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阴谋

    时间往前回溯一点。

    在夏芍解决李家事情的当天上午,在余家,也发生了一件事。

    余家的大宅是融合了现代风格的中式别墅,风水师都深谙下接地气的道理,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住这样的宅子,在香港寸土寸金的旺地置办这样一处大宅,可见余家的财力和在政商两界的影响力。

    今天,余家仍然大门紧闭,但客厅里,却坐了几个人。

    余九志坐在上首,王怀和曲志成下首左旁,冷家老爷子在右,冷以欣站在她爷爷身后。客厅里气氛凝滞,佣人都退去了门外,把门关了上。

    余王曲冷,香港知名的风水四家,今天一早竟然齐聚一堂了。

    余九志的右臂僵直地垂在一侧,茶杯放在左手旁,抬眼扫视客厅四人的时候,眼下略有青色。可见这几天劳累,并没有休息好。

    王怀和曲志成也面容憔悴,这两天为王洛川和曲峰担忧,也是没有睡好。但此时此刻,两人都面露怒色——这几天,对方杂志里已经将余、王、曲三家的运程书给“指点”了个遍。这赤裸裸的挑衅,莫说是在风水界,就算在任何一个学术领域,都是没人受得了的。

    目前还没有轮到冷家,但明天就会轮到冷家。虽然不知道冷家面临这种挑衅还能不能再保持沉默,但很明显,冷老爷子带着孙女来了,这就是个好信号。

    “想好了没有?”余九志语气依旧威严,但声音有些低哑。

    “余师兄,你觉得那个丫头是什么人?”曲志成看向余九志,“我跟王兄都不太擅长起卦,但是昨晚我卜了一卦,可能因为洛川的事影响了我的情绪,卦面竟然没有什么指向。”

    王怀呵呵笑了一声,但也不复往日神采,“说起占算问卜的事,这里不是有擅长的人吗?是不是,冷老?”

    冷家的人今天既然来了,至少说明是跟他们站在一起的吧?既然这样,总要叫他们拿出点诚意来。这么多年了,一直不声不响的。一旦出声了,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余九志和曲志成也一齐看向冷家人,但出人意料的是,答话的竟然是冷以欣。

    她眼睛不看人,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但却能看见轻轻蹙起的眉头,“卦面没有显示,我跟爷爷的卜问结果都一样。”

    “什么?”曲志成一愣,几乎站起来,脸色都有点变了。

    众所周知,冷家的占卜术很有一套,尤其是冷以欣,她从小在这方面就极有天赋,凡是她所占卜的事,从来没出过差错。然而,她刚才说什么?卦面没有显示?

    “这种情况,我在两个月前遇到过一回。卦面没有任何显示,简直就像是天机不显一般。”冷以欣垂眸,这是她从小到大遇到的仅有的两次怪事,而且相隔时间这么短,令她记忆犹新。

    “两个月前?”余九志眯了眯眼。

    “我陪余薇去出席李卿宇的相亲晚宴之前。”冷以欣实话实说。那天她只是突然觉得心绪不宁,临行前占卜了一卦,天机未曾有显示。她对此记忆特别深刻。

    李家?

    一听李卿宇的名字,王怀和曲志成就看向了余九志,果然,他的脸色沉下来,很不好看。余薇现在还在医院,刚刚脱离危险期,昨天刚醒,这几天时间说长也不长,但总觉得像是过了几年似的。在这段时间里,李卿宇一直没有到医院去过,让一些八卦周刊抓住了话题,很是说道了一番。

    这些事,自然是瞒着余薇的。她的腿动了大手术,能不能站起来很难说,术后复建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就这点来讲,医生说还得看她的意志力和配合程度,如果不配合的话,她可能一辈子要坐轮椅。

    这对性情骄傲的余薇来说,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尤其外头娱乐周刊还在猜测她会不会因此被李家解除婚约。因此目前余家的人还在骗余薇,告诉她手术很成功,但是要伤筋动骨,她需要大约一年的恢复期。

    余薇目前还在住院,被封锁一切外界消息地养着,但她记着渔村小岛上的仇,情绪还是很暴躁,估计瞒不了她多久。她总会问起为什么李卿宇没来,万一被她看见那些周刊……

    对于李卿宇的做法,余九志自然是很不满的,他为他用了一次天眼的能力,还把最宠爱的孙女嫁给他,并答应帮他化劫,他还有什么不满的?如果不是近来还有更要紧的事有待解决,他定是要去李家讨个说法的!

    但余九志现在没有心力管李家,这件事自然是要延后了。

    “天机不显,说明此人命格很奇?”曲志成一看余九志脸色不太好,赶紧换了个话题问道。

    “命格奇,也在天道之中,并不能解释为什么天机不显。”王怀沉思道。

    “好了。”余九志习惯性要摆手,但发现右臂僵硬疼痛,动弹不得后,脸色顿时又阴沉了几分。天机显不显露,他根本就不在意。他在意的是……

    他,回来了!

    这是他昨晚从医院回来大宅,卜卦算出的结果。

    为此,他彻夜未眠。强忍着开天眼的想法,一坐到天明。

    十几年了,从当年没见到他尸首的那一刻起,他就有预感,他一定会回来!自从在山上被那名少女所伤,他就一直感觉很不好,在岛上,他几度想开天眼。但身体状况不允许,他便忍了下来。他一直怀疑那少女的身份,怀疑是他带着弟子回来了,昨晚他起卦占算,算那少女却是天机不显,但是算唐宗伯,却是显示出来了!

    他回来了!

    就在香港!

    但这件事,再令他夜不能寐,他也不能告诉眼前这几个人。当年的事,就连这些年身为他心腹的曲志成都不知真相,他们一直以为唐宗伯死了。如果让他们知道唐宗伯还活着,曲志成或许还能跟他站在一线,王怀和冷家老头子就不好说了。当初在山上,那少女说的话,他们听进去了多少,他不好说。毕竟他们才是原本的玄门四老。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知道唐宗伯还活着,并且回来了。这些人万一背叛他,他可不好应对。倒不如瞒在鼓里,帮自己把唐宗伯的性命留在香港吧!

    好在当年连冷家卜卦、王家布阵都没有推演出唐宗伯的生死和所在地来。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们都以为他死了,因此才没有再费心思推演他的事,不然此时就不是这番情景了。

    可见,连老天都在帮他!

    余九志眼底的青色缓解了些,抬起眼来时已是惯有的威严,“这件事必须做出回应。不然,我们四家的颜面声誉何在?我已经想好了,她既然在杂志上放话指点,那我就给她这个面子!三天后,我会邀请香港政商名流来余家出席晚宴,当众跟她论论本事!”

    “什么?”

    余九志的话让王怀和曲志成都愣了,冷老爷子也抬眸看向他。似乎谁也不相信,余九志会做出这样的回应。他心胸一直不大,这点大家都知道,在山上他已经被那少女伤了胳膊,余薇的腿也是因她所伤,余家和那名少女,应该有着不共戴天的死仇才对。他怎么会用这种光明正大的方法?

    就算这不是斗法,是切磋别的方面的本事,余九志凭着多年的经验有赢的可能,这也不太像是余九志的作风。

    “余师兄!你要跟她论哪方面的本事?赢了怎样,输了又能怎样?别忘了,洛川和峰儿还在张老头手上呢!我们跟他们是不死不休的!”曲志成起身说道。

    “沉不住气!难成大事!”余九志瞪向曲志成,威严冷斥,“用用你的脑子!那个小丫头来了这里,就凭张中先那里那点人,会是你们曲王两家的对手?”

    他这么一说,王怀和曲志成都愣了,两人随即听出了余九志话里的意思!

    “余师兄,你的意思是?”曲志成有些激动。

    王怀却有些沉思地点点头,“余师兄的意思是,来个调虎离山,我们不出席余家的晚宴,趁着那丫头来这里赴约应战的时候,去张家小楼那边把洛川和峰儿救回来?”

    确实,那名少女的本事他们都见识过,有她在张家小楼那边守着,确实很棘手。但是如果把她调离,王曲两家的人围攻张家小楼,要救人轻而易举!

    曲志成神色大喜,激动道:“果然是余师兄!好计策!”

    王怀的目光也是亮了亮,但他随即就看向了余九志,“计策是好。但是,余师兄,你打算当众跟她比什么?这三天杂志上她指出的那些运程书里的错处,不是我长他人志气,这丫头确实有两把刷子。你打算跟她比哪方面?”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余师兄大半生的经验,还能赢不过个小丫头?”曲志成不满道。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薇儿年纪还轻,倒也罢了。我在风水布局和你们曲家在阴宅选地方面的事,她居然也能指出更好的所在来。老实说,这女孩子我觉得不像是张中先能教得出来的。她这个年纪,论修为论术数方面的造诣,怎么看都太好了些,连张中先怕都是比不过她的。你们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她真是义字辈的弟子?”王怀皱眉问。

    余九志也暗暗垂眸,曲志成还好些,王怀这个人,有的时候就是太精明了。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孙子还在张中先手上,王家的声誉也受了一定程度影响,这么多的事,曲志成早就焦头烂额了,而他居然还能有心思分析这些。

    这个人……

    “天赋过人的弟子罢了,算是张中先运气好。”余九志接口道,接着把话题一转,转移四人的注意力,“你们别忘了,我还有一次天眼可以开!比什么?哼!她不是能指出运程书里预测不准之处么?不是要指点完我们四家以后,每天预测一下香港会发生什么事么?既然她对预测学这么有信心,那就比预测!呵,比预测,她再有造诣,能赢过老夫的天眼?”

    这话果然让客厅里的人注意力瞬间转向!

    余九志有天眼,这是三年前他修炼出来的,怎么修炼出来的,他对此讳莫如深。他第一次开天眼,就是在玄门弟子面前确认唐宗伯的生死。那天的情形到如今还历历在目,他元气耗尽,最终倒在地上,吐了两口血,被余家人扶去躺了三天,起身后才告诉所有人,唐宗伯死在了内地。

    弟子们对此深信不疑,他们也不得不信。毕竟这先年布阵、占算,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一直无果。余九志开了天眼之后的结果,也没什么可怀疑的。

    听薇儿说,余九志前段时间又开了一回天眼,为的是李家的继承人李卿宇,也就是他的孙女婿。这么说来,余九志还剩下一次开天眼的机会!

    如果不是他今天提起来,王怀和曲志成还真忘了这件事。这么说来,他打算在切磋的时候用?

    虽然有些卑鄙,但是,这才像余九志!

    听他这么说,王怀反倒觉得正常了。而曲志成却是激动地道:“太好了!余师兄开天眼的话,那个臭丫头不可能赢!她在全港政商名流面前丢了人,看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在杂志上谈什么指点?她要是在大庭广众下输了,张氏一脉就永无翻身的机会了!”

    “不仅如此。她输了以后,我会想办法把她留在余家。你们去张家小楼那边的时候,也别只顾着救人,把张中先的人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他们,还怕你们的孙子救不了?”余九志吩咐道。

    王怀和曲志成互看一眼,余九志这话的意思是……要把张氏一脉控制起来,然后……解决掉?

    “余师兄,你的意思是?”

    “怎么,你们的孙子差点就让那丫头杀了,你们别跟我说,现在想心慈手软!”余九志抬眼看向王怀和曲志成。

    两人对上他的目光,都是一惊,随即垂眸。

    那可是十几条人命啊!

    奇门斗法,死人很正常。但那一般都是在荒郊山野,或者不为人知的地方,如今要在张家小楼杀人,一杀十几口,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些?

    “怕什么?风水师杀人,你们还怕警方能抓到证据?”余九志冷笑一声。

    警方能抓到什么证据?阴煞?别开玩笑了!香港是法治社会,讲究证据,这种证据别说找不到,就算提到法庭上,法官能采信?笑话!

    这话果然让曲志成安静下来,只要能保住自身,他不介意给张氏一脉点颜色看看!他孙子的仇,必须要报!

    “我们先把人给控制住,把洛川和峰儿救出来,剩下的交给余师兄处置。”王怀说道。

    他这么说,等于是同意了余九志的计划,余九志点点头,深深看他一眼,没说什么。接着便将目光看向了冷家人。

    王怀和曲志成也看向了冷老和冷以欣,刚才的计划,余家和王、曲两家都有分工,只有冷家没有。他们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以前就中立,今天难不成就是来听听他们的计划的?

    “冷师弟,你们冷氏一脉向来擅长占算卜问,三天后就来宴会上吧,跟我一起会会那个丫头。我这胳膊有点不太方便,万一有什么事,冷师弟就帮我个忙吧。”余九志难得笑了笑说道。他向来是爱面子的人,右臂废了这种奇耻大辱,曲志成和王怀都没想到他会以此为理由,请求冷家的帮忙。

    姿态放得可够低的!这可真不像余九志。

    不过,冷家要是答应了,也算是跟他们站在一条船上了。

    冷老爷子抬起眼来,回头看向自己的孙女,冷以欣点头道:“好,到时候我和爷爷会到的。”

    曲志成和王怀都是一愣,两人都没想到冷以欣会答应,这女孩子在玄门弟子里,天赋可以和余薇相媲美,却比她低调得多。她平时有种不问世事的感觉,任何事,事不关己她便连问也不问,就算是平时给人占算问卜,她也是看心情而定。但尽管如此,她在上流圈子里却很受一些名门公子哥儿的拥护。

    两人都没想到,冷老爷子还没发话,冷以欣竟然答应了下来。但她答应没有,冷家不是她做主。因此,余九志看向了冷老。

    冷老转头看向孙女,眉头少见地皱起,“欣儿。”

    “爷爷,薇薇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她受了伤,我不能不管。而且这件事也事关冷家声誉。”冷以欣道。

    “好!说得好!”余九志看起来很欣慰,冲冷以欣点点头,“薇儿没交错你这个朋友。我就知道,欣儿是个好孩子。”

    冷老爷子见孙女如此坚定的眼神,顿时无声叹了口气,向来不过问他们这些争斗之事的他,竟然闭了闭眼,说道:“好吧。”

    余九志无声笑了笑,曲志成暗暗舒了一口气,王怀则看了冷老一会儿,呵呵一笑,没说什么。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冷家人随即就出了余家,回来自家,等到三天后的宴会。而王怀和曲志成也各自回去,准备三天后打张家小楼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四人转身走出余家客厅的时候,谁都没看到余九志眼里冷嘲算计的神色。

    “管家,安排车,到医院去看看薇儿。”

    余家到如今门外还有各杂志周刊的记者堵着,余九志坐着车,不遮不掩地去了医院。只是到了医院之后,却趁机从安全通道出来,绕了个弯子,坐车去了三合会的总堂。

    三合会的戚老爷子已经退隐,戚宸的父亲去世得早,现在三合会是戚宸当家。

    三合会的总堂和总部大厦不在一个地方,总堂属于黑道,谈的都是军火走私一类的买卖,另外处理帮会事宜。总部大厦却是三合会在白道上的生意,三合国际集团,涉及酒店、地产、汽车和船业等行业,在国际上可谓巨头。

    余九志到了三合会总堂的时候,正值中午。戚宸刚从公司过来,即便是在公司上班,这男人的穿着也是十分狂野随意。一身黑色西装,衬衣解着三颗扣子,露出胸膛若隐若现的玄黑大龙,笑容让人想起耀眼的阳光,但望进他眼里的人,却会忍不住觉得脊背发冷。

    “余老,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戚宸一进会客室,便往自己的座位上走,见余九志笑着站起来,想要寒暄的样子,便对他摆摆手,给了他一个坐下的手势。然后便自己大马金刀地往黑色皮椅里坐了。

    戚宸行事一直这么个作风,余九志早就习惯了,也不以为忤,开门见山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世侄应该听说了,伯父这两天头疼得紧哪。”

    “所以?”戚宸往椅子里大咧咧一倚,挑了挑黑峰般的眉。

    “伯父有件事,想托你的人解决一下。”余九志起身,将一张纸递给戚宸,“三天后的晚上,伯父希望你的人能把这里围了,里面的人,最好一个不留!”

    戚宸的目光往桌上的纸上一落,那张纸上写的正是张家小楼的地址。

    男人沉黑的眸似乎眯了眯,抬眼的时候笑若烈阳,耀眼,“余老,杀人对我们来说家常便饭。但是,你们门派之间的争斗,我们就不好插手了吧?”

    余九志坐回去,也笑了笑,有些阴沉,“世侄,这件事可不仅仅是为了伯父,对你们三合会也有好处。”

    “哦?”戚宸挑眉,目光却动也不动。

    “他回来了,他没死。”余九志敛起虚伪的笑容,看着戚宸。

    戚宸何等聪明,不用他多解释,他便猜出那个“他”指的是谁了,“唐老没死?”

    “我一直以为他死了,但他没有。这么多年了,他现在回来了。我猜测他就住在张中先那里,毕竟这么多年来,玄门也就剩张中先还支持他了。世侄,伯父可不希望唐宗伯回来,他当年斗法赢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出走这么多年,伯父在香港经营了这么多年,自然不希望他一回来,什么都被他再抢回去。他回来香港,对三合会会怎样,世侄想必清楚。他以前就跟龚老头子合得来,说是中立,到底还是跟龚老头子亲近些。且不说他回来重新执掌玄门,以后会不会帮着龚家多些,即便是他真的中立,也不如伯父帮着你们三合会对你们来说利益多。世侄是聪明人,这件事与其说是你帮伯父,不如说我们合作。”

    余九志把话说得很直接,他可以说看着戚宸长大的,他有多心狠手辣,他最是清楚不过。所以,他很清楚戚宸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只是没想到,戚宸略一沉吟,便笑了笑,“余老,既然唐老在张老那里,他可是玄门的掌门,一直都比你厉害。你都对付不了,我们的人去了不是送死?”

    他说的是术法方面的事,余九志也听懂了,当即笑道:“别怕这个,术法那些事,都是我们奇门的人斗法才用的,再厉害也比不过现代的军火。你们离得远点,直接动手,别给对方出手的机会就是了。”

    奇门江湖里的人虽然厉害,但那些神鬼莫测的术法只是在普通眼里,他们再厉害也是肉身凡胎,现代军火的杀伤力对他们还是很大的威胁。如果被子弹射到,或者被雷弹炸到,他们一样会死。

    余九志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没有把唐宗伯在张家小楼的事告诉曲志成和王怀,曲志成跟了他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不放心,不放心他们看见唐宗伯的那一瞬,会不会背叛他。尤其是王怀,这个人利己、精明,上午在余家的时候竟然说要把张氏一脉的人交给他解决。

    哼!

    杀人的事交给他,他倒落下一身干净!

    在那一刻,余九志就已经动了杀心。既然谁也靠不住,相信不了,还不如先下手为强。骗他们去张家小楼救人,外围再安排三合会的人,一网打尽!

    到时候,香港就真的是余氏一脉的天下了。人死了不要紧,再培养就有了。

    戚宸看着余九志,没放过他眼底的凶光,但他却是笑着往后倚了倚,“看起来,确实有联手的必要。余老放心,你给我个时间,我帮你把张家小楼夷为平地。”

    余九志一眯眼,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笑着站起身来道,“三天后的晚上,希望我跟世侄合作愉快。”

    跟戚宸谈判完,余九志就赶着回去,他的计划不止于此,他还有下半部分的计划要布置……

    戚宸也没留他,只是在余九志走后,叫来了一名中年男人,这男人正是随着他去渔村小岛上的那名干部。

    中年男人来了之后一言不发,戚宸的目光落在桌上张家小楼的地址上,问:“你说,那个女人也在么?”

    中年男人这才答道:“杂志上说,她是张氏一脉的弟子,她应该在那里。”

    “那可不好了。我还不想就这么杀了她,上回岛上的事,我还没找她算账呢。”戚宸一笑,笑容狂妄放肆,“这个女人欠调教,杀她太可惜,不杀她我又不解恨。算了,还是抓她回来调教两天先,上回的账我先跟她算算!”

    “可我们答应了跟余大师合作,不能暴露。如果去张家小楼抓人,会打草惊蛇的。”

    戚宸却敲了敲桌子,哼笑一声,“谁让你去张家小楼了?明天把刘板旺给我带来。她一定到的!”

    中年男人一愣,随即目露敬佩神色,当即躬身,领命去了。

    ……

    第二天一早,夏芍接到刘板旺电话,得知余九志做出约战回应的时候。她上楼去开天眼,而同一时间,刘板旺在杂志社内被三合会的人绑上了车。

    同样是这一时间,余家大宅的客厅里,今天的客人换了一个人。

    来自泰国的降头师,萨克。

    萨克的中文不太好,但勉强可以跟余九志沟通。余九志竟然会几句泰国话,也不知什么时候学的,两人半中文半泰国话的,竟然聊了起来。

    “萨克大师,通密宗师还好么?有些年没见了。”余九志笑道。

    “师父还好。只是得知我这次来香港,托我问余大师一句话。当年他用秘法助你开天眼,你答应给他找寻的童女,至今还差两人,请问余大师什么时候兑现承诺?”萨克笑起来眼底略微发青,浑身的邪气。

    余九志一听这话就笑了。他的天眼确实是通密用泰国一种秘术助他修炼的,但他同样答应了他一个条件,要为他找寻五名天资卓越的童女,供通密修炼一种邪功。通密所说的天资卓越,指的自然是奇门的女弟子,自身要有术法修为,而且还必须是童女之身。这个条件有些苛刻,并不太容易满足。

    这三年来,他先后只找到了三名玄门的女弟子,将她们骗去泰国给了通密,到现在,还差两人。

    如果是平时,通密派人来催,余九志倒是会头疼些,但今天,他豁然开朗。

    “萨克大师,如果这次顺利,你回泰国的时候,就可以将这两名女弟子带去给通密宗师了。”

    “哦?真的吗?”萨克眼里有些惊喜,师父练功到了紧要关头,如果有这两名奇门女弟子的阴血,功法就可以成了!

    萨克并不是通密唯一的弟子,但却无疑是最得宠的,如果这次他能帮师父完成这件事,自然是功劳一件!师父一高兴,说不定把衣钵传给他了!

    “这件事上,我自然不会说谎。”余九志笑容阴郁,“就在大后天晚上,我有两名合适的人选提供给萨克大师。但是,这个女孩子有些难缠,我希望萨克大师隐藏在我的宅邸,助我一臂之力。”

    萨克一愣,便问余九志要怎样相助。

    余九志道:“我假意邀请这女孩子来我宅邸切磋比试,到时,我会设法拿到她身上的物件,然后派人交给萨克大师。我想,萨克大师有办法控制她。”

    萨克一听就笑了,“原来是这么容易的事,包在我身上!另一个女孩子呢?”

    “另一个也一样。”余九志阴沉笑道。

    他所指的两名女孩子,是夏芍和冷以欣。以前,他没想过要对冷以欣动手,不过,现在既然他连曲家和王家都算计进去了,不妨一起把冷家解决!

    什么让冷老头子帮他的话,自然是骗他的。他是不放心这老头子,才把他放在身边看着的。而且,自从打算让降头师暗中对付夏芍开始,整件毒计就已经在他心中成型了。

    切磋?

    那只是幌子。

    他一定会让那个黄毛丫头在政商名流面前输得一败涂地!然后,再让降头师控制住她,控制住冷家人,一网打尽!

    臭丫头,跟他斗?

    呵,等着被送给通密修炼邪功吧!

    ……

    余九志和萨克的对话夏芍听不到,但两人的表情都传达出很不好的讯息。

    夏芍看过之后,收回天眼便往楼下走,她向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算计她?那就看看谁算计谁!

    “师兄,我去趟三合会!”

    ------题外话------

    唉~喵星人发情了,家这边没有宠物医院的人伤不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五章 阴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五章 阴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