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阴死人不偿命

    夏芍闪回庙门里,隔着戚宸老远,警觉地看着他。舒骺豞匫

    戚宸看她躲去老远,眯着眼墙似的堵在庙门口,沉黑的眉宇在黑暗的天色里看起来更沉。他也不走进来,就堵在庙门口,负着手皱着眉头,“把你脸上那东西拿下来!丑死了!”

    夏芍一愣,这才摸了摸自己了脸。她一时没去想戚宸是怎么看出她戴着面具的,但她自然不可能摘下来,知道了他的目的以后她这才放松下来,“丑不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妨碍观瞻!”戚宸语气理所当然。

    夏芍倒笑了,“那万一摘下来更妨碍观瞻呢?”

    “不可能!”男人挑眉一笑,大晚上的山林里没有灯光,只有月色从树梢探出头来。男人这一笑,却还是有烈阳般的感觉,十分耀眼自信。

    夏芍一翻白眼,懒得理戚宸,她要往外走,看他站在门口,便转身从庙旁的墙上敏捷翻了出去,从侧面绕去了前路。她特意从龚沐云那边走的,虽然跟龚沐云见面的次数也不是太多,但好歹两人以朋友相称,相比起戚宸来,夏芍对龚沐云更熟悉些,也更信他一些。毕竟安亲会目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而三合会还属于敌方势力。

    龚沐云一见她从后面绕出来,便含笑往她身前站了站,将她微微挡在了身后。

    戚宸在门口转身,看见两人默契的动作,刚才还烈阳般的笑容霎时蒙上一层危险的气息。

    安亲会的人看见夏芍站在自己这边,几名龚沐云的手下都露出欢喜的神色。他们不认识这少女,但刚才她收服金蟒和功力提升的事还历历在目,这样的人在寻常人眼里无异于高人。而当家的似乎与她认识。

    不愧是当家的,这样的高人都认识!

    但其实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或许绝大多数的人没见过夏芍,但对她的名字却如雷贯耳。那是安亲会的贵客,当年当家的亲自下令不许招惹的人。只不过,她现在易容带了面具,他们并不知现在在他们身旁的就是那位鼎鼎大名夏总。

    此刻若是齐老在,他定能认出夏芍来。但他受了枪伤,在夏芍坐下提升的时候,他已被两名安亲会的人送出岛去救治了,一起被送下去的还有安亲会左护法郝战。但当时中了金蟒阴煞而昏迷的三个人还躺在原地。

    想来是龚沐云身边的人只剩下三个,人手不够,于是就只送了齐老和郝战下山。剩下的就暂时没动。

    夏芍低头看了看地上昏迷的三人,眉眼间的青丝已经不见,身上的阴煞也已经除了,只是被金蟒操控,损了元气,因此还在昏睡。

    夏芍蹲下身子,身旁自然没人拦她,她现在在众人眼里就是神鬼莫测的高人,安亲会的人赶紧给她让路,目光好奇地低头看她在做什么。

    只见夏芍只是将掌心在三人印堂处推了推,三人便都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了眼。

    这三个人从上午一直昏迷到晚上,直挺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般。没想到只是轻轻在印堂处推了推,人就醒了?

    “他们是伤了阳元,我给补了些,下山是没问题了。但是回去之后需要休养一段日子。”夏芍说道。

    三人已不记得被操控之后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还记得神智不清的那一刻不停挣扎的感受。亲眼见过中邪之后的同伴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因此这三人一醒过来就面如死灰,跪地道:“请当家的责罚!”

    龚沐云垂眸看着三人,浅白的唐衫在月色里晕出寒凉的光,映在脸上,凉薄如水。他淡淡道:“回去去刑堂自领二十鞭。”

    三人竟不可思议地抬头,接着脸上又生出人气来,感激地道:“谢当家的活命之恩!”

    夏芍在一旁看着,神色略怪异。她可是见过安亲会的鞭刑的,那铁鞭带着倒钩刺,打起来皮开肉绽,可不好受。这刑罚不轻,三人还一副如蒙大赦的样子……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被操控了而已。这样还要受罚,未免有点没有人情。

    但夏芍却是没说什么,这毕竟是安亲会的事,龚沐云这个当家的都发话了,她一个外人不好置喙。再说了,听得出来,三人的罪原本按照帮规是很重的,龚沐云只让三人领二十鞭子已经是很轻了。尽管夏芍觉得这二十鞭对三人来说也有点冤,但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来说,管理这么大的帮会和财团,龚沐云肯定也有他的难处。这一点,对于身为华夏集团当家的夏芍来说,倒是能体会到一些,因此她什么也没说。这倒让龚沐云轻轻看来一眼,眸光流转,别样动人。

    夏芍没看见他这目光,她正看向戚宸那边。他那边地上的人可就多了,足有十来个人。她起身便走了过去。

    戚宸看她走过来,脸色稍好看了些。

    安亲会那边的人却如临大敌,“当家的……”

    龚沐云一摆手,阻了手下人的话,负手立在山路一侧,笑看她走向戚宸。一点也不担心她救了三合会的人,会给自己这边带来麻烦。

    她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对自己没有利的事,她不会做。

    夏芍给三合会的十来个人补了些元气,将人唤醒。

    醒来的人看见戚宸在,顿时也是面如土色,跪地请死,“当家的,岛上出事了。是兄弟们护卫不利,请当家的处置!”

    戚宸却没说怎么处置,反而一笑,看向龚沐云,对手下的人道:“我手下不留动不动就请死的废物!来咱们岛上做客的龚当家就在这里,与其请死,我倒觉得多杀几个安亲会的人,我留着你们还有用些。”

    这十来人一听,回头看见真是龚沐云站在对面,顿时目露凶光,齐齐拔枪。而龚沐云的人也如临大敌,举枪对峙。

    夏芍蹲在地上,掌心尚放在最后一人的印堂之后,转头挑眉看戚宸,“我好像说过在岛上不准打架。”

    戚宸低头看她,咧嘴恶劣地一笑,“我好像没答应过你。”

    他说话间,动作比声音还快,刚一开口,就突然伸出了手!

    夏芍还蹲在地上,那人元气还没补好,男人的大手伸过来就往她脖颈抓,看样子想要制住她。夏芍却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干,人还蹲在地上,手便往地上躺着的那人衣领子上一抓,脚尖在地上一点,滑出去的同时把人丢给了戚宸!

    夏芍一步回到龚沐云那边,指尖轻轻一动,刚把人丢开要回头的戚宸以及三合会的一群人便再难动一步!

    戚宸眼一眯,身体还维持着一个扭头的姿势,目光沉沉落在夏芍身上,想要杀人一般。

    夏芍挑眉一笑,说道:“我要走了,就不劳烦戚当家的送了。记住,你和你的人都欠我一条命,改日我会找你们讨还的。”

    说完,夏芍转身就寻着山路下了山。龚沐云看向戚宸,身旁安亲会的人举着枪,都在等他一句话。只要他点头,这可是杀了戚宸的大好机会。

    戚宸眯着眼,眼里看不见恐惧,只有冷然。龚沐云望着戚宸,月色落在青苔墨染的山路上,两人立在两旁枝叶茂盛的阴影里,各自面容斑斑驳驳,难见内心情绪,唯有山风拂动枝叶,斑驳了树影在各自面容上晃动,枝叶沙沙的响。

    龚沐云垂在袖口里的手轻轻一紧,不知过了多久,才垂下眸,转身,走下了山路。

    身后的人赶紧跟上,三合会的人和安德里都松了一口气,但没有人知道,龚沐云为什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他多年来的大敌。

    夏芍走在前头,一直注意着后面的动静。但没有听到枪声,龚沐云便走了下来。

    “你怎么没杀他?”夏芍挑眉问。

    龚沐云与她并肩而行,笑看前方山色,“杀了他,不就坏了你的事?你留着他有用的吧?”

    夏芍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她倒是觉得,龚沐云和戚宸斗了这么多年,有点惺惺相惜,就这么杀了他,剩下的那个人以后或许会很寂寞。

    夏芍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专心开始盯着自己的指尖。

    龚沐云看来,见她一直捏着,便笑问道:“他们那边还动不了?”

    夏芍道:“嗯,我做个实验。”

    夏芍确实是在做实验,她给三合会的人补养元气,将他们从昏迷中唤醒,只是因为伤人的是金蟒,现在她是它的主人,帮它早点将人救醒,就等于让它少积些恶业。但虽然刚认识戚宸,但夏芍对他的做派也算心中有数,他不会放她和龚沐云安全离开岛上的,因此夏芍在救醒三合会的人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原本就打算将戚宸等人用阴气控制住,正好也试验一下,修为提升之后,对阴煞的控制有没有所提升。

    此时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夏芍来香港之前,对阴煞已经可以大面积地控制,范围大约覆盖一条街面没有问题。但是现在明显超出了一条街的范围,覆盖了半座小岛!

    夏芍眼里明显有惊喜的神色,她目光一动,倏地把手放开了!

    远处山顶,戚宸等人突然便恢复了活动自由,男人脸色黑得在黑夜里几乎看不见,怒喝一声,“给我追!”

    三合会的人得令,立马急速下山。但步子刚迈出去两步,诡异的事又发生了!

    一群人突然感觉手脚又是一冰,竟然再次动弹不得!

    戚宸咬着牙,这回脸色已经黑得不能用锅底来形容了。而远处依旧在往山下走的夏芍轻轻一笑,目光微亮。

    真的提升了!她刚才是将整座小岛后山的阴气全都控制了扑去山顶,竟然只用了短短两三秒的时间!

    夏芍眼神亮了,不仅范围大幅度提升了,连阴气控制的速度也提升了,她怎能不惊喜?

    随后,她频频松开手,又掐起指诀,连续试验了三四次,直到走到海边。

    而山上庙前的三合会的人,就在夏芍的折腾下,一会儿能动,一会儿不能动,一会儿能动,一会儿又不能动……连骂娘的心都无力了……

    等走到海边的时候,遥望整座海岛,夏芍的表情已只能用神采奕奕来形容——现在她已经走到了海边,而阴气仍然在她的控制之内!

    一座小岛的范围,实际情况可能比这范围还要广。而这么广的范围,在她对敌的时候有多大的好处,不言而喻!也就是说,她可以在两秒钟之内,让阴煞控制一整座岛,再加上有龙鳞和金蟒帮忙的话……

    夏芍眸光流转,收手一笑,跳上了快艇。

    龚沐云立在船上,将她这一路上拿戚宸等人做实验的神态看在眼里,摇头一笑,竟有些无奈和宠溺的意味。

    “要去那边渔村的岛上?”

    “嗯。你们把我送到那边岸边就好了,赶紧离开吧。这里可是香港,三合会的地盘儿,你们在这里太危险了。”夏芍说道,目光却望向渔村小岛的方向,心里期盼着快点上岛。

    没想到,身旁龚沐云却是说道:“呵呵,无妨。世界各地都有黑道势力,要这么说的话,我只能在安亲会的势力范围内待着,其他地方都不用去了。”

    夏芍回头,觉得龚沐云的话也有道理,他这次来香港肯定是有事,这是他自己的行程,她就不必跟着操心了。

    “反正你没事了,我就不管那么多了,你自己安排吧。”夏芍说一句,便又看向前方隐在黑沉夜色里的渔村小岛轮廓。

    却不知,龚沐云听见这话,眼神微微一亮,略生出些喜意,目光凝着她的侧脸,问:“你是知道我在岛上有险,所以特意赶来的?”

    夏芍总不能说自己是用天眼看出来的,于是便道:“我本来就是要去岛上收服金蟒的,没想到你也在。恰巧碰上了而已。”

    她边说边望着渔村方向,压根就没回头,并未看见身旁男子听了这话微微垂眸,唇角笑意依旧,海风夜色里却略显落寞。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救了我一命,你要我还你什么?”龚沐云问。

    夏芍听了这话倒愣了愣,这才转头看向身旁男子,想起自己确实是跟戚宸提过要他还救命之恩的事,大概被这男人记在心里了。于是翻了个白眼,打趣地看向龚沐云,玩笑道:“是我记忆力出问题了么?我记得来香港之前,还有人说我们之间是朋友的。我救我的朋友,理所当然。若是要还的话,还叫朋友吗?”

    龚沐云微怔,接着竟眸底一层一层泛出流光来,比被海浪打碎的月影更潋滟。

    夏芍看他一眼,又不理了,转头有些心急地看着前方的岛。

    而龚沐云也没在说话,快艇一路急速驶向渔村小岛。

    就在两人快速地往渔村小岛进发的时候,身后被抛得远远的孤岛山上,被阴来阴去当做了试验品的戚宸,爆发出一声暴怒的吼声——

    “女人!不要让我抓到你!”

    ……

    戚宸的吼声惊起飞鸟无数,夏芍和龚沐云却半点也没听到。十分钟后,快艇停在了渔村小岛的海滩上。

    夏芍上了岸,却没想到,龚沐云也跟着从快艇上下来,看了看岛上雾蒙蒙的景色,笑道:“这岛景致不错,许久没看日出了。到山上看看日出,想来不错。”

    夏芍听出他这话的意思,不由无语,“看日出?你倒是悠闲。你这趟是来旅游的?”

    “忙里偷闲,未尝不可。”龚沐云垂眸一笑,抬眼看夏芍,目光有些许缱绻,“这趟本就是忙里偷闲,顺道来看看朋友。今天偶遇,也算了了一桩心思。”

    夏芍一愣,她不会听不明白龚沐云的话,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来香港才两个月,而他一直挂念着。

    “我不是去岛上玩的,我有事要办。岛上玄门四老都在,这次来这座岛本来是为了风水师考核的。但我改变主意了,要去问候问候他们。”

    “哦?”龚沐云显然刚知道夏芍来渔村小岛是为了什么事,沉吟一番,笑道,“无妨。表面上,玄门的弟子对安亲会还是很客气的,毕竟安亲集团在华尔街有很大一部分生意都请了玄门弟子看风水之事,算得上大客户。那几位见了我,即便是支持三合会,对我也得客客气气的。你只办你的事,我看我的日出。你不必理会我,我只当看看沿路风景,并不打扰你。”

    龚沐云都这么说了,夏芍也不好说什么。其实,他的话有道理,风水师的地位是很超然,很受富商政要拉拢敬畏,但风水师也是人,是人就并非万能的。余九志等人就是再支持三合会,对安亲会也得客客气气的,惹怒黑道,对他们没有好处。

    风水师有神鬼莫测的术法,黑道有精良的现代武器、数量惊人的堂口、帮会人员、杀手,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跟那些枪械雷弹对上,不愿意天天算自己有没有生命危险,去躲那些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的杀手。毕竟,谁也不是天天放着好日子不过,就爱去招惹那些麻烦的。

    而且,并非每个风水师都像夏芍这样,有龙鳞有金蟒,年纪轻轻修为就如此高,可以不把一些事放在眼里。

    对玄门的大部分弟子来说,他们更像生意人,帮人看风水算运程,收取一定酬劳,然后以此谋生过日子。就连余九志这些人,也不会吃饱了撑的无端招惹大客户,他们越是享受着外界的尊重、敬畏,越在乎这些名利。

    既然如此,如今张氏一脉势弱,如果龚沐云在自己身边出现的话,应该会被认为是张氏一脉的后台,给张老他们撑撑腰也未尝不可。

    这么一想,夏芍便不再多说什么,带着龚沐云和他身后的几名手下上了岛。

    岛上的九宫八卦阵依旧在,此时约莫子时,日出前到达山上虽然赶了点,但时间应该足够了。

    夜里走九宫八卦阵比白天更不方便,可视性更弱,人的视觉就像是被遮蔽了似的。一进入阵中,安亲会的几个人显得很警惕,四处打量,龚沐云倒是悠闲,前后看了看来路,约莫心中自有估量,但正如他之前说好的,他并不开口问,一点也不打扰夏芍。

    “这是古时传下来的九宫八卦阵。玄门那几个老家伙也不是浪得虚名,布了这么个阵来考我们。这阵得法便不难解,跟着我走就好了。”夏芍好心说了阵的名字,她相信龚沐云一定听说过,想必他会有兴趣。她说出来只是为了让他路上不无聊,自己慢慢研究去,而她要做自己的事了。

    龚沐云瞧出她的体贴来,柔和地一笑,点点头,眸中确实有些亮色,四处打量前后被雾气包围的山路。

    而夏芍则在说过之后,就不理他们了。她开了天眼,便想寻着遁甲的方位往山上去。

    但天眼刚一开启,夏芍便倏地顿住脚步!

    不是因为前方有什么不对劲,而是因为天眼不对劲!

    她的天眼好像……发生了变化!

    夏芍起初只是想辨明阴阳二气,以及八卦方位的所在,就像她之前解阵出岛的时候一样。但没想到,此刻天眼一开,所看到的景色却不一样了!

    阴阳二气、八卦方位仍在,但却多了许多东西——除了天地元气,八卦方位,前方的山路、花草树木、山峰走势,竟然每一样事物都看得清清楚楚!

    夏芍清楚地看见这九宫八卦阵的迷门、斗数分布在哪里,清楚地看见眼前每一条山路的去向,就像看见一张大地图。她看见路边草叶儿下伏着的蛐蛐儿,看见茂密的枝头间安睡的鸟儿,看见目的地山顶空地上站在一起的几名老人,甚至看见九宫八卦阵中,在各条山路上转来转去寻找出路的弟子们!

    嘶!

    夏芍收回天眼,难得心砰砰跳!

    这不是天眼!

    或者说,这是天眼,但提升了!有点天眼通的意思!

    天眼通是佛家的说法,佛家之中,有五通,名为: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如意通。这五通,各自所见不同,天眼通能超脱肉眼的所有障碍,见常人所不能见,天机、因果、轮回,一切可见!

    天眼通与天眼不同,天眼是可以报得,也可以通过修炼得来。但天眼通非修炼不能成!

    夏芍如今的天眼提升之后,是否开启了天眼通的领域,能见天机因果轮回等事,她也不太清楚,但至少此刻能看见以前所不能见的。

    以前只能看见阴阳二气,看见方位,长时间凝视可以看见未来。但此时连肉眼上视物的一些障碍也扫除了!在她眼里,天地极广,没有什么能遮蔽她的视线,所有的景物都像是一幅辽阔的画卷,铺开在她眼前。

    她看见目的地的山上,余九志、曲志成和王怀三人站在在一起,冷家老爷子离得不远不近,张中先背着手站在远些的地方,五人都看向一个方向,那便是孤岛的方向。想来是那边斗法收服金蟒时的阴煞波动太强,引起了五人的注意。余九志三人的脸上明显有震惊神色,张中先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握着拳头,神色焦急,不知道是不是心里认定这事跟夏芍有关。

    而夏芍此时用天眼通看向五人,五人竟然都无所觉,连修炼出天眼的余九志都没有发觉。

    这个发现让夏芍趣味地笑了笑,目光收回,一扫九宫八卦阵上的弟子们,见到还没有一组人能够出阵。温烨这小子正拿着罗盘,定在一处方位上,气势汹汹一指前方,后来两名张氏一脉大他许多岁的弟子便跟着他往那边去了。夏芍一笑,因为那方位对了!

    而山路上,有些人正坐在路边休息,边休息边商量;有些人正在拿着罗盘,原地打转;有些人正在为走哪条路争执……

    有十支队伍已接近正确的解阵方位,其中便有余薇、冷以欣、温烨、海若等队伍。从实力上来看,还是玄门的弟子占先锋。那些其他门派的风水师,只有一支队伍在其中,还有些人已经和队友走散了,单独在路上摸不着门路。

    这快要破阵的十支队伍里,余薇的队伍最接近山脚下,明显即将走出。

    夏芍目光一变,忽然勾起了唇角,露出趣味的笑容。

    龚沐云在一旁看着她突然住脚,先是震惊,又惊喜连连,最后一副趣味的神色,便知她不知又发现了什么,要阴着人玩了。

    摇头一笑,他便看见她掐起了指诀。

    夏芍手指连动,在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山中阴气忽然聚集成线,一道道按照她的指示向一些队伍冲去!

    除了张氏一脉的弟子、冷氏一脉的弟子和其他门派的风水师,但凡余家、曲家和王家的人,凡是接近解阵方向的,通通控制住!

    夏芍为什么不控制冷家的人,自然有她的道理。只见几乎是同一时间,二十多支队伍,同时手脚冰冷麻木,如同木头一人一般站住不动!神色纷纷大骇!

    “怎么回事?”

    一时间,这样的问话充斥在山路上,有一些修为浅的弟子,直接脚软站不住,跌坐在了地上。

    而余薇一组人更是脸色变了!

    “怎么回事?”王洛川脸色大变,手脚发麻,虽站住了没倒,但是却怎么也动不了了。

    “有人施法?”曲峰面色严肃,身体动不了,眼往四处打量。

    “谁在施法?好大的胆子!”余薇脸色发沉,调集起元气,便想挣脱阴气的束缚。但她的修为不过是刚刚进入炼气化神的境界,与夏芍差得远,怎么可能挣脱得了?

    余薇的修为在玄门年轻弟子中称得上第一人,她都没办法,王洛川和曲峰更没有办法。其他被控制住的三家弟子就更不用说了。

    纵横交错的山间小路之上,二十多支队伍的弟子以各种奇奇怪怪的姿势瘫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渐渐身体发麻冰冷,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神色惊恐地望向四周,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在作法。

    而那名作法的高人此刻正笑得欢快。

    夏芍原本只以为对阴气的控制范围提升了,没想到连天眼也提升了,如此一来,要做起事来还真是方便。不仅可以大面积控制阴气,有了天眼的帮助,她可以很精细地做到控制各人!

    夏芍抬头望了望天色,露出看好戏的笑容。

    矮油,全军覆没这种事最好玩了。

    明早日出?就让她看看,余九志看见自家弟子一支队伍也没出局时候的老脸吧!

    呵呵。

    她回头对龚沐云道:“走了,我们感觉出阵。”

    龚沐云一点头,跟在她后头走了。而夏芍却是边走边用天眼看向剩下的几支队伍,冷家的她不管,能有几组人破阵全看他们自己的本事。而张氏一脉的人和其他门派的一些风水师,她可以插手帮帮忙。

    这事就边走边做了。

    她倒要看看,明天日出,张氏一脉的弟子全数过关,那几个老家伙的徒子徒孙全军覆没时候的老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三章 阴死人不偿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三章 阴死人不偿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