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降头术,处置

    养小鬼在民间并不少听到,尤其是娱乐周刊总报道某某明星养小鬼,对于李家这样的豪门家族来说,上流圈子混得久了,这些事也时常耳闻。舒骺豞匫

    夏芍一说养小鬼,李家人当场就静了。柳氏懵了,目光懵愣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李卿怀眯了眯眼,看向自己的父亲。李正泰夫妻和李正瑞夫妻也一副懵楞的表情,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而李伯元在看见夏芍手中的棺木之后,闭了闭眼,神色悲怆苍凉。李卿宇则抿了抿唇,目光落在夏芍手上,客厅外洒进来的正午的暖阳逼得他镜片微亮,看不清神色。

    最懵的人是李正誉,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被个保镖这么对待,而且还被她把自己最深的秘密给揪了出来,展示在全家面前。

    一屋子的静寂里,夏芍是唯一一个开口说话的,她盯着李正誉问道:“这个降头师现在还在香港吗?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夏芍的声音虽然是打破了寂静,但还是没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还在她和她手中的棺木,以及李正誉脸上转,一时间还处在懵愣的状态,没回过神来。

    李正誉却是反应了过来,他毕竟也是经历过场面的人了,虽然被人当场抓包,但他很快就找到了对自己有利的解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这只是我随身携带的挂件,庙里请的护身符,要经过你的允许吗?你只是卿宇的保镖,你以为你管得了李家所有人吗?你以为你是谁!”

    夏芍并不为他后面的话生气,反而笑了笑,“听不懂?那我就说到你懂为止!”她一扬手中的棺木,“知道这里面盛着的是什么吗?”

    李正誉一眯眼,李家人也都望向夏芍手中。

    “尸油!”夏芍的两个字让李家人看着她手中小木棺的眼神都变了。

    “降头师有告诉你这东西是怎么做的么?这棺木往往是降头师亲自选木,亲自雕的。他拿着这件棺木亲自去寻找童男童女,或是婴儿,或是未破身的童男童女,掘坟、取尸,用特制的蜡烛灼烤尸身下巴,直至皮开肉绽,露出脂肪,再将脂肪溶解的尸油拿这件事先雕好的小棺木盛好。加盖,念咒,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童魂便可供驱使。”夏芍提着小棺木,冷笑着看向李正誉。

    但相比起她冷淡的面容,李家人听得却是觉得有些反胃。毕竟桌上放着一桌子菜,大家刚刚还在吃饭,听她这么一说,恨不得把胃里的东西都呕出来一般。夏芍却又是一声冷笑,“是不是觉得阴损?这么阴损的事,你来告诉我,哪家寺庙会做?”夏芍提着小棺木,李正誉的目光对上她的,震惊里带些闪烁。不知他震惊的是这棺木的做法,还是夏芍一个保镖,竟然懂这些事!

    但李正誉却是不承认的,他当然不能承认,“我怎么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再说了,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那你敢打开让大家看看么?”夏芍的一句话,让李家人都露出古怪的表情。

    打开?

    这玩意儿里面要真的是尸油,那……呕!

    谁要看!

    谁要不要看,夏芍不管,她只管看着李正誉,他的脸色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倏地变了变!虽然他很快就恢复常态,但架不住有人眼快,李伯元一脸痛心的神色,李正泰也莫名看着他的大哥。

    “大哥,你到底是不是养小鬼?你养小鬼想干什么?”

    这话问到了点子上,也正是李家人继震惊之后,最不解的事。养小鬼的人,多是吃喝嫖赌诈,比如职业赌徒、诈骗犯、投机商人、演艺圈人士,又或者是跟谁有大仇的。这些他们在圈子里都当秘闻听听,以前是从不放心上的,从来就没想到过,自己家里居然有人会养,而且还是一向宽厚的李正誉。

    且不说这女保镖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李正誉养来做什么?这才是值得深究的事。

    二房三房的人,除了舒敏神色一闪,唇边浮起冷笑,约莫猜出了什么,其余人都不解地看向李正誉。

    李正誉到了这时候还不承认,“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听一个保镖的胡言乱语就来怀疑我吗!我们这是家宴,吃饭吃得好好的,她对我做出这么无礼的事,没有人管吗?!”

    “那就是说,要打开看看了?”夏芍不听他的怒问,这时候反倒收了先去冷然的神色,慢悠悠笑了起来,“李先生,你可想好了。养小鬼,童魂要么是未满两岁夭折的,要么是胎死腹中未见天日的。其中最凶的要属凶死的童魂,而你这个恰巧就是。你夜里三五点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吧?我想你一定是经常做恶梦,梦境还异常清晰吧?你梦见什么了呢?”

    李正誉脸色青白,目光闪动,显然被夏芍说中了。

    “你的梦不必告诉我也可以,我对此并不太感兴趣。我只是想要提醒你,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小家伙脾气可不太好。你既然养了他,又被我抢到了手,他可是很生气的。我要是再把棺木打开的话,他恼起来,你会怎样,我可就管不着了。”夏芍笑着,悠闲地看李正誉。

    李正誉面色发青,看起来愤怒到了极点,而对面那少女看起来还一副散漫不经的模样,提着那小木棺,晃了两晃,当真低下了头去,要打开的模样。

    李正誉眼皮子一跳!他当然知道那里面装着的是尸油,他做事向来不会选择自己无法掌控的,那名降头师告诉他里面装的是什么,怎么供养和驱使之后,他才付了款决定交易。

    这棺木是降头师亲手做的,他不相信这名保镖的女孩有本事打开它。如果她打不开,他的清白就自然而然能证明。

    李正誉的忍功可谓上乘,这个时候了,他竟还能不动不摇,脸色虽然难看,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那只是气的。他冷哼一声,说道:“好!那你就打开看看!要是里面没有东西,我就要你和卿宇给我个说法!”

    李正誉义正言辞,眯着眼看夏芍,等着她去动那棺木。他知道,如果她强行动这棺木,那童魂定不会饶了她。她只不过是在自讨苦吃!他倒要看看,她揭发他不成,反被童魂所伤的下场!

    但李正誉没有想到的是,夏芍压根就不去动那棺木,她听了他的话之后,叹着气一笑,摇了摇头,看向手中棺木。

    “你的主人可真无情。你都听见了吧?我如果打开这棺木,你也活不成了。遇到这样的主人,你很生气吧?想不想给自己出口气?”

    夏芍对着个棺木说话,场面无比诡异,李正誉却是没想到夏芍还有这招,顿时脸色一变!

    “去吧,我不拦你。”夏芍却慢悠悠抬眼,浅浅笑着看向李正誉。

    李正誉脸色再变,目光倏地闪烁,震惊之余他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这小鬼应该只听他的差遣,没道理听别人的。但正当他这样想着,脑中突然嗡地一声,如遭雷击!他只觉眼前一黑,瞬间栽倒,眼前天昏地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夜晚!

    黑漆漆的夜晚,老旧的街道,街上阴气森森,一个人也没有。他独自在街上走着,莫名彷徨。在这条街上,没有人知道他是李氏集团亚洲区的总裁,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是孤独一人的异国客,身上穿着的是名贵的西装,但口袋里却没带一分钱。

    在这条黑漆漆的,一盏灯也不点的街上,李正誉头一回感觉孤独无助,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呼啸!

    他抬头望去的时候,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便听到“砰!”的一声。

    沉闷的声响,一名两三岁的男孩从高处摔在他面前。街道上是漆黑的,看不见什么,但他还是清楚看见男孩身下开始淌出大片的血。

    李正誉惊愣在原地,但就在这时,他却看见男孩扭曲着的脖子,歪着贴在地面上的脑袋,突然间动了动,倏地睁开了眼!

    他是真的把眼睁开了,眼底还有血丝,但那目光正幽冷愤怒地向他望来,那般的真实。李正誉甚至能感觉到一瞬间自己头皮发麻,整个后背都冒出冷汗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真实了,他不可思议地盯着那男童,而那男童竟然扭曲着手脚站了起来,他甚至能听见他摔断的手脚喀拉喀拉响的声音,但他还是站了起来,歪着头,眼神凶狠,突然间向他张大嘴,扑了过来!

    “啊!”李正誉生平第一次发出惊恐的喊声,出生在富裕的家庭,从他记事起,李氏集团就在飞速的成长,他的身价日日都在飙升,从李大少,到李总裁,再到董事会认为的家族继承人。虽然最后家族的继承人不是他,但他这辈子确实顺风顺水,很少遇到过波折,更没见到过眼前这种恐怖而又诡异的事。他竟一时不知如何处理,只知道拼命往后退,惊恐地喊,“别别别、别过来!”

    此时的李正誉不知道,他陷入了一场阴煞导致的幻觉中。他不知道,夏芍并没有任由童魂伤害他,她只是任由阴煞向他扑过去,然后适当地轻轻动了动手指,制住了一部分,只是任由他出现幻觉,将一切展现在李家人面前。

    而此时,李家人已经呼啦一声散去一旁,李卿宇搀扶着李伯元退到后头,一家人看着李正誉在餐厅发起了疯。

    李正誉这个模样对李家人来说,陌生无比,就连李伯元也从来没见过。他与平时那温和宽厚的样子相差太远,惊恐、胡言乱语、癫狂,甚至有些疯狂。

    “爸!你怎么了?”李卿怀上前就要拉他,柳氏也叫了声“老公”,然后上前拉他。

    李正誉却发了疯似的抓起旁边的椅子向两人乱打,吓得柳氏惊呼一声,李卿怀赶紧将母亲护住退去远处。

    “滚!滚!别过来!别过来!”

    “我叫你别过来!没听见吗?”

    “啊!你你、你要什么,你说!我都、都给你!”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想养着你,只要你帮我杀个人!帮我把属于我的东西夺回来,你要什么,我都供奉给你!”

    “真的!真的!你只要听我的话,去杀了李卿宇……对,就是坐在我旁边那个人!我就把你送去庙里超度!我说到做到!”

    李正誉还在癫狂地不知跟谁说话,李家人却是全都愣住了。

    “大哥?”李正泰震惊地看着他,舒敏冷笑一声,眼神嘲讽。

    “老公?”柳氏也捂住嘴巴,李卿怀在旁边扶着摇摇欲坠的母亲,震惊地抬眼看向父亲。

    “大哥?”李正瑞也不可思议地看向他眼里优秀的大哥,伊珊珊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突然尖叫一声,“好哇!你养小鬼是想害我家卿宇?”

    她张牙舞爪地就要冲上去,李正誉却忽然间清醒了。

    他清醒过来之后,手上还提着椅子,见到一屋子人震惊的不可思议的目光。李伯元由李卿宇陪着,就站在餐厅的里头,眼神失望而悲愤,喘着气声音却异常威严,“老大,这是怎么回事!你还想解释一下么?”

    李正誉这才发现刚才的一切是幻象,但是刚才他经历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在脑海中,他说了什么他竟然还记得很清楚!回想过来,李正誉刷地白了脸色!

    “老公……”柳氏轻轻唤着他,目光痛心。

    一家人都在用着痛心、陌生的眼光看着他,这让李正誉一时间感觉天旋地转,一切都崩塌了。

    一家人都退去了远处,唯有那名少女保镖没有动过,她淡然立在原地,目光悲凉,似叹息。

    李正誉顿时便愤怒了!他的一切怒火都向着夏芍,手里提着的椅子扬手就向她砸了过去!

    “小心!”李卿宇在后头喊了一声,竟然飞奔过来要挡。但他的速度哪里及得上椅子向夏芍砸来的速度?

    李卿宇人还没到,椅子便向夏芍的面门砸来!

    但见夏芍竟然动也不动,连躲都不躲,只是淡然立着,冷笑一声。李家人都以为她疯了!

    “丫头!”连李伯元都在后头叫了一声,李卿宇更是伸手就去拉夏芍。

    然而,他还没碰上她的手,不可思议的是就发生了。

    只见那椅子在夏芍身前半米处就停住,就像是遇到一道无形的气劲,砰地一声震了出去!

    “咔嚓”一声巨响,椅子在震出去的同时,竟然四分五裂,像是被炸开一般,四处飞溅出去!

    这不可思议的景象看得李卿宇都停下脚步,李家人更是惊惧地望向夏芍,尤其是伊珊珊,吓得捂住嘴,往后退了好几步。那双精心描画的眼眸,惊恐地盯住夏芍。

    她她她、她是怎么办到的?

    这是李家人第一次看见眼前这名少女保镖动手,此前她在他们眼里,一直是微不足道的,认为她不过就是身手好一点,会玩枪,会保护雇主而已。但今天看见她出手……不,应该说,她根本连出手都没有,椅子就这么裂了,这在他们的认知里,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就像是眼前站了一个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内功强劲的武林高手!

    李家人震惊了,而李正誉却栽倒在地上。他是被刚才震碎的椅子木棍撞倒的,一下子撞在胃部,中午刚吃的东西都呕了出来,狼狈而难堪。

    夏芍朝他缓缓走过来,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胃部绞痛,眼神惊惧,嘴里竟然还念念有词。

    他念的是咒语,降头师教给他的,驱使小鬼的咒语。

    夏芍看见他唇形在动,步伐未停,散漫悠然,唇角却慢慢翘起来,说话谈天一般慢悠悠,“小朋友,劝你悠着点哟。你那点法力,就别闹了。听话点,退去后面看热闹,等这件事解决了,姐姐送你去庙里超度。要是不听话的话……”

    夏芍步子顿了顿,歪头看向手中的小棺木,笑得眼眸弯弯,“姐姐身上有座小塔,里面有条大黄很喜欢小朋友哟。”

    她的语气就像是在哄小孩在玩,但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也没人认为她是在开玩笑。

    而夏芍哄玩小孩子以后,对着手中小棺木满意地点头一笑,然后便慢悠悠走到李正誉面前,蹲了下来。

    李正誉捂着绞痛的胃部往后退了退,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现在在他眼里,眼前的女孩子就跟怪物没什么两样。她蹲在他面前,笑容淡然,语气闲散,甚至对他晃了晃手中的小棺木。

    “李先生,你知道吗?养小鬼是很损阴德的事,童魂一经拘提,供人驱使,往往便不能再正常轮回。我手中这孩子是凶死的,他在还不懂事的年纪,甚至还没不太会说话,没怎么见识过世界的美好,就被人杀害,是一个很不幸的孩子。可是对他来说,痛苦并不随着死亡而结束,他的棺木被降头师找到,掘坟起尸,被用残忍的方法拘提魂魄,附在在小小棺木上,不能轮回,还要供你驱使去做害人的事。你告诉我,同样的事发生在你的儿女身上,你能容忍吗?”

    李正誉不说话,屋子里静悄悄的。夏芍一把伸出手,将李正誉提了起来。一个大男人,被她单手提起来,看着竟很是轻巧。但夏芍下手却并不轻巧,她抬手将餐桌上的布扯了,碗碟噼里啪啦扫去地上,接着一把将李正瑞按在了桌子上!

    夏芍反剪着李正誉的胳膊,将他的头抓着看向餐厅尽头,李伯元的位置,语气淡然,仍然像是在聊天,“你看看,看见你父亲了吗?看见他老了吗?他白手起家,大半生创立享誉国际的李氏集团,他给你大少爷般的生活,有佣人伺候,接受最好的教育,享受世人的羡慕,妻子贤惠,儿女成双。他对不起你么?现在他老了,你为什么要让他过这种血脉相戕,临老不能安宁的日子?他养了一只白眼狼吗?”

    夏芍最后一句略显冷厉,她手劲儿一点也不轻,抓着李正誉的头,让他看向另一个方向,“你看看,看见你妻子了吗?在她心里,你是完美的丈夫。结婚三十年,事业、家庭,你让她觉得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今天,你觉得你在她眼里是什么样子的?你还完美吗?”

    “你再看看你儿子,你在他心目中的慈父形象,你觉得现在还有吗?”夏芍抓着李正誉的头,让他一个一个地看自己的家人,“再看看你两个弟弟,在他们眼里,你一直是不可超越的优秀的大哥。现在,你还是吗?”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李伯元摇着头,老人竟然悲怆地老泪横流。

    夏芍又掰着李正誉,看向了李卿宇,“看看你侄子。他在李家三代子弟里,童年是最不幸的。有一个不靠谱的爸,和一个不靠谱的妈。他的人生里只有爷爷,或许曾经也有你这个宽厚的大伯。亲情对他来说只有这么一点点,是你们亲手在一点一点地毁灭。因为你们的眼里只能看到名、看到利,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亲情,你们一直在享受,却从来没看在眼里。有的东西不知道珍惜,偏要去争没有的。现在你告诉我,没有的,你争到了吗?有的,现在还有吗?”

    “值,还是不值,你给我说!”夏芍盯着李正誉,脸上已没有谈笑的表情,而是难得一见的严厉。

    李正誉被一名少女以这种屈辱的姿态按在桌子上,脸色早已涨红,她一句严厉的质问喝斥醒了他,顿时令他情绪变得激动,脸色狰狞,眼底含着血丝,模样癫狂地与平时判若两人,“你懂什么!我是家族的长子!集团本来就应该是我的!身为长子,继承权被侄子抢走,要我在董事会、在外头的脸往哪儿搁!”

    “砰!”李正誉刚吼完,头部便受到重创,夏芍抓着他的头往桌子上重重一磕!

    “昏了你的头了!我看你是需要清醒!董事会?外头?那是些什么人?你家里又是些什么人?能比吗?你告诉我!哪个重要?”

    “我儿子重要!”李正誉脸色涨红,眼还冒着金花,含着血丝的眼却是向后一扫,怒瞪夏芍,“卿怀哪里不如卿宇?他是长孙!他才应该是集团的继承人!我为我儿子着想,有错吗?”

    “砰!”夏芍又是抓着他的头往桌子上一撞,怒喝,“你儿子?想你儿子之前,你该先想想你老子!他才是李氏集团的创始人,他才是打拼半生创下如此家业的当家人!你们这些享受着他的荫蔽的二代三代子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在他面前提‘应该’!长子如何,长孙又如何?仅凭此你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占有他打下的江山吗?强盗理论!除了抢,除了争,除了觉得理所应当,你为你父亲做过什么?你甚至连让他过个安稳的晚年都做不到!应该?你不觉得脸红吗?”

    夏芍的话,让李家人都静了静。

    李伯元老泪纵横,低头朝夏芍摆了摆手,语气哽咽,“丫头,别说了,放开他吧。我辛苦半生,或许打下李家这么大的家业,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爸!”二房的李正泰眼圈也发红,走过去扶住老人,“您别这么说,是我们不孝。这位小姐说的没错,我们应该感激,只不过名利让人都变了。”

    李正泰看一眼自己的妻子,舒敏咬咬唇,难道为自己的儿子打算,她做错了么?

    “放开我爸!”这时,李卿怀也反应了过来,他放开母亲,大步朝夏芍走过来。这个自夏芍来到李家,就一直温文尔雅,不怎么说话的男人,此刻脸色发寒。

    “给我站在那儿!”夏芍清喝一声,内劲自舌尖卷着放出去,震得整道声音都像是在屋子里回响。

    李卿怀一愣,本能地站住脚,盯着夏芍。

    夏芍严厉地看向李卿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都干了些什么,只不过,见你尚未动手,懒得揭穿罢了。你们父子真不愧是父子,李家隐藏最深,最会演戏的莫过于你们两个。”

    确切的说,李卿怀隐藏得比他父亲还要深,在夏芍的天眼预见的整件事中,李卿怀可以说是最沉得住气的,他不动手,却看着他的父亲和二婶动手,只不过,他是补上最后那一击的人。

    夏芍的话令李家人又是一愣,李卿怀面色寒霜笼罩,紧紧抿着唇,“我警告你,说话要有证据。”

    “我也警告你,你的父亲已经栽了,你聪明的话,就别成为下一个。想想你的母亲,难道,你们父子都搭进去,要她一人孤独终老么?”

    李卿怀明显震了震。

    夏芍却冷哼一声,“世上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屑与人去争已经存在的财富的。三代?那有什么意思?做一代才有趣。自认为才华不输人,却把才华用在去争继承权上,在我看来,你已经落了下乘。”

    李卿怀一怔,明显如遭雷击。

    在餐厅里一直看着这场变数的李卿驰这时却嗤笑一声,“话说得可真漂亮!你是李卿宇的保镖,你当然替你的雇主说话!他也有才华,有本事叫他不争继承权,叫他不落下乘!”

    “你给我住嘴!”李正泰怒喝一声儿子。

    夏芍却笑了,她看向李卿宇,“我相信,如果老爷子告诉他,他不是李家的继承人,他也一样不会有意见的。对他来说,李家是责任。对你们来说,李家是名利。这就是你们比不上他的地方。”

    夏芍笑着望向李卿宇,男人沉默与她对视着。他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开口,看着她怒斥大伯,一字一句,皆如金玉之音敲在心底。他像是第一天认识她,深深望她,最终转过头去,沉着声音,略哑,“别说了。”

    而李家人却都垂了眸,有一句话似乎点醒了老爷子立李卿宇为继承人的关键。

    对他来说,李家是责任。对你们来说,李家是名利……

    李卿驰还在嘀咕,只不过,声音小了许多,“切!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不是李家人,换成是你,你未必不要。”

    “我不要。”夏芍耳力很好,听得清清楚楚,笑道,“我说过,一代有趣得多。任何时候,创造总比继承来得有趣。”

    她笑着眨眨眼,略显神秘,与刚才严厉的模样判若两人,餐厅里的气氛随着她的笑容似乎都松了松。

    李卿驰一皱眉头,目光却落在夏芍的笑容上。而这时,夏芍已经把李正誉放了开,对李卿宇道:“这只小鬼我收了,超度的事交给我。你们李家的事,还是你们自己处理吧。”

    李卿宇垂眸点了点头,看向李正誉,而李正誉见他望来,目光转去一旁。李卿宇却像是没看到,语气平静,“大伯,我看你受了伤,需要休养。德国那边有座庄子,您和伯母去住段时间吧。公司的事先交给我,卿怀也跟着去陪陪大伯和伯母吧。”

    大房一家全都抬起头来,看向李卿宇。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说是休养,这不过是好听的说法。这是要暂时下了他们在公司的权啊!

    李正誉和李卿怀都目光微微闪烁,气息上浮,但两人竟都没说什么。

    李卿宇又看向二房的人,“二伯母,上回的带子我叫人收着了。我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舒敏脸色一白!这是捏着她个把柄,要她以后都不敢不老实?

    李卿驰却是一怒,但还没说话,伊珊珊便忽然尖利地叫了起来!

    “不行!这太便宜他们了!卿宇,他们要害你啊!我不管,我不同意!这事要报警!抓他们!我要他们坐牢!”伊珊珊这一吵闹,让大房二房的人都白了脸色,李卿宇则皱起眉头。

    伊珊珊一看儿子皱眉,便声音更尖利,“怎么?我这是为你好,你也不听我的了?怎么说我也是你妈,是李家未来的主母,我连保护自己的儿子,说这么句话都不管用了?”

    夏芍在一旁听了蹙了蹙眉,李卿宇的处置是很合理的。李家毕竟这么大的家业,声誉对于企业形象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他这样处理,本来就要面临外界的多种猜测了,要是按伊珊珊这种方法,外界势必要将这件事炒翻天了。

    而且,从李伯元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处理,对老人多少是个安慰。

    伊珊珊这女人……唉!

    “李家未来的主母?好。”李卿宇一副很累的样子,看向自己的母亲,“我记得你一直说要搬进李家大宅来住,不如从今天起就搬过来吧。”

    伊珊珊没想到儿子突然提这事,脸上一愣,心中一喜,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想通了。

    却听李卿宇对管家道:“李叔,给主母安排间房间,在后院的小楼吧。吃穿用度都按最好的,找四名佣人陪着她,让她过主母的日子。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允许踏出后院一步。”

    这话叫李家人一惊,谁都听得出来,这是要禁足?

    伊珊珊怔愣之际,李正瑞却是一喜,这臭女人缠了他半辈子了,他早就烦了。现在她不在了,他可逍遥了。

    刚这样想着,李卿宇的目光便落在他父亲身上,“我父亲也一样,这么大年纪了,就别再外头操劳身体了。让她去陪着我母亲,两个人既然吵了一辈子,那就继续吵吧。日后天天脸对脸,有的是时间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三章 降头术,处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三章 降头术,处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