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清理门户(下)

    第四十三章清理门户(下)风水堂里,站着黑压压一片人,最前头跪着三名老人——王怀、曲志成、冷老爷子。

    弟子们在后头站着,垂着头,谁都不敢说话,更不敢抬头。

    议事堂上,掌门祖师的座位上,坐在一名坐着轮椅的老人。老人身旁,一左一右立着两名嫡传弟子。再旁边,张老带着张氏一脉的弟子冷眼瞧着他们。

    议事堂外头,包括习武堂,整个老风水堂后头都被下了八门金锁阵,掌门祖师坐在堂上,谁也逃不掉。企图逃离的人,下场虽然不会比余九志惨,但也一定不会比卢师叔好到哪里去。昨晚余家大宅里的事,余氏一脉的弟子被押回张家小楼看管,王曲两脉的弟子都已经知道了。

    那名少女竟是祖师的嫡传弟子?怪不得她会在山上暴起伤人,怒斥一众玄门长老!

    她的话,至今还犹然在耳,“都给我听好了!余九志既不是掌门,也不是长老!今天谁听他的命令,来日门派清理门户,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真的会一个都不留么?

    当然是不可能的。

    义字辈的年轻弟子并不知当年真相,门派里长老之间的争斗,他们插不上嘴,使不上力,想管也管不了。他们都还没出师,功夫、功法、术数,所有的都还在学习中,与学徒无异。真正有关联的是王怀、曲志成,和两人的亲传弟子。

    但即便是两人的亲传弟子,也肯定不是所有人都有罪。谁有,谁没有,怎么分辨,怎么处置,就要看唐宗伯的了。

    处理的分寸稍有不当,无论是走的,还是留下的,若是心存积怨,对玄门来说就还有隐患。

    夏芍看向唐宗伯,如果师父允许的话,她可以用天眼预知一下,有祸害的人现在除去就好。但唐宗伯坐在上首,只是看着这些旧的新的面孔,一言不发,因此夏芍也只能暂不开口,只是看着身前坐着的老人。

    夏芍以为,老人是在感慨缅怀,他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平复情绪,却没想到,他竟开口说话了。

    唐宗伯扫视了一眼堂下跪着的站着的人,声音如常,却面色威严,“你们都是玄门的弟子。不管是哪个辈分的,在入门的第一天,敬香、磕头、奉茶、拜师,师父对你们说的第一句话,一定是门规。三规六戒,一不准欺师灭祖,二不准藐视前人,三不准江湖乱道,四不准斗狠噬杀,五不准奸盗淫邪,六不准妄欺凡人。”

    老人说话慢,但一字一句,却是清晰无比。听的人都低着头,连夏芍也垂下眸。她很多年没听到这六条门规了,今日听到,往事浮上心头,十岁那年在十里村后山的宅院里与师父初见,被他收为弟子的一幕幕犹在眼前。

    那是重生后,改变她命运的一天。那重要的一天,师父说的每一个字,此刻都似在耳边回荡。

    “先给祖师磕头上香,再给为师磕头敬茶。”

    “我们玄门的三规六戒你要牢记:一不准欺师灭祖,二不准藐视前人,三不准江湖乱道,四不准斗狠噬杀,五不准奸盗淫邪,六不准妄欺凡人。你可记清楚了?”

    “好,好。从今天起,你便是玄门第一百零六代嫡传弟子,你起来吧。”

    敬香、磕头、奉茶、拜师!不错,入门的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不只她是这样,每一个拜入玄门的人,最初的经历都是一样的。大家有着共同的记忆,夏芍不知道,对于此时堂上的人来说,听见这些时,心中有何波动。反正对她来说,她是感慨的。

    堂上静得呼吸声清晰可辨,弟子们都低着头,唐宗伯的目光一个个从他们脸上看过,虽然这些人都没抬头,但仍旧能感受到老人望来的目光。

    “现在,有人违反了门规。我不在的这十余年,长老余九志、王怀,代长老曲志成,三规六戒,犯了三条!欺师灭祖,江湖乱道,斗狠噬杀。杀的……是同门!”唐宗伯一敲轮椅扶手,同门二字在堂上震开,震得弟子们全都颤了颤。

    “我这十几年且不说,张长老一脉,被迫离开老风水堂,退出风水界八年,膝下两名仁字辈弟子死在国外,至今寻不到尸身。王怀、曲志成,都有责任。余九志欺师灭祖,现今已死。王怀、曲志成,助纣为虐,江湖乱道。按门规,废除功法,自裁!”

    废除功法!自裁!

    所有的弟子都震了震,往地上望去。跪在地上,已经被断了筋脉的王怀和曲志成低着头,王怀闭了闭眼,曲志成则脸色煞白!

    唐宗伯却继续说道:“三人的亲传弟子,有帮凶之嫌。按门规,废除功法,逐出门派!”

    废除功法,逐出门派!

    这八个字对弟子们的震撼却似乎比之前的强烈,一屋子的人霍然抬头,齐刷刷望向上首坐着的老人!

    余九志、王怀和曲志成的亲传弟子,那就表示是仁字辈。仁字辈的弟子都已是不惑之年,玄门的中坚力量,风水术数界可以被称为大师的人。就这么被废了?

    可、可这里面,并不是所有人都做过暗害同门的事!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当年的真相,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余九志、王怀和曲志成的勾当啊!

    再说了,这些人逐出门派,那、那他们收入门派的义字辈弟子呢?

    夏芍也望向师父,却见老人扫了眼年轻一代的弟子,说道:“义字辈的弟子,经我了解,都是不知情的。但余、王、曲三脉的亲传弟子逐出门派,也就表示你们的师父要重新安排。我会给你们重新安排拜师的事。”

    唐宗伯说着,望向张中先的三名弟子,“张长老一脉,你们的丘师叔、赵师叔和海师叔,都是可以收徒的。甚至张长老也不介意收徒,当然,谁要是想让张长老收为亲传弟子,本事是要重新考校的。”

    但这番话并没能让义字辈的弟子安下心来,反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怪,甚至比刚才更加地担心!

    改拜入张氏一脉?祖师是在开玩笑吧!

    张氏一脉,跟余、王、曲三脉是有仇的!他们真的能毫无芥蒂地接纳他们这些“外来户”?到时候,他们这些人,不得被给小鞋穿?他们一定会趁机报复的吧?

    三脉的弟子们纷纷望向张中先和他的徒子徒孙们,果然,看见张氏一脉的义字辈弟子都一脸不乐意,有的人明显对他们表现出嫌恶的神态,温烨最为明显。

    男孩手插在裤袋里,“有没有搞错?我宁愿当玄门最小的弟子,也不要这种师弟师妹!”

    “小烨!”海若轻斥他一声,低声道,“祖师的吩咐,你插什么嘴。听着就是!”

    话虽这么说,但海若脸上也是有愁容的。丘启强和赵固更明显,赵固明显表现出不爱收仇家三脉的弟子为徒的表情。

    温烨也不消停,皱着小眉头,嗓音却有点哑,看起来像暴躁的小兽,“我说错了吗?我师父是被他们的师公害死的!”

    温烨是孤儿,很小就被师父收为弟子,他把他师父当父亲看待。但他七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到国外去接一宗阴宅风水的工作,结果一去未归。玄门有弟子在入门的时候,师父给见面礼的习惯,张中先给他的这名弟子的就是件玉挂件。当天,玉碎之时,元气波动,张中先感觉到了,心知弟子出了事。但当时还抱有侥幸心理,觉得可能是玉毁人未亡,但一等数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正值余、王、曲三脉联合打压张氏一脉之际,张中先知道,人怕是已经没了。

    温烨转给了海若抚养教导,他现在称海若一声师父,心里却还记着被他当做父亲的苏师父。男孩今天对唐宗伯的决定有这样的反应,张氏一脉的人都不忍责怪他。

    但在场的这三脉的弟子们却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下更加忧虑。他们纷纷看向唐宗伯,唐宗伯却好像没看见两方都不愿意,竟然接着说道:“你们人多,张长老一脉人少,可能收不了这么多人。我考虑了一下,看见你们两位师叔祖了么?”

    唐宗伯转头,看了眼夏芍和徐天胤,弟子们一怔,纷纷愣住。

    连张氏一脉的人都愣了。

    唐宗伯说道:“你们两位师叔祖修为都已在炼神还虚,已经出师,可以收徒了。他们两人现在还没有弟子,你们当中有天赋过人的,倒是可以让他们两人挑一挑,考校考校,收作弟子。”

    什、什么?

    弟子们震惊了!堂上的气氛霎时变得起伏暗涌!

    弟子们纷纷望向夏芍和徐天胤。徐天胤的目光在议事堂外栽着的一棵紫荆花树上,眼里没人,雕像般没什么反应。夏芍轻轻垂眸,眸中一闪而过的光亮皆敛在眼底,唇角淡然含笑,神态不变。

    弟子们却都开始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虽然刚才才知道祖师嫡传的那位徐师叔祖的修为竟也在炼神还虚上,但另外这名姓夏的师叔祖,身手他们却是见过的!

    她才十八九岁的样子,炼神还虚,化劲境界!她可以收服一条金色大蟒的阴灵当符使,他们亲眼见过她伤了余九志!他们亲眼读过那几期挑衅的杂志!

    她的身手毋庸置疑!她的能力毋庸置疑!她的天赋毋庸置疑!

    最要紧的,她是掌门祖师的嫡传弟子!

    掌门祖师两名嫡传弟子,虽然不知谁最后会接掌玄门,但被这两名嫡传弟子收作弟子,辈分必然是要提升一辈的!而且,同是仁字辈的弟子,掌门这一脉,地位自然要高些。最要紧的是,这两位师叔祖,将来成为掌门的那一个人,他的弟子就会是嫡传!

    嫡传!

    嫡传的意义在传承的门派里不言而喻,那就代表将来有可能继承衣钵,传承到门派秘法,成为一派掌门。

    这是一条平步青云的路,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遇!

    不懂得把握的人,是傻子。

    “当然,也许你们中有对这次变动感到不适,不想再留在门派里的,我也不勉强。自然,退出门派之前,要废除功法,一生不得再入玄门,也不得从事风水术数的职业。”唐宗伯在此时说道,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废除功法,不一定要震断筋脉。你们跟犯了门规的弟子不同,废除功法时,我会用门派的秘法。”

    这就表示,没什么痛苦。但弟子们听见这句话还是愣了愣。

    唐宗伯却伸手指了指堂下,“任你们抉择,想留下的,站去左边。我会安排考校,看看你们的天赋再决定让谁收你们。不想留下的,站右边。”

    气氛顿时变得更加暗涌,很明显看见弟子们在偷偷地互看。

    留,还是不留?

    这个选择很明显吧!

    谁会想走?走的话,这几年拜师,吃的苦不就白受了?而且废除功法,不能再从事风水行业,这怎么说都是很划不来。这几年在玄门,弟子们跟着师父都见识了不少政商名流对风水师的需求和尊敬,这个地位是很超然的,而且又有钱赚。走的话,多吃亏?

    留下来!搏一搏!也许能被两位师叔祖看中,平步青云呢?

    当即便有不少弟子眼神往左边瞄,顺带着跟周围的人眼神交流,想要结伴站去左边。

    然而,就在有部分弟子想要动的时候,有人忽然间说话了!

    说话的人是一名义字辈的少年,看起来跟夏芍差不许多的年纪,十七八岁的样子。他五官不起眼,但看面相是极端正的人。他看向唐宗伯,问道:“祖师,我想问您,刚才您说余、王、曲三脉的亲传弟子逐出门派的决定,是认真的么?”

    “当然。清理门派的事,岂是儿戏?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么。”唐宗伯看向这名少年,神态威严。

    “可我师父什么都没做!”那少年急切地一指前头,弟子们呼啦一声微微向两旁一散,隐约可见少年身前立着名中年男人,男人竟是拄着双拐的,明显双腿有残疾。

    少年上去扶住男人,说道:“祖师,你看我师父这样子,他能做什么对门派不利的事?他的腿十年前就伤了,去给人看阴宅风水的时候,发现有个村子附近山上有座墓葬,墓被盗墓贼给盗了,泄了墓中风水,阴煞流出,祸害全村!我师父二话不说封堵墓中风水,却最终被阴煞给伤了双腿。这些年来,他大部分时间是在风水堂里教导我们,门派的事,他真的没有参与的!您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我师父他都这样了,您废了他的功法,逐他出门派,以后还不能从事风水行业,那您让他怎么谋生?”

    少年急切的一番话,似乎引起了共鸣。弟子里,有些人也开了口。

    “对啊,祖师。我师父也什么都没做。”

    “我也相信我师父没做什么。”

    “祖师,您要不要再查一查?”

    “祖师,我不想重新拜师,我就想……跟着我师父……”

    这些弟子声音有大有小,有的支支吾吾,但都不停地看向自己的师父,再抬头看唐宗伯,神情焦急。

    这些弟子的师父也都纷纷回头,眼圈都有些发红,但却都出言制止。

    那名腿脚不便的中年男人看向少年,眼圈发红,明显很感动,但还是笑着拍拍他的肩,“看你说的,师父早些年腿没伤的时候,也存够老本了。出了门派,就当提早退休享享福了。”

    “话不是这么说!师父,您根本就没做什么,为什么要被逐?”少年看向唐宗伯,“祖师,您看看我师父的腿,他跟您一样双腿不便。这些年来,他都是坐轮椅的。昨晚的事,我们受师叔祖命令跟着去了,我师父没去!他去不成!而且,他今天听说您召集大家,现让我找了一双拐来拄着,他说听祖师训话,站着不敬……”

    少年说到这里,眼圈也红了,“我师父他是好人啊,您一刀切地把人都逐出门派,太不讲理了……”

    “阿齐!闭嘴!不准不敬!”中年男人低声呵斥一声,抬眼对唐宗伯道,“祖师,抱歉。阿齐这孩子心直口快,他心不坏的,而且天赋其实还不错,就是我无能了些,没把他教好。刚才他是无意冒犯,还请您老允许他留下。这孩子天赋真的不错的!”急切地解释完,男人就呵斥身后的少年,“给祖师赔个罪,站左边去!”

    “我不去!”少年脾气还挺倔,突然一声怒喝,“祖师要把您逐出师门,我不在这里待了也罢!反正这种门派,是非不清!什么祖师,我看跟余九志没什么区别!都是专断独裁!”

    “阿齐!”中年男人又气又急。

    少年却放开中年男人,往旁边一退,坚定果断地往右边一站!神情愤慨!

    “阿齐!快站去左边!”中年男人拄着拐就来拉少年,劝他道,“你的孝心师父知道了。可师父也是你师叔祖的弟子,现在他犯了门规,祖师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做法是对的。玄门乱了十几年,不能再出这样的乱子了!你快过去!留在玄门,将来成为大师,好给师父养老。”

    这哄骗的话,中年男人以为少年会动摇,没想到他脾气倔得驴子一样,“不留在这里,也可以给师父养老!三百六十行,还非得当风水师不可了?”

    “你!你!”中年男人被气得不轻。

    最前头,跪在地上,被废了筋脉,看起来像是将死之人的王怀,却艰难地回过头来,看向自己双腿不便的弟子。

    他收弟子向来也是捡着天赋好的收,这弟子刚入门的时候是不错的,可是十年前伤了腿之后,就在风水堂里教徒,在外头就没什么作为了。他的注意力慢慢就不在这名弟子身上了,他忙着建立名望,忙着做一切跟名利有关的事。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掌门祖师没死,但他既然失踪,又过去了这么多年都不回来,或许是根本就没有能力再回来。他衡量过其中的利益,去维护一个失踪的、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出现的人,还是跟随眼前的人,他选择了后者,选择了利益。

    今天,他被废跪在前头,身后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听见唐宗伯说,他的亲传弟子都要被废被逐的时候,他以为他必是要受弟子们的怨骂了。却从没想过,竟然还有人会这样想……

    王怀眼圈发红,险些老泪纵横,人之将死,他知道,他以前是把名利看得太重了……

    只可惜,什么都晚了。

    而这时,仿佛是受了少年的影响,竟然还有弟子陆续站到了右边。这些弟子的师父自然是又急又感动,左右相劝,有的弟子只说了一句话。

    “阿齐说的没错,三百六十行,又不是非当风水师不可!”

    这些义字辈的弟子,有百人左右,最后站去右边的竟有二十人。

    剩下的人看见这些人站队了,便挪着步子,不敢看各自师父,低着头往左边站了过去。

    堂上就像是分水岭一样,中间是王怀、曲志成、冷老爷子,和冷以欣为首的没有被唐宗伯提起怎么处置的冷家人。其余弟子都做出了选择。

    唐宗伯的目光在左右两边弟子上定了定,点了点。然后,他抬起手,指向了左边。

    左边的弟子除了几个愤慨的,剩下的人面色平静。反正是自己决定离开的,现在再被掌门祖师宣布逐出,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而右边的弟子则是窃喜,等待着唐宗伯宣布完之后,给自己这边安排考核。而且,走了一批人之后,自己这边的竞争力无疑就小了些,机会比刚才还大。

    只听唐宗伯宣布道:“好,我再重新宣布一遍。从现在起,这边的弟子留下,剩下的,废除功法!逐出门派!”

    “……”堂上一片寂静。

    弟子们目光呆滞怔愣地看向唐宗伯的手——这边的弟子留下?祖师指错边了吧?

    “祖师……”有名弟子想提醒唐宗伯。

    唐宗伯却手没收回来,坚定地指在左边,眼去看向右边,面容威严,怒喝一声:“你没听错!”

    弟子们都是一惊!吓得没人敢再出声,只是都懵了地看向他。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百善孝为先!这两句话,我今天教教你们!玄门收徒,首重人品孝道,而不是天赋!或许你们的师父收你们为徒的时候,看重的是天赋,但我今天告诉你们,玄门不收不孝之徒!这十几年,玄门为什么乱成这样?名利!欺师灭祖、迫害同门!哪一个不是为利?我今天告诉你们,重利者不收!今日弃师弃父,明天你们就能欺师灭祖!”唐宗伯一挥手,明显动了真怒,“我不管你们人多人少,今天你们要是全都站去右边,全都给我滚!”

    唐宗伯很少骂人,夏芍却轻轻勾起了唇角。

    她真的担心太多了,她还担心师父不好分辨孰是孰非,清理错了人。结果师父用了这招来考验这些弟子。

    而且,用了这招之后,不仅能为玄门保留心存孝念善念的血脉,也能让这些留下的弟子从心底尊敬佩服掌门祖师,对于收服人心很有用。

    一举两得。

    果然,在唐宗伯说了这话以后,堂上一片静寂。场面却瞬间反转了!

    选择留下的弟子们一个个面露震惊怔愣,而之前选择离开的弟子们则懵了过后,一瞬间从地狱回到天上,发出一阵欢呼,看向唐宗伯的目光不再是愤慨的,而是变成了敬佩!

    “还有,我刚才说余、王、曲三脉的亲传弟子全都逐出师门的话收回,凡是刚才这些弟子的师父,可以留在门派。其余的,照样废除功法,逐出师门!”唐宗伯补充道,“这是你们挑选弟子的错。重天赋不重孝道,想必你们也是重利的。退一万步说,收了这么多徒弟,连一个仁孝的后辈都没教出来,留下也没什么用,都滚!”

    这下子,惊喜的就不止是这些弟子了,还有这些弟子的师父。

    场面又如同一道分水岭,一半脸色煞白,一半惊喜欢腾。

    “王怀,我按门规让你自裁谢罪,你有什么话说?”唐宗伯这时看向了前头跪在最左边的老人。

    王怀摇摇头,神情这时竟有点欣慰,什么话也不说。

    “你呢?”唐宗伯又看向曲志成。

    “我有!我有!”曲志成是余九志提拔上来的,也是帮他最多的,本以为他应该是最无话可说的,没想到,他竟然有话说,“我只不过是被余九志提任为代长老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祖师失踪后,玄门根本没有别人说话的份儿,我也是身不由己!”

    曲志成一开口,堂上欢腾的气氛都静了静,弟子们都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他这是在给自己求情?

    不是吧?他怎么有脸?

    “放屁!”果然,张中先一跳老高,一声怒骂!

    张氏一脉的弟子也都从刚才被祖师耍了一通的哭笑不得的情绪里出来,个个面露愤慨之色。都到现在了,曲志成还想往外摘?

    “你把我挤兑走的时候,可是一点劲儿也没少使!我那两个徒儿死得不明不白!你以为现在说句身不由己,能抵我两个徒儿的命?”

    “你徒弟不是我杀的!是余九志的主意!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楚。”曲志成艰难地仰起头,看向张中先,“真的、真的!你你你、你相信我。”

    曲志成知道,他是一定会被逐的,但是他还是想为自己争条命。余九志已死,死无对证。他咬死了不承认,掌门还能硬杀了他?这不合规矩!

    昨晚,听说余九志和他的大弟子卢海已经死了,那那些事,应该就没人知道了。曲志成思考了一夜,昨天就决定死扛到底,只是现在才有他说话的机会。

    却在这时,堂上传来一声男孩冷哼的声音。

    “当了长老,名利双收的时候,怎么不说身不由己?”男孩手插在裤袋里,眼往天花板上看,“老头,怕死怕到这份儿上,太难看了!”

    曲志成脸皮子发紧,苍白的脸却没有因为涨红而恢复点血色,反而看起来更加的虚弱。他咬着牙,不抬头看人。

    温烨却走了过来,他也不管唐宗伯在上头,就这么蹲在了曲志成面前,问:“老头,告诉我我师父怎么死的,在哪里。我保证给你个痛快。”

    曲志成一愣,抬眼看向温烨,却望进一双黑不见底的眸。那不是一双十二岁的男孩该有的眼神,那双眼里承载着的是杀气,让曲志成立刻就明白,他不是开玩笑的。

    曲志成一惊,抬头看向唐宗伯,“真的不是我!掌门祖师,真的不是我啊!余九志虽然提拔我,但是他这个人生性多疑,很多事他都不跟我说的。我做的都是明面儿上的事,暗地里的,或许他亲传的弟子能知道一点,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余九志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你当然怎么说都随你!”张中先的二弟子赵固骂道。

    “我真的……”

    “好了!”唐宗伯一摆手,面容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是眼神却还是威严的,他对张中先看了一眼,“把人带上来。”

    张中先当即就出了议事堂,回来的时候,弟子们纷纷回头,见张中先抓着一人提进来,也不管那人腿上有枪伤,一脚就踹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人是越向文,余九志亲传的二弟子,昨晚要逃时,被张中先打残了肩膀,又被三合会在腿上补了一枪。

    越向文倒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向唐宗伯。

    唐宗伯说道:“刚才你在外头都听见了?我做事从来不伤无辜。你是余九志的亲传弟子,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考虑饶你一命。”

    越向文一愣,他被余九志收为徒弟的时候,唐宗伯还在,他是知道他重情重诺的性情的。原以为,这么多年了,他遭遇了这么多,会心生怨恨,清理门户的手段会很绝,没想到他性情竟然没变。

    既然他说了,交代出来就可以留一条命,那他自然不会食言。

    越向文这才开了口,“我确实知道一些,卢师兄暗地里帮师父做了很多事。他不知道师父暗害祖师的事,但是他帮着师父做过一些……针对张长老一脉的事。”

    此话一出,张中先和温烨当先望过来,男孩冲过来,一把揪住越向文的衣领,“有没有我师父的消息!说!”

    “具体的事我不清楚,我就知道是请降头师做的。张长老一脉,死了两个人。去新加坡的那个是降头师做的,去英国的那个是请奥比克里斯家族做的。”

    温烨的脸色却煞白!

    不仅是他,张中先也闭了闭眼。

    温烨的师父就是去了新加坡……

    降头师做的,那基本就是没活路了。搞不好,连尸体都找不到。

    “我还知道,曲师叔是跟那个克里斯家族的人认识,当时他也在英国。”越向文转头看向曲志成。

    曲志成脸色煞白,“你、你血口喷人!”

    “曲师叔,太难看了。这个时候,就不用再狡辩了吧?”越向文嘲讽一笑,“师父暗害祖师的事,你不知道。对付张老,你可没手下留情过。”

    仿佛怕这些话不够取信唐宗伯来免自己的罪,越向文又说出了一件事,“我还知道一件事,这件事是卢师兄有一次喝醉酒,无意间透露的。他说他也不太清楚,反正师父跟降头师好像有什么秘密勾结,玄门这十来年,失踪了三名女弟子,都跟师父有点关联,好像是送去泰国了。”

    “什么?”唐宗伯都愣了。

    张中先却不清楚,这肯定是他走之后的事了。反正他们张氏一脉没丢什么女弟子,那就是说……失踪的肯定是余曲王冷这四家的女弟子?

    余九志为什么要这么干?

    “到底是送去干什么,我不清楚,卢师兄也不清楚,反正肯定不是好事。我只知道,昨晚在余家,我师父请降头师作法,要害的也是两名女孩子。是师叔和冷小姐!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得到了师叔和冷小姐的头发,放在了木盒里,派人送去后面阁楼里,交给降头师作法。只是没想到,最后……中降术的是师父。”越向文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听的人却都愣了。

    冷以欣和冷老爷子看向越向文,很明显不知道昨晚跟死神擦肩而过的事。

    夏芍却是知道余九志拽了根自己的发丝的。她就是那个时候动了动龙鳞通知师兄,让他偷龙转凤的。

    而……越向文说,发丝有两根?

    那就是师兄在取出来的时候,都拿出来丢了,所以冷以欣才没事的。

    夏芍笃定是这样的,她转头看向徐天胤求解。徐天胤却没点头,也没摇头,而是低头望向了自己心口处的黑衬衣口袋。

    夏芍狐疑地望过去,见男人竟然从里面提出了两根头发丝,轻轻整理了一下,摊在了手心。

    弟子们的目光一惊!发丝!竟然真的有!昨晚的事是真的!

    夏芍却嘴角微抽,发丝!他竟然没丢!放口袋里干嘛?

    冷以欣的气息却明显起伏,目光里多了些迸发而出的喜意,像炸裂的星辰一般。她望向徐天胤。

    昨晚,徐师叔救了她?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徐天胤,自己都呆在了那里。昨晚,她的目光一直未曾从他身上离开,而他从未给过她目光。今日她才知道,他救了她?

    徐师叔……

    冷以欣目不转睛地望着徐天胤,却见他的目光望向了身旁的少女。

    ------题外话------

    未完!马上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三章 清理门户(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三章 清理门户(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