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上学

    圣耶女子中学。

    香港著名的高中女校,校史可以追溯到1921年,英式女中。学校内林道葱翠,环境安静优美,建筑颇有文艺复兴时期的味道。校内是住宿制,文娱设施颇为齐全:剧场、食肆、练舞馆、礼堂、体育馆,馆内篮球排球手球这些设施自不必说,另还设有健身室和游泳池等,图书馆是古香古色的,连楼梯都是古老的螺旋式楼梯。

    这样一所中学要考进来并不容易,新转学来香港的基本是考不进的,面试非常严格。它并非贵族式学校,要求学生家境富裕,名门之后。相反,这所名校对学生家境没有特殊要求,但对学生本身的能力要求很严格,不仅要国际课程出色,还要有特长和实践能力。

    夏芍能进入这间名校,跟她华夏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关系很大。她名下百亿资产的家业,又是白手起家,虽然华夏集团的名声没有传到香港,但是这样的成就,学校自然重视。

    她的入学申请一经递出,立刻就收到了学校的面试邀请。但那时候夏芍根本就没时间来香港面试,她的整个面试过程是在电话里完成的。校长亲自和她通过话,两人交流得很愉快,结果自然是顺利通过。

    夏芍没见过学校的校长,但通话时的感觉,应该是位博学多才、风趣幽默,思想又很与时俱进的教育家,并不是古板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同意她一开学就请假,还一请两个多月。

    夏芍的猜测没有错,当她拉着小行李箱来到校长室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位西装革履、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气质和善儒雅的中年男人。

    夏芍如今看人,第一眼已离不开相面,她一看这位黎校长的面相便笑了。

    额头高广圆方,丰隆如覆肝,且双耳提、高白润照额头,谓金木火三星拱照,一看就是三十岁之前就已有成,且气势如虹!而且,发际中央往后尖入,正是教育家的面相。且有慈善家和宗教家的情怀。

    黎博书一见夏芍进来,当即就笑着从阔大的书桌后站了起来,很热情地迎了上来,“哎呀,夏总!久仰久仰!”

    夏芍一笑,久仰什么?华夏集团的名气根本就没传到香港来,这位黎校长一见面的寒暄,倒是给足了她赞誉。

    “黎校长,应该是我久仰您的大名。香港教育界的名家,能来您的学校读书,我很荣幸。”夏芍笑着与黎博书握了握手,“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一开学就请了这么长时间的假,实在不好意思,也谢谢黎校长能准我的假。”

    “哪里哪里。夏总年少有成,还坚持深造,我很欣赏你这份充实自我的心态。我们学校的主旨就是培养有理想、有能力、有担当和有责任感的年轻人,夏总各方面都很符合我们学校的要求。”黎博书边寒暄边将夏芍请到书桌前入座。

    他坐去书桌后,身后是古色古香的书架,里面世界各国的名著、教育理论和各行各业的优秀书籍都有,黎博书坐在书架前,很有教育家的博达庄严感。

    “夏总,学校的课程我想你之前已经了解过了。我们是全英文教学,注重学生的自主能力,但课业方面,还是很重的。夏总既然已经请了两个多月的假,我想课程方面,一开始可能会吃力些。只是这方面就得靠你自己了,课业评价太低的话,会影响你升学的哦,呵呵。”黎博书笑道,但话里似乎有质疑夏芍功课可能跟不上的意思。

    夏芍却是一笑,这正是她选择这所学校的原因。全英文教学对她来说有好处,前世她英文不错,正是靠着这方面才进入的京城大公司工作,重生之后她没有多少时间练习英文,她不想荒废了,因为她知道以后会用得着。而且女校的话,至少能避免些类似青市一中时程鸣那样的事。老实说,她时间紧,课业重,没时间处理那些麻烦。女校的话,或许能从源头避免一下。

    “放心吧,黎校长。您已经在校规之外准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假了,我不会在课业方面,让您难办的。”夏芍笑道。

    黎博书点点头,脸上儒雅和善的笑容不变,眼神却微微赞扬。

    他刚才其实是故意那么说的。电话里只知道她英文能力不错,谈话思路清晰,有条理,有礼貌,但毕竟没跟她面对面过,有些事只有在面对面的时候才能看得出来。

    他同意她入学,甚至听说她要请假的时候,也破例应允了。是因为身为教育家的他,对年纪轻轻的她为何能有这样的成就很感兴趣。

    华夏集团的名气在内地青省早已是家喻户晓,实打实的龙头企业。而它的掌舵者,这名年纪轻轻的少女十五岁白手起家,历时三年就将集团发展至此!旗下产业涉及古董、拍卖、陶瓷,还有酒店,资产过百亿!华夏集团的名声虽然没有传来香港,但仅凭资产,她在香港也够格跻身上流社会!

    这样的成就别说如今在圣耶女中读书的同龄人比不了,就连往届从圣耶毕业的学生中,这样的成就也是数得上的。

    他很想知道,是什么能让一名女孩子如此成功。

    今天一见,他想他明白了一点。

    无论他是赞誉她,还是质疑她,她都宠辱不惊。不骄傲,不气愤,不为自己争辩,只是表示感谢,并表示会努力。

    黎博书的眼神里都是赞扬,他点点头,起身再次伸出手笑道:“呵呵,既然这样,那就欢迎夏总来我们圣耶女中读书,我让人安排下你入学的事。”

    夏芍也起身握手笑道:“既然我是来学校读书的,那黎校长就叫我的名字好了。”

    黎博书顿时一笑,打了个内部电话,然后对夏芍道:“那好,夏同学。你入学的事由教导主任林老师为你安排,你跟着她去就好了。希望你在圣耶读书愉快。”

    两人再次握过手,夏芍便提着行李箱出去了。

    来接夏芍的教导主任姓林,一身黑色女士西装,短发,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不苟言笑。

    林主任见到夏芍之后,打量了她一眼,推了推眼镜,表情严肃,“先提着你的东西到宿舍。”

    夏芍挑挑眉,只是一笑,就跟在后面走了。

    “我告诉你,我们圣耶女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很好的学习氛围。我们学校教出来的都是精英,不是那些只要花钱就能进来的贵族学校。学校是住宿制,只有周末才对外开放,平时不允许请假,每一次请假、旷课、迟到早退都会当作不良记录,记录在案。到毕业时,会影响成绩评价的。”

    林主任在说到“请假”两个字的时候,还回头看了夏芍一眼,眼神明显不快。她不知道这名转学生为什么请假两个多月才来报到,批准她假期的是学校高层的讨论结果,她只是教导主任,无权干涉。但是圣耶女中在建校以来,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学生,高三了还请长假!而且她是大陆转学来的,谁知道是通过什么关系入学的?

    不管是什么样的名校,都少不了这些走关系的人!好好的圣耶女中,就是被这些人搞得乌烟瘴气!

    夏芍一听就知道自己被误会了,不过她请假是事实,所以她也不辩解,只是笑着在后面听着。

    于是,学校葱翠幽静的林荫道上,女教导主任在前头带路,而少女在后头拉着行李箱,默默地听着训话,很是乖巧。

    圣耶女中的宿舍楼也很有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花岗石,穹隆,拱券,宿舍楼旁边有座钟楼,是用来提醒学生们早课晚课时用的。

    宿舍楼里装修很古典,走廊两旁墙上挂着的都是学校的名人油画像。夏芍的宿舍在二楼尽头,林主任打开房门的时候板着脸,“这就是你的宿舍。宿舍里是四人间,不过你们宿舍之前只有两个人,加上你三个。床位你自己挑,一会儿再收拾,先跟我去领课本和制服。”

    夏芍笑了笑,把行李放下,就跟着教导主任先去领了书本和宿舍钥匙,然后才被带着去认了认教学楼。

    夏芍觉得,这位教导主任明显有点折腾她的意思,她明明可以先带着她认教学楼,但她却带着她先领了书本和制服,然后让她抱着一摞书和新领的校服在校园里逛。

    不过夏芍一点也不介意,她习武这么多年,这点东西压根就累不着她,不过……

    夏芍的目光往林主任踩着的黑色高跟鞋上落了落,笑容甜美地跟在后头。

    林主任在带着夏芍来到教学楼的时候,告诉了她教室和上课等作息时间,目光无意间落在她脸上的时候愣了愣,皱眉。

    她在笑什么?

    “林主任。”夏芍望着眼前的教学楼,脸上露出仰慕的神色,“我听说圣耶女中建校很早,历史悠久,文化名人辈出。学校里有很多设施都是学校的学生功成名就返回母校的时候捐建的,是这样吗?”

    林主任一听这话,就扶了扶黑色的镜框,表情严肃,但下巴抬了抬,“当然。圣耶女中的辉煌历史不是周边随便哪所中学比得上的,就因为这样,才有很多人挤破了头都想进来。我真的希望这样的人少一点,花钱进来带坏风气,闹得学生们就知道讲攀比!好好的名校,就是叫这些人给坏了风气的!”

    林主任自然是暗指夏芍,但她看起来像是一点也听不出来,反而很是那么回事地点点头,“有的人来学校读书是为了履历上好看些,有的人却是真心想要读书的。我就是想来读书的,我很想融入这所学校,所以我想先从了解它的历史开始。林主任能带我到处走走吗?我想瞻仰一下前辈们的成就和这所学校的风采,希望它的气息能感染我,让我很快地融入进来。”

    夏芍眉眼含笑,目光真诚,看得林主任一愣。她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又想不起来,只是觉得这女学生笑容恬静,眼睛看着人,叫人觉得舒服,她竟不自觉地放下偏见,一撇嘴,“跟我来。”

    夏芍在后头笑一声跟上。

    接下来,林主任就边走边说,图书馆、礼堂、食堂、体育馆,学校里一切文娱楼都带着夏芍逛了个遍。

    这位林主任不愧是教导主任,她对圣耶中学的历史和文化名人都很了解,每幢建筑的典故她都能信口拈来,讲解得头头是道。

    夏芍原本是看着这位教导主任有意折腾她,因此给自己小小地报个仇的,但不知不觉间,她竟听了进去。她能感受到,这位林主任对学校很有感情,所以她可能并不是在针对她,而是只是在维护学校的声誉。

    走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夏芍就对圣耶女中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林主任则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并且走路有些歪扭了。

    夏芍垂眸一笑,有些歉意,正见走到了林荫道的长椅处,便说道:“林主任,宿舍楼就在前面了,您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下吧,我自己回宿舍就好了。我还要收拾下东西,下午去上课。”

    林主任一愣,目光霍然有些转醒!

    对啊,她为什么要亲自给她介绍学校设施?这些事,本来可以她入学以后,由认识的同学带着她转转就行了的。

    好哇!这学生,该不会是故意说好话给她听,骗着她踩着高跟鞋给她当解说员,走了一个多小时吧!

    林主任的目光顿时变得极为严厉,但一眼怒扫去夏芍脸上的时候,却见她笑了笑,抱着怀里的书本和制服对她鞠了一躬。

    “今天很感谢您。”

    夏芍笑容真诚,看起来确实是诚信道谢的样子。林主任在她脸上来回用目光审视了好几遍,严厉的眼神才缓了缓。

    看来是她想多了……好吧,其实今天她也是存心带着她先去领东西的,而且她也抱着东西走了这么长时间了。

    “行了,你回去吧。”林主任不肯往长椅上坐,而是端着副教导主任的架子,脸上严肃地看一眼夏芍,训话,“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进了圣耶女中就是学校的学生,请假是要扣评价的!”

    夏芍点点头,笑了笑,转身离开。

    而等她的身影消失在林荫道上之后,林主任才瘫坐在长椅上,喘息歇息。

    但,过了很久之后,她才啊地一声大怒!

    “混账!”

    这女学生!果然是在忽悠她!什么瞻仰前辈的风采,什么她是想来读书的!她想来读书,她为什么一开学就请两个多月的假?

    她果然是在把她当免费的导游!

    混账!这学生叫什么来着?

    夏芍?

    她以后会盯着她的!

    ……

    夏芍不知道,她在上学的第一天就被教导主任给盯上了。她回到宿舍后,发现宿舍里确实是只有两个人,两个人占了里面的床位,于是她只好在前面两张床铺里选一张。

    她的本命文昌位在东南,根据这座宿舍楼的坐向……

    夏芍一笑,果断把行李搬去了门后的那张床铺。

    这次可不是在青市一中读书的时候,李娟还能给夏芍准备一堆的行李上学。夏芍来香港,那些大包小包的被褥自然是不会带了,所以今天夏芍轻轻松松就收拾好了东西,文昌塔往桌上一摆,接着便换上了校服。

    圣耶女子中学的校服有两套,可以换着穿。上身是白色衬衣,下身是红黑格子的半身裙,很有英伦学院风。

    夏芍看看自己的校服,笑了笑。她来香港两个多月了,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都说是在学校读书。母亲每次都在快要挂电话的时候依依不舍,重复地嘱咐那些说了不知多少遍的话。而她每次都是跟她谈论家里,对学校的事很少谈。

    现在,她真的来学校读书了。她打算拍些照片寄回去给父母看,虽然现在有电脑有网络了,但是他们真的不太会用那些。可能对他们来说,把女儿的照片拿在手上看比较实在一些。

    夏芍当即便做了决定,决定这个周末就把照片拍一拍,也给师父照几张。他老人家来香港了,父母亲跟他做了两年的邻居了,突然间走了,他们还是很想念的。到时候照片拍好,让师兄帮忙寄回去就好。

    换好衣服,收拾了书桌,夏芍这才去看了看宿舍里的设施。发现跟青市一中差不多,在洗浴间的设施配备上都是很好的。宿舍里也宽敞明亮,活动范围很大,就是不知道舍友怎么样了。

    夏芍看了看时间,发现才半上午,离中午下课还有一个多小时。她也不想浪费时间,虽然下午才上课,可是新领了课本,她想先看看,于是便坐在了书桌前,看起了书。

    香港学校的课程跟内地不一样,而且夏芍手上的课本都是英文教材,翻看过后,夏芍稍稍放心。还好,除了一些专业术语她有些生疏外,其他都看得懂。

    她当即便把几门课程的书本都粗略翻了一遍,有些不明白的术语她便翻着字典,标注了一下,等到宿舍门打开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已经是中午了。

    开门进来的是一名穿着制服的高挑女生,脸上化着淡妆,进来一看见夏芍,吓了一跳。

    她顿时就皱了眉,语气不是很好,“你是谁?干嘛在我们宿舍?”

    “我是今天新转学来的。”夏芍一笑,看着女生皱着的眉头,她便没站起来。

    “新来的?”女生明显一愣,将夏芍打量一遍。圣耶女中的入学很严的,半路转学来的不是没有,可是高三才转来的真的不多见。一般高三时期都是不接受入学申请的,更别提现在都开学快三个月了。

    是不是家里有什么背景啊?

    女生打量着夏芍,发现她气质淡然优雅,坐在椅子里略微抬眼看自己,气度悠然里竟有些威严感。而且她容貌很美,是那种古典的美,皮肤好得叫人心惊,画里出来的美女一般。怎么看怎么像名门千金。

    女生这才露出些笑容来,眉头舒展开,问:“你好,我叫刘思菱,高三五班。你应该跟我是一个班的吧?叫什么名字?你怎么现在才来?”

    “夏芍。大陆来的,之前有事耽搁了,所以今天才来报到。”

    “大陆来的?”刘思菱一愣,很明显有点失望的表情,然后又把夏芍打量了一眼,“你是大陆妹?”

    刘思菱目光顿时变得有点看不起。夏芍也轻轻挑眉,转身回去。

    看来,她也不是每次都运气那么好,遇到像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那样的室友。

    而正当夏芍转身回去时,宿舍的门又开了。

    “咦?这是谁?”

    “大陆妹。”

    刘思菱耸肩哼了哼,连刚进来的那名女生也懒得看,然后就转身去了洗浴间。

    “大陆?”女生音调明显高了高。

    夏芍这才转身看向她,一看之下不由挑眉。

    只见女生体型有些胖,但胖得很匀称,正站在门口看她。女生跟刘思菱一样,看见宿舍里有新人都很惊讶,但不同的是,她眼里并没有排斥神色,反而看起来异常……狂热。

    正当夏芍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时候,女生两步奔了过来,问:“你是大陆来的?哪个省?”

    “青省。”

    “青省?”女生眼睛一转,笑了,“青省我知道!那边的肥花海蟹是名菜!紫苏醉虾也超好吃!你在青省哪个城市?”

    “东市。”

    女生眼神又一亮,“东市的香梨是特产,水多又甜,还能润肺,煮汤和生吃都好。只不过香港这边买不到,好遗憾……喂!大陆妹,你来的时候有带特产吗?”

    夏芍:“……”为什么都是在说吃?

    “我不叫大陆妹,我有名字,夏芍。”

    “曲冉!叫我阿冉就好了。”女生伸出手,笑容很热情。

    “阿冉。”夏芍这才笑着站起身,跟曲冉握了握手,“你去过青省?”

    出乎意料,曲冉竟然摇了摇头,表情很遗憾,“没有。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去的!”

    “那你对青省的美食倒是很有研究。”夏芍笑道。

    “我那是听我爸说的。”曲冉笑了笑,轻轻垂眸,“我爸是厨师。以前曾是酒店的行政总厨,很厉害的!他去过好多地方,吃过很多好吃的。”

    夏芍却没落下曲冉在说起她父亲时眼里露出的悲伤神色。她说曾经,很显然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了,这点从她左边日月角处泛白便可以看出。

    夏芍没有说破,只是笑着点头,“看起来你很崇拜你爸爸,你的厨艺会不会也很棒?会做香港菜吗?改天教教我。”

    曲冉一听就来了精神,“会啊!我做香港菜最拿手了!周末你到我家,我和我妈教你几道拿手的!”

    “好啊。”夏芍笑着应下。她其实只是随便说说的,她现在要赶功课,忙着呢。艾米丽下周就来香港,接下来她会更忙,未必有时间。

    这时,刘思菱从洗浴间出来,见夏芍和曲冉竟然聊上了,不由一翻白眼,“大陆妹和肥妹,果然是物以类聚。”

    “喂!你说什么呢!你很没有礼貌耶,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我没有名字吗?小芍没有名字吗?”曲冉皱眉,明显一怒。看得出来,她很不喜欢别人叫她肥妹。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叫你肥妹,班里的人都这么叫你。”刘思菱哼道,看一眼夏芍,“喂,大陆妹!圣耶女中的入学申请很难的。新移民或者转学来香港的学生,政府都会随便派一间差的中学,你怎么来的?”

    “怎么不能来了?我听说在大陆读国际学校就可以申请。”曲冉在一旁帮腔,但她自己也有点疑惑,转头看向夏芍问道,“是不是,小芍?你读的是国际学校吧?可你怎么开学这么久了才来报到?”

    “国际学校?大陆?”刘思菱嘁了一声,嗤笑。

    “别理她!她以为大陆很穷的。”曲冉很无语,拉一把夏芍道,“午饭时间了,你还没吃午饭吧?学校逛过了么?我带你去,顺道去吃饭。”

    夏芍点点头,她知道一定会有刘思菱这种思想的人,所以也懒得理,当即就收拾好课本,要跟曲冉一起出了宿舍。

    刘思菱却在后面喊道:“喂!大陆妹,别怪我没提醒你。在圣耶,新来的要有人罩着才行。你靠肥妹罩你?被人叫去拜山别喊着退学才好。”

    曲冉一愣,听见拜山两个字,明显很忌惮,“刘思菱,你用得着这样吗?她只是新来的!”

    夏芍并不知拜山什么意思,她只听说过拜山头。拜山头是旧时匪盗猖獗时,入帮会的第一个环节。后来引为入帮会的俗称。

    怎么?这圣耶女中,还有黑帮?

    “就是因为她是新来的,所以我才教她。”刘思菱扬着头,挑着眉眼看夏芍,嗤笑,“喂,大陆妹。你该不会是看圣耶女中是名校,所以才从大陆转来念的吧?呵,没见识就是没见识。我告诉你,任何地方都有老大,圣耶也不例外。”

    “小芍……”曲冉看向夏芍,看样子想说什么。

    夏芍却笑了,打断她道:“走吧,不是要吃午饭么?”

    校园黑帮有什么好怕的?三合会她都没怕过。

    当即,夏芍不管曲冉再说什么,便拉着她出了宿舍门。吃饭的时候,夏芍才打听清楚,原来圣耶真的有校霸。那名女生也是高三年级了,家里就是黑道背景,三合会总堂左护法的妹子,名叫展若南,性子嚣张跋扈,自认圣耶老大,收保护费,打架斗殴,学生们都很怕她。

    因为她是三合会背景,指名要来女中读书,学校也不敢不收她。好不容易今年她高三了,学校巴不得她念完赶紧走人,还校园清净。

    吃饭的时候,曲冉为夏芍提供了一些学校里的事,并告诉她要注意什么。

    夏芍听了笑了笑,她要忙着功课,只要对方不来惹上她,她就懒得理谁是校霸。

    话是这么说,但夏芍却没想到,她来学校的当天晚上就跟展若南见面了。

    原因是她在下午一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就名动全校。理由是人美,气质好,大陆来的,而且是转学生。最重要的是,她旷课近三个月才来到圣耶。这对这所名校来说,除了展若南,她大概是第二个打破规矩的人。

    因此,当天晚上夏芍回到宿舍,刚要去洗浴间给徐天胤打个电话,宿舍的门就被踹开了。

    “哪个是大陆妹?给我出来一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上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上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5。