煞驱离出岛,修为必定不低。别忘了,这两年村里死了多少风水术士。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就看上两人,两番提出同行来,但夏芍今晚见识了他的修为,倒有些想了解下这个人。若是能相交,那就最好了。于是她点头道:“法师要是没有同伴一起前来的话,我们搭个伴儿也成。不过你也看见了,我们张氏一脉的弟子在这次风水师考核里比较受排挤,只希望到时候不要连累法师。”

    这话夏芍倒是发自内心,就算存了结交的心思,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的。这个无量子虽然怪了点,但至少现在跟他们无仇无怨的,没道理阴人家。

    无量子眼神微微一亮,垂眸笑道:“贫道这次来只是为了交流学习的,考不考核倒无所谓。看女施主修为颇高,说不定路上能有所收获。”

    夏芍轻轻挑眉,这人说话倒挺直,要真是这样,没有别的目的,倒不妨一起上路。

    “那明天就一起吧。”夏芍点头道,“今晚既然村中阴煞已去,那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见。”说完,夏芍便带着温烨出了屋子,回去路上把他的龙猫T恤捡回来,就在宅子里找了水洗了洗。

    夏芍本要帮他洗,男孩却一把将衣服藏去身后,一步跳去对面的盆子后,蹲下自己洗。夏芍看他搓得很郁闷,不由闷笑,顿时又有种欺负小朋友的感觉。

    “喂,干嘛让他跟我们一起走?你又不知道人可不可靠。”男孩蹲在地上,边洗边牢骚。

    “没什么,就是想让他一起上路。”夏芍笑答。

    温烨很明显觉得她这回答很欠扁,“喂!不要觉得你修为高,就可以乱作主张。修为再高,你也是师妹!我们玄门最注重辈分了,你应该问问师公师父,还有我!”

    夏芍噗嗤一笑,“你还真把自己当师兄了?快洗你的衣服,洗完回去睡觉。小孩子家家的,别打听那么多大人的事。”

    温烨一怒,捞起盆里沾了水的衣服便凭空抽打夏芍,水珠甩去老远,被夏芍笑着躲开。站定之后,男孩气呼呼继续搓洗他的衣服,夏芍则抬眸望向东边的方向。

    那金鳞大蟒真身不在这座岛上,阴煞就这么强了,可见那座岛上的本体该有多厉害。这越发让她动心,发现了这大蟒之后,这次风水师考核她反倒觉得是其次了。这条大蟒必须收了!到时有龙鳞和金蟒相助,她就不信清理不了门户!

    此行的目的改换,夏芍心中盘算——明天找个机会溜走?但要想个办法说服张老爷子……

    夏芍盘算着,等温烨洗好衣服,两人便从宅子里出去,夏芍准备回去再想。然而,两人刚踏出宅子,便愣了愣。

    村子里的街上,人居然都已经涌了出来,震惊地看着从里面出来的夏芍和温烨,气氛翻涌得厉害!

    夏芍这才想起,之前众人都在各自屋外布了结界,晚上仍能感受到外头的阴煞作祟,现在阴煞往东面岛上散去,睡在屋里的人必然都感应到了,这才聚集了来。

    余家的人站在最前头,曲王两家跟在后头,冷家和张氏一脉的人从最远处过来,张中先后头还跟着村里的十几位老人家,他当先冲在前头,海若也跟在后头,面色焦急。

    当众人在门口正遇到出了门来的夏芍和温烨时,反应只能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余九志的目光最先落在夏芍身上,威严中强烈的压迫感,仿佛要将她看个透彻。但看到她周身不过是炼精化气的元气时,不由皱了皱眉。

    曲志强也严厉地看向夏芍,虽说是白天将除去村子阴灵的事塞给了张氏一脉,但以张中先的性子,未必能拼上他那一脉的弟子也要争这口气。当初只是想着,他们这一脉未必今晚就会管这件事,但势必考核完之后会管,到时死几个人是肯定的。即便他们今晚不管,明天起来也可能冷嘲热讽挖苦一番,谁叫张中先这些年一直不承认曲氏是玄门四老。

    但没想到的是,他们还真动手了?动手也就算了,他们竟然没全部出动,就凭这两名义字辈的弟子?而且,阴煞怎么都散了?这不像是布阵困住的样子,难不成……是除了?

    这怎么可能?!

    就凭这两个人?这可是义字辈的弟子!

    王怀也眯起眼,不着痕迹地打量夏芍。玄门的人之所以盯着夏芍看,是因为她实在默默无闻,温烨的本事大家都是知道的,他虽然天赋高,但以他的年纪和修为,这次大青头他绝对对付不了!那么……是他身旁这名其貌不扬的义字辈少女?可她的修为……

    余薇一垂眸,修为是可以收敛的。但玄门向来没有收敛修为的弟子,凡是天赋高的,谁不想获得同门尊重羡慕,谁不想获得师长的注意?天赋高,是有机会成为某一脉入室弟子的。谁会那么奇怪地去收敛修为?

    除非,她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不过,如果是张老这一脉的弟子,隐藏实力倒是说得通。

    但……

    余薇一眼盯向夏芍,就凭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温烨的修为助不了她多少,她能孤身一人除了这阴灵?

    冷家的人却相互之间看一眼——除阴灵?不可能!现在阴煞是散了,可凭这阴灵的厉害,要除她必然有一番恶斗。但众人在屋里都没感觉到激烈的恶斗,除非只是驱散了。但既没布阵,人数又少,阴灵为何肯走?

    冷老爷子也颇为审视地看向夏芍,连向来事不关己便一副淡然心态的冷以欣都难得抬眼,第一次将她的目光落到夏芍身上。

    其他门派的人就更是想不明白了,众人见张中先带着人冲过来,便让开一条路来。

    张老爷子炮弹般冲去门前,气急败坏,骂道:“两个兔崽子!谁叫你们来的?!胆子大到不要命了?”

    海若跟着后面,这个温婉和善的女子此时也是面色担忧,见了温烨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上去一把抱住,像教训儿子一样一巴掌打下去,“怎么这么鲁莽!师父以前怎么教你的?你这孩子,怎么就听不进去?”

    而后头跟来的其他张氏弟子也都看向夏芍,丘启强和赵固目光甚至有些激动——要真是她做的这一切,那张氏一脉有救了!

    但弟子们却只有震惊和疑惑——苏师叔的弟子,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师妹,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众人般般情绪都在夏芍眼里,她心思开始急转,现在可不是让这些人注意到她的时候,她还打算明天找个机会溜去后面岛上收金鳞呢!这么多人今晚就盯上了她,她明天还怎么溜?

    不行,得想个办法……

    她目光急转,在人群里扫了扫,果见无量子站在人群里,正含笑望来。夏芍和温烨虽然是走在前头,但两人中途去捡T恤洗衣服,反而不如无量子出门早,没想到,他没被人堵上,两人却正被撞上。

    但看无量子的意思,并没有说破的想法,反而站住人群里,笑看夏芍和温烨,目光有些纳凉看戏的意思。

    夏芍一垂眸,这道士真应该叫无良子……

    “不是我们驱散的阴灵,是那位法师所为。”夏芍抬眸起来的时候,隐了眼底笑意,一指人群后头的无量子,“我们到了的时候,法师已经将阴灵驱散了。我们今晚出来的时候,遇到了鬼打墙,出来的时候带温烨去洗了洗衣服,这才刚出来。”

    无量子一身道士打扮,耳朵里塞着耳机,这么怪异又明显的形象很是扎眼,夏芍一指他,他就被众人一眼盯上了。

    刚才打量夏芍的目光,此时众人又都给了无量子,但显然还带了些审视和疑问,不知夏芍说的是真是假。

    夏芍一副“我是诚实好宝宝”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撒谎。

    余九志将无量子打量了一番,玄门的人,向来是居高自傲的,虽说风水师考核允许其他门派的人前来,但其实自家是正经传承,很多人并不把其他门派放在眼里,那十几个人,玄门的弟子自始至终就没正眼看过。乍一出现无量子这么个人,说不心惊那是不可能的。

    余九志虽然怀疑,但并没有冒然怀疑,他少见地端出温和的姿态,甚至笑了笑,上前问道:“敢问村子阴灵可是法师驱散的?”

    无量子只得笑了笑,谦虚道:“贫道法力甚微,道法不精,让诸位见笑了。”

    他一笑起来很有山门高人、不染尘世的气度,就像刚才夏芍被蒙了一下一样,众人也被这气质所惊,这才发现,原来人群里有位高人,他们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驱散阴灵的高人找到了,村里的老人们直到现在才弄明白了怎么回事,顿时有老人激动得腿脚发抖,热泪盈眶,十来位加起来好几百岁的老人们,竟然齐齐跪下谢恩,“法师!谢谢您救了我们全村!您您您、您法号叫什么?我们、我们给您立长生牌位!”

    老人们砰砰磕头,无量子被这场面闹得看向夏芍,正见她一副看好戏的神态瞥向他,似在报刚才他纳凉看戏的仇。

    他垂了垂眸,少见地有点头疼,赶紧上前将老人们扶起,并接受一群人崇敬的目光。

    相比之下,事情弄清楚之后,夏芍接收到的就是鄙夷和冷嘲的目光了。

    余薇看了夏芍一眼,刚才震惊收了回来,又恢复高傲冷淡的神态,懒得再看她一眼。冷以欣也将目光收回,投向了无量子。

    王洛川跟夏芍和温烨在船上有过一次小摩擦,此时冷笑一声,“没这个本事,就别出来溜达。还真以为收阴灵有点本事,就能收了这村子里的大青头?也不看看自己斤两。”

    “好在是弄清楚了是哪位法师的功劳,否则还真叫两个小辈白受了,说出去,还让人以为我们玄门作假,抢别人功劳。实在坏名声!”有名王家弟子说道。

    “你们说什么!”张氏一脉的弟子忍不住了,“不是我们的人做的,我们立刻就澄清了。至少说明我们不想贪功!要换成你们,还真不一定有我们师妹这么诚实!”

    张氏一脉的弟子替自己说话,倒叫夏芍愣了愣。她原以为,她差点成为众人心目中的救世主,突然发现救世主另有别人,失望之余,会有人给自己脸色看。倒没想到,这些弟子居然为自己说话。看来,张老这一脉收徒,心性品德真是要求严格。

    以后收复了玄门,再收弟子也必须如此把关。天赋是其次,品德才是最重要的。

    张中先等人看着这场面,对事态如此大幅度的转变还显得有些懵,但一听夏芍和温烨没和阴灵发生正面碰撞,反而安心了下来。

    但老爷子还是气两人自作主张,顿时发话,“你们两个,都给我回去!”

    夏芍和温烨一听,只得跟着张中先等人先回去了,至于无量子如何跟余家那群人周旋,夏芍才不多操心。她一点愧疚心理也没有,本来嘛!这阴灵就是他驱散的。

    夏芍笑了笑,留给头大的无量子一个潇洒悠闲的背影,便乖巧地跟着张氏一脉的人回去了。

    回去之后,自然没少受一番拷问。张中先把义字辈的弟子都撵回去睡觉,只留了温烨在,让两人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复述了一番。听到两人还是跟阴灵发生了正面碰撞,两人自然没少挨一顿臭骂。

    偏偏温烨不以为然,反而说道:“那些人狗眼看人低!他们是没看到师妹的修为!只不过,今晚是被那怪道士抢先了而已。他要是不抢先,那金蟒本体不在,凭师妹的修为,驱散它没有问题。”

    结果不说还好,一说两人又被一顿教训,骂了个狗血淋头。

    张老爷子精神头儿十足,骂起人来像炒豆子,噼里啪啦。丘启强、赵固和海若却在听说夏芍的修为之后,很是震惊。震惊之余,自然是欣喜和期盼。他们并不知夏芍有明天溜走去收服金蟒的打算,只以为她今晚说出实情是实话实说,对她的心性倒是暗暗点头,十分佩服。

    夏芍见张中先老爷子今晚的气是消不了了,因此便没立刻说出自己明天的打算,直到很晚了,老爷子才放她去休息。

    想了一晚上,夏芍也没想出怎么说服这倔强老头儿。

    但第二天早晨起来,却是发生了一件事,正印证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

    机会,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来了……

    ------题外话------

    这两天更的有点少,明天双更。拉快进度,收宠物啦!

    明天第一更肯定在中午以后,十二点要是没更,我会有公告说明几点。

    挥挥,滚走继续码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无量子,目标变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无量子,目标变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