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反击计划!

    夏芍要说的正事,自然是接下来要怎么对付余九志等人。

    她敢保证,余九志死倒是死不了,只不过他那条右臂必然要跟师父的腿一样废掉,这两天他还在岛上,等他回来,她要送他份大礼!

    一提起怎么对付余九志,张氏一脉的弟子们又激动和狂热了!那天在山上实在是太爽了!如果不是他们人少,准备又不充分,真想叫余九志等人在山上有来无回!

    不过,即使是叫他们逃脱了也无所谓,现在掌门祖师来了,师叔祖的厉害他们是见识过的,现在开始准备,他们也要参战!

    唐宗伯一看弟子们这副兴奋的模样就呵呵笑了笑,抚着胡须回头看夏芍道:“你这丫头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瞧把他们一个个给激动的。”

    徐天胤也转头看向夏芍,夏芍笑得眼眸一眯,只是还没说话,弟子们便抢着说了起来。

    “师叔祖前天可神了!她伤了余九志!那老家伙的胳膊恐怕要废一条!”

    “我们还抓了曲志成和王怀的孙子回来,现在就在小楼里呢。”

    “对对!掌门祖师,您没看见师叔祖那天的神勇,大骂余家算根葱!太霸气了!我们好多年没这么大出一口恶气了!”

    “对对!大黄出来的时候,您没看见那些人的脸,太过瘾了!”

    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神采奕奕,唐宗伯却嘶地一声变了脸色,跟徐天胤一起看向夏芍,“小芍子,你伤了余九志?”

    “嗯。”夏芍笑眯眯看着两人,“可惜我一个人力量太少,还是对付不了那么多人,只伤了他一条胳膊,绑回来两个人质。”

    “这么多年了,他修为应该在炼神还虚了,你怎么伤得了他?用你那条收服的阴灵出其不意?”唐宗伯难得表情严肃了下来,“你这丫头胆子太大了!怎么不等师父来?收服阴灵的事师父还没说你,你倒连余九志也敢动了!”

    徐天胤也眯了眯眼,夏芍敏锐地感觉到,顿时眉尖儿跳了跳,讨好的笑,“师父,我做事向来有分寸,这不是怕您老跟师兄担心,才没说嘛!而且,我也不全仗着大黄在,您瞧!”

    夏芍说着,周身习惯性收敛的元气倏地一放!笑眯眯地看向转过头来的唐宗伯。

    唐宗伯转着头,一看之下差点闪了脖子!

    老人睁大眼,似乎多少年没这么震惊过了,“……炼神还虚?小芍子,你炼神还虚了?!”

    夏芍笑得眼眸弯弯,眨眼道:“师父,惊喜到了没?”

    “惊喜、惊喜!”唐宗伯连连点头,却转身扬起巴掌就打,“我打你个讨打的丫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今天才跟师父说!看我不打你!”

    张中先在一旁背着手哈哈大笑,“对!打她打她!这丫头当初破九宫八卦阵的时候,自作主张跑去东边岛上收服阴灵,害我担心了一天!这丫头是该好好教训!”

    夏芍边看张中先一眼,边躲唐宗伯的巴掌,张氏的弟子们看得直笑,温烨两手往后脑勺上一放,臭着的脸色总算舒展开了,一副“快打快打”的样子。

    夏芍笑着往旁边一退,就躲进了徐天胤怀里。男人见她退过来,伸手就把她揽在了怀里。按理说,夏芍该感觉安全了,但她本能就感觉身后男人的气息有些危险,她一抬头,仰面朝上就看到徐天胤眯起的眼。

    夏芍一愣,顿时有种落网的感觉……

    还好徐天胤没让唐宗伯的巴掌落在夏芍身上,他捕获她之后,微微侧了侧身,用身体帮她挡了挡。而唐宗伯自然也没真打,只是看一眼自己的两名弟子,用眼神瞪了瞪就算完了。

    但徐天胤拥住夏芍之后便不放手了,他似是被她的话给惊到了,夏芍靠着他的胸膛,都能清晰得感觉到他沉沉的心跳和两臂禁锢得紧实的力度。

    夏芍愣了愣,转头看徐天胤,安抚地笑了笑,见男人一见她望来便又危险地眯起眼,她便咬了咬唇,苦笑。

    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看着张氏一脉弟子眼里,众弟子都愣了愣,相互之间看一眼,都有惊讶的神色。

    咦?两位师叔祖?

    温烨一扭头,吊着眼往天花板上看,“什么眼光!”

    这么想的不仅仅是温烨,许多弟子都有点怪异的表情。他们并不是觉得两人的外表不配,相反他们算是俊男美女,外表很般配!但……这位徐师叔祖看起来性子很冷,师叔祖到底是怎么看上他的?

    “唉!”唐宗伯这时叹了叹,神态万分感慨,“好啊!炼神还虚。我这辈子,大起大落,年轻时也算风光光。回想年轻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一番成就。但是现在看来,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只怕就是收了这么两名天赋奇才的弟子。炼神还虚!好啊!现在我们这里有三名炼神还虚的高手了。这次清理门户势必能成!”

    他这么一说,满屋子的人,包括夏芍都愣了!

    三名?

    唐宗伯是炼神还虚,而且好多年了,实力雄厚。夏芍刚刚进入炼神还虚的境界,那还有一名,是谁?!

    弟子们面面相觑,都震惊地看向徐天胤。不怪他们看向徐天胤,张氏一脉的人有些什么修为,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连张中先都还在炼气化神上,那么剩下的有可能是炼神还虚的人,可不就是徐天胤的么?

    夏芍一转头,险些磕上徐天胤的下巴,“师兄也炼神还虚了?什么时候的事?”

    徐天胤抿着唇,气息仍旧危险,但却不会不理她,“来港前。”

    “你师兄感应到你动用了龙鳞,一天龙鳞波动都没停,把他逼急了,入的炼神还虚境。”唐宗伯回头瞪了夏芍一眼,“幸亏那天你师兄回来,在我这里。要不然他一心担忧你,怕不走火入魔?”

    夏芍听了仰头看向徐天胤,目光感动却担忧,“师兄……”

    “没事。”男人抱着她不肯撒手,手臂却紧了紧。

    而夏芍却垂下眸,师兄也炼神还虚了,这本是令人开心振奋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堵得慌,除了感动和后怕,再无其他。这么说,两人竟是同一天进境的,只不过,她是听了金蟒夫妇的故事有所感悟入的化境,那他呢?那天他独自一人,又体会到了什么?心情怎样?

    夏芍陷在这情绪里出不来,而弟子们却是振奋了!

    他们这才又一次认真看向徐天胤,这一次管他是不是性子冷得生人勿近,弟子们的目光都带来崇拜和狂热。

    掌门祖师两位弟子都是炼神还虚!这是什么天赋!他们这边有三名炼神还虚的高手的话,清理门户那不是势在必得的事?

    弟子们振奋着,沸腾着,而张中先却在此时看向了夏芍,“余九志他们还有两天回来,小芍子是不是有计划了?”

    这一问,弟子们纷纷看向夏芍,连唐宗伯也说道:“有计划就说说吧,你在这边待了两个月,最是清楚情况。”

    夏芍一听师父问了,这才抬起眼里,调整了情绪,目光一变,说道:“很简单。他当初怎么对张师叔的,我就怎么还给他!曲家和王家有人在我们手上,好对付。至于余九志,清理门户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自食这些年的恶果,身败名裂!”

    夏芍目光微凉,弟子们也严肃下来,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门外远处。众人知道,最后的较量,要开始了!

    ……

    在香港,运程书是风水师人气的象征,每年四五月份出版社就要开始约稿。而运程书一向被誉为出版界的奇葩,无论出版行业怎样不景气,运程书总有相当稳定的销量,让出版社有赚无赔。

    一般从每年的十二月份开始,只要稍微留心,就会发现香港地铁站和闹市商区的不少广告位都换成了来年运程书的宣传,而随着农历新年的临近,各大书报亭、便利店几乎都把摊位的一半用来摆放各种运程书,香港几大知名风水师写就的更是被摆在最显眼位置。这预示着一年一度的香港风水界人气比拼大战又展开了。

    但这种人气比拼不仅仅是风水界的,也是出版社的。

    并不是每家出版社都能约到大牌风水师的稿,有不少小出版社都在夹缝中生存,甚至处在生存的边缘。

    湾仔区,香港一个新旧并存的独特社区,揉合旧传统与新发展的精粹,亦是香港历史最悠久和最富传统文化特色的地区之一,许多出版社都在这里。

    夜里十点,一处老街的旧写字楼里,灯仍然亮着。附近的居民进进出出的,对这里这么晚还亮着灯习以为常。这处写字楼里有一家出版社,七八年前搬来的,经营着不入流的几本八卦小杂志。这个时间,通常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狗仔会开车出门跟着一些小明星,拍点绯闻报道回来,因为大部分都是添油加醋,小道消息,因此这种三流杂志向来都是街头巷尾闲喝茶的人随意翻一翻,随手就丢的东西。

    这家杂志社在这里七八年了,一直不景气,连附近居民都不怎么看他们的报道,这些人勉强也就是维持着生活。

    这天晚上有点下小雨,很平常的一天,正是狗仔们到楼下开车出动的时候,楼道里却走进去了一对年轻男女。

    男人一身黑衣,女孩子穿着身白色裙子,从背影看,两人倒是极为相配,附近走过的居民都不由多看了两眼。两人进了楼道就上了二楼,而此时二楼里,正传来拍桌子的咆哮声。

    “刚出道那个小明星,叫黄莉的,不要拍她傍大款!这种消息满大街都是,没有人爱看!没有新意!新意、新意!你们懂不懂?”一名中年男人将杂志拍在桌子上,对着四五个人吼。

    那四五个人都是年轻的男生,站在资料堆积成山的桌子前,一个个撇着嘴,不以为然。

    “没有新意也总比找不到东西拍,空期好吧?”有个年轻人咕哝了一句,立刻遭到中年男人一通狗血淋头的臭骂。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有没有追求!狗仔也是一种职业,要吃饭的职业!你拍这种没新意的照片,有谁爱看?你拿什么养活自己?”

    “本来钱就不多……”那年轻人望着天花板,又咕哝了一声。

    “你拍出这种照片,你还想要钱?!”中年人气得脸色发黑,砰砰拍着桌子,“拍照片会吗?不会我教你!不要总躲着拍!总蹲点!闪光强攻会不会?冲上去!对着人一通狂闪,旁边安排辆车接应!拍完就撤!拿出点冲劲和精神来,好不好?”

    “挨揍算你的啊?”年轻人翻着白眼,流里流气的表情,很是不驯。

    “怕挨揍你就别当狗仔!不能干你立马就给我……”中年男人应该是想要炒年轻人的鱿鱼,但话到嘴边竟然又收了回来,咬了咬牙,一副忍下来的样子,明显是人手不够。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额头上青筋还在跳,语气却缓了缓,“好!好!不会是吧?不会我教你们!别去给我拍那个黄莉傍大款的照片,哪个三流小明星不傍大款?我们要更吸引人眼球的东西!后期合成会不会?把她和李家三少李正瑞合在一起!把照片寄去给伊珊珊!她是出了名的妒妇,去给我两头蹲点,拍大打出手的场面!”

    男人这么一说,四五名狗仔相互之间看了一眼,虽然觉得是好办法,但有人却摇头道:“算了吧?李正瑞他儿子李卿宇现在可是李家的继承人,李氏集团总裁呢!他未婚妻可是余家那位大小姐,要是把这两个人给惹火了,可真没法混了。”

    “要的就是看李卿宇的反应!李卿宇现在刚接手李氏集团,民众对他的关注度高,我们的杂志就有卖点!我们要的卖点!懂不懂?”

    几名年轻人又互相看了一眼,那名之前顶嘴的年轻人叹了口气,说道:“唉!算了吧,刘哥。你现在已经不是出版业界的大哥了,就别跟李家这种豪门对上了吧?李卿宇那个人,听说在国外做公司的时候,商业上出手也挺狠,吞并了不少公司。这种人不好惹的,咱们杂志拍出来,他要搞倒咱们,几个电话的事。而且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了?干什么非得去招惹余家?咱们就报道报道三流小明星的绯闻,混日子过,求个平安,不也挺好?”

    中年男人听了这话垂下眼,看不清表情,半晌抬起头来,眼里含着血丝,神情悲愤,一拍桌子,“我不管!谁叫李家和余家联姻的?没一个好东西!这种日子我过够了!反正我就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了!大不了被他们整得连饭也吃不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信我崛起不了!”

    中年人怒吼一声,一副破釜沉舟拼了的模样,让几名年轻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有无奈和担忧的神色。

    正在这时,一阵清脆的掌声从门口传来。

    屋里的六人齐齐转头,向外看去。

    只见门口一名白裙少女倚着门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掌声清脆而悠闲。少女眉眼含笑,顾盼间宁静曼曼的神采,气质优雅,容貌只能算得上普通。

    而少女身旁,一名黑色衣裤的男人站在她身旁,在昏暗的充斥着细雨声的楼道里,叫人看了忍不住心头发凉,想往后退。男人的五官凌厉英俊,周身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孤冷气息。还好他不看人,不然被他看上一眼,屋里的人真要怀疑他们平时是不是绯闻拍得太多,被人找来灭口的。

    还好男人并不看人,他手里拿着把黑色雨伞,还提了个手提袋,默默拿着伞和袋子往旁边站好,之后就不动不说话了。

    说话的是那名少女,她笑容悠闲,慢悠悠道:“好,有气魄!我就喜欢跟有气魄有上进心的人合作。不过,那些明星的绯闻,天天有,年年有,只怕民众都看腻了。我这里有更劲爆的消息,不知道刘总编有没有兴趣?”

    这少女和男人自然就是夏芍和徐天胤,两人之所以找到这里,是因为从张中先嘴里得知了这个叫刘板旺的人。

    刘板旺曾是香港出版界的数一数二的人物,提起他,没有人不知道的。他在出版界作风雷厉风行,手底下的杂志书籍销量很可观。当年,刘板旺的出版社跟很多风水师都有合作,没有名气的小风水师想花钱在他这里买个小版面都不成,他专门跟大师合作出版书籍、刊登刊物。

    他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因为当年一步踏错,选择了在出版的杂志刊物上帮张中先跟余九志等人打嘴皮子战,最后张中先落败,退出风水界,而帮余九志等人的那家出版社就趁机上位,对他进行打压。成王败寇,那段时间他过得特别凄惨,旗下杂志销量连连受挫,从商业旺区被渐渐赶了出来,昔日出版业界的大哥一般的人物,沦为这种老旧写字楼里的三流杂志总编,混日子过。

    这还不算什么,事业低谷,被同行羞辱,昔日被他报道的那些商界俊才和明星见了他也都给脸色看,甚至对手的出版社还以他的落魄为卖点,专门出了一期话题,让他沦为全港的笑柄。最后,连他的老婆都顶不住压力跟人跑了,家里只剩下个年纪不大的女儿,留给他独自抚养。

    刘板旺一开始并不怪谁,这就是个不乏恶性竞争、厮杀成瘾的行业,他只怪自己当初想再辉煌一步,见张中先是当时全港名声鼎盛的唐大师的师弟,一心以为他会赢,想借着这场风水大师之间的名声之争,把对手的出版社压下去。结果他输了,成王败寇,他认了!

    一开始,刘板旺是真的认了,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再重整业绩,重新再做些别的内容,挽回杂志的销量和声誉。但是他想得太简单了,从那天开始,他的出版社业绩急速下滑,速度之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他一开始觉得是对手打压的手段太厉害,直到后来从商业旺区搬走之后,一次偶遇了张中先,他才得知,原来是他家出版社被人暗中动了风水,绝了财气!

    刘板旺大怒之下却也没办法,那个时候香港已是余家独大的局面,香港的第一风水大师不再是唐大师,而变成了余九志。香港的风水师们,有名气的都是他的人,没名气的小风水师谁也不敢说话,他就算是找人指点风水,也没人肯帮他。

    如今杂志社的地方还是张中先给他指的地方,告诉他这里虽然财气不旺,但很稳,他在这里温饱没有问题,只不过想要名利是不成的。

    刘板旺不怪张中先不给自己指好地方,他生意失败后,对手对他的打压是一方面,余家那边盯着他呢,容不得他东山再起。他就是找再好的地方,那些风水师动动手指,他还是要输得很惨。

    那个时候,刘板旺的妻子已跟别人走了,他家里还有个女儿要养,也没心思去拿着自己的一切去拼,只想着先混个温饱,再慢慢想办法。哪知这一混就混了七八年,眼见女儿长大了,他这才忍不了了,打算再拼一拼。

    没想到,今晚正说这事呢,门口却来了个少女。

    屋里的人都愣了愣,刘板旺打量了一眼夏芍,“你是?”

    “我是风水师。”夏芍倚在门边,慢悠悠笑道。

    “……”什么?

    所有人都愣了愣,刘板旺一时没反应过来。

    夏芍却笑着又开了口,“刘总编,我希望你帮我出本运程书,我不出明年的,只出到下个月,预测接下来这一个月,香港会有什么事发生。你也可以帮我专门开本杂志,专门讲风水运程之事的。”

    刘板旺这才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头,又打量了夏芍一眼,目光并没有太看重她。

    原来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风水师。

    在香港,风水行业就算是再热,有名气的风水大师也就那么几个。百分之九十的都是小风水师,他们没有那么多财力去买巨幅广告,能做的就是在一些风水杂志上投放小额广告以增加曝光率。有的杂志就给小风水师们提供这种平台,每期广告不到千元的售价,让不少小风水师趋之若鹜,每年到了年末,一些有名的杂志甚至需要从雪片般的广告刊登申请中,精挑细选才成。

    很显然,眼前这名少女就属于这样的小风水师。不过她眼光实在不怎么好,或许说,她实力不好?不然怎么大的杂志不去,偏偏选他们这种销量很少的三流杂志?

    “这位大师,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们杂志社的,但是我们恐怕不能帮你。我们杂志销量少,别人看看就丢的东西,开个风水运程的栏目,估计也很少有人看。你在我们这里打广告,钱是便宜,只可惜也没什么效果。”刘板旺意兴阑珊,意思跟赶人差不多。

    没想到,少女并不走人,反而笑容从容,随手一抛,便抛了个袋子过来,刘板旺下意识一接,入手胳膊一沉,发现袋子里装了好几本书,还挺沉。

    他一看袋子,正是跟这少女一起来的男人手上提着的袋子。袋子里面倒出来的全是运程书,一看之下,刘板旺有点傻眼,竟然都是风水预测方面的书!

    不仅如此,封面上的人物看来,都是香港风水界的大师级人物——余薇!王怀!曲志成!冷以欣!

    余九志是香港第一的风水大师,他向来超然,不出什么运程书,也一样忙得预约满棚。而余薇这些年出的运程书,无疑已代表了余家。余、王、曲、冷,这些都是这些年在香港数得上名号的风水大师,只不过,他们所擅长的方面不同,因此出的书籍基本上撞内容的不多。

    余家擅长阳宅风水、看建筑选地、店面选址之类的;王家也差不多,但更擅长布风水局,也给人看相批八字;曲家擅长阴宅风水,作丧葬法事;而冷家擅长占算问卜,无论是股市还是姻缘,占算都非常精准!

    而这四本运程书都是去年出的,预测指点的是今年该注意的事。从买房置业、店铺选址、家庭装修,到阴宅旺地、八字命理,再到股市楼盘、姻缘吉日等等,包罗万象,一应俱全。

    这少女……拿这些书给他,是什么意思?刘板旺不懂,只是看着夏芍。

    “刘总编是做出版行业这么久了,你应该知道标题的重要性吧?有个吸引人眼球的标题,自然会有人好奇想买。”夏芍垂眸一笑,抬眼看刘板旺,“想必刘总编也听出我的口音来了,我是内地人,并不是香港人。你说,如果标题是内地风水师与香港风水师的对决,会不会很吸引人眼球呢?”

    内地风水师与香港风水师的……对决?

    刘板旺嘴都张大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夏芍,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在香港这种风水业很热、风水大师十分受尊敬的地方,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风水师身份,挑战香港四大风水家族?

    疯了吧?

    “我会指出这些书中预测的不准确之处,你只要帮我刊登我的校对版本就行。准不准,看过的人自然知道。”偏偏这少女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疯狂的事,笑着继续说道。

    但刘板旺却是听了惊愣了,“这位大师,你说什么?”

    校对?她是说,她能看出这四家风水大师哪里预测的不准,想给人家指出哪里不对来?

    这这这、这……且不说这样好不好,就说她有这个本事吗?!这可是香港风水业界的四大家族啊!这些书里包罗万象,各方面的预测十分齐全,她是说,她全能到这份儿上?

    刘板旺几乎笑了,疲惫地摆摆手,他现在没有精力跟人开玩笑。但他没想到的是,门口站着的少女也笑了。

    她似是看出他不信来,也不解释什么,只是目光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接着便笑了。

    她先看向那名之前一直抱怨的狗仔,说道:“今天你要是打算去酒店偷拍那还是别去了,你要拍的人不在酒店。她在某富豪的别墅里,那个男人有些胖,戴眼镜。是谁,你们干这一行儿的应该能猜到。”

    那人一愣,夏芍又看向另一人,“晚上不用去那家烧烤店吃宵夜了,今晚关着门。”

    那人一愣,目露震惊!她怎么知道他常去哪家烧烤店吃宵夜?又怎么知道他今晚是打算去的?

    夏芍却不解释,又看向其中一人,笑道:“今晚回去,你女友会跟你吵一架。”

    那人自然也震惊了,她怎么知道他有女友?怎么知道他们同居着?

    而这时夏芍已看向刘板旺,笑道:“刘总编,有些话多说无益。我说的准不准,明早自见分晓。明早我会再来,希望你是个聪明人,不要错过这难得的翻身的机会。”

    说完,夏芍便转身,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震惊的目光中,跟徐天胤一起下了楼去。

    楼下,雨还在下,男人撑起伞来,目光却落在少女身上,一直看着。夏芍一愣,转头看来的时候,发现徐天胤的目光落在她的眼睛上,她这才想起他的感知敏锐得异于常人,她刚才开天眼,他必然感应到了。

    夏芍一垂眸,这事她也不是没考虑过。毕竟天眼的事瞒了这么多年了,对别人不能说,对师父和师兄,确实也到了摊牌的时候了。他们对自己的能力有所了解的话,到时候配合起来也容易些。

    “等搞定了这件事,我有事跟师父和师兄说。”夏芍挽上徐天胤的胳膊,笑道。

    对此,男人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便作罢。

    两人一起回了张家小楼,第二天一早,夏芍再来的时候,刘板旺居然在楼下焦急地踱步等着了。一见夏芍和徐天胤从车上下来,他竟激动地一步上前来,与昨天晚上相比,已是变了个态度,“大师!您总算来了!太准了!太准了!”

    夏芍一笑,挑眉看他,“那我昨天说的事,刘总编考虑得怎么样了?”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您能看上我们小杂志,是我们的荣幸!”刘板旺就差握着夏芍不撒手,脸上是激动的光。

    他这个人向来善于把握机会,不了解夏芍的实力的时候,他对这件事是意兴阑珊。但了解了她的实力之后,他推辞那就是他傻了!他也知道夏芍为什么这么厉害,反倒要找他们这种三流小杂志。因为她要做的事,无疑是跟香港风水界的大师们叫板,这种事,大的杂志社出版社谁敢接?也就只有他这种陷入低谷不怕死、不要命的人敢接了。

    “但是,大师。我们这边是小杂志,您也知道。销量少,就算是有个夺人眼球的噱头,只怕也得慢慢来。只要您不着急就好,我保证,一定帮您在香港打开名声!”

    “哦?”夏芍不急不缓,听了这话反倒慢悠悠一笑,抬眼望向刘板旺,说了句叫他心跳加速的话,“那么,再加上条独家消息呢?”

    “什、什么独家消息?”

    “余九志带人去闹鬼的渔村小岛除阴灵不力,胳膊废了一条,他孙女余薇生死未卜。曲王两家的孙子也被小岛上的阴灵所伤,至今昏迷不醒。香港所谓的风水大师,现在正被困在岛上,实力不过如此。”夏芍笑眯眯的,眸中流光一转,“这独家消息,够劲爆够吸引眼球不?”

    刘板旺顿时张大嘴,愣了。

    而夏芍又继续笑了起来,“两天之内,我要这条消息,传遍全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九章 反击计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九章 反击计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