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交易,上岛

    夏芍的速度极快,白色的身影带起山间的轻雾只觉得在人前一转,便听咔嚓一声!

    一条胳膊软绵绵垂了下来,肩头、手腕两处脱臼,枪已在白衣少女手中。

    此时,阴煞已散,那名外国男人还没从刚才动不了身体的诡异体验中回过神来,一看夏芍近在咫尺,便举枪就想往后退,夏芍目光电射,一脚扫去,人顺着山间小路就撞了出去,很快被迷雾掩盖,看不见了。

    “Shit!”安德里怒骂一声,抬手举枪,却见少女转身目光冷厉射来,貌不惊人的脸,一双眼眸气度却是惊人。

    他心惊之际动作不由一顿,目光看向夏芍身后,忽然一变。

    就在这时,夏芍身后一道拳风扫来,她侧身避过,对方的拳速很快,扫来的时候只听“呼”地一声,风都有种刮脸的感觉,冲劲刚猛。

    练家子!

    夏芍侧身间,手顺着腰身一抬,屈指弹向来人脉腕!这一指带了暗劲,指尖未至气劲已能震得人手腕发麻。那人结结实实挨了一指,半截手臂已该不能动弹,但他竟然没事儿人一样,不退反进,反腿劲猛一扫,接着便是一道三连手!

    夏芍目光一闪,回身接招之时,对上戚宸沉黑杀气凛冽的眸,“你师承武当,学过伏虎拳?”

    “有见识的女人,只可惜动了我的人都活不长。”戚宸狂傲哼笑一声,眼底却有暗光浮动而过。

    暗劲?

    就凭这女人?

    戚宸挑起唇来,笑起来放肆不羁,左掌一沉,右腿一抬,一掌击向夏芍心口!这一掌带着刚猛的风,沉沉一扫,让人觉得打来的不是人的手掌,而是沉铁,硬生生砸过来的!夏芍以暗劲护体,抓握着他的手腕一翻,两人从路旁打到山路中央,你来我往,让看的人都看花了眼。

    安德里举着枪,不知道该打哪里,想开枪又怕射到戚宸。夏芍打斗间一眼扫来,目光定向远处的无量子,喝道:“道长!盯着这人!记着这是咱们的领土,在这儿嚣张跋扈的,就给我揍!”

    她声音清亮,传去老远,无量子抬眸看向夏芍时,她人已在山雾边缘,身形被雾气遮蔽得若隐若现,与戚宸打斗的身影也只剩下个轮廓。而紧接着,两人没几招之下,已打去了更远处,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夏芍和戚宸一路过招,男人越打目光越亮,出拳越是劲猛,带着兴奋。而夏芍却是目光往戚宸身后的山路上一掠,目光一闪,手中招法忽然改了套路!

    她之前出手,多以暗劲为主,招招震得他连退至此,此刻却忽然招式积极主动了起来。夏芍出手的角度很刁钻,连点戚宸腋下、肘窝、脉腕、腰侧,男人手臂身麻之时,动作虽略迟缓,劲力却是丝毫不泄,反而越发勇猛。

    戚宸腰身一拧,身上玄黑霸龙似要张狂而出,两掌一拍,犹如金钟扣地!夏芍弹去戚宸脉腕,将他手腕一拧扣住,脚下也是一道反扣,两人手脚缠扣在一起,在路边停了下来。

    两人离得极近,几乎是贴在一起。男人低头垂眸下望,眉宇沉黑霸烈,少女则微抬下巴,眉眼含笑,笑意略凉。

    “停吧。再打下去,你不是我的对手。”夏芍话说得轻巧,像在诉说一个事实。

    戚宸眉峰沉沉一挑,眯眼,“你说,我不是一个女人的对手?”

    “我说的是事实。戚大当家的不会连区区一个事实都不敢面对吧?”夏芍笑了笑。伏虎拳是武当的镇山之拳,它的特点不仅仅是刚中见刚,还有柔中至柔,不拘泥于拿劲,用得好,妙处不可言喻。

    但戚宸许是看不上那些柔劲,只练刚劲,至烈至阳,厉害倒是厉害,但此拳的奥妙他没有领悟透,有点可惜。

    夏芍心中知道他的缺点在哪里,但当然不会给他指点,而且她也懒得跟戚宸磨那些有的没的的嘴皮子功夫,直接开门见山道:“戚当家,我问你件事,你们既然来岛上,应该有船吧?我们做个交易,我带你出阵,你把船借我一用。我要去东边的岛上,回来将船还你。”

    戚宸眼明显眯了眯,但眼里神色却是在眯眼的时候看得不太真切,“哦?东边?”

    “没错。而且,我有条件。”夏芍点头,浅淡一笑,朝戚宸勾了勾手指。

    男人盯着她那根勾着的手指,眼都快眯成了一条缝。这女人,敢朝他勾手指?他是狗吗!

    两人手脚还相制着,夏芍见戚宸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垂着眼,完全没有附耳一听的打算,便不强迫他,只得向他凑了凑,压低声音,把自己的条件一说。

    戚宸挑眉,明显一愣,接着露出趣味的笑意,“我还以为,他是你的同伴。”

    “我们只是结伴而行。出了阵,就不是同伴了。”夏芍笑道。

    但她解释了,戚宸却不答应了。

    “我要是不答应呢?你废了我的人一条胳膊,现在来跟我谈交易,还要跟我讲条件。你觉得,我戚宸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么?”

    “你的人拿枪指着我,威胁要杀我。我只废了他一条胳膊,缴了他的枪械,已经手下留情了。我相信换做戚当家,人已经不在世上了。”夏芍不慌不忙笑道。

    戚宸狂傲一笑,不否认,但还是不答应,“那我也是吃亏的。你带我出阵,我把船借你,这才是公平交易。你加一个条件,给我什么好处?”

    “我刚才没杀你的人,给你的面子已经可以换个条件了。你要知道,我能解阵,主动权就在我手中。你可以不跟我交易,我自己去海边,到时候你的船还是我的,而你和你的人要在岛上至少困到明天日出。”夏芍笑得气定神闲,但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要真像是她说的这样,她确实大可不必和戚宸合作,但问题是她不会开船,需要戚宸送她过海。之前她没想到会遇到戚宸等人,便想着实在不行泅渡去东边岛上也要走。反正两座岛之间据说距离不长。

    但夏芍要把无量子甩掉,最好的办法就是她坐着船走,把他一个人放在岸上,然后速度去东边岛上收服金蟒,免得他跟在后头碍事。因此,她这才使计在打斗的时候把戚宸引来这里,跟他谈条件,谈合作。

    戚宸显然不傻,他也一笑,笑容像烈日当空的阳光,眼神却是冷的,“你在威胁我。知道么,威胁我的人,通常都不会有好下场,女人也一样。”

    “难道你这话就不是在威胁我?”夏芍一副你我扯平的样子。

    没想到被她反将一军,戚宸愣了愣,一哼,“伶牙俐齿。”

    “戚当家好好考虑考虑,我刚才提的是交易,不是威胁。”夏芍提醒道。

    戚宸这回倒笑了,眼里冷意略微收敛,倒带起点好整以暇,可恶地一笑,“既然是交易,我为什么要选择跟你交易?我可以跟你的同伴交易,把你留在岛上。”

    夏芍一愣,噗嗤一声笑了,很干脆地把戚宸的手脚放开了,身形敏捷地往后一退,然后冲他直摆手,笑得更可恶,“行啊!那你去找我的同伴吧。如果你还能顺利走回去的话。”

    戚宸这才愣了,眉宇沉沉皱起,转身向后一看!身后山雾迷漫,前后都好似荒凉的山路,不知前路,也不知后路。他看了夏芍一眼,转身就走!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山雾里,但过了五分钟之后,他的身影从夏芍身后的路口出现,竟是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男人看着夏芍,眯起眼,脸色发黑。夏芍却笑得悠闲散漫,可恶得很,“没用的。你以为我在骗你?我们已经不在刚刚那条路上了。现在在另一处迷门,没有我带着你,到明天早晨你都出不去。”

    戚宸看着对面少女可恶的笑脸,手放在裤子口袋里,站姿狂放而危险。他睥睨地眯起眼看她,但却似乎是第一次认真看她。

    这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

    或许从她出手伤他的属下开始,她就算准了他会出手。然后打斗间她看似愤青,让同伴看住安德里,其实是把人留在了那里。

    她的身手很厉害,在玄门年轻一辈里,他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虽然较量时间不很长,但是毫无疑问她用的是暗劲!这种麻烦的内家气劲他在与玄门四老过招的时候曾讨教过。曾听余九志说,当今能将内家功夫练到暗劲的人,年纪都在半百以上,且大概只有十来个人,都称得上是泰斗级的人物了。

    这少女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玄门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人物,他没听说过。但她的武学造诣之惊人,却是肯定的。以她的身手,他相信她认真与他较量的话,打不上十分钟。但刚才两人却是打了有一阵。她显然没用全力,打斗看似激烈,却只是过场,一切只是为了将他慢慢引来这里。

    她心里定然是早就盘算好了他可能会拒绝的一切理由,一切可能出现的状况都在她的算计之中。然后,她设了套给他钻,让他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这个女人,竟然从一开始就把他给算计进去了!

    戚宸看着夏芍,姿态是狂傲不羁的,气息是危险的,眼神却是难得的认真。仿佛许久不曾认真看过一个女人了,而今天偶遇的这女人却是聪明、胆大、心思慎密。

    戚宸唇角慢慢噙起危险的笑意,半晌,笑容竟越来越大,仰头大笑一声,竟有些畅快淋漓。笑罢看向夏芍,点头道:“你这女人,胆子大,聪明!就是脸丑了点,性格不讨喜。不然,我对你倒是有些兴趣!”

    夏芍一翻白眼,你才丑!你才不讨喜!你全家都不讨喜!

    她翻完白眼,哼道:“感谢你对我没有兴趣。但我现在对戚当家的决定很感兴趣。”

    “我还有别的选择么?能逼我做决定的人不多,你应该感到荣幸。”戚宸笑着走过来,气场霸气而狂妄,“女人,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会记住你的。”

    夏芍却不打算说,“我都没问过你的名字,你就不要问我的了。”

    “可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戚宸挑眉。

    “那是你和你的手下自己暴露的,不是我问的。”夏芍摊手。

    戚宸转过头去,明显被她气笑了,“这么讲究公平,你做生意一定不错。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去东面岛上。”

    “这是我的事,好像跟你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我也要去东面岛上,那里是我的秘密基地,你要上岛,总要得到我的允许。”戚宸笑看夏芍。他没说谎,那里确实是他的秘密基地,只不过轻易不用,而且一直以这座渔村小岛做掩饰。

    按理说,她不是他的人,私自上岛的人,除非是村里人,外人一经发现就该处死的。就算她是玄门的人不能轻易动,他也该阻止她去岛上,而且不该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她的。但是他有种感觉,如果这次龚沐云来,后面岛上应该会比他发现。也就是说,这处秘密基地要曝光,保不住了。因此一来是说出来也无妨,二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跟她说话很有趣。能跟他说话不胆怯,且一句句堵他的女人,他还没遇见过。

    他不妨拿这件事套套她的话,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夏芍一听这话,确实是愣了愣,“你也要去东边岛上?”她一皱眉头,“那我劝你还是别去,那边现在不安全!”

    “什么意思?”戚宸顿时冷下眼神,脸色的笑意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那危险审视的气息。

    显然,他是以为夏芍知道点什么。但夏芍一看他这变脸的速度,就突然看向他,问:“不会吧?你的秘密基地里不会有人吧?有多少人?什么时候上岛的?”

    戚宸自然不肯将这些说给她听,而夏芍也没那时间问他,直接开了天眼看向戚宸。

    哪知一看之下,夏芍顿时脸色变了!

    “糟了!出事了!快走!”夏芍说完,转身便奔向雾中。

    戚宸腿长步子迈得快,跟在她身边一步没落下,脸色也是沉着,边跑边问:“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知道出事了?”

    “你们昨晚在这附近被困住,应该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吧?那阴灵是一条金蟒,被镇在东面岛上的庙里,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现在跑出来了。我去东面岛上就是为了收了它的!如果岛上有你的人,后果一定很严重!”夏芍边跑边道。

    她很少这么急切,倒不是因为看见了岛上横尸遍野,而是她在岛上看见了熟人!

    龚沐云!

    他有险!

    至于那些死了的人,现在她也说不清是戚宸的还是龚沐云的,她之所以把事情跟自己的目的告诉戚宸,是为了让他闭嘴!要是她不提供一个可靠的说法,以这男人的性情,万一以为她触及到他的情报或者利益,她会很麻烦。

    现在不是惹麻烦的时候。龚沐云有危险,她得赶紧去!

    两人奔回来处山路的时候,夏芍的神情已恢复悠闲,而戚宸寒着脸,看起来就像是两人的打斗夏芍赢了一样。

    “好了,戚当家。既然你输了,那就遵守我们的约定,送我们去东面岛上吧。”夏芍慢悠悠笑道。

    一直急急等待戚宸回来的安德里一听这话就愣了,急忙看向戚宸,“去东面岛上?带这女人和这怪男人?”

    而跟随戚宸的那名四十多岁的男人此时脱臼的胳膊手腕都已接上,本来看见夏芍回来,目光便狠辣仇恨地盯向她,但听到她的话之后便是一愣,看向戚宸。

    当家的……输给这个女人?

    戚宸哼了一声,拳头紧握,看起来想要掐死夏芍——该死的女人!输了就输了,他不在乎承认,但她明显不是炫耀,而是又在设套。

    果然,夏芍说完这话,才不管安德里和戚宸的手下,而是走到无量子面前,坦然地对他笑道,“道长,事已至此,我就不隐瞒了。我有意去后面的岛上找那条金鳞大蟒。明早之前我会回来,如果道长无意去东面,那就从西北乾宫出阵。要是有意去东面,我寻了船来,我们一起。”

    无量子笑了起来,这才说道:“女施主总算对贫道说实话了,那贫道也跟女施主说句实话,我也正要往东去。”

    果然。

    夏芍一点也不意外,但却适当地挑了挑眉,笑道:“那正好!有人助我了。闲话不多说,戚当家有人在那边岛上,我估摸着一定会出事!救人要紧,我们赶紧走吧!”

    无量子一听这话,难得微微敛起笑容,一竖佛尘,宣一声道号,五人这便往东北方出阵。

    安德里一句也没听懂夏芍和无量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夏芍要去东边,而戚宸允许了。路上他吱哩哇啦地要求寻回被夏芍一脚不知踢去哪里迷了路的手下,夏芍哪有时间理他?

    到海边不过两里地,一会儿就走到了。

    当五人从迷雾中出来,走到了绵软的海滩上,面对这阔大的海面,所有人都有一种视线霍然开阔的感觉。更是不敢相信,原来迷路的地方竟然离海边这么近!

    而正是因为离得这么近,却更令人心声震惊。昨晚到现在,迷路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出口,居然被这少女带着半小时就走了出来。这种差距,实在是令人惊异!

    戚宸身边那名手下这才看向夏芍的目光略微敬畏起来,仇视的神色缓了缓。他走去远处,寻了藏匿快艇的地方开过来,请戚宸、安德里和夏芍上了船,无量子走在最后。

    然而,还没等他上船,快艇便发动,声音吵闹、速度极快地驶离了出去!

    无量子明显愣了愣,这个一直以来笑容干净明净的俊美男人,站在海边,第一次有种石化的感觉。

    夏芍立在快艇上,风吹起她的白裙子,她笑着冲无量子挥挥手,“对不住了,道长。我知道你要去东边,可我要去收服那条金鳞大蟒当符使,无论你是去除灵、镇灵还是跟我一个目的的,我想我们都不会是一路人。所以,此举还请道长见谅。请不要去东边了,您要去的地方往那边走。”

    夏芍一指考试要求到达的山脉的位置,然后对无量子欠了欠身,表达歉意。接着,便转身望向了东边岛屿。

    直到白色快艇消失在视线了,无量子才摇头苦笑,喃喃道:“还是被她给阴到了。唉!”

    他边摇头苦笑边看向海面,自言自语,“怎么办?用游的?唉!好多年不下水了……”

    无量子打算怎么办夏芍管不着,她只管岛上的事。东面的小岛离渔村岛确实很近,开快艇竟然十分钟就到。

    一到了岸边,便有风从岛上吹来,冷飕飕里带着浓重的血腥气!

    常年在刀头舔血的人,对血腥气很是敏感,一点都能闻得出来,更何况这么重的血腥气!

    “当家的,真出事了!”戚宸的手下看一眼他,又看一眼夏芍,目光急切而有惊骇。

    戚宸眯着眼,气息冷酷残暴,传闻中那个煞神似乎在这一刻完全显露出了本性,他大步往岛上一蹋,“走!”

    夏芍却冲在他前头,她一眼就往岛中心看,那里正散发出浓烈的阴气,一路奔向庙宇的过程中,岛上随处可见倒在山林路旁,七窍流血死状惨烈的帮会人员。

    而一行人还没奔到庙宇,夏芍便见庙宇的位置开始涌出浓烈的黑气,而且远处更是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嚎,间或夹杂着不断的枪声。

    夏芍担心龚沐云会被阴煞所伤,心中急切,一见金蟒大开杀戒,便人还没到就怒喝一声:“畜生!不得伤人!”

    说话间,她手往腿侧一探,龙鳞匕首已经在手中,霍然出鞘间,夏芍已快速奔进了庙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九章 交易,上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九章 交易,上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